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七十九章 是真的眼熟!
    树木繁茂的密林,草木茂盛,鸟语花香,算不得什么仙境之地,在只剩下一小个角落的上古之地来说,已是绝美。

    青色身影从密林中走过,看她毫不迟疑的步伐,并不是第一次来。

    随着身影走进,密林间吹拂起细小微风,丝丝波动传来,伴随着一声轻啼。

    啼叫声传来,北雪儿停下脚步,微微仰头,往远处的密林上端看去,笑意一向不深的她,此时展出露出绝美笑容。

    “青儿,好久不见了。”红唇轻启,说话的声音,和往日大有不同,就连语气也有了明显变化。

    照映着光亮的双眸,丝丝光芒在眼眸中跳跃,是那般明亮耀眼。

    北雪儿的话才刚刚落下,密林间一丝波动散开,青色华美的身影从空中飞过,羽色华丽,翎羽流光溢彩,以傲然之姿出现!

    整片密林,在此时风起云涌,强大的力量往周围散开。

    熟睡中的守护者,感觉到这一丝波动,猛地睁开双眼,坐起身扭头看向上古之地较为遥远的地方。

    “青鸾?它不是从不现身的么?”

    守护者喃喃自语,眼中露出疑惑不解,随即它叹了口气。

    “算了,最近怪事太多了。”说完,守护者再次躺下,只要无人闯入上古之地,它能睡上千年万年,上古之地也会随着沉睡。

    这次它们苏醒,是因为白泽的传承之力,下一次,上古之地以及守护者苏醒,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在上古之地,不管是守护者还是上古之兽,都不允许在这里大战。

    上古之兽一旦开始大战,就会立刻被守护者驱逐,被驱逐的上古之兽,不管是生死,从今以后再也不允许踏入上古之地一步!

    对于上古之兽来说,这上古之地,就相当于是它们的家。

    便是恩怨再大,它们也不会在上古之地,全力一战,争个你死我活。

    这里已经是上古最后一个地方,若是消失,所有的上古之兽没有家不说,它们也会跟上古之地消失在这个世间。

    从此以后,世上就再也没有上古之兽!

    小白和吞天腾蛇那一战,便是在独立空间也没有分出你死我活,也是这个原因。

    空间毕竟还是在上古之地中,它们若是不顾其一切发生大战,上古之地毁灭,它们也会随着消失。

    所以为了减少矛盾和对战的次数,陷入沉睡不只是守护者沉睡,还有留在上古之地的上古之兽,除非有人闯入,否则它们是不会苏醒的。

    上古之地逐渐安静了下来,光亮的四周也慢慢昏暗,唯一洒落着光芒的便是那片密林。

    但很快,这里的一切都会再一次陷入沉睡,直到下一次有人闯入,它们才会苏醒。

    青色傲然的身影,身体周围流转着华美的光芒,美妙到了极点。

    听到那熟悉的称呼,看着陌生的模样,青鸾神情有些黯然。

    雪儿还是保持着这个样子,她还没恢复,还有……

    “雪儿,火儿还没有醒过来。”青鸾叹息说道,火儿还没有醒过来,就是说雪儿还没成功。

    北雪儿脸上笑容有那么瞬间僵住,目光中的光亮也黯然了几分。

    “它会醒过来的。”北雪儿坚定说道,她一定可以的!

    青鸾点了点头,飞到北雪儿面前,落在了地上。

    “雪儿,刚才我感觉到了和你很像的血脉气息出现在上古之地,但却不是你的,那气息很熟悉,好像是……”青鸾欲言又止。

    可能吗?

    “是她。”北雪儿蹲下身体,伸手抚了抚青鸾的头。

    她回来了,就连青鸾都感觉到了。

    青鸾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它身上的翎羽好像也随之亮了几分,周围的流光溢彩,比刚才仿佛更耀眼了。

    “那我没感觉错,真的是小主人!”它还以为是错觉,没想到真的是。

    小主人终于回来了!

    “我没告诉她。”北雪儿淡淡说道,还不能说。

    没有告诉?

    青鸾怔怔看着北雪儿,有些不理解,为什么不告诉小主人,小主人知道一切,不是就能帮助她了吗?

    从那血脉的气息,它能感觉出来小主人的实力,而且她好像还契约了白泽。

    “那个家族,她现在还不能知道,也许很快就知道了。”毕竟她已经开始接触那个家族的人了,相信很快就会知道一切。

    青鸾迟疑了一会,缓缓开口,“所以你也没告诉她,你是……”

    “她只知道我是北雪儿。”仅此而已。

    青鸾叹了口气,无奈说道:“我就知道,当年你把自己的血脉之力封印,小主人即便和你相遇,你们之间的血脉联系,也不会有半点反应。”

    雪儿当年把自己的血脉之力和部分实力封印,以至于现在才只是区区灵皇巅峰而已。

    “等她炼制出帝品丹药,说不定可以告诉她。”北雪儿笑道,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自豪微笑。

    帝品!

    “小主人是炼药师!”哇!炼药师!

    雪儿和大人都不是炼药师,没想到小主人居然能成为炼药师!

    “她天赋还挺吓人。”北雪儿微笑说道,每一个表情中几乎都透着笑容。

    这个青鸾倒是不惊讶,毕竟雪儿的天赋那么可怕,还有大人的天赋也很厉害,小主人自然肯定必须厉害啊!

    “就是性子不知道像谁。”北雪儿无奈摇摇头,眼中的宠溺怎么样也遮掩不住。

    青鸾注视着北雪儿,没有说话,雪儿应该很想和小主人相认的。

    “可她并不知道第五家族,景澈应该还没告诉她,却又不在她身边,也许,家族找到了他。”北雪儿脸上的笑容逐渐退却。

    家族找到了景澈,他暂时应该还不会有危险。

    “公子?”家族找到公子了!?

    “那个家族,不回也罢!”北雪儿的脸色瞬间变得冰冷,杀意在眼中涌现。

    青鸾静静站在一旁,看着北雪儿眼中的冰冷杀意,也只能在心里叹气,不知道该说什么。

    毕竟那个家族,它也不是很喜欢,也不想小主人回去,火儿会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因为那个家族!

    密林中一阵沉默,北雪儿和青鸾谁也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北雪儿才回过神。

    “带我去看看火儿,已经很久没见过它了。”十几年了吧。

    “好!”青鸾张开双翅,立即转身,却没有第一时间往空中飞去。

    北雪儿看到青鸾的姿势,含笑摇摇头,迈步走到它背上。

    青色身影往空中翱翔而去,华美的姿态,在九天之上盘旋,喜悦的笑容往周围散去,传开了很远很远。

    离夜他们在白泽的带领下很快离开了上古之地,等他们身影再次出现,他们已经回到了中央之地外的树林中。

    刚刚走出来,就看到不少人围在四周,见他们走出来,脸上都闪过一丝失望。

    “看来没赶上的人也不少。”墨东炎笑盈盈说道,然后惋惜叹了口气,他这一路也没收获多少东西。

    但是丛崛域森林走一趟,就不会白来,收获的还是会是收获一点。

    他相信,有收获的人不只是他一个。

    “事情都结束了,我也该走了。”妖媚的声音传来,妖娆动人身影缓缓走过,银铃往四周传来。

    站在他们面前所有人的目光,瞬间就被月媚吸引了过去,那一双双眼睛,恨不得贴在她身上。

    就连不少女人看到月媚,脸上都出现了一抹红晕,娇羞往她那边看去。

    离夜看到这一幕,无语摇头,月媚果然是男女通吃。

    齐暮迟疑了看着离夜,慢慢走到她身边,一张脸拧巴在了一起,眉头紧皱说道:“师父,我也要先回公会了。”

    过段时间,就是炼药师大会,得回去帮忙准备,他带来的灵皇都死了,回去还不知道该怎么交代。

    其实他比较想和师父一起去玄机城,他想和师父一起走来着,可惜要先回去。

    “去吧。”离夜点点头,她倒是没觉得什么。

    齐暮看了看离夜,想了会,然后低头往储物袋拼命翻找。

    过了好一会,他才抬起头,脸上布满了笑容。

    “找到了!”齐暮拿出一个徽章,笑嘿嘿递给离夜,“师父,这个你拿着,过段时间你不是要去参加炼药师大会,你到了炼药师公会后,把徽章拿出来给他们看,他们就知道是贵客!”

    他齐暮的师父到炼药师公会还有人阻止,太不像话了!

    离夜汗颜接过徽章,点头应道:“我知道了。”

    “那我先走了。”齐暮叹了口气,大步往外走去,身上炼药师的银袍,依旧是一尘不染,徽章更是耀眼夺目。

    墨东炎眼巴巴看着离夜手上的徽章,指了指齐暮,又指了指离夜,不由在心里感叹一声。

    有个徒弟真好!

    “离夜,他怎么办?”墨东炎看向昏迷过去的无殇。

    这家伙就是个怪胎,中了万年泥泽瘴都不吭一声,这可是会死人的!

    他要是说了,说不定现在都没事了!

    离夜扭头看了一眼无殇,皱眉道,“找个地方帮他炼制解毒的丹药吧。”

    无殇这次,也算是帮了忙。

    “好。”墨东炎点点头,叫人抬着无殇往前面走去。

    离夜肯帮忙就好,不然就要把无殇直接送回无情宗了,就不知道到时候他还有没有命。

    “走吧。”离夜扭头看着纳兰清羽,帮无殇解了毒,他们尽快回玄机城,炼药师大会眼看着就要开始了,她还有很多事要准备。

    “嗯。”纳兰清羽走到离夜身边,轻嗯一声。

    离宫的人站在原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为首的人走出来。

    “离夜公子,我们就不跟你们一起走了。”他们还要在这里等宫主,也不知道宫主为什么还要就在里面。

    离夜看着离宫的人,很快收回了目光,淡淡开口,“随便你们。”

    “北宫离夜,你的人情,记得到影门来找我。”说完,玉隐大步离开,他离开影门也有段时间了,得回去看看。

    看着玉隐走远的背影,离夜红唇缓缓上扬。

    一定会的!

    “走吧。”纳兰清羽注视着离夜,薄唇轻启。

    “好。”离夜淡淡一笑。

    两人并肩往前面走去,围在周围的势力,见他们两个走来,都自觉让开一条路。

    他们就算不认识那个少年,也认识少年身边站着的男人。

    邪尊!

    这件事果然不小,连邪尊都引来了,不过他们现在离开的话,看来事情是解决了,没什么大事。

    等离夜他们走远,四周顿时沸腾了起来,不少人立即离去,几乎没有多留。

    “散了吧。”

    “就是就是,中域几大势力都走了,我们也该走了。”

    “咱们也是中域的好么!”

    “你能比得上一峰一会二殿三宗?”

    ……

    后面才赶来的势力,纷纷离开,边走还不忘摇头叹息。

    来晚了,他们走过来,事情都散场了,根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中央之地是什么样子的他们都不知道,在他们走来之后,好像有一股力量阻止他们走进中央之地。

    也不知道邪尊他们是怎么进去的,要是早点来就好了,说不定还能赶上。

    不少人在心里深深懊恼,想着自己为什么不能早点来,就能看到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就不该期待的,看到云天,还有各方势力的人匆匆走出来,也应该跟着离开的。

    他们都走了,就代表事情都解决了!

    所有人散去后,只剩下离宫的人站在原地,还有一个特别显眼的人。

    他坐在树干上,背上被背着一把巨剑,看着走远的离夜和纳兰清羽,脸上露出笑容,然后他翻了个跟头从树上跳到地上,大步往离夜离开的方向走去。

    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墨东炎才让人把无殇扔到地上,自己站在一旁,等着离夜他们过来。

    无情宗的人也没剩下几个了,他们冷着脸站在一旁,好像无殇和他们就是陌生人一样。

    墨东炎看着无情宗的人,无语摇了摇头,走到一旁。

    他怀疑,他要是不帮忙,无情宗的人会看着无殇就这么死了也不管。

    无情宗,还真是无情!

    两道身影缓缓走来,墨东炎赶紧迎上去,皱眉看着无殇。

    “离夜不是说,中了万年泥泽瘴,无药可救吗?”那离夜还怎么救,这人都快死了!

    就算离夜是炼药师,应该也没办法吧?

    离夜停下脚步,若有所思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

    中了万年泥泽瘴,无药可救!

    “那你还说救。”这人不就是等死了么!

    他刚刚才想起来这回事,可离夜居然还说救无殇,这怎么可能嘛!

    “这瘴气,只是在表面而已,他一直用灵力对抗。”不然她也没办法。

    墨东炎眨了眨眼睛看向无殇,不可思道:“真看不出来,这家伙还真有两下子。”

    以灵力对抗,只要瘴气没有进入身体,那就还有救。

    “所以,他倒下,是因为灵力快到极限了?”靠!他还以为是毒入骨髓了,开始腐蚀他的身体了。

    “就是这样。”离夜摊开双手耸耸肩。

    不然他以为,自己有那么大本事,能解无药可救的万年泥泽瘴的瘴气?

    墨东炎满头黑线,无语看着离夜,叹了口气,然后才开口,“那我就先走了。”

    趁着崛域森林还有人,他也想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再找到点什么。

    崛域森林可是个好地方,有很多外面找不到的药材灵果什么的,在这都能遇到。

    “不送。”她炼制出丹药也会立刻离开,反正有无情宗的人在这里,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墨东炎正要迈步离开,好像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嘿嘿一笑。

    刚想伸手拍离夜的肩膀,脑海中突然想到那天,纳兰清羽差点直接抹了他的脖子,他这才又忍住了冲动。

    “离夜,你是不是也要去参加炼药师大会?”炼药师大会,每个炼药师应该都会去的!

    他现在比较好奇,离夜现在是什么品级?

    “你这么笑,是想知道什么?”离夜双手抱臂,皮笑肉不笑看着墨东炎。

    他每次一笑,就基本上能知道,他有什么目的了。

    墨东炎脸色一僵,鄙夷瞪了一眼离夜,他们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怎么自己每次都还没说,离夜好像就什么都知道了一样。

    “我觉得我说了,你也不会告诉我。”墨东炎很有经验开口说道,离夜肯定不会说的。

    离夜扬了扬眉头,嘴角弧线加深了一点,“那你还问?”

    知道她不说,还想问?

    “那算了。”墨东炎摆了摆手,就算是再好奇,再过不久的时间,也能知道了。

    说不定等知道了以后,又是一次狠狠的打击!

    当然,这次受打击的人,肯定不是自己,他又不是炼药师,可问题是,炼药师大会,有多少炼药师会被离夜打击到吐血?

    “不送。”离夜不冷不热说道。

    墨东炎摆了摆手,大步离开,反正到时候受打击的不是他!

    “离夜公子。”无情宗的人异口同声叫道。

    扭头看向地上躺着的无殇,他们都不知道少宗主还有没有救,这种情况,毒应该已经渗透身体了。

    “你们去周围守着,不要让人闯进来。”离夜看着无殇,若有所思道。

    还好发现的时间还早,不然她也没办法。

    “是!”无情宗的人眼中闪过光亮,立刻往四周退去。

    纳兰清羽走到离夜身边,低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人,清冷淡然的声音响起。

    “夜儿真的要救他?”他认为,不用救了。

    “虽然不想救,但是好歹他也算帮忙了不是。”离夜无声看着纳兰清羽,那目光好像在说,不要提醒她以前的事,不然会放弃救人的念头的!

    对于一个没有七情六欲,不懂人情世故的人来说,说一句谢谢,她都觉得天上下红雨了。

    “好。”纳兰清羽应了一声,薄唇微微上扬,脚步走到一旁,背靠着树干。

    霎时间,那个地方,便成了一处完美的风景。

    离夜席地而坐,看了看昏迷在面前的无殇,嘴角微微一抽。

    拿出混元圣鼎和一些药材,红莲飞出她的体内,漂浮在混元圣鼎下方。

    离夜把药材扔进混元圣鼎中,碧绿的灵药,迅速蜷缩,然后化作一滴绿色的液体漂浮在空中。

    一缕火焰分出,将绿色液体包裹,漂浮到一旁。

    一样一样的药材,被离夜放入混元圣鼎中,一一全都被炼化。

    纳兰清羽站在一旁,看着离夜的举动,目光落在那些药材之上,看着药材的数量,深邃的双眸闪过一抹光亮。

    皇品!

    薄唇微微上扬,看来夜儿已经有十足的把握了。

    药材以最快的速度炼化,然后凝聚成雏形,速度快到让人咋舌。

    此时若有炼药师看到这一幕,肯定不会认为离夜只是第一次炼制皇品丹药。

    那样的速度,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熟练到不能再熟练的皇品炼药师。

    圆润丹药浮现在空中,离夜立刻伸手抓过,脸上展露出笑容。

    成功了!皇品!

    看来不只是实力提升了,精神力也提升了不少,能够炼制出皇品丹药了,皇品已经炼制成功,下一步就是尊品了!

    在去炼药师公会之前,她得努力才行!

    抹了抹额上冷汗,离夜把丹药放进无殇的嘴里,伤口处立刻流出黑色的血液。

    黑色血液中,还有一缕缕黑色气体散发出来,带着一股腐臭的味道。

    “不愧是万年泥泽瘴。”离夜喃喃自语道,这瘴气即便只是在皮肤表层,也开始腐蚀表层的皮肤。

    这要真的再慢点,无殇可能真的就没命了,谁也没办法救活。

    黑色血液从伤口流出,离夜把东西收起来,注视着伤口的变化,一直到流出的血变成鲜红色。

    她才把伤口的鲜血擦干净,又从储物手镯拿出另外一颗丹药给无殇吃下去。

    流动的血液,立即凝固,再没有半点鲜血流出来。

    但伤口腐蚀的情况,还是很严重,甚至那些黑色血液,在流出来的时候,连伤口都开始腐蚀了。

    “那什么第五风煊,到底是怎么做到,把万年泥泽瘴放进九十九绝杀阵里的?”离夜皱起眉头,不解问道。

    按理说,万年泥泽瘴谁也碰不得,他却把那种东西,放进九十九绝杀阵里。

    “夜儿,还不行吗?”纳兰清羽看着无殇腐蚀的伤口,挑了挑眉头。

    万年泥泽瘴,的确是很厉害。

    “还得把他的腐肉刮掉。”离夜头也不抬回答。

    一缕生命之源从指尖缭绕,灵力将指尖的生命之源凝聚,形成一把小巧的利刃。

    精神力控制着利刃,伸向无殇的脖子,生命之源顺着伤口,立即涌入无殇的身体,苍白的脸色,在生命之源涌入后,多了一丝红润。

    利刃刮过伤口,腐肉碰触到生命之源,根本不用多少力量,它们立刻自动脱落。

    只是伤口在脖子上,离夜不得不小心翼翼,一不小心,加重力道,割断的可能就是脖子。

    时间一点点流逝,交锋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离夜皱起眉头。

    将最后一块腐肉刮掉,昏睡中的人,始终没有醒过来,好像也感觉不到疼痛,就那么呼吸平和躺着,不知道到的还以为只是在睡觉。

    离夜收起利刃,将浮现在手指尖,最后一缕生命之源推入无殇身体,她才擦了擦额上细汗,拿出一颗丹药吃下去。

    有些紊乱的气息慢慢恢复,离夜站起身,呼出一口浊气。

    “没事了。”算他命大!

    上一秒还靠在树干旁的身影,下一秒已经出现在了离夜身边,拉过她的手,直接离开。

    “好像打起来的声音,就是回去的路。”离夜指了指前面,刚刚她就听到有人打起来了,也不知道是谁想闯进来。

    那动静,明显是无情宗的人和人打起来了,是冲着无情宗来的?

    “他不会死就够了。”这样便互不相欠,其它不用再管。

    “这倒也是。”离夜扭头看了看昏迷中的无殇,他现在的确是不会死了。

    不过要恢复的话,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被瘴气腐蚀了那么多灵力。

    两人大步往前走去,树林间交锋的身影,也逐渐落入他们眼帘。

    离夜脸上闪过一丝了然,果然是无情宗的人和别人打起来了,貌似对方的实力还不弱,是灵皇级别。

    “那个人,看着有点眼熟。”离夜指了指和无情宗对战的人,好像以前见过。

    纳兰清羽无声看着离夜,薄唇上扬,白皙修长的手指勾起离夜的下巴,四目相视。

    “夜儿……”

    听到那邪魅蛊惑的声音,离夜顿时满头黑线,伸手拍掉勾着自己下巴的手指。

    “是真的眼熟!”她一脸严肃重申。

    这是真的!

    “北宫离夜,你还不出来,我就杀人了哈!”忍到了极点的爆发声传来,声音带着点点熟悉。

    纳兰清羽挑挑眉头,看了看不远处的身影,还真是认识的人?

    离夜注视着纳兰清羽,嘴角含笑。

    她早就说过,这个人看着眼熟,是真的!

    “还知道你叫北宫离夜,看来是风启大陆的人。”纳兰清羽若有所思道,以前他都不知道,临天大陆有那么多从风启大陆来的人。

    自从夜儿来了以后,这些人也变得多了起来。

    “他好像是……”离夜看着那道身影,脑中一个激灵,“剑寻!”

    那么大一把剑背在身上,那不就是剑寻!

    “我们快过去。”离夜拉着纳兰清羽,大步往那边走过去。

    无情宗几个灵王,把剑寻围住,尽管没有占到上风,但剑寻没有真的下杀手,他们也还能自保。

    “呃……还真是你。”离夜走近,看到被无情宗围住的人,汗颜道。

    剑寻见也走来,可无情宗的人还没停手,顿时满头黑线。

    “你不能让他们先停下!?”他就是看到熟人想打个招呼,就只是这样!

    离夜双手抱臂,看着剑寻一直没下杀手,轻咳一声,“无殇已经没事了,你们可以把他带回无情宗,过一段时间就能恢复。”

    兵器回鞘的声音,在离夜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同时回鞘,几道身影迅速转身,往离夜走来的方向走去。

    剑寻站在原地,顿时黑了半边脸,好像是他见他们和离夜认识,才没下杀手,这些人怎么连一句谢谢都没说。

    “离夜,他们是你的手下?”剑寻走到离夜身边,第一眼他就注意到了离夜身边的男人。

    他眼中闪过惊艳,这两人站在一起,还真般配……啊呸,两个男人,说什么般配!

    可是,离夜身边的这个男人,给他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他很强!

    “你觉得可能吗?”离夜笑着反问。

    有一群无情宗那种手下,她宁可要几个傀儡来的好。

    “也是。”这是不可能的。

    “你也来中央之地巡查那股力量?”离夜挑眉问道,不过现在貌似已经平静了。

    在小白传承完毕后,那股就消失在了天地间,连痕迹都没留下。

    有很多人后面赶过来,可什么都没遇上,中央之地的阵好像又恢复了。

    “对啊,家族派我来的,结果来迟了。”剑寻摇摇头,早知道晚来什么都看不到,应该早点来的。

    离夜进去了一趟,不知道他遇到了什么?

    “你是剑家的人?”一直沉默不语的纳兰清羽,突然开口。

    眼眸落在剑寻背着的巨剑,剑柄护手中间的图腾上,那是剑家的家族图腾标志。

    “我叫剑寻。”听到纳兰清羽开口,剑寻惊奇道,目光落在纳兰清羽脸上,心里泛出一丝疑惑。

    为什么他会觉得,自己见过这个男人?

    好眼熟,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剑家?”离夜看向纳兰清羽,不解问道。

    “他们和第五家族一样,家族所在的地方,是自行开辟的空间。”第五家族会出现在这,剑家的人会来,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上古之兽白泽,没有几个人不想得到!

    “我们可不能和第五家族相提并论。”剑寻摇了摇头,他们家族的情况,远不如第五家族。

    离夜惊讶看着剑寻,没想到他们家族也曾经出现过主灵级别!

    看到离夜惊讶的样子,剑寻嘿嘿一笑,刚想说什么,挂在腰间的铃铛突然剧烈晃动了起来,剑寻脸上的笑容,也随即变成了无奈。

    “离夜,我得走了,家里的人在找我。”说完,剑寻匆匆转身离去,还忍不住咒骂。

    好不容易看到个熟人,这些人有必要这么着急叫他回去吗?

    纳兰清羽看着剑寻离开的背影,轻轻一笑,“没想到夜儿还认识剑家的人,不过这个剑家,是一个铸造师的家族。”

    “打造兵器!”离夜怔了怔,剑家居然是铸造师家族。

    剑寻背上的剑就不错,不过从认识他那天,他就只是背着,从来不用。

    “你既然认识他,他也知道你在临天大陆,日后他肯定会再来的。”刚刚他明显还没说完话。

    离夜听着纳兰清羽的话,扬了扬眉头,“你这语气,好像并不希望他来。”

    “有吗?”纳兰清羽面不改色问道。

    “你说呢?”离夜反问。

    “我们回家。”说完,纳兰清羽拉着离夜往崛域森林外走去。

    离夜鄙夷看了一眼纳兰清羽,嘴角双双上扬,回家!

    两人快速走去,回去的速度比来的速度更快,很快他们就到了变异蛟住的那个湖泊,和韩陆,银翳他们会合。

    没有什么解释,韩陆和银翳也没多问,见他们回来,他们也就跟着离开。

    两道身影从来时的路往回走去,强大的气势似有似无从纳兰清羽身上散发,往周围席卷开来。

    崛域森林深处的玄兽,感觉到那一股熟悉可怕的力量,逃走后刚刚跑回来的它们,脸色纷纷大变,然后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这些玄兽,那叫一个泪流满面。

    它们这才刚刚回来啊,刚刚才回来,他又来了!

    特意在外面久留了一段时间,想着就算那个人类要离开,肯定也早就走了,结果刚回来遇上了!

    这也太倒霉了,第四次了,真的是第四次了!

    一行人慢步从崛域森林走过,深处各个地方,又是一阵鸡飞狗跳,所有玄兽逃跑速度,可能连它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一天还能跑这么快。

    可它们一点都不觉得快,甚至还想再长出两条腿,这样能更快!

    离夜汗颜看着周围的动静,嘴角阵阵抽搐。

    这威慑力,该是有多大,他们到中央之地也有一段时间了,这些玄兽知道清羽来了,拔腿就跑。

    “邪尊大人,我比较好奇,你当时下手有多重。”让它们如此难忘。

    只是看到他来,就纷纷逃走,她都怀疑这些玄兽被打出后遗症了。

    “大概这辈子,它们都忘不掉。”云清风淡的声音响起,是那般随意。

    离夜:“……”

    她就知道!

    “既然没有玄兽阻止,我们就赶紧回去吧,还有一段时间就是炼药师大会了。”她现在才只是皇品炼药师。

    据说这炼药师大会,不像南境那种比试,还有年龄之分。

    这一场比试,是整个临天大陆的炼药师都会参加,不会有年龄之分,只看品级!

    “夜儿,想要第一?”皇品炼药师已经是少之又少,尊品那是屈指可数。

    离夜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暂时没想过。”

    第一没有谁不想,可要争夺第一,总得到尊品炼药师,别忘了,她目前还只是皇品,离尊品还是有很长一段距离的。

    “那先不说这些,我们先回去。”纳兰清羽微微一笑,加快速度。

    “嗯,先回去。”去炼药师公会不能空手回来,那么大个公会,肯定有不少珍贵的药材。

    还灵丹,还有菩提树给她的药方,她大概都能看到了,她得去找找看有没有适合的,然后让齐暮帮忙。

    一行人匆匆离去,离开崛域森林,往中临都的方向走去。

    炼药师公会的人要知道,离夜还没去公会,就想着公会的药材,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

    当他们匆匆离开后,两道身影从出现在空中。

    “他就是陵川说的那个北宫离夜么?”说话的男人,正是当日在那座宫殿,称呼北宫奇为公子的那人。

    “应该是。”他身边站着的人,便是吞天腾蛇的契约者,出现在上古之地的人。

    “木兮,你觉得他眼熟吗?”男人再次问道,第一眼看过去,有点眼熟,但再一看,这种感觉又消失了。

    第五木兮双手交叉在胸前,狐疑看了身边的人一眼,“火烈,你是不是想多了?”

    一个不起眼的小子,即便他如今是灵皇级别,也不过只是运气好点而已,根本半点实力都没有,火烈居然觉得眼熟!

    “的确想多了,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子而已。”第五火烈点头应道,像这种少年,的确不起眼。

    第五木兮这才点点头,火烈还算正常,居然会认为一个这么不起眼的小子眼熟。

    “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子,他还有纳兰清羽护着,暂时别动他了,就算他曾经说下那样的妄言,他一个区区灵皇,又能有什么作为。”第五火烈不屑说道。

    这样的少年,他们随时就能捏死,不值一提!

    “当然不能,他不算什么!”刚刚晋升灵皇,这样平凡的少年,等他到他们这种实力,还不知道要花多少年的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他们随时都能动手,让他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题外话------

    北雪儿就是离夜的娘亲木错!有哪些亲猜对了?嘿嘿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