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七十六章 没错,就是飞了!
    空气中,灵力暴走,狂卷天地!

    被挡在百米外的身影,感觉到迎面而来的气息,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格外精彩。

    灵皇!

    那小子晋升了!

    北宫离夜晋升了!

    更多人脸上是震撼和呆滞,在上古之地晋升,可以说是不可思议的事。

    转而想到,离夜吸收了白泽之时传承遗落的力量,他们脸上的震撼,就拧巴成了一团,心疼到不行。

    那么强的力量,最后都变成了那小子的囊中物!

    为首的云天,脸色直接变成猪肝色,随即逝去,仿佛并不在意这点变化之力。

    “灵皇。”容菲菲咬咬牙,甜美的容颜没有丝毫变化,只是那双清澈无害的眸子,却闪过了一丝恐惧。

    从巅峰灵王到灵皇,她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而他从灵君级别到灵皇级别,也不过一年,一年的时间,从灵君到灵皇,这样大幅度的晋升,太可怕了。

    而她,一定不会让一个炼药师,在灵师这方面,超越自己!

    容菲菲拳头一握,不可以!

    “师妹,看来我们二人得努力才行。”云帆淡淡一笑,笑容中透着几分阴霾。

    北宫离夜,炼药师,灵师,两者兼得,如今都快超越他们了。

    “我一定不会让北宫离夜在灵师方面超越我,师兄,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容菲菲目光坚定道,她如今已经是中级灵皇,北宫离夜短时间内,还追不上她的速度。

    云帆脸色一沉,语气也变得冷硬起来,“这就不用你操心了。”

    尊品,他一定会在炼药师大会之前,晋升到那个品级!

    笼罩着黄晕之光的空间内,轻微灵力传来,对战中的两道身影,立即分开,狰狞的蛇头扭头看向身后。

    “这个人类,竟依靠白泽的力量晋升!”吞天腾蛇诧异道,那么强悍的力量,人类根本承受不住,那个人类是怎么做到的?

    九婴九双眼睛同时呈现出笑容,看了一眼吞天腾蛇,它不急不慢开口。

    “我们下次再战!”

    话落,庞大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这片空间之内,等再次出现,它已经在契约空间在内,静静盘踞俯卧。

    “拖延时间!该死!”吞天腾蛇怎么也没料到,九婴会为了一个人类,主动来挑战它,就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让他晋升!

    想到这里,吞天腾蛇迅速走出去,就在它走出去的瞬间,第十道光束照耀在它脸上,直插云霄,悬挂在九天之上!

    传承即将完成!

    吞天腾蛇目光微变,展开背上双翼飞快而去!

    气息的暴涨,环绕在离夜周围的空气,犹如沸腾的开水!

    对外界一无所知的离夜,在灵力爆开的瞬间,已然恢复了知觉,自然也听到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力量,以及在身体中暴走不停跳跃的灵力。

    初级灵皇!

    当一道熟悉的柔光冲上空中,离夜本能的想去吸收,可精神力才蔓延到一半,她又立即停了下来。

    耳边仿佛出现了一丝响动,丹田处的灵力,再一次暴涨开来!

    中级灵皇!

    “敖金,中级了,中级了!”红莲雀跃道,它就说离夜肯定会没问题的,吸收了那么多力量,怎么可能才是初级。

    这么长时间没有动静,差点没吓死它!

    “还没完。”敖金睨视了一眼离夜,眼中含笑,扫视了一眼站在地上一起晋升的玄兽,身影消失在天空之下,回到契约空间内。

    这些晋升之力虽然强悍,但还影响不到它。

    红莲全神贯注地看着离夜,要是它有眼睛,此时眼睛里肯定都闪烁着星星光亮。

    最幸喜若狂的,莫过于赤魅它们几个,看着实力暴涨的自己,差点没雀跃的跳起来。

    “兽皇级别!”赤魅狂笑道,它这是直接越级了啊!

    没想到那股力量,对它们有这么大的好处,如今它们都觉得自己身体之中,有一股上古之力盘旋着!

    “哈哈,我也是!”千寂也大笑了起来,它也是一样!

    鳞甲虎鳄嘿嘿一笑,看了看自己,“我是兽王级别。”

    不错了,它很满足了,从来不曾想过有一天,自己还能晋升到兽王级别,当时它觉得自己能到神兽都可能要用一辈子的时间。

    “我是神兽了。”尖锐灵巧的声音响起,同样透着喜悦。

    小八盘旋在一旁,低头看了看自己,它虽然身体中有点变化,但这股力量,却不足以让它晋升。

    它并没有觉得奇怪,毕竟它是尊皇级别,要是晋升那才真的怪了。

    红莲鄙夷地看着大笑中的几道身影,然后看向离夜。

    离夜听着耳边的狂呼,嘴角也忍不住上扬,它们都晋升了,这就好,看来这些力量的确是不错。

    躁动之力,又一次在身体中翻滚而起,离夜立刻收起心思,将全部精力放在这股躁动之力上,丝毫不敢松懈!

    还在狂喜中的千寂它们,突然感觉到旁边一股力量袭来,它们这才扭头看去,映入眼帘的就是暴走在离夜身边的空气。

    空气在灵力的纠缠下,也变得肆意狂躁起来!

    “天,这是中级灵皇了吧!”流金鼠惊讶睁大双眼,看到离夜身上暴走的力量还没停下,艰难地吞了吞口水。

    还在晋升!

    “这股力量果然强横,突破灵皇本来就需要极大的力量,如今不禁是让离夜突破灵皇,甚至还提升到中级灵皇。”而且还没有停下。

    千寂惊奇开口,不禁叹息,看着飞上天空的光束,以及这最后一道传承散落在空气中的细碎力量。

    这最后一道力量离夜没有吸收到,真是可惜了。

    灵师之路,步步艰辛,越到最后,就越艰难,突破灵皇之力,更需要极其强大的力量以及浓郁的灵力相辅相成,两者都不能缺少!

    小白的传承之力,这是上古之兽的力量,完全都具备了这两点,甚至是超越,即便晋升灵皇,还剩下很大的余力。

    “轰~”

    细微的震动散开,空气颤动了一下,仿佛空间都有那么瞬间的跳动。

    所有力量在丹田处凝结,经脉之中的躁动,慢慢平静,早已坚韧的经脉,又一次被上古之力洗礼,经脉的坚韧之力,又增强了一点!

    高级灵皇!

    这这这……就这么晋升到高级灵皇了!

    四周一片寂静,千寂它们已是石化模样,不知道该如何回神。

    刚才它们以为最多只能到中级巅峰,结果直接就蹦跶到了高级灵皇!

    黑亮的眸子缓缓睁开,在双眸睁开的瞬间,一道纯白之光在眼中闪过,磅礴浩瀚的气势,往四周轰然散开!

    如星辰般璀璨的眸光看向空中,目光落在第十道光束上,随即一声叹息响起。

    “可惜了,第十道力量我没有吸收到,这可是最强的一道力量!”刚好就在那个时候晋升,都来不及吸收那道力量。

    离夜的话语刚刚说完,一道道鄙夷的目光立刻往这边射过来,所有玄兽狠狠鄙视着。

    突破灵皇,晋升到高级灵皇,这已经够可怕了,她居然还叹气!

    知不知道这样会打击死多少人,它们就算是玄兽,都深深感觉到了打击!

    “第十道力量,并不足以让你晋升到巅峰灵皇。”凉凉的声音响起,敖金鄙夷回答,语气中的傲然,不可忽视。

    她能晋升到高级灵皇,都是出乎了它们的意料之外了,原本以为最多只是中级灵皇,毕竟那些力量,也只足够她晋升到这种地步。

    可能是这些年的磨砺,她身体的底子比常人好,把这些力量发挥到极致,才勉强突破高级灵皇,不过好歹是突破了。

    手指撑着下巴,离夜撇了撇嘴,“我还是觉得可惜。”

    那可是一股不可轻视的力量,前面九道她都吸收到了,偏偏这一道失之交臂。

    “你还是赶紧出去,守护者撑不了多久。”这些人类着急走进来,就是为了白泽,希望能够契约白泽。

    自从知道小白的身份,敖金对于当年败在小白手上的事,就释然了。

    输给上古之兽,总好过败给一只不知品种的小白狗!

    “小白完成传承了?怎么还不见出来?”离夜在晋升完成的那一刻,就听到了百米外传来的动静,很多人聚集,为首的人级别是灵尊。

    可问题是只有一个灵尊,气息很陌生,就不是清羽,应该是云天。

    云天都到了,清羽呢?

    离夜站起身,遥看着远处,神情严肃,小白在传承,说什么也要等小白完成传承,她才能离开这里。

    有一股不属于人类的气息,应该是玄兽,而且和小白九婴一样,上古之兽往他们这边走来。

    敖金没有说话了,它也不知道白泽什么时候出来,按理说,传承已经完成了。

    “看看天上。”九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离夜抬头往空中看去,十道光束照耀的地方,纯白之光融合,磅礴浩荡的力量是笼罩而下,覆盖着大地,将大地圈在其中。

    而纯白圣洁的光芒,照耀着大地每一个角落,驱逐了每一点黑暗。

    一声句吼在天边响起,天空微微颤动,大地发出共鸣,响声透彻天地,贯穿人心!

    离夜目光紧紧注视着一个点,那个地方整片天空最亮眼之处,而最亮的地方,在一点点扩大,很快扩散占据了半边天空!

    模糊的轮廓映在天边,气势恢宏,磅礴浩瀚!

    银白色的眸子睨视苍穹,万物在眸光中,都仿佛只是一缕尘埃!

    模糊的轮廓逐渐清晰,巨大的身影呈现空中,通体雪白,圣洁无暇,额上的麟角,溢出耀眼夺目的光芒,巨大的身体,逐渐将整片天空占据,人类在它的面前,是那般渺小。

    背上六翼流光溢彩,华丽光芒在它身体周围流动,是那般高大而又圣洁!

    与生俱来的磅礴气势,在天地间,每一个角落肆意纵横!

    当空中身影呈现,想不顾一切冲来的众人,不禁看呆了眼,神情有几分呆滞。

    白泽!

    身躯虎,额有双角,四蹄如马,背有六翼,长尾末端如一簇燃烧的火焰,通体雪白!

    和古籍上写的一模一样,这就是上古之兽白泽!

    “白泽!”吞天腾蛇刚刚走出那一片空间,就看到出现在空中的巨大身影,目光情绪有些沉重。

    传承结束!

    不,还有机会,它才刚刚完成传承,并不是最强之时,而这也是最后的机会!

    想到这里,吞天腾蛇往空中飞去,然而它才刚飞动身影,呈现在空中磅礴巨大,如雪般纯白的身影,骤然消失!

    吞天腾蛇猛地停下脚步,诧异看着消失的白泽,眼中露出不解。

    怎么突然消失了!?

    “这,这是怎么了,白泽刚刚不是出现了吗?”

    “难道是传承结束,立即离开了?”

    “有这么快吗?”

    ……

    所有人看着消失的白泽,一阵不解,神情迷茫看着消失在天边的巨大身影。

    没道理会这样啊!

    众人迷茫不解,想不明白白泽怎么突然消失,就在这时,清冷的声音在空中炸开。

    “小爷都不知道自己和各位这么熟,能让大家在这里等。”

    声音中透着浓浓讥讽,在那一片光芒的照耀下,纤细的身影不紧不慢走来,俊美的轮廓照映着天边光亮,耀眼夺目!

    众人纷纷扭头看去,当看到来人,他们的眸光中,闪过一丝诧异。

    好强势的气息!

    吞天腾蛇睨视了一眼离夜,然后就收回目光,并不打算把她放在眼里。

    离夜身上的气息即便再强悍,在吞天腾蛇眼中,也不过是区区人类,并不值得一提。

    格外认真仔细的目光在离夜身上流转,脸色越来越黑,越来越阴沉,越来越不可置信。

    探究不出来!这怎么可能!

    “北宫离夜,你进去这么长时间,想必遇到了上古之兽白泽吧?”云帆扯出微笑,只是那笑容,看上去是那么的僵硬。

    为什么会探究不出来,难道他也晋升到灵尊了!

    这根本不可能!

    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嘴角含笑,“是遇到了。”

    他真的遇到了!

    所有人眼中闪过光亮,奇异的目光注视着离夜,仿佛想从她身上找到白泽的踪迹。

    “它在哪!”开口的是吞天腾蛇,不屑和人类说话的它,听到白泽的消息,也终于忍不住开口。

    离夜双手抱臂,嘴角含笑看着面前巨大身影,不急不缓的声音响起,“小爷有什么义务要告诉你?”

    他们是很熟还是怎样,貌似还是第一次见面。

    “人类!”吞天腾蛇眯起双眼,这么多年,还不曾见过如此放肆的人类!

    离夜慵懒掏了掏耳朵,嘤嘤轻笑道:“小爷听力还是挺好的,你不用这么大声的叫。”

    吞天腾蛇?

    离夜心里涌出疑惑,她进来这段时间,这都是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吞天腾蛇会出现在这?

    还有云天和各方势力的人都在这,中域的其它势力怎么都不见人了?

    她扭头看了看周围,还是没有发现那几道熟悉的身影。

    云天看到想离夜的剧痛,阴寒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小子,你是不是在找纳兰清羽?”他怕是要失望了,说不定纳兰清羽此时也已经死了。

    有谁能逃得过九十九绝杀阵,即便想纳兰清羽再强,也不能抵挡,灵尊掌控着的大阵!

    离夜眯起眼睛,心里用处一丝不安,没有回答。

    “九十九绝杀阵听说过吗?”吞天腾蛇继续说道,傲然的声音,透着几分不屑。

    对付那么一个人类,也只有他们要这么大费周章。

    九十九绝杀阵!

    离夜眼中的笑意完全冷却,目光在众人之间扫视,寒冷一片。

    “你们设下的?”清冷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半点变化,但仔细一听,就能听出来那语气中的冰冷寒霜。

    离夜的话不是问吞天腾蛇,也不是问云山,而是各方势力。

    九十九绝杀阵,一两个人做不到如此,必须要九十九个人才能下摆阵。

    站在云天身后的一行人,注意到那双冷冽双眸,心里咯吱一响,不知道为什么,会涌出一股颤意。

    “人类,你最好现在就告诉我白泽在什么地方,否则我把你也扔进去!”吞天腾蛇冷酷说道,它没那么多时间跟他耗下去!

    离夜扭头冷冷看向吞天腾蛇,嘴角微微扯动,嘴角勾起淡淡弧度。

    “白泽。”

    一声轻唤,平静的契约空间传出一阵细微的波动,但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感觉到。

    “不错!就是白泽!”吞天腾蛇含笑点头,识时务者为俊杰。

    这个人类看上去不怎么样,到还是识时务。

    离夜的脸色瞬间变得冰寒,浓郁的杀伐之气在空中横扫而过!

    “飞云步!”

    如闪电般的身影,眨眼消失在了原地,只看到空气中残影闪过,等再次看到离夜的身影,她已经出现在了云天的身后。

    离夜也不知道自己面前是那一股势力的人,她二话不说揪起那人的衣领。

    “说,他们在哪!”九十九绝杀阵非同小事!

    所有人只觉得眼前一花,等再次看清楚离夜,她手里已经揪住了一个人的脖子,冷冽的气息以她为中心,往四周散开!

    看到离夜,所有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他什么时候过去了!

    明明刚才还站在那里,不过眨眼的功夫,已经在这了!

    北宫离夜,借助白泽传承的力量,究竟晋升了多少,怎么实力会如此突飞猛进,连他们都探究不到了。

    云天转身看着离夜,尽管神情不变,但他心里的震撼是掩饰不住的。

    不过一年的时间,他进步竟会这么多!

    一年前,他还需要纳兰清羽才能从自己手下逃走,但他刚才的速度,若不是全神贯注,自己并没有把握能够抓住。

    云帆握了握拳,然后缓缓松开,沉寂的脸色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容菲菲脸色都白了,她一直认为离夜不可能这么快追上自己,可在离夜的速度之后,她心里的这种自信就有点动摇了。

    不可能,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北宫离夜,你可知道我是谁!”被离夜揪在手里人,脸色一阵苍白。

    他完全都没看清楚北宫离夜是怎么过来的,更没看清楚自己是怎么被他拽到手上的!

    他娘的,这里这么多人,这小子怎么偏偏找上自己!

    离夜冷冷一笑,目光扫视了那人的脖子一眼,“小爷不用知道你是谁,暂时也不会杀了你,但如果你不说实话,那就不一定了。”

    桀骜不羁的神态,霸道嚣张的语气,让被离夜抓在手里的男人,差点没吐血。

    他小子还真是什么都敢!

    “北宫离夜,你先别伤人,只要你往前走,就能找到邪尊他们。”云帆客套说道,语气中还透着几分紧张。

    听他那语气,好像是多担心眼前人的安慰似的。

    在前面!

    离夜蹙了蹙眉头,随手一甩,被她揪住衣领的人,就这么硬生生被扔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一个完美弧线!

    “砰!”然后就是重重摔落在地上的声音。

    众人自觉让开,脸色有点僵硬,他们可不想被这小子甩手就扔出去。

    想到离夜提升的实力,众人就一阵心疼,这是提升了多少,他们要是得到这些力量就好了。

    离夜没有理会他们此时有什么样的神情,飞身走出去,然而还没走出一丈,刚刚在身后的吞天腾蛇,如今依然出现在了她面前。

    好快!

    离夜猛地停下脚步,诧异看着面前的巨型大兽,目光冰冷。

    “让开!”冷酷的呵斥声响起。

    离夜的话才刚落下,四周便响起了倒吸凉气的声音。

    对上古之兽这么不客气,他确定自己这不是在找死吗?这可是上古之兽!

    “人类,你死定了!”吞天腾蛇眼中闪过杀意,张开血盆大口,露出锋利寒光四溢的獠牙。

    一声巨吼震天,空气都因为这一声吼叫,而阵阵颤动。

    离夜冷眼看着吞天腾蛇,咬了咬牙,她周围的气息更加冷冽,红唇轻启,透着冰冷寒霜,铿锵有力,嚣张跋扈的话语,震动天地!

    “小白,给小爷揍,往死里揍!”

    我靠!

    众人石化当场,目瞪口呆看着离夜,几道龟裂在身上爆开,萧瑟寒风阵阵轻拂。

    妈的,居然还有人指着吞天腾蛇,然后说,给小爷揍,往死里揍!

    你小子会不会太嚣张了,这可是吞天腾蛇啊!

    可是……小白?那是谁?

    震撼中众人,心里划过一丝疑惑和不解。

    吞天腾蛇听到离夜的话,早已大怒,摆动的身体,在空中扫过,剧烈的力量砸向离夜。

    站在周围的人立刻往后退去,丝毫不敢停留,惊呆的神情,看到这一幕,都惋惜摇了摇头。

    好好的天才,干嘛去招惹吞天腾蛇!

    长尾砸落,眼看着就要落到离夜身上,但她丝毫没有躲闪,殷红唇瓣反而勾起淡淡弧度,那笑容煞是迷人,当然,前提是忽略那眼中的冰霜。

    吞天腾蛇不屑看着离夜,加重力道,这个人类找死,那就成全他!

    “嘭!”

    吞天腾蛇的尾巴,狠狠砸落而下,一声巨响震天,强势之力如潮水一般,往四周飞溅开来!

    沙尘漫天,将一切笼罩其中,只能看到模糊的身影。

    身影后退的所有人,还没来得及站稳脚步,强大的余力,直接往他们这边飞扑而来!

    “老天!”

    “她奶奶的,老子怎么这么背!”

    看到这股飞扑而来的力量,所有人立即提起速度,一路飞奔而去!

    可他们若是不这么惊慌,就会看到吞天腾蛇的脸上,没有报复后的快感,只有阴沉。

    “怎么可能!”吞天腾蛇咬牙切齿道,人类怎么会挡住它的攻击之力!

    瘦小的身影从尘沙之中飞奔而去,离夜头也不会往前走去,“吞天腾蛇,你的对手可不是小爷,还有就是,别忘了,给小爷往死里揍!”

    离夜的身影,一溜烟走出了百米,纷纷远离的众人,看到这一幕,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他怎么可能在吞天腾蛇手下躲过一劫,开玩笑的吧!

    尘沙散落,纯白的光芒下,雪白的身影慢慢沉陷,磅礴巨大的身影,威风凛凛站在地上,银色双眼注视着吞天腾蛇。

    当所有人看清楚那道身影后,眼中都露出了一片炽热,没有半点惊慌。

    他们脑海中,同时浮现出六个大字。

    上古之兽,白泽!

    那威风凛凛的巨影比刚刚还要看的清楚,它就站在那里,气势磅礴的站着,周围笼罩着一层无形的力量。

    不同于众人眼中的炽热,吞天腾蛇脸上更多的是阴霾。

    “白泽,你竟为一个人类而显身!”找了它那么长时间,它都不曾出现,为了一个人类,它竟然出现了!

    小白动了动身体,嫌弃地把摆在面前的长尾的拍开,傲骄地看了一眼吞天腾蛇。

    “当然了,有人让我把你往死里揍,这件事我还真是不得不答应。”这是个不错主意,正好它也想试试,力量遗失了多少。

    “有人,是……”

    吞天腾蛇还没说完,脑海中突然会想起离夜说过的话。

    那个人类,白泽听那个人类的话!

    “腾蛇,我的契约者,可不是你能随便动的。”白泽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站在众人面前的两道身影随即消失。

    等它们再次出现,已然是在那片透着黄晕之光的空间,磅礴浩瀚对战,就此展开!

    留在原地的人,脑海中只有那一句话。

    我的契约者!

    白泽的契约者!

    嚣张跋扈,桀骜不羁的身影出现在脑海中,他们眼中的灼热,顿时熄灭。

    白泽已经被人契约了,这个人还是,北宫离夜!

    脑中一个激灵,所有人突然想起,从到达崛域森林外,以及到了中央之地,离夜怀中熟睡的小白狗。

    一声晴天霹雳落下,他们心里震撼不已,耳边嗡嗡作响。

    那是白泽!

    就在众人惊讶震撼之际,离夜早已走远,离宫,星辰宗站在那里,着急看着面前的一片空地。

    “怎么回事?”急匆匆的声音传来,众人眼中闪过欣喜,猛地扭头。

    “离夜公子!”离夜公子真的在这里!

    离夜没有回答,目光注视着面前的空地,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

    “九十九绝杀阵。”不只是这样,还有一些东西。

    圆润的玉珠出现在离夜手上,她看了看两边的人,沉声道:“你们先走开。”

    看到离夜的举动,所有人像是看到救星一般,然后迅速听从离夜的话退开,不敢有丝毫迟疑。

    伐天玉阵闪过一道光亮,然后往空中飞去,只见离夜手上手结凝结,伐天玉阵上闪过一道道光亮,往空地上转动。

    “伐天玉阵,现!”

    冰冷的呵斥声响起,透着不可忤逆的王者之令!

    “轰——”一声巨响响起,空无一物的地上,一道道人影出现。

    黑色身影密布,层层包围,将中央包围,飞沙走石旋转在其中,将里面的人困住。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整个阵的气息,正在逐渐变得微弱。

    看到这些,离夜眼中闪过光亮,手结凝结。

    “伐天玉阵,收!”

    飞在空中的伐天玉阵,飞回到离夜手上,她刚拿到伐天玉阵,转身撒腿就跑。

    “不想死的就退!”离夜看着停在不远处的声音,呵斥道。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尽管透着不解和迷茫,但看到离夜再跑,他们也纷纷后退!

    眨眼,众人已经走出了十丈,而离夜也在十丈外停了下来,他们也跟着停下,顺着离夜的目光,不解往前面看去。

    “嘭!”

    巨响震天,一股强势之力,横扫开来,银色光芒肆意汹涌,往周围轰然炸开!

    震动天地的力量,霸道强悍往四周蔓延,力量如同一个巨大的圆形,往周围推开,推开,再推开!

    “轰隆隆——”

    团团围住的黑衣人,在强大的力量之下,一个个身影腾空往后倒去!

    “砰砰砰砰!”

    一声声砸落的声音响起,骨骼碎裂的声音清脆而又响亮,所有黑衣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同时被震飞开来,同时落在地上!

    那场面,极为震撼!

    白色身影优雅收手,弹了弹衣角上的灰尘,仿佛刚才只是轻轻抬了一下手臂那么简单。

    站在他周围的人,每一个大概和他的距离,最少都有三米,有些更远,但他们早已是目瞪口呆,石化的模样。

    让他们如何相信,邪尊只用了一招!

    只是用了一招,直接把整个阵都震开了,所有的飞都被弹飞了!

    他们根本都还没出手好么,本来都以为是一场苦战。

    他们料到了开始,完全没料到是这么结束的!

    一招,整个九十九绝杀阵,飞了!

    没错,就是飞了!

    北雪儿蠕了蠕嘴,她是他们之中最了解,九十九绝杀阵的人,可从没想过,有一天这个阵是被人这样破的!

    空中身影踉跄后退好几步,胸口一闷,喉咙溢出甜腥,又被他硬生生咽了下去。

    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被弹飞了出去,好像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站在不远处的离夜,看到这一幕,额角一滴冷汗划落,她就知道会这样。

    “九十九绝杀阵这样被震开……”离夜惊叹的脸上,微微皱起,然后她迅速迈步而去。

    一滴鲜血坠落在黄色沙尘之上,惊讶中的男人,顺着那滴鲜血往上看去,就看到在宽大袖子下的手背,出现了一条细细的血痕。

    惊讶的表情,瞬间变成了狂笑,“邪尊大人,万年泥泽瘴的滋味如何?”

    万年泥泽瘴!

    众人猛地看向纳兰清羽,血腥味传来,他们低头看去,目光落在他的手背上。

    不就是一道细小血痕,这和万年泥泽瘴有什么关系?

    从远处匆匆走来的身影,眨眼出现在纳兰清羽身边,一把抓过他的手,眼中担忧的情绪,瞬间冷却,如寒冰一眼冷冽。

    北雪儿猛地抬头,咬牙切齿道:“九十九绝杀阵,你还在里面融合了万年泥泽瘴!”

    在破阵的同时,破阵之人就会中的万年泥泽瘴的瘴气!

    本来这些小手脚在纳兰清羽面前,根本不算什么,可他着急破阵,想要赶去找离夜,才会被他们得逞。

    几个人还没从离夜突然出现反应过来,就听到了北雪儿的话,愤怒在心里涌起。

    “我靠,你太不要脸了!”墨东炎咒骂道,这何止是不要脸,妈的,用阵已经够无耻了,居然还在阵里下毒!

    别的毒也就算了,居然还是万年泥泽瘴!

    “兵不厌诈。”男人优雅一笑,邪尊又如何,中了万年泥泽瘴,照样没命。

    “其实你们该谢谢我,天穹峰少了邪尊,中域不就是你们的囊中之物了!”男人继续说道,脸上的笑容加深。

    谢他全家!

    几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即便各大势力明争暗斗很多年,而且用上了各种手段,明的暗的都有。

    可现在他们算是站在统一战线,看着被人下黑手,他们心里还是很不爽!

    哪怕这个人,是纳兰清羽!

    纳兰清羽睨视了一眼手背上的伤,目光落在浑身散发着冰冷寒意的人儿身上。

    这种寒意,他曾经只见过一次,那是当年离开风启大陆之时,北宫家主和离夜谈话之后,她身上气息便是这样。

    “夜儿……”

    垂下的头颅,缓缓抬起,眸光中已是冰冷寒霜的一片,离夜此时完全像换了一个人。

    “他,该死!”

    杀伐嗜血的声音,没有丝毫温度,周围的温度,冷的可怕!

    纳兰清羽微微一怔,薄唇上扬,点头应道:“好。”

    这一声轻柔的回答,让离夜眼中的冰霜仿佛减弱了一点,她低头拿出一瓶丹药,递给纳兰清羽。

    “全部!”

    这个只能暂时压制万年泥泽瘴的瘴气,完全解毒,需要另外一种丹药。

    尽管时间很赶,但在这之前……

    冰冷的目光扭头看向空中,泛着蓝色剑气的长剑出现在离夜手上,冰冷寒霜的杀意,从未有现在这般浓郁寒霜。

    “嗯,全部。”纳兰清羽接过瓶子,优雅打开,一颗不剩把整瓶丹药全部吃下去,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淡然的模样,就像他从未受伤。

    看着离夜的样子,众人心里一跳,眼前的少年,他们从未觉得过像此刻这样陌生。

    “你是谁?”男人皱眉看着离夜,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少年身上,他感觉到一种杀伐,连他都觉得不安的杀伐。

    离夜嘴角冷冷勾起弧线,脚步慢慢往空中走去,“你家里人没教过你,在问别人是谁之前,要介绍自己吗?”

    墨东炎原本担忧的一颗心,在听到离夜的话以后,有些忍俊不禁。

    这家伙绕弯子骂人,是越来越厉害了。

    “你……”男人抿嘴看了离夜一眼,随即露出一抹冷笑,“告诉你也无妨,因为我是结束你性命的人,我叫第五风煊!”

    第五!?

    当听到这个名字,除了北雪儿,所有的人都纷纷愣了一下。

    第五家族,是那个家族的人!

    那个家族的人,怎么会突然有动静?

    第五?

    离夜若有所思看着那人,脚步没有停下,红唇轻启,“命,从来只有小爷取走别人的,记住了,我叫北宫离夜!”

    ------题外话------

    第五家族,嘿嘿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