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八十八章 太欺负人了吧!
    事实!

    许柳的脸色顿时成了白纸,面前笑的无害的少年,在他眼里,宛若鬼魅罗刹一样。

    在这一刻,他终于后悔招惹上了离夜,只可惜,为时已晚。

    灵力在离夜手上暴涨,只见她伸手抓过许柳的手臂,灵力在他手臂上流转,稍稍用力,戴在许柳手上的戒指形状的储物袋便直接脱落。

    目光落在许柳苍白的脸上,红唇上扬,戒指飞向空中。

    许柳双眼睁大,急忙伸出手想要把自己的储物袋夺回来,然而他的手还没伸出,戒指就落到了离夜手上。

    “你还给我!”许柳嘶吼道,这次炼药师大会的东西,全都在这里,他把东西抢走了,自己还拿什么参加炼药师大会。

    最重要的,里面还有那样东西,那是他好不容易得到的!

    离夜淡淡一笑,红唇轻启,“你见过,谁抢了东西会还?”

    手臂轻轻一甩,被离夜抓住手臂的许柳,就被这么甩了出去,整个人从空中飞过的弧线,重重摔落在地上。

    “噗!”许柳吐出一口鲜血,痛的他整张脸都变形了。

    离夜手里把玩着戒指,双手抱臂,走到趴在地上的许柳面前。

    “就是小爷抢了你,大可以去炼药师公会,小爷奉陪到底。”说完,离夜耸耸肩,转身离去。

    许柳看着离夜走远的背影,胸口一闷,又吐出了一口鲜血。

    离夜,离夜!

    他一定要知道这个离夜是谁,即便是皇品炼药师,他也一定要报复回去!

    烈焰在心里熊熊燃烧,怒火燃烧了一切,吞噬着理智。

    此时愤怒的许柳怕是忘了,在刚才那一刻,他看到离夜之时,心里有着前所未有恐惧,也忘了,这个少年,根本不是他能够招惹的人。

    许柳本就走的偏僻,现在被离夜抢了,也没有谁看到这一幕。

    离夜走回炼药师公会,刚走进门口,一时间,公会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

    缩了缩脖子,炼药师们欲言又止,眼角余光看到来人,又把想说的话给咽了回去。

    昨天蔺药大长老把乔铎赶出公会的事,乔榜长老还是知道了,这不,都找上门来了,看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一切不顺。

    没想到这少年在这个时候回来,这不是直接撞在枪口上了。

    看上去不过中年的男人,身穿银色外袍,佩戴着皇品炼药师徽章,双手负在身后,面带威严,大步走来。

    走在他身后的人,看到离夜,立刻走到他耳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男人立即扭头往离夜这边看来,眼眸中多了几分狠意。

    离夜看到那人的表情,冷淡收回眸子,往自己住房的方向走去。

    “少年,昨天就是因为你,让蔺药赶走我的孙子!”男人见离夜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大声呵斥道。

    他孙子?

    离夜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光亮,恍然大悟点点头,原来他就是乔榜。

    “你孙子还没这个面子。”离夜停住脚步,摇头说道。

    因为她?那个叫乔铎的,还真没这个面子。

    乔铎要是赶出去,是因为她,完全不可能是被拖出去,而是横着被抬出去。

    “放肆!”他算什么东西,敢和自己这么说话!

    乔榜顿时怒了,在炼药师公会,每个人都对他恭恭敬敬,还没有人敢用这种语气,这种态度。

    “放肆?你就算是炼药师公会的长老,也不过只是皇品炼药师。”离夜漫不经心道,桀骜不羁的语气,却能让人抓狂。

    她也是皇品,只差一个徽章,有什么放肆不放肆的?

    这个叫乔榜的来的还真快,就是出去这么一会的功夫,他就到蔺药那兴师问罪出来了。

    四周顿时响起倒抽凉气的声音,周围的炼药师惊悚看着离夜,那表情活像是看到鬼了一样。

    所有炼药师的心声,已经沸腾到了极点。

    只是皇品!

    他娘的,你小子没吃错药吧!

    堂堂皇品炼药师,你小子才戴着灵品徽章,居然说乔榜长老,只是皇品炼药师!

    你看清楚点好么,这是皇品,皇品!

    乔榜气的脸都变成猪肝色了,瞪着离夜,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字来。

    “你小子!”乔榜咬牙切齿的看着离夜,双拳握紧,灵力在周围暴走,随时就要爆发!

    暴躁的灵力沸腾,离夜扫视了一眼乔铎,轻轻一笑。

    中级灵皇,实力还行。

    皇品炼药师拥有灵皇实力的不多,难怪能在炼药师公会耀武扬威。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眯起眼睛,一脸深思的模样。

    看来,她有必要提醒一下齐暮,也该让自己的实力提升提升,齐暮都是尊品炼药师了,才灵王巅峰,有点不合适。

    灵力和精神力还有那么一点关联,齐暮要是晋升灵皇,炼药的时候会轻松很多。

    暴躁中的乔榜要是知道,离夜站在他面前,面对愤怒的他,想的是别的事情,会不会气的吐血。

    “乔榜!你要干嘛!”呵斥的声音传来,拉回了离夜的思绪。

    差点暴走的乔榜,看到来人,深吸一口气,才收起随时会爆发的灵力。

    蔺药眯起眼睛走到离夜身边,看着对面站着的乔榜,神情染上几分薄怒。

    “大长老,看来你挑

    “大长老,看来你挑选的人,也不怎么样,一点规矩都没有!”乔榜重哼一声,不过区区灵品炼药师,竟敢出口妄言!

    什么叫只是皇品,他好像连皇品都不是!

    离夜扭头看向蔺药,淡淡开口,“老头,什么时候小爷是你挑选的人了?”

    这件事,她怎么不知道?

    “年轻人,这不是重点。”蔺药狂汗说道,重点是,他们两个怎么会发生冲突的?

    乔榜好歹是公会长老,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一个后辈这么咄咄逼人,他还真是有本事。

    “在小爷这里,这就是重点。”他这个老头,是不是有什么瞒着她?

    蔺药:“……”

    这小子还真敏觉,都怪乔榜,好好的说这件事干嘛!

    “等大会结束再说。”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

    离夜睨视了一眼蔺药,点点头,这个还是可以的,只是时间晚一点。

    “乔榜,他怎么不懂规矩了?”蔺药不解问道,现在的离夜,他觉得已经非常好了。

    昨天发生的事,换做是别的地方,而不是炼药师公会,乔铎只怕已经残废了。

    “你问问他刚刚说了什么!”乔榜指着离夜,忿忿说道。

    蔺药看向离夜,他说了什么?

    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无害眨了眨眼睛,“小爷刚刚说的话很多,具体哪一句?”

    不懂规矩?

    冷笑在离夜眼中闪过,看来她这两天是“太守规矩”了。

    “区区灵品竟敢说我只是皇品!”乔榜把“只是”两个字加重语气,这两个字蕴含了十足的火药味。

    蔺药皱起了眉头,离夜这说的是事实,乔榜有什么可气愤的?

    所有人聚精会神看着这里,没有人发现从后面走来的五个分会会长,把这句话一字不落听在耳中。

    孟枭脸色一沉,眼角余光看着刚刚拿到手的徽章,脸上堆起了微笑,大步走向离夜。

    剩下的四个分会会长,不解看着孟枭的举动。

    “臭小子,原来你在这。”孟枭走到离夜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

    离夜无语看着孟枭,一脸嫌弃,这几个人真的是随处可见,什么地方都是他们。

    蔺药和孟枭要是知道离夜这话,一定会抓狂。

    其它炼药师想见他们都见不到,这小子居然还嫌弃!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离夜摆了摆手,压根没把乔榜的话听进去。

    她有说错?

    乔榜不就是皇品炼药师,难道他是尊品?

    她相信,乔榜要是尊品的话,一定会立刻考核徽章。

    这是很多炼药师都会立刻做的事,乔榜会这么做,不奇怪。

    “这个你不要了?”孟枭伸手递到离夜面前,银紫色的徽章在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离夜挑挑眉头,看了看孟枭手上的徽章,不紧不慢摘下自己胸前佩戴的,拿过那枚银紫色的徽章,把灵品徽章还给孟枭。

    这个举动,让四周顿时雅雀无声,一片寂静!

    这是,他们没看错的话,这是皇品……

    皇品炼药师徽章!还是炼药师公会的特殊徽章!

    同样颜色的皇品徽章,他们见云帆公子佩戴过,他的就是特殊徽章,两个徽章只是上面的图腾有小小不同而已。

    也就是说,这少年,拥有特殊的皇品徽章!

    这怎么可能!

    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心里同沸腾的开水,风暴席卷的海洋,久久不能平复。

    乔榜张了张嘴,呆木看着离夜的动作。

    看着她摘下灵品徽章,看着她接过孟枭手里的徽章,然后佩戴在自己胸前。

    皇品!怎么可能!

    这少年怎么会是皇品,这么年轻!

    这么年轻的皇品,有云帆一个他就觉得够多了,今又来了一个!

    等等,他的灵品徽章!

    乔榜看着被孟枭收起来的灵品徽章,脑海中的记忆潮水一样,涌入心里。

    这少年是南境出现的那个,十八岁灵品炼药师!

    就是他!

    心里的不解在此时全部消失,乔榜也不知道是清醒还是朦胧,就这么呆呆看着离夜,目光落在离夜胸前的徽章上。

    看着离夜带上皇品徽章,孟枭的眼睛都笑眯了,满意点点头。

    这小子比当年的云帆,还要早一步成为灵皇,今云帆在闭关,希望在大会之前,成为尊品炼药师,就不知道离夜什么时候能成为尊品。

    “我先走了。”离夜戴好徽章,淡淡说道,转身离开。

    刚刚走出几步,离夜停了下来,却没有转身。

    “既然炼药师公会的长老,说小爷不懂规矩,那就当小爷不懂你们炼药师公会的规矩好了。”顿了顿,她继续说道:“既然不懂你们的规矩,从此时开始,小爷会用自己的规矩。”

    说完,离夜大步走远,留下一群早已傻眼呆木的人。

    孟枭扭头看先蔺药,这又是怎么了?

    蔺药看了一眼傻眼的乔榜,重重一哼,挥袖离开。

    现在事情变成这个样子,他该满意了!

    离夜慢步走去,一路上从她身边走过的人,纷纷愣在当场,目光落在她胸前的徽章上。

    皇品!

    是皇品徽章!

    这么年轻的皇品炼药师!

    他竟然

    他竟然是皇品!

    各种震撼敲响在众人心里,同一道惊雷,击落在他们心上。

    一直到离夜走回自己住的地方,这种惊悚的目光,才完全消失,可在踏进院子的那一刻,她看到了更夸张的两张脸。

    方白和海夏兴冲冲往外走,然而还没走出自己小院子,离夜就回来了,他们正要走上去,当目光看到她胸前徽章之时,他们石化了。

    “你们这是干嘛?”离夜狐疑走过去,他们这是什么表情?

    “皇,皇品炼药师!”方白吞了吞口水,顿时感觉自己心脏被狠狠鞭打了好几下。

    当年……算了,不提当年了,提起来更打击。

    可离夜居然已经皇品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他怎么一点都没听说。

    “这个?今天发生了点小意外,然后我不小心就把它给考到手了。”离夜无害轻笑,本来她还不想这么早的。

    不小心!

    方白有种吐血的冲动,什么叫不小心,这东西是不小心能够考到的!

    打击,太打击了!

    想他考到王品徽章的时候,还挺高兴的,现在……什么都没了。

    和离夜这变态一比,算啥算啥!?

    海夏第一次这么庆幸,自己不是炼药师。

    当年不能成为炼药师他还惋惜过,现在只有深深的庆幸。

    他要是炼药师,现在也一定会像方白一样,露出这种……生不死,生无可恋的表情。

    可能方白自己都不知道,他现在的表情,已经是这么悲壮了。

    “你居然不叫我们!”一个还没纠结过去,方白又突然想起另外一个很重要的事。

    离夜考核徽章,居然不叫他们,好歹是皇品好么!

    “都说是意外。”离夜绕过他们,往院子里的红亭内走去。

    她也没想到,孟枭那老头会这么快,刚刚她才考核过去,徽章就送到了她手上。

    “发生什么事了?”海夏疑惑问道,离夜说的意外,应该不是小事。

    怎么可能会小,炼药师徽章都考了。

    “没事。”事情都解决了,还能有什么事的。

    见离夜不说,海夏也不再问,既然是炼药师公会发生的事,离夜不说,只要走出去一打听,就知道了。

    “你把方白叫醒,我先进去了。”离夜指了指自己房间。

    “嗯。”海夏点点头。

    纤细身影往自己房间走去,离夜回到房间后,拿出许柳的那枚戒指。

    精神力接触储物袋上的抗力,探入其中,其中药材不少,不过都是一些很平常的药材。

    玉盒静静躺在一个角落,不知道是刻意还是真的遗忘,它就孤零零的躺在那里。

    意念一动,离夜拿出玉盒,缓缓打开,一丝丝柔和充满生机的气息,在玉盒打开以后,迎面扑来。

    宛若枯骨办的一截藤枝,躺在玉盒中央,藤枝周围弥漫着生命气息。

    看到那东西,离夜眼中闪烁出光亮,这东西是……灵源藤!

    好东西!

    她记得还灵丹里所需要的药材,其中一样就是灵源藤,这么浓郁的生命气息,应该是有很多年份了。

    离夜本来对一个王品炼药师的储物袋,没有多大兴趣,王品炼药师所需要的药材,也就那么几样,但是看到灵源藤,她就知道,有些炼药师的运气还是很好的。

    比这个叫许柳的,连灵源藤都能遇到,甚至还得到了。

    嘴角微微上扬,这算她赚到了吧,还这么完好的保存着,一点都没有损坏。

    “我能吃吗?”小白吧唧了一下嘴巴,眼珠子死死盯着灵源藤。

    这东西平常连它都能难找到,没想到离夜会的遇到一株。

    离夜扬了扬眉头,鄙夷看了一眼小白,这是还灵丹的其中一种药材,它觉得自己会给它?

    “当我没问。”小白看到离夜的目光缩了缩脖子。

    看来这是离夜有用的东西,没用的话,离夜是会给它吃的,还是炼制成丹药给它。

    “等炼制出了还灵丹,也不是不可以。”离夜把玉盒盖上,笑眯眯扔进自己的储物手镯里,继续找着那个储物袋。

    一圈找下来,果然没有第二个奇迹,只有那么一个玉盒,一个灵源藤。

    把储物袋里所有药材全部倒出来,离夜拿出混元圣鼎,叫出红莲,把各样药材往里面扔。

    小白看的口水都掉下来了,一点也不敢打扰的站在一旁。

    方白好不容易回过神,刚走到离夜门口,就闻到熟悉的缕缕药香,他这才收起了脚步。

    “看来离夜在里面炼药。”海夏伸长了脖子。

    方白叹了口气,一张脸拧巴在一起,“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我觉得我也有必要炼药。”

    看到离夜这样,他也有种冲动过了。

    离夜能有现在这样的成就,也不是轻轻松松得来的,没有努力哪里会收获。

    就算天赋再高,要是不努力,那也是一样。

    “那这段时间,我就在这里帮你们看着。”海夏点点头,这当然可以,再过半个月就是炼药师大会的日子。

    方白满头黑线看向海夏,轻咳一声,“我打算明天开始。”

    “随你。”海夏淡淡吐出两个字,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吱嘎~”

    紧闭的房门打开,小白满脸哀

    小白满脸哀怨走出来,嘴里还咬着一枚戒指,然后狠狠看了一眼方白一眼。

    离夜的够?

    方白眼前一亮,看着小白走出来,蹲下身体。

    “离夜让你来的?”他笑眯眯伸手,揉了揉毛茸茸的小白。

    小白脸色一沉,黑亮的大眼珠子露出不满,小巧的身体跃起,伸出爪子,直接往方白脸上招呼。

    脸上传来的疼痛感,让方白猛地站起身体,伸手捂着脸,眼睛睁大看着小白。

    它……太欺负人了吧!

    小白吐出嘴里的戒指,重重哼了一声,甩给方白一个背影,继续走回房间。

    这个人类,真以为谁都能摸它!

    它可是堂堂上古之兽白泽,被离夜这样,它……认了,现在这么个人类还想这样,自找的!

    海夏看着小白酷酷背影,再看看一脸郁闷,哭笑不得的方白,忍俊不禁,很想大笑。

    “它它它……”方白指着往回走的小白,郁闷到了极点,这算什么!

    海夏肩膀阵阵抖动,伸手拉开方白捂着脸的手,五个细小血痕出现在脸上,伤口不深,不过已经有鲜血滴下来了。

    “咳咳。”海夏笑着拍了拍方白的肩膀,实在是忍不住大笑了,他赶紧往自己房间走。

    不是他不够朋友,方白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让他乱摸。

    “我靠!”方白直接爆粗口,海夏不帮他擦药也就算了,居然还笑!

    他已经感觉到手上湿黏黏的,肯定已经出现了,而且伤口还很疼。

    “离夜,你这到底是什么狗啊!”方白忍不住大叫道,人家猫抓人都没这么厉害!

    他那叫一个郁闷,不就是看到狗可爱了一点,然后摸了一下,至于给他这么大一个回礼吗?

    眼角余光看到地上的戒指,方白伸手捡起来,看了一眼已经关上的房门,郁闷往自己房间走去。

    房间里的离夜听到外满的吼声,刚好一炉丹药被炼制出来,细微的血腥味传来。

    “小白,你是不是做了什么?”离夜满头黑线问道。

    “让他摸我!”小白傲娇的轻哼了一哼。

    离夜:“……”

    那就是方白活该了,他还真把小白当成普通的宠物了,可以随便摸,然后还对他卖萌耍乖?

    “东西给他了,不过离夜,这些你可以自己留着。”不用分那个人了一半。

    离夜看着满地药材,又拿出几样,“你吃不了那么多。”

    小白一双大眼珠子,在离夜的话说完后顿时亮了。

    “这些都是给我的!”这么多!

    小白看着满地药材,这真的很多,离夜确定真的都给它了?

    “你可以不要。”离夜淡淡笑道,她还可以拿着这些丹药去换其它东西,药材什么的。

    “别,我要,我要!”小白楚楚可怜看着离夜,卖的一手好萌。

    离夜摆了摆手,指了指旁边,“先别打扰我。”

    “好咧!”小白立刻走开。

    为了丹药,它要乖乖的!

    “我鄙视它!”红莲忿忿说道,这太可耻了。

    听说有丹药吃,就在这里死命卖萌,这是可耻的,非常可耻!

    “你鄙视也没用,我就是有的吃。”小白嘿嘿笑道,有吃的鄙视就鄙视了。

    离夜看了小白一眼,等会红莲不乐意炼制丹药,它就自己把这些啃完,看它是想吃炼制过的,还是啃这些原味的。

    “我什么都没说!”小白伸出爪子,捂住自己的嘴巴。

    “哼!”红莲轻哼一声。

    “把这些药材炼制完,就等炼药师大会再说把。”离夜看了看周围,这些能炼制出很多。

    小白狠狠的吃,也吃不完这么多丹药,它会腻的。

    “好。”红莲应道,这些药材也没多少。

    “不过离夜,你还是干嘛给那个人类?”小白不满问道,它跟那个人类结梁子了,敢摸它!

    从来只有它摸别人,这个人类胆子还挺大的!

    “抢来东西,见者有份,你别忘了拿几瓶丹药给海夏。”总不能它全吃了。

    离夜的话刚刚说完,小白就后悔了自己的追问,丹药又少了几瓶。

    能不给吗?

    不给可以吧,反正离夜在炼药,也不知道……

    离夜像是看穿了小白在想什么,缓缓开口,“我会问的,你要是不给,接下来半年都没丹药吃。”

    “我一定给!”小白直立站着,伸出一只爪子,一脸认真。

    那萌萌的样子,这样看起来,就更呆萌了。

    “很好。”离夜点点头,又拿起几种药材,扔进混元圣鼎里,火焰立即把药材吞噬。

    药材在火焰中蜷缩,一点点变得细小,形成粉末,液体,然后被火焰所包裹。

    离夜全神贯注炼制着丹药,将外界的一切遗忘,也忘记了时间流逝。

    五天时间过去,离夜没踏出过房间一步,第二天方白也开始闭关炼药,一起来的是三个人,只剩下海夏一个人坐在凉亭之中。

    看着紧闭的房门,海夏轻轻摇头,无奈叹了口气。

    司南走进院中,就看到海夏唉声叹气的样子,扭头看向离夜的房间,房门依旧紧闭。

    “海夏公子,我们家公子还在闭关吗?”司南走进凉亭疑惑问道。

    五天时间都过去了,公子还没有出关

    还没有出关。

    “嗯。”海夏点点头,不就是还没出来,两个人都这样。

    “知道了。”司南点点头,转身离开,脸上露出不解。

    公子这样是为了几天后的炼药师大会,那大人这几天也闭关炼药,那是为了什么?

    大人尽管可以参加炼药师大会,但他说过不参加的,可还没见过他这么勤快炼药。

    摇了摇头,司南走出院子,然后慢慢走远。

    海夏看着离开的司南,眯起眼睛,“这家伙,气息增强了。”

    尽管没有突破灵皇,但比起前几天,气息增强了不少。

    丹药!

    脑中一个激灵,海夏突然想到了什么。

    在炼药师公会里,跟着一个炼药师,突然增强点实力,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炼药师想帮助灵师增强实力,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况且,他还是尊品炼药师的随从。

    不出意外,他很快就会晋升了,灵皇级别!

    “呜呜!”

    不满的声音从脚边传来,海夏这才收回目光,低头看去,然而映入眼帘的一幕,把他吓的不轻。

    小白直立着身体,前面两只爪子抱着七八个玉瓶,不满地看着他,把玉瓶放在地上,然后直走离开,回到离夜房间里。

    海夏惊的下巴差点脱臼,表情早已是目瞪口呆。

    “这是……”这居然只是狗!

    世界上还有这样的狗!这真的只是狗!

    难道玄兽?

    可什么玄兽,是这种模样,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品种。

    离夜把最后一点药材放进混元圣鼎内,看了一眼慢慢走进来的小白。

    “我给他了!”给了八瓶呢!

    “我都不心疼,你有什么好心疼的,你还有这么多。”离夜指了指身边几十个玉瓶,无奈笑道。

    小白笑眯眯走到那些丹药面前,点了点头,“也是。”

    “反正这些药材没花钱,给你吃了也不心疼。”炼制一下而已。

    “离夜,咱们的药材不少。”小白抬头看着离夜,他们每次去一趟山林,就会找很多药材,这一次在崛域森林尽管匆忙,可也有不少。

    离夜不以为然摇摇头,“你吃丹药的速度也很快。”

    她这几天炼制了上百瓶丹药,但现在摆在这里的,只有一半。

    炼制速度要是不快点,真跟不上小白吃的速度。

    小白再次沉默,这是实话,它吃的的确很快。

    丹药即将成形,离夜也没有在和小白说什么,专注看着成形的丹药,一点点淬炼。

    丹药出炉,离夜擦了擦额上细汗,正要起身,一丝熟悉的力量环绕而来,她皱了皱眉头,精神力随着那股力量延伸而去。

    眼睛不自觉合上,全部的心神随着这股力量延伸而去,不知道要去想何处。

    随着精神力的延伸,离夜感觉到这股力量越来越强烈,像是在牵引着她,想让她前去寻找。

    是一团无尽的黑暗,看不到什么,很长很长的黑暗,但力量就是从里面蔓延出来,环绕着她的身体。

    这是什么?

    怎么会有这么熟悉的感觉,好像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股力量。

    离夜皱起了眉头,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谁,敢偷窥炼药塔!”

    一声大喝袭来,那一股牵引环绕在身边的力量瞬间消失,离夜猛地睁开双眼,额上的汗珠比刚才更多。

    “炼药塔?”离夜急忙站起身,往窗口走去。

    巍峨耸立的高塔,矗立在天地之间,神圣不可侵犯,谁也不能靠近!

    “离夜,怎么了?”小白跳到离夜肩上,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高塔的方向。

    那座塔,有什么不对吗?

    “有点奇怪。”她是第一次来炼药师公会,怎么会对那座高塔里的东西感觉到熟悉。

    “不就是一座塔,有什么好奇怪的?”红莲凑过来问道。

    上次离夜就说这塔里有什么力量,可它和小白都没感觉到,这里面并没有什么力量环绕。

    “不知道。”她也说不上来,可就是感觉到奇怪。

    小白看了一眼红莲,没有再问什么,离夜不知道那就可能真的不知道了。

    “不过刚刚应该被发现了。”离夜扶额无奈开口,刚刚出声呵斥的,应该是司南说过的那三位分主之一。

    “那也没事。”小白摇摇头,发现了就发现了。

    离夜没有再说什么,被发现了,就意味着不能随便窥探了,刚刚她是被牵引着,精神力才进入了高塔。

    以后嘛,想要去看高塔,就没那么容易了。

    现在那三个人具体找不到她的位置,只要多几次,他们肯定能发现。

    炼药师公会这个地方,尽管有蔺药和孟枭,还是得小心点。

    三位分主,还有从未现身的主会会长……

    离夜回到刚刚坐着的位置,把东西收拾了一下,拿了几瓶丹药扔进储物手镯,然后直接躺在床上。

    刚刚沾枕,离夜便睡着了,小白和红莲无声站在原地,没有出声。

    连续五天炼药,精神力再强大,也会疲惫。

    空气中丝丝波动蔓延开来,白色身影从窗口走进来,软靴慢步走过,看着熟睡的离夜,薄唇微微上扬。

    感觉到有人靠近的小白和红莲,正想要出手,在看到走进

    在看到走进来的身影后,自觉走了出去。

    果然,这个男人又来了!

    “皇品。”纳兰清羽坐在床边,修长白皙的手指摩擦着银紫色的徽章。

    到炼药师两天时间,夜儿已经考核了徽章,速度挺快的。

    “你要躺就躺,别打扰我。”离夜闭着眼睛,她连续炼制了五天丹药,需要休息。

    纳兰清羽进来那一刻,睡着的离夜就被惊醒了,知道是他才没有睁开眼睛。

    “夜儿,你可知这几天炼药师公会,很热闹。”纳兰清羽轻笑道,她闭关这几天,公会可是很热闹的。

    要不是有蔺药和孟枭挡着,她这五天不会平静。

    “嗯?”离夜睁开双眼,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丹家的人。”知道夜儿在这里,丹家的人自然会闹。

    离夜眯起眼睛,慢慢坐起身,“你来很多天了?”

    听他的口气,完全是全程在观看嘛!

    他会出现在这里,说不定丹家的人都离开了,好戏都散场了。

    白皙手指轻抚上离夜的眉头,看到眼中那丝丝倦意,他轻轻一叹,“还是先睡吧。”

    这种事,可以以后慢慢说,现在也不着急。

    “邪尊大人!”他说了一半,留一半这样真的好么?

    “比夜儿早来了两天。”真的只是两天!

    离夜嘴角一抽,她就知道。

    “丹家的人现在回去了?”丹家那个什么长老也在?

    离夜皱了皱眉头,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丹家,还真是阴魂不散。

    “回去了,不过奇怪的是,劝他们回去的是丹骨。”纳兰清羽含笑说道,丹家丹骨。

    这个人看上去,真是有点不顺眼。

    “丹骨?”离夜眨了眨眼睛,回想起司南说的。

    丹骨是炼药师公会丹家那个长老,居然是他劝丹家的人回去?

    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轻啧了一下,看样子得找个时间去见识见识这个丹骨。

    毕竟丹家那么多人,都是死在她手上,其中炼药师就有好几个,丹骨会这么善罢甘休,她还真不相信。

    丹家那些人的执着她是见过的,堂堂一个长老,怎么会这么轻易善罢甘休。

    纳兰清羽抱住离夜,自顾自爬上床,把离夜紧紧搂在怀里。

    “外面的事我们先不管,你先好好睡一觉。”他陪着。

    思绪拉回,离夜看着把自己圈住住的男人,嘴角微微上扬,“你这么早来干嘛?”

    “天穹峰刚好有点事在药城要处理,顺便在这里等夫人。”后面这几天,听到她闭关,他也就没来。

    “要不要紧?”他亲自来的事,应该是解决了。

    “夜儿,你可以睡了。”纳兰清羽语气平静的说道,脸上划过一丝无奈。

    尽管纳兰清羽的语气很平静,但是嗓音那微妙的变化,离夜还是听出来了,眼角不禁狠狠抽动。

    “等会,我们去看看那个叫丹骨的长老。”离夜闭上眼睛,语气中带着倦意。

    “嗯。”夜儿是该见见那个叫丹骨的。

    “对了,其它势力都到齐了吗?离宫还是北雪儿亲自来……”

    “睡吧。”她该睡了,不然他会用另外的方式让她睡着。

    “好。”感觉到丝丝燥热传来,离夜立刻应道,一滴冷汗滑落,这个男人!

    ------题外话------

    咳咳,小白是不给乱摸的,o(n_n)o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