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七十五章 十层传承!
    &lt;=""&gt;&lt;/&gt;    猛烈的攻击,直逼空中缓慢转动的漩涡,磅礴之力,如潮水般往四面八方蔓延!

    站在那抹白衣周围的人,在这股力量之下,他们愣是后退了好几步。

    昏暗中,所有人脸色一阵惨白,惊悚地看着纳兰清羽,嘴皮阵阵抽动,也不知道是诧异还在畏惧。

    冷汗密集在他们额头上,衣服早就湿了里三层外三层。

    所有人中,表情最难看的可能就是云天了。

    为了一个不重要的小子,你纳兰清羽是不是疯了,竟对上古之地的守护者动手,而且还是在知道对方身份的情况下!

    上古之地的守护者,尽管只是无主之灵,可毕竟来自上古,实力不是一般人能够撼动,他居然直接出手了。

    可让云天脸色难看的原因,并不是这个,而是他觉得的同为灵尊级别的实力,纳兰清羽对上古之地的守护者出手,眉头都没皱一下,自己站在一旁,反倒觉得被动,这让他很不舒服。

    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指,在空中拨动,空气在手指之间,急速凝结,空气中的压迫更为强盛!

    守护者诧异地看着纳兰清羽,这个人类居然会给它这么恐怖的感觉,从上古到现在,除了上古之地的玄兽,从未有人类会让它感觉到威胁。

    今天这是怎么了,开始那个人类,自己的威压对他没任何作用,现在这个人类,反倒是自己感觉到了他的压迫。

    “守护者,你还有最后一个机会。”清风淡雨的声音传来,那轻描淡写的语气,就像是在谈论天气一般。

    它若是不说,那这个上古之地,就该换一个守护者了。

    “人类,我是为了你们好,那个地方岂是你们能够靠近的!”它是遇到过那么个人,却不敢多留。

    那个人类能留在那里,因为他是白泽的本命契约者,他们一旦靠近,就会立即被守在那里的九婴猎杀!

    拨动的手指停住,纳兰清羽目光深邃注视着漩涡,薄唇微微勾起,“你见过她?”

    “见过&lt;="l"&gt;!”守护者咬牙切齿回答。

    该死的,它居然对一个人类产生了畏惧之心!

    纳兰清羽身边的北雪儿他们几个,听到这个回答,都纷纷松了口气,悬在心里的石头放下。

    是到了上古之地,不是死亡边境就好!

    死亡边境,所等待的,只有死!

    “她在哪?”纳兰清羽继续问道,上古之地尽管只是上古留下的一角,可要找一个人,并不容易。

    漩涡逐渐消散,漩涡之后声音的距离,听起来也有点远。

    “等白泽完成传承,你们自然就会知道他在什么地方。”白泽没有完成传承,他们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他。

    白泽,传承!

    守护者的话刚刚落下,所有人眼中闪烁出一片灼热,心里贪婪*,正在一点点吞噬理智。

    上古之兽,白泽!

    白泽正在完成传承,这个时机最好不过!

    他们若是在白泽完成传承之前找到它,就一定能打败它,然后白泽就属于他们了!

    所有人贪婪的想着,心里早已是激动澎湃,按耐不住。

    “白泽。”纳兰清羽喃喃自语,话落,薄唇勾起一个淡淡的弧线。

    上古之兽白泽,看来,当年他并没有看走眼。

    空气中阵阵波动袭来,契约空间的九婴睁开闭合的双眼,四周银光闪过,它再次出现在天空之下。

    “有人类闯入。”

    九婴刚刚走出来,耳边就传来敖金的声音,它扭头一看,就看都敖金盘踞在空中,不曾回到契约空间。

    “的确。”数量还不少,还有一个家伙很强。

    “九婴,你刚刚说的好像有点不对。”敖金突然说了一句,金色眸光中露出一抹笑意。

    不对?

    九婴的九头头颅同时扭头看去,凌厉的目光落在敖金身上,可敖金像没看到似的继续开口。

    “你说离夜失败时候,你好像忘了一件事,她若失败,你和她之间的是本命契约,你以为你能逃到什么地方去?”敖金一阵鄙夷,便是上古之兽,也逃不过本命契约。

    它以为它能够置身事外,哪里有那么容易?

    本命契约!

    四个字狠狠砸落在九婴心上,它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和白泽跟这个人类,是本命契约!

    缔结契约,生死相随,永不可变!

    敖金盘踞在一旁,看到九婴呆滞愕然的神情,顿时觉得圆满了&lt;="r"&gt;。

    让它刚才那么高傲,好歹自己也是堂堂龙族王者,即便血脉和九婴有毫厘的差距,可它是龙族的王!

    听着它们两个对话的红莲,满头黑线,为什么它会觉得,敖金跟着离夜一段时间,也有点近墨者黑了?

    感觉到空气中的波动大了一点,敖金和九婴双双回神,目光变得有些凝重。

    “离夜还在关键的时候,怎么就有人找过来了,谁会有这么快的速度就找到上古之地了?”敖金沉声问道。

    九婴睨视了一眼远处,九头同时一声重哼。

    “上古之兽传承,人类岂能靠近!”只要她在白泽完成传承之前,晋升成功,就不会有事。

    九婴的话刚刚落下,天地间,一缕圣洁纯白无暇的光芒,如同离弦之箭,冲破黑暗,矗立在九天之上!

    传承开始了!

    九婴和敖金看到这一缕纯白光芒,心里咯吱一响,同时低头看向纹丝不动的离夜。

    比起能不能在白泽完成传承之间晋升,它们还担心一件事。

    她是不是真的抓住那些力量,又是否能将它们化为自己的力量!

    第一缕白光冲破天际,天地间散落开无数细碎的力量,这些力量带着暴燥,强悍,它们在空气中跳跃舞动。

    离夜如沉睡般的身体,在这些细碎力量跳动的瞬间,立即便有了反应,一丝吸力从她身体中蔓延而出,霸道而又蛮横的抓住跳动在空气中的细碎力量!

    被抓住的撕碎力量,在被抓住的瞬间,闪烁出耀眼白光,如同天空耀眼的星辰!

    精神力将这些细碎力量抓住,带着它们迅速回到离夜身体,然后这些看起来狂暴,躁动的力量,就如同泥牛入海,再也没了动静。

    看到这一幕的九婴和敖金,顿时满头黑线,嘴角不停抽搐。

    它们白担心了,这些在她这里,根本就不是问题啊!

    不但这些细碎散落的力量被她吸走,而且以极其霸道的方式,这些力量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敖金轻咳一声,讪讪笑道:“这果然符合离夜的性格。”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敖金再次呆住。

    铺天盖地的精神力以排山倒海之势涌来,如同一张密不透风的巨网,把所有散落的力量,全部网入其中,半点都没有遗漏!

    将所有力量全部紧紧抓住,这一股力量汇成一团,急速没入离夜身体。

    这道力量刚刚没入离夜身体,一道血红之光就被弹了出来,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才稳住身影。

    “这个变态!”红莲欲哭无泪指控着离夜。

    那么霸道的力量,离夜居然一口气全部吸收了,而且进入她的身体,根本没有半点动静,好像永远不够似的&lt;="l"&gt;!

    九婴扭头看向天边,第二缕圣洁的光芒,已经矗立在了天边,照亮了一块大地。

    光芒散落,凝聚成细小的力量,然而这些力量还没完全散开,一股无形的精神之力迅速攀岩而来,将它们紧紧抓住,丝毫没给它们反抗的机会,然后全部吸纳!

    九婴无语到了极点,额角划下汗珠。

    “九婴,那什么,这已经是第二缕光芒了,也就是说传承到了第二层,你先告诉我大概会有多少层?”敖金轻咳一声问道,让它心里有个准备也好。

    “应该是十层。”也就是说会有十道光芒冲天,这十道光芒的力量,一道比一道强大。

    她要是把十道光芒的力量全部吸收……九婴真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

    它是当时以为的,她最多只能吸收,足够她晋升到初级灵皇的力量,现在这么下去,肯定不止。

    十层!

    敖金愣愣低头看向离夜,额角划下一滴冷汗。

    契约九婴的力量,以及白泽传承之时,散落的力量,这变态该晋升到何种地步!?

    “这些力量被离夜吸收了以后,不会对小白有影响吗?”红莲飞到敖金它们身边,疑惑问道。

    好歹是传承散落的力量,离夜这么吸收,小白不会有影响?

    异火?

    九婴睨视了一眼红莲,轻哼一声,才缓缓说道:“传承之时,散落遗失一点力量,是正常的,用不了多久,白泽会完全恢复,而且这些力量她不用,也会吸引其它玄兽前来。”

    尽管玄兽的力量用在人类身上,这个方法很冒险,但是现在这样,看起来好像也不是那么冒险。

    倒是没想到,她连异火这种东西都能得到。

    红莲晃动了一下“花瓣”,火焰在黑夜中舞动,熊熊燃烧。

    两道光束接连冲上天空,同在上古之地的其他人,也全都看见了。

    纯白是光芒,纯洁无瑕,璀璨耀眼,冲破黑夜,矗立在九天之上,将昏暗的大地照亮。

    “已经开始传承了。”齐暮若有所思道,上古之兽的白泽,这传承的场面就是震撼。

    千里之地全都笼罩在一片纯白之中,上古之地的凶险,比崛域森林更可怕,然而此时他们去看不到半点危险。

    白泽在接受传承,上古之地隐藏的危机都仿佛要暂时退避!

    云天看着纯白之光冲上天空的方向,一脸随时就要往那边冲的模样。

    “传承之力。”纳兰清羽眯起眼睛,眼眸中闪过光亮,却没有任何人发现他这点异常。

    薄唇弧线微微加深一分,眸光透着几分无奈的笑意。

    夜儿,又该晋升了&lt;="r"&gt;!

    “吼——”

    就在众人专注白泽传承之力之时,一声嚎叫传来,在此同时,不远处空中,展现了第三道光束!

    传承之力正在一点点完成,但每完成一次,中间相隔的时间,就会久一点。

    众人顾不上刚才那一声玄兽的吼声,从什么地方传来,目光立即被第三道光束所吸引。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玄兽传承就是这样的吗?”

    “看上去也没什么。”

    “这一道道光束代表了什么吗?”

    ……

    疑惑之声从众人之间散开,指着空中已经出现的三道纯洁光束,光亮照亮的大地,他们已经能看清楚四周了。

    人类并不了解这些代表这什么,也不知道玄兽传承的具体过程。

    看到这种情况,在惊奇过后,他们更多的是疑惑不解。

    其他人疑惑不解的询问着,纳兰清羽在听到那一声吼叫之后,目光往四周移动环视。

    刚才那一声兽吼很是耳熟,像是在崛域森林中,那个人的吞天腾蛇。

    他也来了!

    对于那个人会来,纳兰清羽并不奇怪,他只是有些担心那个人目的,除了询问北雪儿“高手前辈”的事情外,另外的目的。

    这个目的和在场所有人一样,是这上古传承之力,又或者是得到传承的玄兽。

    第四道光束在众人疑惑不解间冲破云霄,如同一把破晓的利刃,穿透天空,看不到顶端!

    在这股力量冲出之时,空中出现丝丝波动,一道炫光迅速往地上的方向飞落而去。

    怎么回事!?

    众人纷纷睁大双眼,生怕是自己看错了,刚才他们竟然看到有力量坠落地上!

    眼角余光看到落下的炫光,纳兰清羽稍稍扭头,眸光中闪过一丝了然。

    空气中细微波动传来,他扭头左手边的方向看去。

    来了!

    “呵呵~”轻缓的笑声从空中传来,紧接着,大地阵阵晃动。

    所有人猛然回神,迅速扭头往动静传来的方向看去!

    粗犷巨大的身影从地上爬行而来,俊美的男人站在那巨影背上,双手放在身体两侧,磅礴气势纵横四周,铺天盖地而来。

    黑暗中那一缕缕光亮,洒落在他身上,看上去是那般的华美。

    是他!

    看到那逐渐走近的身影,所有人心里一跳,目光不约而同看向纳兰清羽&lt;="l"&gt;。

    他们发现,不管走来人有多耀眼,气场多大,在邪尊面前,都变得灰暗无光。

    邪尊明明什么都不做,只是站在那里,就有种巨大凌人的气场,压迫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而他那旁若无人的神情,仿佛天地间是再无他人存在!

    没法比!

    众人心里的那一点激动,在看着纳兰清羽后,只化作三个字。

    “阁下还有事?”说话的人是云天,只见云天眯起眼睛,好像并不希望这个男人出现。

    吞天腾蛇爬过,速度看上去极慢,可却又很快到了他们面前。

    男人站在吞天腾蛇背上,目光注视着空中纯白的光束,轻笑的声音,变得冷冽。

    “众位可知,这些冲破天空的力量代表了什么?”男人注视着前方,目光没有焦点,也不知道他是在看空中光束,还是在看其他东西。

    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他们只知道力量冲破天空,就是传承开始。

    “上古之兽,在接受传承的过程,天地发生的异象各有不同,而这就是属于白泽的异动,四道光束,代表它完成了四成传承。”男人见没有人说话,也不在意,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还有这种说法!

    不懂得内幕的人,纷纷睁大双眼,诧异扭头看向挂在空中的四道光束。

    “还有就是,在玄兽传承之时,多少是会力量散落,你们刚刚看到的炫光,就是细碎散落的力量,被人凝结吸纳。”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究竟还有什么人会知道,上古之兽传承之时,会散落这些力量?

    什么!?

    众人嘴巴微张,脑海中闪过离夜的身影,耳边仿佛响起了阵阵惊雷之声。

    比他们先进来的,只有一个人,就是那小子!

    “然而,我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男人眼中闪过凌厉凶狠之色,脚下停下爬行的吞天腾蛇,继续往前行走。

    所有人纷纷让开步伐,让吞天腾蛇通行,然而就在这时,清风淡雨的声音传来。

    “本尊也不想有些事发生。”波澜不惊的声音,是那般随意。

    声音传来,所有人自觉再次让开,走到一丈之外才停下。

    在崛域森林,邪尊就那么护那个少年,现在当然是不会让任何人打扰的。

    “邪尊,你最好掂量掂量自己说过的话。”不是什么人都是他能招惹的,他们可不是临天大陆这些笨蛋!

    优雅身姿挪动,只见纳兰清羽衣袖将手臂稍稍移动了一下,磅礴之力肆意狂舞,轰然涌动开来,带着强横的冲击!

    站在吞天腾蛇上的男人,脸色瞬变,气息也有那么一瞬间的紊乱&lt;="r"&gt;。

    这怎么可能!

    纳兰清羽怎么会有这么强横的力量,他甚至都没出手!

    “本尊做事,何须掂量,天地本尊都不放在眼里,何况只是你们。”掂量,他们即便是那些家族,又能如何?

    吞天腾蛇还在继续前行,空中一丝涌动再次旋转而起。

    上古之地的守护者那叫一个郁闷,今天是第三次了,第三次它要为了这些人类现身!

    前面两次它就不提了,太丢脸!

    “人类,你不可再前行,即便你拥有上古之兽。”能让他走到这里,都是看在那个男人的份上。

    这些人类都该离开的,要不是这个男人在这里,它早就动手了,哪里会这么客气。

    明明就是个人类,它这样也太没面子了。

    “守护者,他不可进去,我呢?”一直沉默不言的吞天腾蛇此时开口了,狰狞的头颅抬头仰视着天空,威压之力散开。

    守护者迟疑了一会,才开口道:“腾蛇,你是上古之兽,是可以进去,但我奉劝你,还是别进去的好。”

    先不说白泽在接受传承,感觉到它进去,就会立刻有力量攻击它。

    再来是九婴,还有金眸黑龙这两头玄兽,都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它进去肯定会吃亏的。

    “让开!”吞天腾蛇呵斥道。

    守护者只是有守护这一片天地的指责,让人类不得擅入,还不能限制它们的行动。

    “话我已经奉劝过你了,是你自己不听。”到时候有什么事,可别说它没提醒,九婴的暴力,在上古之地可是远近闻名的。

    再说,现在那个人类是它的契约之主,还有它和白泽不打不相识的情分,吞天腾蛇进去,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九婴和吞天腾蛇一战,胜负说不定,可金眸黑龙也在好么?

    二对一,这种结果不是很明显了?

    “那我倒是想问问,那个人类为什么可以进入白泽的传承之地的范围,我带来的人不可以!”它身为守护者,让人类进去了,就是失职!

    “他们岂能相提并论,他还没那个资格!”说完,空中的声音消失,连那威压之力一同消失。

    没那个资格!

    灵尊都没资格,那个少年有资格?为什么?

    守护者的话,让那个男人的脸色顿时变成了猪肝色,差到了极点。

    他的实力,他的天赋,他的地位,在家族中都是佼佼者,如今却说成了他没那个资格!

    “有没有这个资格,守护者,可不是你说了算&lt;="r"&gt;!”男人脸色微变,笑呵呵看了一眼空中,只见他手上拿出一块巨大的空间石。

    在那块空间石被拿出来的瞬间,纳兰清羽的身影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了吞天腾蛇要走去的方向。

    银色的光束,出现在他手指间,凌厉的杀伐横行,世外仙人在眨眼之间,变成了嗜血杀神!

    众人看着此时的纳兰清羽,脑海中才出现了那些字眼。

    邪魅狂狷,杀伐嗜血,便是伏尸百万,亦不能引起他的蹙眉垂眸……

    空间石打开,一道道黑色身影从空间石的出口走出来,浑身上下被黑布所包裹,只能看到一双双眼睛露在外面。

    “公子!”

    上百道身影单膝跪地,冰冷杀伐的声音中,没有一点情绪。

    “将白泽带回家族!”男人呵斥道。

    “遵命!”所有人立即站了起来,转身面向纳兰清羽,一双双冰冷嗜血的眸子,在转身看到不远处傲立的高大身影之际,他们明显微微怔了怔。

    即便立即回神,不让人发觉,却也不能抹掉这点。

    银色光束在空中划过弧线,然后狠狠砸落在地上,笔直整齐的鸿沟出现在众人面前。

    “踏过者,杀无赦!”

    杀无赦!

    轻缓的三个字落入众人心里,却如同巨山压下,给人无形的压迫。

    “本座也想看看,今天出手了,你们会让离宫如何的不太平。”优雅身姿迈出,缓缓走到纳兰清羽身边,权杖握在她手上,四周散落了一层冰寒。

    北雪儿在众人眼前,难得露出一抹笑容,却是昙花一现。

    “雪儿姐姐,这次咱们终于想到一块去了。”妖娆撩动的声音响起,月媚扭动那动人的身段,慢慢走去。

    家族么?

    他们是那些家族的人?带来这么多灵皇,的确是大手笔了。

    “月媚宗主,我一定替离夜谢谢你。”墨东炎笑呵呵走来,第一次这么肆无忌惮看着月媚。

    月媚妖娆一笑,娇艳欲滴的红唇轻启,“你的眼睛,送给我可好?”

    墨东炎嘴角一抽,心里暗暗腹诽:果然,这些美人什么的,都是不好招惹的。

    “月媚宗主还是挑他们的眼睛吧,我的还有用呢!”墨东炎立刻收回双眼,不再去看月媚。

    玉隐舔了舔唇瓣,目光在众人之间穿梭而过,仿佛是看到猎物一般。

    “各位别跟我抢哈!”

    他可是已经盯上了猎物,北宫离夜这小子,他还前那小子一个人情,总不能就这么看着吧。

    “那可是我师父,你们算啥&lt;="r"&gt;!”齐暮即便只是灵王级别,在这个时候,也毫不犹豫走了出来,极为自豪嚣张地说道。

    他师父还在里面,说不定就在晋升,怎么能让他们闯进去!

    “他是我的人!”寒冷如冰的声音响起,无殇的声音中没有一丝情绪。

    中域一个个势力走出来,原本还很严肃的气氛,在无殇这句话响起后,所有人都傻眼了。

    他的人……

    纳兰清羽扭头,扫视了一眼无殇,一丝寒意横扫而过。

    众人只觉得空气中一冷,扭头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异常,这才又收起了心思。

    那道寒意,肯定是错觉错觉……

    众人这么想着,现在这种气氛,让他们很快就忘记了刚才闪过的寒意。

    临天大陆各个地方的势力,看到这一幕,都叹息。

    那个少年何德何能,居然让中域这么多势力出手,这简直太夸张了!

    中域是临天大陆最精彩的地方,各方势力暗潮涌动,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大架,这基本上都是家常便饭。

    可像现在这样,各方势力都站在一起,同时维护一个人,绝对是第一次见!

    一峰,一会,一殿,三宗同时出手!

    浮云殿倒是没什么动静,更像是外人一样站在原地看热闹,云天脸上的讽刺也太明显了。

    临天大陆其它地方的势力都这么想着,可他们也没有走出来。

    笑话,这上百个灵皇,可都不是吃素的!

    这个家族有多强大,他们也看出来了,至少他们的势力,不能随随便便就拉出上百个灵皇。

    又一道光亮冲破天空,纯洁的白光,在众人脸上跳跃而过。

    两边僵持着,其中暗涌一触即发,随时就会开战!

    第七道!

    传承已经完成了大半!

    吞天腾蛇不再犹豫,迅速摆动身体,往前冲去,然而它还没走动一步,那如杀神一般的男人,已经出现在了它面前,将它阻下!

    “列阵!”男人一声大喝,飞身跃到空中。

    上百道身影分开,在空中闪过无形,四周飞沙涌起,将纳兰清羽他们圈在其中!

    “不能……”北雪儿的话还没说完,剩下的话语全部咽了下去。

    晚了!

    阵已经摆成,他们都被困住了!

    这样的速度比当年快了不止一倍,看来他们的实力又增强了不少。

    “吞天腾蛇,这里有我&lt;="l"&gt;。”男人站在所有人中间,站在这个阵的中心。

    吞天腾蛇赞许看了一眼那人,背上双翅展开,它迅速往空中飞去!

    纳兰清羽看到离开的吞天腾蛇,刚想出手,耳边就响起那傲慢而又强横的声音,语气中也有着尊敬和臣服。

    “尊主,它即便是去了,也是自讨没趣,九婴和金眸黑龙在等着它。”

    纳兰清羽顿了顿,缓缓开口,“九婴?”

    “这个地方,有九婴的味道。”九婴在这里而没伤害那个人类,应该就不会让谁伤害到她,嗯,尊王妃!

    纳兰清羽这才没有再去阻拦,站在原地,看着矗立在阵中央的男人。

    “你们小心,这个阵叫九十九绝杀,九十九个人组成的杀阵,能变幻出无数的绝杀之力。”北雪儿语气凝重说道。

    男人听到北雪儿的话,笑道,“不愧是离宫宫主,不愧我们家小姐肯帮忙的对象,连九十九绝杀都知道,还真是难得。”

    但是,她知道的太多了!

    “能破?”墨东炎也变得严肃起来,这什么鬼阵,听着就有点头皮发麻。

    “不知道。”他们只有这么几个人而已。

    纳兰清羽看着上空中的人,身影眨眼消失,空中残影闪过,瞬间出现在那男人面前。

    “挡住他!”男人看到走来的纳兰清羽,急忙叫道。

    九十九个人在这一声令下,同时出手,九十九个人的力量凝结一团,挡在那人面前,一股强劲冲击飞射而来!

    纳兰清羽稍稍挪动步伐躲开,目光落在此时的阵上,有些深邃。

    九十九绝杀,九十九个人的力量,以灵尊为主,增加这个阵的力量,的确不是那么好对付。

    “妈的,这到底是个什么鬼真?”墨东炎咒骂道,居然会有这么强的威力!

    “我现在比较担心北宫离夜那小子。”玉隐看着吞天腾蛇离去的方向,他不明白,当时邪尊都去阻止了,怎么后面又停下来了。

    离夜那小子既然在吸收白泽晋升时散落的力量,就有可能趁此机会突破,晋升灵皇!

    吞天腾蛇这个时候去,可不是一点半点的麻烦。

    “先破阵!”纳兰清羽难道对他们开口,简单地吐出三个字。

    所有人点点头,也是,他们想要阻止,就要先离开这个阵!

    纳兰清羽他们几个被困在里面,吞天腾蛇飞出阵中,往前飞去,这站在外面的人,眼前顿时一亮,急忙更了上去。

    为首的人自然是浮云殿的云天,他怎么会把这种好事让给别人。

    一行身影匆匆跑去,他们刚跑到白泽接受传承之地的范围,就看到第八道光束飞向天空&lt;="r"&gt;!

    第八道了!

    天空已然大亮,天地呈现在一片光亮之中,柔和的光芒,耀眼却不刺眼。

    盘踞在空中的两道身影,看到这一幕,早已是目瞪口呆状。

    从第一层传承完成,到现在,第八层传承完成,散落的力量,离夜真的是一点都没有浪费。

    完全吸入身体,然后这些力量,就如同落入大海一般,再也没了动静。

    “九婴,就算是玄兽,也做不到离夜这样吧?”敖金吞了吞口水,艰难问道,她吸收这么多力量,承受的住吗?

    可到现在身体都没什么问题,看起来情况还没什么意外。

    “谁说的。”九婴死不承认,尽管它眼中的情绪,也是那么诧异。

    九双眼睛明明都看傻了,就是不肯承认。

    天地间一丝泛起一丝涟漪,宛若平静湖面,微风轻拂吹过,波动了如镜般的湖水。

    九婴和敖金感觉到这气息,双双扭头,看着远处那庞大的身影,眸光变得深邃。

    “吞天腾蛇。”

    它竟然回来了,还在这个时候出现,原因只怕只有一个。

    “守着她,我去。”九婴沉声道,身影从空中闪过,那高大的身影,却是异常灵敏。

    敖金看着离夜有点着急,这都第八层传承完成了,离夜怎么还不晋升?

    她吸进身体的力量已经很多了,都不只是能帮助她突破灵皇,可能还会更高一点,可居然到现在还不晋升。

    吞天腾蛇飞速而来,它身后跟着不少人,然而在靠近之时,立即被一股力量挡下,他们再也无法靠近!

    “怎么回事?”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阵迷茫。

    没有现身的守护者,低头看了一眼,不屑一声轻哼。

    人类就是人类,它都说了,人类必须离开,还不知死活的往里面走。

    吞天腾蛇它管不了,这些人类还是能管的!

    “九婴!”吞天腾蛇看到远处走来的巨大身影,微微怔了怔,这么多年,九婴还在上古之地待着,没有离开过。

    “腾蛇,我们也很多年没动手了,既然现在遇上,就不能错过。”九婴飞身而来,站在地上,那如高楼大厦般的身体,矗立在众人面前。

    吞天腾蛇看了一眼九婴,冷冷一笑,应道:“好啊。”

    吞天腾蛇完全没往离夜和九婴有关系那方面想,在所有的上古之兽眼里都一眼,离夜太弱了,它不会相信九婴和离夜会有关系。

    九婴突然出现,它最多只是以为九婴真的想打一场,仅此而已。

    庞大的两道身影相对,很快就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一块透着黄晕光亮的的地上&lt;="r"&gt;。

    上古之地毕竟只有那么一小块了,对于上古之兽而言,这也相当于它们最后的家,它们就算怎么打,也不会在那个地方的打起来。

    所以久而久之,以所有上古之兽的力量,凝聚出一片空间。

    这片空间,只有在交战的时候用上!

    第九道光束冲天,天已然大亮,精神力熟门熟路,将所有力量全部包裹,然后全部吸入身体。

    这段时间纹丝不动的离夜,在这一道力量过后,终于有了动静。

    如同睡着的她,身体周围开始涌动变化,而她身体中,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沸腾,在暴动!

    九次吸入的全部力量,在这一刻,终于有了距离的动静。

    就像是一个杯子,一点点往里面加水,而如今水终于加满了杯子。

    离夜的身体之中,狂暴的力量翻滚而过,从经脉中洗礼,推进,旋转着周天。

    她周围的空气急速凝聚,阵阵抽动,仿佛她所坐的地方,那一片空间,仿佛都要随时粉碎!

    感觉到下面动静的敖金,金色的眸光中闪过炽热。

    红莲漂浮在一旁,对敖金和九婴对话一点都不感兴趣的它,突然变得精神起来。

    “要晋升了!”

    “嗯,是要晋升了!”

    它们两个的话才刚刚落下,空气中一道剧烈的波动炸开,空气如同江河一样,翻滚而起。

    离夜的身体狠狠一震,密布在她周围的气息瞬间提升!

    丹田处,灵力凝结的地方,乳白色的生命之源,和白色的灵力,交错而成,早已分不出谁是谁,而中间的一点金光,显得格外耀眼!

    成功了!

    敖金心口一跳,可能它自己都没发现,此时它看到离夜晋升,比看到自己晋升的时候,还要开心。

    灵皇!

    晋升灵皇了!

    然而晋升的力量还在继续,转眼离夜已然是初级灵皇!

    所有的契约空间在这时也有了动静,千寂,赤魅,鳞甲虎鳄,流金鼠……

    一头头玄兽,从契约空间走出来,它们周围一阵阵暴动炸开,浩瀚的气息,瞬间提升!

    可是,离夜身上暴涨的气息,还在继续着!

    ------题外话------

    离夜不会只在这里停下了,晋升还在继续!

    来晚了,么么么&lt;=""&gt;&lt;=""&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