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八十三章 莫欺少年穷!
    “离夜,我们是不是也该出去了?”

    风景如画的山谷中,灵药遍地,灵泉涌流,湖泊绽放着各种亭亭玉立,千姿百态的莲花。

    白色藤蔓盘旋在湖泊中央,如同守护者一样,守护着山谷中的一切。

    询问的话语刚刚落音,又一股焦味袅袅升起,在山谷间散开。

    看到毁坏的药材,红莲顿时一阵紧张,这和它没关系!

    “不行。”离夜摇了摇头,看着身边几大堆药渣,无声摸了摸鼻子,随即躺下。

    这要是有人看到这一堆堆药渣,肯定会心疼到滴血,这也太暴殄天物了!

    “离夜,你不会是忘记时间了吧?”红莲见离夜躺下,继续问道,它记得他们进来已经有两个多月了。

    要是记得没错的话,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炼药师大会就要开始。

    “没忘记。”离夜撇了撇嘴,这种事怎么可能忘记。

    不过红莲说的不错,的确是该出去了,不管行不行,都该准备准备,然后去中域!

    深吸一口气,离夜起身把身边的东西放进储物手镯,在看看身边一堆堆药渣,一滴汗珠从额角滑落。

    这些天是的确是挺浪费的,居然炼坏了这么的药材,幸好有这么个山谷,不然还知道得花多少钱才能买到这些药材。

    还有些,就算是有钱,只怕也未必买的到。

    红莲见离夜把东西收拾了,立即飞进她身体中。

    他们在这里两个多月,终于该出去了,炼药师大会,应该会有很多炼药师吧?

    “藤蔓。”离夜轻轻叫了一声。

    盘踞在湖泊中央的白色藤蔓听到这一声轻唤,如闪电般从空中划过弧线,飞到离夜面前。

    “把这里收拾一下吧。”离夜伸手摸了摸伸到面前的触角,露出淡淡微笑。

    白色藤蔓顺着离夜的手臂,缠上她的身体,将她轻柔圈住,像是在和她撒娇一样。

    离夜嘴角笑意更深,然后拍了拍缠上自己身体的藤蔓。

    “收拾吧。”堆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处,藤蔓会收拾好的,她不用操心这些。

    缠绕着离夜身体的白色藤蔓,瞬间松开,点动了一下触角,仿佛是在答应着离夜的话语。

    看到千里王藤的举动,离夜眼中闪过光亮,以前它还不会这些的。

    “嘿嘿,离夜,你不知道,千寂和赤魅它们没事的时候,就会教育千里王藤,和它说话什么的。”红莲嘿嘿笑道,当然这里面它也是有功劳的。

    离夜不禁失笑,原来是这样,不过效果还挺不错的。

    身影微移,离夜又拍了拍藤蔓,然后才离开空间。

    玄机城内一片欣欣向荣之气,两个多月以来,所有事都在正常运行,没有人再找上门来挑衅。

    当然,中临都现在也没有人敢上门挑衅,一个个血淋淋的例子摆在那,他们哪里能忘记。

    “真无聊啊!”一声叹息响起,霖奕歪七倒八躺在草地上。

    北宫离夜闭关他们又不能说离开就离开,再说他们的事才做到一半,目前还不能离开。

    “最近的确是没什么事做。”梦寻欢认可点点头。

    按照北宫离夜的说的,他们已经把人送进了崛域森林,当然只是在外围行走。

    要是走到深处,她绝对可以肯定,最后剩下的人,一个不剩!

    可现在也没多少人了,他们目前分批游历玄机城,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的行踪,等到走完中临都就该回来了。

    他们是不会任由这些人离开的,在他们身上,自然还用了点东西。

    “我们可以对招。”春秋凉凉说道,露出别有深意的笑容。

    反正他们都很久没动手,完全可以活动一下。

    罗刹他们四个,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然后摇头。

    “用不着!”四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尽管他们之间的差距不是很大,但真正打起来,还是很吃亏!

    他们又不可能四个一起出手,这不是他们的风格,而且这样打起来,他们四个会觉得非常没意思。

    “那就真的可惜了。”春秋惋惜摇头,可脸上的笑容明明就是很得意。

    “你要是觉得可惜,我们打一场如何?”清冷声音突然响起,清晰传入几人耳中。

    五人同时怔了一下,然后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少年白衣,盈盈轻笑,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身后,脸上绽放着的笑容,闪耀出极为亮眼的光芒。

    “你出关了!”啊呸,当然是出关了,不然站在这里是鬼啊!

    梦寻欢深深嫌弃着自己刚刚的话,可看到面前的少年,再看看春秋,她认同点点头。

    “这个主意不错!”让北宫离夜和春秋打一场,说不定就知道他的实力了!

    飞聂拍了拍春秋的肩膀,笑道:“是你表现的时候了!”

    能不能知道离夜的实力,就看他的了!

    “没错没错!”霖奕嘿嘿一笑,他是非常想看到春秋被离夜揍的。

    三个人那叫一个落井下石,看的春秋满头黑线。

    “不用太客气!”当年他要是知道离夜这小子的实力……可能还是会打一场,可现在肯定不来!

    输在一个人手上两次,那就太没面子了,明明知道打不过还冲上去挨打,又不是傻!

    “你既然出关,那就是炼药师大会快开始了吧?”梦寻欢兴奋问道,自从知道北宫离夜这小子是炼药师,她就知道这家伙是个变态。

    至于现在是什么品级,他们也想见识一下!

    再说了,炼药师大会肯定聚集了很多炼药师,他们多认识几个炼药师也没什么坏处。

    其实,他们最想看的还是炼药师大会……

    “是快了,还有一个月,我打算早点去。”离夜点点头,探究一下齐暮说的那个地方也好。

    玄机城有他们几个在,她还是比较放心的,出不了什么大事。

    “你的意思,我们还要待在这里?”梦寻欢鄙夷道,他们也想去看!

    离夜点点头,看了他们一眼,才又说道:“罗刹一起留下。”

    她没打算带人,只是去参加一个炼药师大会,又不是去打架,去那么多人干嘛?

    “那我就不说什么了。”梦寻欢点点头,他们五个一起来的,当然要一起留下来。

    一开始她虽然觉得罗刹难相处,可他们毕竟相处了一年多,该了解的都了解了,这家伙并不难相处。

    “那……”春秋才说出一个字,离夜的声音已经响起。

    “那些人回来后,你们出手好好教训一下他们。”经过这么多磨练,他们心里肯定会不满,也会有不甘。

    这个时候自然是要震慑,将他们的气焰压住,否则他们还不上天了。

    春秋:“……”

    霖奕:“……”

    飞聂:“……”

    梦寻欢:“……”

    四个人无语地看着离夜,罗刹果然说的没错,这种事最后还得他们来做!

    罗刹淡然站在一旁,对这种场面,他已经不惊讶了。

    看到他们的表情,离夜低头看向手上的储物手镯,伸手往里面掏去。

    “这段时间炼制了几瓶……”

    话还没说完,玉瓶刚拿到手上,眨眼之间,便消失无踪了。

    “这就当报酬了。”梦寻欢满意点点头,把丹药放进储物袋内,脸上布满了笑容。

    飞聂笑眯了眼,“有离夜在,还去看什么其它炼药师。”

    春秋和霖奕没说什么的,可从他们脸上的笑容看来,心里想的肯定和梦寻欢还有飞聂一样。

    罗刹无语看着他们几个,这变脸的速度,会不会有点太快?

    “你的。”离夜又拿出两个玉瓶递给的罗刹,无奈笑看着春秋他们。

    他们这表情,活像很久没看到丹药一样。

    离夜这次还真猜对了,在死亡洞窟待了一年多,他们几个身上别说丹药了,连根杂草都没有,能用上保命的东西都用上了。

    “谢谢主子。”罗刹结果丹药,小心翼翼放进储物袋内。

    “我等会就走。”离夜看了他们几个一眼。

    五人猛地抬头,不解看着离夜,这么快,用的了这么着急吗?

    “我这次是从空间传送去中域。”要是用天穹峰的特殊通道,自然会快一点。

    可去炼药师公会主会,她还是打算从空间传送走。

    “嗯。”五人点点头,空间传送的话现在走不算早,没十天半个月根本到不了炼药师公会。

    把事情交代给他们五个后,离夜又找了一趟韩陆和几个在玄机城地位较高的铸造师,对他们一番交代,这才离开。

    鳞甲虎鳄,赤魅,千寂,她自然是没带走,它们留在玄机城,玄机城就多了一分安全。

    离开玄机城后,离夜直接往中临都的空间传送走去。

    中临都的空间传送,是海家的,也只有海家有这个财力在这里弄一个空间传送。

    离夜的速度很快,不过是一天的时间,她就已经到了那片宽阔的广场。

    人来人往的广场上,前往传送空间入口的,大部分都是身穿宽松银色外袍的炼药师,胸前佩戴着显示他们身份的炼药师徽章。

    这样的场面,比一年多近两年前南境举办炼药师比试,还要轰动!

    离夜走向办理程序的地方,才刚拿出水晶卡,身后就响起激动的声音。

    “离夜!”

    离夜不解往身后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两张熟悉的脸,一张欣喜,一张阴沉,可眸光中也有点点光亮。

    “哈哈,海夏,你输了,我就说这是离夜吧!”方白笑哈哈走到离夜身边,指了指和以往一样,不爱穿炼药师服饰,不爱佩戴炼药师徽章的离夜。

    海夏轻哼一声,把头扭到一旁,他们两个看不见的嘴角,勾起细微的弧线。

    谁说他没认出来,只是故意那么说罢了。

    “离夜,咱们别理他,这家伙自从晋升灵皇以后,就嘚瑟到不行,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功劳。”方白白了一眼海夏,看向离夜脸上立刻染上了笑容。

    真是太好了,海夏刚刚出关,他们就出来了,没想到刚好会碰上离夜,不用说离夜也是去参加炼药师大会的,这一路,他们又能同行了。

    离夜轻笑摇了摇头,他们两个还是一样,一点都没变。

    目光落在方白胸前的徽章上,离夜眼中微微闪过光亮,王品炼药师徽章。

    这段时间,他看来也有不小的收获,已经是王品了。

    “对了,离夜你还没给钱吧,不用给了,反正这是海家的地盘,有海夏在,咱们全免!”方白拍了拍海夏的肩膀,朝着离夜眨了眨眼睛。

    反正海夏做离夜的钱袋,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再做一次又有什么关系。

    “喂,方白……”

    “不用说客气,这是在给你机会。”方白打断海夏的话,不让他继续说下去,笑容加深。

    海夏这家伙明明就没什么意见,口是心非干嘛!

    海夏看了一眼离夜,没有再说什么,走向石化的接待人,递出家族令牌。

    “三个。”海夏慢慢吐出三个字,然后才把令牌收起来。

    “海夏公子!”接待那人暗暗留下一地冷汗,原来是海夏公子,海夏公子现在在家族的地位,比以前还高,可不能得罪。

    然后那人立刻拿出三个黑色晶石,恭敬交给海夏。

    “黑色?”离夜看向方白,以前他们的都是蓝色和紫色,这个居然是黑色。

    方白轻咳一声,凑到离夜耳边,“只有海家的人才能用黑色晶石,不然就是海家的贵宾,不过能拥有黑色晶石的贵宾,还是很少的。”

    也不是没有,只是比较少而已。

    离夜眉头轻挑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家族使用的,自然是不同的。

    海夏拿着黑色晶石回到他们身边,手掌摊开,三块黑得发亮的晶石静静躺在他手心。

    “谢谢。”离夜拿过晶石,从中临都到中域,空间传送都要不少钱,现在嘛,算是全省了。

    方白嘿嘿一笑,在海夏说话之前开口,“不用不用,海家不缺这点钱。”

    比起海夏晋升灵皇,这点钱的确算不了什么!

    离夜没有回答,一码归一码,不过既然给她了,她也不会客气。

    “走吧,黑色晶石的空间传送是不用等的。”海夏沉声说道,这些对海家来说的确是小事,而他拥有现在的地位,也是因为离夜。

    当年如果不是离夜,他想要晋升灵皇还没那么容易,所以这些和离夜那些事比起来,可以算是微不可道。

    三人往空间传送的方向走去,然而还没走多远,旁边的吵杂就吸引了方白的注意,他立刻拉了拉海夏,往旁边指去。

    “你们家的地方有人闹事,你不管管?”方白忍不住轻啧,居然还有人敢在海家的地盘闹事。

    中域几股势力之一的海家,哪里会让他们如此放肆。

    “去看看。”海夏皱了皱眉头,脸上露出一抹不悦,尽管会有人处理这件事,他既然遇上了,还是得去看看。

    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不在意道:“我无所谓。”

    这种事的确需要管管,尽管中临都吃人不吐骨头,肉弱强食,但在一些势力的领域上闹事,这些势力是不允许的。

    他们几个走近,就听到一声声粗暴的咒骂和粗重的喘息声,从喘息可以听出,这个人伤的很重。

    “妈的,下次你再敢撞上老子,看老子不弄死你!”

    “以为中临都是什么地方,下次看到我们主子,记得绕道而行。”

    “还这么倔,你以为你是北宫离夜……”那人的话还没说完,随即就响起一声清脆的把掌声。

    “蠢货,说什么北宫离夜,就算北宫离夜在这里,又能拿老子怎么样,不过一个黄毛小子,还真能翻天了!”粗吼之声呵斥着刚才说话的人。

    离夜他们三个刚刚靠近,这一段无比清晰的对话,就落入他们耳中,也看到了被他们围攻,却依旧不肯倒下身材瘦小的少年,而他眼中不敢,不服的眸光,带着点点光亮。

    那粗重的喘息就是他的,而咒骂之声是围攻……正确的说是群殴他那几个人的。

    熟悉的四个字传来,方白和海夏相视一看,同时看向离夜。

    这个人尽管在这里闹事,可他说的还真是没错,北宫离夜就在这里,而且正含笑看着他,那种笑容让人毛骨悚然。

    玄机城的事,中临都现在没有人不知道,海家当然也听说了,而在听说北宫离夜的时候,他们就知道,这个北宫离夜,肯定是离夜!

    “这不是你们海家的地盘吗?”离夜看了一眼海夏,不冷不热说道。

    他们海家的地盘,他动手就好了。

    “好。”海夏点点头大步走过去,看着他们又要动手,他大声喝道,“住手!”

    灵皇之力轰然炸开,往那几个人身上横扫而去,四周一阵巨大波动散开,余力犹如涛浪一般,层层泛起!

    围观的人立即后退好几步,看着大步走来的男人,有些诧异。

    灵皇!

    中临都的灵皇就那么多,他们都能数出来,可眼前的男人,怎么从没听说过?

    准备动手的几个人,被这一股力量冲开,身影踉跄往后退去。

    为首的男人,眯起双眼,不满看着突然走出来的海夏,“老子还是第一次看到,在中临都,会有人逞英雄!”

    面对这种事,中临都任何一个人,都是围观在一旁,谁也不会动手,他居然还敢强出头。

    海夏没有理会那人说话,只是低头看了看面前瘦小的人,淡漠的眸光没有一点情绪,更别说是愤怒和同情。

    在中临都,没有谁会同情谁,也不会有人会因为肉弱强食这种事而愤怒。

    “喂……”男人还想继续说什么,方白大步走过去,一阵轻啧。

    “海夏,有人在海家地盘上闹事,还在你面前这么猖狂,看来你闭关这段日子,大家都不认识你了。”方白淡淡扫视了他们一眼,他胸前的王品炼药师徽章,以及他穿的银袍,让不少人的脸色都有了微妙变化。

    王品炼药师!

    炼药师,不管走到哪里,都是让人尊敬,即便这里是中临都。

    为首的男人,听到方白的话,脸色惊变,“海夏!”

    海家海夏!

    “来人。”海夏也不废话,重重吐出两个字。

    几道身影从空中闪过,稳稳落在他面前,俯身叫道:“公子!”

    “把他们扔出海家领域,从今以后,在不允许踏入一步!”在海家的地盘,岂容他们放肆!

    这么严重!?

    所有人心里咯吱一响,就算是在海家的地盘闹事,也不至于从此将这些人驱逐出海家的地盘吧,这会不会太重了一点?

    “是!”几人应道,转身走向脸色惊变的那几个人。

    方白笑看着海夏,这家伙,居然动怒了。

    看来给离夜当了一段时间的打手,有些事他已经习惯了,想要改只怕很难很难。

    对于海夏这个命令,那个男人愣了一下,然后就不服了。

    “海夏,你就算是在海家有几分地位,还没资格将人驱逐!”该死的,海夏怎么会在这,他居然没注意到。

    资格!

    海夏脸色一沉,像是被人碰到了逆鳞一般,眼中闪过杀意。

    离夜站在几步外,明显感觉到海夏身上气息的变化,睨视了一眼愤怒中咆哮的男人,不急不缓走过去。

    “驱逐几个人罢了,打一顿扔出去就好了。”清冷的声音在空气中炸开,明明是不轻不重的一句话,但围观在一旁的人,脸色都不禁变化起来。

    太嚣张了!

    打一顿,扔出去!

    他们扭头看去,少年绝代风华,俊美无双,缓步走来,身体周围散发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气势。

    打一顿!

    方白没有漏掉那几个字,一阵汗颜看向咆哮的男人,他这不是找虐么?

    让海夏处置,最多只是驱逐,现在离夜是直接揍一顿,然后扔出去,这个人又何必呢,这不是讨打。

    清风淡雨之声传入耳膜,瘦小的少年,其实他并不瘦也不小,还很高,只是看起来很单薄,还被狼狈的群殴,所以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很瘦小,他微微怔了怔,扭头看去。

    纤细的身影落入眼帘,他微微含笑,是那般的无害,而他身上的气势,耀眼的光芒,却让人移不开眼,又让人不敢直视。

    “你们海家就为了这么个小子,把我驱逐!”男人愤愤道,他们海家会后悔这个决定的!

    海夏刚想说话,就看到离夜嘴角笑意加深,轻笑传之而来。

    “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锐利的眸光落在他们身上,强大的气势以离夜为中心,往周围散开!

    云轻风淡的话语,又透着一股强势的骇然,重重落在每一个人心上。

    风水轮流转,莫欺少年穷!

    此时所有人目光,都落在离夜身上,脑中不停回响着那句话,“莫欺少年穷”!

    这少年看上去和那小子差多大,居然能说出这种话!

    说出这种话的少年,岂会简单!

    话一说完,就连那个眼中带着倔强,神情坚定的少年,也不禁愣住。

    莫欺少年穷!

    这个人……他是谁?

    离夜看了看那几个人,然后冷然收回目光,嘴角笑容多了几分讥讽。

    所有人就看到这个人伤的有多重,却没看到这几个人身上的伤痕,四五个人围攻一个,还能在对方身上留下痕迹,他们觉得这个人会简单?

    而且……

    离夜的目光落在那人手腕上,他手上戴着手环玄色手镯,手镯上的图纹,那是她所熟悉的,是玄机城的图腾,这个人嘛,她要是没猜错,应该是春秋他们挑选出来,送到中临都历练的人之一。

    他当然不知道自己,在没有经过这最后考验之前,他们并不知道要进入的势力,是玄机城。

    “让你的人办就好了,走吧。”离夜看了一眼海夏,再看看那少年,大步离去。

    希望他们还会再见,这样的人死在中临都,就可惜了。

    不过,这样的人让他死,怕是没那么简单。

    “离夜,等等我。”方白大步跟上去,那模样活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莫欺少年穷!

    这句话真的是……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反正听到心里,让人激动澎湃不已,激励人心。

    海夏见他们两个走远,匆匆交代,“就按离夜公子说的做。”

    打一顿,扔出去!

    “是!”海家的暗卫一阵汗颜,离夜公子海家的人都是认识的,当年他出现在海家的时候,连他们暗卫都知道了这少年,更何况是其他人。

    离夜公子!

    所有人脑中一个激灵,双眼不敬睁大,看向走远的少年。

    离夜!北宫离夜!

    “奶奶的,他是北宫离夜!”

    “就说中临都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嚣张跋扈的少年,原来是北宫离夜!”

    “一年多前,听说叫离夜的少年是炼药师,既然两个人是同一个人,那他是去参加炼药师大会吧?”

    “**不离十,不过北宫离夜真的……”

    话还没说完,众人不约而同看向脸色惨白那个男人,不禁失笑。

    这人刚刚好像还说,北宫离夜不能拿他怎么样,现在这个时候,还是不能把他怎么样么?

    北宫离夜可是说,打一顿,直接扔出去!

    以后,他别说是海家的地盘,就是玄机城的地盘,怕也是靠近不了了,这两个地盘他靠近不了,以后在中临都是混不下去了。

    一下子,他就得罪了中临都两股势力,不死已经算好的了。

    所有人纷纷散开,讥笑久久不能散去,走出很远很远,笑容都没有退去。

    那几个人很快就海家的暗卫拖走,离夜公子说了,打一顿,扔出去!

    留下那满是伤痕的少年站在原地,脸上复杂的情绪不停交替,也不知道是喜是悲,但离夜留下的话,却始终响起在他耳边。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在这件事后,三个人一路上沉默,一直到传送空间的银船上,还依旧沉默安静,这让一向喜欢热闹的方白有点受不了。

    他们这一路至少还有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就这么安静下去?怎么可以!

    “离夜,你现在是什么品级了?”方白终于忍不住,伸头凑到离夜面前,好奇问道。

    虽然知道离夜不会说,可他还是想问。

    黑暗中,一道道银光飞速闪过,如同辰夜中,天边划过的流星。

    离夜笑着收回目光,扭头看了一眼方白,拿出炼药师徽章,“你说呢?”

    她现在的徽章,还是灵品,又能是什么品级?

    “我才不信徽章这种事。”方白无奈看了一眼离夜,其他人亮出徽章,他绝对相信,离夜嘛,肯定不信!

    这家伙明明是炼药师,却不喜欢佩戴这些亮出自己的身份,而且……这个变态,当年在南境都是灵品了,现在这么长时间过去,还只是灵品?

    信他就见鬼了!

    离夜耸耸肩,把徽章收起来,“不信就是你的事了。”

    反正她的徽章才只是灵品,去参加炼药师大会,第一关还是只会在灵品炼药师的区域。

    方白:“……”

    信不信是他的事,事实又是另外一回事。

    “这条银船,是你们海家专用的吧?”离夜看向海夏,一路上他们都没停过,应该会到中域才会停下来了。

    海夏点点头,缓缓开口,“会一直到中域海家的势力才会停下,然后再从炼药师公会的空间传送,去炼药师公会所在的地方。”

    各方势力的传送通道,都不能直接到达,需要从他们实力的空间传送,才进入他们的势力。

    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看了看手上的徽章,然后随意扔进储物手镯。

    一旁的方白,看到离夜随意的动作,顿时一阵狂汗。

    离夜这样,让他怎么相信!?

    银船上只有离夜他们三个,偌大的银船,就显得有些冷清了,在离夜和海夏走进船舱,回到自己的房间后,银船之上更是寂静不已。

    方白摸了摸白字,喃喃自语,“算了,这两个都这样。”

    说完,他一个人惬意地躺在甲板上,看着黑暗中闪过的银光,不知不觉就沉睡了过去。

    飞船还在继续飞行,等到达中域,已经是六七天后,这样的速度还算快的,若不是海家专用的银船,在半路不会停下来,到达中域最少都的**天。

    下了银船,迎面而来的就是各种吵杂之声,然后就是人山人海的场面。

    人山人海中,大多数都是清一色的服饰,以及胸前整齐的徽章。

    “看来很多炼药师都到了。”方白笑眯眯看着周围,他也是第一次参加炼药师大会,没想到炼药师大会会有这么多炼药师。

    现在还只是一部分,等到了炼药师公会,还会更多!

    “离夜你也穿上吧,我们直接就去炼药师公会的空间传送,有徽章还有衣服会方便很多。”方白轻声说道。

    炼药师公会的通道,对炼药师的待遇,自然会好很多。

    离夜想了想,点点头,然后把才把衣服穿上,把徽章戴在胸前,才穿戴整齐,离夜立刻就感觉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又多了很多,可当他们看到自己胸前的徽章,很快又收了回去。

    嘴角微微上扬,看了一眼胸前徽章,离夜问道:“这里是海家的主家领地么?”

    海家的主家也在中域,不管海家在中临都多强盛,但在中域也只是一个兢兢战战的小家族。

    “族长他们在这,不过他们和我们也没多大关系,自然也不用去见他们。”海夏冷淡说道,对于主家,他显然就更为冷漠了。

    “那就走吧。”离夜了然点点头。

    这里就有这么多炼药师了,那炼药师公会的通道,应该就更多炼药师了。

    当面前全部清一色的身影落入眼帘,方白是震撼的,海夏是诧异的,离夜挑了挑眉头,一条黑线从额角滑落。

    她想过有很多炼药师,可也没想过会有这么多!

    在这里几乎都是炼药师,很难找出一个其他人,就算有其他人走在这里,也肯定被炼药师给吞没了。

    这场面,的确是挺震撼的,也可以看出来,炼药师大会在炼药师心里有多中央。

    怎么可能不重要,炼药师大会那么长时间才举办一次,这时整个临天大陆炼药师的较量,不分年龄,不管身份,只看丹药品级!

    每一次炼药师大会的奖励,都会很丰厚,这次听说可以到一个什么地方去修炼,又听说有个叫齐暮的炼药师在这里待了两年,就成为尊品炼药师了,炼药师们都沸腾了起来。

    尊品炼药师,谁不想成为尊品炼药师!

    但这个品级就算是在炼药师公会主会,都少的可怜,更别说是其它地方。

    “空间传送在那,我们赶紧过去。”方白大步往前走去,笑盈盈看着四周。

    清一色的服饰,每个行人都会忍不住停下脚步,看着他们胸前的徽章,看着他们昂首阔步的模样。

    各种品级的都有,灵品自然也不是最抢眼的,但停留在离夜身上的目光却是不少,不论是那俊美的模样,还是那与生俱来的气势和尊贵的气息,都让人纷纷停住目光。

    放眼看去,热闹无比的广场,却有一个角落显得格外安静,炼药师看到那个地方,不知道为什么,都会纷纷绕行。

    “方白,那里也是接待的地方,炼药师怎么不过去?”离夜不解问道,其它接待的人都忙死了,那个地方却格外冷情安静。

    对比,非常鲜明!

    “那个啊,拥有特殊徽章的炼药师才会有,但是整个临天大陆拥有特殊徽章的炼药师,加起来都没五个,不过听说今年那个尊品炼药师,拥有的就是特殊徽章。”方白热情地给离夜详细解释。

    他真的想快点见到那个炼药师,太厉害了,居然用两年的时间就晋升到了尊品,他得去取取经,要是能拜师就最好不过了。

    特殊徽章?

    离夜挑挑眉头,脑海中响起孟枭给她徽章的时候,说过的话,眼角余光看了看胸前徽章,大步走过去。

    原来这就是那老头说的,这特殊徽章!

    笑眯眯的方白见离夜往那边走去,立刻一把拉住她,脸上的笑容全然消失。

    “离夜,那可是……”

    “我知道。”离夜淡淡回答,打断方白的话,就是知道才过去的。

    知道……

    方白张了张嘴,眨了眨眼睛,呆呆低头看着离夜胸前佩戴的徽章,脑海中出现四个字,特殊徽章!

    在方白惊愕之时,离夜已经走到了那个接待人的面前,刹那间,以离夜为中心,方圆三丈内,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这小子知不知道,那个地方,只接待拥有特殊徽章的人?”

    “我看他是不知道,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拥有特殊徽章,他不过灵品炼药师。”

    “你们听说过,哪个灵品炼药师,拥有特殊徽章的吗?”

    “我们就看着他怎么出糗吧,乖乖在我们后面排队。”

    “没眼力劲的小子,还真以为什么地方都能去。”

    ……

    周围寂静,议论之声自然也显得特别响亮,一字一句清楚传进方白和海夏的耳里。

    嘲讽,浓浓的嘲讽,好像就是没有一个人会相信,离夜能拥有特殊的徽章,他们都在等待,等着她出糗,狼狈而回。

    等离夜乖乖站到他们身后,他们就有了嘲讽的对象,狠狠嘲讽着她,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方白和海夏都听到了,离夜自然也都听到,然而她并没有在意,而是摘下自己的徽章,然后拿出水晶卡递给那人。

    接待拥有特殊徽章的人,就是炼药师公会的,见多识广,尽管他也有点不相信,可主会的确是给出去过一个特殊的灵品徽章,他这上面也有记载。

    所以他很快冷静下来,接过离夜的徽章,拿出一块晶石,把徽章放到晶石上,本来暗淡无光的晶石,竟然闪烁出的光芒。

    果然是!

    那人脸上露出惊喜,急忙拿过桌边的名册,打开名册对比徽章图纹,还有对这徽章主人的记载,握着徽章的双手,狠狠颤抖了一下。

    然后他猛地抬起头,神情激动,脸色因为激动而变得通红,他双手捧起徽章和水晶卡,递给离夜。

    “在下言一,离夜公子,您终于来了!”

    ------题外话------

    来晚了,么么么,飘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