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九十三章 冰雪之顶!
    他的!

    来人怒了,自己辛苦追了大半天,什么时候变成这小子的了!

    他怒火冲冲走过来,瞪着离夜,正要说什么,目光触及到离夜佩戴的徽章,说到嘴边的话全部吞了回去。

    “皇品炼药师……”一滴冷汗从额上滑下。

    见鬼了,怎么这么年轻的小子,看上去二十岁都不到,居然会是皇品炼药师,而且他身后的三位……

    来人小心翼翼挪动目光看向离夜身后,艰难吞了吞口水。

    都是皇品!

    听到他的话,离夜才去看他的徽章,眉头轻挑,了然地点了点头,“王品炼药师。”

    “北宫离夜,原来这东西不是你的。”洛虞收起灵力,轻蔑笑道,慢步走到离夜身边,看了一眼小白拿着的金翅蝙蝠。

    既然东西不是他的,他们谁都能得到,用什么方法都可以。

    离夜豁然转身,看着走到身旁的洛虞,灵皇之力紧锁住洛虞,无形的力量在洛虞脖子上流转。

    空气瞬间变得稀薄,四人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洛虞脸色更是苍白无力,那一道无形的力量,仿佛随时就会捏碎她的脖子。

    “你,你……”

    这力量怎么会这么强横!

    洛虞惊慌失措的想着,她清楚感觉到那窒息的力量,在脖子上流连,威迫笼罩着自己,而这股压迫的主人,正是眼前的少年。

    北宫离夜!

    他不过二十岁左右,怎么会有这种实力,炼药师在灵师这方面的修习不是很弱的吗?

    “北宫离夜,你别乱来!”沈亮感觉到空气中的压迫,急忙走过去。

    这是灵皇实力!

    北宫离夜不只是灵品炼药师,在灵师这方面,还是灵皇!

    这天赋,太可怕了!

    “他们两个刚刚要是没停下,现在已经是尸体了。”离夜冷看了一眼沈亮,他们那点小把戏,还逃不过她的眼睛。

    被那股力量掐着脖子的洛虞心里一惊,脸上却没表现出来,注视着离夜。

    他知道!

    柳追重重一哼,被他发现了又何,这也不能改变什么!

    “离夜,有人在靠近紫丹参,我们赶紧过去!”小白的声音在离夜脑海中响起。

    原本还想对他们三个做点什么的离夜,漠然扫视了他们一眼,大步走去。

    “金翅蝙蝠小爷要了,你们想要可以来抢,小爷奉陪到底,那时,小爷会让你们变成尸体!”嚣张霸道的声音传来,离夜已然走远。

    留下一脸欲哭无泪的王品炼药师,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对方是皇品炼药师,就算是年龄看上去不大,品级在他之上,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还有刚刚那实力,他肯定不是对手!

    “三位,在下告辞。”王品炼药师恭敬抱拳,立即转身,然后一溜烟,就离开了洛虞他们三个面前。

    柳追站在原地,一脸忿忿看着离夜,咬牙切齿道:“又让他走了!”

    下次,他不会那么好运!

    “你们两个,适可而止。”沈亮沉声说道,看了一眼柳追和洛虞。

    说不定下次,他们真的会变成尸体。

    洛虞和柳追看了对方一眼,重重一哼,大步离开。

    沈亮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无奈摇摇头,柳追生气是被北宫离夜扔了出去,他面子上过不去,洛虞怕是连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都不知道。

    毕竟炼药师公会的天才不止北宫离夜一个,当初的云帆不也没让她这样么?

    把炼药师公会那三个甩在身后,离夜匆匆往紫丹参的方向走去。

    在去找紫丹参的路上,她顺便把金翅蝙蝠连同小白,一起扔进了空间。

    “沙沙~”

    树叶晃动的声音响起,听到这动静,离夜加快了速度。

    果然是有人,离她这边很近了。

    “在你左手边方向三丈。”小白的声音再次响起,离夜毫不迟疑往那边走去。

    刚走了三丈,小白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就是这里了,挖就行了。”

    离夜低头往地上看了一眼,脚下半米宽的地方,有些绿草周围,盛开着淡紫色的花朵,还有些花朵已经凋谢了。

    没错,这就是紫丹参!

    离夜眼中闪过光亮,蹲下身体,拿出玉片挖松土壤,小心翼翼将紫丹参从地下拔出。

    肥硕的紫丹参在拔出那一刻,周围散发出淡淡清香,离夜拔出来放在一旁。

    “离夜,这紫丹参不是很珍贵吗?”居然这里会有大片!

    红莲探头探脑问答,看着离夜的举动,这里的紫丹参,少说也有十几根,它不知道年份是什么东西,不过看到离夜满意的样子,就知道年份不低。

    “但是这个药山就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生长。”离夜挖着紫丹参随意开口。

    不然她怎么会说这是里是个好地方,这些紫丹参的年份最少都有百年以上,尽管没有千年的,几百年的也算难见,她就勉强收下了。

    “有人来了。”红莲立刻缩了回去,不让人发现它的存在。

    空气中传来陌生的气息,离夜扭头看去,就看到好几个人走来。

    走来的人一共有四个,从他们佩戴的徽章,分别是一个皇品,三个王品。

    当这四个人看到忙碌挖紫丹参的离夜,都愣了一下。

    愣了一下。

    “有人……”为首的人不满看着离夜,目光触及到放在离夜身边的紫丹参,眼中满满的都是贪婪之色。

    这么多紫丹参,看起来年份还不低!

    离夜忙着挖紫丹参,没有理会他们几个,东西她先一步遇到了,那就是她的!

    “小子,给你个机会,赶紧离开。”那人抬着下巴,不屑看着离夜。

    他们四个人,他才一个,不想死的就走!

    离夜看了一眼他们几个,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薄凉的声音响起,“小八,让他们滚!”

    让他们滚!?

    四人的脸色顿时涨得通红,咬牙切齿瞪着离夜,卷起袖子就想要动手。

    离夜的话刚刚落下,空气中骤然出现波动,四人刚卷起袖子,巨大黑影笼罩而下。

    “吼——”

    粗犷的巨蟒在空中盘旋,张开血盆大嘴,双目瞪着下方,磅礴气势笼罩而下,强势席卷!

    四个人听到空中传来的怒吼之声,猛地抬头,看到空中巨影,脚步僵住,身体僵硬,眼珠子吓的差点掉出来。

    八翼焱王蛇!

    “是尔等自己滚,还是让吾送你们一程!”大喝之声轰然落入几人耳中,平底惊雷一般。

    走!还是留?

    四人艰难吞了吞口水,低头看向自顾自挖着紫丹参的少年,连他们这边看都没多看一眼。

    “公子,我等知错,告辞!告辞!”

    四人抱拳俯身,二话不说撒腿就想跑,就在他们正要离开之时,那平淡无奇的声音再次响起,明明什么情绪都没有,却让人不寒而栗。

    “小爷说的滚,是让他们滚出药山。”话落,离夜已经把最后一棵紫丹参挖了出来,抓着一把扔进空间。

    空间内,白色藤蔓迅速接过掉进来的紫丹参,将它们全部带进药谷。

    大部分紫丹参落入了空间,离夜还是留下了一株,又拿出一个玉盒,把紫丹参放进玉盒内,关起盒盖,才站了起来,看向不远处四人。

    他说滚出药山!

    太嚣张了!

    四个人顿时变得脸红耳赤,怒火在眼中熊熊燃烧。

    “明白!”小八从空中一闪而过,庞大身影瞬间消失!

    愤怒中的四人,只感觉腰间一紧,他们迅速低头看去,挂在他们腰间的牌子,此时已经是空无一物。

    小八嘴里咬着四块牌子,盘旋在空中,俯瞰着他们四个人。

    “小八,你还是送几位一程。”离夜冷冷扫视了他们一眼,眼中透着冰霜寒意。

    离夜的话还没落下,一条巨尾从高空中横扫而过,狠狠往他们四个人站着的方向砸去!

    “小子,你敢小看我们!挡住它!”为首的人冷静下来,怒叱道。

    四人之间有着无法言语的默契,为首那人话才开口,四个人竟在同一时间凝聚出了灵力,去阻挡小八的攻击。

    离夜双手抱臂,没有说什么,就那么站在那,看着他们的举动。

    巨尾直接砸落在他们四个身上,强大的力量一起砸落,宛若巨山一般压顶而至!

    “轰——”

    两股力量撞击在一起,强大余力往四周震开,空气中震动出浩瀚的涟漪!

    站在一旁的离夜,就想没有感觉到这股力量似的,毫发无损站在原地,连身影都不曾晃动一下。

    “吼!”巨蟒仰天一声怒吼,刹那间,地动山摇!

    挡住巨尾攻击的四个人,只觉得头重脚轻,随时就要倒下去。

    “嘭!”

    一声巨响在耳边响起,他们四个人只感觉腰间一道重力拍打,喉咙一热,吐出一口鲜血。

    紧接着他们四个人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飞了起来,毫无反抗之力!

    在他们飞起的瞬间,他们看到刚刚在八翼焱王蛇嘴里的牌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那少年手里。

    在那宛若狂风暴雨的余力下,他依旧完好无损,手里握着四块牌子,绝代风华的容颜上,露出耀眼夺目笑容,眼中眸光,犹出鞘的利剑!

    “四位,好走不送!”红唇轻启,冰冷的字眼传入他们耳中。

    在四人注目下,离夜手掌上灵力聚集,四块牌子在他手上轰然变得粉碎。

    那四个人看到这一幕,神色大变,可连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就这么消失在了空中。

    四人离开,离夜拍了拍手上的碎屑,转身往山下走去。

    “小八,你想不想去雪山走一趟。”含笑的声音传来,盘旋在空中的小八,听到这话,眸光微变,然后便消失在空中。

    让它去雪山,别开玩笑了,它是依靠着地心火结晶成长的玄兽!

    “离夜,为什么要去雪山?”红莲不解问道,这个地方还有雪山,它怎么没看到?

    “不去雪山,我们怎么找寒冰箭草,那东西长在雪山之巅。”离夜往空中走去,凌空而行,很快便走出了树林。

    雪山之巅,这里是没有的,不过这里有个地方,和雪山之巅差不多。

    离夜快速往不远处,高高耸立直插云霄的山峰走去,那座巨峰宛若一把利剑,插入云霄!

    山峰下面是四季常绿,郁郁葱葱,半山腰上,却又同寒风萧瑟的秋季,到了山峰之顶,就和冷冽刺骨的冬季没什么两样。

    修长纤细的身影站在空中,宛若王者一般,俯瞰着山川

    俯瞰着山川大地,万物苍穹!

    “不错,这座山应该有不少好东西。”离夜若有所思说道,轻抚着被她从空间拉出来的小白。

    趴在离夜手臂上假寐的小白,悄然睁开一只眼睛,往下面看去。

    神情先是僵了一下,随即它猛地睁开双眼,立马从离夜手臂上站起来。

    “靠!”它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爆粗口。

    离夜无语看了小白一眼,它看到什么了,这么激动。

    小白挪动了一下身体,顺着离夜的手臂,爬到她肩上,然后在她肩上坐下,一脸严肃看着下面的巨峰。

    “离夜。”它轻声叫道。

    “干嘛?”这么严肃?

    小白严肃认真扭头,一本正经道:“咱们能把这整座山搬进空间吗?”

    离夜:“……”

    它是不是没睡醒?

    见离夜没说话,小白激动了起来,“这座山,从山上到山下,全都是宝,我们不搬走太可惜了&lt;=".!”

    白白留给这些人了,不自己搬走!

    离夜嘴角一抽,轻咳一声,看着小白轻轻一笑。

    “小白。”离夜皮笑肉不笑叫道。

    “我是认真的!”小白目光坚定点点头,它绝对是认真的!

    “你要是能把它搬进空间,我保证你每天都有丹药吃,我也是认真的。”这么大一座山,搬进空间,它的能做到?

    小白:“……”

    貌似,好像,应该……做不到。

    “想要这么一座山,也不是没可能,只是暂时还不行而已。”离夜含笑说道。

    不就是一座全身是宝的药山,自己没有,那就创造出一座不就好了。

    “真的!”小白一下子像打了鸡血一样,笑盈盈看着离夜。

    它那迷离的双眼,仿佛已经看到了未来美好的日子。

    “现在,我们该找的还是要找,先去峰顶,找到寒冰箭草,我们慢慢往下走。”能拿多少是多少,储物手镯放不下,还有空间!

    她那个空间,不说别的,这一座山还是能放下去的。

    “好!”这次小白应的非常果断,一点都没有拖泥带水,讨价还价。

    红唇上扬,离夜飞身往峰顶走去,可刚刚走出不到几百米,一阵寒意袭来,离夜脚下的步伐差点没稳住。

    “我靠!这座山上的灵气果然强横!”离夜搓了搓手臂,那一道寒意都融到骨子里了。

    从是日月殿玄门那次后,再冷的地方,她都没觉得冷。

    一来是有红莲在,她不会觉得冷,二来走过那么个寒意刺骨的地方,别的地方就算再冷也没有感觉。

    现在这峰顶,只是稍稍靠近,都觉得寒冷无比,这要是走上去……

    离夜拿起腰间的牌子看了一眼,深吸一口气,往山腰走去。

    既然不能直接登上山顶,只能落在山腰,然后一步步走上山顶,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灵气太浓郁了,所以改变了这座山的环境和温度,所以我才让你搬进空间。”小白垂涎三尺看着这座山,它都没有靠近,都感觉到山上的好东西了。

    可东西再多,再好,搬不走!

    “要是能搬走,还用你说。”离夜白了一眼小白。

    这种好东西她也想要,可是,搬不走。

    先不说能不能搬走,就是能搬走,她要是动一下这座山,高塔里闭关的那三位还不得跟她拼命。

    离夜落到山腰,慢步往上走去,秋季萧瑟,缤纷落叶,从在空中飞旋,宛若跳着最后一支灿烂的亡魂之舞。

    萧瑟寒意吹拂而过,落入心中,离夜停下脚步,看向远处。

    “离夜,要不要我帮你暖和一下身体?”红莲将温暖散开,流动在离夜身体各处。

    离夜看着远处,摇头说道:“我不是冷,是那里好像有人。”

    有人打起来了,从动静听起来,是一群人在打。

    “不然我们从另外一个方向上去?”红莲小心翼翼问道,但心里却又无比坚定着,离夜肯定不会这么做。

    “绕,我们为什么绕路。”红唇上扬,离夜继续往前走去,“我还想看看好戏呢。”

    到药山来的人那么多,有一两个人打起来不奇怪。

    有些人的任务肯定会撞在一起,就算没遇到一起,这么多珍贵的药材,谁不想要,有一番争夺也没什么。

    好戏……

    红莲一阵汗颜,它料到了离夜不会绕道,却没料到离夜打算看“好戏”。

    离夜抱着小白往直径走去,对战的声音越来越近。

    血泊之中,庞大身影被一群人围攻,周围还倒下了不少人,不是已经死了,就是身受重伤,再也不肯爬起来。

    炼药师受伤,吃丹药很快就能没事,这些人伤的再重,却也不愿意去吃,就是不想再出手,只想躺在那里,等待着他人打赢。

    在巨大身影的身边,小巧的身影将它护在身后,身上也布满了血痕,却依旧不肯离开。

    “小子,这东西不值得你拼命,让开!不然连你一起杀。”攻击着玄兽的人,还不忘呵斥着挡在玄兽面前的人。

    这玄兽守护的东西,可是好东西,他们怎么能错过。

    原本这玄兽就价值不菲,它的魂珠要是给他们用来炼药,肯定药材珍品一类!

    “不值得,妈的,老子先遇到的东西,凭什么让

    ,凭什么让给你们!”那人狠狠啐了一声,忿忿说道。

    东西是他们的,凭什么让给他们!

    算什么东西!

    “小子,你既然这么不知好歹,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我靠,你们要不要脸,什么时候客气过,要是客气,我身上会有这么多伤吗?”太不要脸了!

    被戳中了痛楚,几人顿时恼羞成怒了起来,下手就更狠了。

    “吼!”

    玄兽一声怒吼,伸出爪子,一巴掌把偷袭的人拍了出去,只见那个人凌空飞起,从空中划过弧线,重重砸落在地上&lt;=".。

    离夜站在原地,看着滚落在面前的人,双手抱臂,睨视了他一眼。

    “又来一个分羹的。”滚落的那人,连自己身上的伤都没看一眼,看到离夜的第一眼,就是抱怨。

    离夜无语站看着那人,她知道炼药师对珍贵的药材渴望,超出了自己的命。

    现在算是看到了,的确是有这种人。

    “你们在抢什么?”离夜睨视了一眼群战中的人,随口问道。

    滚落在地上的人站起身,吃了一颗丹药,皱起的脸色,缓和了不少。

    “还能抢什么,一棵王者珍珠草。”要不是这东西,他们能这么拼命不顾一切么!

    还有那头玄兽,他们也想要,那玄兽全身上下都是宝,就算契约不到,他们也能平分。

    “王者珍珠草。”离夜喃喃自语道,这东西听起来有点耳熟。

    小白抬起头看了一眼离夜,用意念传话给她。

    “你忘了,昨天我们遇到的二三十棵那东西,你还嫌弃说年份太低。”不过最后离夜还是收下了,把它们种在空间里。

    等过段时间,王者珍珠草就会慢慢成长。

    离夜恍然大悟点点头,好像是有这么回事,那王者珍珠草才五十年份。

    “你还要去抢?”看那人的架势,离夜淡淡问道。

    为了一颗王者珍珠草这么拼命,多少年份的?

    “当然了,难得遇见一颗王者珍珠草,珍珠草你知道长剑,但是珍珠草中的王者,并不容易得到,况且还是三十年份的!”说完,那人兴冲冲又往上冲去。

    三十年份……

    离夜摸了摸鼻子,轻咳一声,想到了昨天被她嫌弃的王者珍珠草。

    “离夜,他们要是知道,这么多人拼死拼活,三十年份的王者珍珠草,到你这里,五十年份的都嫌弃,该是什么感觉?”小白鄙夷问道。

    离夜轻咳一声,“我们还是继续赶路。”

    三十年份的她就不凑热闹了,要是三百年份的,还可以去看看。

    “喂,小子,你怎么就执迷不悟,不过是一头剑齿龙而已。”远处又一声传来。

    剑齿龙!

    离夜眼前一亮,那什么王者珍珠草可能没什么,才三十年份,不过剑齿龙还勉强可以收下。

    “这是老子的!”又一声传来,离夜皱了皱眉头。

    “这声音……是方白!”话还没落音,离夜大步往对战争斗的方向走去。

    血战中的一群人,二十几个围攻一人一兽,其中有灵皇级别,最低都不低于灵王级别,可就是这么多人在围攻一个。

    离夜脚步停下,嘴角的笑意冷却,漠然扫视了他们一眼。

    “这么多人围攻一个,各位还真是有本事啊。”离夜笑盈盈说道,只是那笑容有些冰冷。

    冰冷的声音传来,所有人不禁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扭头往身后看去。

    少年白衣,他笑盈盈站在那里,原本就好看容颜,在加上那完美的微笑,往这林中优美的景色,顿时变得黯然。

    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头雾水,无相相视,仿佛都是在问,你们认识他吗?

    方白轻咳一声,捂着胸口,看着不远处的身影,忍不住大笑起来。

    “你小子,来的还真是时候。”揉了揉胸口,方白皱起了眉头。

    这么多人围攻,自己能挡下还真是不容易,不过幸好离夜来了,他倒是能松一口气。

    “你们认识!”刚刚滚落在离夜身边的那个人,眉头皱起。

    感情他们认识!

    离夜耸耸肩,笑看着那人,“小爷说过不认识吗?”

    刚刚她也不知道的那个人是方白,被这么多人群攻,还能挡下来,还过得去。

    “你小子是什么人,这里的事情你最好少管,要是帮忙的,就一起动手,不帮忙就滚!”

    “就是,炼药师争夺本来就没什么,那一次炼药师大会,不是死伤无数。”

    “第一场嘛,在这种地方,哪里有不死人的。”

    “说的不错,小子你要是跟我们一起,自然有你的好处。”

    ……

    所有人你一眼我一语,都想要离夜参加,但心里却又有另外一种打算。

    他们又怎么会和一个少年,分享剑齿龙,王者珍珠草也不会给他!

    离夜缓缓迈步,往众人面前走去,手指轻抚着小白,完美的弧线缓缓加深。

    “所以,第一场,在这药山有人死了,也是正常的?”离夜不急不缓问道,眸光深处泛起杀意。

    死人,正常,很好!

    “当然了,我们还用得着骗你吗?”

    “就是就是!”

    见所有人点点头,离夜笑着环视了他们一眼,把手里的小白放在

    的小白放在肩上,手掌深处,泛着蓝色剑气的长剑,凌空出现在她手中。

    冰冷刺骨的寒意在吾邪出现那一刻,落入每个人心里,寒意将他们仅仅包围。

    纤细手指握住剑柄,灵力在刹那间暴涨,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无踪,嗜血杀意席卷而过!

    “黄泉冥刹诀——黄泉怒!”

    寒风习习,宛若黄泉河畔的死亡之灵,化作无数暗影流光!

    流光剑,暗影宛若鬼神之刃,将所有人圈在其中,成为这些死亡之灵的盘中之食!

    浩瀚磅礴之力在众人之中席卷,众人面前的少年,不知道何时已经消失不见。

    可等他的身影再次出现在眼前,下一刻,等待着他们的,便是死亡!

    寒意从脖子上划过,他们清楚感觉到那种冰凉的寒意,可却连那少年的影子都找不到,更别说合力反抗!

    “嘭!”

    “轰隆隆——”

    “嘶啦!”

    刀光剑影,鲜血飞溅,染红了这秋季之色。

    少年游走在众人之间,鲜血落在那白衣之上,宛若绽放妖娆都夺目朵朵红梅。

    而他,却像是勾魂夺魄的死神一般,游走在生与死的边际,而他所到之处,皆无活物!

    长剑回鞘的声音响起,然后站在原地的最后一人倒了下去,脸上密布着骇然之色。

    周围一片寂静,方白站在原地,目瞪口呆看着。

    他一直都知道离夜很厉害,可没想到会这么厉害,这些人在离夜手里,就跟白菜一样,好像几个呼吸都不用的时间,就能把他们全部砍掉!

    这离夜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了,好歹这里面也是有灵皇级别的。

    方白吞了吞口水,低头看了一眼倒下的人,就更加吃一惊了。

    每个人都是一刀致命,而且都是脖子……

    他有种想去摸自己脖子的冲动,但看到离夜,他硬生生忍了下来,然后嘲笑着自己傻。

    离夜要是抹了他的脖子,哪里还能这么震撼的站在这里。

    站在他身后的玄兽,就和地上倒下的那些人一样,骇然至极。

    这不是人吧?

    怎么会这么厉害!

    “你的任务里有王者珍珠草吗?”离夜把吾邪放进储物手镯,没有看脚边倒下的人,直接走到方白面前。

    和这么多人抢王者珍珠草,他不要命了?

    “可不就是,不过我的已经是最后一样了。”方白回过神,嘿嘿笑道。

    王者珍珠草就是最后一样,找到了就能直接回去了。

    “看看你的是什么。”离夜拿过方白的牌子,看了一眼,眼角顿时挂满了黑线。

    这……差距也太大了&lt;=".!

    都是百年之内的,她就一个幻伽蓝草是百年之内的,其它都是上百年的!

    “离夜,你不会还没找齐吧?”方白小心翼翼问道,这可不像是离夜,这么久了还没找齐。

    “不然也不会来这里,最后一种是三百年份的寒冰箭草。”离夜幽幽开口。

    要不是知道这位置是她自己站上去的,她还以为蔺药那两个老头,是为了碧血清心果的事,故意的呢!

    三百年份!

    寒冰箭草!

    “我靠,他们怎么不去抢!”方白差点暴走,那东西,哪里是随随便便能找到的!

    他们就那么肯定,这东西一定会有吗?

    这药山里,难不成什么药材都有!

    “我也这么说。”离夜满头黑线应道,他们怎么不去抢。

    三百年份,寒冰箭草……

    “所以你来这里,是去山顶找这东西?”方白轻咳一声,笑道。

    皇品的确是够坑的,找药草都这么难,后面还知道有多难呢。

    “不然呢?”离夜无奈反问。

    这么大的地方,也就山顶的环境,适合生长寒冰箭草。

    “此的话,我陪你好了,反正王者珍珠草我也拿到手了。”接下来也没什么事情可做。

    方白笑道,三百年份的寒冰箭草,的确是有点难度。

    “早知道我就不该考皇品徽章。”离夜现在想想都觉得不该,要是灵品徽章,她现在的任务会简单很多。

    方白:“……”

    他们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还快一点。”离夜摆了摆手,一个人走动也方便,而且她还是让小白去找。

    方白迟疑了一下,挑眉问道:“真不用我陪?”

    “你赶紧回去吧,对了这头剑齿龙,它应该很感激你,把它契约了,以后有保障。”离夜转身拍了拍还在呆滞中的剑齿龙。

    原本呆滞的剑齿龙,低头一看,望入那双璀璨的眸光之中,心头一紧,立刻收回了目光。

    那眼神,好强的杀气!

    “契约?你肯吗?”方白扭头问道,契约这种事,得你情我愿。

    剑齿龙立刻点点头,丝毫不敢迟疑。

    “好好好。”方白一阵大笑,没想到来一趟这个地方,还捡了一个这么大的便宜。

    一滴鲜血没入剑齿龙额上,银色波动散开,一道银色的痕迹在剑齿龙额上显露,然后立即消失&lt;=".。

    庞大的身影,也消失在了两人面前,进入了契约空间。

    “你也契约到玄兽了,我先走了。”说完,离夜大步往山峰走去。

    方白看着离夜的背

    着离夜的背影,嘿嘿一笑,然后便往回走去。

    离夜走了没多远,找了一处山洞,换下身上的衣服,换上一袭黑衣劲装,便快速往山峰的方向走去。

    秋冬交替,刺骨秋风,慢慢变成冷冽寒霜,一层层薄冰覆盖住一切。

    刚刚踏入山峰,一阵寒意袭来,离夜停下脚步,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凉气进入体内,同刀削一般,从五脏六腑流窜而过。

    “我靠!”离夜看了看周围,不禁爆粗口。

    这是个什么地方,比当年玄门那个地方还要冰冷寒霜。

    “放心,离夜有我呢。”红莲加重了一点温度,将进入离夜的寒霜驱赶。

    离夜搓了搓双手,看着顶峰之处,“这里是这样,不知道最上面是什么样子的。”

    应该又是一层冰天雪地覆盖,比现在还要冷的。

    “寒冰箭草生长在这种地方才是正品!”小白垂涎三尺道,这种温度它觉得还好,灵气还挺浓郁的。

    要是在这里修炼,这可是修炼的福地!

    “上去看看。”离夜咬咬牙加快了速度。

    在这种地方,越磨磨蹭蹭就越觉得冷,速战速决。

    “离夜,我们可以在找寒冰箭草的同时,找找雪蚕虫,你不是要找这种东西吗?”小白提醒道,反正都到这么个地方了,可以找找。

    雪蚕虫……

    “不说我都忘了,有寒冰箭草的地方,就有雪蚕虫!”雪蚕虫是吃寒冰箭草长大的,那东西,虽然是跳虫子,可吃的比谁都好。

    “谢谢我吧。”小白笑道,这可是它提醒的。

    “又想吃丹药?”离夜直接戳穿小白那点心思。

    “是的是的。”被猜中的心思,小白就直接承认了。

    “做梦!”这一路上给它吃的丹药不少,它还真把丹药当零食了。

    接下来几天她都忙着炼药师大会,哪里有时间给它炼制丹药,再吃下去,她身上那点存货就要被吃完了。

    “那就等大会结束吧。”现在离夜还在比赛不是。

    离夜没有回答,飞快往上走去,很快已经走到了山峰的深处。

    四面八方,都是冰天雪地,一片纯白,唯有一点黑色身影,在这一片纯白的天地之间,无比显眼&lt;=".。

    站在一片白茫之中,离夜放下小白,把它扔地上,然后他就跟着一片冰天雪地的融成了一团。

    “找找看,哪里有寒冰箭草。”离夜环视了一眼周围。

    他们站在深处,找起来应该会比较快,前提是这个地方果有寒冰箭草的话。

    “往这般走,很快就能找到了,我早就感觉到了。”小白伸出爪子,往一个方向指去。

    离夜低头看了一眼,脸色顿时黑了一半。

    连小白都看不见在哪里,这要怎么看……

    “你带路吧。”他们之间还有本命契约,跟着契约之间的联系,看不到也能知道它在什么地方。

    呃……

    “好。”小白飞身而去。

    在小白动身的瞬间,离夜几乎同时挪动了身体,飞奔而去。

    两道身影极快跑在冰天雪地之中,可在外人看来,小白是根本看不见的,只能看到离夜一个人在雪地里走动。

    他们飞身而去,一路直奔往上,一直往峰顶巅峰走去。

    在小白带领下,他们两个都登上了峰顶,这一片皑皑之地,变得平坦了起来。

    “真冷。”离夜看了看四周,峰顶果然是最冷的。

    “就在这峰顶了,这里灵气太浓郁了,具体在什么地方我也找不到。”小白摇摇头,它表示无能无力。

    灵气太浓了,它都想在这里赖着不走。

    “上来吧,我们慢慢找。”离夜看向周围,寒冰箭草就在这里。

    可年份果不是三百年,好像也没什么用处,只能找找看了,反正还有时间。

    小白跳上离夜的肩膀,趴在她肩上,一片沉迷了吸收着周围的灵气。

    “离夜,你放心,这些灵气我会分你一半的。”小白笑眯眯说道,它吸收灵气的同时,会帮离夜的。

    “好。”它都这么说了,自己就不用客气了。

    离夜慢步走在雪地之上,仔细寻找着周围。

    任何一个地方都可能生长着寒冰箭草,寒冰箭草这东西,长的就跟普通的野草一样,不过叶子有一指宽。

    一百年的时间,寒冰箭草才会长出一片叶子,即便是长在这冰雪之顶,它却是翠绿,宛若翡翠。

    “好像有人在靠近。”小白闭着眼睛,喃喃说道,人还不少,有十几个。

    有人?

    离夜扭头看去,空气中丝丝波动散开,一群人一跃而上,登上顶峰,他们其乐融融走上来,激动看着周围。

    “这个地方不愧是药山之顶。”

    “好浓郁的灵气。”

    “不过我们的身体承受不住这些灵气,不然在找到东西以后,可以在这里修炼。”

    “别想了,我们又不是灵师。”

    ……

    一行人你一句,我一句,一点都不像是来找东西的,更像是看风景的一样。

    为首的男人,众星拱月走在前面,听着他们的交谈,只是淡淡一笑,却不难看出他眼中的讥讽。

    离夜看了一眼来人,很快就收回了眸光,继续寻找着。

    云帆,天才就是天才,走到哪

    才,走到哪里都有人跟着。

    离夜收回眸光的同时,坐在众人面前的云帆,也刚好看到了离夜,嘴角的笑容,看到离夜之时,顿时僵住。

    所有人看到他微变的脸色,相视一看,往他看着的方向看去。

    映入眼帘就是雪地中,那一抹黑色身影,在忙碌寻找着,不知道在找什么。

    云帆深吸一口气,大步往离夜走去,脸上带着怒意。

    刚走到离夜面前,他立即开口,“北宫离夜,你跟踪我!”

    离夜看了一眼云帆,没有回答,含笑的眸子中,多了一丝讥讽。

    “你还想不承认,你要是不跟踪我,怎么会到这里来!”还在寻找着什么!

    离夜冷冷一笑,面向云帆,“云帆公子,你以为你是谁,小爷跟踪你,到底是你先来,还是小爷先来?树可以不要皮,人可别不要脸!”

    他这到底是有多大的自信,才会认为是自己跟踪他!

    这不要脸的程度,到底是从哪里练出来的?

    云帆微微一怔,才想到他们刚到,北宫离夜就在这里了,脸色顿时一阵白,一阵紫。

    “不要以为你是天才,谁都要敬着你让着你!在小爷眼里,你什么都不是!还有,这里是小爷先到的,麻烦云帆公子哪凉快哪里呆着去,不然小爷会认为你是在跟踪我!”话落,离夜直接走远。

    这个地方没有寒冰箭草,看来得再走远点了。

    云帆一个人怔怔站在原地,跟着他来的其他人沉默站在不远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色都不太好。

    那小子,说的明白了就是他们嘛!

    从徽章看来,那少年好像也是皇品炼药师,而且年纪看起来比云帆公子还要小。

    难不成……他就是那个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两年时间过去,他已经到皇品炼药师了!

    这也太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