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九十五章 翻倍!
    云帆激动兴奋看着腰间的储物袋,想趁着提速丹的药力还没过去,快点离开冰洞。

    只要一想到,一个地方不可能生长两棵寒冰箭草,现在他拿走了这一棵,云帆就莫名的有种兴奋。

    殊不知,他高兴的太早了&lt;=".。

    离夜站在原地,看着拐弯处模糊身影走来,那速度宛若疾风。

    她冷冷一哼,在看到那抹身影走来的同时,立即迎上去,早就灵力暴涨的双手,往冲来的身影抓去。

    比起速度,离夜没有吃提速丹,却依旧能把云帆挡下。

    小手落在他的肩上,灵皇之力往他身上压去,一路狂奔的云帆,立即停了下来。

    北宫离夜!

    想要快点离开冰洞的云帆,完全没料到离夜会在半路堵截自己。

    看到离夜一脸寒霜看着自己,云帆脸色一沉,看了看落在肩上的手掌,二话不说就反掌攻击着离夜。

    “灵皇?”离夜另外一只手挡下云帆的攻击,目光落在他手掌上凝聚的灵力之上。

    以前倒是小看了云帆的实力,或者说应该没有人回去关注他的实力。

    灵皇的级别,谁会想到!

    “北宫离夜,你难道想抢吗?寒冰箭草我已经登记了,炼药师公会的长老们,已经知道我完成了任务。”云帆看着自己被抓住的手臂和肩膀,心里燃烧起一把无名火。

    自己好歹也是灵皇级别,竟然这么容易就被北宫离夜控制住!

    “你以为我是要抢你的寒冰箭草?”离夜笑问道,讥讽不屑在眼中一闪而过。

    他会这么玩,自己早就想到了,所以她既然找到了第二棵,干嘛还要去抢他已经登记过的。

    “不是?”云帆疑惑抬头,不是吗?

    “你敢抢小爷的东西,就该有付出代价的觉悟。”离夜松开握住云帆手臂的手掌,灵力在手上凝聚,直接往云帆脸上招呼。

    云帆神情微变,看着砸过来的拳头,想要阻止,已然是来不及了。

    “砰!”

    重似千斤的拳头狠狠砸在云帆脸上,另外一直握住云帆肩膀的手掌,稍稍用力,直接提起云帆的身体,便往地上甩去!

    “嘭!”

    云帆狠狠摔落在地上,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痛的他一张俊脸都拧巴在了一起。

    “你……”云帆伸手指着甩出自己的离夜,话才刚刚开口,刚刚站在那里的身影,眨眼已经到了自己面前。

    离夜俯身揪起云帆的衣领,一道重力从面前冲来,看到飞来的拳头,离夜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反手握住云帆的手腕。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声嘶吼之声响起,震动了整个冰洞,冰洞内每个角落都能听到。

    “北宫离夜,你!”云帆脸色苍白,头上布满了冷汗。

    她敢捏断自己的手腕,好大胆子&lt;=".!

    “你敢抢小爷的东西,小爷当然让你长点记性,云帆公子,你可记好了,我北宫离夜看上的东西,可不是谁能抢的。”离夜冷冷呵斥,手掌握成拳头,砸落在云帆的肚子上。

    拳头砸落下的的位置,距离丹田,不过两寸的距离。

    云帆睁大双眼,汗雨下地看着离夜。

    只差一点,只差一点就是丹田了!

    “忘了告诉你了,让天才变成废物这种事,小爷不是没有做过,你就算是灵皇级别,小爷也能让你变成废物!”说着,离夜往云帆的丹田扫视了一眼,最后眸光落到他脸上。

    云帆气喘地看着离夜,那盛气凌人的气势,他竟会感觉到一丝骇然。

    北宫离夜,难道他……

    “记住了,小爷今天只是揍你,没有杀了你废了你,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你浮云殿小爷更没放在眼里,还有下一次,小爷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死,才会让你死!”铿锵有力的声音,在空中震开涟漪。

    只见他手臂上灵力聚集,轻松就提起云帆一个大男人,将他甩了出去。

    “砰!”

    云帆整个人撞在冰壁上,疼痛瞬间蔓延身体各处。

    “噗!”一口鲜血喷洒而出,他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要碎掉了。

    “你不服,大可以来找小爷,小爷奉陪到底,可你的结果,就不会这么轻松了。”说完,离夜扬长而去,留下云帆一个人躺在冰地上。

    “噗!”身后又传来吐血的声音,离夜嘴角的笑意,是那般嗜血。

    直到身后的人完全不见,红莲才开口问道:“离夜,那你不杀他是为什么?”

    就像离夜说的,她要杀人,就算是浮云殿云帆,炼药师公会的天才炼药师,她想杀也就杀了。

    “炼药师公会的蔺药和孟枭对我还不错,看在他们的面子上,放过云帆一次。”云帆就是杀,也不能在炼药师公会杀。

    要是炼药师大会上,她把人给杀了,炼药师大会举办不成是小,还会让蔺药和孟枭很难做。

    但绝不会有第二次,云帆要是找来,或者有第二次,就算是炼药师大会,她也不会管谁的面子不面子,为难不为难!

    “云帆要是把今天这件事说出去呢?”挨了打,总会想讨回来的。

    “那又何?”离夜随口反问。

    红莲沉默了,好吧,离夜一直都是这样的,打了就打了,要说就出去说好了,她一点也不会在意,说的她不

    也不会在意,说的她不高兴,大不了又把那人揍一顿,或者是直接杀了。

    “不要问了,先找到小白再说,也不知道它在乱跑什么。”离夜周围没往前走去。

    从刚才开始,小白就在这个洞里乱走,也不知道它在找什么。

    离夜飞身而去,转眼间,就已经走出百米。

    “滴答~”

    “滴答!”

    宽敞的冰洞内,滴水的声音传来,细小水流之声,响起在耳边。

    离夜顺着声音走去,逐渐就能看到一条三指宽的水流,一路往下而去。

    偌大的冰洞内,四周光洁壁,就同人工所创,一点都不像是天然形成。

    高低起伏的冰台冰柱,悬挂在空中宛若宝剑一样的冰柱,被那一条水流环绕而行的冰石,一块接着一块将整个洞一分为二。

    耀眼闪烁的眸光,在四周环视,最后落在一块巨大的冰石上,卷作一团的毛茸茸的小东西上。

    “小白,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到这里来做什么?”离夜看到小白卷着身体,一动不动缩在那里,这才走了过去。

    小白的安全,她倒是不担心。

    堂堂上古之兽,这个世上能打的过它的玄兽,应该没几头了,她该担心的是别的玄兽。

    小白没有回答,也没有转过身体,就那么趴在那里,傻傻注视着前方。

    离夜看到小白的样子,加快走动的速度,直接走到小白身边,伸手提起它。

    “你到底在看什么?”看到小白呆滞的眸光,隐约间透着兴奋,在离夜面前一块巨大冰石挡着,看不到前面。

    小白这下终于看到了离夜,它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兴奋至极。

    “离夜!我看到好东西了!”好多好多好多!

    “什么好东西?”离夜不解看着小白,它不是来找寒冰箭草的吗?怎么就是遇到好东西了?

    小白扭动了一下被离夜抓在手里的身体,伸出爪子指了指面前巨大的冰石。

    “你看你看!”上去看看!

    离夜狐疑转身看向面前冰石,又看了一眼小白兴奋的样子,脚尖轻轻一点,跳上冰石。

    刚想问小白到底有什么,当看到冰石下面的东西,手里抓住的小白,“啪”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圈圈你个叉叉,这也太夸张了吧!”离夜惊叹道。

    一片翠绿生长在巨石之后,其中叶子最少的,都有五片,每一片叶子的宽度,都有一指宽,一尺长,肥硕的叶子,包含着翠绿之光,绿色翡翠。

    在叶子的顶端,闪烁出一道道寒光,再加上叶子笔直往周围生长,就像是即将离弦之箭。

    寒冰箭草!

    不是一棵,也不是两棵,是整片!

    这绝对不是看花了眼,是真的!

    很多很多寒冰箭草!

    “离夜,你一定得给我炼制寒冰箭草的丹药给我尝尝。”小白看到离夜惊讶的表情,自顾自从地上爬起来,一步步奋力往她肩上爬去。

    这么多寒冰箭草,简直是太幸福了!

    果按照一片叶子一百年份算起来,最少的应该都是五百年份的,而且里面还有七八片叶子的,那就是七八百年的都有!

    “还有,这是我刚刚抓到的。”小白好不容易爬上离夜肩上,立刻伸出爪子,小巧的爪子里,一条通体透白的虫子,在爪子中的翻滚。

    雪蚕虫!

    离夜眼中闪过一道光亮,一把抓过小白,飞落而下,站在潺潺水流的旁边。

    灵力在手掌间凝聚,潺潺水流在灵力和精神力的控制下,凌空飞起。

    小白立刻把雪蚕虫扔进浮在空中的水里,离夜借助着周围的冰寒之气,浮起的寒泉凝结成冰!

    雪蚕虫包裹在里面,浮起的寒泉,最后凝结成两指宽的冰块。

    离夜伸手抓过冰块,眼中闪过笑意。

    “意外之喜。”还真遇到了雪蚕虫。

    “我在想,这些东西,它吃了多少。”小白吧唧了一下嘴巴,不满说道。

    这么多寒冰箭草,雪蚕虫在这里面这么多年,就算一年一棵,算下来,数量也不少了。

    离夜白了一眼小白,淡淡笑道:“你就满足吧。”

    还有这么多,她都没想到的。

    关键是年份还不低,全部都是五百年以上的,三百年的看都没看到。

    “你好好在一旁看着,不管是谁靠近这里,杀了就行了。”离夜把小白放在冰石上,这么多寒冰箭草,完好的采集也要一段时间。

    看来她的空间里,又要多一种药材了,不错不错。

    “知道了。”小白跳上冰石,趴在冰石上,看着离夜拿出玉石开始采集第一棵寒冰箭草。

    采集寒冰箭草,必须要连同寒冰箭草根下面的冰块,一起挖出来。

    再加上离夜不只是想把它们采集当做药材,是想把它们移植种到空间里,就更需要小心再三了。

    寒冰箭草生长的环境,要求特别高,所以在移植的时候,还是要小心。

    空间有千里王藤,离夜倒是不担心千里王藤创造出的地方,会不适合寒冰箭草。

    千里王藤会根据寒冰箭草生长,创造出一个适合寒冰箭草生长的地方。

    说不定,等这些寒冰箭草进入空间,空间内就会有一个和这里一模一样的冰洞,甚至比这里的还要好。

    生长不担心,离夜担心的是采集,毕竟是移植,采集的时候就要格外小心。

    把第一棵寒冰箭挖出来,离夜已然是满头大汗,但好歹寒冰箭草没有半点损伤,她把这一棵六百年份的放进空间。

    接下来就是第二棵,第三棵……

    随着采集的越来越多,离夜的速度也熟练和快了起来。

    很快洞内的寒冰箭草已经被挖出了一半,离夜又对另外一半开始快速进攻。

    小白趴在冰石上,看着离夜的动作,早已是垂涎三尺。

    很想吃,很想吃!

    直到离夜把寒冰箭草挖出来完,那一片光滑的冰地上,此时坑洼不平一片,离夜把最后一株寒冰箭草保存起来,装进玉盒之中。

    玉盒刚刚盖上,周围立即密布上一层薄冰,寒冷的气息往四周散开。

    离夜深吸一口气,拿着手上的玉盒看了一眼,放进储物手镯。

    小白立刻跳到离夜肩上,眼巴巴看着她。

    “离夜。”有没有它的份?

    “你想吃,等刚刚种进空间的寒冰箭草,适应了空间里的环境再说。”现在还不着急。

    “你说的!”小白立刻说道,生怕离夜反悔。

    “嗯,我说的。”离夜点点头,拿过冰封住雪蚕虫的冰块,嘴角微微上扬。

    又多了一样药材,三年之约还有一年多的时间,这一年多得尽快到帝品炼药师,还有找齐药材。

    “那我们赶紧出去吧,还有好几天的时间,我们可以好好找找药山上的所有药材。”到时候离夜把空间里弄出一座药山,这可就真的太好了!

    “当然。”离夜飞身而出,不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黑衣少年,速度极快走出冰洞,走下冰雪之顶,一路上再也没见过云帆和跟他一起来的那些炼药师们。

    没有看到他们,离夜没有去在意,找齐了药材,他们应该是回去了。

    离夜很快消失在药山之中,一路上速度极快在山中穿梭,所到之处,便是一片“血洗”。

    广场之上,时间一点点过去,大部分炼药师都回来了,不管是成功还是没有成功。

    很多人伸长了脖子,想要看到那一抹熟悉身影,却怎么都没看到他回来。

    “离夜这家伙,连云帆都回来了,怎么还没看到他?”墨东炎担忧看着广场上,以这家伙的速度,应该比谁都先快回来才是。

    “对啊,奇怪了。”任洁皱起眉头,不会是……不会的!

    她立刻阻止自己想下去,离夜怎么可能出事!

    无殇面无表情看着广场,看上去没有任何情绪,但是紧握的双拳,却出卖了他。

    “无殇,你不该担心。”无情宗宗主看都没有看无殇一眼,冷淡回答。

    无殇怔了怔,目光平静收回,“宗主,属下没有。”

    担心,那是什么?

    “希望此。”无情宗宗主终于扭头睨视了一眼无殇,冰冷无情吐出四个字,没有一点温度。

    他们担心,炼药师公会这边,就更担心了,眼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还没看到离夜。

    “喂,孟枭,你看中的那少年,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云帆寻找寒冰箭草都回来了,那小子怎么还没回来?

    坐在孟枭旁边那个分会会长迟疑问道,再过半天,时间就要到了。

    “我比较担心的是药山的药材。”孟枭汗颜道。

    听到孟枭说这话的人,全都看了过来,一头雾水。

    什么叫比较担心药山的药材,药山的药材会有什么事?

    蔺药轻咳一声,额角滑下一滴冷汗,他不会说,这也是他所担心的。

    那小子,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齐暮笑眯眯地看着广场,师父能有什么事,时间快到了,他也应该回来了。

    “大人,你不担心吗?”司南疑惑问道,公子到现在还没回来,大人不担心反倒是笑眯眯的。

    齐暮摇摇头,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就跟孟枭说的一样,该担心的是药山的药材。

    他家师父,可是会连本带利一起讨回来的!

    云帆冷笑看了一眼空中,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北宫离夜还能回来吗?

    只怕他到现在都没找到寒冰箭草,那个冰洞里,一定没有第二棵寒冰箭草了!

    “大长老,时间快到了。”再不回来,就要封闭药山了。

    蔺药身边的分会会长提醒着,但是那个少年,还是没有回来。

    “他不是回来了么。”蔺药目光落在空中,一道漩涡缓缓转动,慢慢成形,一袭黑衣的少年身影,从模糊逐渐变得清晰。

    离夜走出漩涡通道,双手负在身后,慢步走下。

    看到熟悉的身影,不少人顿时松了口气。

    回来了就好!

    在离夜走到地上的那一刻,炼药师公会的长老站起身,走到空中环视一眼四周。

    “药山正式封闭,在里面没有走出来的炼药师,会被药山封杀,再无活路!”大喝之声传到广场每一个角落。

    离夜听到这话,摸了摸鼻子,看来还是不能太贪心。

    看到那么多药材,她也不想那么快回来,不过现在应该庆幸,幸好回来了。

    时间一到,没有走出药山,就会被立刻封杀!

    难怪第一轮就算有炼药师死在药山,炼药师也不会追究。

    究。

    “离夜,早知道这样,你就该杀了那个叫云帆的。”反正炼药师公会的人,也会封杀药山。

    离夜撇了撇嘴,用精神力把声音传给红莲,“你以为炼药师公会,会让一个天才陨落在药山?云帆就算到时间没出来,也会有人去救他。”

    这就是差别,谁也不会看着天才陨落。

    红莲顿时语塞,好像的确是这样,那个什么云帆,是个天才!

    “所有炼药师把自己的牌子,和所得到的药材,放到台子上,药材名贵的前十名,便能站上空中是个位置。”长老再次开口。

    所有完成任务回来的炼药师,都纷纷开始了动作,没有完成任务提前回来的,只能灰溜溜离开。

    离夜把东西和牌子放在面前的台子上,台子宛若一面光屏,立即就有了反应。

    放在上面的东西,瞬间消失,好像从来都没出现过。

    离夜一阵轻啧,不以为然收回目光。

    “各位请看。”那位长老指了指空中的十个位置,在每一个位置上空,依次浮现出名字。

    而浮现出的第一个名字,就是——北宫离夜!

    北宫离夜!

    “北宫离夜,那是谁啊?”

    “居然能占居第一!”

    “不是还有好几个尊品吗?这价值居然超出了尊品炼药师的!”

    ……

    四周一阵唏嘘,往广场上看去,想要寻找离夜的所在。

    月媚那诱人的唇瓣,露出妖冶的弧线,一双勾魂夺魄的星眸,落在离夜身上。

    这小子,果然什么时候都那么耀眼。

    当第一个名字出现的时候,炼药师公会这边怔住了大半,连孟枭和蔺药差点都没反应过来。

    居然是第一!

    他采集了什么药材,价值居然在所有人炼药师里,占居第一!

    超过了那几个尊品炼药师,这小子!

    “这怎么可能,大长老,我们要求看看他的任务是什么!”洛虞怒看向离夜站着的方向,他一脸从容淡定,好像没看到这一切。

    听到洛虞这么说,她身边的炼药师们也开始起哄,都想要看看离夜的任务。

    “我等也有这种请求!”

    “我等也是&lt;=".!”

    “请大长老成全。”

    ……

    刚开始还只是几个炼药师,逐渐的,所有炼药师都起哄了。

    尊品炼药师中,根本没有一个叫北宫离夜的,况且这名字他们听着耳熟,可貌似是谁想不起来了,应该是曾经听过。

    但是,他采集的药材,居然能超过几个尊品炼药师,这让他们有点不太相信。

    蔺药站起身,犹豫看向离夜,这么多人想看,他……

    毕竟看药材的价值,还是要经过炼药师的同意,才能让大家查看。

    “我随便。”离夜看到蔺药的目光,双手摊开耸耸肩。

    蔺药点点头,往空中长老看去,“尘无长老,就让大家看看吧,好歹让他们心服口服。”

    其他人会奇怪疑惑,他倒是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这小子,什么做不出来的!

    “是!”尘无长老抱了抱拳,大袖一挥,在离夜那个位置上,她的牌子,她采集的药材,便立刻出现。

    所有人伸长了脖子,眼睛都不眨一下看向空中。

    尘无长老点了点空中的台子,台子上立刻出现一个凹槽,他拿起牌子,放进凹槽之中。

    三行大字,便立即显露!

    三百年份寒冰箭草!

    七十年份幻伽蓝藤!

    一百年份紫丹参!

    倒抽凉气的声音响起在广场之上,连孟枭和蔺药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

    该说这小子运气好,还是运气差,居然拿到了三百年份的寒冰箭草,而他居然找到了!

    “三百年份!”云帆脸色微微变化,想到自己所得到的寒冰箭草,那不过才是两百年的,难怪北宫离夜没有动手抢!

    “这些,还是比不上尊品炼药师的吧?”

    “就是啊,尊品炼药师还屈居后面,这怎么可能。”

    质疑的声音再次响起,所有人不解看着空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写药材尽管珍贵,但比起尊品炼药师的,应该还是差了一点。

    “离夜公子的幻伽蓝藤,所上交的是九十年份。”尘无听到下面传来的议论之声,缓缓开口。

    超出了二十年!

    还超出了!

    “紫丹参,两百年份。”

    刚才还吵杂的广场,此时一片寂静,连呼吸的声音都能听到&lt;=".。

    “寒冰箭草,六百年份!”说到最后,就连那个尘无长老的声音中,都带着几分激动的颤抖。

    六百年份!六百年!

    所有人脑海中只有尘无长老的那一句话,六百年份!

    这……整整一倍!

    身为炼药师,谁都知道寒冰箭草难得,三百年份的寒冰箭草,已然是世间难得一求,但今离夜所交上去的,是六百年份的,这让所有人都惊颤了。

    “这小子,有点不对啊。”孟枭若有所思看向离夜,居然会交出六百年份的。

    六百年……

    原本还有不满的人,听到那四个字,所有的话,只能咽了下去。

    六百年份,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得到的,这些加在一起,完全提升了任务,超过了任务,只

    了任务,只怕还是炼药师大会第一次有人做到。

    “离夜,我好像有点明白,你为什么给六百年份的了。”红莲轻咳一声,缓缓说道。

    离夜没有回答,淡然站在那里。

    其实没什么原因,只是拿一课在采集的过程中,出了点意外,不能再移植,所以她才拿出来而已,不然她才不会舍得给出六百年份的。

    整整一百年,才能长出一片叶子,这一百年不是那么容易过去的。

    “此,还有谁质疑?”蔺药站起身,环视一眼四周。

    他们谁能做到离夜这样!

    所有人纷纷低头,没有一个人敢回答。

    “此,完成任务的,各位面前会有出现另外一块牌子,没有出现牌子的,退场!”尘无长老一声呵斥。

    所有炼药师立刻看上面前台子,在一处凹槽,另外一块牌子,已然出现。

    “上面是各位第二轮要炼制的药材,现在,除了空中十个位置变化之外,其它炼药师的位置保持不变。”说完,尘无长老走回到自己位置上。

    离夜迈步往空中走去,站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当所有人看到她的身影,下面又是一片寂静。

    这也太年轻了一点!

    离夜旁边就是那三个尊品炼药师,三个尊品炼药师的旁边,就是云帆。

    云帆扭头看了一眼离夜,连都绿了。

    没想到他先一步得到寒冰箭草,可和北宫离夜的距离却又这么大,整整四百年份!

    不只是这样,他还被北宫离夜揍了一顿!

    要不是师父的丹药,他还参加不了这场比试!

    北宫离夜!

    感觉到怒意滔滔的怒火从旁边射来,而且不只是一个人的怒意,离夜没有多去理会,不用看她也知道是谁。

    “真羡慕。”孟银瓶低头看着空中的离夜。

    这个少年,她永远只能仰望了,不管何努力,都追赶不上他的脚步。

    “是吗?”展瞳淡淡开口,看向离夜,眸光中闪过一丝犀利。

    北宫离夜能上去的位置,迟早有一天,他也能上去!

    他现在的目标是云帆,超越了云帆,才有机会超越离夜,他还要找到那个叫晋元的,一雪前耻!

    天才也好,依靠异火也罢,异火,他一定要得到,不管是用什么方法!

    感觉到身后一丝寒意,孟银瓶转身看向身边的展瞳。

    这几年,展瞳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了。

    离夜站在空中,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她低头看向下面广场,不禁轻啧。

    这才第一场比试,就少了一半的人,第二场比试过后,就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

    “第二场比试,开始!”

    一声大喝,传遍广场每个角落,传进每一个人耳中!

    所有炼药师听到这些,迅速拿出药鼎,凝聚出各色火焰,开始炼制丹药。

    药材已经给每个人准备好了,一个人只有两份,果两份药材炼制完,还不能炼制出丹药来,那便是失败。

    第二场还规定了炼药的时辰,在规定时辰内没有炼制成功,也算失败。

    离夜看了看手里的牌子,是皇品丹药的药药方,其中药材大概有将近四十种,就摆在她面前。

    “养神丹,提升精神力的丹药。”手指摩擦着牌子,离夜若有所思道。

    这药方,看起来有点不对劲啊。

    她记得曾经在丹神诀也见过养神丹的药方,不过她当时没注意,就这么翻过去了,匆匆看了一眼,可这牌子上的药方和她印象中的,有点不太一样。

    离夜不着急炼制丹药,反而闭上双眼,打开丹神诀,寻找着养神丹的药方。

    找到了!

    离夜打开那一页,睁开眼睛,和手里的木牌对比。

    多了一样……

    “噗呲……”

    离夜才刚刚发现不对劲,底下广场就传来药材毁坏的声音。

    眸光转动,离夜看向炼药师公会的方向,嘴角上扬,勾起狡黠的弧线。

    难怪第二场这么容易,只是让他们按照药方上的炼制,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们&lt;=".。

    有药方的话,每个炼药师第一个念头,肯定就是跟着药方上的炼制,他们根本不会检查药方是否正确。

    当然,也不会去检查!

    毕竟这是炼药师公会给出的药方,他们哪里会质疑这些。

    可偏偏,他们就是在这里面动了手脚。

    听说第二轮的比试,每一次炼药师大会的都不同,难怪这些人都会上当。

    把手里的牌子放在一旁,离夜这才看向身边,不管是尊品炼药师,还是云帆他们,都是满头大汗,一脸疑惑。

    不过他们已经开始炼制了,所以就算觉得不对劲,一时间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同。

    孟枭看着离夜迟迟没有动手,戳了戳蔺药。

    “那小子,是不是发现了?”这么快就发现了,速度会不会太快了一点!

    “说不定。”蔺药迟疑回答,有这个可能,这小子变态不是一两天了。

    连尊品炼药师都没有察觉,他小子倒是察觉了。

    他们周围的几个分会会长,听到蔺药和孟枭的话,猛地抬头。

    这就发现了!?

    这是他们安排的,只有他们几个,和几个长老知道,这个叫离夜的少年要是能发现,还真不能小看

    真不能小看。

    离夜不急不缓把面前的药材清理出来,然后才拿出混元圣鼎。

    混元圣鼎拿出那的那一瞬间,整个广场上,所有药鼎,都响起了一声嗡鸣。

    认真炼制丹药的炼药师们,脸上一片骇然,急忙稳住自己药鼎的震动。

    离夜身边的三个尊品炼药师扭头看向身边,目光落在离夜手里的混元圣鼎上,目光有些深邃。

    刚刚那一声震动,像是从旁边传来的,难道是他?

    不,这不可能!

    不过皇品炼药师,怎么可能是他,磨磨蹭蹭到现在都没开始炼制丹药,看上去也没有什么本事,又怎么会是他。

    三个尊品炼药师当场就否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他们绝不会认为有这个可能存在。

    他们身为尊品炼药师,怎么可能被一个皇品炼药师所影响。

    “你们看,那个炼药师怎么还没动手,现在才拿出药鼎。”

    “怪人一个,你管他,说不定是无可奈何了。”

    “第二场占居第一,这第三场要是掉了下来,那可就丢人了。”

    “皇品炼药师呢!”

    ……

    围观众人看到离夜还没开始,不禁讥笑,讥讽的笑声纷纷响起。

    这些话语,一字不落传入离夜耳中,她挑了挑眉头,手掌伸出,一缕缕血红火焰在手掌上凝聚,形成一朵精致的红色莲花。

    刹那间,广场上同时响起“噗呲”的声音,一些比较弱的火焰,瞬间熄灭!

    有一部分火焰没有熄灭,但是在红莲出现的同时,弯折了身体,全部朝着一个方向俯身!

    怎么回事?!

    所有炼药师看着自己手里的火焰,一阵迷茫不解,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火焰怎么会……

    他们顺着火焰弯曲俯身的方向看去,就看到少年站在空中,手里握着血红色莲花,不,那是火焰,火焰迅速将那药鼎包裹,少年已经开始炼制丹药了。

    那是什么火焰!

    所有人骇人看着离夜,他们的火焰,居然弯身相迎,也就是说……

    异火现,万火迎!

    那是异火!

    异火!

    所有人眼中一片炽热,看着离夜手上的红莲,恨不得抢过来,变成自己的东西,同时在这炽热中,他们还带着一丝畏惧。

    异火,不是随便就能拥有的。

    相传异火能烧毁天下的一切,连天地都能毁灭,所以天地畏惧异火,所创造出的异火,少之又少。

    离夜身边的三个尊品炼药师,眼珠子都看出来了。

    他们自认自己手里的火焰,已经是火中极品,世间难得一见,但这少年……居然能拥有异火!

    异火!

    那是他们做梦都想要得到的,瞧瞧这几万炼药师,又有几个人能得到异火!

    竟然会是异火!

    “不对吧,这和上次看到的,好像有点不同。”孟枭疑惑道。

    尽管很像,可以说非常像了,但在感觉上,还有一点差异的,和上次的有点不同,这个比上次的差点。

    “是有一点。”蔺药应道,南境那会他也在,但看起来,的确是不一样。

    “这小子,不会这么轻易亮出自己的底牌,难不成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孟枭若有所思道,但心里几乎是肯定了。

    不知道的多了去了,这小子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看透的。

    “那火焰,到底是什么?”蔺药疑惑不解看着。

    不一样,却又一样,到底是哪里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