<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九十八章 三种异火!
    离夜和纳兰清羽并肩走出高塔,守在高塔外的长老看到,整个人被吓的不轻。

    进去一个,出来两个!

    那个白衣男人什么时候进去的,他怎么什么都不知道,这个男人看上去还有点眼熟。

    守在塔外的长老看到纳兰清羽,想要走上去问话,然而只是被他轻轻扫视了一眼,整个人便僵在了原地。

    冷汗直流,不敢动弹,更不敢上前询问。

    “你什么时候进去的?”离开高塔后,离夜问道。

    这些天他难道就是在高塔里面,她记得药山的时间和外面是相同的。

    她在药山待了十天,外面也就过了十天,再加上大会开始前几天他就不见了,他进高塔的时间算起来,应该有半个月了。

    “当时也只是想碰碰运气,顺便找他们叙叙旧。”清风淡雨声音,仿佛在说一件极小的事,而不是找麻烦找到炼药师三位分主头上。

    叙叙旧……

    离夜汗颜看着纳兰清羽,这话要是三位分主听到,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

    能让三位分主开口,她也能想象这半个月发生了什么。

    这三个人,她从司南嘴里也知道了一点,不过清羽竟然会找上他们三个。

    “清羽。”离夜停下来,注视着纳兰清羽的眼睛。

    “嗯?”柔和的声音,宛若一阵暖风,从心中划过。

    若那三位分主听到,一听会叹息,他们之间的差别待遇也太大了。

    “有你真好。”幸好有他。

    薄唇上扬,那举世无双的俊容上呈现出点点笑容,万物顿时黯然失色。

    “夜儿,为夫不找到岳父岳母,怎么名正言顺?”充满磁性的声音,微微含笑,宛若一曲天籁,袅绕绵连。

    纳兰清羽一本正经看着离夜,认真而又严肃。

    离夜:“……”

    她差点忘了,某邪尊对名分这件事,非常在意!

    “我先去休息了,明天还有最后一场比试。”在药山十天,她都没有怎么好好休息,回来又是一场比试。

    现在得去养精蓄锐,这样才好应付明天的比试!

    离夜说着大步往住的方向走去,寂静的炼药师公会,几乎看不到人。

    炼药师公会人少,纳兰清羽大大咧咧走在离夜身边,自然也不会有人发现邪尊大人到了炼药师公会。

    “为夫也该好好休息了。”声音由远及近,纳兰清羽瞬间出现在离夜身边。

    伸手搂过离夜的腰,两人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回到了院子。

    看着空无一人的院子,离夜不禁想着,幸好方白和海夏不在,不然这家伙当着他们两个的面,直接走进她房间,那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其实也是洗不清了,可他们看着两个大男人走进房间,其中一个还是邪尊,谁知道会怎么想!

    纳兰清羽抱着离夜走回房间里,放到床上,脱掉离夜的外衣,然后在离夜身边躺下。

    一系列举动,平静依旧,好像是在天穹峰,他就是这房间的主人。

    “夜儿还要为夫帮忙?”见离夜一动不动坐在那里,看着自己,纳兰清羽眨眼笑道。

    离夜无语到了极点,白了一眼纳兰清羽,自觉躺下。

    纳兰清羽笑眯眯看着离夜,心情大好,将她搂在怀里,勉强没有其它动作。

    明天夜儿还要参加比试,不能太劳累,他这么告诉自己。

    药城中,由于明天就是第三场炼药师比试,也是最关键的比试,到处一边寂静,家家户户家门紧闭。

    街上基本一个人都没有,店铺也不允许开门。

    炼药师公会所有炼药师,忙碌鉴定第二轮炼制出的丹药,详细记录,方便明天公布。

    在寂静和忙碌之中,时间一点点过去,白天黑夜的交替,黑夜黎明的到来。

    崭新的一天开始,寂静的街道,再一次热闹起来。

    所有人纷纷往广场走去,等待着炼药师大会,再次开始!

    今日做设定的位置,比昨天少了很多,密密麻麻上万的台子,此时不过几百上千。

    两轮下来,几万的人比试大会,只剩下这么几百上千。

    炼药师大会上激烈一片,所有人都期盼着这一场大会的开始。

    “大长老,人都到齐了。”沧眀长老走蔺药面前,不卑不吭道,神态平静。

    到齐了?

    蔺药看向广场四周,还有一个地方没有坐满人,但却没有一个人敢靠近。

    “天穹峰要来吗?”蔺药问道,他记得那是天穹峰的位置。

    但前两场,都没看到天穹峰的人,这一场,天穹峰要来人了吗?

    “貌似是的,来的人身份还不小。”沧眀看向那个方向应道,传来的消息是这样,具体是谁却还不知道。

    孟枭靠在椅背上,嘿嘿笑道:“身份不小,难道是邪尊亲自来么?”

    他们都没听说邪尊走出天穹峰,再说,邪尊就算是出了天穹峰,他也不会来的,这么多次炼药师大会,他都没来过。

    齐暮眼中闪过光亮,看向孟枭,“孟枭会长,也许你是正确的。”

    有师父在,邪尊会来也不一定,在上古之地,他就看出来师父和邪尊关系不错。

    “齐暮,你是不是又知道什么?”蔺药轻咳一声,对于离夜,他们所知道的,并不多。

    只知道他的名字,实力,是炼药师,天赋不错,是玄机城少城主。

    除了这些,其它一无所知!

    “师父的事,你觉得我会告诉你?”齐暮反问道。

    蔺药抿了抿嘴角,当然不会,齐暮要是会说,他们就不会到昨天才知道,离夜还是他齐暮的师父。

    这件事要是说出去,还不知道吓死多少人。

    离夜站在空中,身边放置着她昨天炼制的丹药,看样子就知道,已经鉴定完毕。

    不过,炼药师大会应该快开始了吧,前几天都已经开始了。

    “听说邪尊大人会来。”

    “难道大会一直没开始,是在等邪尊大人?”

    “邪尊大人一向不来大会,这次怎么可能回来,就算来也是天穹峰的人来而已。”

    “炼药师大会,应该不会等他们吧?”

    ……

    离夜还在疑惑,就听到周围议论的声音,一滴汗珠从额上划落。

    说到邪尊大人,他早来了好么!

    就在他们比试的时候,邪尊大人在高塔里找三位分主“叙旧”,昨天才出来。

    只是,纳兰清羽会现身?今天早上没听他说啊。

    “如此,今日的比试,就开始吧。”蔺药站起身,一脸严肃。

    他不管邪尊来不来,炼药师大会又不是天穹峰,何必要等他到了再开始!

    沧眀往空中走去,精神力往四周蔓延。

    每一个台子上,都开始扭动,上面十个位置的名字处,也开始变化。

    “这怎么可能?”

    “他们两个怎么占居了前两位?”

    “三位尊品炼药师,居然到了三四五位去了。”

    “靠!云帆公子居然是第六位!”

    “这和想象中,可差太远了!”

    ……

    看着空中十个位置的变化,所有人不禁一阵唏嘘不已。

    他们做梦也没想到,第一位居然不曾变过,第二位是从来都不曾上过高台的皇品炼药师,叫什么风昊。

    三位尊品炼药师竟在这两位之后,这简直不可思议!

    他们感觉到最不可思议的,是那个少年,从第二轮开始,一直占据这第一,从来不曾变过!

    皇品炼药师,接连两轮另加在三位尊品炼药师之上,这让他们如何相信!

    “这小子,得气死多少人才甘心。”方白羡慕看着离夜,仰望着他。

    在这里,也只能是仰望了……

    “我就知道这小子变态!”墨东炎指向空中,狠狠一啐。

    他娘的,太禽兽了!

    他那么淡定站在那里,没看到三位尊品炼药师的脸都绿了吗?

    “果然还是他。”炼药师公会这边,像是没有太多惊讶,看到离夜,笑着摇了摇头。

    昨天那么多人,他是第一个发现药方有问题的,这件事可为他加了不少分。

    反倒是那三位尊品炼药师,面前把丹药拧成一团,到后面才发现不妥,在这上面,他们失分很多。

    再来就是……

    孟枭和蔺药脸色凝重看着站在离夜身边的男人,他占居了第二位,也不容小视。

    昨天为止,他并没有拿出真正的本事来。

    临天大陆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个炼药师,炼药师公会半点不知情。

    空中是个位置,只有离夜的没有变化,其它每个人都有巨大变动!

    风昊站在离夜身边,面向着她,微微颔首。

    “离夜公子,还请你手下留情。”北宫离夜,不容小看的皇品炼药师。

    从第二轮开始,他就锋芒大展,耀眼夺目,仿佛天边最耀眼的星辰,让人挪不开眼。

    听到那人的话,离夜笑了,手下留情?他是在说笑话吗?

    “风昊公子,你记忆应该没那么差吧?”司南打听了一天,也只知道他叫风昊,是皇品炼药师,其余什么都不知道。

    炼药师公会对于他,更没有什么记载,他就像是从天而降的人。

    但这样的人,在第一次见面,就对她挑衅,那样的表情,更像是下战书。

    “当然不会忘记,我还想和离夜公子争夺第一,怎么会忘记。”看来昨天北宫离夜是看懂了。

    没错,那就是战书!

    今天不管是谁,这第一必定是他的!

    “不巧,这个第一我也不打算给谁。”离夜皮笑肉不笑回答。

    他要争,就能争到么?

    “如此看来,我们只能比比看了。”比试还没开始,现在说什么都还太早。

    三个尊品炼药师,他倒是没放在眼里,他们品级是比他高,可在异火之下,那些是远远不够的。

    在场这么多炼药师,他唯一觉得是对手的人,只有北宫离夜一个!

    “乐意奉陪。”这战书,她接下了!

    他们两个你来我往,旁边三个尊品炼药师气的不轻。

    论品级,他们三个在这两个年轻人之上,如今被人如此无视,这让他们哪里受得了。

    叫北宫离夜的小子那么嚣张,那还他有异火,他们勉强忍了,这个叫风昊的,也敢小视他们!

    云帆沉默站在三个尊品炼药师旁边,看向离夜,目光有些阴狠,缓缓露出一个笑容。

    风昊也罢,北宫离夜也好,这第一,他要定了!

    异火,并不是只有他们才能拥有的!

    浓浓的火药味,在空中蔓延,炼药还没开始,空中已是火药味十足。

    “第三场比试,开始!”

    一声大喝,传遍广场每一个角落,传入每个人耳中。

    所有人拿出药鼎,拿出药材,放在面前的台子上。

    这一场并没有限制,炼制出自己拿手的药材,按照品级排名,他们不需要顾虑其它。

    围观的所有人眼中露出期待,看着各色火焰燃烧而起,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前几轮如果是说运气,还有聪明,那第三轮,就是各自的真本事!

    前面两轮并不是最重要的,这第三场比试,才是关键!

    在这里等了这么长时间,为的不就是现在!

    “离夜,你还是决定炼制灵虚丹?”红莲下担忧问道,灵虚丹可是尊品丹药,价值也不小。

    听离夜说的,不论是人类还是玄兽,对战的时候,战斗力几近枯竭,若是服用一颗灵虚丹,就能瞬间将枯竭的战斗力恢复。

    能战斗,自然就是灵力和体力是一起恢复的,这样才成为战斗力。

    先前离夜炼制了很多次尊品丹药都失败,这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还那么短的时间,它真的有点担心。

    “没有其它选择了。”离夜是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

    想要拿前十,皇品自然是够了,毕竟才只有三个尊品炼药师,可如果第一的话,就必须是尊品!

    再说,她也不是没有炼制过,只是成色不好而已。

    “明白。”它也会努力帮助离夜的!

    尊品,不就是尊品么,它可是堂堂异火红莲!

    “离夜公子,还不开始么?”风昊见离夜,没开始炼制,好像跟她耗上了一样,也没有动手。

    离夜笑了笑,“自然。”

    风昊这才拿出自己的药鼎,放在台面上,药鼎刚拿出来,就吸引了身边那个尊品炼药师的注意。

    “万兽鼎!”

    药鼎鼎口宛若巨兽张嘴对着上天怒吼,鼎身巨兽图腾,四足宛若龙爪!

    “见笑。”风昊微微颔首,得意往离夜这边看了一眼。

    他的就是万兽鼎没错,是世上难得一见的药鼎,多少炼药师为它争的头破血流。

    “万兽鼎!”

    “居然是万兽鼎,貌似当年炼药师公会也在找它。”

    “炼药师公会找那么长时间没找到的药鼎,居然在那个人手里。”

    “他娘的,刚才老子小瞧他了。”

    “果然,没那种本事,想要在特殊位置,还是不行的。”

    ……

    所有人你一句我一句,广场上顿时沸腾了起来。

    炼药师们纷纷抬头看向风昊,目光落在他面前的药鼎之上。

    万兽鼎是他们梦寐以求,求之不得的东西,如今出现在一个年轻人手里,这种感觉还真是……

    惋惜了一句,所有炼药师纷纷低下头,开始专心炼制自己的丹药。

    既然没有万兽鼎,他们还是要比试的!

    “没想到会是万兽鼎,蔺药老家伙,这东西你当年找了不少地方吧?”蔺药身边的分会会长笑着问道。

    万兽鼎开始炼制丹药,会出现一声兽吼,然后方圆百米,万兽退避!

    连万兽都要退避,更别说是人,所以万兽鼎的吸引力,是每个炼药师所渴望的。

    万兽鼎,九幽魂火,这个年轻人,算是这次大会的一匹黑马。

    “不就是那件,我听说它当年在北漠之原,还特地去了一趟,结果空手而回。”蔺药摇头苦笑,没想到万兽鼎早已有主。

    早知道这样,他还去找什么万兽鼎。

    众人忍不住笑了,他们大长老为了这件事,还气馁了很久,没想到如今出现了,却是有主之物了。

    万兽鼎,原来是那件。

    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没怎么在意,据说万兽鼎,是从古至今,炼药师最想得到的药鼎之一。

    只见风昊的精神力在万兽鼎上流转了一圈,一声兽吼随即冲破天地,方圆百米,万兽退避!

    躁动之声传来,广场上众人的表情就更兴奋了。

    这是的确是万兽鼎,毋庸置疑!

    离夜看了一眼风昊手里的药鼎,淡然收回目光,也打算开始炼制丹药。

    毕竟时间有限,没有时间再犹豫下去了。

    她把混元圣鼎拿出来,只见混元圣鼎上一金一红两道光芒闪过,万兽鼎传出的兽吼之声立即消失,周围传出的躁动,瞬间平息!

    “嗡~”

    广场上,每一药鼎,在混元圣鼎出现的那一刻,全都发出一声嗡鸣,就连万兽鼎也震动了一下。

    兽吼之声消失了!

    所有人神情大变,一脸疑惑不解,看向周围。

    在他们所知里,万兽鼎发出的兽吼之声,会等到群兽退去百米外才会停下,怎么会突然消失!

    “发生什么事了?”

    “好像是万兽鼎被一股力量个震慑住了。”

    “万兽鼎的兽吼声音消失,好像每一个药鼎都发出一声嗡鸣。”

    “嗡鸣,不会是所有药鼎不满万兽鼎这种行为吧?”

    ……

    众人额角滑下一滴冷汗,这种怪异的现象,还是第一次看到。

    “是那个药鼎。”尘无长老看向离夜。

    在第二场的比试,他就注意到了,北宫离夜拿出药鼎的瞬间,周围就会发生不寻常的事,所有药鼎都会发出共鸣之声。

    这种现象,应该是……上古神器!

    “你说的是离夜手里的?”孟枭顺着尘无的目光看去,落在离夜手里的药鼎上。

    这种怪异的现象,是离夜的药鼎引起的!

    不过这种怪异,的确是挺怪的,在南境的时候,好像也有这种情况发生。

    “从未见过这种药鼎。”蔺药摇摇头,他们是没见过。

    若是见过的话,不会一点都不知道。

    “你们说的是混元圣鼎啊?”齐暮指了指离夜,狐疑问道。

    师父说,那叫混元圣鼎。

    “混元……圣鼎!”周围炼药师几乎异口同声,声音提高了八倍。

    混元圣鼎!

    在场所有炼药师听到这四个字,双手颤抖了一下,面带惊悚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他们刚刚说的是混元圣鼎!

    “离夜公子说过,他的药鼎叫混元圣鼎。”司南急忙抢过话,就担心齐暮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他和离夜的关系。

    这要是说出来,今天这场比试就不用继续了,真的!

    齐暮看了一眼司南,点了点头,师父是这样说的,然后他大概翻了一下书籍,书上说那是上古神器,不过他觉得就上古神器才配他师父!

    混元圣鼎!

    所有炼药师差点尖叫,说万兽鼎是人人梦寐以求,那混元圣鼎,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东西。

    那只是传说中遗留下来的,可如今真的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这小子,有这么好的宝贝居然不告诉我!”孟枭怒了,离夜这小子怎么不早说自己的是混元圣鼎。

    万兽鼎在混元圣鼎面前,还真的什么都不算。

    难怪离夜一拿出混元圣鼎,万兽鼎就立刻恹了,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万兽鼎哪里能和混元圣鼎相提并论,比不了,比不了。

    “干嘛要告诉你。”齐暮白了一眼孟枭,这都是他看到师父的药鼎,然后好奇,问了师父,师父才告诉他的。

    好端端,干嘛要告诉孟枭,和他又没关系。

    “嘿!”孟枭指着齐暮。

    他以前都不知道齐暮这么护短,不过这世上除了离夜和司南,只怕他想护的也没几个了。

    “这是混元圣鼎!”风昊脸色铁青看着离夜,混元圣鼎!

    本以为他拿出万兽鼎,能给北宫离夜一个下马威,没想到他的竟然是混元圣鼎!

    “是。”离夜随口应了一声,然后把药材一一放在身旁,药材的数量,大概有六十多种,将近七十种。

    风昊看到离夜已经拿出药材,也不再纠结药鼎的事,动作迅速把药材摆在其上,数量算起来,也应该有六十多种。

    三个尊品炼药师脸色发黑,看了看自己的药鼎,再看看离夜的,他们有种收起东西直接走人的冲动。

    他们以前视为珍宝的药鼎,再混元圣鼎面前,就是一堆废铁。

    这还有什么可比的!

    刚刚还只是万兽鼎,尽管差了一点,好歹还能拉回点面子,现在……什么面子都没了。

    深吸了好几口气,他们才忍住走人的冲动,继续拿出火焰,开始炼制丹药。

    云帆一张脸早已经完全黑了,双拳握了握,原本该成为众人瞩目的他,在离夜和风昊之下,他该有的光彩,此时变得黯然。

    “离夜公子,这是九幽魂火。”风昊拿出白色的火焰,火焰的形状有些怪异,看上去就像是被烈焰烧蚀的灵魂。

    离夜看了一眼那白色火焰,她记得这九幽魂火是众异火中,唯一能烧毁灵体的火焰。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家红莲也能做到,威力嘛……可想而知。

    “我知道那是什么火焰,不用拿给我看。”离夜淡淡回答,他特地拿给她看,是以为她的红莲,是红莲业火么?

    记得还有什么异火排名,九幽魂火刚好排在红莲业火的前一位。

    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异火虽然有排名,但是很少会有人拿排名说事,每种异火主要力量都不同,根本没法相提并论,所以那个排名也就被人逐渐忘却。

    “九幽魂火!”

    三个尊品炼药师顿时深受打击,心里吐了一口老血,这场比试,他们觉得是没法继续了!

    先是万兽鼎,再来是九幽魂火!

    异火啊!

    他们没记错的话,叫北宫离夜的那小子,也有是异火!

    这场比试,到底还能不能好好继续了!

    “我靠!又是异火!”

    “你们看,所有火焰弯身了!”

    “他娘的,以前炼药师大会,出现一种异火已经算是不错了,这次居然同时出现两种!”

    “不愧是异火,万火相迎!”

    ……

    捉人眼中一片灼热滚烫,异火是所有人都想得到的东西,不论灵师还是炼药师,对它的渴望,那叫一个饥渴。

    以异火的力量,不管是用来炼药,还是战斗,都有着巨大威力!

    看到异火出现,更多人眼里的情绪是贪婪。

    就在众人诧异叹息之际,一道灼热从空中笼罩而下,周围的温度,再一次提升!

    “风昊公子,九幽魂火的排名,可比得上玄冥焱火?”云帆的声音带着几分讥笑,从三位炼药师旁边传来。

    一缕黑色的火焰中,透着点点金光,宛若昏暗的黑夜,出现的萤火烛光,可在拿出来的瞬间,空气瞬间被吞噬其中,可以知道,那温度有多可怕。

    玄冥焱火!

    “我靠!这场比试老子不比了!”靠近云帆的那个尊品炼药师,手上的火焰,在云帆手里的玄冥焱火出现后,瞬间熄灭,他彻底怒了。

    把药鼎和药材收起,他一脸恼怒,会袖而去。

    云帆左手边另外四个炼药师,吞了吞口水,看着自己手里的火焰,小心翼翼保护者,就担心它们会熄灭。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他们不知道,但现在最重要的是,他们手里的火焰决不能熄灭!

    不然那就太丢人了!

    看着那个尊品炼药师走远,众人一阵唏嘘嘲笑。

    玩不起,就不比了。

    不过……这应该是这次比试,第三种异火了吧,一种比一种厉害啊!

    “云帆什么时候得到异火的?”炼药师公会这边的人傻了,他们从来没听说云帆得到过异火。

    “应该是浮云殿那边找到的吧,他前段时间不才回去了一趟。”有人猜测道。

    “也是。”除了浮云殿,他们炼药师公会是没可能了。

    毕竟炼药师公会,现在拥有异火的炼药师,除了他们会长,还真没有第二个。

    云帆最多只是名义上的子弟,事实上,他还是属于浮云殿。

    “玄冥焱火。”蔺药脸色有点凝重。

    云帆如今已经掌控不住,拥有了异火,只怕以后是更加难以掌控。

    炼药师公会,是再也留不住他了!

    “玄冥焱火。”离夜一阵轻啧,为了这场比试,云帆还真是费尽心思。

    这不,终于有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了,这是他想要的。

    “离夜公子,你的是红莲业火吧?”风昊脸上的笑容在云帆的玄冥焱火出现后,有点僵硬。

    他也没想到,突然会出现一个玄冥焱火。

    “红莲业火,是吗?”离夜淡淡一笑,没有多加理会。

    他们家里红莲是叫红莲,但是不叫红莲业火,她查过了,就红莲业火的样子,和红莲完全不同,而红莲业火也不能吞噬火焰,不能烧毁灵体。

    所以,红莲哪里是红莲业火了?

    “我靠,离夜,这些人类敢小看我们!”红莲怒了。

    不就是一个九幽冥火和玄冥焱火,算什么东西,敢和它比!

    “是小看你了。”离夜点点头。

    “你让我出去,我吃了它们!”让他们知道厉害!

    离夜:“……”

    现在他们要做的好像是炼药,不是来打架的吧,不对,是吃东西。

    “离夜公子,拿出来吧。”云帆也笑了,在这一局上,他总算是在北宫离夜面前,扳回了一城!

    剩下的两个尊品炼药师,一脸欲哭无泪,他们想说别拿了行吗?

    三种异火出现,他们都还不知道能不能稳住自己的火焰,这就是玩,也不带这么玩的吧!

    这哪里是来比试炼药的,比异火的好么!

    “离夜那火焰,我见过,和红莲业火有点不同。”孟枭不以为然摇摇头。

    心里一阵阵凄凉,三种异火,可半点都没他们的份!

    不同?难道不是红莲业火?

    所有人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离夜手里的火焰,上次他们根本还没仔细看,这次得仔细看清楚了!

    “既然你们想看,那就看看吧。”离夜看了一眼风昊,伸出手,手掌张开。

    一缕红光出现在空中,周围空气瞬间变得稀薄,而所有火焰,狠狠的颤动了一下,仿佛随时就要熄灭。

    所有炼药师急忙稳住,就怕自己手里的火焰随时就会熄灭。

    这种比试,简直就是来打击他们的,哪里算是比试!

    这么多年的比试,就这一次的最打击人!

    血色红光逐渐加深,莲花的形状若影若现,慢慢旋转落在离夜手上,它以高傲的姿态出现,宛若高高在上的王者!

    血色红莲出现,刹那间,除了九幽魂火和玄冥焱火外,其余火焰发同时熄灭!

    所有炼药师看着手里的火焰,石化当场,有种想哭的冲动。

    他们担心的事,最后还是出现了!

    火灭了!

    妈的,三种异火同时出现,要不要这么吓人!

    站在三人之中的尊品炼药师,脸色直接变成了墨色,双拳紧握站在原地。

    这还有什么好比的,他们手里的火焰,在异火出现就消失了,再也不敢出来,这场比试,根本没他们的份了好么!

    两个尊品炼药师脸色一沉,收起自己的药鼎和药材,转身看向炼药师公会众人所坐的方向。

    “各位,在下告辞。”

    说完,两人挥袖而去,脸色铁青。

    再留下去,那就是耻辱,他们可不想的背这耻辱!

    他们没输给九幽魂火,没输给玄冥焱火,输给了红莲业火,不对,那异火的样子,根本就不像红莲业火。

    但不管是什么火焰,就是输了,已经输了!

    炼药师连火都烧不起来,还拿什么炼药!

    两个尊品炼药师都走了,剩下的四个皇品炼药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叹了口气,垂头丧气收起东西,往广场上走下去。

    这场比试,没法比了!

    炼药师广场上,剩下的炼药师,再愿意比下去的没几个。

    在异火之下,他们的火焰还能出现,唯独北宫离夜的火焰出现后,他们的火焰完全熄灭了。

    他们能感觉到,北宫离夜的异火出现以后,他们手里火焰的那种畏惧。

    就是畏惧!

    异火出现,最多只是臣服相迎,但北宫离夜的火焰出现,的确是在畏惧和害怕。

    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火焰,可威力却让他们畏惧。

    九幽魂火和玄冥焱火,在红莲出现的瞬间,那嚣张的气焰消失殆尽,完全不似刚才那般高傲。

    这点不只是风昊和云帆注意到了,就连观看的人都注意到了。

    “你们看,九幽魂火和玄冥焱火是不是收敛了一点?”

    “这两种火焰,不是都在红莲业火之上?”

    “我靠,北宫离夜这是什么火焰,看上去比这两个家伙的嚣张多了。”

    “那高傲的样子,九幽魂火和玄冥焱火,好像半点都影响不了它?”

    “他大爷的,谁跟老子说,这是红莲业火,红莲业火是这个样子吗?老子好歹也看过书好么!”

    ……

    红莲业火,红莲业火是这样的?

    众人深深怀疑了,他们就算没拥有过异火,但是书本上的记载,他们也是见过的,不只是红莲业火,还有其它的火焰。

    不算是死死记住,也算是一眼就能认出来,不然日后遇到异火,他们也不认识,这多丢人,丢人事小,失去异火才是大事!

    “这的确不是红莲业火。”蔺药眉头紧皱摇摇头。

    甚至他还觉得,这火焰的气息,和平常异火不同,更加霸道,更加残暴……

    这种火焰,不是红莲疑惑,连颜色也有微弱的不同,这种火焰,就像是血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你这不是红莲业火?”风昊惊讶问道,今天这火焰和昨天看到的不同了!

    为什么会这样?

    “小爷什么时候说过它是红莲业火?还有,忘记说了,昨天你看到的火焰,只是从红莲身上分出来的五缕子火。”离夜一字一顿道。

    不把这个说清楚,红莲是不会同意的。

    五缕子火!

    四个字落入众人心里,所有人顿时觉得深深受了打击。

    昨天那只是五缕子火形成的,今天这才是真正的!

    孟枭差点气吐血,他就说昨天的火焰差了一点,原来只是五缕子火。

    这小子,还敢不敢再打击他们一下!

    广场上还准备奋力一搏的炼药师们,听到这话,立马就放弃了,收起自己的东西,站在原地抬头看着离夜他们。

    这还有什么好比的,完全没法比好么!

    逐渐的,整个炼药师大会,最后剩下的,只有离夜,风昊,云帆他们三个。

    本来是临天大陆炼药师比试,到现在只剩下他们三人,变成他们之间的比试!

    “五缕子火!”风昊脸色一僵,拳头不自觉握紧。

    昨天那火焰的威力,就和红莲业火一样,所以自己才会认为,那是红莲业火,今天他却告诉自己,那只是五缕子火!

    云帆脸色一片苍白,咬牙切齿看着离夜。

    原本以为,他已经扳回了一城,可现在看来,他不但没有扳回一城,而且输的更惨!

    彻底除了,不论是药鼎,还是火焰!

    “二位要是不开始的话,小爷就先开始了。”离夜扫视了一眼他们两个,拿起药材放进混元圣鼎。

    手里的红莲,自己漂浮起来,让火焰将药鼎包围,放进混元圣鼎中的药材,立即蜷缩,开始炼化!

    不能输!

    风昊咬了咬牙,也立刻开始动作,只是药鼎和异火而已,他不会输的!

    云帆脸色一沉,手上也有了动作,他一定不会输给北宫离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