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九十七章 血脉之力!
    师……师父!

    齐暮,离夜!

    骗人的吧!

    齐暮怎么会让这么个年轻人当师父,这一脸喜悦的表情,明摆了就是叫的很开心!

    他们两个,谁能给他们解释一下?

    太太太……不可思议了!

    一道道目光射来,离夜摸了摸鼻子,面向他们几个,无害轻笑。

    “几位这种表情,发生什么事了吗?”说着,离夜无辜眨了眨眼睛,眼角余光忍不住瞪了一眼齐暮。

    看吧,她就知道会变成这样,齐暮这说的太快了,连阻止都没时间。

    既然说出来了,也没有什么不好承认的,齐暮叫她师父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就是,你们这种表情做什么,我早就说过我有师父了。”齐暮理直气壮道,当年他们带自己来炼药师公会的时候,自己就说过。

    谁让他们当时老让他拜师,说什么有个师父好点,他都有师父了,拜什么师!

    蔺药蠕了蠕嘴,那表情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当年齐暮是说过自己有师父,可他没说过师父这么年轻,这个师父还是离夜。

    他们哪里会往那方面想,还以为他是离夜的师父!

    毕竟当年,他有收离夜当徒弟的念头,不只是他,在去南境的路上,很多炼药师都这么想。

    可那个时候离夜跟他们说,他有师父了……

    “你不是说你有师父?”蔺药欲哭无泪问道,到底他是人家师父,还是真的有师父&lt;=".。

    离夜双手摊开,无害耸耸肩,“我当然有师父。”

    谁说她师父一定就是炼药师,她在灵师方面的修习,不比炼药师差吧。

    “你说的是萧水寒?”孟枭满头黑线问道。

    中临都出现一座玄机城,离夜是玄机城少城主,玄机城的城主叫萧水寒,据说是他师父。

    “是的。”离夜直认不讳。

    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他们这一脸大惊小怪。

    “师父,您赶紧去休息吧,一有那个人的消息,我会让司南来告诉您的。”齐暮担忧道,师父明天还有比试!

    他们该说的,该问的,问他不就好了!

    “好。”离夜应道,迈步离开。

    明天第三场是关键,今天那个人看上去没那么简单,还有异火……

    第三场的比一名,她要定了,不参加是一回事,既然参加了,她就不能白来。

    “哎,还没说完呢……”孟枭伸手叫道,他们才刚刚开始说。

    “孟枭会长,有什么事,你跟我说就好了,我师父明天还要参加比试。”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他们那么好奇做什么,这是他们师徒之间的事,跟他们没什么关系。

    蔺药他们几个,看着齐暮一口一个师父,那叫一个无语。

    这都是什么事,齐暮居然叫离夜师父!

    关键看齐暮的样子,那叫一个欢喜,那叫一个心悦诚服,那叫一个……

    看到这里,所有人一颗心沉甸甸的,齐暮这样,不像是开玩笑。

    离夜,真的是他师父!

    难怪那天乔铎……

    想到乔铎,蔺药他们就想笑,乔榜和乔铎他们这一家子,到现在还以为,离夜是想认齐暮做师父。

    走出屋内,离夜伸了个懒腰,往住的地方走去。

    平常热闹的炼药师公会,今天却是一片寂静,走半天都看不到一个人经过。

    眼看着自己住的地方在不远处,一道身影站在院子门口,看样子像是等了一段时间,离夜走近,他立即挡住了。

    “离夜公子。”沈亮双手抱拳,目光坚定的看着离夜。

    离夜睨视了一眼挡在自己面前的人,漠然说道:“小爷一向不喜欢有人挡小爷的路。”

    他来做什么,自己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跟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公子,并非是我想见你,是三位分主请公子去一趟高塔。”沈亮沉默了一会,神情闪过一丝不快,才开口&lt;=".。

    他也不想来找北宫离夜,但三位分主的命令,他必须遵从。

    “先不说三位分主说了什么,你说一句话,小爷就要相信?你最好让开,否则……”离夜眼中闪过一丝寒意。

    就算他是炼药师公会,最有潜力超越云帆的人,她也照杀不误!

    “三位分主的命令,沈亮不能不从,三位分主说了,即便是强行也要把你带去!”沈亮脸色一沉。

    在炼药师公会,北宫离夜竟还这么嚣张!

    “强行,小爷倒要看看,你今天怎么强行带走我。”离夜双手抱臂,笑看着沈亮。

    强行,她不愿意做的事,还真没有人能勉强她。

    “离夜公子,得罪了!”沈亮抬起手臂,手掌握成拳头,灵力将拳头包围。

    随即他腾空跃起,挥着拳头,直接冲向离夜,犀利骇人的力量,也随之紧逼向离夜。

    “中级灵皇,皇品炼药师,难怪会说你是最有机会超越云帆的。”离夜看着拳头挥过来,丝毫都不着急。

    直到拳头到了面前,她才伸手挡住,手掌包住沈亮的拳头,灵力直逼沈亮!

    灵力直接从拳头冲入身体,身体灵力一群乱窜,沈亮眼中闪过诧异。

    灵皇级别!实力在自己之上!

    这怎么可能,北宫离夜不过刚到二十岁,怎么会有这种实力!

    ,怎么会有这种实力!

    “小爷能把实力在你之上的云帆打成猪头,你以为你这点实力,能带走我?”离夜冷冷一笑,握住沈亮的拳头,稍稍用力,随即就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

    沈亮满头大汗看着离夜,手上传来的痛楚,差点让他晕厥。

    但他知道,这个时候绝不能认输,否则以后就再也没有赢的机会。

    他立刻把灵力凝聚在被离夜握住的拳头上,奋力挥拳。

    离夜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松开沈亮的拳头,诡异的身法在空气中走动,瞬间消失在了沈亮面前。

    消失了!

    沈亮满头大汗看着周围,表情骇然,他无法想象北宫离夜实力到了何种地步。

    轻而易举挡下他的攻击不说,还能瞬间消失不见!

    剑刃出鞘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沈亮顿时感觉自己全身冰凉,蚀骨的寒意笼罩着身体,宛若掉进了千年冰窖!

    离夜的身影,不知道何时出现在空中,吾邪握在手上,笔直而下!

    眼看着长剑就要刺入沈亮身体,他依旧毫无察觉。

    离夜眼中一寒,嘴角勾起嗜血笑意,她说过,上次放过他们,就没有下一次&lt;=".!

    既然送上门来了,她何须客气!

    剑尖距离沈亮不过半尺的距离,环视周围寻找离夜的沈亮,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他猛地抬头,映入眼帘就是冰冷寒霜的长剑!

    他想要后退,但长剑逼近,他没有退路!

    “年轻人,何必下如此狠手!”一声大喝传来,紧接着一道强横的精神力宛如盾牌一样,挡住离夜的攻击!

    看到这股力量挡住自己的攻击,离夜没有恼怒,勾起弧线的红唇,闪过一丝狡黠。

    她挥剑劈下,将挡住自己的精神力,直接斩断成两半!

    沈亮趁着刚刚那个机会,躲出了三丈之外,心有余悸看着离夜。

    这一次的交手,他完全知道,这个少年,有多可怕!

    “三位若是想要找我,用这种方法不也能找到,何必派一个我想杀的人来传话。”离夜握着吾邪,单手负在身后。

    还等到现在才出手,不就是想让沈亮试探她的实力。

    她要杀沈亮这是真的,如果他们三个不出手,沈亮已经是尸体了。

    刚刚那道精神力的霸道和强横,她也见识过了,也大概知道高塔一直闭关的三位,实力到了什么地步。

    “如此,你来么?”声音继续响起,可炼药师公会没有的半点动静,可见这声音他们用精神力加固,没有让炼药师公会的人听见。

    长剑回鞘,玫瑰红唇勾起完美弧线,“为什么不?”

    高塔,她早就想去看看不是,既然他们三位这么主动,她怎么能推辞。

    “沈亮,你去吧。”

    “是。”沈亮脸色僵了僵,恭敬抱拳俯身,面向离夜,眼中闪过一丝深邃,然后离开。

    心里的颤意是无法隐藏的,那加速的心跳,即便他不想承认,可他在畏惧这是不争的事实。

    在炼药师公会这么长时间的自己,竟然对一个比自己小的年轻人畏惧了,沈亮想到这里,只觉得非常讽刺。

    海夏和方白听到外面动静,匆匆走出来,就看到走远的沈亮,他们急忙走到离夜身边。

    “发生什么事了?”海夏皱起眉头,他听到了打斗的声音。

    离夜挑挑眉头,波澜不惊回答,“没事。”

    她那平淡如常的神态,平静如水的双眸,看上去仿佛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如此,你赶紧去休息吧,明天那一场是最关键的。”方白拉着离夜就往回走。

    明天还有一场比试!

    “你们自己先回去,我有个地方要去。”离夜轻易就挣开了方白的手,往高塔方向走去,把吾邪握在手里。

    既然那三位说要见她,正好,她也想见见那三位&lt;=".。

    毕竟是炼药师公会的分主,德高望重不说,他们也是权威的代表。

    海夏和方白看着离夜走远的身影,他们只是站在原地没有跟上去,一脸叹息。

    他们只怕,永远只能在身后瞻望……

    昏暗的房间内,紧闭的门窗缓缓打开,让房间多了几丝光亮,四道身影相对而站,气势磅礴。

    男人一袭白衣,从容淡然面对着面前三个人,深邃的眸光犹如古井深潭,深不可测!

    身姿飘逸,站在那几缕光亮之下,仿佛随时就要随风而去。

    他此时面无表情,已然让万物黯然,若淡淡一笑,只怕天地都会成为陪衬。

    面前的三个人看到男人风姿,也忍不住在心里叹息。

    如此样貌,便是女子也不及一分!

    “三位,你们是跟本尊在谈。”纳兰清羽眉头微皱,夜儿明天还要参加比试,他们又何必找夜儿前来。

    磅礴气势笼罩而下,邪魅狂狷,杀伐嗜血!

    冰冷的气息缭绕在他身旁,宛若一尊杀神站在他们三位面前。

    “邪尊,你打听的是第五家族,若你说的人是第五家族的血脉,他就有权利听一听。”坐在中间的那个男人沉声说道,心里一阵嘀咕。

    这几天下来,他跑到高塔,分别跟他们三个打一场,不就是让他们三个妥协。

    纳兰清羽的实力,竟已经到了那种高度,让他们三个一一落败。

    尽管

    尽管有点不服气,但不得不承认,他,很强!

    “本尊也可以告诉她!”纳兰清羽不乐意回答,要不是整个临天大陆,能最快找到知道以前事情的人是他们三个,他们早就没命了!

    骇人的杀气,又浓郁了几分,那冰冷的气息,如同刀锋一般,在三人周围流转。

    “咳咳,我们三个承认,是想见见他。”右手边一个年轻女子轻咳一声,语气平淡回答。

    可那流转在身边的杀气,她觉得汗毛都竖起来了。

    如果邪尊说的那个人,当真和第五家族有关,不,哪怕是和那些家族有关,他们都想见见,毕竟已经很多年都没见过那些家族的人了。

    纳兰清羽重哼一声,转身看向窗外。

    人都被他们叫来了,还说什么。

    离夜直接走到高塔门前,在她靠近的那一刻,紧闭的高塔大门,缓缓开启。

    原本守着高塔的人,看到这一幕,神情惊讶看着离夜,然后稍稍后退,做出请的姿势,心里不禁好奇。

    这少年是什么人,竟让三位分主,亲自召见!

    离夜直径走进高塔内,才刚刚走进去,就立刻被一道力量所包裹。

    她警惕着环绕在身边的力量,但却没有反抗,任由它将自己圈在其中,甚至托起她的身体,往上走去。

    她都还没是来得及打量周围环境,眼前的一切就在变化交替,环绕着自己身体的力量,将她带走。

    “没想到外面看起来不怎么样,这里面还挺宽敞的。”离夜看了看周围,轻啧说道。

    在外面看这座塔最多是高,但是走进里面,就如同坠入黑洞一样,永远看不到尽头在什么地方。

    她知道这是三位分主坐镇高塔,在他们精神力之下,让他们产生的错觉。

    但是精神力能达到这种地步,的确不简单。

    房间里并肩而坐的三人,听到这话,嘴角都抽搐了一下。

    这么多年,进入高塔能这么平静的,他绝对是第一个。

    离夜随着那股力量走去,很快在旁边看到了一缕光亮,她停下身体,那道力量也随之停下。

    看了看周围,到处都是昏暗一片,唯独那里有一点光亮,她迈步走去。

    感觉到身影的靠近,三人都满意点了点头。

    的确不错!

    能这么快找到他们,可见他的精神力比一般人要强,还不是一点半点。

    离夜走到光亮处,就看到打开的窗户,以及没有门的房间,她大步走进去,看到房间里的男人之时,她眨了眨眼睛。

    他怎么在这?

    纳兰清羽见离夜走进来,那骇人的杀意,瞬间消失,深邃平淡的眸光,染上了点点柔和。

    离夜是没觉得什么,可那气息的变化,让那三位分主吓的不轻。

    刚刚还宛若杀神一样的男人,在那少年出现后,杀气顿时全无,完全不同刚才的嗜血狂狷,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这年轻人在邪尊心里是有多重要,能让众人眼中的邪尊,杀神,一下子消失全无!

    这要是让另外其他人看到,只怕打死也不会相信,眼前这个人,会是邪尊。

    他走到离夜面前,笑道:“夜儿,来的很快。”

    夜儿的精神力,又提升了!

    “你怎么也在这里?他们三个见我,不会是你做了什么吧?”离夜满头黑线看着纳兰清羽,难怪他前几天说,还有自己在。

    感情他就是想到高塔,来找这三位的……麻烦!

    “为夫是那种人吗?”纳兰清羽理直气壮问道。

    “是。”离夜毫不客气回答。

    肯定是好么,这家伙有什么不会做的,做什么她都不奇怪。

    为夫?

    三个人眨了眨眼睛,目光落在离夜身上,她是女子!

    看着纳兰清羽眼中的柔情,三人心里一阵了然。

    他们就说,邪尊一向是随心所欲,那些家族再强他都没放在眼里,又怎么会突然去管他们的事了,感情是为了自己的王妃。

    不过从他们对话看来,这两个人,都不是善类。

    “邪尊,你说的就是她么?”还是炼药师,皇品……

    为首的人打量着离夜,满意点点头,不错,从刚刚的实力看来,是高级灵皇,炼药师这方面是皇品。

    她的天赋,远在云帆之上!

    离夜看了一眼他们三个,迈步走过去,“晚辈北宫离夜见过三位前辈。”

    他们三个,不管是炼药术,灵师,年龄,这些都在她之上,叫一句前辈也是应该。

    北宫!

    三位怔了怔,惊诧在眼底闪过。

    “夜儿,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北宫家族有没有在临天大陆存在过,可以问问他们。”纳兰清羽看向他们三个,目光中多了几分冷意。

    那眸光仿佛再说,你们三个要是不说,后果自负!

    “噢?”离夜心里已经泛起波涛,但神情依旧没变,淡然如水。

    问他们,他们会知道?

    “北宫家族?”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头雾水。

    他们从没有听说过什么北宫家族,所以觉得奇怪。

    “你们三位刚才表情,本尊没有遗漏。”在听夜儿说自己名字的时候,他们三个眼里的诧异。

    三个人迟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邪尊,并不是那样的,我

    那样的,我们并没有听过这个姓氏。”

    没有?

    那他们那么惊讶做什么?

    离夜和纳兰清羽鄙夷看着他们三个,还以为他们是三个知道。

    “那你们几个倒是说说,第五家族的有些传闻。”纳兰清羽淡漠问道,他们都是年岁较高的前辈。

    第五家族发生的事,他们多少会听说一点。

    第五家族的传闻?

    三人想了想,随即点点头,传闻倒是有的。

    “几十年前,我们倒是听说,第五家族的族长,带回一个天赋极高的人,但叫什么,是什么人,连男女都不知道,第五家族的规矩是,进入家族后,一律冠上第五家族的姓氏。

    而唯一知道被带回去那人身份的,只有当时的族长。”只有族长一个人知道,其他人是不知道这些的。

    外族血脉,不会让任何人知晓,这是第五家族的规定!

    “连名字都不知道?”离夜眉头皱得更紧,连名字都没有。

    第五家族曾经带回一个人,爷爷不是说有人把……那会不会就是第五家族!

    离夜眸光中闪过一丝激动,第五家族!

    “不知。”三人摇了摇头,这些第五家族自然不会告诉外人的。

    离夜脸色一沉,冠上第五家族的姓氏,所以即便她怎么找姓北宫的人,都是徒劳么?

    “能冠上第五家族姓氏的人,血脉,天赋一定不差。”在所有家族之中,第五家族最看重血脉,血脉不行,是不允许通婚的。

    带回家族后,成年了,肯定是要成亲生子,如果血脉太低,族长是不允许冠上第五家族姓氏的。

    但,北宫家族,他们的确是没有听说过,临天大陆有这个家族存在过?

    血脉?

    离夜不解看着他们三个,身体被一股力量托起,熟悉的气息窜入鼻间,她也任由纳兰清羽拉起自己。

    “那其它家族,有没有什么传出来的。”纳兰清羽把离夜搂在怀中,目光冷淡的看着他们三个。

    他们知道的就是这些么?

    “邪尊,你问的是,哪些家族当年有带回去外族人,可除了第五家族,其它家族,我们都没听说过,这种事,他们也不会传出来。

    之所以知道这些,还是当年第五家族出事,才透露出来的一点点消息。”为首男子摇头说道。

    这种关于血脉的事情,谁会说出来。

    纳兰清羽点了点头,这个也是,外族人进入家族,当然不会告诉外人。

    第五家族当年出事?

    离夜抓住了这句话,发生了什么事?发生这件事,能让外人知道这些?

    “把你的血滴在这上面。”为首的分主看向离夜,拿出一块黑色的石头,微微一笑。

    离夜迟疑了一会,划破手指,滴了一滴血落在上面。

    黑色石头并没有变化,血滴如同一颗红色玛瑙一样,落在黑色石头上,没有散开,也没有落入地上。

    “邪尊,她并非第五家族的人。”为首的人看先纳兰清羽。

    若是第五家族的人,一滴鲜血落下,就会将这块黑色石头染红,从而一股暴躁之力涌上来。

    血脉之力是很强大的,所以这些家族中,很多人年纪轻轻就能成为灵皇,甚至是灵尊&lt;=".。

    “谁是第五家族的人了。”离夜不满回答,她跟第五家族没有任何关系。

    就算有点关系,就是杀了他们几个人,还让一个人逃走了。

    她姓北宫好么!

    “丫头,人家都巴不得成为这些家族的人,你怎么还嫌弃。”为首的男人一脸无奈,看她嫌弃的样子,是一点都不想和第五家族有关系。

    拥有血脉,实力自然是不在话下,天赋比起他人,更……

    “那我问问,成为第五家族的人,有什么好处?”离夜不在意反问道。

    “血脉之力,能让你实力骤增啊!”

    “这些家族的人,天赋也不差。”

    “基本上每一个人到二十岁左右,就能成为灵皇,至于炼药师,也会到皇品级别,有些更好一点的,能超越灵皇,皇品!”

    三个人一人一句,说的有些激动,能拥有主灵的血脉,好处当然是不用说了!

    “我天赋差吗?”离夜皮笑肉不笑反问。

    三人摇摇头,她看上去二十岁都没有,已经是高级灵皇,皇品炼药师,天赋怎么可能差。

    “我是灵皇吗?是皇品炼药师吗?”她一连又问了两个。

    三人同时点点头,他们感觉到的是不会错的!

    “那有没有那些血脉,我比那些家族的人差吗?”第五家族就算了,她还真不想和第五家族有什么关系。

    “当然不是!”她如今的实力,就算是在那些家族中,应该也算是佼佼者。

    “我再问问三位,清羽和那些家族血脉有关系吗?”离夜笑问道。

    三人一齐看了看纳兰清羽,当然没有,天穹峰在临天大陆那么多年,跟那些家族是没什么关系的。

    “如此,血脉对我们来说,有那么重要么?”离夜摊开双手,语气冷淡了不少。

    在她看来不重要的东西,还有什么可在意的。

    她姓北宫,她叫北宫离夜!

    她相信爷爷说的,北宫家族曾经也是临天大陆这边的家族,既然是血脉,她也有北宫家族的血脉,干嘛还要第五家

    还要第五家族的?

    三人被问的哑口无言,看看邪尊,他们就知道,血脉其实没那么重要。

    若邪尊突破那个高度,成为主灵,那他便能成为造就另外一个天地,又何必继承他人血脉。

    只是,她……

    “夜儿,我们走吧。”纳兰清羽拉过离夜,来问他们几个,知道的不多,但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

    十指紧扣,离夜看了一眼他们三个,“告辞。”

    三人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任由他们两个离开。

    直到他们走出高塔,他们三个人才收回目光,看着那块黑色石头上的血滴。

    “冬陌,你不觉得这滴血落下去后,很奇怪吗?”三人中,唯一的女子问道。

    这块石头,能够验证特殊血脉,那些家族血脉若是出现在上面,会有不同反应,即便不是那些家族之人,鲜血会立刻被弹开。

    可这一滴血,不但没有散去,反而牢牢黏在上面,一点都没有化开。

    “这个反应,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说她是,可没有半点反应,说她不是,鲜血却没有弹开。

    第五家族,从那丫头的语气中,她对第五家族的人,应该没有什么而好感。

    看样子,她是见过第五家族的人,可是……

    血脉之间都有联系,若他们拥有相同血脉,一定会有所感应,既然她见过第五家族的人,其中又没有半点感应,应该就不是了。

    “你们还记得,当年那个第五家族嫡系叫什么吗?”嫡系和外族成婚,血脉肯定不会低。

    “莫逑,你忘了,冠上第五家族姓氏的人,除了族长外,外人谁也不知道。”嫡系也好,旁系也罢,都是血脉说了算。

    他们都是外人,哪里能知道这些。

    “桑兰子,莫逑,我们三个用精神力击碎这滴鲜血。”冬陌沉声说道。

    击碎,他是想……

    “好!”两人点点头。

    三股无声的力量,随即在空气中波动,落在黑色石头上的鲜血,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挤压!

    “嘭!”

    那一滴凝聚的鲜血,轰然炸开,散落在黑色石头之上。

    刚刚散落,迅速被三股精神力逼入黑石之中。

    在鲜血落入黑石的那一刻,一股蛮横的力量汹涌而出,三人脸色大变。

    这是……怎么可能!

    “轰!”

    三人还在震惊之际,黑色石头,瞬间变成粉碎,变成粉末从空中洒落。

    然而他们三个,震惊诧异模样,久久都不能回神,脑海中不停回应着刚才的那一幕。

    将血滴逼入,竟有两股血脉之力,一股很陌生,他们从未见过,而另外一股……被封印着!

    ------题外话------

    这是昨天的更新,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