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九十一章 你这是打劫!
    离夜站在炼药师之中,在她周围的全是皇品炼药师,如星辰的双眸环视四周,她了然点了点。

    炼药师大会的场地,分了好几个等级,尊品为一层,皇品为一层,王品为一层,灵品以下,又是一层。

    一眼看去,尊品炼药师人数最少,加起来也不过三个人,这三个人她都没见过,也不曾听司南提起过他们,应该不是炼药师公会的炼药师。

    整个临天大陆的尊品炼药师,肯定不只他们三个,只是他们三个参加罢了。

    至于炼药师公会的尊品炼药师,只有蔺药他们几个,他们是肯定不会参加的,要像丹骨说的那样,炼药师公会有个什么药界,他们肯定都去过了。

    而在他们这一层,皇品炼药师变得多了起来,密密麻麻站了不少,王品炼药师就更多了,灵品以及灵品以下就更多了。

    看到整个比试场上的炼药师,离夜不禁咂舌,这么多炼药师,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料。

    偌大的广场上,少说也有几万个炼药师,比南境那场比试,规模大多了。

    可这几万人,和上亿的灵师比起来,真的可以算的是稀薄。

    看向空中高台,离夜蹙了蹙眉头,她记得第一场不是在这个广场上比试,那上面十个位置有什么用?

    这个,孟枭没有跟她说过。

    离夜正疑惑不解着,坐在比试场地比较近的蔺药,在这时站了起来。

    “时辰已到,炼药师大会正式开始!”

    大喝之声清晰传入在场每一个人耳中,四周顿时响起一片欢呼雀跃,热情激昂。

    “第一场是个位置怎么分配?”

    “还磨叽个啥,老子就等着炼药师大会开始呢!”

    “开始!”

    “开始……”

    ……

    所有人早已是迫不及待,想要这场炼药师大会快点开始,见识一下炼药师之间的争斗。

    蔺药笑盈盈看着他们,温和的笑容中尽显自豪,直到热潮散去,他才缓缓开口。

    “按照公会制定的规定,一共分三场,第一场所有人去往药山,在规定的时间内,采集到公会给各位炼药师名单中药材,就算过关。

    第二场,按照公会给的药方炼制丹药,规定的时间炼制成功。

    第三场,在规定的时间内,众人炼制出自己品级最高的丹药,进行最后的鉴定!”

    听完三场的规矩,离夜撇了撇嘴,果然和孟枭说的差不多。

    她倒是好奇那个“药山”是个什么地方,第一场比试就是采集药材?会不会太简单了一点?

    在贵宾座上,幽幽传来一道声音,“那上面的十个位置,有什么用处?第一场比试好像也用不到它。”

    所有人看向声音才传来的方向,中年男人落入眼帘,看到他穿的衣服,了然淡了点头。

    星辰宗!

    离夜也看向那边,但和众人看的方向不同,她看的不是那个中年男人,而是中年男人身边的年轻男子。

    那人正对她挤眉弄眼,一脸自信,那表情好像已经知道比试结果了一样。

    “墨儿。”中年男人看到年轻男子的举动,沉声叫道。

    墨东炎立即收起了表情,轻咳一声,转而戳了戳身边坐着的少女。

    “任洁,你怎么一点表示都没有?”让她跟着来,自己可是花了很大功夫的好不好,她应该感谢自己!

    任洁扔给墨东炎一个白眼,不变的是她那一袭黑色长裙,只有点点珠花点缀。

    “无聊!”就算不是他,自己也能来!

    “你这女人!”墨东炎忿忿轻哼,早知道就不让她来了!

    看到他们之间的互动,红唇微微上扬,离夜有些忍俊不禁,这两个人还是这样,只怕这辈子是吵不完了。

    不过没想到这次炼药师大会,连很少出面的星辰宗宗主,无情宗宗主都来了。

    离夜看了看星辰宗周围的势力,无殇和墨东炎一样,坐在一个中年男人身边,但无情宗那位,看上去比无殇更冷。

    就像是一个冰人,毫无温度可言!

    倒是浮云殿和离宫这次,殿主和宫主都没有来,浮云殿是容菲菲坐镇,离宫是一个她曾经在离宫见过的一个人,不知道名字。

    还有就是,她没看到纳兰清羽,不知道这家伙去哪里了。

    至于月媚……她周围可是相当热闹,可她好像一个也没看到,勾魂摄魄的眸子,看着她这边方向,几乎没有多寻找。

    离夜看了看周围,她站的挺隐蔽的,周围很多人,他们一个两个居然都找到她了。

    离夜哪里知道,即便她站在人海之中,强大的气势,与生俱来的气质,耀眼夺目的锋芒,周围万物已然成了背景陪衬,让人一眼就能看到她在何处。

    “星辰宗主,自然是按照以往的规矩,第一关抽签。”蔺药自然是没有注意到这些,听到星辰宗宗主询问,便笑呵呵回答。

    抽签!

    两个字拉回了离夜的目光,差点没被自己口水呛到。

    第一关就这么抽签,会不会太草率了一点!

    周围一片唏嘘,不少人都摇了摇头,可转而想想,第一关除了抽签,好像的确是没有其它办法了。

    怎么做,人家都会觉得不公平,凭借自己的运气来,总归是公平了的。

    “每个炼药师身边都有一个数字,但只有十个数字和上面十个位置上的数相对。

    选出十个位置的数字,是由十人随便挑选,放在炼药师身边的数字,是其他人所摆,大家也是随便选了个位置站起上,所以绝对的公平!”只有这样做,炼药师们才不会有什么话说。

    蔺药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不然总是嚷嚷着不公平,这一次算公平了。

    听到这话,所有人炼药师脸上乐开了花。

    这一次的炼药师大会,真的很公平!

    他们每个人都有机会站上去,只是看谁的运气好的问题,不然像以前,站上去的人,都是炼药师公会的。

    “这十个位置特殊,当然站上去的人,也有特殊待遇,这十个位置分别是十条进入药山的捷径通道,其余的人,只能按照正常通道前往。

    进入通道之时,记得那好旁边的木牌,上面所写的药材,就是你们这次需要采集的。”

    所有炼药师兴奋之际,蔺药的话,又是让四周一片沸腾。

    捷径通道!

    先一步到达药山,不就能先一步前往药山,先一步寻找到药材!

    这绝对是往年没有的待遇,真是太好了!

    蔺药的话刚刚落音,在空中十个位置上,出现了一道身影,他缓缓走过,拿出第一个位置的牌子。

    “我只念一次,你们听好。”

    空中声音传来,所有人抬头看去,纷纷变得紧张起来。

    离夜睨视了一眼空中,她记得那个人是北边炼药师公会分会会长。

    “五百八十!”

    “七百五十六!”

    “三千……”

    一个个数字报出来,引起了炼药师中一阵又一阵沸腾。

    十个数字说出来,离夜挑了挑眉头,随意看了一眼自己桌上的号码牌,她这是七千多,然而那十个数字并没有她的。

    也就是说,这十个位置,第一关没她的份。

    撇了撇嘴,离夜也没多大在意,只是第一关而已。

    “皇品了又如何,没资格就是没资格。”几道身影从面前走过,嘲讽的声音随即响起。

    离夜皱了皱眉头,抬头看着走过的三个人,眸光中多了几丝深沉。

    是他们三个,柳追,沈亮,还有最年轻长老的女儿洛虞。

    讥讽的笑意爬上眼眸,他们三个还真是幸运,三个都中了,这是巧合呢还是巧合呢?

    “天才炼药师,希望到了药山你还能那么嚣张。”柳追重重哼了一声,几天前的事,他不会就这么算了。

    到了药山,他会让这小子知道,这里到底是谁的地盘!

    沈亮沉默看了一眼离夜,并没有说什么,眸光中也没有什么波澜,直径走了过去。

    “我靠!离夜!”红莲看着他们嚣张走过,纷纷不平吼道。

    这三个人算什么!

    “玩黑的,就看看谁能玩的过谁。”离夜不冷不热开口,到了药山,好啊,她也等着去药山看看,看他们能怎么做。

    红莲心里的不满,顿时消散,幸灾乐祸了起来。

    也是,这三个人最好什么都别做,否则离夜可不是好招惹的。

    离夜对这十个位置,在第一关没有自己,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反倒是坐在蔺药旁边几个位置的齐暮不干了。

    “蔺药,你……”

    “大人!”司南汗颜打断齐暮的话,拉了拉他的衣袖。

    “你干嘛?”齐暮不满看向司南,他话还没说呢,打断他的干嘛!

    司南指了指离夜,轻咳一声说道:“大人,您看看,公子都不着急不是。”

    齐暮顺着司南指着的方向,往离夜那边看去,见离夜依旧淡然,嘴角露出淡淡微笑,怒火也降低了一点。

    “可是……”那十个位置,怎么能没有他家师父!

    “大人,咱不看第一场,第二场和第三场才是关键!”司南急忙说道,看到柳追他们往空中那十个位置走,他心里也不舒服。

    可没办法,这是当着众人的面,随便选的十个数字,而且这位置也是大家随便站的,连云帆都没有被挑选上。

    “也是。”齐暮但点头,前面第一场算什么,后面三场才是关键!

    师父一定会站上去的,到时候看谁还敢小看!

    齐暮的不满,蔺药不是没听到,可这是随便抽选的,他也没办法改变。

    不过对于那小子来说,这么一点差距,应该很快就会追上去。

    他对这少年,可是非常自信!

    十人站上空中高台,这是整个会场最显眼的位置,一站上去,基本上每个人都能看到空中的十个人,并且看的非常清楚。

    “王品两个,灵品三个,皇品四个,剩下那一个是神品。”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喃喃自语道。

    只有三个尊品,被挑中的几率也很少,所以一个尊品都没有,但对尊品炼药师来说,这点捷径对他们也算不上什么。

    十个位置上都站了人后,蔺药清了清嗓子,再次开口。

    “限制的时间是十天,十天之内你们要找到牌子上的药材,时间一到,你们就会自动被送出药山。

    再者,你们若是中途遇到危险,或者想退出比试,直接捏碎牌子,你们就能回来,与此同时,取消你们的比试资格。”

    握着手上的牌子,所有炼药师在此时觉得牌子重了几分,不像刚才那么轻了。

    在他们沉思之际,空中一道声音炸开,往四周传来。

    “十条通道,启!”

    空中那个分会会长手结凝结,扔出十颗结晶,顿时间,空气便开始扭曲,十条通道出现在十人脚下。

    他们毫不迟疑走进去,脸上透着兴奋的光亮,很快消失在了通道之中。

    直到他们完全走入通道,通道才完全消失,那个会长手结开始变化,在众人头顶,出现一个巨大漩涡!

    吸力笼罩而下,所有人不自觉用手挡住眼前。

    站在吸力下面,离夜好像半点都不受影响,众目睽睽下,她往漩涡形成的通道走去。

    看到独自走上空中的身影,周围众人不禁发出惊奇。

    “那个人看上去很年轻,居然是皇品炼药师。”

    “年龄这回事谁能说的准,看上去年轻而已,谁知道有多大。”

    “奇怪,他好像半点不受影响,直接往上走。”

    ……

    毕竟这股吸力很强,离夜逆风而上,这让所有人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看到她佩戴的徽章,就更惊奇了。

    但年龄这回事,所有人都知道,说不准,看上去那么年轻,谁知道多大。

    “这小子。”孟枭笑着摇摇头,没有走捷径,他小子居然直接逆风而上,一点都不受影响的样子。

    他这样,引起的轰动,不会比刚刚他们十个来的小。

    “离夜这家伙。”墨东炎无奈摇了摇头。

    什么时候都这么惊死人,逆风而上,这种事也就他做的出来。

    “你羡慕?”任洁轻哼一声,目光落在离夜身上,眼中闪烁出璀璨的光亮。

    嘿!

    墨东炎看着任洁,欲言又止,看到任洁眸光璀璨的看着离夜,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不是滋味。

    在众人瞩目下,离夜走进通道之中,消失在众人眼前。

    在吸力之下的炼药师,见离夜走进去,这才急急忙忙跟了上去,就怕落后。

    只是他们走的很慢,一直到逆风变成顺风,这才加快速度。

    走过通道,一座翠绿青山映入眼帘,周围都是平坦的草地,而离夜此时就站在草地之上。

    放眼看去,草地上随处可见的珍惜药材,其它地方难以找到的,这里长的跟草一样!

    “靠之!”离夜看到这么个地方,忍不住爆粗口。

    这就是药山,专门生长药材的地方,难怪炼药师公会药库里有那么多珍惜药材,有些数量还很多,感情都是在这里采集的!

    有这么一座药山在,二十年一次炼药师大会,几万个炼药师帮忙,一人三棵,算起来就是十几二十万。

    鼓了好半天离夜才能收回目光,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木牌子,上面写了三种药材。

    三百年份的寒冰箭草!

    七十年份的幻伽蓝藤!

    一百年份的紫丹参!

    他们怎么不去抢!

    离夜握了握木牌子,有种把它直接扔出去的冲动。

    这三种药材,哪一种不是价值千金,三百年份的寒冰箭草,有钱都未必能买到,他们还真敢说!

    深吸一口气,离夜开口叫道:“小白。”

    空气中闪过一阵波动,白色身影一跃而出,稳稳落在离夜怀中。

    刚刚站稳身体,小白眼中顿时一阵光亮,扭头看向远处。

    “好多药材!”这味道真好闻,绝对的珍品!

    离夜挑眉看向小白,她就知道把小白叫出来,一点都没错。

    “找三百年份的寒冰箭草,七十年份的幻伽蓝藤,一百年份的紫丹参。”离夜凉凉说道,看向一望无际的山脉峻岭,草地平原。

    这么个地方,都是炼药师公会的,既然是直接送他们过来,应该这也是另外开辟的空间。

    特地开辟一个空间出来,有这么多药材,还真是不错。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若有所思看着周围。

    “三百年份的寒冰箭草,他们怎么不去抢!”小白差点没跳起来。

    三百年份的寒冰箭草,那可是三百年!

    “我也是这么想的。”离夜点点头,炼药师公会干脆去抢得了,两百年份都很难找,更何况是三百年份的。

    “找找看了。”小白无奈说道,既然出了这样的题,应该能找到。

    但是三百年,很艰难!

    离夜飞身往前走去,十天时间,找三百年份的寒冰箭草,这难度还真不是一般大。

    其它两样还好,就是寒冰箭草有点……不是有点,是真的很难!

    离夜飞身从空中走过,怀中的小白狗看着下面,萌萌的大眼珠子看着下面,突然眼眸真闪过一道光亮。

    它立刻挣脱离夜,往下面飞身而去,尽管是走在半空中,但它就像是一道闪电,从空中直落而下!

    “这边。”

    离夜迅速跟上去,速度一点都不比小白慢,飞身往下走去。

    两道身影落入一个山涧之中,小白一点都没有停留,继续往前走,白色身影在山壁之间跳跃。

    离夜跟随着小白的步伐,一路往前而去,终于,在一处绝壁,他们停了下来。

    “这里应该有幻伽蓝藤,至于多少年份的就不知道了。”小白蹲在山壁长出的一颗树上,伸出爪子指了指前面。

    它只能找到东西,具体多少年份的,这个还真不知道。

    反正这东西不会差就是了,总不会七十年份就要七十年份吧,多几十年也是可以的。

    药材这东西,年份越久也就越好,越珍贵!

    那里!

    离夜指着那一处绝壁,狰狞陡峭,崎岖不平,上面长满了青苔,在山壁上,无数藤蔓长在上面,想要召出幻伽蓝藤,并不容易。

    “一般幻伽蓝藤旁边,都会有一头栖息的玄兽,叫雷翼鸟。”找到雷翼鸟,也就找到幻伽蓝藤了。

    离夜若有所思说道,目光最后落在小白身上,红唇慢慢上扬。

    “小白……”

    全神贯注看着前方的小白,听到这声音,身体一僵。

    “又是我!”它都找到东西了!

    “这幻伽蓝藤要是有多的,给你炼制十颗丹药。”离夜笑盈盈道,十颗丹药呢……

    幻伽蓝藤炼制而成的丹药!

    小白眼中顿时放出光亮,饥渴的表情,活像这辈子都没吃过丹药似的。

    “成交!”不就是区区雷翼鸟,它可是堂堂上古白泽!

    离夜满意点点头,完美的笑容,看起来有点渗人。

    红莲听到这话,那叫一个不忍直视,这算什么上古之兽白泽,十颗丹药就搞定了,还是离夜最了解小白。

    小白轻咳一声,迈开步伐,走向空中,俯身看着绝壁陡峭。

    “雷翼鸟,不想挨揍就自己滚出来。”磅礴浩瀚的气势如潮水般席卷开来,威压笼罩而至,空气顿时变得稀薄。

    离夜神情微变,看着小白,转动着造化诀,嘴角不禁抽搐。

    她以为,小白好歹找一下,玄兽找玄兽应该很快的,结果就是吼一声……

    “砰!”

    山壁间传来一声巨响,从声音听起来,是什么东西坠落在了地上。

    一条黑线从离夜额上滑下,虽然只是吼一声,但效果还不错,这种普通等级低的玄兽,根本承受不住上古之兽的威压。

    “还不快点出来!”小白又是一声呵斥。

    一道身影快速从下面飞身而上,走到小白面前,全身颤抖。

    这是哪里来的祖宗,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威压!

    畏惧仿佛是从灵魂深处而来,一点都不受自己控制,颤抖不受控制,走上来不受控制。

    几丈大的巨鸟出现在离夜面前,离夜看了看小白,两者之间的差异还这不是一般大。

    小白要是露出本体,这雷翼鸟还不够它一爪子拍的。

    雷翼鸟颤抖抬头,当面前小白狗映入眼帘,它差点又从空中掉下去,好不容易才稳住自己的身体。

    它感觉到的威压之力,居然是这只狗!狗!

    “我问你,这里是不是有幻伽蓝藤。”离夜直接问道,十天的时间,她得抓紧。

    这么大一座药山,就算搬不走它,也要带走一些药材。

    那些珍贵的药材种在她的空间,说不定几年后她的空间也是一座药山了。

    “咦?”雷翼鸟看向离夜,脸色突然阴沉下来。

    人类!

    人类又出现在这里,还问它要东西!

    雷翼鸟刚想开口,立刻感觉到威压笼罩在身上,好像它不回答,就会立刻被碎尸万段。

    “是!”雷翼鸟咬咬牙,遇到这么头玄兽,它认了!

    “多少年份的?”离夜继续问道,七十年以下的,还是能收进空间的,就是不能交差。

    “九十!”话刚说完,雷翼鸟就想要掉自己的舌头,它干嘛要回答!

    九十年!还超出了二十年!

    红唇上扬,离夜笑着说道:“全部拿出来!”

    全部!

    雷翼鸟差点暴走,他说的是全部!

    他这是在打劫!

    这么多年自己守着幻伽蓝藤,就等它长到一百年,然后自己摘走,可还有十年的时间……它就已经守不住了。

    雷翼鸟忿忿看着离夜,他就算是要,不能给自己留点!

    “是没错,我要的就是全部。”离夜重复说道。

    “你这是打劫!”雷翼鸟指控道,这绝对是打劫,打劫!

    离夜含笑点点头,笑的完美无瑕,“你说对了,小爷就是在打劫。”

    雷翼鸟顿时语塞,它完全没料到这个人类直接就承认了,他就是在打劫,被劫的是自己!

    “不能给我留点?”雷翼鸟怒了,要不是有这头玄兽在,这个人类早就被它撕碎了,哪里还轮到他抢自己!

    离夜笑看着雷翼鸟,红唇轻启,“你见过谁抢劫,会给你留点?”

    “人类……”

    “全部!”小白有些不耐烦了,不就是一点点幻伽蓝藤,说这么半天,赶紧交出来!

    雷翼鸟说到嘴边的话,在小白这一声呵斥下,全部咽了回去。

    “你们够狠!”说完,它往回走。

    离夜笑看了一眼小白,上古之兽的威压……

    ------题外话------

    某甜在这里拜年啦,大家新年快乐,恭喜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