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八十六章 不会这么巧吧?
    埋!?

    趴在地上不肯起身的人猛地扭头,忿忿看着离夜,不急不缓坐起身。

    “你就不能换一招吗?”每次都是这招。

    换一招?

    离夜不以为然摇头,“有用就行。”

    这一招既然有用她干嘛换第二招,哪次不是他用这招,然后就爬起来了。

    上次是日月殿的玄门,这次是炼药师公会的高塔,可刚刚进去的人并不是他,也就是说他一直在里面。

    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一定不是炼药师公会的人,至于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自己并不想知道。

    “可是我把你带出来的!”那人抓狂道,要是没有自己,他哪里能现在就站在这。

    带她?

    离夜没有回答,注视着那人的眼睛,刚刚就算没有她,她也能走出来,而且不用跑到这么个鬼地方。

    她扭头看了看周围,四周是陌生的一片,再加上现在是晚上,她还是第一次来药城,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

    “好吧,我承认就算没有我,你也能顺利出来。”不像那个倒霉鬼,刚刚进去就被那三个家伙发现了。

    没点本事还想在那三个家伙面前走,要知道那高塔里,连他都不敢随意走动。

    “如此的话,你把小爷带到这么个地方,你不觉得自己要说点什么?”离夜微微俯身,轻笑看着坐在地上,就是不肯起身的人。

    还和以前一样,说要把他埋了,他才会有反应。

    四目相视,无声的硝烟弥漫,一场无声的战争已然开始。

    强悍的气势压迫而下,宛若巨山压顶一般,让人透不过气来。

    那人皱了皱眉头,移开目光,在离夜身上打量了一圈,眉头皱的更紧了。

    看不出实力!?

    “还不说吗?”离夜淡淡问道,气势磅礴浩瀚,往四周散开,周围的空气荡开一层涟漪。

    他他他……

    那人指着离夜,一脸纠结,郁闷问道:“你这次又想知道什么?”

    话落,他忍不住一阵叹息,他想知道,为什么自己每次看上一个地方,这小子就会出现在那。

    而且这么没面子的事,还被他一个人就看到两次,换做别人早就没命了,哪里能像他这样!

    “你好像一直呆在高塔里,没有被发现,还有玄门的事,我也比较奇怪,没有欧阳圣手里的东西,你怎么进去的?”离夜眯起眼睛,不急不缓问道。

    平淡如常的语气,字字有力,已经不是在质疑,而是明显就知道了点什么。

    呃……

    那人摸了摸鼻子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碎屑,没有回答。

    “欧阳,你说小爷再去高塔走一圈,会发生什么事?”离夜挑眉问道,无害的笑容,仿佛是在说一件极其平常的事。

    欧阳怔了怔,眯起双眼,“你威胁我?”

    这么长时间不见,居然还威胁他!

    “不是威胁,而是事实。”离夜淡淡笑道,就像没看到欧阳身体周围弥漫的气息一样。

    他要是不说,自己肯定会去走一圈,到时候被发现的绝对不只是她一个。

    这是事实,她是提前在说一个事实,和威胁没有关系。

    “有些地方我能行走自如。”欧阳没好气地回答,几乎已经是咬牙切齿的模样。

    此时此刻欧阳不禁在想,自己当初为什么要认识这个家伙。

    “行走自如。”离夜轻喃着那四个字,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眸光在欧阳身上扫视。

    他当初会出现在玄门,玄门的限制对他没什么用处,那具体该是哪些?结界在他这里也没有什么用处?

    欧阳被离夜看的有些毛骨悚然,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那笑容里有着不同寻常的味道。

    “你想干嘛?”欧阳轻咳一声,故作镇定问道。

    她的气息,如今连他都感觉不到了,也不知道这家伙现在是什么级别。

    “不做什么,只是有点好奇。”离夜不以为然摇摇头,她在想,要不要试试看。

    离夜的话刚刚落音,欧阳好像知道她要做什么一样,神情大变。

    “你不要乱来,大不了我告诉你,哪些东西对我没用。”欧阳轻咳一声,他可不想在同一个人面前,丢人丢三次。

    丢三次人不可悲,可悲的是,他根本拿这个人没有一点办法。

    当年是,现在也是!

    再说了,告诉他不一定要告诉全部,他总的给自己留一条退路不是,谁会把底牌都告诉别人。

    离夜嘴角微微上扬,看了一眼欧阳,转身走远,在两丈外停下,面对着欧阳。

    “让你告诉我,你以为我会相信那是全部。”有些事自己亲手找答案比较有趣。

    沸腾的灵力在手上暴走,灵皇之力是往四周散开。

    欧阳看到离夜周围沸腾的灵力,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灵皇!?

    他娘的这小子就灵皇了,这才几年时间!

    欧阳顿时感觉到深深的不平衡,当年这小子的哪里能比的上自己,现如今,居然都超过他了。

    他尽管能行走一些有限制的地方,可在实力方面并不是很强。

    要知道他才灵王,这家伙就灵皇了!

    打击,红果果的打击!

    欧阳郁闷地看着离夜,差点老泪纵横,“你是来打击我老人家的吗?”

    双手捂着心脏,欧阳痛心开口,这简直是摧残好么!

    “老?欧阳,你别倚老卖老,以前我不知道你,现在嘛,大概知道了一点。”离夜上下看了一眼欧阳。

    灵王级别,灵王能在中临都行走自如,应该是依靠着他那特殊的力量,任意穿梭到各个地方。

    可要说他老的话,应该不过也就三十几岁,很老!?

    欧阳:“……”

    这家伙比以前还一针见血,就不能不戳穿么?

    “放心,我又不是杀你,只是想看看你到底能到什么程度。”离夜双手合拢,无形的力量散发开来,空气中出现了一层无形之力。

    结界只是一部分,玄门,高塔,她都见过了,现在就是结界。

    至于其它的,以后再说。

    “结界关不住我。”欧阳不以为然摇摇头,只是结界而已,这对他来说,不过小意思。

    离夜扬了扬眉头,合拢的双手慢慢打开,无形的力量在往欧阳身上聚拢。

    结界之力穿梭而过,将空气驱逐一分为二,然后往欧阳那聚拢。

    结界之力困锁,形成一把半圆把欧阳困在其中。

    结界形成,离夜双手放下,看了看欧阳。

    欧阳无奈摇摇头,伸手碰触面前的结界墙壁,然后轻松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就像面前空无一物是似的。

    “嗯,就这样吧。”离夜点点头,手掌轻轻一挥,凝聚而成的结界,瞬间消散。

    纤细身影转身离开,眸光中闪过丝丝狡黠,玫瑰红唇勾起完美弧线。

    的确不错!

    “喂,你这算什么意思!”他都说没用!

    欧阳不满指着离夜走远的身影,大声问道,心里那叫一个郁闷。

    “没什么意思,小爷也相信你说的,不过既然结界凝聚出来了,总不能什么都不做。”清风淡雨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欧阳站在原地,听到这个回答,差点吐血,只觉得阵阵晕眩。

    这家伙……

    离夜走向空中,看着不远处的高塔,再低头看看脚下小树林,了然点点头。

    这里还是炼药师公会,不过比较荒僻而已。

    耸立的高塔,矗立在天地之间,一眼望去,极为显眼,在这药城之中,只要看到这座高塔,基本上就能知道自己身处的方向。

    “喂,你最近都会在炼药师公会吗?”欧阳这才去打量离夜,银色的外袍,闪亮的徽章……

    炼药师!

    靠!他当年就说这家伙是炼药师,他当时居然不承认!

    “炼药师大会,小爷是炼药师,你说要不要在这?”离夜反问道,然后迈步往炼药师公会的方向走去。

    炼药师比试还有半个月的时间,这半个月,她还有事要做。

    “原来最近出现这么多炼药师是炼药师大会要开始了。”记得上次炼药师大会,他就没来成!

    欧阳看着离夜,突然对这个炼药师大会有点期待了。

    “本来我想今晚就走的,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欧阳笑眯眯说道。

    在炼药师大会上,这家伙总要全力一拼,到时候不用问就能知道他是什么级别的炼药师。

    “你还住在高塔?”离夜停下脚步,再走几步他们就要走到,炼药师公会人口密集的地方了。

    她一个人走过去倒是不担心被发现,可两个人边走边聊天,那就是让人发现的。

    “当然了。”除了这里,他也没地方住啊!

    离夜点点头,身影微微挪动,刚刚还站在欧阳身边的人,眨眼便站在了地上,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站在空中的欧阳,看到离夜的身法,愣了愣神。

    好快!

    离夜回到房间,除了欧阳,没有人曾经知道她出去过,一切都是那么平静。

    欧阳站在空中看了一会,见离夜回到了房间,就那么大大咧咧走过,也没有人发现,不禁又是一阵咋舌。

    这家伙,居然这么厉害了!

    摇了摇头,欧阳往高塔方向飞身而去,他就那么走进高塔,并没有引起任何波动,更没有谁知道他进去了,还住在里面。

    房间内,红莲飞出来,漂浮在空中,小白也从离夜肩上跳到了桌上。

    “离夜,你怎么后面又不进去?”红莲不解问道,她去不就是为了弄清楚到底有什么吗?

    离夜去哪里不就是为了弄清楚,怎么后面看到那个人之后,就不去了?

    “有他在那里,就不用再查了。”离夜微微一笑,眼中闪过光亮。

    欧阳这家伙,上次出现在玄门,风启大陆可以说,很难找到第二个像玄门那样的地方。

    现在他出现在炼药师公会的高塔,他可是专门往好地方钻,这高塔要是没有什么,哪里能吸引到欧阳。

    既然知道有东西了,就不用再冒险去高塔了,高塔里的三个人也不是吃素的。

    “我比较好奇,今晚和你一起去被发现的倒霉家伙。”小白慵懒说着,然后趴在桌上,一脸迷离。

    “我不好奇。”离夜摇摇头。

    “我说……”

    “今天先休息吧,明天我们就走走这药城。”离夜打了个哈欠,往床的方向走去。

    那些药材,她需要的份量越多越好,不只是炼药师公会要找,她也要在这药城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一两样。

    不管有多少,她绝对不嫌多!

    趴在桌上的小白,急忙站起身,正要纵身一跃,凉凉的声音响起。

    “不准!”

    小白石化当场,看了看硬邦邦的桌上,再看看那软绵绵的床上,它比较想睡床。

    “离夜,我以前只是不懂事!”真的只是不懂事。

    离夜坐在床上,看了一眼站起来的小白,皮笑肉不笑回答,“不懂事就那样了,现在懂事了,你会怎么样?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小白:“……”

    它竟无言以对,一失足成千古恨呐!

    红莲轻咳一声,飞回到离夜身体,在心里默默嘀咕。

    它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看到。

    夜,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时间一点点流淌而过,并没有人发现今夜的丝丝波动。

    黎明破晓,第一缕阳光洒落,烈日缓缓爬上空中,照耀着大地。

    少年白衣,公子如玉,离夜从街上走过,看着热闹依旧的药城街道。

    一袭银色外袍,一枚亮眼徽章,风华绝代的少年只是在街上走过,便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

    “好年轻的灵品炼药师。”

    “云帆公子够好看的,也很厉害,没想到这位公子比云帆公子还好看。”

    “比女人还好看的男人……”

    “炼药师呢!”

    ……

    四周议论纷纷,不少目光都停留在离夜身上,一时间他们的话题,都围绕着离夜打转。

    大部分是关注离夜的容貌,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不少女人就此着迷。

    如此容貌,即便离夜吸引了这么多人的注意力,男人们也记恨不起来,那容貌连他们都有几分沉迷,哪里还记得什么是妒忌。

    还有一些落在离夜胸前的徽章上,毕竟这么年轻的少年,已经是灵品炼药师了,这让不少人纷纷咋舌。

    忍不住把云帆拿出来,和眼前的少年比较一番。

    两个都是年轻的炼药师,尽管品级不同,但看起来,他们的年龄也应该不同。

    这个少年,看起来比起当年云帆,成为灵品炼药师的时候,还要年轻,这又是让所有人争议的话题。

    毕竟模样年轻并不代表什么,有些活了几百年上千年的高手,看上去也很年轻。

    可还有人争论,那些人就算再年轻,哪里有眼前这个年轻……

    争论就此开始,一下子停不下来。

    离夜淡然走过,听到议论逐渐变成争议,一条黑线从额上划落。

    走过一条又一条街道,她要找的地方,终于出现在了眼前。

    药山!

    门口牌匾上写着偌大的两个字,阵阵药香扑面而来,离夜大步走进去。

    今天一早她就去问司南,药城之中,哪些地方的药材比较多,哪些比较珍贵。

    她空间里有的,她自然就不用买,来这里挑选的都是她没有的药材。

    不管是参加炼药师大会,还是为了集齐还灵丹的药方,菩提树的药方,来走一趟都是有必要的,不然她也用不着早来半个月。

    走进店内,整整放满两层楼高的各种药材映入眼帘,每种药材都各自放在一个格子内,在格子之旁边,写上名字和价格。

    看到这满目琳琅的药材,离夜一阵轻啧,难怪会说这里是“药山”,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把整座山的药材搬来了。

    司南说这里是药城,除了炼药师公会,药材最齐全的一个药材店。

    看完了这些药材,离夜才去看在药材店中走动的几个人,都是炼药师,他们在挑选着各自所需的药材。

    离夜没有静静站在原地,在第一层扫视一圈,她便直接往第二层走去。

    第一层的药材都比较简单,她空间都有,她有兴趣的是第二层。

    走上高楼第二层,一层层格子里放的药材变得稀疏,没有第一层每个格子那么满,但这里的比第一层的可珍贵多了。

    小白趴在离夜怀里,嗅了嗅空气中弥漫的药香,然后失望摇摇头,继续缩了回去。

    “怎么,这些东西你看不上?”离夜看到小白的举动,笑道问道。

    小白摇摇头,它的确是看不上,对人类来说,这些算是珍贵的了,但在它这里并不算珍贵。

    “你若是想要好的药材,我们去山林中走一圈不就好了。”小白没有开口,但它的声音却出现在离夜脑海中。

    “来不及了。”离夜缓缓吐出四个字。

    距离炼药师大会只有半个月,现在去森林,走出来都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那勉强挑几样吧,你左手边的架子,第五层,第七格。”

    离夜按照小白说的,走到架子前,拿出第七格里的东西,眼前一亮。

    “炎龙草!”

    说着,离夜就把东西握在手上,脑海中小白的声音再次响起。

    “第八层,十格。”

    “第十三层,十六格。”

    “第二十层,十九格。”

    ……

    小白说到哪里,离夜就以极快的速度拿到那样药材,每一样都足以让她眼前一亮,染上喜悦之色。

    把这个架子上好的药材拿的差不多了,小白又再次让离夜往旁边的架子走去。

    离夜的速度越来越快,手上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同在第二层的炼药师,看到她这么挑选药材,一下子都忘记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看的目瞪口呆。

    店内掌柜看到离夜手上抱着的东西,自己亲自走到第二层,走到她身边。

    “公子,这东西让在下帮你拿吧。”掌柜看着离夜怀中的药材汗颜道,这些药材都是极为珍贵的。

    这个少年眼力还真好,居然每一样都挑的那么准。

    离夜看到走来的人,迟疑点了点头,她的确也拿不住了,还在想,应该把方白和海夏一起叫来拿东西,这个老板就来了。

    把手上的东西放到掌柜手上,离夜又开始新的一轮“血洗”。

    “这小子,是不是疯了!”

    “他看都不看,直接就拿东西!”

    “你们没看到吗?他手上的东西,哪一样不是珍品,比我们找半天的还好。”

    “奇怪了,这小子又不是这家店的主人,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

    店里的炼药师们,那叫一个汗颜,看看离夜挑选的药材,再看看自己的,那叫一个羡慕。

    “第十七层,三十格,应该是龙骨芝。”

    龙骨芝!

    离夜大步走过去,急忙伸手去拿,她的手刚刚碰触到药盒,在同一时间,一只大掌也握住了药盒。

    眉头皱起,离夜扭头往旁边看去,而旁边的人也不满看过来。

    “这东西是我先看到的。”那人看着离夜,不满说道。

    就是看他往这边走,自己才急急忙忙走过来,结果还是慢了一步。

    “你看中的那就是你的了?现在我拿在手上,那不就是我的?”离夜更是不满,好不容易遇到一株龙骨芝,她也没有让的道理。

    男人一阵语塞,然后怒叱道:“你强词夺理!”

    离夜撇了撇嘴,手上稍稍用劲,原本两个人握住的药盒,就被离夜夺了去,放到掌柜手上,离夜转身往另外一边走去。

    四周的人看到这一幕,惊的下巴都差点掉在地上,稍稍收紧抱在手上的东西。

    这小子太彪悍了,连废话都懒得说,直接抢过来。

    男人诧异看着脱离手掌的药盒,又看到离夜把药盒放在掌柜手上,他二话不说伸手就要去抢。

    感觉到身后的波动,离夜脸色一沉,轻轻抬手,纤细手指轻而易举就握住了那人手臂。

    “还没有人能从小爷手上抢走东西。”离夜冷冷扫视了那人一眼,冷笑说道。

    “那是我先看中的!”被他抢走了而已!

    离夜甩开那人的手,双手抱臂,转身面向着他。

    “它现在在小爷手上。”离夜不在意回答,看中而已,谁拿在手上不才是谁的?

    掌柜站在两人中间,汗颜看着这一幕,他决定沉默。

    这龙骨芝本来就珍贵稀有,长在绝地魔龙旁边,想要采下一株,就要先打败绝地魔龙。

    想要偷偷拿走,那是行不通的,绝地魔龙在龙骨芝成形之时,便一直守住,一步也不会离开。

    他整个店里,也就这么一棵龙骨芝,拿不出更多。

    “呵呵~”轻盈的声音传来,宛若一曲天籁,妙龄身影缓缓走来,娇美动人的声音随之响起。

    “既然两个人都想要,两位又是炼药师,可以按照规矩来,炼药比试一场,胜者便可得到。”一袭白裙,走进众人眼帘。

    当那人走来,惊艳从眼中闪过,少女站在那里,宛若一颗亮眼的明珠,即便只是一身简单白裙,也依旧遮掩不住她的光华。

    “凤舞小姐!”

    也不知道是谁惊呼了一声,除了离夜,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惊。

    凤舞?

    离夜不懂声色在心里问道,即便心里疑惑,神情依旧平静,没有表现出半点波澜。

    皇品炼药师……

    “我倒是没看到,公子只是灵品,这样也不公平。”凤舞目光落在离夜胸前的徽章上,摇头轻笑。

    尽管只是灵品炼药师,但他还年轻,很年轻!

    听到凤舞的话,所有人的目光才落在离夜胸前的徽章,那真的只是灵品!

    他们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再看看离夜挑选的药材,一阵呆木。

    这些药材,只有极少是适合炼制灵品丹药的,其它尽管不知道是炼制什么,可品级应该不会低。

    当然,有些炼制灵品炼药的药材,其它品级的丹药也会用到,但徽章应该不会骗人吧。

    哪个炼药师,不希望别人知道自己品级有多高,品级越高地位越高,谁不想受人尊重,不会有人品级不只是灵品,还戴个灵品徽章。

    “是可以用炼药的方式来比试,我也觉得不公平,公子,你若是不想在大家面前丢人,还是把药材让给我吧。”男人生硬道,看着离夜的目光也不是刚才气恼。

    灵品炼药师,就和他抢药材,他可是现在可是炼制出了王品上等!

    “你们今天出门带脑子了吗?东西在我手上,我为什么要比?”离夜耸耸肩,没有理会那两个人,大步走开。

    傻子也不会这么做吧,东西都在自己手上了,她干嘛还要去比。

    离夜的话刚刚落下,周围的炼药师,一阵脸红耳赤。

    他说的没错,东西在他手上,他干嘛要比?

    那个王品炼药师要是有实力,刚刚那一瞬间,自己手里的东西就不会被这少年拿走。

    走出来提议的凤舞,见离夜看都没有多看她一眼,她顿时恼羞。

    这个人……

    离夜刚走没两步,身后再次响起声音。

    “你若是不怕丢人,我可以奉陪!”男人咄咄逼人道,龙骨芝他找了很长时间,好不容易看到一株,决不能放手!

    离夜笑了,却没有停下来,继续往前走,看了看身边掌柜手里抱着的药材,点了点头。

    “差不多了,算账吧。”这些最基本的她买的差不多了,等会就去那些拥有珍贵药材的店里去看看。

    掌柜汗颜点点头,这少年没有听到那个王品炼药师说的吗?

    炼药师对炼药师这么说,那就相当于是挑战,可这少年连理都没理他。

    “是。”但毕竟是客人,掌柜的即便是想说,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天大地大,客人最大!

    今天到他店里来的炼药师,加起来买的东西,都不如这个少年的,就这样吧。

    两人回到一楼,掌柜算好了帐,离夜递出水晶卡和自己的徽章。

    掌柜看到离夜拿出徽章,微微一怔,但还是接了过来,然后大步走进旁边的小房间内,关上房门。

    拥有特殊徽章的炼药师,在买药材的时候,能省不少钱,这也是司南告诉她的。

    她实在是不知道这特殊徽章,具体有什么用,然后司南到炼药师公会打听了一圈才知道,用处不是一点半点。

    现在这个就是其中一种好处,特殊徽章是整个临天大陆买药材,都能让炼药师节省一大笔钱,但普通的徽章只有在药城之中才可以。

    知道这些后,她才觉得,孟枭给她的,还是一件好东西。

    紧闭的房门打开,掌柜从房间里走出来,脸上不是刚才无奈汗颜,而是焕然一新,笑容满面。

    “公子,请您收好。”特殊的灵品徽章!这少年竟然拥有特殊徽章!

    离夜平静如常接过东西,戴好徽章,手掌轻轻在那些东西上面轻轻扫过,所有的药材便落入储物手镯之中。

    然后离夜随意把水晶卡扔进去,大步离开药店,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人。

    就这么……走了!

    所有炼药师差点暴走,心里已是沸腾不已。

    居然还有人无视挑战,就这么直接走了,妈的,这小子会不会太嚣张了!

    要是这个王品炼药师跑到炼药师公会告状,他怕是会受到惩罚。

    灵师和灵师之间有挑战,炼药师和炼药师自然也是有,若药材争夺,那就更是要分出高低,可这少年看都不多看一眼那个王品炼药师。

    更何况,在他们之间,还有一个皇品炼药师,凤舞。

    凤舞也是炼药师公会的人,这次匆忙赶回来,应该是参加炼药师大会,可能还没回炼药师公会,就看到了这种事。

    那小子,这么不给面子,怕是……难逃一劫啊!

    几个炼药师忧心忡忡叹了口气,低头看向门口方向,却看到掌柜一脸兴奋,激动不已的情绪,到现在还没有退去。

    “掌柜,你认识他?”凤舞慢步走到掌柜面前,在药城购买药材,炼药师徽章能节省炼药师买药材的钱,但也不至于让一个掌柜这么激动。

    掌柜摇摇头,这个少年他是第一次看到,怎么可能会认识。

    “凤舞大人,小的不能多说。”掌柜摇了摇头,客人没有说出来,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他自然不能多说。

    不过这么年轻的灵品炼药师,还拥有特殊徽章,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

    凤舞脸色变了变,然后点点头,大步离开。

    店内一下子冷清下来,那个王品炼药师见凤舞离开,大袖一甩,大步离开。

    离开了那个药店,离夜又在城里各家药店都走了一圈,药材买了不少。

    药材是有不少,但还灵丹里的药材,还有菩提树给她的药方,却没找到一样。

    “药城之中,拥有珍贵药材的地方,就是炼药师公会。”那个地方的药材,它可是垂涎了很久了。

    小白吸了吸口水,笑眯眯看着前方,有机会它得进去玩玩。

    “你还是别打那些药材的主意。”离夜讪讪说道,它要是被人抓住了,人家会考虑晚上加菜。

    炼药师公会放药材的地方,先不说隐蔽,肯定结界重重,还有专门的人看守。

    小白即便是得到了传承,它难道为了一点药材暴露身份?

    它会想让所有人知道,堂堂上古之兽白泽,在炼药师公会偷药材。

    “我只是想想。”小白满头黑线道,它真的只是想想,还没开始行动呢。

    现在这个想想,也被离夜扼杀了。

    “我还不知道你。”要是不阻止它,它真的会去!

    要知道这只白狗除了喜欢抹胸,还有就是爱吃,对于这些珍品丹药炼制出来的,那就更加着迷了。

    “离夜,你难道不想要?”小白鄙夷道,离夜可不是什么好人。

    说她没想过那些药材的事,自己坚决不信!

    “我会去拿的。”她是去拿!

    “拿!?”小白傻眼了,人家的东西她怎么拿?

    “还是光明正大的拿。”红唇微微上扬,如星辰般的双眸中闪过狡黠。

    她也知道炼药师公会的药材多,当然不会这么空手回去了。

    看着离夜嘴角上扬的弧线,小白缩了缩脖子,为什么它嗅到了阴谋的味道?离夜想做什么?

    这东西,人家会乖乖给她?

    烈日偏西,离夜尽管还想走下去,可看了看储物手镯里的东西,已经买了很多了,这半个月,加上炼药师公会需要的,都已经买齐。

    药城那么大,她一下子是走不完的,看了看时间,离夜还是决定明天再说。

    找这些东西,急不来,只能是慢慢找,不过距离三年之约,只有一年多的时间了。

    她慢步往炼药师公会走去,殊不知,炼药师公会因为她抢了一棵龙骨芝,已然是热闹非凡。

    “有人抢药材?”蔺药不可置信地看着凤舞。

    “不是抢,是两个炼药师同时看上一种,结果其中一个直接拿走,而另外一个又紧追着不放,这种时候,不该比试一场吗?”凤舞脸色难看道。

    孟枭坐在一旁,看着凤舞的脸色,不紧不慢说道:“凤舞,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说?”

    她这样恼羞成怒的表情,会让他们以为,是有人抢了她的,而不是她身边的这个人。

    “是我提议的,但那少年没听。”甚至是理都没理她。

    凤舞不情愿回答,本来这件事她也不想提起,可这个炼药师不肯放手,又是另外一回事。

    “少年?”孟枭和蔺药相视一看,心里咯吱一响。

    为什么这听起来,有点像那个他……

    不会这么巧吧?

    “很嚣张,不过长得不错。”说话间,凤舞脸上闪过一丝绯红,然后立即散去。

    嚣张,在凤舞眼里还不错的少年,灵品……

    孟枭和蔺药轻咳一声,除了离夜那小子,他们真想不出第二个人。

    瘦小身影在这时走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玉瓶走到蔺药面前。

    “大长老,这是大人刚刚炼制的。”司南恭敬说道,心里一阵嘀咕,大人会这么主动炼药,应该是有事要做。

    蔺药眼前一亮,立即接过玉瓶打开,一股药香从玉瓶中升起,散开。

    “上等!”孟枭心头一跳,齐暮又进步了!

    “是上等。”蔺药含笑点头,他越来越庆幸当年去那个地方走了一圈,然后遇到了齐暮,并且把他带了回来。

    凤舞也被丹药的味道吸引了过去,一双美眸闪过展露出点点光芒。

    “是尊品!”除了蔺药长老,很久都没有人炼制出这么纯正的尊品丹药了!

    “嗯。”蔺药点点头,把玉瓶收起来。

    孟枭也不禁发笑,这个齐暮的炼药术,他自认自己和他比起来,已经有差距了,也不知道离夜那小子和他是什么关系。

    “对了,司南,离夜呢?”想到离夜,孟枭猛地回神。

    司南睁大双眼看了看孟枭,再看看蔺药,他们两个的眼睛同时落在他身上。

    “公子早上就出门了。”公子去哪里,他哪里能多问。

    “出门?”孟枭额角滑下一滴冷汗,他越来越觉得,凤舞说的那个少年,就是离夜那小子。

    世上那么嚣张的人,除了离夜,他还真想不出有第二个!

    “什么时候回来?”蔺药也是一阵汗颜,不会这么巧吧?

    “公子的事,司南不敢多问。”他们家大人都不敢多问,更何况是他。

    “离夜,那是谁?”凤舞好奇眨了眨眼睛,不解问道。

    听起来有点耳熟,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

    ------题外话------

    更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