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八十章 还真有人敢!
    巍峨神秘的城池,透着肃静的杀伐气息,浓郁的血腥味袅袅散开。

    空中走下的几道身影,感觉到不寻常的气息从城池中散发出来,快速往下走去。

    走到城门之外,少年拿出令牌,照应着城楼悬挂的三个大字,笨重缓慢的声音立即响起,城门缓缓推开。

    几人迅速走进去,神色匆匆,着急不已。

    城池外,亲眼目睹前几天大战的人,看到熟悉的身影匆匆打开城门,着急走进去,他们脸上纷纷露出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这小子把天雷刹干掉,让玄机城震慑了整个中临都,就连在中域也小有名气,如今他们轮到被人家盯上了。”

    “不过玄机城可不像天雷刹那么好啃,你看看这次来的人,不都是有来无回。”

    “玄机城的人不也重伤,占不到什么便宜。”

    “就是,听说新崛起的那股势力,可不止一个灵皇,而且每一个灵皇都拥有契约兽。”

    “人家高手都没出场,玄机城大将已经折损过半了,怕是没什么指望了。”

    “但这小祖宗回来,情况就不知道了。”

    ……

    众人纷纷议论着,语气中有惋惜,有惊叹,还有期待,可他们脸上的表情都是一样,仿佛在说,我们都看着到底玄机城能撑到什么时候。

    对于萧水寒,众人是没话说,以悬殊的力量,挡下了所有攻击,守住玄机城,还真没几个人能做到。

    可这又能怎样,现在的玄机城,要是人家几个灵皇同时找上门,只怕是岌岌可危。

    想到这里,众人又不禁叹息,现在中临都崛起的势力,一个比一个强横。

    先是崛起了一个玄机城,用短短一年的时间,在中临都站稳脚步,灭了宿门,天雷刹,震慑住整个中临都的势力。

    这种事手段,他们自认还真是不如,所以也自觉没再找麻烦。

    但如今,又崛起了一股势力,这股势力感觉比玄机城还要强横,刚刚崛起不到一个月,都还没什么名声,就想一口吞下玄机城。

    当他们听到这个消息,就知道,有好戏看了!

    到底是玄机城走上天雷刹的路,还是保持住现在的地位,一举把这股叫嚣的势力歼灭,他们都在等着!

    围在玄机城外,议论纷纷的众人,直到城门完全关闭后才离开。

    刚走进玄机城内,浓郁的血腥味迎面而来,四周更是一片寂静。

    玄机城内尽管铸造师不少,可对于偌大的城池来说,也算不上多,再加上最近的动静,城内就更显得冷清了。

    “夜儿,看来是有人来找你的麻烦了。”纳兰清羽轻笑说道,神情却是一片冷峻。

    找麻烦的人,实力还并不弱,从血腥味中就能知道,玄机城的折损。

    离夜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目光扫视着寂静冷清的玄机城。

    “那招麻烦的人,可要小心了。”今日玄机城如何,他日……那人的下场,会比如今的玄机城更惨重!

    韩陆着急看着周围,担忧说道:“少城主,也许他们在药苑。”

    肯定会有不少人受伤,他们需要丹药疗伤,应该会全部聚集在药苑,城主也会在那。

    “去看看。”离夜冷声说道,大步往药苑的方向走去。

    药苑,这是萧水寒在离夜构造的蓝图上,修改的地方之一。

    原本这里是离夜留给他闭关用的地方,这个地方的灵气,可以说是整个玄机城凝聚最浓郁之处。

    适合种一些简单的药材,这里也清静,更适合炼制丹药,他修改这里,是想着给离夜留一个炼药之地。

    药苑之中,玄机城受伤的人都聚集在此地,他们脸上带着愤怒,眼中透着不甘。

    “城主,咱们就这么算了吗?”

    “不能算了,我们都咽不下这口气!”

    “他们再敢来……”

    议论之声纷纷响起,所有人脸上的怒意更甚,萧水寒面无表情扫视了他们一眼,打断这些愤然的议论。

    “不论他们如何,你们自己先把伤养好再说。”他们自己都没有把伤养好,如何抵抗别人。

    但是经过这次,玄机城倒是有一个他们一直忽略的大问题。

    萧水寒眉头微微皱起,这个问题是比较严重,也必须要快点解决。

    “师父。”熟悉轻唤响起在耳边,还在想事情的萧水寒,听到这声音,眼皮轻挑,扭头往药苑门口看去。

    少年白衣,站在药苑门口,眉宇间的神采飞扬,桀骜不羁,无论如何都遮掩不住,如星辰般的眸光,锋芒展露,耀眼万分!

    与生俱来的尊贵气息,强势嚣张的王者之势,都耀眼的让人挪不开目光。

    而他身边同样拥有着出色容貌的男人,身上无时无刻肆意涌动的强悍之力,如陶浪般席卷而来,四周空气顿时稀薄。

    出尘的气息,仙姿飘逸,霸道张狂的气息,令人胆颤,他只是静静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就足以震魄千人心魂,淡然不惊的眸光,轻轻扫视一眼,便足以让万人俯首!

    两人都是那般出色,那般耀眼,无论站在何处,他们永远都无法让人忽略,强势的存在,是谁也无视不了的。

    手上的铸造师们看到出现在门口的身影,眼中纷纷绽放出亮眼的光芒,纷纷不自觉站了起来。

    少城主回来了!

    少城主回来了!

    在众人瞩目下,离夜轻启红唇,张扬嚣张的笑容在脸上绽放。

    “师父,我回来了!”铿锵有力的声音震动四周,落入众人心里,心底深处他们不愿承认的不安,在这一刻,消失全无!

    萧水寒蠕了蠕嘴,最后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勾起淡笑。

    红衣加身的他,不论何时,都能保持一派洒脱,逍遥世间的模样,仿佛永远不会改变。

    “那便好。”回来便好。

    崛域森林那么艰难的地方她也完好回来了,以后他也能放心,这个徒弟,能在临天大陆站住脚步了。

    “少城主!”所有人纷纷叫道,喜悦之色想遮也遮掩不住。

    黑亮的眸光从他们身上轻轻扫视了一眼,离夜眼中瞬间冷若冰霜,红唇微微上扬,危险的气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软靴挪动,离夜走进药苑,吃了丹药,擦了药粉他们身上的伤好了大半,但她是炼药师,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伤的有多种。

    “看来玄机城的震慑力还不够呢。”离夜轻轻笑道,只是那笑容,冷到了极点。

    四周空气骤然下降,就连玄机城众属都清楚感觉到了。

    少城主尽管在笑,可很危险!

    “夜儿,为师有件事想和你说。”这次后,他才发现,玄机城人力太少,有人找来,他们只能依靠设在城里阵来阻挡。

    若哪天来的是破阵高手,他们那时想要阻止,便没那么容易了。

    “师父,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从这件事后,她也看出来了。

    中临都毕竟不是风启大陆,风启大陆的玄机城,也是经过了很多年,才有的现在。

    实力,他们还缺少这样东西。

    尽管有她和师父在,也有几个灵皇,但这还远远不够!

    一个磅礴巍峨的城池,只靠他们几个是不行的,他们需要更强大势力!

    见离夜这么说,萧水寒也不再说什么。

    夜儿很聪慧,有些事不用他多说,她自己就能够看出来,寻找解决的方法。

    “但在这件事之前,师父不打算和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吗?”她可没那么好脾气,人家都打到家门口来了,还半点反应都没有。

    离夜露出嗜血微笑,目光冷冽到了极点。

    “坐下说。”萧水寒点点头,这件事她的确是该知道。

    两道身影走来,站在他们面前的人,脚步不自觉后退,双眼看着的不再是离夜,而是她身边的纳兰清羽。

    那磅礴浩瀚的气势,他们实在是忽略不了,他只是走过来,他们都觉得是巨山压制。

    纳兰清羽走在离夜身旁,目光淡然看着四周,轻缓的步伐,旁若无人般走过。

    他们三人坐下,所有人反倒是站在了一旁,神情有些紧张。

    “中临都还有哪股势力,敢动玄机城?”离夜淡淡轻声问道,嘴角冷冽的笑容加重,眸光中一片肃杀。

    胆子不小,就不知道他们承不承受得了这个代价!

    “不是什么大势力,刚刚出现才不到一个月,找上玄机城,说不定还是用了夜儿你的方法。”萧水寒语气含笑,面无表情说道。

    夜儿断了宿门,灭了天雷刹,以这些震慑四方,有人也想学同样的招数。

    玄机城灭了这两股势力,他们就动手对付玄机城。

    刚出现的势力,若是把曾经灭掉宿门和天雷刹的玄机城给灭了,他们在中临都的名声,将会更加响亮。

    “真想说一句荣幸了。”只是,她的办法,不是那么好用的。

    刚刚只是一笔账,现在该多算一笔!

    萧水寒睨视了一眼离夜,摇头轻笑,他突然觉得这几个人,会很倒霉。

    “这股势力叫战门,人数不多,百来个而已,只是为首的几个三个门主,都是灵皇级别,他们各自契约了一头玄兽,但手底下的人,大部分是灵王级别。”

    玄机城就是没那么多灵王,才吃了大亏,这次依靠灵皇的实力,没有让来的人回去,但他们受伤的人也不少。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只是手上,没有谁丧命,这也多亏了布在玄机城周围的阵。

    “三个灵皇,手底下大部分是灵王?”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看向身边的男人,皱眉问道,“清羽,放在中域,这该是什么地位?”

    纳兰清羽轻轻扫视了一眼离夜,薄唇轻启,淡淡吐出三个字,“最低等。”

    这样能成为最低等?

    “他们都没资格。”纳兰清羽继续说道。

    离夜嘴角一抽,无声瞪了纳兰清羽一眼,他说话中间有那大转折干嘛?

    “但在中临都,的确不可小视。”萧水寒接着说道,人虽然不多,但他们的实力,还是有的。

    听说有好多都是巅峰灵王,只差一步就能踏入灵皇一列!

    “不过这么点人,实力都这么强。”离夜若有所思道,双眼眯起。

    三个灵皇不说,还拥有契约兽,几十个灵王级别,只有小部分灵君,这阵容,虽然不大,但的确是很强,这点,不可否认。

    至少这样的势力,在中临都可以占据很高的地位,哪怕他们现在还没有壮大!

    同时拥有三个灵皇,三个灵皇还都拥有契约兽,这样的势力,在中临都可是少有的存在,他们若是壮大,所拥有的地位,可想而已。

    可想而已。

    “夜儿?”萧水寒皱眉叫道,她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离夜扬了扬眉头,轻轻一笑,“师父,这件事就交给我吧,你好好整顿玄机城。”

    玄机城很多事她帮不上忙,这点事就交给她来做好了。

    “你想如何做都行。”已经灭了一个宿门和天雷刹,再来一个战门也没什么,百人的势力,灭了也就灭了。

    “我会有分寸的。”离夜点了点头,这只是小事而已。

    黑亮眸光在他们之间扫视了一眼,看着他们身上的伤痕,离夜直径走进炼药房内,然后将房门紧闭。

    纳兰清羽没有跟进去,目光在萧水寒身上扫视了一眼。

    “萧城主,看来你快要晋升了。”这气息的波动,想必只差一个契机,他就能够晋升了。

    萧水寒不在意看了看自己,随意说道:“灵尊级别,并不容易,邪尊应该比我们在场任何人都清楚。”

    晋升灵尊,是一个大坎!

    先不说能不能晋升,说不定就卡在那里了,而且灵尊级别以后,修习的等级更是复杂。

    “的确是不太容易。”纳兰清羽没有否认。

    晋升灵尊这个坎很大,灵尊级别的等级,比前面所有等级分的都要细,一厘一毫都在其中。

    或许自己认为只是相差一厘一毫,但也许那就是个大坎。

    灵尊级别,随时都能遇到这一生都迈不过去的坎,但对很多人来说,灵尊便够了,可他们不知道,这远远不够。

    两人交谈间,玄机城的人,心里惊讶不小。

    灵尊级别!

    邪尊!

    神呐,邪尊真的是灵尊级别了,他们城主也要晋升了!

    灵尊!那可是一个很高很高的高度了!

    可随机他们又皱起了眉头,灵尊级别可不容易,其中等级分的很详细,看着那些等级,他们会有种错觉,灵师修习其实到灵尊才真正开始!

    玄机城的人,半是欢喜半是忧,城主要晋升,就代表他快要闭关了。

    清香是从房间里溢出来,从众人鼻间袅绕而过,仿佛也将众人心里的担忧洗礼殆尽。

    还有少城主啊!

    城主闭关,不是还有少城主在,他们不用担心!

    一个时辰过去,丝丝波动从房间里散开,所有人纷纷扭头开去,就看到紧闭的房门打开,离夜手里拿着几个玉瓶走出来。

    “这些是疗伤的丹药,你们暂时吃着。”离夜把玉瓶递给玄机城的人,露出淡淡微笑。

    所有人神情微微一怔,诧异看着离夜。

    他们的少城主,还是炼药师啊!

    “谢谢少城主。”为首的人接过,宝贝地看着手上的丹药。

    离夜走到萧水寒身边,淡淡一笑,“师父,你要是闭关,就赶紧去吧,在炼药师大会开始之前,我都会在玄机城的。”

    她在玄机城等着那些来找麻烦的不是,倒要看看,这三个灵皇什么时候会来。

    晋升是大事,半点都不能耽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错失晋升的时机。

    要不是战门的事发生,师父说不定现在都找地方闭关去了。

    “你不是在炼药?”萧水寒狐疑问道,这也听见了?

    他若是闭关晋升,那玄机城……

    “师父,你就安心去吧。”离夜无害轻笑道,她是在炼药,不代表听不见。

    师父要晋升了,做徒弟的怎么能拦着。

    萧水寒淡笑摇头,缓缓起身,“夜儿认为为师能在这种时候,安心闭关,不受外界一点影响?”

    修习之时,必须要心平静气,玄机城如今这种情况,他是不可能离开的。

    “也是。”离夜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回炼药房内,直接忽略她所看到的,纳兰清羽眼中闪过的情绪。

    萧水寒挑眉看了一眼纳兰清羽,对旁边的韩陆说道,“韩陆,你在夜儿房间旁边收拾几个房间出来。”

    他想,邪尊应该也不想住到别的地方去。

    “是。”韩陆应道,转身走出药苑。

    纳兰清羽看了一眼萧水寒,然后转身往外走去,并没有多加停留。

    银翳他们跟在身后,一起离开。

    “我们先出去。”萧水寒看了一眼房门紧闭的房间,再看了看他们手上的玉瓶,便离开了药苑。

    药苑中的人,纷纷离去,没有多加停留,一下子本来还齐聚整个药苑的人,全都离开,药苑一下子变得安静了起来。

    房间内,离夜看着架子上,放着的一个个盒子,她随手拿出一个打开,一阵清香扑鼻而来。

    光亮从眼中闪过,离夜惊奇看着手上的盒子,居然是药材!

    离夜抬头看着面前巨大的架子,放置的盒子还不是很多,但可以确定,这里面都是药材,而且都是表珍贵的。

    把放着药材的盒子放回架子上,走出几步,席地而坐。

    “红莲。”离夜淡淡叫了一声。

    火红身影从她身体中飞出来,围着离夜旋转,灼热的温度,让房间一下子升温。

    “离夜,你又要炼制丹药?”红莲好奇问道,刚才不是炼制了吗?

    离夜把混元圣鼎拿出来,又拿出二三十种零零散散的药材,其中还有几种非常珍贵的,七十年份的碧心草,和一百年份雪域兰花等等。

    拿出这一份,离夜又另外拿出好几份

    拿出好几份,逐一放在旁边。

    看到药材的分量,红莲不禁咂舌,离夜这是想炼制多少丹药,她匆匆忙忙赶回来,不是应该好好休息吗?

    把东西全部准备齐全,离夜这才抬头去看漂浮在面前的红莲。

    “开始吧。”

    “好吧。”红莲无奈应道,离夜坚持也没办法。

    血红火焰落到混元圣鼎之下,火焰徐徐燃烧,离夜抬起手拿过地上的药材,扔进混元圣鼎中。

    清香在药苑中袅袅环绕,玄机城在离夜回来后,至少也能稍稍恢复正常运作,战门的人没有来,他们不可能停下手里的一切等着。

    玄机城恢复运作,但防备之力,丝毫没有减弱。

    战门既然开始了第一次进攻,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一定不会放弃,所以他们等着,等着战门的人来!

    寂静的院中,飞花飘落,似仙男人半卧在树荫之下,双眸轻合,神情慵懒,明明是一副绝美的画卷之景,却站在他面前的人让人心惊胆战。

    “尊主。”银翳微微俯身叫道,王妃闭关两天,尊主周围的气息都不是很让人安心,好像随时会爆发似的。

    “查到了什么?”薄凉的声音响起,语气中没有半点情绪。

    “不曾查到任何事,第五家族这些年鲜少有人出现,第五家族的领域空间,是不容许外人踏入的。”所以他们也不能更好的去查。

    纳兰清羽没有回答,缓缓睁开双眸,眸光中没有一丝情绪和温度。

    “在南境出现过,那个拥有蓝炎心火叫晋元的炼药师,查到了吗?”这么长时间了,他们连一个小小的炼药师,都查不出来么?

    白凤亲自救的人,身份不会简单。

    “不曾。”银翳微微低头,额角划下一滴冷汗,一颗心在微颤。

    最近尊主交代的两件事,他们都没有办好,不是他们不查,是根本无处可查,若是第五家族任由人靠近还好,问题是外人根本靠近不了。

    血脉之力的影响太过强大,外人只要靠近,连隐藏都隐藏不了,一下子就会发现。

    “下去吧。”睁开的双眸再次轻合,淡然的情绪,仿佛他早就料到,事情会是现在这个结果,并没有多大惊讶。

    听到这三个字,银翳才彻底松了口气,心里激烈的跳动,慢慢恢复正常。

    “是!”

    银翳转身离开,尽管萧城主给他们在这里收拾了房间,他们也不敢随便住,尊主不会希望他们住在王妃的院子。

    不过尊主竟然没说什么,这是他意料之外的事,他还以为这次肯定又得受罚。

    银翳走出院子,深深抹了一把冷汗,紧张的情绪这才彻底放松,他阔步往城门方向走去,准备离开玄机城。

    “轰——”

    “砰!”

    一声巨响在玄机城外响起,紧接着便是一道重重的反弹撞击,整个玄机城都在动荡!

    银翳飞快回到纳兰清羽面前,急忙叫道:“尊主。”

    应该是战门的人找来了,他们要不要出去,若三个灵皇一起出手,对玄机城来说,是一场不小的动荡,虽然有王妃和萧城主能阻止,可也只能挡住那三个灵皇。

    半卧的男人优雅起身,不急不缓拍了拍皱起的衣服,薄唇轻启,“玄机城的事,与天穹峰能有多大关系。”

    轻缓淡然的声音,就像是在说一件陌生的事,完全不在意。

    银翳脸上划过惊讶,尊主不管?那他起来干嘛?

    “本尊只是路过。”话落,纳兰清羽单手负在身后,大步往外走去。

    银翳当场石化,阵阵凌乱站在原地,一阵汗颜。

    尊主既然只是“路过”,那等会是会出手呢?还是会出手呢?

    轰然一声巨响震动,警觉戒备的玄机城,立刻进入防守状态,按照萧水寒分布好的,每个人迅速走到自己的位置上。

    紧闭的房间内,震动之声传来,空气中狠狠一丝波动,即将炼制而成的五颗丹药,眨眼的功夫少了两颗。

    房间里灼热的温度,随着两颗丹药的消失,而瞬间变低。

    红莲看到这种情况,心里咯吱一响,开始同情引起这场躁动的人了。

    这些丹药,离夜格外小心,因为每炉丹药,最多不过三颗,这最后一炉好不容易炼制出了五颗,眼看着就要完成,结果那股力量袭来,眨眼就少了两颗。

    引起这场在躁动的人,确定不是找死?

    “收!”

    三颗丹药从混元圣鼎飞出来,稳稳落在离夜的手上,圆润的丹药静静躺在手掌心,一缕清香在房间中袅绕。

    如星辰般璀璨的眸光中闪过一缕寒光,离夜把丹药放进玉瓶之中,再把玉瓶放进储物手镯。

    “有客人上门,出去看看。”红唇上扬,危险气息散发开来。

    离夜把东西收拾了一下,都放进储物手镯,然后起身往门外走去。

    红莲抖了抖“花瓣”,飞进离夜身体,它仿佛已经看到了来人的悲惨的下场了。

    玄机城外,三道身影站立空中,俯瞰着偌大的玄机城,脸上满是贪婪,目光早已被玄机城的磅礴巍峨吸引。

    这玄机城的磅礴大气,超过了他们想象,这么大一座城池,他们站在空中,居然看不到深处。

    神秘!

    没错,看到这座城池的第一眼,就是神秘的感觉!

    的感觉!

    萧水寒面无表情站在三人对面,韩陆站在他身边,他面无表情看着来人。

    就是他们三个,两个高级灵尊,一个中级灵尊,的确是有张狂的资本,更何况他们都还拥有契约兽。

    “你就是萧水寒?”为首的人眯起双眼,目光在萧水寒身上流转,神情微微变化。

    巅峰灵皇!

    怎么和传说中不一样!

    玄机城竟然也有两个灵皇,其中一个还是巅峰灵皇!

    “三位,你们可要适可而止,否则所付出的代价,绝不是你们能够承受的。”不过现在适可而止,也已经晚了。

    后面半句话,萧水寒自然没有说出来。

    的确,在这些人打上玄机城主意的那一刻,一切都已经晚了,他们就注定要为所有的事付出代价!

    这个代价,萧水寒不要,离夜也会硬生生烙在他们身上!

    “代价,萧水寒,如今就算我们离开,你们也不会放过我们了。”为首那人左手边的男人不屑笑道,代价,他还就不信能有什么代价。

    他们的人对玄机城出手两天了,玄机城半点动静都没有,只听说回来了一个少城主,叫什么北宫离夜的。

    什么北宫离夜,不就是个黄毛小子,有什么了不起的!

    所以,既然玄机城不动,他们就不客气了!

    “卫,你这是什么话,萧城主可是一等一的美男子,可不像你那么粗鲁。”为首男人身边的是一个长相娇媚的女人,在看到萧水寒后,那双眼睛几乎就贴在了他身上,不肯挪开。

    在容貌上,萧水寒这模样比起外界传闻,可是有过之无不及。

    美男子!

    “旎,你不会是看上他了吧?”为首的男人笑道,肆意放言,丝毫不把萧水寒放在眼里。

    “越,这不奇怪。”这样的男人,没有几个不心动的。

    讥笑之声在空中传开,是那般傲然得意,仿佛玄机城已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城外边围观的人,听到他们三个的谈话,张了张嘴,然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萧水寒这算是被调戏了吗?

    看来好看也不能当饭吃,现在被一个女人调戏了,这都还没开始打呢!

    不过,这三个人,希望他们等会还能一直这么张狂下去,对巅峰灵皇都敢调戏讥讽,他们这不是活腻歪了么!

    他们可是见过萧水寒动手的,被他打趴下的人,可没几个好下场!

    况且,这玄机城的小祖宗还没出来!

    那小祖宗,可是连雷航都死在他手上了!

    玄机城城门上站着的人,听到这话,愤怒到了极点,一张脸涨的通红,怒视着他们三个,手上青筋在暴动。

    他们三个敢对城主这么说话,算什么东西!

    先是让人前来挑衅,现在又来肆意妄言,这什么战门,他们肯定不放过!

    韩陆脸色铁青看着他们,沉声叫道:“城主。”

    他们太放肆了!

    “韩陆,他们在这里乱吠,你要是认真,把他们逼急了,小心他们咬你。”淡然熟悉的声音传来,语气中带着几分笑意。

    萧水寒原本没在意他们三个说什么,嘴长在他们身上,他们要说什么,自己也阻止不了,但听到身后传来的话,他反倒是笑了。

    少城主!

    韩陆猛地扭头看去,俊美的少年缓缓走来,阳光折射在他身上,仿佛为他镀上了一层光华,是那般耀眼。

    玄机城的人愣愣看着离夜,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离夜说什么,脑海中突然一个激灵,然后他们差点没直接笑喷。

    乱吠,少城主就是少城主!

    人哪里会乱吠,乱吠的……那不就是狗!动不动咬人的,那是疯狗!

    离夜的声音不轻不重,但刚好能让城外和城内围观的所有人都听到,就不知道她是故意的呢?还是故意的呢?

    当所有人反应过来离夜的话之时,他们顿时就笑喷了,滑稽的表情出现在他们脸上。

    果然是这小祖宗来了,这三个人张狂,这小祖宗可是更嚣张的!

    乱吠!咬人!

    还在讥讽大笑的三个人,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顿时阴沉了下来,脸颊不停抽搐。

    敢骂他们是狗!

    混账!

    少年身影慢慢走来,霞光在他周围流转,照映着那完美的轮廓,精致的五官,挺立的身影,他仿佛是从天而落一般,这一幕,华美到了极点!

    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脸上,眼中,都闪过一丝无法遮掩的惊艳。

    离夜刚刚走到萧水寒身边,一缕血红火焰便在手掌上流转,殷红唇瓣微微上扬。

    “师父,有贵客到,咱们迎接的方式,可要特别一点。”话落,离夜随手一甩,流转在手上的火光,犹如离弦之箭!

    火光在空中纵横而过,张狂而又嚣张,将空中一切焚烧,空气,水分子,都一一蒸发殆尽!火焰席卷而来!

    还在愤怒中的三人,看到飞来的火光,猛然回神,纷纷凝聚灵力,阻挡飞来的火焰。

    “轰——”

    力量撞击在一起,空中轰然炸开一股强力,余力如灵蛇一般,往四周流转而去!

    那三人身影踉跄,脚步后退一步,这才停了下来。

    这怎么可能!

    三人脸上闪过惊讶,这小子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力量

    么强的力量,不过一道火焰,却将他们三人震退!

    他是谁?

    他们三个若是知道离夜是高级灵皇级别,而这火焰,是异火两件事,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惊讶了。

    四周响起倒吸凉气的声音,围观在周围的人,顿时一片唏嘘。

    妈的,他们就说这小祖宗嚣张吧,三个灵皇在那站着,照样出手不误!

    萧水寒含笑看着离夜,手掌躁动的灵力,只见他微微转动,便立即消散,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

    在场周围,除了离夜,也没人能发现这一点异常。

    眸光中笑意流转,离夜看着萧水寒,红唇上扬了一分,看来,就算她不出手,师父也打算给这些人一些见面礼。

    “你是谁?”旎眯起双眼,眸光中闪烁着不可思议。

    萧水寒如此俊美,没想到这个少年长的居然比女人还好看,还有他身上的光华,明亮的让人挪不开眼,可又觉得需要仰视。

    不过只是一个年轻的小子,居然给她这么讨厌的感觉!

    “啊,对了对了,小爷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北宫离夜。”离夜含笑说道,就像真的是客人上门一般。

    他就是北宫离夜!

    三人皆为一愣,显然是没料到眼前的人,就是传言中的玄机城少城主,那个杀了雷航,还带着雷航尸体回到天雷刹,再顺手把天雷刹灭掉的少年。

    嚣张,的确是够嚣张!

    一出现就敢对他们三个人出手,能不嚣张么!

    “好小子,敢和我们三个动手,找死!”为首那个叫越的男人,眼中闪过戾气,双拳紧握,强而有力的拳头,仿佛随时就要砸出去!

    然而,那人的话才刚刚落下,空气中一丝轻微波动拂来,三人立即感觉到后背阵阵发凉,一道杀意从脖子上抹过。

    他们扭头往寒意袭来的方向看去,当落入眼帘的那一抹身姿出现,他们瞬间忘记了呼吸,仿佛连时间都停止了。

    白衣似雪,高大的身影,笔直站立在天地之间,浩瀚磅礴的气势,宛若深不可测的大海,他只是站在那里,天地仿佛都成了他的陪衬!

    帝姿华貌,眉目如画,他所站之处,便是这世间最亮眼的风景,让人不敢抬眸直视,多看一眼,仿佛都是亵渎!

    这,这是……

    所有人早已是目瞪口呆,诧异连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

    邪尊!

    在所有人注目下,那俊美无双的男人,轻启薄唇,清冷之声传来。

    “本尊路过罢了,你们的恩怨可以继续。”

    路过!?

    玄机城的人那叫一个汗颜,心里不禁嘀咕。

    邪尊大人,您在玄机城住那么多天,也只是“路过”?

    离夜:“……”

    他确定他站在这里,真的好?

    银翳摸了摸鼻子,稍稍低头,额角划下一滴汗珠。

    尊主,您就算什么都不做,只是站在这里,那三个人都会感觉到压迫,要是开战的时候,尊主您再“不小心”看他们一眼,说不定就会导致他们没命。

    这对王妃当然是没什么影响,就是这三个人,被尊主这“路过”导致的后果,会非常严重!

    围观的一帮子人轻咳一声,一滴滴冷汗从额上冒出来。

    邪尊大人,这根本不是您出不出手的事,您站在这里,这两边就打不起来。

    笑话,谁敢在邪尊面前动手,不想活了?

    邪尊的厉害,临天大陆只怕没有人不知道吧,现在还敢动手的,那绝对是疯了!

    “既然邪尊大人在这里,那正好看看,是小爷找死,还是他们送死。”清冷声音在寂静的空气中传开,铿锵有力的话语,清楚到让每个人都能听到。

    一帮子人看到走出来的少年,只听到一声晴天霹雳,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还真有人敢!

    ------题外话------

    昨晚在更新哈,来晚了,么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