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八十二章 吞了玄兽魂珠
    犯我玄机城者,我北宫离夜,必诛之!

    嚣张霸道的话语,在中临都又掀起了一场空前绝后的风雨狂潮,当日的事在整个中临都引起了前所未有的轰动!

    每个听到到这话的人,都是一阵讥笑,在中临都,这种放言,有用?

    中临都只看实力,管你多嚣张,谁会听你的!

    可当那天的事落入耳中,传入心里,所有人皆为冷颤!

    随即,那个刚刚崛起不到一个月的势力——战门,原本是中临都最具有潜力的大势力,可却在一夜之间,消失全无,连曾经出现过的痕迹都不曾留下!

    直到这一刻,所有人才意识到,那少年的话绝不是开玩笑,谁若是不信,大可以去试试,北宫离夜一定会证明他那句话是不是说说而已。

    在不知不觉中,刚刚崛起不到一年的玄机城,在众人心里的地位,早已超越了在中临都矗立了几十年的各个势力!

    那个嚣张霸道,桀骜不羁的少年,更是在所有人心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如今的玄机城也变得热闹起来,中临都各方大小势力,全部前来巴结,不管有没有过恩怨的,认不认识的,近的还是远的。

    城门外的鲜血和坑洼,早已抹去填平,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就像那天的事从来不曾发生过,只是留着那时所有人心里的震撼,永远都不会消散。

    送走最后一批“客人”,萧水寒已经显得不耐烦了,直接关闭城门,任谁来了也不去理会。

    原本打算战门的事情一解决,他就去闭关的,结果这几天的事,一天比一天多,特别是战门消失以后,所有人更是惊惶上门。

    战门的消失,自然是他那徒弟的杰作,可是他们也不必这么惊慌,只要对玄机城不做什么,他们就不会有什么事,夜儿也不会去动他们。

    “师父。”离夜走进客堂内,看着主坐上面带几分倦意的萧水寒,嘿嘿一笑。

    萧水寒靠着椅背,手肘放在椅子扶手上,手指摩擦着下巴。

    “夜儿,你这一战,震慑了不少地方,也把为师累的不轻。”这几天下来都没停过,反而上门的人越来越多。

    玄机城也该关一关了,不然这忙碌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师父,今天来就是跟你说,你赶紧去闭关吧。”晋升这种事,不能耽搁,他可以把事情交给玄机城她。

    虽然她不是很熟,但还有玄机城这么多人在,基本上是没什么事的。

    “好。”萧水寒这次没有拒绝,他也知道自己该闭关了。

    离夜走到萧水寒身边,低头从储物手镯拿出了几个玉瓶,这几个玉瓶的丹药都是皇品,也都是晋升时对灵师非常有帮助丹药。

    “师父,这些你都带上。”特地给师父炼制的,他可不能不带这些。

    萧水寒拿起其中一个玉瓶打开,浓郁清香散开,沁人心脾!

    “夜儿,你现在能炼制出的丹药,应该是皇品了吧?”他虽不算很懂丹药品级,但这丹药的精纯比以前都要好了。

    还有这些丹药,应该是圣厄丹,帮助晋升者更好晋升的丹药。

    “嗯,数量还有点少。”但是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她储物手镯里炼制圣厄丹的药材,都用完了,才这么一点。

    而且要不是战越他们突然进攻,说不定还会多一两颗,一两颗数量虽然不多,但也可能是关键。

    想到这里,离夜就觉得那天下手轻了!

    萧水寒眼中闪烁着光亮,脸上的疲惫之色,在这一刻也消失全无。

    喜悦自豪在脸上展露,他放下手臂,缓缓站起身。

    “夜儿,我知道你创建玄机城有其它目的,也知道你一旦创建,必定会守护好这个它,所以为师很放心把它交给你,你要做什么便放手去做,你的后盾绝不止一个北宫家族。”她放手去做便是!

    她的天赋,谁也阻止不了前进的步伐,挡在她面前的人,那只会成为她的踏脚石!

    暖流从心里划过,离夜嘴角不由自主上扬,“好。”

    “夜儿,听说今年的炼药师大会,第一名的奖励很丰厚,其中一样就是送前三名去炼药师公会一个禁地修炼,最近炼药师公会出现一个尊品炼药师,貌似就是在那个地方修炼了两年。”短短两年时间,造就出一个尊品,夜儿若是去,是不是能直接到那个,上万年来,无人能到达的高度,帝品!

    “这个听说了一点,那个尊品炼药师,我还认识。”离夜汗颜道,而且这个尊品炼药师,还叫她师父。

    齐暮要是在这里,肯定会叫师父师公,不知道师父到时候知道自己有个尊品炼药师的徒孙,会有什么反应,想到这里,离夜更是汗颜。

    萧水寒愣了愣,然后点点头,也是,夜儿就是炼药师,认识一个尊品炼药师也没什么。

    “师父,你明天再走吧。”这几天他也累了。

    “嗯。”萧水寒点点头,直径往外走去,他也这么觉得。

    离夜走在萧水寒身边,两人刚走到门口,就看到韩陆急匆匆走来,神情紧张。

    看到韩陆走来,萧水寒脸色顿时黑了大半,又有人来了!

    离夜轻咳一声,笑道:“师父,你去休息吧,我来!”

    不就是接待几个人,她也行的!

    韩陆看到萧水寒黑了半边脸,心里一紧,立刻说道:“这次来的人,是找少城主的!”

    真的是找少城主的,不是找城主!

    “找我的人?”离夜狐疑看着韩陆,什么人会来找她?

    “那我先走了。”萧水寒拍了拍离夜的肩膀,大步离开,很快消失在两人眼中。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韩陆总觉得他们城主的脚步,比以往快了很多。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萧水寒离开的背影,往回走去,喃喃自语道:“让他们进来吧,看看是谁来了,还是找我的。”

    “是。”韩陆转身走出客堂,眨眼已经走出百米。

    离夜斜靠着椅背,目光看着门外,几丝波动散开,她已经感觉到来人往她这里在靠近了。

    在韩陆带领下,几道模糊的身影慢慢出现,他们跟着走进来,目光看着周围,而最靠近韩陆的那个人,手里的兵器,她非常眼熟。

    冰绝!

    离夜眼前一亮,猛地站起身,大步往门外走去,而往她这边走来的几个人,见她走来,也加快了步伐。

    “罗刹!”他怎么来了?

    五人直接把带他们来的韩陆甩在身后,瞬间走到离夜面前,除了罗刹刚硬依旧,半天露不出一个笑容的脸上,一脸激动,其余四个都是笑呵呵走来。

    “北宫离夜,你小子倒是混的不错,把玄机城直接搬过来了。”为首的男人走到离夜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

    一双眸子在离夜身上扫视,探究不到底的气息,让他一张脸拧巴在了一起。

    这一年多没见,这家伙还是这样,实力永远探不到底。

    “那要不要我把第六殿也搬过来?”离夜双手抱臂,笑看着罗刹身边的四个人,他们四个居然一起来了。

    实力嘛……

    眸光在他们身上扫视而过,离夜眼中闪过一丝光亮。

    春秋的实力,居然是初级灵皇!

    他们居然也到了灵皇级别,不过也是,第六殿所有人的天赋,绝对不弱,要是再遇到上一点契机,突破灵皇也不是没可能。

    “北宫离夜,你眼睛也不用放光,我们五个,除了他到了灵皇,我们都还停留在半灵皇。”梦寻欢不满说道,又被这家伙领先了一步。

    不过也是九死一生,才有现在的实力,从风启大陆走到这里,还真是不容易。

    “进来再说,看你们的实力,到临天大陆应该很长时间了。”离夜含笑说道,指了指里面。

    梦寻欢绕过离夜,直径走进去,“是很长时间了。”

    韩陆后面匆匆走上来,疑惑看着他们的举动,神情中露出不解。

    少城主认识的人?

    “韩陆,你先去忙吧,他们都是我认识的人。”离夜淡淡一笑,转身走进去。

    “是。”韩陆应道,头上冒出偌大疑问,但还是转身离开。

    五人走进客堂内,次序不一坐下,目光都落在离夜身上。

    “说说吧。”离夜扫视了他们一眼淡淡开口。

    灵皇级别,他们到底来了多长时间了?

    “我们是在你离开后的半个月离开北宫联盟的。”霖奕抢先回答,嘿嘿一笑。

    当然,他们是跟北宫家主说过的,不会不辞而别,而且第六殿的人,有苏老和墨香,基本上没什么事。

    离夜眉头轻挑,比她想想的要快,至少她以为还待了一个月。

    “别提了,我们还没到,就掉进了传说中的死亡洞窟。”飞聂哀声叹气,可他精彩的表情,却是再说,他们这一年多的时间,过的非常精彩。

    精彩到让他们在里面呆了一年多,都不想出来,甚至还想继续留在那。

    “每天过着心惊胆战的日子,连睡觉的时间几乎都没有多少。”他们这一年多,就算比不上人家十年,五年还是有的。

    谁能想想,一天到晚都是在修习,连睡觉也是,几乎都没有中断过。

    修习也就算了,每天都要面临各种死亡挑战,都说人在逆境之时,能激发出不小潜力,他们也发现自己激发出了不少潜力。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的目光在他们几个身上扫视了一眼。

    “你们确定只是这样?”就算是这样,一年多的时间,哪里有这么快的进步速度。

    呃……

    春秋他们四个神情微微一僵,然后瞪了一眼离夜,他们就知道这些忽悠不过去。

    “不只是这样,是有一次我们快死了,我们并不甘心,然后血脉之力复苏。”春秋无奈回答,他们能到这种程度,大部分是因为血脉之力。

    在他们身体中一直沉睡的血脉之力,在那一次苏醒,可也只能晋升到现在这种地步。

    离夜心里这才有点安慰,血脉之力的冲击,的确是强大的。

    不过这点血脉之力激发出来,对他们日后修炼有益,但想像苏醒那会提升实力,是不可能的了。

    他们这次来,看来目的也不寻常,为了抛弃他们的家族吧,也不知道是什么家族。

    “那罗刹呢?”罗刹和春秋不同,他没有血脉之力。

    罗刹神情一僵,蠕了蠕嘴,才开口叫道:“主子,我……”

    “罗刹才是最厉害的那个,我们好歹是激活了血脉之力,这家伙在有次对战中,他直接就把一头玄兽魂珠吞下去了!那可是尊王级别的玄兽!”吞下去!

    霖奕兴奋开口,神情说的龙飞凤舞,还直接站了起来。

    魂珠!

    离夜嘴角一抽,看向罗刹,他不要命了!

    尊王级别的玄兽魂珠,他都敢随便吞下去,要是没成功,就会被魂珠反噬,被残留在魂珠里的玄兽残魂控制!

    “把手伸出来。”离夜走到罗刹面前。

    罗刹立即伸出手,神情中透着紧张和不安。

    离夜握住罗刹的手腕,精神力探入他身体中的经脉,遍布到身体各个地方。

    “你是不是有时会感觉自己控制不住力量?”离夜看了一眼罗刹,这就是直接吃魂珠的后遗症。

    哪里有人敢直接吃魂珠的,一不小心没命不说,即便成功过来,玄兽残魂也会落在身体了,一点点壮大,一点点吞噬灵魂。

    “嗯。”罗刹紧张点点头,的确是这样的。

    离夜松开握住罗刹的手,脸上闪过一丝无奈,眉头微皱。

    “这件事明天再说。”他身体中还残留着玄兽残魂,必须要尽快摧毁,不然这对罗刹会有妨害的。

    春秋看到离夜凝重的表情,不解问道:“很严重?”

    当时他们的血脉之力都苏醒了,实力都晋升了,罗刹为了不拖累他们,才会吞下魂珠的。

    “不算太严重。”小小的残魂而已。

    春秋他们四个人这才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你们刚刚离开死亡洞窟吗?”离夜皱眉问道,不然怎么现在才会来玄机城。

    听到玄机城,他们应该就知道这里不是和师父有关,就是和她有关,应该会立刻赶过来。

    他们也真够幸运的,掉到死亡洞窟,相传那个地方,是去“无间修冥”的通道,据说“无间修冥”就是传说中的地狱。

    他们能从里面走出来,应该是遇到了不少事情。

    “不是,我们去崛域森林走了一圈,刚刚走到就听说事情结束了。”梦寻欢摊开双手,无奈耸耸肩。

    然后走到中临都,就听说了一件大事,听说了玄机城,听说了这小子在这干的是多么轰轰烈烈,然后他们就来了。

    离夜摸了摸鼻子,轻咳一声,“其实我刚刚从崛域森林回来没几天。”

    看来他们是错过了,不然会在崛域森林就遇到。

    “我们知道你一定会凑热闹的,所以才去。”结果还是没遇到人。

    春秋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上下打量着离夜,这小子一年多的时间不见,实力到底发强了多少?

    “对了,我遇到浪子了。”离夜适当的转移话题。

    她哪里是去凑热闹,明明就是去有正是,这要是不去,都还不知道崛域森林中爆发出的力量,和小白的传承有关。

    要不是去,小白哪里能得到传承?

    她这几天也想明白了,崛域森林的的万年泥泽瘴炸开,还有兽潮,说不定就和小白传承有关。

    如果没有关系,那就是有人故意引发兽潮,阻止他们进入。

    只是兽潮,可不会因为人而引发,玄兽也根本不会听人类的命令。

    “我是不会去见他的。”飞聂摆了摆手,浪子就算是在眼前,他们也只会当做是陌生人。

    “我和他不熟。”梦寻欢摇头说道,一点都不熟。

    “算了吧。”霖奕的神情明显就是在说,这绝对不是个好消息。

    离夜:“……”

    他们当时知道她要到临天大陆来,一个个兴奋成那个样子,巴不得她见到浪子,遇到浪子,现在他们自己来了反倒是不见了。

    他们几个这关系,到底该说是好呢?还是好呢?

    “北宫离夜不介意我们住在玄机城吧?”这么大座城池总有他们住的地方。

    春秋若有所思开口,大家都是认识的人,不会让他们睡大街上吧?

    红唇是微微上扬,离夜笑看着春秋他们几个。

    “可以。”当然可以!

    玄机城多几个高手,她高兴还来不及!

    四人立即点点头,这就好这就好,他们还担心没有住的地方。

    “不能白住。”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四人一阵无语,看向离夜的表情,那叫一个无奈,他们就知道,不会那么简单。

    “好吧好吧。”暂时也只能这样了,现在让他们找个像玄机城一样的地方住下,还住的顺心,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梦寻欢点头答应,她是答应了,他们三个她不敢保证。

    “貌似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春秋耸耸肩,他们现在也只能住在着。

    只能有这一个办法,也只能是被北宫离夜坑了。

    飞聂和霖奕点点头,他们都没什么意见,反正一起来的,住在一起也没什么。

    “来人。”离夜往外叫了一声,玫瑰红唇的弧度加深。

    几道身影飞窜走到她面前,沉声叫道:“少城主!”

    “吩咐下去,收拾几个房间给他们。”离夜指了指春秋他们几个,玄机城是挺大,也有地方给他们住,但不能白住!

    “是!”几人应道,然后转身走出去。

    “我让韩陆带你们在玄机城走走,罗刹,你跟我来。”离夜迈步往外走去,她还得看看罗刹的身体,然后想想怎么解决他身体里的玄兽残魂。

    “是。”罗刹大步跟在离夜身边。

    走到门口之时,离夜突然停下了步伐,笑的无比完美。

    “忘了告诉你们了,最近玄机城事比较多,还有呢,我师父也就是城主,他最近得闭关,而我要参加几个月后的炼药师大会也会闭关。”说完,离夜无比愉悦继续往前走去。

    留下春秋他们四个站在原地,阵阵凌乱,他们突然觉得留在玄机城,并不是什么好办法。

    他们这不是自己送上门,让北宫离夜坑么!?

    能反悔吗?

    四人欲哭无泪看着离夜走远的身影,当然这话他们是不会问出来的,就算问出来那也没用。

    离夜带着罗刹回到自己的院子,然后映入眼帘的就是半卧在树荫下的男人。

    微风习习,树荫摇晃,可就是这般简单的景色,也因为树荫下的男人,而变成一道靓丽美景,宛若画中水墨。

    离夜是苦笑不得看着树荫下的身影,可罗刹看到的纳兰清羽,有些愕然。

    国师大人!

    “邪尊大人。”离夜慢慢往纳兰清羽躺着的地方走去,天穹峰最近都没什么事?

    不见得吧,她记得她在天穹峰的时候,这家伙每天都很忙。

    “夜儿最近真的很忙。”低喃的声音,也不知道是和自己说,还是和离夜说。

    不过离夜最近忙,这是真的,战越死了还有战门要处理,好不容易把战门处理了,再过几天她又该闭关了。

    离夜:“……”

    为什么她听着话中有话……打住,那只是错觉,错觉!

    深邃眸光看向离夜身后的人,纳兰清羽沉思了一会,才想起来罗刹。

    “风启大陆又有人过来了么?”还是夜儿的护卫。

    北宫联盟的人,过来了?

    “几个而已,不过足够了。”她闭关这段时间,玄机城总要有人看着才行。

    清羽也不会在这里久留,天穹峰还有一堆事。

    “是足够了。”纳兰清羽若有所思点点头,缓缓坐起身,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

    离夜顿了顿,然后走到纳兰清羽面前坐下,嘿嘿一笑,“清羽,玄兽残魂留在人的身体,有没有什么办法摧毁?”

    她需要一个快一点的办法,她所知道的,办法太慢了。

    “玄兽残魂?”纳兰清羽看向罗刹,目光在他身上扫视了一眼。

    的确是残魂之力,没想到还有人胆子这么大,敢直接吞噬玄兽的魂珠。

    没死是万幸,只是这残魂……

    “还是得一点点来。”纳兰清羽淡淡回答,他知道办法夜儿能够想到,却也只有那一个办法。

    离夜点点头,清羽都这么说了,那只能一点点来了。

    “你怎么会想着去吃玄兽魂珠?”离夜想到这里就是一阵头疼,这点影响他应该知道有多大,居然吃魂珠。

    罗刹沉默不语站在原地,他只是想快点见到主子,看到主子平安无事。

    见罗刹不说话,离夜也只能叹一口气,也许那个时候情况真的很危机,只有吃魂珠这一条路了。

    情况危机的时候,活路胜过一切。

    “你先去找韩陆,他会帮你安排,明天再处理残魂。”她还就不信了,摧毁不了区区一缕残魂!

    今天她还要准备一点丹药,依靠丹药的力量,一点点清理残魂遗落的力量,否则它还是会重新凝聚。

    “是。”罗刹转身走出院子,然后才彻底松了口气。

    刚硬的脸上,展露出一丝笑意,悬在心里的石头彻底放下。

    主子没事,那便好!

    “夜儿,风启大陆如何了?”他也很久没有过去了,夜儿不在那边,他一点都不想过去。

    离夜顺势靠在纳兰清羽怀里,摇了摇头,“我没问。”

    他们在自己离开家里半个月就出来了,问了又能知道什么。

    强而有力的双臂,将离夜圈在怀中,薄唇微微勾起弧线。

    “你不打算回去问清楚?”问清楚了,很多疑惑也就解开了,她也能早点找到想要找到的人。

    “打算。”不过不是现在。

    “嗯。”纳兰清羽轻嗯一声,像是知道离夜心里说的后半句话是什么。

    离夜轻哼了一声,忿忿说道,“等小爷回去,一定扒光那臭老头的胡子!”

    什么都告诉她了,居然没把这么重要的事跟她说清楚!

    纳兰清羽低声轻笑,低哑而又迷人的笑声传开,眸光中中染上了几分别样的情绪,周围气氛在一点点变化。

    气氛稍稍变化,离夜心里顿时警铃大作,随即立即挣脱环住自己的双手站起身。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不过一瞬间的时间。

    “夜儿……”纳兰清羽无奈叫道。

    “最近不可以!”离夜摇摇头,笑着大步离开。

    以这个男人的精力,别说能做到明天让她忘记帮罗刹的事,她闭关都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所以,她还是先闭关!

    纳兰清羽没有跟上去,反而继续躺下,嘴角含笑。

    银色身影落下,银翳出现在他面前,神情凝重。

    “尊主,天穹峰有点事需要尊主回去处理。”事情到不是很大,但尊主回去一趟比较好。

    纳兰清羽就这么看了银翳几个呼吸,然后慢慢起身,拍了拍衣服。

    “你去告诉王妃一声,本尊先回去。”的确,他有一段时间没回去了,是该回去看看。

    “是。”银翳应道。

    原本站在地上的白色身影,瞬时间,残影掠过,他已然出现在了半空中。

    身影微移,半空中的身影走出了百米,很快消失在了天边。

    银翳这才匆匆忙忙跑去找离夜,把事情简单告诉她,然后急忙往中域的方向走去。

    纳兰清羽一走,整个玄机城的气氛好像都轻松了不少,但他们又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忙碌很快就让人忽略了这点,纳兰清羽走后,离夜更是忙到焦头烂额。

    她把罗刹残留在身体里的残魂之力凝聚起来,一点点摧毁,残魂最后是摧毁了,却还残留着力量。

    离夜又把装着清除这股力量的丹药给了罗刹,然后她就宣布会在药苑闭关炼药,顺便让鳞甲虎鳄,千寂,赤魅分布在玄机城三个方向。

    进入药苑的离夜,并不是在药苑闭关,而是去了空间。

    她这次需要的是提升丹药品级,至少要到尊品,而且得在炼药师大会之前。

    空间药谷的药材,可以供应她任意挥洒,尽管年份久远少见,可珍贵的药材,还是有很多的。

    离夜一闭关,整个玄机城彻底安静!

    原本还迎接着“客人”的玄机城,大门紧闭,除了手持令牌的人,谁也不可以通行。

    玄机城的令牌也从特有几个人持有,在离夜的改良下,变成了出任务的人就能领取暂时令牌。

    这样回城的时候,就不能在城外等待,第一时间回城!

    春秋他们四个自然也不会闲着,玄机城有些事他们不用管,有些事是他们必须要管的。

    比如,赶人!

    比如,帮玄机城挑选护卫……

    每天到玄机城的人那么多,这个时候他们就要出手,把这些人以武力的方式赶走。

    这让春秋他们几个,郁闷到了极点。

    “我就知道,北宫离夜让我们留下没什么好事。”霖奕欲哭无泪说道。

    他现在的实力虽然不算什么,可居然每天沦落到去城门口赶人!

    大门一关不就什么事都没了么?干嘛还要他们去赶?

    “没办法。”住在这里总不能不做事。

    梦寻欢躺在城墙围墙上,叹息说道,他们每天闲着也是闲着,做点他们力所能及的也是挺好。

    “玄机城问题的确还是很多,我们帮忙处理一点也是一点。”春秋皱眉看着手上的名单,他是打算把玄机城扩大。

    当然,挑选谁进入玄机城,是他们几个的事。

    挑选了人,他们就要承担责任,保证这些人绝对的忠诚玄机城。

    “人是挺多的。”飞聂摇头叹息,符合他们标准的没几个。

    人不在多而在精!

    “你家主子闭关多久了?”梦寻欢抬头看着酷酷站在一旁的罗刹,这一路走来,他总是这么酷酷的表情。

    罗刹几乎想都没想,直接说道:“一个月二十天。”

    炼药师大会快要开始了,主子应该也快出关了。

    “这么久了啊!”梦寻欢眨了眨眼睛,他们都在玄机城留了一个多月了。

    北宫离夜也有一个多月没有出来了,他在里面就一点都不闷吗?

    修炼本来就是一件很枯燥的事,他这么长时间没出来,不应该出来透透气么,就不怕适得其反?

    “扩大玄机城这种事,北宫离夜交给我们,算他有眼光。”飞聂勾了勾手上另外一份名单。

    罗刹迟疑了一会,然后说道:“若是苏伯和墨香在这里,主子一定不会让你们帮忙。”

    苏伯和墨香他们两个处理事情,能比的上他们四个。

    四双眸子瞪过来,神情中透着忿忿。

    “苏伯和墨香在这里,我们才不会动手!”飞聂白了一眼罗刹。

    他们两个在第六殿就是打理这些的,在北宫联盟也打理这些,当然他们做的比较顺手。

    罗刹若有所思点点头,的确是这样,他们四个是武痴,比较喜欢修炼。

    “并没有告诉这些被选中的人是玄机城扩大,等过段时间北宫离夜出关,让他自己再选一次。”霖满意点点头,这样应该不会再有事了。

    “嗯。”几个人点点头,继续干着各自的事情。

    离夜在空间内,浑然不知外面的世界,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只知道身边的药渣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山丘。

    这个小山丘,连流金鼠都不愿意靠近,总是嫌弃的看着它。

    “离夜,你再炼下去,说不定就有两个小山丘了。”红莲无奈说道,总是差那么一点。

    离夜:“……”

    她也不想这样,可有什么办法?

    炼制丹药主要是靠多炼制,在失败中找到经验,最后炼制自己想要的丹药。

    她炼化药材这些都没问题,就是融合的时候,完全融合不了。

    还以为多的几次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可是完全不行!

    推开身边的药材,离夜躺在草地上,抬头注视着天上流动的白云。

    红色身影闪过,眨眼出现在离夜身边,然后将一张纸递到她面前,纸上密密麻麻写了不少字。

    “这是什么?”离夜看了看,发现上面写的都是人名,零零散散加起来有好几百个。

    “不知道,那几个人类让我给你的。”赤魅嫌弃说道,居然让它堂堂赤魅传信!

    脑中一个激灵,离夜突然想起闭关前的事,再看看纸上的名单,眼中闪过笑意。

    他们还真在办这件事,人还挺多的。

    “他们说,这些人让你在选一次,让你出去一趟。”赤魅在心里安慰,它这是完全是为了离夜,对,为了离夜!

    离夜把纸递回去给赤魅,不急不缓开口,“让他们把人分成十组,分别带他们去崛域森林,看看能剩下多少,再把剩下的人分开,让独自行走一次中临都。”

    最后留下来的人,就差不多了。

    赤魅眼皮一跳,不可思议看向离夜,够狠!

    “我知道了。”这样剩下的人,实力不但会提高一大截,而且必定是心智坚定,遇到任何事都不会半途而废!

    崛域森林什么地方,玄兽吃人不吐骨头,从那里走出来,能剩下一半就不错了。

    再来中临都,这就是个人吃人的地方,没有法则中临都,是最佳的历练之地,同时也是最可怕的地方。

    经过这两轮,还能坚持下来,又活下来的人,十成能剩下三成,已经算好了。

    不过这种心智坚定的人,进入玄机城后,就不会叛变。

    也许他们会不满,但进入玄机城后,这些不满统统不是问题。

    最残酷的事情过去了,接下来便是给他们甜头,让他们心甘情愿留下,为玄机城效力!

    听到赤魅带回来的话,五个人愣愣站在原地,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光芒。

    “罗刹,你家主子当年怎么选上你当护卫的?”梦寻欢扭头看向罗刹,这些玄机城的护卫,都这么严苛,当年罗刹,应该会比现在还恐怖吧。

    罗刹回想起当年的事,眼中的眸光也变得柔和。

    “我只是斗兽场的奴隶罢了。”那个时候他的地位,连斗兽场的玄兽都不如。

    赢了,便有下一场战争,输了,便是玄兽的食物!

    “嘎?”斗兽场?

    “是主子把我抢回去的。”他记得主子回家的时候,告诉北宫家族的是,他在抢了一个人。

    抢!?

    四人差点没呛到,然后想了想,再点点头。

    北宫离夜会做这种事,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听说在以前的帝都,人家都叫他小祖宗,后来的人看到他来了,撒腿就跑。

    “就按照这个去做,反正那几百个人里,不是有几个不服输的吗?实力是不错,可性格还需要磨练一下。”要是能活下来,会有很好的前途。

    北宫离夜从不亏待属下,从北宫联盟还有罗刹身上就能看出来。

    “他们几个不是老嚷嚷着要见北宫离夜,等他们活着走进玄机城,让北宫离夜好好给他们松松筋骨。”春秋看了看名册上最前面的几个名字。

    “我觉得,主子会让你们先出手。”罗刹不以为然摇摇头。

    “他的人让我们动手揍!?”飞聂差点暴走,他们都已经帮他选好了,还要帮他揍人?

    罗刹没有再说话,会不会,等最后的人走进玄机城,等主子出关,不就知道了。

    ------题外话------

    嗯嗯嗯,玄机城在扩大,偌大的玄机城,木有护卫怎么成呢?

    罗刹,春秋他们都来了,其他人还远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