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九十章 碧血清心果
    “你做了什么?”丹骨嘴角不停抖动,冷汗寖湿了衣服。

    他是做了什么,什么叫用丹药治疗,暂时也不会好,他怎么能做到这样?

    不,他不信!

    离夜挑了挑眉头,看着丹骨脸上不可置信的表情,微微一笑,“怎么,你不相信吗?”

    也对,这种事对他来说,的确是有点不可置信。

    “我凭什么相信你?”一个小少年能有什么手段,不过刚刚二十岁罢了。

    凭什么?

    离夜站起身,没有再对丹骨出手,双手负在身后,俯瞰着他。

    “毒药这东西,不是你一个人才会的。”话落,离夜转身离开,嘴角冷冽的笑容这才有了几丝温度。

    有千里王藤的生命之源在,毒药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再加上造化诀,这种东西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

    倒是丹骨,毒师在这世上,的确是难以找出那么一两个,但一些简单的炼毒之术还存在世间。

    他能得到炼毒的东西,自己就得不到么?

    就不知道,他能炼制毒药,能不能解毒了,她的毒药可是特殊加工过的。

    在拳头落在他身上的时候,毒药随着灵力,渗透进入他的身体,很快他就会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丹骨脸色苍白看着走远的离夜,慢慢从地上站起来,摸了摸脸上的伤,揉了揉身上。

    “所谓天才,若是得不到,必毁之!”

    阴冷双眸中的情绪,带着几分狠意,恨不得在走远的离夜身上瞪出两个洞来。

    走出长廊,离夜直径往自己院子方向走去,刚走到院中,就看到海夏着急站在院子中央,时不时往大门外看。

    “离夜,你没事吧?”海夏着急说道,他看到司南来了,想出去躲躲,结果回来的时候就已经一个人都看不到了。

    离夜睨视了一眼海夏,随意说道:“我能有什么事。”

    也是!

    海夏点了点头,遇上离夜,一般有事的是别人,这点他深有体会。

    要知道,他就是一个活生生,*裸的例子。

    “方白这几天不会出关,你也不用老守在这里,也不会有人再找上门了。”再有人找上门,后果自负!

    她已经跟蔺药说过了,听不听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有什么后果,她可不管。

    “嗯。”他知道,还有几天就是炼药师大会,这几天该出关的,该忙的都已经开始忙碌了。

    以前没有来炼药师公会,他都不知道炼药师公会竟是这个样子的。

    以后都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来,他得好好看看。

    “那我先回去了。”离夜直接往自己房间走去,留下海夏一个人站在原地。

    刚回到房间,红莲就飞出她的身体,着急在离夜身边旋转。

    “离夜,你刚刚干嘛不让我一把火烧了那个人类!”简直太过分了,居然那么大胆子,对离夜下毒!

    他找死!

    “烧了?那怎么行,要是把他烧了,我还怎么让他生不如死?”离夜清风淡雨说道,嘴角的笑意,多了几分嗜血。

    炼药师公会炼药师很多,当然,强者也有,灵师这方面有修为的,也有不少,但是丹骨……还算不了什么。

    想要杀丹骨,对她来说不过轻而易举,有些人留着才好玩,杀了就不好玩了。

    “生不如死?”红莲小心翼翼问道,燃烧着的“花瓣”抖动了一下。

    这的确像是离夜会做的事情,让那个人死,那太简单了。

    “准备一下吧,过几天就是炼药师大会了。”离夜眉头紧皱,真是麻烦,整个临天大陆的前十名。

    偏偏她对那本提升精神力的灵诀有点兴趣,可那是第一名才能有的。

    第一名,最起码都得尊品,尊品……

    “我有不用准备什么。”它的状态时刻好着呢,哪里用准备什么,倒是离夜好像很在意这次比试。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走到一旁坐下,蹙了蹙眉头。

    “夜儿,丹骨找你了?”熟悉的声音响起在耳畔,离夜扭头看去,就看到纳兰清羽从里面的房间慢步走来。

    清冷淡然的眸光,唯有那一抹倩影,明明是平地行走,却像是乘风而来。

    “你也去了?”离夜反问,他不会是一直跟在后面吧?

    他这么光明正大在炼药师公会走动,高塔里面那三个人,难道就没有发现?

    “只是看到他请你罢了。”见她那么长时间没回来,有点担心,然后才出去的。

    离夜轻啧了一下,抬头看着那张俊脸,“邪尊大人,你就不怕被人发现吗?”

    好歹这里是炼药师公会,他还是像走自己家里是一样。

    “有夫人在,为夫有什么可担心的。”纳兰清羽笑着走到离夜身边坐下,夜儿在,难道还会让塔里那三个人,对他如何?

    离夜点点头,这倒也是,还有她呢。

    再说,这家伙别人就算是发现也没那么容易。

    “夜儿,你还缺什么药材?需不需要为夫帮你找找?”这里是炼药师公会,要找什么药材,还是很简单的。

    离夜狐疑看着纳兰清羽,他说的找找,不会是在炼药师公会找吧?

    孟枭蔺药这两老头太小气,好像是她走进炼药师公会药库,会把他整个药库搬走似的,千叮咛万嘱咐,说只能拿走一样!

    这一样药材她还没有去拿,她觉得有必要走一趟,进去找找看有没有那样药材。

    “不用了,那老头让我进去药库。”离夜嘿嘿一笑,既然是要进去,当然不能手软了。

    那种东西,就算是炼药师公会,也可能没有,但她还是想去看看。

    就算没有那样,拿点其它的也不错。

    “夜儿是想到要什么了?”纳兰清羽笑问道,看来的确是不用他多操心了。

    “当然!”离夜笑着点点头,既然清羽刚好提起,她就去药库走一趟。

    纳兰清羽伸出手,白皙手指抚上离夜皱起的眉头。

    “夜儿,灵魂印记不可多用,否则对你会有影响。”上次灵魂印记在她身体直接碎了以后,他就没有再用第二次。

    没有灵魂印记在,他还是不放心。

    “我最近就在炼药师公会。”离夜白了一眼纳兰清羽,不会去其它地方,他好好的提起灵魂印记干嘛?

    纳兰清羽怔了怔,随即轻声一笑,低哑而又迷人的笑声在房间里散开。

    “你笑什么?”

    “夜儿,你在炼药师公会,不是还有个‘徒弟’么?他难道没有告诉你,这次炼药师大会有三关?”夜儿可能都不知道这三关是什么。

    “我知道有三关。”方白说过。

    他就是在笑这个?没这么无聊吧!

    “那你知道三关具体有什么吗?”纳兰清羽汗颜道,他敢赌,夜儿不会去关心这些。

    离夜摇了摇头,这个方白没有说,当然她也没问,不过方白没说,她大概也能猜到是什么,孟枭曾经简单“提醒”过。

    就和往年的一样,没有什么不一样,或者是特别的地方。

    “不过大概知道。”离夜若有所思说道,她也不想打没有准备的仗。

    “也是,和往年没有什么不同。”最后一场才是最关键的。

    “你说这么多,是要先走了吗?”红唇微微上扬,看来高塔里的那三位,也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纳兰清羽无奈点点头,他在这里不能久留,毕竟那三个分主,不是吃素的。

    除了他们三个,炼药师公会还有很多潜在的高手,在这里留太长时间,会被他们发现。

    被发现了他倒是没什么,就是夜儿这里会比较麻烦。

    “不送。”离夜笑着说道。

    纳兰清羽眯起双眼,目光落在离夜嘴角的笑容上。

    “你可以走……”

    离夜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被一股力量拉了起来,落到了那个熟悉的怀中,大片阴影笼罩而下,唇瓣一热,气息灼肤……

    房门紧闭的房间内,两道身影紧紧相拥,唇舌忘我纠缠。

    在纳兰清羽出现那会,匆忙离开的红莲,应该庆幸自己那个时候离开了,不然看到这一幕,它很有可能会被离夜“灭口”。

    躲在外面的红莲,一直等到纳兰清羽离开,这才小心翼翼走进房间。

    离夜扶额坐在那里,双颊飞红,红唇微肿,感觉到空气中流动的温度,她睁开眼睛,扭头看去,眸中带水……

    “咳咳,离夜,那个男人走了?”红莲小心翼翼问道,当然是走了,它都看到了。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红莲,它这个时候会走进来,不就是知道他已经走了么?

    原本她还想等会去找孟枭,把该拿的东西拿了,现在想想还是算了。

    她就算不照镜子,也大概能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

    这个男人!

    离夜咬咬牙,起身往床榻上走去,盘腿坐下,将一切抛却在脑后,身上的燥热一点点散开。

    炼药师大会即将就要开始,公会之内,比前几天看起来更为忙碌。

    在一处林园中,离夜终于找到了隐藏在林园深处的孟枭,顾不上欣赏周围美景,离夜大步走过去。

    “老头。”离夜坐到孟枭面前,无声看着他。

    这几天不见人,感情他躲到这里来了,要不是问了司南,还不知道他躲在这。

    “哎呦喂,你小子居然主动来找我!”孟枭看着找到自己的离夜,心虚一笑,脸上扬起明媚的笑容,心里忍不住叹息。

    他都躲到这里来了,还是被他找到了,不用说也知道是谁告诉他的,司南!

    平常也没见司南这么听他们的话,除了齐暮一个人的,他对谁这么言听计从过,到现在还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离夜没有回答,双手抱臂,无声看着孟枭。

    炼药这老头是不错,但是演戏他还差了一点,他确定要跟自己装?

    孟枭见离夜不说话,就那么看着自己,轻咳一声,心虚扭头看向别处。

    “你就这么担心我会搬空炼药师公会的药库?”离夜满头黑线问道,就算是要搬空,他们以为她会用这种方法?

    听到离夜开口,孟枭扭头认真而又严肃回答,“不是会,是肯定!”

    他小子要是看到药库那些药材,肯定是心动到不行。

    错了,不只是这小子,任何一个炼药师都会如此,所以他几乎可以肯定。

    “那你以为你能躲过去?”离夜鄙夷看了一眼孟枭,他躲起来了,自己还可以找蔺药。

    这条件是他们两个答应下来的,怎么,还想逃?

    “小子,你就不能等到炼药师大会结束吗?”炼药师大会结束,他可以给两棵!

    后面半句话,孟枭只是在心里说说,这种事他还没有跟蔺药商量,他一个人不能答应下来。

    “不能。”离夜肯定地摇摇头。

    她现在还少一样药材,想要争那个第一,或者挤进前十,就是不能少。

    如果天底下谁还有这种药材,也只有炼药师公会这么一个地方,天穹峰她都不敢肯定会有它。

    “那你是想要什么?我帮你拿!”孟枭轻咳一声,这点他还是能帮忙的。

    离夜笑眯眯摇头,皮笑肉不笑回答:“不用,我自己去!”

    要是告诉他,他不就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了!

    “问过蔺药了?”孟枭想要抓住最后一定希望,可心里却没有任何希望。

    蔺药肯定是答应了,这点不用说他也知道。

    当时他们两个一起答应的,所以现在蔺药不可能不答应。

    “你说呢?”离夜笑着反问,蔺药当然是答应了,不然自己怎么会来找他。

    这几天蔺药的确是没空,不然她也懒得找孟枭,就算是抓也要把蔺药抓到药库面前。

    “你炼药师大会上用的药材?这绝对是最后一个问题,只要你回答,我立马带你去!”能知道他拿了什么,自己心里也好有个底。

    离夜笑眯眯看着孟枭,手指摩擦着下巴,“老头,你觉得我拿了什么,你会知道吗?”

    守着药库是炼药师公会的人,可她要是不想让那个人说,还是有办法的。

    “你小子。”孟枭摸了摸鼻子,一点都不可爱!老是这么一针见血!

    “走吧。”离夜站起身。

    孟枭叹了口气,点点头,“走吧走吧。”

    他也没想过要躲,方正也知道,再怎么躲这小子也会找到。

    这几天在这里是真的有事情,现在他来了,刚好带他去,他要是挤进前十,也正好省的自己和蔺药再想办法,让他去药界。

    以他的天赋,他若是去一趟药界,出来的时候,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收获。

    离夜笑眯眯走在孟枭身边,两个人往高塔方向走去。

    炼药师公会的药库,就在高塔附近,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事。

    即便知道,也没有人敢打主意,除非这个人活太久了!

    谁都知道高塔里是什么人,只要私自靠近药库,肯定是横着被人抬出来,绝无生还的可能!

    能进药库的人,也就那么几个,炼药师公会的炼药师炼药,都有专门的人来领取,不会任由他人自由出入。

    走到石门前,离夜停下脚步,挑了挑眉头,一道身影在她停下脚步的同时,从空中落下。

    孟枭惊奇看了一眼离夜,然后拿出一枚钥匙,挡住他们去路的人,看到那枚钥匙,这才又转身离开。

    “小子,你感觉到了?”他现在的实力,居然能察觉到这个人的存在!

    “嗯。”离夜轻嗯一声。

    看着那人消失的方向,她皱了皱眉头,脸上闪过一丝不解。

    刚才那种感觉,那个人不像是灵皇,又不像是灵尊,难道灵皇和灵尊之间,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少年,你的实力,越来越让我看不透了,夏楚目前的实力在灵尊之中的斗,专门守护着药库的安全。”孟枭叹息说道。

    外人只知道药库有三位分主守着,并不知道药库还有专门的人守护。

    “灵尊之中的斗?”离夜眨了眨眼睛,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你师父没有教过你,灵尊等级,复杂千变,它的复杂,会让晋升到灵尊的灵师有种错觉。”灵尊级别,是一种很高的高度。

    “错觉?”这个师父还真没说过,他貌似才刚刚晋升灵尊,也不知道晋升了没有。

    “他们到了灵尊,会错觉的认为,这才是灵师的刚刚开始。”孟枭苦着脸,其实他也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这些都是只听说而已,想要知道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噢?”离夜若有所思应道,造化诀里也没记载这些啊,清羽也没跟她说过。

    “等你到巅峰灵皇的时候,就会自己理解,听说每个人晋升到灵尊,所体会到的东西都不一样。”当然,这也只是他的听说。

    灵尊级别,他也想,但好像很难。

    “我知道了,先进去吧。”离夜甩掉脑中的疑惑,灵尊的事暂时就这样,她现在还是多想想炼药师大会的事。

    孟枭看着离夜点了点头,走到石门前,把手里的钥匙插进钥匙孔。

    “轰!”

    笨重的石门打开,缓缓转动,在逐渐开启。

    “时间只有半个时辰,你要找什么还是快点,时间一到,你就算没有找到你想要东西,也会被这个地方送出来的。”孟枭沉声提醒。

    “知道了。”半个时辰,够了!

    说完,离夜大步走进去,开启的石门再次关上。

    “砰!”

    石门关上,折射进洞里的光亮,瞬间消失,离夜看了一眼身后,站在原地。

    “啪~”

    周围突然响起一声,然后黑暗的洞内,一道道光亮展开,将伸手不见五指的洞里照亮。

    洞里刚刚照亮,离夜看了看周围,双眼不禁睁大。

    整个洞内,从门口开始,就是以玉石砌成,玉台,玉桌,玉架……

    就连墙壁都是一层厚厚的玉石,在这些玉石中,隐约透着丝丝力量,在离夜刚走进来的时候,就环绕在她身边。

    “我靠!这也太奢侈了吧!”离夜忍不住爆粗。

    看到这一堆堆玉石,各种各样,颜色不一,不知道的她还以为不是走进药库,是走进玉石的天地。

    炼药师公会是这么储存药材的,难怪他们可以放心。

    她也明白了,炼药师为什么是最富有的职业,这么一眼看去,到处都是玉……

    这也太奢侈了!

    “这只是冰山一角,少年,你太大惊小怪了。”几近透明的身体从玉石中缓缓走出来,单手负在身后,目光在离夜身上扫视了一圈。

    灵体!

    离夜淡然如常看着走出来的身影,同样打量着对方。

    探究不到实力,但是很强!

    那人在离夜身上看了一圈,然后点了点头,“不错,灵皇级别,皇品炼药师,年轻人,你才二十岁吧?”

    如今这个世上,这么年轻拥有这种实力的人,不多了。

    离夜点点头,警惕看着对方,自己看不透他,反倒是被他看透了。

    “好,来吧,你只有半个时辰。”药库很大,就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到自己需要的那种药材。

    对方满意看着的离夜,脸上的笑容透着几分怀念。

    “你会跟着我?”离夜漫不经心问道,召唤出小白,小白走出契约空间,稳稳落在离夜肩上。

    他既然是这里的,就应该是看着这些药材的,那会跟着她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能让她一个人在这里面走,孟枭那老头肯定是知道这些的。

    “在这里,你只可以拿走一样药材,多拿一样,我自会知道,不会跟着你。”说完,灵体转身走回玉石之间,消失在离夜面前。

    离夜看着消失的背影,过了一会才拍了拍小白。

    “找找看有没有碧血清心果,我们只有半个时辰,尽快。”没有碧血清心果也没办法。

    “知道了。”小白跳下离夜肩上,往前跑去。

    周围弥漫而来的药香,差点诶让它流口水,这里面都是珍品啊!

    “离夜,这里面的药材,随便一样,都能让人吓死!”小白一路往前跑,还不忘说道。

    “当然了,这里是炼药师公会的药库。”要是不珍贵,至于会这么保存么!

    可目前她只要碧血清心果这一样,这可是提升丹药品级的关键。

    碧海清心果,药效不能帮助灵师提升实力,不能治愈他们受伤的身体。

    可它却是每个炼药师,费劲心思想要得到的圣果!

    碧海清心果本身没有什么,可当它和其它药材一起炼制的时候,它的药效就会和其它药材融合,从而提升药材的精纯。

    这样炼制出来的丹药,品级也会跟着提升!

    这种东西其它地方她是想不出能找到,但炼药师公会应该会有。

    离夜跟在小白身边,两人走过不少地方,各色玉石落入眼帘,看的离夜有种想把整个药库搬走的冲动。

    她最终还是忍下来了,搬走这个药库,现在还是别想了。

    把药库搬走,先不说能不能走出这里,就算是走出了这里,外面还有一个灵尊。

    这种事只能是想想,做还是算了。

    小白停下脚步,站在一个玉架面前,伸长了脖子。

    “这个?”离夜眼前一亮,这么快就找到了!?

    她伸手碰触关着玉石,轻薄玉石刚刚被离夜碰触到,就往上缩,一枚晶莹透亮的果子躺在玉盒内。

    “不是。”离夜低头看了一眼小白。

    这不是碧海清心果,只是药性有点相同而已,但这个果子的主要药性,和碧海清心果不同。

    小白轻哼一声,不满看了那枚果子一眼,飞速往前走去。

    接连小白又找了好几个格子,但每一个格子都不同,时间一点点流逝了。

    “小白,不然让流金鼠和你一起找吧。”说完,离夜就觉得还是算了。

    这里都是值钱的东西,流金鼠只能找到之前的东西,看到这些它哪里还能找到碧海清心果。

    “不用!”

    小白郁闷看着周围,奇怪了,它明明感觉到这里面有碧海清心果的,怎么一直都找不到。

    “对了!离夜,刚刚那个灵体!”小白迅速跳到离夜肩上。

    要是没有看错,东西肯定是被那个灵体亲自守着!

    “灵体!”离夜看向周围,那叫一个狂汗,她现在到哪里去找灵体?

    那个灵体能融入玉石里面,现在就算是知道,要找起来,也是相当的不容易。

    离夜皱眉想着,看看有什么办法能逼出灵体,淡笑的声音就响起在耳边。

    “上古之兽,老头子我倒是没有看错。”几近透明的身体慢慢走出来,笑看着站在离夜肩上的小白。

    在刚才,他差点看走了眼,没想到它真的是上古之兽。

    小白警惕看着走出来的人,不禁懊恼,居然被一个人类发现了,他是什么人?

    离夜淡然如常站在原地,狐疑看着走出来的人,“碧血清心果在你身上?”

    “不错。”灵体伸出手,玉盒子逐渐出现,在他手掌上旋转。

    “离夜,就是那个!”小白伸出爪子,指着灵体手里拿着的玉盒。

    这就是碧血清心果!

    “我要它!”离夜直接说道,既然她可以拿走这里面任何一种药材,当然也包括这个!

    灵体看了一眼手上的东西,迟疑了一会,然后点点头,“给你可以,但是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问题?”离夜警惕起来。

    “你别紧张,我只是想问问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叫炎泫的人。”说到“炎泫”两个字,他的眸光中多了几分怀念。

    这种眸光,在他看透离夜实力的时候,也曾经露出过一次。

    “那是谁?”离夜想都不想直接问道,炎泫,她从来没听说过这么一个人。

    “你不是认识吗?”灵体疑惑问道,怎么会不认识,他们看起来,有几分相似。

    他说的是这个少年不曾掩饰的样貌,他掩饰过后,那几分相似就不见了。

    “不认识。”听都没听说过。

    灵体沉默了一会,看着离夜,才把手里的玉盒扔出,玉盒从空中划过弧线,离夜伸出手,稳稳接过。

    接过玉盒,离夜迫不及待打开,一枚晶莹剔透,几近透明的果子躺在玉盒之中。

    离夜嘴角扬起笑容,把玉盒放进储物手镯中,看了灵体一眼。

    “告辞。”

    话落,她大步往回走去,刚没走没两步,她停了下来。

    “你是不是早就想问我这个问题?”离夜狐疑看向身后,刚刚他眼中的情绪,和现在一样。

    怀念,他是在怀念那个叫炎泫的人?

    “他也是个天才,和他的名字一样,他就像是太阳一样,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光芒万丈!”灵体含笑说道。

    不过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很久很久!

    “炎泫,这个太阳,也应该像他的名字一样,变得冰冷了。”说完,离夜继续往前走去。

    大步离开的离夜,没有看到在她转身之际,灵体脸上震撼呆滞的模样。

    “万丈光芒的太阳,也早晚跟名字一样,最后变得冰冷。”

    很久以前,他就这么说过!

    离夜一路往前走去,没有停下来看其它的药材。

    她很担心,这些药材被她看一眼,最后会忍不住拿走。

    没经过一个地方,她能知道里面具体是什么药材,没看就想拿走了,这要是看了,她肯定会拿走。

    先不说她会拿走,小白肯定会吃的!

    离夜还没走到门口,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力量排斥,眼前一花,等再次看清楚周围,孟枭就站在那里,笑盈盈看着她。

    看了看周围,离夜撇了撇嘴,时间就到了,她也没有久留的意思,不用这么准时把她送出来吧!

    “年轻人,你是不是拿到了?”孟枭好奇凑上来。

    “是拿到了。”离夜应了一声,并没有拿出来的意思。

    既然不能让他知道,就不会给他看!

    “有没有看到什么人?”那个人应该不会出来见离夜吧,他在里面那么多年,都没见他出现过。

    离夜呵呵一笑,“你们炼药师公会,还真是密不透风。”

    外面一个,里面一个!

    这样谁还想他们家的药材,连碰都碰不到!

    “你见到他了!”听到离夜的话,孟枭有些惊讶。

    他还以为离夜不会见到,但现在看来,那肯定是见到了啊!

    “见了。”他这么惊讶干嘛?

    “他没有赶你出来?”奇怪了,见到他,居然没有被赶出来!

    看着孟枭惊奇的样子,离夜眸光微微转动,红唇勾起淡淡轻笑。

    “老头,他是谁?”炎泫有是谁?

    本来她连两个都想问的,想了想还是算了。

    “不知道。”孟枭摆了摆手。

    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在公会的,还只是灵体而已,然后他就一直在这里,不肯离开,也没有对公会有什么损害,三位分主就任由他去了。

    可他脾气一直很怪,除非那几个特定的人进去,其他人进去只要遇到他,就会被赶出来。

    “那就算了。”反正她也只是问问而已,没想真知道。

    见离夜要走,孟枭赶紧叫住,“年轻人,几天后的大会你要小心一点。”

    他可是听说最近公会,这小子又弄出了不少事。

    “嗯。”离夜逐渐走远。

    直到他走远,孟枭这才往另外一个方向离开,走了几步,扭头又好奇看了一眼身后。

    难道,里面那个人,也看上离夜的天赋,才没有赶走他?

    接下来几天,离夜一直在房间里,没有再出去过。

    炼药师公会平静一片,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每个人依旧忙碌着。

    让所有人最奇怪的事情就是,丹骨从那天后,就闭关了,至于什么原因闭关,谁也不知道!

    云帆他们也在蔺药的命令下,没有靠近过离夜的院子。

    炼药师公会的炼药师们,自然也没有再靠近。

    那少年说了,他们再靠近,下场就会和柳追一样,他们可不像跟柳追一样,甚至于更惨,被人扔出来!

    至于齐暮从第一天离夜进公会见过一次,之后就一直在闭关炼药,也是没几乎见到的。

    炼药师大会开始的第一天,离夜以为齐暮还是会炼药,不会去了。

    结果刚刚走出房门,就看到齐暮笑盈盈站在院子里。

    “师父。”齐暮见离夜走出来,立刻走上去。

    “你出关了?”离夜狐疑看着齐暮,这几天他不都是在闭关,又要了不少药材,司南都跟她说了。

    齐暮摇了摇头,“我只是在炼药,根本就没闭关。”

    师父交代的事情,他当然要尽快办好,现在已经开始在办了!

    “炼药师大会快开始了吧,你不用先去吗?”离夜看了看寂静的炼药师公会,今天人少了很多,他们应该都去了。

    “我等师父一起。”师父都没去,他又不参加比试,去那么早干嘛。

    “你还是先去吧,我等方白一起就好。”离夜汗颜说道,方白要是看到齐暮,第一场比试,他们说不定会迟到。

    这个真不是她夸张了,的确是这么夸张!

    这几天方白安静了还好,他要是没闭关,肯定跟乔铎一样,每天往齐暮那里跑。

    “也好。”齐暮迟疑应道,师父和他一起走,的确有点引人注目。

    在离夜的注视下,齐暮一步三回头慢慢离开。

    齐暮才刚刚走出炼药师公会,方白急匆匆从房间里走出来,往四周看去,希望能看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

    可惜,看了大半天,他就是没找到齐暮。

    看到方白的样子,离夜摸了摸鼻子,轻咳一声,走了过去。

    “他已经走了。”出来晚了!

    走了!

    方白宛若是听到一声晴天霹雳,整个人都呆了。

    齐暮大人好不容易来一次,他连影子对没看到,人就走了!

    “还有,顺便提醒一下,我们再不去,第一场比试,就要迟到了。”离夜讪讪说道,她是不着急,很快就到了,就是方白……

    迟到!

    方白脸色大变,拉起离夜就往外走去。

    “决不能迟到!”

    第一场迟到了,他们就会被取消比试的资格,他被取消资格没什么,反正也挤不进前十名的,可离夜不同,他是非常有希望的!

    海夏最后走出来,看着匆匆忙忙离开的两个人,石化当场。

    “这两个家伙,把我给忘了!”

    旗鼓喧天,旗帜飞扬!

    药城周围各个镇子,格外的寂静,而药城中央的地方,却是难得一见的热闹。

    中域各个势力不说都到齐了,一流,二流这些都到的七七八八,临天大陆的势力,也来了不少。

    庞大的盛会,谁也不想错过,更何况这还是一场炼药师之间的较量。

    偌大的广场上人山人海,基本都已经坐满,炼药师也几乎到齐。

    品级越高的炼药师,他们所站的位置也越显眼,但唯独空中的十个位置,空荡荡的,没有人可以踏上去一步!

    不少人对这十个位置,也纷纷好奇,毕竟这种大会二十年才一次,很多人都是一次来。

    “那十个位置难道是前十名的?”

    “不是前十,也差不多。”

    “三关,每一关的前十名才能站上那个高台。”

    “那个地方,可是整个会场上,最显眼的位置,也不知道谁能上去!”

    ------题外话------

    大会开始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