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八十七章 抢么?
    “你们是在找我吗?”冷淡的声音传来,透着几分疏离。

    站在一旁看着蔺药他们谈话,而插不上口的王品炼药师,正想要说什么,身后传来的声音,他微微一怔,猛地转身。

    当门口纤细身影落入眼帘,王品炼药师脸上闪过一丝怒意。

    就是他!

    孟枭蔺药听到这个声音,眼前一亮,急忙起身看去。

    “公子。”司南微微俯身恭敬叫道,心里不禁疑惑,公子倒这里来干嘛?

    凤舞抿着嘴,注视着站在门口的身影,眼中复杂的情绪,看不出她此时在想什么。

    眼角余光看到凤舞和那个王品炼药师的目光,孟枭慢慢收回眼眸,看了看离夜,再看看他们两个,心里咯吱一响。

    好了,现在什么都不用说了,他可以肯定,那个人就是离夜!

    “你小子,是不是又干什么了?”蔺药无奈笑道,语气透着几分不满,但是脸上的笑容,又明明是另外一回事。

    离夜双手抱臂,倚在门口,眼中笑意逐渐变得冷却。

    感情他们还真告到了炼药师公会,他们就是想以炼药师比试的方法,来得到这颗龙骨芝?

    “没有,就是买了点药材,然后就回来了。”离夜不冷不淡回答,至于这两个人嘛,只是买药材的时候,发生的一点意外。

    只是这么简单?

    孟枭和蔺药都没开口,然后在心里同时嘀咕:信你就见鬼了!

    要是没发生什么,凤舞和这个炼药师会找上门来?

    “你们两个找我干嘛?”离夜继续问道,她刚刚走到炼药师门口,就有人在等着她。

    说什么他们两个找她,难道就为了这件事找她?

    “差点忘了!”被离夜这么一提醒,孟枭这才想起来刚刚自己吩咐的事。

    事情才刚刚吩咐,凤舞就来了,让他老人家忘记这么重要的事。

    “让你来考核徽章,把你的品级升一升。”蔺药瞪了一眼离夜,这小子,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肯考核徽章。

    吊他们两个老人家……不对,是他们六个的胃口,这样真的好么?

    离夜那叫一个汗颜,他们两个就是为了这件事,让人在门口等了她大半天。

    “你们昨天不才说,随便我吗?”离夜满头黑线问道,他们昨天才说的话,别告诉她,他们忘了。

    再说,灵品炼药师又不是不能参加炼药师大会,其实她更多的是想炼药师大会之前,都不去考核徽章,省了麻烦!

    “突然想到,决不能这么纵容你!”孟枭摇摇头,随便他小子,谁知道他会等到什么时候!

    他要是在乎自己品级,早就考核徽章了,哪里会等到现在。

    离夜:“……”

    这是纵容么?他什么时候纵容过自己?

    “两位大人,我一定要挑战他,拿回龙骨芝!”王品炼药师见他们一来一往,说的那叫一个欢快,就差直接把他们无视,这才忍不住开口。

    先不说龙骨芝珍不珍贵,但让一个灵品炼药师抢走他想要的东西,这点他就不容许。

    孟枭和蔺药这才想起来,这大厅内还有其他人,而起还是个不小的麻烦。

    两人轻咳一声,这才把目光从离夜身上收回,脸上堆起微笑。

    “你叫……”孟枭想了想,愣是没想起来眼前的人叫什么。

    那人嘴角一抽,但还是恭敬道:“在下许柳。”

    凤舞的表情也不是很好,她好歹是堂堂皇品炼药师,还是炼药师公会的人,居然就被这么给无视了。

    这少年,到底是什么人,孟枭分会长和蔺药大长老,竟会这么看重他!

    “离夜,听说你抢了他的龙骨芝?”蔺药挑眉问道,抢?的确像这小子会干的事。

    “抢?你知道什么是抢吗?”离夜含笑走进来,眸光上下扫视了一眼许柳,笑容中没有一丝温度。

    抢么?好,好的很!

    小白伸出双爪,捂住自己的眼睛,不忍直视。

    它已经看到这个男人,等会的下场了。

    孟枭和蔺药同时眨了眨眼睛,怎么,不是抢?

    离夜看到他们两个脸上的表情,顿时囧了,他们两个脸上这失望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她没有抢,他们很失望?

    “你叫离夜。”凤舞看着离夜走进来,他就是离夜,听着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这个人,她明明没有见过。

    凤舞不解看着离夜,好像是曾经听说过有这么个名字,具体的不记得了。

    “两位一起来占得先机?”离夜冷笑问道,龙骨芝尽管珍贵,也不是什么非要不可的东西,他到现在揪着这件事不放。

    为的只是一个面子,堂堂王品炼药师,被灵品炼药师当众夺走的自己所需要的药材,咽不下那口气而已。

    离夜冷冷扫视了他们两个一眼,从他们面前走过,走到蔺药和孟枭两个人面前。

    “炼药师的挑战,本来就是正常的事,若你不敢,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许柳狂傲道,他就不信这么年轻的少年,自己会输!

    他再嚣张,也不过是灵品炼药师,这么年轻,实力方面又能如何!

    这么个小少年,想让自己输,哪里有那么容易。

    只要他敢比,自己就一定能赢!

    “离夜,炼药师挑战……”孟枭迟疑道,炼药师的挑战尽管可以拒绝,但他们这是为一棵灵药起了争执。

    在某些意义上,这种挑战和单纯的比试挑战是不同的。

    再说,他不也可以趁着这次机会,顺便把品级提高,省的麻烦一次。

    “你们想什么我很清楚。”离夜鄙夷看着孟枭,他们想要她接受挑战,不就是想看看她的品级。

    孟枭挑挑眉头,仿佛在说,你说的一点都没错。

    大厅内所有的目光都落到离夜身上,离夜笑问道,“我要是接受,好处呢?”

    东西是她买的,她给钱了,为了自己的东西接受一次挑战,好处呢?

    “你想要什么?”孟枭心里一紧,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他就知道,让这小子答应,肯定没那么容易。

    “也没什么,只是想到炼药师公会的药库走一圈。”离夜清风淡雨回答,她还想早机会,既然现在有这件事,这样也好。

    啥!?

    到炼药师公会的药库走一趟!

    孟枭和蔺药心里顿时警铃大作,这小子感情是打伤了药库的主意!

    可是,他们要是不答应,这小子肯定也不会答应的,可要是答应了,那不得大出血!

    离夜笑眯眯看着他们两个,淡淡说道:“你们可以不答应。”

    她不勉强,总之没好处的事,她是不会做的。

    想要她答应这个挑战,好处?

    “走一趟可以,但你只准选一棵药材!”蔺药沉思了一会,然后说道。

    只有一样药材的话,他才能保证药库的绝对安全。

    “好!”离夜果断应道,一棵就一棵。

    一棵一棵的累计,很快就不只是一棵了。

    听到他们三个的话,那个叫许柳的炼药师,脸色顿时绿了,紫了,黑了……

    他赢了这场比试,最多也只能得到龙骨芝,但这个少年却能到炼药师公会药库随意挑选一株药材!

    炼药师公会药库的药材,那绝对是世间珍品,任何一株,怕是连十棵龙骨芝都比不上。

    他站在这里半天,结果是帮这小子忙活了!

    凤舞有些惊讶,不管是蔺药还是孟枭,她虽然说不是太了解,但好歹是知道一点,听说了一点,从来没见他们对谁这么特别。

    即便是现在的云帆公子,也不曾有过这种待遇,比起云帆,他们更喜欢眼前的这个少年。

    很耳熟的名字,蔺药和孟枭都格外喜欢,这少年到底是什么身份?

    “如此的话,你们帮我们准备药材吧,随时可以开始。”离夜不在意耸耸肩,这两头让他们比试,药材这东西还让他们拿?

    蔺药和孟枭一阵无语,这小子,原来还在这里等着他们!

    “好!”孟枭应道,让这小子比试了再说。

    “谢谢两位大人。”许柳脸色铁青说道,即便省下了一笔药材,可他的脸色是越来越黑。

    这少年竟然能得到炼药师两位大人如此特别对待,到底是什么人?

    “这是我的。”离夜拿出一张药方,递给孟枭,才又说道:“这只是一部分药材。”

    比较贵的那一部分!

    后面半句离夜没有说出来,嘴角微微上扬,其它那些她自己的就好,炼药师公会那些,未必有她空间的那些好。

    “你呢?”孟枭接过离夜的药方,皱起眉头。

    这小子,这样不就不能早点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品级,还是要等会才知道。

    许柳双手捧出药方,只是灵品丹药的药方罢了,这种丹药的药方炼药师公会就有,又何必掩藏一部分,怕人知道是什么丹药。

    讥讽笑意上扬,许柳看着离夜的目光,多了几分讥讽。

    这小子,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司南,立刻去准备一下,等会就开始比试。”孟枭笑眯眯说道,空气仿佛都受到了他喜悦的感染,变得活跃。

    终于要知道这小子的实力了,这种感觉真好!

    “是!”司南汗颜接过两张药方,小心翼翼抬头看离夜一眼。

    公子又在坑人了!

    司南匆匆忙忙走出大厅,他得把这件事赶紧去告诉大人,大人也很想知道公子的品级来着,只是一直没问。

    “凤舞,既然你提出了这件事,就来鉴定他们二位炼制出丹药的品级吧。”蔺药大方说道,这种事他们看着就好,鉴定就算了。

    凤舞脸色微变,咬咬嘴唇,轻轻点头应道,“是。”

    鉴定丹药,两位大人这是让她看清楚,哪一位才是真正实力高的炼药师吗?

    只是这么个少年,他能到灵品级别,就已经了不得了,为什么看蔺药大人和孟枭会长的样子,他们很期待这场比试。

    不,是很期待这少年炼制丹药,仿佛他不只是灵品那么简单。

    “药材很快就送上来了,两位就去炼药师考核的地方比试吧。”孟枭还是那笑眯眯的样子。

    离夜不禁捂脸,这两老头有必要这么期待吗?

    “是。”许柳现在还能说什么,比试随着他的心意就要开始,可他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谁能跟他一样,计较了半天,最后只能得到一株龙骨芝。

    “走吧。”蔺药指了指前面,大步往外走去。

    对离夜的品级,他也很好奇。

    当年在南境的时候,她直接炼制出的灵品,就已经吓到他了,不知道这次会给他怎么样的惊吓。

    几个人从大厅走出,一路上走过不少院子,也吸引了不少炼药师的注目。

    由于好奇,这些炼药师尽管有些担心,但还是跟了上去。

    一批又吸引了另外一批,等走到炼药师考核的地方之时,众人翻了翻白眼,心里却泛起了疑惑。

    奇了怪了,不就是炼药师考核么?

    大长老,分会会长孟枭,居然一起出现!

    正在考核的长老,看到蔺药和孟枭走来,微微颔首,目光便又落到了几个正在考核的炼药师身上。

    可心里也不禁疑惑,他们两个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

    离夜站在一旁,目光落在几个正在考核的炼药师身上,他们都是在考核新的品级。

    三个都是在炼制王品丹药,而且丹药已经成形,很快就要成功。

    屋内所有人在这时,就算看到蔺药和孟枭,也不敢出声,丹药就要形成,他们要是一开口,要是影响了比试就麻烦了。

    圆润地三颗丹药往三个炼药师手上飞去,空气中一丝丝细微震动散开。

    坐在对面的三位长老,其中一个站起身,走到他们三个面前,拿过丹药,细细鉴定。

    “恭喜三位。”那位长老笑着点点头,都成功了!

    三个炼药师,脸上一阵狂热,激动不已。

    那位长老转身他们位置后面的房间走去,等他再走出来,手上多了三枚徽章。

    三个炼药师一一接过徽章,急忙摘下胸前佩戴,还给长老,再佩戴上新的。

    事情结束,所有炼药师这才看向蔺药和孟枭,恭敬至极。

    “见过两位大人。”尊品炼药师!

    所有人脸上一片狂热,他们做梦也没想到,会见到尊品炼药师!

    “我们只是来看看而已,大家随意。”蔺药笑着点点头,三位考核者同时成功,的确不错。

    听到这话,众人才松了口气,然后静静站在一旁。

    三位炼药师站起身,走到他们两个面前。

    “大长老,分会长,发生什么事了?”他们两位可是很少来考核的地方,这次怎么来了。

    凤舞盈盈走来,顿时吸引了在场每个炼药师的目光。

    “长老,这二位因药材争执,需要比试决定药材所得。”但大长老和孟枭会长,却因为这少年亲自来了!

    双手紧握,凤舞心里涌出浓浓的不甘。

    只有云帆公子才能得到的待遇,如今这少年却能得到,而他的特殊,竟在云帆公子之上!

    争执,到这里比试!

    三位长老顿时傻眼了,心里暗暗问道,你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这里是炼药师考核徽章的地方,和丹药争夺进而比试有什么关系,就算是,那也不该是这里啊!

    他们三个很想开口提醒,但是看到蔺药和孟枭兴致勃勃的样子,然后他们就放弃了。

    大长老和孟枭会长这么有兴趣,他们总不能拂了兴致。

    “如此的话,二位先来吧。”其中一个炼药师站起身,含笑说道,额角滑下一滴冷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炼药师大会都紧张到不行,每个炼药师都着急考徽章,居然还来了这种事。

    站在一旁等待考核的炼药师,看到离夜和许柳胸前的徽章,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离夜不急不慢走过去,站在中间那个长老面前。

    许柳见离夜主动走过去,轻哼一声,这才走到离夜身边位置。

    不管这少年和两位大人有什么约定,只要他赢了,那就证明,他堂堂王品不会输给一个灵品炼药师!

    灵品,王品!

    三位长老在看到他们两个佩戴的徽章之时,彻底傻眼了。

    只是灵品和王品的争执,居然惊动了两个尊品炼药师,一个皇品炼药师,这是什么情况!?

    “来了来了!”司南大步跑进来,身后跟着的两位长老也是跑的满头大汗。

    跟来的两位长老手上端着药材,他们本来还有点不相信,但是看到蔺药和孟枭,他们立即把药材递给司南。

    这一幕,让周围的炼药师再次看傻了眼。

    灵品和王品比试,居然还是炼药师公会提供药材!?

    公会有这么好的待遇?可他们从前没听说过啊!

    周围众人疑惑不解,灵品和王品的争执也就算了,这是常有的事,毕竟炼药师同时看中一种药材,药材又只剩下一棵,就会用这种方法解决。

    可是……他们没听说过,这种争执,会惊动炼药师公会的大长老和分会会长啊!

    以至于,现在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然事情怎么会玩这么大!

    “公子,你的。”司南笑眯眯先把离夜的药材端给她。

    离夜低头看着放在面前的盘子,伸手点了点盘子上将近三十种的药材,然后点点头,满意一笑。

    不错!

    “大人说他在炼药,就不来了。”不过让他看着!

    他一定会帮大人好好看着,等比试结束,就告诉大人,公子是什么品级。

    离夜一阵狂汗,没必要这么隆重吧……

    司南嘿嘿一笑,这才又把许柳的东西端给他,这才退到一旁。

    许柳的脸色早已成了猪肝色,表情更是阴沉到了极点。

    “二位可以开始了。”凤舞站在一旁,轻轻开口。

    没有时间限制,只要炼制出丹药,看看谁的品级更高,那便是胜者!

    许柳迫不及待拿出自己的药鼎,手指尖出现一缕火焰,精神力涌动,指尖火焰骤然加大。

    “是兽火!”

    “王品炼药师就是不一样,居然能得到兽火。”

    “这场比试也不是那么无聊,至少有个王品炼药师在。”

    “也不知道灵品和王品,还有什么好争的。”

    “也许是人家不服气呢?”

    ……

    看到许柳手上的火焰,还有他面前的药鼎,周围的炼药师,都满意点点头。

    但在他们眼里,不会是王品炼药师和一个灵品炼药师争,而是离夜在跟许柳争。

    “还不错。”蔺药点了点头,的确还行。

    兽火和药鼎都不错,就是有点喜欢出风头,这种人迟早是会吃亏的。

    孟枭只是轻轻笑了笑没有回答,这种兽火,在异火的压迫下,会瞬间熄灭,就是不知道这小子会不会用异火炼制丹药而已。

    离夜看了一眼许柳,看到他迫不及待想出风头的样子,无语耸耸肩。

    她不急不缓拿出混元圣鼎,混元圣鼎刚拿在手上,许柳面前的摇动,重重震动了一下,空气中余音缭绕。

    怎么回事!

    那个王品炼药师的药鼎,在那个时候居然震动了一下。

    又不是丹药出炉,这种震动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一点不寻常,心里涌出不解,但除了蔺药和孟枭,没有一个人去看离夜手上的混元圣鼎。

    蔺药和孟枭轻笑了一声,相视一看,就像是早就知道会有这个场面一样,半点都没有吃惊。

    他们早就知道这小子的药鼎不同寻常,一直没看出来是什么,可不一般就是了。

    能引起药鼎嗡鸣,他们也想知道这是什么药鼎。

    为什么?

    许柳脸色微变,看着自己药鼎刚刚抖动的那么一下,脸上露出不解。

    离夜又把其它的几种药材拿出来,那还是鲜活的翠绿的药材,就像是刚刚才采摘下来的一样。

    蔺药和孟枭了然点点头,原来如此!

    就说这小子怎么会不给他们完整的,感情是这几种药材,刚刚采摘下来的,比放置一段时间后的,药效更好一些。

    可这完全是刚刚才摘下来的样子,他刚刚一直和他们在走过来,从什么地方弄来这些的?

    等离夜把所有药材放在身边,随手可拿的位置,四十多种药材占居了三分之一的桌面。

    这是……

    离夜异常的举动,慢慢的也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当看到她桌上四十多种药材,所有人蠕了蠕嘴巴,有点不敢相信。

    “这小子,进步挺大的。”蔺药笑着说道,他没看错的话,应该是皇品丹药。

    这才多上的时间,他就能炼制皇品了。

    “嗯。”孟枭点点头,挺吓人的。

    凤舞站在一旁,听到他们两个的对话,尽管心里疑惑,但看到离夜面前摆着的药材,脸色微微变化。

    这是要炼制皇品丹药!

    可能吗?这么年轻少年,竟然要炼制皇品丹药!

    孟枭和蔺药的话,当然是一字不漏传到离夜耳中,她却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依旧从容淡定。

    血红火焰出现在她手指上,在火焰出现的那一刻,专心炼化药材的许柳,他手上的淡绿色的兽火,猛的一颤。

    许柳急忙稳住,这才没有让手里的火焰熄灭,但正在炼化的药材并没有保住。

    而他手上的那一缕兽火,一下子不由他控制,火焰弯折了身体,仿佛是在俯身膜拜。

    周围顿时沸腾了起来,所有人睁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怎么可能!”

    “兽火这是在俯身吗?”

    “那少年手上的是什么火焰,明明只是微弱的一缕!”

    “微弱的一缕火焰,居然让兽火膜拜!”

    “难不成是从异火身上分出来的!”

    异火!

    吵杂四周顿时安静了下来,他们脑海中只有两个字,异火!

    这只是一缕而已,若真的是从异火身上分出来的,这少年就真的不能小看了!

    毕竟异火这种东西,哪怕是一缕,都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这少年不但拿在手上,而且这还能让它帮助炼药,怎么能够小看。

    异火!

    凤舞双手又稍稍握紧,脸色白了几分,分化出来的一缕异火!

    这东西连她都没有,这少年居然有!

    许柳本来拿出兽火是想耀武扬威一番,然后看看这少年只能拿出平常的火焰,狠狠羞辱一番,挽回自己的面子。

    只可惜,到这个时候,不但没有挽回面子,好像还更丢人了。

    自己的火焰,朝着自己对手的火焰臣服相迎,哪里还有比这更丢人的事。

    对于周围射来的目光,离夜从容把红莲子火放到药鼎旁边,然后拿出那几株刚刚采摘下来的药材,扔进药鼎之中。

    药材扔入药鼎,枝叶立即蜷缩,然后扭成一团,发出“嗞嗞”的声音,在同一时间被炼化。

    几种药材同时炼化,离夜没有收起它们,而是把红莲子火再次分细。

    分细的红莲子火,燃烧起一团小型火焰,这些火焰,将炼化好的药材包裹其中,漂浮在药鼎之上。

    紧接着,离夜又扔进几样药材,同样的手法,同样的速度。

    周围一双双眼睛落在离夜身上,看到那熟练的手法,极快的速度,他们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这个人,真的只是灵品炼药师!?

    有哪个灵品炼药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而且这手法……

    他娘的,他们不会是被忽悠了吧!

    许柳脸上的不满很尴尬,在看到漂浮在离夜药鼎上的小火团之时,已然是目瞪口呆,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好快,他怎么可能这么快!

    所有人都看着离夜,看她一样一样把药材炼化,时间一点点流逝,当所有药材炼化,才只过去不到两刻钟。

    然后离夜又把漂浮在空中的火团,用精神力紧紧锁住,火焰一点点抽离,回到药鼎之下。

    所有被炼化的药材,往中间聚拢,它们相互排斥,冲击,不肯融合在一起,可无论它们如何反击,还是奈何不了无形中将它们圈困的力量。

    好快!

    这怎么可能!

    这小子,真的只是灵品?

    太牛叉了!

    所有炼药师已然呆木,他们连眼睛都舍不得眨动一下,就这么看着离夜。

    就连在看到离夜拿出药材后,已经了然于胸的蔺药和孟枭都看傻了。

    这小子到底晋升皇品炼药师多长时间了!

    居然这么熟练,完全不是刚刚才晋升皇品!

    他居然用这么短的时间做到,他们还以为是刚刚才晋升,现在看起来,那就是扯淡!

    蔺药和孟枭一阵欲哭无泪,看着离夜那叫一个郁闷。

    你小子到底瞒了我们多少事,要不是答应条件,他们在炼药师大会上看到,肯定得被他吓死。

    对了,这还不是真正的异火!

    只是异火分出来的小小一缕,他就能这么熟练了,这要是把异火拿出来,该是什么样子的!

    凤舞惊悚地看着一切,她发现,自己认为不过灵品的炼药师,对皇品丹药炼制的速度和手法,甚至超越了自己!

    这怎么可能,明明他还这么年轻,看上去比云帆公子还年轻,怎么就能炼制出皇品丹药!

    所有的药材在冲击之下,过了很长时间,终于融合在了一起。

    雏形丹药在火焰中翻滚,不停淬炼!

    成形了!

    这……不过半个时辰!

    所有人一阵咋舌,完全都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不到半个时辰,雏形完成,开始淬炼!

    这速度已经不是说可怕那么简单了吧?简直变态到了极致!

    他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啊?有必要这么出来打击他们吗?

    还有还有,这个王品炼药师,他是真的知道这个灵品炼药师的身份吗?

    佩戴了灵品徽章,那就一定是灵品炼药师,可现在人家炼制的是皇品丹药好么,速度还很快!

    各个炼药师现在在深深怀疑,到底是谁在跟谁争药材,之前他们想的那些,可能完全就是扯淡。

    吞了吞口水,所有炼药师愣愣站在原地,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好像他们只要一眨眼,丹药就会随时炼制成功,他们就会错过很重要的关键。

    药香散开,坑洼不平的丹药,在火焰淬炼下,慢慢变得圆润。

    时间点点流逝而过,丹药越发完美,药鼎一声清脆声音传来,空气中弥漫的药香也随之浓郁起来。

    “收!”

    离夜冷冷一声呵斥,精神力锁住从混元圣鼎里飞出来的丹药,伸手把漂浮在空中的丹药抓住。

    看到丹药完美出现在手上,离夜这才松了口气,看先凤舞。

    “凤舞大人,看看吧。”离夜张开手掌,圆润的丹药静静躺在那,等到着鉴定。

    专心炼制丹药的离夜,这是才发现,周围的寂静和所有人的石化。

    “怎么,还让小爷等他炼制出来吗?”离夜看了一眼呆木中的许柳,淡淡笑道。

    她可没那么多时间,也没那么好心情!

    凤舞慢慢回神,听到离夜的话,神情僵了僵,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这才往离夜那边走去。

    纤细手指拿过也手掌上的丹药,她深深看了一眼离夜,落入眼帘就是那桀骜不羁的笑容。

    她拿着丹药,迫使自己收回目光,将心思放到丹药之上。

    在这一刻,她自己都呆木了,只觉得不可思议。

    皇品,上等!

    这怎么可能!

    “看来离夜的成绩是不错了。”孟枭笑着说道,能让凤舞大变脸色的丹药,不多。

    蔺药轻咳一声,没有回答,无声瞪了一眼孟枭。

    让凤舞这种表情的,可不只是丹药的品级,还有离夜。

    凤舞怎么会相信,这世上还会有比云帆更具有天赋的炼药师,她是那么仰慕云帆的天赋。

    但这世上还就是有这么一个人,这个人还就站在她面前。

    “东西你们已经拿着了,那小爷就先走了。”离夜把东西收起来,看也没多看一眼石化了的许柳,大步走出去。

    周围呆滞中的炼药师们,见离夜走过来,纷纷让开步伐,脑中已是一片空白。

    他娘的,这次真的看走眼了!

    这小子佩戴的是灵品炼药师徽章,炼制的却是皇品丹药!

    这不是忽悠人吗?他们一个个都以为,这少年只是灵品炼药师,结果直接炼制出了皇品丹药。

    就算是没来得及考徽章,也不该只是灵品徽章,怎么的也该是王品。

    明明就是一直没考好么!

    “蔺药,你可以把准备好的徽章给他。”孟枭笑眯眯拍了拍蔺药的肩膀,大声笑道。

    说完,他就直接走了出去,匆匆忙忙想去追上离夜。

    蔺药无奈摇摇头,脸上满是喜悦,二十岁的皇品炼药师,这小子还真是要吓死人。

    也许,也该送他去那个地方试试,说不定,他能成为临天大陆上万年来,第一个帝品炼药师!

    “凤舞,既然如此,你就把人送出去吧。”这场比试,不用再比了。

    这个叫许柳的炼药师,只是王品,炼制不出皇品丹药,也许有奇迹,但上等皇品,并不是那么容易炼制出来的。

    他想要赢离夜,还不只是上等皇品那么简单,得尊品!

    尊品,只怕这是他现在想都不敢想的事。

    凤舞蠕了蠕嘴,缓缓低下头,“是。”

    司南站在一旁,看了看走去出去的蔺药,再看看凤舞,顿时急了。

    他们知道是什么品级,他还不知道来着!

    怎么能这样,一个人都不说是什么品级,这让他回去怎么跟大人说!

    眼角余光看到呆滞的三位长老,司南眼前一亮,大步走过去。

    “三位长老。”他笑嘿嘿叫道。

    三位长老看到凑过来的司南,这才猛地惊醒,轻咳了几声,掩饰自己的失态。

    心里的震撼,却是久久不能消散的。

    那么年轻,皇品,看那色泽,圆润,应该还是上等!

    这少年,简直是天才!

    “司南,你还有事?”其中一位长老看到司南期盼的眼神,缓缓开口。

    司南轻笑了一声,“离夜公子炼制出的,是什么品级的丹药?”

    告诉他吧,告诉他吧!

    “你说他叫离夜!”那位长老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离夜,那个少年!

    凤舞缓缓扭头,看向那位激动的长老,不解问道:“离夜到底是谁?”

    为什么会有点耳熟?

    “凤舞,你难道忘了当年南境发生的事?”那位长老着急说道,离夜,那少年居然就是离夜!

    南境!

    凤舞双眼睁大,瞳孔缩小,脑海中的记忆在一点点苏醒。

    他是那个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

    凤舞是知道了,可周围的炼药师,并不知道南境“当年”发生了什么事,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们。

    而许柳,直到被送出炼药师公会的那一刻,都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输,又输在了哪里。

    离夜,又到底是谁?

    佩戴灵品的徽章,竟然炼制出皇品丹药,怎么做到的?

    他想不明白,也不知道该怎么明白。

    “怎么,很好奇小爷是谁?”熟悉的声音传来,失魂落魄走出来的许柳停下脚步,怔怔抬头看去。

    离夜双手抱臂站在他面前,好像知道他会走过这里,像是特意在等着他。

    “你……”他在这里做什么?

    “你刚刚不是说小爷抢了你吗?”离夜微笑问道,脸上的笑容是无害而又完美。

    许柳听到离夜的话,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脸色惊变,急忙就想逃走。

    可他才刚刚转身,身后的离夜,眨眼已经到了他面前。

    “既然你说小爷抢了你,小爷总要抢了,才能让你的话成为事实不是?”笑靥如花,美到让人挪不开眼,却又让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