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八十九章 丹骨
    寂静的院落,自从离夜戴上皇品炼药师徽章,就热闹了不少,但离夜那天之后闭关,炼药师也只是在院子门口外探望。

    等离夜出关后,在门外探望的人,纷纷找上门,却都被司南一一挡下。

    “司南。”离夜扭头看向门口,无奈叫道。

    司南立刻推门而入,擦了擦额上密布的汗珠,一脸疲惫。

    这些炼药师真的是太难缠了,同样是炼药师,他们至于这么争先恐后见公子么?

    “公子,您要出去吗?”司南汗颜问道,公子早上就说要出去了,到现在还在这里,就是因为这些人一波接着一波,想要见公子。

    一开始海夏公子还在,现在也不知道被这些炼药师烦到什么地方去了,他都想走了!

    “还没走完吗?”离夜满头黑线问道,她还想着睡够了,就和清羽去见见那个丹骨,但这些人……

    早知道会这么麻烦,她就不该在考核炼药师徽章的地方,跟那个叫许柳的比试。

    “不过现在少了很多,公子若是出去,可以趁现在。”公子出去了,事情就简单多了!

    幸好大人那边没什么事,不然还真忙不过来。

    离夜皱了皱眉头,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起身往外走去。

    在房间里不见人也不是办法,这里是炼药师公会,司南这么挡人也不是办法,她得去找找那两个老头!

    “公子!你要出去……”

    “不是出去。”离夜打开房门,大步走出房间外。

    离夜才刚刚走出去,刚好看到三个看上去很年轻的皇品炼药师走进院子,他们身边还走着三个人,这三个人,她并不陌生。

    云帆,孟银瓶,展瞳!

    “怎么是他们!”司南跟着走出来,看到他们几个,心里咯吱一响。

    来者不善!

    听说他们今天才出关,现在就找上门来了,能有什么好事!

    离夜看了一眼司南,他好像没说过这几个人。

    “离夜!”孟银瓶看到走出来的离夜,晶莹的眸光中闪烁出光亮,越过身边的人,走到离夜面前。

    留在院中想见离夜的炼药师,见她走出来,刚扬起笑容的脸上,在看到云帆他们几个走来后,笑容立即消散。

    一滴冷汗从额上滑下,他们垂下头,轻咳一声,站在一旁,心里一阵嘀咕。

    云帆怎么出关了,还有这三位也出关了。

    “离夜公子。”孟银瓶走到离夜面前,垂眸轻唤。

    “银瓶姑娘。”离夜微微颔首,看向慢步走来的云帆他们几个。

    眸光最后落在展瞳身上,对上他那双眼睛,离夜微微眯起眼睛,眼中闪过一丝深邃。

    如今不用细看,也能轻易看出他眼里的变化,以前还有所遮掩,现在已是毫不遮掩了,他果然变了。

    “离夜公子。”展瞳点了点头,轻声叫道,目光落在离夜胸前的徽章上。

    皇品炼药师……

    两年前第一次见面,他才刚刚到了灵品,两年后,他已经到了皇品级别,皇品炼药师!

    这样的天赋,即便是云帆也比不上。

    展瞳嘴角勾起笑意,看向云帆,笑容中多了几分讥讽。

    炼药师公会人人称赞的天才,如今也被人超越了,所以说,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

    离夜看了他们一眼,淡淡问道:“有事?”

    她不会认为这些人来找她,能有什么好事,一群麻烦。

    “公会出现一个二十岁的皇品炼药师,我们几个自然是要过来看看,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抢走了我们云帆公子的天才之位。”说话的人是另外一个女子,看模样也不过二十几岁。

    她双手抱臂,高傲的目光在离夜身上扫视了一眼,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轻蔑。

    也就是这么个少年,哪里能和云帆相比,模样倒是长的不错,就连她这个女人看了都会妒忌。

    孟银瓶这么两年念念不忘的人,拥有好看的容貌也不奇怪。

    云帆脸色一沉,扭头看向说话的那人,“洛虞,不要牵着到我身上。”

    北宫离夜即便是天才,也抢不走他该有的位置,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这点北宫离夜绝对抢不走!

    “洛虞,你这就错了,咱们云帆公子,哪里是他比的上的。”距离云帆最近的男人说道,眯起双眼,遮住眼中阴沉。

    二十岁的皇品,的确是让人眼红。

    一个云帆,就已经够了,现在竟然还来了这么个少年!

    “几位今天不像是来做客的。”离夜皮笑肉不笑开口,手掌上灵力翻滚,她迈步往几人站着的方向走去。

    他们敢来,可不能怪她手下不留情!

    “公子……”司南伸出手,想要去拉离夜,手臂才伸出,他就停下了动作。

    他们公子是谁,从来不吃亏的主,从来都是他让别人吃亏!

    这几个人主动找上门来,绝对很惨!

    “我不是跟他们一起的。”孟银瓶猛地抬头回答,她就是想来见见他。

    她最近才知道,自己能到炼药师公会,都是离夜跟爷爷说了,爷爷才让她来的。

    离夜直径从孟银瓶面前走过,看了看云帆,再看了看他们几个人。

    “这么说,云帆公子和这几位是一起的了?”离夜冷淡问道,抬起手臂,灵力在手掌上盘旋沸腾。

    四周空气阵阵波动,在灵力冲击下,泛起了涟漪。

    “我跟他们不是一路。”云帆淡淡回答,目光在离夜佩戴的徽章上久久不能挪开。

    他只是想来证实,想来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成为了皇品。

    几个月前,北宫离夜出现在崛域森林,当时他带着的徽章不过灵品……

    当时所有人都认为,即便他天赋再高,也不过是王品炼药师,可却没有一个人料到,他已是皇品!

    出关的时候,自己就听说了前几天的事,然后就去找了凤舞。

    从凤舞的语气中,他几乎可以肯定,北宫离夜成为皇品蓝钥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当然不能是一路人。”洛虞冷冷笑道。

    他们和云帆从不是一路人,这么高傲的天才,他们可高攀不起!

    “你呢?”离夜看向展瞳。

    自从和晋元比试了一场,他就变了很多。

    “我和银瓶一起来的。”展瞳轻哼一声,睨视了一眼身边三个人,他还不屑和这三个人为伍。

    不是一路,能省一点麻烦。

    离夜手上灵力瞬间加大,威压之力席卷汹涌,仿佛随时会吞噬周围一切。

    “你……”其中一个男人轻笑一声,不屑说道:“难不成你还敢跟我们三个动手,别忘了,我们三个也是皇品炼药师!”

    “皇品?”离夜瞬间出现在那个说话是人面前,沸腾翻滚灵力的手掌抓住那人的衣领。

    四周响起倒抽凉气的声音,他们无法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好快!

    这种速度,绝不是他们炼药师能够拥有的!

    “离夜,我可是公会的炼药师,皇品级别,你别乱来!”那人脸色虽然有几分苍白,但语气依旧强横,高傲。

    离夜冷冷看了那人一眼,手上力量加重,只见她随手一甩,手上的人飞到了空中。

    纤细身影腾空跃起,直接踹向飞在空中的那人。

    完美弧线从空中划过,紧接着,院子外面传来一声闷响,然后便是痛苦的呻吟。

    周围炼药师,早已是目瞪口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这少年知不知道自己踹的是谁,那可是炼药阁长老之一的唯一弟子。

    当然,这三个人都是,包括展瞳,孟银瓶。

    可现在居然是……被他一脚就给踹出去了,踹啊!

    他们吞了吞口水,犹豫着要不要暂时先离开,否则这一脚落在他们身上,肯定不会太轻。

    洛虞到这一刻,脸色都全白了,惊悚看着离夜,她没想过这少年真的敢对他们动手,就和公会那些人说的一样。

    几天前,他居然当着乔榜长老面,说乔榜长老只是皇品炼药师。

    还有云帆身边的另外一个炼药师,脸上的表情都僵了。

    他们的天赋尽管比不上云帆,可哪里有人会给他们这种待遇,直接踹出去!

    司南看到这一幕,有种拍手掌叫好的冲动。

    让这些人小看他们公子,活该!活该!

    离夜冷淡收回目光,对于刚刚被踹飞出去的那个人,她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看向洛虞他们两个。

    “你们两位,是让小爷同样送你们一程,还是你们自己走出去?”要是让她送,她是不会客气的,但是他们两个,就不只是飞这么一点点距离。

    既然他们够胆子找上门,就要有被踹飞出去的准备。

    反正她还想着,要怎么赶走这些找上门来的炼药师,既然他们送上门了,正好!

    洛虞僵硬扯出一个笑脸,刚想说什么,就看到云凡袖子一甩,转身离开。

    “北宫离夜,在这炼药师公会,希望你能一直这么嚣张下去。”云帆冷冷扔下一句话,然后就离开了。

    心里的不满,越发浓郁。

    这小子,从崛域森林第一次看到,他就一直如此嚣张。

    现在到了炼药师公会,他好像一点都没变过。

    “小少年,你不会一直这么嚣张的!我不允许!”洛虞瞪了一眼离夜,然后转身离开。

    她就不信,这世上的天才,会有这么多,这一个个,云帆,还有这个叫离夜的。

    剩下的那人,沉默看了一眼离夜,接着就走了。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说过什么,好像就到这里走了一圈,看了一眼,然后离开。

    孟银瓶和展瞳站在原地,完全已经傻眼了。

    离夜直接把那人甩出去,他知道那人是谁吗?不过她连乔榜都不怕,哪里还会理这个人的身份。

    想到这里,他们两个又莫名其妙点点头,心里泛起的涟漪逐渐平静下来。

    直到他们离开后,所有的炼药师才都抬起头,目光看向离夜。

    离夜扫视他们一眼,红唇轻启,“各位要是想尽快离开,小爷不会嫌麻烦,一定送你们一程。”

    送!

    所有人立刻摇了摇头,送就不用了,他们自己走就好!

    被刚才那样“送”出去,真的是太没面子了。

    “告辞!”所有人匆匆抱拳,然后急急忙忙离开,活像身后有鬼追着他们一样。

    一时之间,院子里所有人全都离开,看的司南那叫一个目瞪口呆。

    感情他说了半天,好话都说尽了,都比不上公子直接甩人出去。

    “你们两个也走吧。”离夜冷冷下逐客令,转身走回房间。

    司南急忙跟着走进去,擦了擦额上冷汗。

    孟银瓶和展瞳迟疑了一会,这才离开,直到他们离开院子,看不到身影,司南才开口。

    “公子,我忘了跟你说了。”都怪这些人找上门。

    原本他今天来找公子,就是为了他们几个出关的事情,可赶人的时候赶忘了。

    “他们几个,怎么了?”离夜挑挑眉头。

    “公子,云帆和孟银瓶,还有展瞳您是认识的吧?”公子既然都认识,他就不用多说什么,公子知道的应该比他还多。

    离夜点了点头,是知道一点,不多。

    “那我跟你说说其余三个,还有他们的身份。”司南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

    “说吧。”她正好也想听听。

    “那个叫洛虞的,是炼药师公会最年轻长老的女儿,她平常性格火辣……”不是,在公子面前,她那火辣的性格,根本体现不出来,省略……

    “如今也是皇品,地位比乔铎要高多了,说不定这次炼药师大会后,她也能考进长老阁。”长老阁那种地方,可不是随便谁都能进去的。

    离夜点点头,淡淡回答,“看出来了。”

    皇品炼药师肯定比王品炼药师的身份高很多,最年轻长老的女儿,那应该是从小在炼药师公会长大。

    “一直沉默不语那个,他叫沈亮,他倒不是谁的孙子和儿子,但是天赋只在云帆之下。”也就是比云帆慢了一步,是公会最有可能超越云帆的人。

    结果他还没有超过云帆,又出现了一个公子,总之他心里肯定也是有疙瘩的。

    “继续。”离夜平静说出两个字。

    天赋只在云帆之下,看来也是一个炼药师天才。

    炼药师公会果然不同凡响,这天才一个接着一个,简直是天才炼药师云集的地方。

    “呃,最后被您扔出去那个,他叫柳追,他的身份,我目前还不知道。”总之听神秘的,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听谁提起过柳追的身份。

    “就这些?”离夜看向司南。

    这些好像只要在炼药师公会走一圈,就能知道的事情吧?

    “只有这些。”司南汗颜道,他其实就是来提醒公子,遇到他们三个的时候……

    算了,公子肯定不会那样做的,让公子看到他们三个让着点,他相信公子会直接把他们扔出去来的更简单。

    “我知道了。”离夜点点头,有这些总比没有少,她也省的再去打听。

    “不过公子啊,他们三个都是今年最有可能靠近长老阁的。”公子反正也是皇品,要不要也去试试?

    离夜挑了挑眉头,笑盈盈看着司南,“你这种表情,是想我也去?”

    司南微微一怔,然后脸上绽放出笑容,他狠狠点了点头。

    就是这样!

    “你觉得齐暮会考吗?”离夜继续问道。

    司南立刻摇摇头,让大人考,别说门没有,连窗户都没有!

    “所以!”离夜摊开双手,看了一眼司南,起身往外走去。

    在走出房间的时候,她扭头看了房间里面一眼,嘴角微微上扬。

    房间里的人,会想办法离开的,能悄无声息走进来,当然也能悄无声息走出去。

    所以……

    司南失望摇摇头,他都懂了!

    大人都不会去,公子怎么可能会去!

    其实他举得长老阁挺好的,就是不自由,但公子和大人都不会去。

    离夜离开自己的院子,直接往议事的方向走去,冷意骇然。

    然后炼药师公会的炼药师,就看到离夜“杀气腾腾”往议事厅走去,而在议事厅的人,正是他们的大长老蔺药。

    “老头!”离夜走进议事厅,刚好只有蔺药一个人在,她直接就走了进去。

    蔺药抬起头,看到离夜脸上的表情,轻咳一声,露出和蔼的笑容。

    “怎么了?”他是不会说自己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最好今天就让人离我的院子,保持十米距离,否则,小爷会让这炼药师公会,有大半的人参加不了炼药师大会。”说完,离夜转身就走。

    蔺药皱了皱眉头,这都是发生什么事了?

    “年轻人,你这是在生气?”蔺药叫住正要离开的离夜。

    “小爷只是来跟你打一声招呼罢了,免得每个人都像他一样捂着胸口来见你。”离夜笑看着捂着胸口走来的人。

    柳追,就是他了吧。

    柳追走到议事厅门口,还没有走进大门,就看到正要走出来的离夜,脚步立即停下。

    他没有吃丹药就来找长老,就是想要长老做主来着,这小子怎么也在这?

    蔺药放下手里的事,往门口走去,就看到柳追靠在门边,脸色苍白,目光诧异地看着离夜。

    “柳追,你这是干嘛?”看上去像是受伤了,刚刚离夜说……

    不会是他吧!

    蔺药看向离夜,嘴角狠狠抽了一下,这小子先下手了!

    “小爷刚刚已经说过了,炼药师公会的人要是不听,小爷是无所谓,只是动动手脚而已。”说完,离夜大步走出大厅。

    蔺药轻咳一声,想叫住离夜,最后还是放弃了,目光看向柳追,一脸无奈。

    “你不是刚刚出关吗?怎么招惹上这小祖宗了?”离夜这可是十足的小祖宗,他到底做什么事了,被直接扔出去?

    柳追听到蔺药这么问,急忙回神,开口道:“大长老,难道你看都我手上,也不帮我讨回公道吗?”

    炼药师公会哪里能随便出手伤人,更何况自己还是炼药师!

    “这件事我还真帮不了你。”蔺药摇摇头,离夜向来是有仇必报,人敬他一尺,他还人一丈。

    柳追要是没做什么,肯定不会被扔出来,还受伤。

    “长老,难道就因为他是比云帆还厉害的天才,你就如此包庇他吗?”柳追脸色大变,连长老都这样!

    不就是天赋高一点,难道这样就不管他们了吗?

    “柳追,你要追究他扔你出去,本长老是不是要叫离夜回来,问问他为什么会扔你出去?”不是他们主动找上门,会有是这种下场么?

    他们还真当离夜是云帆,云帆每次都是当做没听到,离夜可不是这样。

    柳追脸色一白,说道嘴边的话全部咽了回去。

    今天这件事要是追究起来,他占不到便宜,还会影响后面的长老考核。

    咬了咬牙,柳追离开议事厅,今天的事他不会就这么算了。

    离夜也好,天才炼药师也罢!

    在炼药师公会他不能动手,还是炼药师大会,在那个地方死了人,公会的人可追究不到。

    离夜从议事厅出来脚步变得缓慢起来,慢慢走过,周围的人看到他,都纷纷挪开了脚步。

    红唇微微上扬,离夜笑看了他们一眼,没有在意。

    看来炼药师公会传播消息的速度也很快,这才多久的事情,这个炼药师公会好像都已经知道了。

    这样就好,最近几天可以安静了。

    离夜大步走去,空气中突然弥漫人来一股阴冷的气息,脚步不自觉停下。

    阴冷气息从身后流转而过,离夜猛地扭头看向身后,就看到在不远处,灰衣男人慢步走过,在他身体周围散发出浓郁的阴冷气息。

    皇品炼药师……

    又一个皇品炼药师,看到走过的人,离夜一阵轻啧。

    炼药师公会就是炼药师公会,皇品炼药师一个接着一个。

    一个炼药阁……也就是司南说的长老阁,能收集不少皇品炼药师。

    走过的男人好像也发现了离夜,走过之时,停下脚步,扭头看向离夜,微微一笑,不急不缓开口。

    “阁下是离夜公子吧?在下丹骨。”

    丹骨!

    离夜眼底深处闪过一丝诧异,他就是丹骨!

    果然和司南说的一样,是一个浑身散发着寒意的男人,炼药师身上的气息,很少有他这样的。

    “听说过。”离夜不急不慢吐出三个字,的确是听说的。

    “丹家之前多有得罪,还请离夜公子不要怪罪。”丹骨又是抱拳微微俯身,脸上的歉意十足。

    丹家,丹骨?

    离夜静静注视着丹骨,听到他这么说,也没有着急回答。

    丹家的每一个人,听到她就是杀了丹敏的那个人,谁不是喊打喊杀,这个叫丹骨的……

    不但不是生气,好像对于丹家这些举动,真的多抱歉一样。

    眸光在丹骨身上流转一拳,离夜脸色慢慢沉了下来。

    看不透的……

    完全看不透这个人,就如同一张白纸一样。

    这种情况下,要么就是这个人太单纯,就如同一张白纸,纯洁无瑕,要么就是这个人城府太深,深到连她都无法探究。

    但不管是哪一种,她都不打算小看这个丹家丹骨。

    “不用了,我没记在心上。”离夜说完,转身继续离开,但身后的人好像并不想她这么离开一样。

    “离夜公子,在下还有事情找你,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一听?”丹骨抬起头,微微一笑,但那阴冷的气息弥漫,即便他是笑着,也会让人觉得他笑的阴冷。

    离夜头也不会往前走去,随意说道:“丹骨长老,小爷和丹家,就算没有恩怨,那也只是路人。”

    没有什么可说的,她自认没有什么能和丹家人说到一块。

    “若是炼药师大会呢?”空洞的声音传来,离夜看了看周围众人,他们脸色没有变化,好像没有听到丹骨的这句话。

    炼药师大会?

    离夜看向丹骨,他到底想说什么?

    “请。”丹骨做出请的姿势,等待着离夜。

    “好。”离夜点点头,双手抱臂,她倒要看看这个丹骨,到底想说什么。

    杀了丹家的人,他还能一笑泯恩仇,该说他仁心仁德呢,还是佛祖在世,可以宽容对待一切。

    他们双双离开,这让周围的人一阵疑惑不解。

    离夜公子刚刚不是不谈的吗?怎么突然又要谈了。

    想不明白,他们也懒得去想,自己做着自己的事情,很快就将这件事抛却在脑后。

    走廊上,两道身影并肩而站,他们看着面前的水榭石桥,可一句话也没有说。

    离夜一点也不着急,她有耐心等,就看丹骨什么时候会说。

    丹骨好像也是在等,等着离夜开口问。

    可一直下去,离夜什么都没有问,他倒是显得有些耐不住了。

    “离夜公子,就一点都不好奇,我叫你来这里做什么吗?”丹骨淡淡一笑,不愧是他看中的人,比丹家任何一个人都要出色。

    这种人,若不能为丹家所用,还真是可惜了。

    “好奇,不过你不说,小爷也不能勉强。”她还真不太好奇。

    要不是他说炼药师大会,自己也不会到这里来。

    “炼药师公会有个地方,叫药界,你也听说了齐暮吧,他是就在药界待了两年,然后有了今天的成就。”丹骨也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

    就是这个地方!

    药界?

    离夜眼中闪过光亮,这个倒是第一次听说,药界。

    看到离夜脸上的表情,丹骨笑了,他就知道这少年会有兴趣。

    天赋那么高,若他进入药界,肯定能找到那样东西。

    “相传药界能早就尊品炼药师,在药界的深处,说不定也能走出来帝品炼药师,这件事并没有几个人知道。”就算是炼药师公会知道这件事的人也很少很少。

    “丹骨长老却知道。”离夜皮笑肉不笑回答。

    少人知道,他却是其中一个。

    这种人能简单到什么地方去,说简单,还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这个药界就在高塔之中。”丹骨认真而又严肃看着离夜,阴冷的气息,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在那一刻强劲了不少。

    在高塔里?

    那天晚上……是他!

    先她一步走进高塔,被那三个分主发现的人,就是他,丹骨。

    “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离夜漫不经心问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他会说这些,当然是有目的的,目的还不简单。

    丹骨笑了,笑的非常得意,那阴气沉沉的脸上,在这个笑容之中,好像明亮了几分。

    “以离夜公子的天赋,也许能进入前十强,我告诉你进入药界力量最浓郁的地方,然后咱们进行一笔交易如何?”选他,是绝对不会有错的。

    “你告诉我这么多,我要是不答应呢?”离夜冷冷笑道。

    一开始他就告诉自己这儿多,看来是有十足把握,自己一定会答应。

    “我相信,公子会想成为帝品炼药师,万年来的第一人!”所以他一定会答应,而且,他如果不答应,只怕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离夜扫视了一眼丹骨,然后笑了,“成为帝品的方法很多,小爷不一定要跟你交易。”

    这么大的诱饵,交换的事情,她觉得没有必要听下去了。

    说完离夜就想走,丹骨看到离夜要走,有些急了。

    “你当真一点都不心动吗?”那样的一个地方,也许能造就他,他就一点都不想去?

    “心动?是很心动。”离夜点点头,能成为帝品炼药师,谁不会心动。

    “那你……”

    “可能丹骨长老耳朵有点问题,小爷刚刚说了,要成为帝品炼药师,有很多路,不一定是你铺的这条。”离夜冷冷打断丹骨的话,大步离开。

    丹骨脸上闪过一丝愤怒,阴沉的脸上,终于再也没有任何遮掩。

    “离夜公子,你以为我跟你说了这么多,会让你这么简单离开吗?”他今天就是不答应也得答应!

    离夜停下了步伐,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冷冽。

    “小爷要走,没有谁能拦得住。”丹骨总不想让蔺药他们知道这件事吧。

    所以,他不敢闹大!

    “难道你就一直米有发现,我给你下毒了吗?”丹骨冷冷笑道,他可不会这么轻易放一个人离开的。

    脚步停顿,离夜脸上的冰冷,让人不寒而栗。

    她缓缓移动脚步,面向丹骨,“你会炼制毒药。”

    “尽管我不能成为毒师,但一点简单的毒药还能炼制。”要控制一个年轻的炼药师,并不需要毒师。

    离夜慢步走回到丹骨面前,脚步每迈出一步,身体造化诀的速度就运转更快,生命之源也随着造化诀在运转。

    在身体的一个角落,她真的发现渗透入身体的毒气。

    好,非常好!

    生命之源汹涌而过,从那团毒气上面碾压而过,紧接着造化诀横行,那细微的毒气,瞬间消失无踪。

    “所以,你对小爷先是下药,再是威胁?”离夜含笑问道,但那笑容,冷到极点。

    丹骨好像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危险的临近,看着离夜走过来,他还是那种表情。

    “不错!”就是如此,他不得不帮自己做事!

    云帆也好,还有那几个天才的炼药师,他都不放心。

    “你也是因为这个目的,才让丹家的人自行离开?”离夜继续问道。

    “你知道就好。”丹骨满意点点头,他终于意识到了。

    丹家的人找上门来,他自然也气愤,丹家的人岂能让人随意斩杀,但是想到离夜的天赋,他就忍下来了。

    只要他能完成,丹家的事,他可以一笔勾销!

    “那先把你想要跟小爷交易的事情说说看。”离夜若有所思点头应道。

    他还真是用心良苦,只可惜,她不接受!

    丹骨听到离夜的话,脸上闪过兴奋,他这是答应了吗?

    “我要你去药界找一个东西!”只要找到那个东西,他们丹家迟早有一天会超越炼药师公会,成为炼药师第一家族!

    为了这件事,他才会一直在炼药师公会,找了这么长时间。

    “什么东西?”丹骨这么紧张?

    “它叫帝品丹诀,你只要知道这些就够了。”只要有这个,他相信丹家很快就能成为炼药师公会第一家族。

    离夜沉默站在原地,静静看着丹骨,眉头微微皱起。

    帝品丹诀,帝品……

    目前丹神诀中,她还没见过这个什么帝品丹诀,难道是要到帝品阶段才能看到?

    不可能啊,帝品阶段记载的应该都是一些丹药,帝品丹药的灵诀,世上应该很少存在了,毕竟这么多年都没出过帝品炼药师。

    “只要你找到它,带回它。”这就够了。

    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冷声应道:“我明白了。”

    寒意从眼中闪过,离夜看着丹骨的眸光多了几分冷意。

    危险气息散发开来,兴奋中的丹骨,也感觉到了这股寒意,他怔了怔。

    “难道你还想知道它的作用!”自己说的已经够多了,他可别得寸进尺,“你别忘了你身体里的毒!”

    毒!

    “的确,这世上还没几个人能当着我的面下毒,你是第一个,不过你那点毒,对小爷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离夜拍了拍衣袖,灵力运转开来。

    炼毒药,不巧,她也会那么一点。

    更不巧的是,她也不是毒师,只是会一点制毒而已。

    “你可以试试!”丹骨一点都不相信,毒师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间,和帝品炼药师一样,已经消失很久了。

    他的这点制毒方法,还是在一本上古残本上看到的,他没中毒,别逗了。

    离夜脸色一冷,拳头重重挥出,往丹骨脸上砸去。

    “砰!”

    重似千斤的拳头,狠狠砸在丹骨脸上,丹骨摔倒在地,痛的眼冒金星。

    他还来不及呻吟,离夜就已经出现在了他面前,缓缓蹲下身体,看着疼的连叫都叫不出来的他。

    “刚才,你是在威胁小爷吗?”离夜冷冷问道,嗜血弧线扬起。

    威胁,威胁……

    “你想做什么!”就算是威胁了又如何,不过就是这么个少年而已,实力强了一点,自己可是炼药阁的长老!

    丹骨忿忿看着离夜,倒是他失策了,没想到这小子还有点本事。

    “也不会做什么,只是让你知道,小爷不是你能招惹的!”说着,离夜扬起拳头,又往丹骨身上砸下。

    “唔!”丹骨双眼睁大,神情狰狞扭曲。

    痛!痛死了!

    不,只是痛这么一下,等他离开,自己还能吃丹药,忍忍就好!

    深吸一口气,丹骨让自己冷静下来,只要忍忍就好了。

    离夜好像知道丹骨在想什么一样,收回拳头,红唇轻启,无害的声音,差点没让丹骨吐血。

    “小爷知道你是炼药师,揍你的方法当然是特别一点,你的伤,就算吃了丹药,用丹药医治,暂时也不会好。”

    他这点伤,吃点丹药要是能好,自己不就是白揍了。

    灵力可不能浪费,揍了人,总让他吃到苦头才行,怎么能这么算了。

    白白揍人,没有让对方吃到苦头,她的拳头都不答应!

    什么!

    丹骨睁大双眼,看着离夜活像看到鬼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