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八十一章 必诛之!
    这小子是不是疯了,他面前的是邪尊好不好,这要是动手,让邪尊哪个地方看不顺眼,然后就会没命!

    尽管他们都不知道邪尊,为什么“路过”在这个时候,可也知道,最好别动手!

    原本还叫嚣不已的三个人,在纳兰清羽出现后,整个人都恹了,连忙堆起笑容,脸说话都变得恭敬。

    “邪尊,这只是小事。”叫卫的那个男人,嘿嘿笑道,心里早已是一阵大呼。

    邪尊大人,您就走吧,这里真没什么事,您在这里,我们还怎么动手?

    “小事。”轻缓的两个字响起,在那一瞬间,众人心里一紧,仿佛空气都稀薄了一分。

    三人吞了吞口水,神情紧张,一颗心颤抖到了极点。

    薄唇轻缓勾起细小弧线,微妙到让任何人都看不见,平静如水的眸光,没有半点涟漪,仿佛什么事都没有,负在身后手缓缓放到身侧。

    然而,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顿时让所有人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

    冷汗纷纷冒了出来,寖湿了衣服,也没有人敢去理会,去擦拭。

    双手缓缓抬起,左手手指伸开,右手放到左手手掌之上,只是这么一个动作,却让人挪不开眼,却又紧张到极点!

    众目睽睽之下,白皙且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强大的灵力流转躁动,只见他轻轻点动了一下,空气立即一阵紧缩!

    无形之力,笔直而去,强大而又骇人蚀骨!

    三人站立的地方,顿时一阵骇人之力撕扯,强横霸道,紧接着血肉撕裂的声音传来。

    他们三个,神情惊变,然后轰然一声炸开,鲜血四溅!

    刚才说话的男人,甚至连反抗都来不及,身体从中间撕开,变成了两节,然后往地上坠落。

    越和旎看到这一幕,脸上顿时没有一点血色,瞳孔缩紧,眼中全都是惊骇!

    活生生的一个人,灵皇级别,在邪尊手上居然硬生生被撕裂了!

    四周一片寂静无声,所有人的表情都是一样,惊骇悚然,提到嗓子眼的心脏,差点没跳出来。

    这这这……死了!

    不知何时,那个多看一眼,都像是亵渎了他的男人,此时如同一尊杀神,气息,气势,一切都没有改变,可就是有那种感觉!

    传说中一点都没错啊,邪尊大人就是喜怒无常,杀你不需要任何理由,只要他想杀,也就杀了!

    “如此愚蠢的话,本尊不想再听到第二次。”小事,岂会是小事。

    其余两人身体一颤,一哆嗦,转身就想要离开。

    邪尊大人在这,他们哪里还敢动手,这都还没动手,三个人就少了一个,等会再动手,说不定他们两个也会没命了。

    然而他们两个才刚刚走出一步,原本和他们还有几丈距离的离夜,眨眼便出现在了他们面前,正含笑看着他们两个,没有半点就此放他们离开的意思。

    “两位,玄机城可不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离夜笑盈盈道,既然来了,就没那么容易离开!

    他们敢放下豪言,自然要承受大放厥词的后果和代价,这么离开怎么行!

    那两人看着面前站着的离夜,同样也感觉到身后的萧水寒,而邪尊又站在旁边,他们相视一看,飞身往下走去。

    邪尊大人在这里,他们惹不起躲的起!

    往地上走?

    舔了舔唇瓣,离夜微微一笑,笑容中多了几分狡黠。

    他们两个自然是不敢往玄机城里面走的,急忙往城外走去,而站在城外围观的人,看到他们走下来,纷纷散开。

    “夜儿……”

    纳兰清羽才叫了一声,离夜瞪了他一眼,“不许你再出手!”

    说完,站在空中的身影,瞬间消失,等再次出现之时,已然落在了地上。

    往地上逃走的两人,看到突然出现在面前的身影,吓的差点从空中掉下去,不可思议地看着离夜。

    他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明明刚刚还在空中!

    “两位既然来了,何必急着离开。”离夜笑道,灵力暴涨,充斥着四周空气!

    战越和战旎见离夜紧紧纠缠,脸上闪过杀意。

    “小子,你这是找死!”战越凶狠说道,要不是邪尊在这里,此时落荒而逃的就不是他们!

    他还真以为他们怕了玄机城不成,区区灵王级别罢了,找死!

    “小爷刚刚说了,今天可以看看是小爷找死,还是你们送死!”张狂滚动的灵力,充斥四周,灵皇之力席卷而来!

    灵力化作道道利刃,直逼他们两个,空气数十道利刃,切割成片片碎块!

    猛然停住脚步站在高处的两个人,看到飞旋而来的灵力之刃,来不及诧异离夜爆发开的实力,迅速躲开!

    红色身影从空中闪过,宛若一道红色闪电般,笔直落下,在他们躲避灵力之刃时,手上的红伞迅速转变成上百把飞刀!

    “咻!”

    “咻!咻!”

    飞刀旋转而过,划破空中,红色飞刃从他们两人之中飞过。

    并肩站在一起的二人立即分开,躲开往他们这边飞旋而来的飞刀。

    飞刀成功将两人分开,只见萧水寒稳稳落在离夜身边,伸出修长的手指,空中飞刀立即回旋。

    兵器碰撞的声音发出响亮,然而不过眨眼的功夫,那些飞刃瞬间变成一把红伞,稳稳落到萧水寒手上。

    所有人看的那叫一个眼花缭乱,当飞刀重组,变成一把红伞,四周纷纷响起惊叹之声。

    “老子也想要件这种兵器!”

    “妈的,玄机城不愧是兵器大城,城主的兵器居然这么酷!”

    “早就听说他萧水寒有把红伞,他娘的,老子前段时间还在笑话他,男人每天打伞,要知道这是兵器,还这么奇特,老子睡觉都抱着它!”

    ……

    兵器啊,红伞居然是兵器,萧水寒在临天大陆都这么多年了,他们今天才知道这件事!

    两道身影分开在空中两边,目光凌厉看向萧水寒,正确的说看着他手上的兵器。

    这兵器,的确不同寻常!

    离夜淡淡一笑,手掌是翻转,泛着蓝色剑气长剑出现在她手上,她扭头看了一眼萧水寒。

    “师父,咱们一人一个,那个美人交给你如何?”刚才死的不过是三人之间实力最弱的中级灵皇,这两个人实力相当。

    萧水寒扭头看向离夜,不在意回答,“为师无所谓。”

    不会因为是女人,他就手下留情。

    杀伐剑气横扫四周,离夜提步往战越的方向飞身而去,杀气弥漫四周。

    战越见离夜飞身而来,嘴角勾起冷意,面无表情看着她。

    “小子,别不自量力!”他刚刚的爆发出来的力量的确骇人,但他的确只是灵王级别。

    区区灵王级别敢独自面对他,必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战卫会死,都是因为他们!

    “诛神剑式——纵伐!”

    灵力如炫丽的烟花,从空中炸开,长剑逆纵长啸,直劈战越!

    四周罡风,激起万里滔滔,百丈高浪,翻滚而起!

    纵伐之力往四周震开,天地动荡,强悍的力量,仿佛是要将天地间的一切撕碎!

    “掌式——开山掌!”

    战卫下手更是毫不留情,对付一个区区灵王,不过是点点手指的事,等对付完了北宫离夜这小子,还有萧水寒!

    等到这两个人都死了,玄机城还不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两股力量撞击在一起,天空宛若炸开了一般,庞大的蘑菇云直冲云霄,余力往四周震开!

    “轰——”

    巨大响声震动四方,空气是在一点点跳动,急速逃开!

    “锵!”

    兵器强烈碰撞,发出刺耳的声音,两道身影撞击在一起,兵器碰撞的地方,闪烁着激烈的火花!

    战越手上不知道何时,戴上了一副钢爪,锋利无比,闪烁着寒光。

    那一双利爪,如同野兽的爪子一般,只要落在人的身上,必能伤人!

    吾邪剑杀气骇然,一般人根本无法靠近,当战越双手上的利爪碰触到吾邪剑刃,他立即感觉到一股骇人的杀意,从手上涌入心头。

    脸色微变,他脚步迅速退开,目光落在吾邪身上。

    这是什么剑!?

    这杀伐之气,比他曾经见过最可怕的杀剑还要浓郁数十倍,常人根本靠近不了,这小子居然握在手上,成为了这把剑的主人。

    剑已然如此杀伐骇人,能成为这剑之主,只能说这小子比这剑还要可怕!

    战越暗暗警觉了起来,半点都不敢在放松。

    “灵王级别,有如此实力,难怪雷航大意死在了你的手上。”战越沉声说道,雷航若是不大意,又怎么会死!

    这小子的确是厉害,但灵王级别想要伤到说灵皇都难,更何况是杀灵皇。

    离夜站在一丈外,笑看着战越,红唇轻启,“灵王级别?”

    到此刻,他都还没看透自己的实力,这场对战,不用打,他已经是输了!

    长剑舞动,离夜旋转而起,杀伐的气息,让四周瞬间变得冷冽。

    “修冥幽罗杀!”

    灵皇之力,在离夜手上,发挥到了极致,蚀骨杀气如滔滔江河,翻滚而来!

    冷冽的罡风呼啸,充斥着天地间的每一个角落!

    这是……灵皇之力!

    灵皇!

    这小祖宗是灵皇!

    从北宫离夜身上爆发出了灵皇之力,他们没有看错,那就是!

    北宫离夜已经是灵皇级别了,妈的,这会不会太吓人了!

    “靠!一年前他以离夜的身份出现那个时候,好像才十八岁吧!”

    “可不是十八岁,他可是最年轻的灵品炼药师。”

    “一年时间过去,十九岁,可他妈的居然是灵皇了!”

    “娘的,老子现在还在灵王打转,可现在居然被这么年轻一混账小子,甩了好几条街。”

    “几条街,那可是十万八千里还要的距离好么!?”

    ……

    众人呕心泣血,被打击的体无完肤,阵阵泪流。

    十九岁,灵皇级别!

    在炼药师这方面,他也有那么厉害,这简直是双重打击好么?

    到底是哪里来的变态,十九岁居然都灵皇了,*裸的打击,刺激!

    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明明上次和雷航开战的时候,他才灵王的,这貌似才一个多月的时间……

    一个多月!

    所有人耳边一声惊雷,然后傻眼了,呆滞了,石化了。

    只有一个多月,从灵王晋升到了灵皇!

    禽兽!

    灵皇!

    他是灵皇!

    战越睁大双眼,骤然增强的力量,他惊讶无比,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但那强势之力狂狷肆意,翻滚而来,他根本来不及多加思考。

    “一念灵皇诀——魔灵狂舞!”

    灵力之舞,空气浮动,被灵力分割开来,天空中只能看到舞动的灵力!

    灵力所到之处,霸道凶悍,绝不容许任何一点东西,阻碍它们,融入它们,一旦碰触,便会立即毁灭!

    空中浮动的一切,都已经毁灭在了他的手上,而他运转着这毁灭之力,直奔离夜!

    离夜目光一寒,看着狂舞的灵力,身影旋转,灵力暴动旋转开来!

    “黄泉冥刹——黄泉怒!”

    飞旋之力,轰然展开,四方涌动着杀伐,斩碎每一个角落!

    斩碎的杀伐,卷入每一个人眼中,种人眼眸中闪过一道道光亮。

    这是破碎一技灵诀,黄泉冥刹诀,竟会在北宫离夜手上!

    一技灵诀,世间少之又少,再加上黄泉冥刹,更是世间少见,相传黄泉一怒,生死湮灭,碎人断魂!

    所谓的一技灵诀,就是整本灵诀,只有这一招,然而一招的威力,却能和叠加招式比拟。

    黄泉冥刹又是破碎灵诀,相当于是灵诀中的杀诀。

    “尊主,这本灵诀,也是萧城主找的吧?”银翳轻声问道,看着离夜手上的招式。

    他听王妃说过,五重噬杀就萧城主给她的,而五重噬杀诀的招式,都会杀伐之招,非常合适吾邪剑,甚至可以提升吾邪剑的威力。

    现在这黄泉冥刹,是一技灵诀中的杀诀,也是杀伐之招。

    “*不离十。”吾邪剑是萧水寒给夜儿的,他给夜儿的灵诀,基本上都是提升和吾邪剑,同样杀伐果断的灵诀。

    也亏得萧水寒有心,破碎杀伐的灵诀,一个人同时拥有两本,并不常见。

    “难怪战门这三个人张狂,人家有张狂资本好么,这两个人都有属于灵皇的绝技。”

    “的确是灵皇绝技,只有灵皇才能修习的灵诀。”

    “灵皇绝技算什么,你们没看出来,北宫离夜的是杀诀么?”

    “杀诀!”

    所有人眼皮一跳,纷纷往离夜那边看去,看上去很是紧张,还有激动。

    当真是杀诀,破碎之技!

    这一招若是用的好,只需一招,上百人都会死于剑下,绝无生还的可能,这东西比灵皇绝技好太多了!

    灵皇绝技顾名思义,只有灵皇才能修习,尽管难得一见,威力和震撼力都很强,但在杀人这方面狠辣,就远不如杀诀。

    连连败退的战旎,狼狈看向离夜和战越的方向,脸上闪过阴霾。

    灵皇级别,破碎杀伐绝技!

    好一个北宫离夜,难怪他能如此嚣张!

    其实战旎错了,离夜一直都嚣张,不管有没有这些。

    “砰!”

    闪神中的战旎耳边响起一声破碎之声,然后她就感觉到身体密布的疼痛,冰冷的利刃,插在她的胸前,痛得再也无法去注意其它,只能看着面前亲手将利刃刺在自己胸前的男人。

    “你……”

    萧水寒漠然拔出赤剑,鲜血从战旎胸前飞溅出来,她的灵体甚至来不及逃离身体,就已然没了声息。

    兵器碰撞发出铿锵之声,眨眼的功夫,萧水寒手上的红色长剑,再一次变成红伞,他握住冷硬的伞柄,漠然转身。

    四周又是一片哗然,也暗暗摇头叹息,萧水寒对美人都这么不留情。

    但他们的神情,明显又在说,若今天换做是他们,他们可能会下手更狠,至少不止是一剑致命!

    “旎!”战越眼角余光看到坠落的战旎,熊熊怒火在心里燃烧!

    可恶,可恶至极!

    离夜似笑非笑看着他,缓缓说道:“你们三个人,如今只剩下你一个了,你要怎么办呢?”

    不对,也许还有一个,那就是他的契约兽。

    战越脸色阴沉,看着离夜的目光,狠辣到了极点。

    契约之阵波动连连,空中银光闪过,庞然大物骤然现身,重重落在地上,条纹密布的巨型大物出现,在眼前,凶狠注视着离夜,露出锋利渗透寒光的獠牙!

    看到骤然出现的身影,所有人眼前一亮,目光落在那巨影之上。

    黄金剑齿虎!

    “坚剑齿虎已然少见,居然还是黄金剑齿虎。”

    “北宫离夜实力到了灵皇,未必能拥有契约兽吧,他这么年轻。”

    “若是没有契约兽,这一战北宫离夜就输了。”

    “可未必会死啊,有萧水寒在,他死不了。”

    “不然咱们赌一下,北宫离夜有没有契约兽?把你们吓死?”

    众人看了一眼说出这个提议的人,这还用得着赌吗?他们在中临都这么长时间,都没遇到一头什么玄兽,北宫离夜可以遇到?

    实事已经很明显,契约兽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北宫离夜貌似刚刚才到灵皇,想要寻找契约兽还来不及吧。

    看到战越身边的庞然大物,众人忍不住讥笑起来,眼中都是早已了然的情绪。

    在中临都,什么都不可耻,更何况是救自己的徒弟而出手。

    看到战越的契约兽出现,玄机城每个人脸上都闪过一丝担忧,他们从没见过少城主有什么契约兽,这该怎么办?

    没有契约兽的话,这一场对战,怕是要输了!

    韩陆看着那威风凌琳的黄金剑齿虎,摸了摸鼻子,轻咳一声。

    他记得,在熔浆之地,那头八翼焱王蛇,好像貌似应该在少城主这里。

    认为离夜没有契约到契约兽的人,他们心中的猜测,也不是不对,契约兽这东西,不是每个人都能契约,可一旦契约了,战斗力就会直线上升,即便是遇到实力比自己高的对手,也能奋力一搏!

    有些人用尽一生都遇不到一头契约兽,离夜这么年轻,他们实在是无法相信,她能够遇到玄兽并且契约。

    斑斓金黄的身影,威风凛凛站在烈日之下,金色双眸凶狠看着离夜,仿佛是感受到了契约者的愤怒,它眼中也隐含着淡淡怒意。

    只见它蠢蠢欲动的模样,随时都会冲向离夜,用它强而有力,又锋利无比的双爪,把离夜的身体撕成粉碎!

    黄金剑齿虎!兽皇级别!

    “是不错。”离夜看到出现的庞然大物,认可地点点头。

    能契约到黄金剑齿虎,运气这方面是少不了的,同样的能契约到也就说明了战越的实力。

    看到黄金剑齿虎后,所有人以为离夜会吓一跳,可她淡然的反应,还很满意点头说不错,众人绝倒。

    这个时候,他不是该紧张吗?

    居然还说不错!

    战越脸颊抽动了一下,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在惊讶。

    “赤魅,不然你陪它玩玩好了。”离夜若有所思道,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漫不经心眸光随意睨视了一眼黄金剑齿虎。

    赤魅?那是谁?

    难不成北宫离夜也有契约兽!?

    所有人脸上表情僵住,目光落在离夜身上,当空中波动震开,赤红身影落入眼帘,空中摆动的九条赤色尾巴,随风起舞,刚才还在讥笑着的人,顿时傻眼了。

    契约兽!

    还是九条尾巴,九尾赤狐!

    亲娘啊,不是他们看错了吧,不是眼花吧!

    赤魅刚刚现身,玄机城所有人脸上的担忧顿时一扫而光,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少城主太牛逼了!”

    黄坚剑齿虎厉害,九尾赤狐也不弱啊,契约兽,他们少城主也是有的!

    你再横,再横也没用,你有的,我们少城主都有,我们少城主有的,你一定没有!

    比起众人的狂笑,韩陆是傻眼的,他明明记得的是八翼焱王蛇,怎么到这里就变成狐狸了?

    少城主没有契约八翼焱王蛇?这不可能啊,他后面还见过的!

    赤色红狐出现在离夜身边,庞大的身体,磅礴气势,一点都不输给黄金剑齿虎,微勾的眼眸带着淡淡笑容。

    “离夜,你终于给我找到适合的对手了。”灵皇级别,不错!

    “杀了就行了。”离夜淡淡回答,好像在说一件极为平常的事。

    杀了就行了!

    五个字清晰落入众人耳里,他们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妈的,好歹是黄金剑齿虎好么,人家等级也是兽皇级别,你就不能给点面子!?

    战越在看到离夜身边出现的巨兽,神情几近扭曲,赤狐,还是九尾!

    赤魅蓄势待发的目光,认真注视着黄金剑齿虎,含笑回答,“自然!”

    它对敌人,可不会手下留情,该杀的杀,该死的嘛,就得死!

    黄金剑齿虎在看到赤魅那一刻,眼中也是浓浓战欲,玄兽一旦契约,常年在契约空间内,不能再像以前一样,随心所欲找别的玄兽对战。

    赤魅就更是这样了,基本上都没它们出手的机会,现在它们都看到了足以匹敌的对手,自然想快点分出胜负,一决雌雄!

    “吼!”

    “昂!”

    两头巨兽都迈出一步,周围磅礴之势席卷而过,谁也不会和谁低头!

    眼看着一场对战就要开始,玄兽针锋相对,周围仿佛连空气都压抑了几分。

    “小子,没想到你也有契约兽。”战越几乎是咬牙切齿才说出了这一句完整的话,他气愤的心肝都在颤抖。

    契约兽,赤色狐狸,九尾!

    “世上之事,谁也说不准。”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她拥有契约兽,没那么奇怪。

    战越脸色更加阴沉,双拳紧握,戴在手上的钢爪泛出寒光。

    “你以为,你赢了吗?”不过只是一头赤色狐狸,他以为能够和自己匹敌,太天真了!

    离夜扬了扬眉头,含笑看着战越,等着他的下文。

    “獠牙,出来!”沉声一声呵斥,平静的空中,又出现一丝剧烈晃动,庞大狰狞的身体,骤然出现,稳稳落战越身边。

    当那玄兽出现,四周顿时沸腾了,两头玄兽,居然还有人能契约到两头玄兽,妈的,这太打击人了吧!

    双翼风狼!兽皇级别!

    两头玄兽!

    他们辛苦了半辈子,有可能一头玄兽都遇不到,这人同时契约两头!

    他这是怎么做到的,一个人怎么能契约两头玄兽?

    萧水寒看到两头玄兽同时出现,也微微蹙起了眉头,他抬头一眼空中俯瞰这一切的纳兰清羽。

    俊美无双的容颜,看不出半点着急和担忧,反而露出了一抹淡笑,那笑容里好像汗隐含着淡淡讥讽。

    不担心,还笑了?

    萧水寒心里的担忧,一下子消散了不少。

    邪尊既然不担心,那夜儿应该不会输,可……

    “噗!”看到战越身边的两头玄兽,赤魅当场就笑喷了,居然还有人和离夜比谁兽多,他确定这不是在自取其辱?

    离夜这个变态,上古之兽,一个人就契约了两头好么!

    听到赤魅忍不住发笑,离夜扭头睨视了一眼赤魅,眸光中也露出了淡淡笑痕。

    嗯,两头契约兽。

    “赤魅,你行吗?”离夜挑眉问道,两头,是二对二比较好呢,还是群殴比较好呢?

    赤魅顿时满头黑线,什么叫它行吗?

    她想让自己一个对两个?开什么玩笑,她会让对方以多欺少?它会觉得,离夜比较喜欢兽多欺负兽少!

    战越听到离夜的话,顿时笑了,脸上阴沉,也换上了得意无比的笑容。

    “剑齿虎,獠牙,你们两个不用客气,先把契约兽撕碎,再把这个契约者撕了!”一头赤狐,是了不起,这么年轻就契约到兽皇级别的玄兽了。

    只可惜,今天他小子遇上的是自己,这两头契约兽,就能把他撕成碎片!

    离夜身体内的红莲,听到战越这话,表示深深的同情。

    他完了!

    “喂,离夜,这话我听着很不爽。”赤魅淡淡说道,非常不爽,把它撕碎,看它等会怎么把这两个杂碎撕了!

    两头玄兽,很了不起么?

    离夜眯起双眼,撕碎,这个主意倒是不错。

    “好啊,撕碎。”离夜迈出一步,走到赤魅身边,嘴角勾起完美弧线。

    见离夜走出一步,围观的一帮子人,顿时来了兴致。

    不会吧,他就这么走出去,还说:好啊,撕碎!

    认输了?这不是这小祖宗的性格啊!

    这小祖宗怎么可能认输,面对雷航,高她一个层级都没有认输,现在也只是多了一头玄兽而已,这么轻易认输?

    “撕了他!”战越伸手指着离夜,神情几近扭曲,显得狰狞无比!

    站在他身边的两头玄兽,同时一声嘶吼,跃起身体,直冲离夜,狰狞的獠牙,锋利的爪子,都对准离夜而去!

    赤魅眯起双眼,纵身一跃,直接迎上冲上来的两头玄兽。

    在同一时间,空气中几道波动同时震开,巨大身影同时从空中闪过,以迅雷之势迎上两头冲上来的玄兽!

    “轰隆隆——”

    “嘭!嘭!”

    “噼里啪啦——”

    山河崩裂,九重天倒,擎天柱碎之声,响彻天地!

    磅礴浩瀚之势,排山倒海般席卷而来,宛若巨山压顶!

    大地摇摇欲坠,天空响雷阵阵!

    凌空跃起的两道巨影,轰然坠落,重重砸在地上,平坦的地面,刹那间,多了两个巨大凹陷,大地巨响连连,宛若是从地底发出的愤怒嘶吼!

    骤然出现的身影,遮挡住了烈日,庞大震慑,面目凶狠注视着前方!

    它们成一字型站开,俯瞰着倒在地上的两个巨影,神情中的不满,随时都有可能动手将它们撕碎!

    浩瀚之势席卷天地之间,四方一片寂静,不管是围观的人,还是玄机城的人,早已是目瞪口呆,下巴脱臼了也浑然不觉,石化当场,龟裂密布身上,萧瑟寒风从身后阵阵吹拂。

    那成一字型的庞然大物站在面前,他们整个人都傻了。

    这这这……这怎么可能!

    庞然大物,宛若一座座巨山耸立在他们面前,看的他们心惊肉跳。

    战越脑中已是空白,眼中只有面前的庞然大物。

    离夜笑盈盈走出一步,看着目瞪口呆傻眼的战越,以及狼狈坠落在地上的两头玄兽,冷冷一笑。

    “你们还在等什么,这位战门主可是说了,撕碎他!”冰冷的笑容,是那般嗜血,少年白衣站在那里,宛若地狱走上来的死神!

    所有站在原地身影,几乎同时出手,直奔战越而去!

    躺在地上哀嚎的两头玄兽,见它们攻击战越,急忙起身,然而还没站稳脚步,就被一条粗壮的尾巴,狠狠抽在了它们脸上。

    “嘭!嘭!”

    又响起重重砸在地上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两头玄兽的哀嚎,痛苦的嘶吼。

    战越站在原地,只觉得身体一僵,凉风习习,暴燥之力在身边掀起狂风暴雨,狂野的力量,随时就要将他撕碎!

    一个个狰狞的面孔,目光看着他,都透着浓浓的讥笑,放佛嘲讽他的愚蠢和自以为是。

    撕碎,那便撕碎他!

    一道道利爪,一齐攻向战越,毫不留情往他身上拍去!

    战越被好几头巨大身影围困其中,不管他走到哪里,都被一头头巨兽困住,半步也退不了!

    他脸上此时一点血色都没有,惨白的如同白纸一般,一颗心慢慢往下沉,越是往下,身体就越是冰凉。

    他现在才知道,自己的举动有多可笑,自己那得意的神情,在那少年眼中,有多讥讽。

    玄兽,他只有两头,人家是一群!

    其中更是有尊皇级别的玄兽,那头玄兽他认识,是八翼焱王蛇!

    可他不能死在这,决不能!

    战越脸上重新燃烧起斗志,只是那苍白的脸色,斗志在他脸上,是那般的薄弱。

    只见他扬起双爪,想要出手进攻,然而他双手才刚刚抬起,剧烈疼痛,已经袭在了他的身上。

    “嘶啦!”

    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在巨大身影中传出,离夜就站在那里,手持吾邪,嘴角含笑,清风淡雨的看着。

    四方寂静,一双双眼睛,瞳孔缩进,呆呆看着这一幕,听到撕裂之声传来,他们忍不住狠狠打了冷颤,仿佛那是在撕裂他们的身体!

    契约兽,那都是契约兽!

    北宫离夜的契约兽,亲娘啊,刚刚他们还觉得战越契约两头玄兽,为此惊奇,可北宫离夜这数量,完全是战越的翻倍啊!

    他小子才十九岁,谁能告诉他们,十九岁的少年,从什么地方契约了这么多契约兽,而且其中还有一头尊皇级别的八翼焱王蛇!

    尊皇,兽皇,兽王……

    这么大的阵仗,会不会太可怕了一点,简直就是在群殴啊!

    想到战越,众人又是一阵汗颜,原本战越是想来一个兽多欺负兽少,现在这是自讨苦吃,整个人都被玄兽的身影给吞没了!

    还有他契约的那两头兽皇级别的玄兽,它们只要一动,八翼焱王蛇一尾巴扫过去,它们什么都做不了!

    玄机城的人艰难吞了吞口水,伸手摸了摸自己凉飕飕的脖子,一滴冷汗从额上滑落。

    看吧,他们就说吧!

    战越有的,他们少城主都有,他们少城主有的,战越肯定没有!

    看看,看看!

    他战越再张狂,能一次叫出来这么多玄兽么,而且一头比一头可怕。

    鳞甲虎鳄,泰坦巨龙,八翼焱王蛇!

    拉风的阵容,走到哪里,都是一种震慑!

    萧水寒一下子也没反应过来,这么多玄兽……都是夜儿的!?

    太多了吧!一个人能契约这么多玄兽!?

    韩陆终于看到了那一头八翼焱王蛇,可是差点没泪流满面。

    八翼焱王蛇是看到了,可这玄兽也太多了一点,而且居然没一头都是他们少城主的契约兽!

    离夜淡然看着所有玄兽的举动,将战越撕碎后,他所契约的玄兽,千寂它们一样也没放过!

    撕碎,撕碎的是谁就不知道了!

    把一切做完,它们稳稳落在离夜身边,高傲的眸光扫视了一眼震撼呆滞中的众人,神情中多了一丝不屑和讥讽。

    这就傻眼了?

    离夜的契约兽可不止是它们,上古之兽,金眸黑龙,流金鼠都还没出来,流金鼠就算没什么战斗力,可拿出来,那也得眼红死他们!

    嚣张,看看谁更嚣张!

    离夜漠然扫视了一眼倒在玄机城外,被撕裂的尸体,早已是面目全非。

    红唇勾起冷笑,身影挪动看去,把所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

    这就怕了,若还有人敢对玄机城出手,她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地狱!

    双手负在身后,身影挺直,如星辰般的眸子睨视着在场所有人,殷红唇瓣轻启,霸道而又冷冽。

    “今日在场所有人都是见证,我北宫离夜也把话放在这里,从今以后,犯我玄机城者,我北宫离夜,必诛之!”

    铿锵有力的话语,嚣张跋扈到了极点,狠狠砸在围观的所有人心中,甚至传出去了很远很远,然而此时所有人都愣在原地,无法反驳。

    笑话,北宫离夜身后那一派拉风霸气的玄兽站在那,他们说一个不字,只怕是……

    他们狠狠打了个冷颤,耳边响起了少年刚才那铿锵霸道的话语。

    犯我玄机城者,我北宫离夜,必诛之!

    ------题外话------

    比兽兽,离夜能比死你,2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