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九十六章 九幽魂火
    红莲听到四周惊叹,傲然轻哼一声,这就惊讶了,它还没出手呢!

    “离夜,干嘛不用我,还是用红莲子火,还把它弄的跟我这么像。”红莲郁闷了,这不过是五缕火子火形成,这些人类就这么傻眼了。

    它红莲还没出手,他们居然都傻眼了!

    离夜白了一眼红莲,转动火焰的双手没有停下,将三种药材放入药鼎,它们立刻被火焰包裹,蜷缩成一团。

    药材在火焰之中炼化,然后被分出来的火焰包裹,漂浮在药鼎上空。

    第二场比试,只是简单的炼制皇品丹药而已,红莲子火就已经足够了,哪里还用得着红莲出马。

    再者说,红莲子火的威力不比异火弱,唯一的差别,红莲子火是从红莲那分出来的而已。

    红莲子火出现,离夜身边的九个人,早已是想满头大汗。

    药方本身就有问题,现在再加上火焰又出现纷纷俯身,变得更难控制,炼药就更难了。

    相比他们的艰难,离夜这边的速度倒是快了不少,那血红的火焰,更是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他们眼中一片灼热。

    异火,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少年,竟拥有异火,还操控的此熟练!

    近四十种药材,很快就被离夜炼化,火团漂浮在药鼎上空,由精神力掌控。

    三个尊品炼药师看到这一幕,脸色有着微微变化。

    这少年炼化药材的手法,早已不是一般的皇品炼药师能够比拟,而且还不只是一个。

    眼角余光看到云帆,三个尊品炼药师有种错觉,这两个天才,仿佛是在较劲。

    “离夜这小子还真是看出来了啊。”孟枭笑道,拿起药方的那一刻,就知道药方有问题,这小子还是这么一针见血。

    齐暮狐疑看向孟枭,他们在药方里做了什么手脚?

    “大人,你看,公子现在已经追上那些人了&lt;=".。”司南兴奋道,公子的速度变快了。

    他是听说,这场比试,最后的结果,是看丹药的精纯,不就是普通的丹药么,炼药师肯定能炼制出来,比较精纯干嘛?

    司南哪知道,这些药方上被动手手脚,要是按照药方炼制,炸炉都有可能,更别提成形有多难。

    这一场比试,丹药成形就算过关,精纯就更别说了。

    “孟会长,你别老看着北宫离夜,你看,在皇品炼药师层级,也有人发现了不对劲。”坐在孟枭身边的分会会长拍了拍他,伸手指了指。

    “噢?”孟枭顺着那人指着的方向看去,落入眼帘的就是一缕白色火焰。

    这是……

    白色火焰周边的火焰,也朝着它微微俯身,在不停跳跃。

    异火!

    白色的异火,看形状好像是……九幽魂火!

    “只是部分的九幽魂火,那个人应该有全部九幽魂火,却没有使用。”蔺药眯起眼睛,故意低调却又使用异火,这人,想要做什么?

    九幽魂火,居然也出现在炼药师大会上,看来这次炼药师大会,不是一般的热闹。

    “那三位尊品炼药师中,也有人拥有异火,只不过还没有使用,看样子,大家都是在等第三场。”另外一个分会会长语重心长道。

    今年这次炼药师大会,吸引了这么多拥有异火的炼药师,还真是不容易。

    “那个拥有九幽魂火的男子,他也发现了药方的不对。”尘无长老开口说道。

    他注意那个人很久了,从一开始那男子就发现了不对。

    “不错。”蔺药满意点点头,这一次的炼药师大会,倒是有不少人才出现。

    多少炼药师,会遵循药方上的方法以及药材炼制,他们只会想是不是自己出了问题,而从不会去想是不是药方出了问题。

    他们有些是没想到,有些是不敢想,可不管哪一种情况,结果就是失败。

    “有人已经成功了。”沧眀长老指向广场。

    尽管不成样子,也算是成功,至少已经成功炼制出来了。

    广场上,不少炼药师已经勉强炼制出了丹药,有些勉强可以看,有些确实勉强拧巴成一团,坑洼不平。

    但不管是那种情况,他们也都已经炼制出了丹药,都算成功者。

    炼制两次而失败的炼药师,都纷纷退场,拂袖而去。

    空中十个位置,也有两三个炼制了出来,其中还有一两个失败,灰溜溜离开。

    三个尊品炼药师眉头紧皱收起丹药,握在手里,神情露出几分不满。

    这种丹药,他们自己都忘记什么时候此失败,现在居然炼制出这种,他们当然不满意。

    被火团包裹的雏形丹药,在红莲子火的淬炼下,变得越发光亮起来。

    三个尊品炼药师看到这一幕,显然有些不想相信。

    他们都没有完美炼制出来的丹药,身边这小子居然做到了。

    摇了摇头,三人扭头看向云帆,云帆经历过一次失败,好像也察觉了什么,第二次非常顺利就将丹药凝聚成形。

    两边都是在奋力淬炼,眼看着就要成形。

    三个尊品炼药师眼中闪过光亮,其中一个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丹药,迅速拿起身边的牌子。

    不对!

    火焰重新燃起,那个尊品炼药师放下手里的丹药,重新开始炼制。

    另外两个看到这一幕,怔了怔,狐疑拿过牌子,

    了怔,狐疑拿过牌子,仔细看了好几遍,好像也发现了异常,恼羞成怒看了一眼炼药师公会众人所坐的方向。

    原来是这样!

    把手里的丹药一甩,他们再一次燃起火焰,这一次,他们知道哪里不对劲,速度比上次快了许多。

    时间一点点流逝,广场上有些人后来发现了不对劲,也有的就那样拧巴成一团,不愿意在尝试第二次的。

    第二场已经慢慢接近了尾声,看着成形的丹药,离夜化指成爪,用精神力吸过丹药,牢牢抓在手上。

    广场上,那个拥有异火九幽魂火的男人,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丹药的炼制,已经到了尾声,所有人都收起了火焰和药鼎,成功炼制出丹药的,把丹药放在台子上,而失败的,全部退场!

    这么一轮下来,离夜发现,剩下的不到几百人而已。

    尘无长老站起身,刚刚磅礴的场面,此时只剩下几百人,淡淡笑道:“各位想必累了,今天这一轮比试结束,这第三轮,明天再开始。

    各位把丹药放到台子上即可退场,明天会宣布前十名。”

    “是。”所有炼药师异口同声应道。

    这是炼药师公会的规定,他们也没什么办法,再者说,他们今天炼制丹药,再接着第三轮,也的确是吃不消。

    休息一晚上,才能以最佳的状态,炼制出最佳的丹药!

    离夜把丹药放到桌上的凹槽,直接往下走去,阴郁的眸光射来,她扭头看去。

    映入眼帘是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眸光中尽是阴冷,而那双阴冷的眼睛,此时正看着她。

    他是谁?他们见过?

    男人见离夜看着自己,不但没有收回目光,反倒是张开了嘴巴。

    嘴唇一张一合,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周围的炼药师也没发现什么不对,但离夜看的非常清楚,他在说什么。

    北宫离夜!

    他在叫“北宫离夜”!

    说完,那个男人露出一抹挑衅的笑容,便一刻都没有多停留的离开。

    离夜站在原地,看着他走远,依旧没有回神,直到有人走到她身边,她才收回目光。

    “离夜,那个人身上有异火的味道。”红莲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异火?

    离夜皱了皱眉头,那个人拥有异火,好像没有几个人知道,否则应该也会引起一阵轰动。

    “离夜,你在看什么?”方白拍了拍离夜的肩膀,嘴角透着喜悦。

    虽然只是勉强,好歹他也撑到了第三场!

    “没什么,你怎么样了?”离夜笑着问道,看他这么高兴,应该是成功了。

    方白拍了拍自己胸口,嘿嘿笑道:“这还用问,我肯定是成功了!”

    他可是想白齐暮大人为师的,不成功怎么能行!

    “嗯。”离夜点点头,转身往下走去。

    方白走在她身边,看了看几万人的广场,不禁一声叹息,“二十年一次的炼药师大会,只有五十岁以下的炼药师才有资格参加,今年可是规模最大的一次。”

    以前最多一两万人来参加,这一次的,至少多了一倍。

    齐暮大人修炼那个地方的吸引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很多人都想去。

    “五十岁以下?”离夜看了看方白,这件事怎么没有人跟她说过?

    “对啊,所以炼药师大会,有些人,一辈子可能只参加一次,能参加两次的太少。”毕竟二十年一次的大会。

    人生有多少个二十年,还是五十岁以下的炼药师,到了年龄不参加,也许下一次就没机会了。

    离夜鄙夷看着方白,“为什么没人跟我说过这件事。”

    “你不知道?”方白眨了眨眼睛,这件事离夜居然不知道!

    离夜汗颜点了点头,她的确是不知道。

    “以后炼药师的事,离夜,你还是多打听打听。”说完,方白就觉得不太可能。

    离夜很少会关注这种事,再说,他又不只是修炼炼药师一种,还有灵师方面他也很厉害,大多数时间都在闭关。

    “我先走了,有件事问问那些老头。”离夜大步往下走去,刚刚那个人,她想要了解一下。

    他那表情,明摆了是在跟她宣战。

    既然是在宣战,她总不能连宣战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对方好像对她了解很多。

    方白想要问问发生什么事,离夜已经往炼药师公会的方向走去了。

    蔺药他们回到炼药师公会,凳子都还没有坐热,一个长老气喘吁吁匆匆忙忙跑了进来。

    “大长老,药山,药山……”

    药山!

    听到那两个字,孟枭蔺药心里同时咯吱一响,一阵不要的预感涌上心头。

    蔺药站身,紧张问道:“药山怎么了?”

    不会是不见了吧!

    “守着药山的长老告诉我等,他们感觉这一次大会后,药山上的珍品药材,比以往少了很多,说是要将药山封闭五十年。”说完,那个来报信的长老,都是一阵汗颜。

    这得少了多少药材,要比以往多封闭三十年!

    药材减少……

    齐暮轻咳一声,摸了摸鼻子,把目光挪到一旁,他是不会承认,这件事可能跟他家师父有关的。

    “我知道了,去吧。”蔺药满头黑线摆了摆手,他就知道该担心的是药山。

    离夜

    离夜这小子,让药山封闭五十年,他该拿了多少东西?

    “是。”那位长老抱了抱拳,退了出去。

    “蔺药,药山这种地方,以后还是别让离夜靠近。”孟枭汗颜道,这去一次就要封闭五十年,多去几次,都不知道这世上还能不能存在药山。

    蔺药认同点了点头,他也这么觉得!

    另外几个分会会长坐在一旁,听到这段对话,他们突然明白,在广场上,为什么蔺药和孟枭会那么说。

    的确,该担心的不是北宫离夜,而是药山!

    “老头,你们就这么确定,东西都是被我采了?”离夜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倚在门边,双手抱臂无语看着他们。

    其实她就是采了一点点,然后就回来了,进去的人不只是她好么?

    “你小子拿出六百年份的寒冰箭草,敢说没拿多少?”孟枭鄙夷问道,他怎么来了?

    离夜无辜眨了眨眼睛,嘿嘿一笑,走进堂内。

    “寒冰箭草不是刚好遇上了,至于其它的,我还是比较手下留情的。”她最多承认自己采集的,是比较珍贵的。

    封闭五十年,有那么严重……

    “这些件事翻过去。”蔺药轻咳一声,不急不缓道。

    药山封闭五十年,那炼药师大会也可以延迟。

    齐暮看到离夜走进来,急忙走到离夜身边,眼中闪过光亮,急忙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跟你们打听一个人。”离夜走到蔺药面前,炼药师大会参加比试的炼药师,他们应该都有登记。

    刚刚那个人,她还是必须查查的,看看是什么人。

    “发生什么事了?”孟枭也紧张了起来,他小子难得会打听一个人。

    离夜那叫一阵狂汗,她打听人,就是出事了,什么逻辑。

    “那个人有异火,所以多注意了一下。”离夜淡淡说道,那种挑衅的表情,她不会看错。

    红莲老远就能知道地心火结晶,感觉一个人身上有异火,只是小事一桩。

    拥有异火,还挑衅?到底是什么人?

    “你说的不会是那个拥有九幽魂火的年轻人吧,看上去二十多岁。”分会会长其中一个站起了身,疑惑问道。

    他也注意到那个人了?

    “应该是。”是不是九幽魂火她就不知道的。

    “你怎么会突然想要知道他?”孟枭不解看着离夜,就算对方拥有异火,他应该也不会在意。

    当初晋元拥有异火,他眼皮子都没眨一下,就把人给打败了。

    “有人给你下战书,你要不要关心?”离夜看着孟枭反问道,知己知彼不是。

    人家都下战书了,她好歹得关心一下。

    “战书!”

    大堂内所有人站起身,围到离夜身边,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司南。”众人着急看着离夜,齐暮往外走去,大声叫着司南。

    司南匆匆忙忙从外面走进来,恭敬应道:“大人!”

    “你去查查那个拥有九幽魂火的人,看看是什么身份。”挑战他家师父,还拥有异火!

    异火这东西,并不容易得到,炼药师公会拥有异火的炼药师,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应该很容易就查到是什么人了。

    九幽魂火!?

    不会是异火的一种吧,他曾经在看到过关于异火的书籍,知道九幽魂火。

    “是。”司南看了看离夜,应了一声大步离开。

    齐暮气冲冲转身,走到离夜面前,想都没想直接开口,“师父,你放心,在明天的第三轮比试之前,我一定会查出那个人的身份!”

    紧张的气氛,刹那间寂静一片,几人石化当场,目瞪口呆看着齐暮。

    师父!?

    他们没听错?齐暮叫北宫离夜……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