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七十四章 上古之地!
    密林环绕,参天古木直冲云霄,纤细的身影周围,圣洁的白光流转,毫无一物再能阻挡她的脚步!

    走过层层参天之木,迎面而来一阵百花清香,走动的脚步停顿下来,四周环境并没有任何变化,黑亮眸光往周围环视,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这才又继续往前走。

    脚步才刚刚踏出一步,面前的景色,立即出现了变化!

    花朵飞旋环绕,浓郁花香扑鼻而来,参天高木的密林,转眼之间,才变化成百花齐放的仙境,青山流水,鸟语花香,林木茂密,花草繁茂,溪水潺潺,微风习习。

    云雾轻纱,环抱住远处美景,万物都披上一层朦胧,若隐若现,透着神秘的美。

    环绕流转开的花朵,在离夜身体周围环绕,灵气夹杂在花瓣之间,随着花朵飞旋,迅速涌入离夜身体!

    身体中,血脉顿时沸腾,涌入的灵力,很快进入到丹田,沉寂的丹田,迅速炸开,灵力如沸腾的开水,澎湃汹涌!

    飞旋在身体周围的花朵,被这一股炸开之力,狠狠冲开,身后的密林,随着花朵推移的速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变化。

    离夜惊奇低头看着自己身体,她明显感觉到,随着环境的变化,身体里灵力的运转,速度越来越快,而且每运行一周,灵力就强劲一分!

    “离夜,继续往前走。”小白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离夜提起它的身体一看,就和预料的一样,它还是没醒过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

    离夜轻啧一声,大步往前走去,这样的人间仙境,只怕世上再无可寻了吧。

    灵气浓郁的地方环境各有不同,当年因为日月殿的缘故,去了一趟所谓的玄门,她先是遇到一片冰寒,到最后是一片荒漠,但灵气都很浓郁。

    可这个地方的灵气,比刚刚还要浓郁很多,可这还只是开始。

    “中央之地原来是一个独立的空间,难怪了。”离夜边走边打量周围环境,看着四周飞花环绕,灵气浓郁,看走了半天,却不曾遇到一头玄兽,连蝴蝶都没一只。

    这些不寻常,离夜不得不警觉起来,这仙境之地,灵气袅袅,百花绽放,却还是格外是渗人。

    生气!

    这个地方没有一点生气,好像没有任何东西能在这里存活,除了这些花丛树木,河流山川。

    想到这里,离夜不禁加快脚步,这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随着离夜脚步加快,周围灵气好像变得更加浓郁,流转进离夜身体的速度也越快,它们好像知道离夜想要尽快离开这,想要以这种方式,让她沉迷这个地方的灵气,从而留下。

    只可惜,随着灵气的变化,离夜不禁没停下,反而跑的更快,眨眼已经跨越了长长的河流,高高的山岳。

    “离夜,往天空攻击!”小白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在脑海。

    离夜皱起眉头,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手掌张开,只见蓝色剑气闪过,吾邪便已经出现在了离夜手上,杀伐之气,翻滚周围,将四周无数灵气吸纳!

    “看来,吾邪很喜欢这个地方。”离夜抬起手臂,看着疯狂吸收着灵气的吾邪,露出嗜血的笑容。

    被吾邪喜欢上的地方,可不是很么好地方。

    杀伐之剑,喜欢必定是杀伐之地!

    弥漫在空气中的灵气倒是真的,只是这山水仙境未必是真。

    “诸神剑式——纵伐!”

    纵横之剑,犹如离弦之箭,形成螺旋形状,往空中席卷而去!

    灵力将空气掀起阵阵浪花,往四面八方横扫!

    暴风涌动,罡风呼啸,空中云雾瞬间散去,蓝色剑气凌厉的剑刃,笔直穿破空中,天地发出阵阵响动。

    也许是知道离夜想要离开,四周景色再次发生变化,周围的气氛变得冰冷起来。

    绽放的百花凋零,茂盛树木枯萎,清澈见底的泉水,变成一汪死寂,袅绕在空气中的薄雾,转变成阴霾的烟沙。

    世外仙境,瞬间变成死亡之所,杀伐之地!

    “轰!”

    攻击没入空中,迅速离开一道缝隙,离夜低头看了一眼变化的幻境,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要不是亲眼看见,谁能想象,刚才那么美的地方,瞬间就变成了这样的死亡之所!

    空气中阴霾烟沙席卷而来,离夜没有再犹豫,迈步往空中走去。

    纤细身影轻盈走向裂开的缝隙,在那一道烟沙席卷到来之前,离夜已然走出了这一片怪异的天地。

    刚刚走出那阴霾杀伐之地,映入离夜眼帘的就是无尽的黑暗,霸道的精神力,嚣张跋扈地往四面八方蔓延!

    直到精神力碰触到地面,离夜才顺着精神力所碰触到的地方,往地上走去。

    脚步站稳在地上,离夜抬头往身后看去,一道细小的裂缝横挂在空中,裂缝在离夜走出来后,一点点慢慢合拢。

    知道裂缝完全消失在空中,离夜收回目光,然后才松了口气。

    那个地方,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刚刚那个时候,她要是贪恋一点灵气,想要在那个地方直接突破,晋升灵皇,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啊!我想起来了!”红莲惊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然后一道红光乍现,出现在离夜面前。

    离夜白了一眼红莲,周围是一片昏暗,她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不过可以知道的是,这个地方还算正常,不像刚才那里。

    “你又知道什么了?”离夜收起吾邪,淡淡问道。

    红莲漂浮在离夜面前,不知道是不是它吞噬了地心火结晶的缘故,它此时红的比以往更耀眼,而莲花的形状,也比以往更为精致。

    “刚才那个地方啊,我知道刚才那个地方叫什么了!”刚刚还觉得有点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离夜挑了挑眉头,露出几分笑容,眸光中的情绪,有了几分兴趣。

    “说说看。”那个地方还有说法?

    红莲轻咳一声,身体飘向其它地方,缓缓说道:“它叫溟途,传说是生和死边境,也是通往上古之地唯一的一条路。”

    通往上古之地的唯一条路!

    离夜眼中闪烁出光芒,上古之地,难不成她脚下的是……

    “不过离夜,幸好你不贪心,溟途有好处也有坏处,你也看到了,刚刚进入的时候,那些灵气,能让是实力迅速提升,可只要你开始沉迷在那里,就会被扼杀!”红莲迅速回到离夜面前,语气都是憧憬向往。

    溟途最可怕的地方,就是让人甘愿永远呆在那个地方,不想离开。

    强者为尊!

    在这个强者的世界,遇到如此灵力浓郁的地方,又能有几个人保持清醒,不去贪念这一切?

    “谁说我不贪心。”离夜白了一眼红莲,环视了一眼周围。

    说不贪念那个地方,肯定是假的,她当时也想尽情吸收灵气,只是感觉不到生气,再加上小白提醒,她才觉得有古怪。

    不过……

    离夜看了看周围,一片黑暗笼罩,她眉头微微蹙起。

    这个地方会是上古之地?看起来也不像啊,上古之地长这样?

    对上古之地的传说有很多,相传这里只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最后一块地方。

    若是这个地方消失,如今的世间,所有的上古之物,都会随着一起消失,这些上古之物也包括上古之兽。

    相传上古之地,就是上古之兽接受传承的地方。

    相传传承之力在上古之地中,它会一直安静等待,不会有什么暴动。

    可传承之力,在世间存在的时间有限,传承之兽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得到传承,它就会开始让自己散去,经过时间的洗礼,千年万年后重新聚齐。

    然而在这之前,传承之力会对传承之兽,发出一次警告,而这次警告,就是天地异象,风云变化!

    天地异象,必有异物!

    崛域森林中发生的事情,正符合传承之力消失以前征兆,小白会这么激动,是因为这股力量?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若有所思看了看周围,随即摇了摇头,事情也不一定是这样的,这种事还不能太早下结论,还需要得到证实。

    毕竟天地异象,会发生的事情很多,溟途尽管是通往上古之地的唯一道路,可溟途不也是生与死的边境么,说不定他们现在站的地方是死亡地狱。

    “离夜,放我下来。”离夜怀中沉睡的小白,突然睁开双眼,嘴巴一张一合,话语不再是以往那样的朦胧,可以听的非常清楚。

    圆碌碌黑亮的大眼珠子注视着前方,眸光中的情绪极具威严!

    “吼~”

    模糊间,离夜似乎听到了一声声低吼之声,这些声音明明环绕在耳边,可听上去,又仿佛从很远很远的上古传来。

    “好。”感觉到小白有了动静,离夜俯身把小白放在地上。

    四足落地,小白身上瞬间展开耀眼圣洁的白光,它身体通体雪白,圣洁的一尘不染!

    看上去,它就是这个世上,最纯洁最无瑕的存在。

    离夜站直身体,就感觉到身体被一股力量往身后推动,看到浑身雪白的小白,离夜没有反抗,顺着这股力量往后而去。

    一片漆黑的四周,在这圣洁光亮的照耀下,变得透亮耀眼,强盛的光芒,却又那般的柔和。

    光芒绽放,小白的身体还是那般大小,然而那汹汹气势,不管是谁看了,都不会再对它有半点轻视!

    柔和之力将离夜推到白光之后,像是不想让她受到伤害保护着她。

    红莲在那一道白光之后,迅速回到离夜身体,如果可以,它想回到空间之中。

    就在红莲刚刚回到离夜身体之际,空气中发成剧烈扭动,缓慢的漩涡出现,一道强势的威压笼罩而下,直逼离夜!

    离夜脸色一沉,双手灵力凝结,拔出长剑,甩手往威压落下的方向劈下去!

    完美的轮廓,精致的五官,纤细挺直的身影,在雪白的光芒下,所有动作一气呵成,仿佛她身上也闪烁出了耀眼的光芒,亮的让人挪不开眼!

    此时若是有人在场,看到这样的一幕,一定会沉醉着迷。

    凌厉的杀伐之力,迎上从空中落下的威压,将威压直接砍成两半!

    “放肆!”沉声的呵斥传来,威压之力,如同翻滚的大海,深沉强悍,永远无法探测。

    “你先对小爷出手,还跟小爷说放肆,你如今再强,也不过是无主之灵,最好给小爷客气点!”嚣张跋扈的话语,震慑天地!

    少年站在那强势之力下,后背依旧停止,手握长剑,单手负在身后,目光坚定注视着空中,那与生俱来的王者之势,肆意狂舞!

    仿佛他就是那巅峰之顶,谁都不可忤逆的王!

    “大胆人类,你知道你是跟谁说话吗?踏入上古之地,还敢大放厥词,找死!”威严呵斥急速笼罩而下,将离夜圈在其中!

    造化诀运转,在身体中迅速运行周天,逼迫向离夜的威压之力,还没靠近她,就已经消失全无!

    “你是谁!?”漩涡中的声音,透着一丝诧异。

    怎么可能,不过是区区人类,怎么会轻易化解了他的力量!

    “小爷说了,你只是无主之灵罢了。”离夜淡淡一笑,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温度。

    上古之地怎么了,它再强大又怎么了,不就是个无主的灵体,就算它在强横,有些事不是强横就能改变的!

    “你……”

    “够了!”霸道十足的声音在此时响起,圣洁的声音,不参合一丝杂质,滚滚的王者之力,压迫着世间万物!

    空中旋转的漩涡,在这一声响起过后,刚说道嘴边的话,一下子忘却。

    “吼!”

    嘶吼之声传来,霸道而又强势,威压如暴雨般倾盆而下!

    这一声从漩涡中响起过后,漩涡随即阵阵抽动,仿佛随时就会碎裂,不复存在!

    离夜站在原地,见漩涡中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她收起吾邪,挪动了一下脚步,看向不远处的小白。

    刚才说话的,就是还小白,但那样强悍的力量,她还是第一次从小白身上看到。

    那力量,比以往看到的任何一次都要强大,哪怕是和敖金对战那次,也不能和这次比拟。

    离夜站在地上,注视着空中变幻,突然,她感觉到漩涡之中气息变化,不再是刚才的似有似无,而是如实的存在!

    玄兽!

    离夜眸光中闪过光亮,紧接着一声吼叫震天,庞大的身影呈现在天空,将整片天空占居!

    狰狞的头颅,看着四面八方,最后全部落在离夜身上,凶狠凌厉的目光,看了看离夜,再看看不远处的小白。

    “白泽,这就是你选的契约者,如此弱的人类,你竟让我契约!”九个头颅同时看不远处的小白,凶狠的语气中,透着浓浓不满!

    这就是它白泽挑选的契约之主,如此弱的人类,怎能承受住它们两个的一同契约!

    契约?它?

    离夜不明所以站在原地,看着占居了整片空中的巨大身影,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又低头看向小白。

    白泽!

    看着站在地上,虽然说此时那气势,不容小视,但它那样子,依旧呆萌到极点的样子,离夜只觉得阵阵凌乱。

    白泽,她没听错吧!?

    她家小白,居然是上古之兽,白泽!

    站在不远处的小白,不知道是感觉到了离夜的质疑,还是为了确定她心里的想法,扭头往她这边看来,目光中透着坚定。

    它仿佛在说,不用怀疑,这就是真的!

    看到小白坚定的目光,离夜轻咳一声,心里慢慢接受这个事实。

    可是她从没听说,上古神兽,会喜欢摸胸的,难道她家小白是个例外么?

    离夜满头黑线的想着,那叫一个汗颜。

    不过,契约又是怎么回事?

    离夜眨了眨眼睛,继续看着小白,无声询问。

    小白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小巧的嘴巴张开,露出锋利尖锐的牙齿,只是那牙齿细小,不但没有威胁,看起来更萌了。

    “它叫九婴,也是上古之兽,只是被我打败了,便和我立下了一个约定,我的契约之主,它必须契约!”永不可违!

    离夜嘴角笑意僵住,看了看小白,再抬头看看九婴。

    它说,这家伙被它打败了?

    “等我接受了传承,那就是我。”小白继续说道,那霸道的语气,在离夜听来,有点耍无赖的感觉。

    离夜明了点点头,原来是这样,还得接受传承。

    知道空中的玄兽叫九婴,离夜重新看过去,细细打量着。

    九婴,还真是兽如其名,看上去有点像蛇,可又有点不像,哪里有蛇,头上长着麟角,棱角狰狞,还有还有,下面长了四条腿,尾巴一分为二,如同两把到这倒勾的利剑。

    整体看起来,还是不错的,威风凛凛,气势汹汹。

    “离夜现在不是最强的,但她是最好的!”小白重新看向九婴,目光深沉,开口说道。

    黑亮眸光流转,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小白,离夜嘴角微微上扬。

    她现在不是最强的,总有一天,她一定会是最强的!

    九婴狐疑打量着离夜,它实在是看不出这个人类好在什么地方,能让白泽心甘情愿的和他契约。

    灵王级别的人类,在人类世界的,太多太多,一抓就是一大堆。

    “九婴是吧?你认为的强是多强呢?灵皇,灵尊,主灵?以你的骄傲,即便人类修炼到主灵,在你眼里,也是弱的,可这样,你就不用和我契约了?”别忘了,它输了!

    离夜笑眯眯看着九婴,小白送给她这么一份大礼,不错不错。

    九婴九个头慢慢移向离夜,凌厉的眼神透着锋利,仿佛只是一个眼神,随时都能将人杀死。

    可它确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类的话,它竟无言以对!

    是的,人类即便再强,在它眼中,那也是弱的!

    人类只是人类,能强到什么地方去?

    可它败了就是败了,这个许诺是上古便开始的,它即便不想承认这个人类,也必须要和他契约。

    “该死的!”九婴现在深深为当年主动的挑战感到后悔。

    早知道白泽会选这么个契约者,它还打什么打!

    当年还以为,白泽这永远都不会和谁契约,可随着时间推移,它消失在上古之地,不知去向,留下传承之力。

    结果等它再回来的时候,居然契约了这么个人类!

    “九婴,相信我,离夜不会让你失望的。”小白的语气中透着几分疲惫,它身上雪白,在一点点暗淡。

    九婴盘踞空中,看到它身上雪白消散,巨大的身体慢慢缩小,然后落在地上。

    然而不管九婴如何缩小,它那庞大的身体,还是如同一座高楼大厦。

    离夜见九婴落在地上,目光波澜不惊,没有半点恐慌,挺直的身影,更是没有半点畏惧模样。

    目光对视,宛若一场无声的刀光剑影展开,锋芒毕露,光芒万丈!

    手指尖,一丝疼痛袭来,离夜皱了皱眉头,深处疼痛的手,低头看去。

    九滴晶莹剔透的鲜血,就像九颗红色玛瑙宝石,整齐划一,同时往空中飞去。

    血滴同时没入九个头颅之中,一阵强势的银光顿时展开,天地之间,笼罩在一层银光之中!

    “轰——”

    离夜脑海中指听到一声剧烈轰动,仿佛是什么撕碎的声音,霸道强势之力就此袭来,瞬间将她吞没!

    靠!

    在力量在身体中冲击开来的第一时间,离夜脑海中有的只是这么一个字。

    那如同狂风暴雨般的力量,仿佛随时就要撕裂她的身体!

    漫天痛楚席卷而来,除了和小白外的契约之阵,在这一道契约展开之时,离夜和敖金它们所有的契约之阵,都剧烈颤动了一下!

    在同一时间,不管是待在空间里的千寂他们,还是沉睡中的敖金,都感觉到这一股暴风半的力量。

    轻合的金色双眸,在缓缓睁开,沉睡的迹象,一点点苏醒。

    在刚苏醒的一瞬间里,它耳边仿佛响起了一道霸道而又强势的声音,不,是九道!

    “以汝之血,缔结契约,生死相随!”

    生死相随!

    金色双眼猛地睁大,闪烁出诧异,还有点点惊悚。

    本命契约!这这这……

    两个本命契约!

    “北宫离夜,你疯了吧!”敖金自己都没料到,苏醒后的第一句话不是欢呼自己的力量完全恢复,而是这么一句。

    离夜挺直站在原地,双拳握紧,耳边响起敖金的话,阵阵无奈。

    看敖金说的,她哪里知道会是第二个本命契约,是契约完成了,她才知道是第二个好么!

    “吾乃堂堂上古之兽,地位不比白泽低,它契约本命,吾自然也是。”蛮横的声音响起,语气比刚刚好了不少。

    九婴看着即便承受剧烈疼痛,依旧屹立不倒,连身体都没弯曲的人类,它心里的不服,好像少了一点。

    而且,他,不,是她竟然完全能承受住,两道本命契约!

    看来白泽的确不是随便挑的契约者,她现在也许不是最强的,却是最好的。

    九婴如今有点认同这句话了,但还不是完全能够认同。

    九婴!

    敖金听到这个声音,已经完全石化,萧瑟寒风在背后袭袭,它也浑然不觉。

    “你就是个变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敖金终于能够回神,可第一句话叹息。

    离夜看了一眼九婴,感觉到身体的疼痛,她深吸一口凉气,沉声问道:“这种撕裂的疼痛,大概要持续多久?”

    痛死了,不就是多契约了一头本命兽吗?至于这么痛么?

    此时要是有人听到离夜的话,一定会被她活活气死。

    这叫不就是吗?

    你小子契约了一头白泽,本命兽,上古的,现在你小子又来一头九婴,本命兽,还是上古的!

    人家契约一头,这辈子都可能遇不到,你小子一人遇到了两头,还都是本命契约!

    “直到你晋升为止!”九婴酷酷扔下一句话,然后就消失在空中,回到了契约空间内。

    契约它九婴,突破灵王是必须的,必须到达灵皇级别!

    离夜:“……”

    突破灵王,在这个地方,不是开玩笑的吧?

    离夜抬起沉重的眼皮,看了看四周,这个地方,灵气根本不够,怎么突破!

    还有白泽呢?

    离夜猛地扭头看向四周,原本站在那里的白泽不知道去哪里了。

    “你不用担心白泽,它必须要完成传承才会出现,它在接受传承之力的时候,你就能接住这些力量,突破灵皇,效果绝对比那些灵气好。”九婴的话继续响起在耳边。

    离夜点头应道:“我知道了。”

    强忍着疼痛,离夜盘腿原地坐下,迅速寻找着在身体中横行的力量,将它们紧锁,凝结成一股!

    很快,离夜完全坐定,五官封闭,不管外界发生什么事,她都感觉不到。

    契约空间内,同时出现两道轻微的波动,湛蓝和黑亮两道巨影各占居着半边天空。

    “金眸黑龙,你也被她契约了。”九婴看到盘旋着的黑龙,眸光不禁看向离夜,她倒的确是挺好的,连金眸黑龙都契约了。

    也是,它九婴的契约者,怎么能差!

    “九婴,你认为她熬不过你的力量,造成的身体撕裂么?”敖金注视着离夜,金色的目光中,难得露出对离夜的认可。

    当年它也是这么认为的,区区人类,在承受它力量撕裂的同时,还敢服用药性剧烈的丹药。

    可最后,她出乎意料的做到了,甚至还越级。

    “话不能说的太早,能不能做到,等她晋升了再说。”可若失败,它金眸黑龙的下场,就凄凉了。

    敖金摇摇头,目光坚定道:“你会输的!”

    离夜一定会成功的,她北宫离夜可不算是正常人。

    就是个变态!

    九婴莫名地看了看敖金,再低头看看离夜,心里涌出一丝不悦。

    白泽是这样,金眸黑龙也是这样。

    空中一起波动散开,九婴扔下一句话,便回到了契约空间内。

    “你还是记住,她若失败,我和白泽最多只是承受雷霆之劫,可你的下场,却只有一个,死!”

    它的力量,不是那么容易的承受的!

    小白早已完全不知道了去向,离夜坐在原地,如同入定老僧,对外界一无所知。

    而溟途之中,也第一次迎接来了上百的客人!

    阵法破碎,尽管参天古木还是遍布各处,但众人走过早已是想畅行无阻。

    当他们踏入溟途的那一瞬间,立即被完美仙境,浓郁的灵气所吸引,不少人再也不愿意离开。

    纳兰清羽徐然而行,旁若无人般的从众人之间走过,白衣似雪,微风掀起衣角,一阵清香在他周围环绕。

    仙姿飘逸,行走在这仙境之中,然而这如画之景,在这一刻,都成为了他的背景和陪衬!

    万物在他面前黯然,日月在他注目下无光!

    兴冲冲的众人,看到这一幕,都不禁呆住了脚步,此时此刻,什么三大美人,都仿佛比不过眼前的男人分毫!

    “啧啧啧,没想到中央之地,居然是这么美的仙境啊!”墨东炎一声感叹,尽管他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可一时半会他又想不到是什么。

    这个地方太美了,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地方!

    “师兄,如此人间仙境,世间肯定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容菲菲开心道,肯定找不到了。

    云帆看了看四周,目光有些深邃,仿佛透过这里看着另外一个地方。

    “不一定。”世间的事,谁又能说的准。

    “不过这里怎么没看到北宫离夜,他不是进来了吗?”容菲菲疑惑看着周围,她找了一大圈都没看到北宫离夜。

    这人是去哪里了?难不成他来的不是这个地方?

    “不知道。”云帆摇摇头,他也觉得奇怪,北宫离夜既然来了这里,没有得到什么,是不可能离开的。

    他要是离开,肯定会和他们撞上,但这一路,他们并没有遇到什么人。

    北雪儿环视了一眼四周,脸色惊变,红润的脸色顿时一阵苍白。

    “溟途!”怎么又到了这个地方!

    环境不同,可这种感觉,以及其它的一切,她都再熟悉不过。

    溟途?

    纳兰清羽看向北雪儿,眸光微微变化,深邃不可见底的眸光中多了一丝着急。

    溟途,生和死的边境,通往上古之地的唯一之路。

    “溟途?”月媚皱眉看着北雪儿,妖媚的眸光中露出了点点惊讶。

    北雪儿怎么一眼就看出了这里,她来过?

    随即月媚在心里一阵讥笑,她笑的当然是自己。

    想什么呢,溟途,生与死的边境,北雪儿要是来过的话,她早就死了,怎么还会在这。

    “北雪宫主知道这里是溟途?”云天眯起眼睛,心里涌出不安。

    这个地方,竟然会是溟途!

    溟途!

    简单的两个字传入众人心中,他们神情大变,丝毫不敢再有半点沉迷。

    溟途的可怕,谁不知道,要么生,要么死,哪里还有其它路。

    可谁又听说过,有人从溟途中走出去过。

    北雪儿没有再说什么,目光环视着周围,开始思索离夜会去的路。

    生与死的边境,上古之地的唯一途径,生是离开这里,死是死在这里,这两个都不可能,唯一的就是,她去了上古之地!

    北雪儿心里微微一惊,尽管知道这个念头很疯狂,可除了这个,就再也没有别的解释了。

    上古之地,路呢?

    他们并不知道去往上古之地的路,那该是哪里?

    纳兰清羽环视了一眼四周,目光最终落在天空上,他迈步往空中走去。

    北雪儿心里一紧,他知道了!

    在众目睽睽下,纳兰清羽走到空中,银色灵力在双掌间流转,最后,流转的灵力,化作一点银光,出现在他手指上。

    可就在此时,如仙境般的地方,突然开始变化,仙境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是什么!”

    “赶紧逃!”

    杂乱的声音从下面换来,纳兰清羽低头一看,他才发现,只是眨眼的功夫,刚才的仙境之地,此时已经变成了死亡之所。

    所有人都在逃窜,想躲开那些阴霾的烟沙,而被烟沙侵蚀的人,瞬间消失!

    他们都知道,那些阴霾的烟沙,便是死亡的所在!

    北雪儿带着离宫的人,迅速往空中走去,她相信,纳兰清羽和她是一样着急的,都不希望臭小子有事。

    众人看到北雪儿的举动,纷纷效仿,一起走向空中。

    纳兰清羽感觉到周围的波动,点出手中银光,霸道而又蛮横的力量,将空中撕裂!

    在这些吵杂之中,众人仿佛听到了那毛骨悚然的声音。

    一道缝隙在空中裂开,不等完全展开,纳兰清羽已经走了进去,他几乎没有任何考虑。

    北雪儿带着离宫的人,也急忙跟着走进去。

    后面走来的人,看到那裂开的缝隙,尽管不知道是什么,可现在不管是什么地方,情况都不会比现在更差。

    所有人纷纷走去,然而裂开的缝隙,在一段时间后,在慢慢缩小。

    可走进去的人不过一半,这一半人想要再走进去,时间上根本来不及。

    于是,逃命变成了争夺,直到裂缝完全消失,剩下走过去的人,不过才四分之一。

    剩下的人全部留在了溟途之中,而等着他们的,是死亡的边境!

    裂缝消失,所有人僵在原地,四处都是一片昏暗,根本看不清楚前面的路在什么地方。

    纳兰清羽走在最前面,手指尖出现几缕血红的火焰,火焰照亮着他周围。

    就在这时,一阵压迫之力从天而下,轰然坠落!

    “砰!”

    “啪!”

    “嘭!”

    接二连三的身影,在这一股力量之下,狠狠倒在地上,姿态格外滑稽。

    还有一部分人狼狈落下,尽管没摔倒,形象也好不到哪里去。

    纹丝不动的,也只有纳兰清羽和云天他们两个。

    慢行的漩涡在空中展开,威压之力,比刚才更甚,强势的力量袭来。

    “人类,离开上古之地!”

    呵斥之声响起,众人纷纷大惊,根本顾不上自己此时滑稽的姿态,惊讶看向周围。

    这里是上古之地!

    “守护者,本尊想跟你打听一个人。”纳兰清羽缓缓往前走动一步,灵尊威压霸道席卷来开。

    众人看着纳兰清羽,艰难地吞了吞口水,一阵欲哭无泪。

    邪尊啊,您这模样这语气,哪里是像是打听人,明明就是在挑衅啊!

    知道是上古之地的守护者,您也不悠着点。

    “离开这!”这次的话,比刚才更简洁。

    深邃的眸光注视着转动的漩涡,薄唇轻启,“区区一个无主之灵,这么和本尊说话。”

    说话间,空中的空气稀薄了几分,压抑的气势如同巨岩压顶。

    上古之地的守护者要不是无主之灵,此时此刻,它非得吐血不可。

    以往人类知道它的身份,都毕恭毕敬的,今天居然还有人敢说它只是无主之灵,而且一来还是两个!

    今天这是什么意思,还有,现在的人类,都这么霸道嚣张?

    守护者还在想着,就感觉到一阵霸道的力量,在自己下方翻滚,而这股力量,真的很强!

    它怎么也没想到,纳兰清羽真的敢对它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