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七十三章 破碎!
    被月媚摄魂夺魄的众人,看到她对离夜的那种态度,眼中的痴迷,顿时变成了妒意。

    大美人居然不是他们如此,他们的实力,比这个黄毛小子强多了。

    就算这小子有几分姿色,可也只是如此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好看有不能当饭吃,有实力才是王道。

    那几个人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地看着离夜,脸上的不满,没有半点掩饰,对离夜的敌意,更是肆无忌惮,好像就怕谁不知道似的。

    浮云殿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偷笑,北宫离夜被这些势力记恨上了,他以后的日子,怕没那么好。

    美人,可不是那么好消受的。

    容菲菲脸色不太好,毕竟月媚和她同为三大美人,这么多人忽略掉她,让她怎么笑的起来。

    周围射过来的妒火,离夜摸了摸鼻子,轻咳一声,祸水红颜,这四个字用在月媚身上,这绝对是名副其实!

    月媚撩人轻笑,看到离夜的举动,笑容为明亮,也越发的妩媚动人。

    周围燃烧起的妒火,仿佛比刚才还要浓郁,然而就在这时,一阵凉风拂过,从月媚光洁的脖子上缭绕而过,渗透光滑的皮肤。

    妩媚撩人的眸光,微微变化,月媚后背阵阵发凉,她扭头环视了一眼四周,却没发现任何异常。

    月媚亮眼的笑容映入眼帘,离夜挑了挑眉头,嘴角弧线勾画的完美。

    “小爷可不是随便给人依赖的,宗主阁下,看在咱们这么熟的份上,这一次只算你少点,一百万两,当然,小爷只收黄金。”这个算是很便宜了。

    一百万两,还黄金!

    怒瞪着离夜的人,顿时傻眼了,美人依赖,这不是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的事吗?更何况这个美人,可不是一般的美人,这小子居然收钱!?

    他娘的这小子哪里冒出来的,他们想要美人依赖,美人都不搭理他们,结果他小子开口就是一百万两黄金!

    他敢不敢站出来?他们保证不打死他!

    问美人要钱,可耻!

    墨东炎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他以为这么多人,妒火涛涛看着离夜,离夜会转移话题,结果这小子,直接狮子大开口。

    问月媚要一百万两,而且还是黄金!

    好吧,这的确是不多,可……“依赖”一次,一百万两,这次还是便宜的,那以后该是怎么样!?

    墨东炎那叫一个汗颜,连月媚离夜都敢坑,他还真敢!

    刚走到中央之地的一行人,听到这话,脚步顿时怔住,嘴巴微张,目瞪口呆看着离夜,阵阵凌乱。

    天底下敢这么明目张胆理直气壮,问月媚要钱,一开口还是一百万两黄金的人,这还是他们看到的第一个。

    他们从来只看到,都是男人争先恐后给月媚花钱,哪里有问月媚要钱的?

    “北宫离夜,你还是那么不可爱。”月媚无语摇了摇头,这么不可爱的小子,当初她居然会以为,这小子是女扮男装。

    有这么不可爱的美人么?

    墨东炎讪讪看了一眼离夜,看吧,就知道离夜不是吃亏的主。

    可爱……

    离夜鄙夷看着月媚,她到底想干嘛,这个阵自己真不知道是什么,就算是知道,好像也没必要告诉她吧?

    “离宫不是擅长阵么?雪儿宫主会不会呢?”月媚笑盈盈看向站在不远处的青色倩影,娇媚的声音,听的让人心酥。

    离宫!

    所有人迅速顺着月媚站着的方向看去,当青色倩影落入眼帘,众人眼前又是一亮,随即看向身旁的容菲菲,眼中的光亮,瞬间变得更亮了。

    北雪儿漠然看了一眼月媚,迈出步伐,不急不缓优雅走来,青色衣裙随风起舞,宛若一朵精致清雅,正在空中绽放的青莲!

    “说到阵,天穹峰也不差,大家何不问邪尊?”北雪儿冷淡说道,看向面无表情的纳兰清羽,眼中闪过一抹细微不可见的笑意,没有让任何人发觉。

    所有人很有默契的收回目光,看向纳兰清羽,心里莫名的一阵紧张。

    纳兰清羽旁若无人一般站在那,挺立的身影,气势浩瀚,举世无双的容颜,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然而只是让人看一眼,就会莫名的感到压迫。

    气氛一下子沉默了起来,纳兰清羽不说话,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可那气氛,却是无比的紧张,旁人连呼吸都不敢大点。

    离夜扭头看了一眼纳兰清羽,见他不说话,她直接走到一旁,背靠着树干,轻抚着小白柔软的毛发,眉头紧皱。

    这力量是不是它的,它好歹吭声,说了那么多,最后也没说到重点,也没说在中央之地的外面,还有一个阵,很大的阵!

    风启大陆古氏一族的阵,比起这个来,也就是小巫见大巫。

    看到离夜的举动,不少人惊吓不小。

    他们小心翼翼看着纳兰清羽,见他情绪没什么变化,这才松了口气。

    那小子,会不会太嚣张了一点,先是月媚宗主,再来是邪尊,他还有什么是不敢做的?

    幸好月媚宗主,和邪尊不和他计较,否则他就算有十条命也不够用。

    就在一帮子人惊讶离夜举动之时,威严十足的声音在空中炸开,清楚传入每个人耳中,传到周围每一个角落。

    “北宫主,你离宫不是还有

    宫主,你离宫不是还有位前辈高手么?把她请出来,想必此阵轻而易举就破了。”

    高大身影从空走过,威压之力倾泻而下,笼罩在每个人身上。

    声音传来,众人纷纷抬头看去,当空中走下来的身影引入眼帘,他们眼中同时闪过一道光亮。

    云天!

    他居然也来了!

    浮云殿的人看到云天来了,自然是欢喜不已,云帆和容菲菲大步走过去,面带笑容。

    “父亲。”

    “师父。”

    两人异口同声,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了下来,不管中央之地的东西是什么,他们现在都有一定的把握能够得到。

    邪尊也只是来了一个人,他们可不同,还怕得不到么?

    众人眼中不动声色闪过惊讶,然后不约而同堆起笑容,看着走来的云天。

    输了仗势,也不能输面子!

    云天来了又怎么样,邪尊还来了呢,再说了,有些时候实力固然重要,但更多的是看运气,他们也是有可能得到中央之地的东西的。

    所有人都还不知道中央之地有什么,他们就已经开始打好了主意,想着自己也能得到这东西。

    在所有人的注意力放在云天身上,纳兰清羽不急不缓移动脚步,走到离夜身边。

    “夜儿,看出来了吗?”北宫家族极为擅长阵,夜儿有没有看出来点什么?

    总不能大家都僵在这里,进也不是,退亦不是。

    离夜扭头睨视了一眼纳兰清羽,微微一笑,调侃道:“邪尊大人,问我干嘛,你不是也会吗?”

    他看过的阵,可能比自己还多,居然都不知道,而且这次她是真没看出来,只是看了个大概,看出了一些端倪而已。

    纳兰清羽笑而不语,他只是会罢了。

    “我怎么没听说过,离宫还有什么前辈高手?”离夜疑惑问道,云天会来,她倒是不怎么奇怪,说不定等会无情宗宗主,星辰宗宗主接二连三会出现。

    中央之地突然直冲云霄的力量,真的很强,强到让所有人都想占为己有的冲动。

    “曾经出现过一次罢了,在北雪儿成为离宫宫主那天,那人将整个离宫全部摆下大阵,将离宫隐藏在云雾之后,摆下后阵便消失了。”外人不曾见过,若不是离宫布下了各种大阵,谁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个人曾经出现过。

    充满磁性的声音,低哑迷人,优雅别致,徐徐一番话语,宛若一曲天籁。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原来是这样,离宫那什么阵是这么来的,要不是云天说了个开头,还不知道有这样的内幕。

    离夜还在想这周围突然消失的“前辈高手”,空气中震开波动,攻击之力迎面而来!

    就在这股力量要攻击到离夜之时,只见她面前几道强悍的灵力闪过,直逼而来的攻击瞬间散开。

    黑亮的眸光,微微变得寒霜,垂落看着地上的眸光抬起,注视着前方。

    当站在面前的人映入眼帘,离夜眼中早已没了一丝温度。

    月媚眯起双眼,眸光之下掩藏着淡淡杀意,不等离夜开口,她已经先出声了。

    “云天,你这么做,好像有点过了吧?”他好歹是堂堂灵尊级别,竟然对一个灵王出手,还在众目睽睽之下。

    浮云殿在能耐,总不能一手遮天。

    云天单手负在身后,看着离夜的眸光,燃烧起熊熊怒火。

    “小子,当日你闯我浮云殿,不是嚣张的很么!?”还有纳兰清羽,他们和两个人闯了他的浮云殿也就算了,还救走他浮云殿要杀的人!

    萧水寒,当日被人救走,今日倒是成了一城之主!

    他闯了浮云殿!

    周围顿时沸腾了起来,众人看离夜的目光也变得灼热了,完全不是刚才那种鄙夷。

    一双双眸光落在离夜身上,仿佛一声声呐喊。

    你小子也太猖狂了,居然敢闯到想浮云殿,闯了也就算了,还安然无恙的出来了,甚至是站在这里!

    云天这次丢人丟大了,居然让一个灵王闯入了浮云殿,难怪会这么气愤了。

    原来他们之间有这种恩怨,要是云天不说,还真是不知道。

    离夜皮笑肉不笑迈出一步,后背挺直,嘴角稍稍勾起弧线,红唇轻启,“就是小爷闯的!”

    铿锵有力的声音震动着空气,眉宇间的桀骜不羁,霸道嚣张是那般的张狂!

    简单的一句话,让原本就目光灼热的众人,吞了吞口水。

    这小子,到底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还是嫌自己活的太长了?

    这话明摆了不就是说,你浮云殿就是爷闯的,爷就是闯了,你也没把爷怎么着,现在你又能做什么?

    他奶奶的,这也太嚣张了!

    “小子,你承认了就好!本殿倒要看看,他纳兰清羽是否能护你一辈子!”云天轻哼一声。

    要杀一个灵王,在他手里不过是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即便是有纳兰清羽在。

    但他不会在这儿多人面前,杀这小子,落人话柄。

    “这种事,就不劳你云天操心了,这次本尊可以不跟你计较,若有下次,你出手一招,本尊就杀你浮云殿一人,两招便是两人。”冰冷蚀骨的声音传来。

    纳兰清羽面若冰霜地注视着云天,眼中的杀伐变得浓郁,翻滚的杀意,寒冷蚀骨!

    冷蚀骨!

    四目相视,高大的两道身影相对而站,威压之力轰然散开,空气顿时变得稀薄。

    周围众人心里一跳,目光最终落在离夜身上。

    他,是邪尊所护之人?

    邪尊从来都是杀伐果断,无人能入他的眼眸,如今他竟然护人!

    这个人,只是一个小少年!

    在各方势力下,纳兰清羽丝毫没有掩饰,那样的一段话,仿佛并不只是在警告着云天,而是警告在场所有人!

    在场的都是临天大陆,各方之势,他们听到了,那也就相当于是整个临天大陆都听到!

    离夜站在纳兰清羽身边,上扬的嘴角,柔和了几分,也越发完美。

    “离夜!”熟悉的声音响起在耳畔,离夜嘴角笑意僵住,她猛地低头看去。

    然而抱在怀里的小白,并没有睁开眼睛,可声音的确是小白的。

    “往阵里走。”简单的四个字响起在耳边,小白身上泛出一道白光,迅速将离夜全身笼罩!

    这是什么!?

    离夜抬起手臂看着身上的白光,这是个什么鬼?

    “离夜,往里面走。”那声音又响起在耳边。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怀中的小白,忍住把它扔出去的冲动,“你不跟我解释一下?”

    什么都不说就让她往里面走,等会遇到什么,她要怎么应对,知道是什么原因,她好歹能想办法!

    “你不是想让我长大吗?长大你就知道我的究竟哪种玄兽。”这是属于它的!

    离夜扭头看了看排排茂密的参天古木,以及夹杂在古木中的阵法。

    的确是想知道!

    “好吧。”本来来这里,就是为了找让小白长大的方法。

    “我们走。”一股力量拖着离夜的身体,让她完全不受掌控转身,往密林中走去。

    离夜看着怀中的小白,没有反抗,小白没有苏醒,这股力量,应该是他们之间的契约之力。

    纯洁的白光,将离夜全身笼罩,同时形成一股力量,往四周震开!

    纳兰清羽感觉到身边的变化,几乎是同时转身,看到白光闪过,他想去拉离夜,却被一道力量给反弹了回来。

    这是……

    看着自己比反弹开的手掌,纳兰清羽神情微变。

    契约之力!

    刚才摊开他的,是夜儿和白狗之间的契约之力,就和第一次,他想要解开契约之力一样,也有这么一股力量,将他震开,但这次的比上次更厉害。

    “清……”

    离夜看到纳兰清羽被笼罩在自己身上的白光弹开,刚想说话,却发现字眼卡在喉咙里,最后什么都说不出来。

    小白!

    离夜在心里狠狠叫道,它好歹让自己说完!

    然而离夜不管怎么叫喊,刚才的声音就像是消失了一样,若不是契约之力没有消散,肯定会以为刚才小白说话,只是错觉。

    比起离夜和纳兰清羽,周围早已陷入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齐聚在离夜身上。

    这是怎么回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一个灵王的身上,居然突然炸开了那么强劲的力量,连邪尊对被弹开了。

    在所有人的注目下,离夜不由自主往茂密的参天古木之间走去,当她走过,挡在他们面前无形大阵,迅速一分为二,让她能够顺利走入其中。

    看到裂开的口子,所有人迅速回神,二话不说就冲上去。

    可阵法裂开的细小缝隙,只能容纳离夜一个人走过,她刚走进去,那缝隙就立刻合璧!

    冲上去的人,狠狠被反弹了回来,重重落在地上。

    纳兰清羽握了握手掌,手臂放在身后,单手负立,冷冽的眸光,注视着面前的参天古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一系列事情,发生的很快,所有人还没从邪尊护一个少年的消息中回神。

    在众人眼皮子底下,这少年就直接走进了,他们都没能走进的中央之地,甚至他们都用尽了办法,都没能跟上去。

    这让他们用了不少时间,才完全消化,可始终不能接受。

    难道,他们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中央之地东西,落入一个少年手上?

    不甘心啊,真的是不甘心!

    他们辛辛苦苦走到这里,结果什么都没看到,更是什么都没得到就要回去,这让他们如何能甘心?

    北雪儿大步走到阵前,目光扫视着矗立在面前的参天古木,脑海中迅速闪过自己所知的所有阵法。

    可她寻找了一遍又一遍,她所知道的阵中,就是没一个和眼前形似的。

    最让她着急的,是这个阵和平常阵的规律,设置完全不同。

    无从下手,也不知道该怎么破阵。

    “纳兰清羽,你我合力,砸开它!”北雪儿沉声说道,不能放着让她一个人进去。

    中央之地没有人进去过,谁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眼皮上扬,纳兰清羽看向北雪儿,将她眼中的担忧之色,尽收眼底。

    北雪儿,跟夜儿说的一样,的确有点怪怪的。

    “不用了。”那是夜儿的本命契约兽,可能这股力量就是那只白狗的。

    他们贸然闯入,说不定还会出事。

    不用!

    北雪儿不解地看着纳兰清羽,刚才他还在着急,为什么突然就不

    么突然就不用了,还是他知道了什么?

    她迅速冷静下来,将心理的担忧压下,深吸一口气走到纳兰清羽面前。

    “你知道什么?”他知道什么?

    纳兰清羽皱起眉头,薄唇轻启,“本尊需要跟你解释?”

    “我……”北雪儿咬咬牙,身上指了指纳兰清羽,“你,很好!”

    他还真是好样的,什么都不说!

    给她等着!

    想到这里,北雪儿就气不打一处来,但纳兰清羽不说,她还真是没有办法逼迫他说出来。

    如果受逼迫的话,纳兰清羽就不是邪尊了。

    想通了这些,北雪儿心里的气就少了一点,却还不足以全消。

    “纳兰清羽,你知道什么,最好说出来!”云天见纳兰清羽知道什么就是不肯说,沉声问道。

    看到他们一个个着急的样子,纳兰清羽此时倒是不急了。

    “威胁本尊的下场,云天殿主很想知道?”云清风淡的声音,看似波澜不惊,却让人胆战心惊!

    不管中央之地的是什么,是不是夜儿所需要的,又或者是不是他需要的。

    这东西,即便是他们不要,也轮不到他云天!

    “不知道他北宫离夜是太幸运了,还是太倒霉了。”月媚笑着摇摇头,他面前永远有未知的事情发生。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件事,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月媚,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云天怒斥道,管他是幸运还是倒霉,总不能让一个黄毛小子得到他们一直想要的东西。

    听到云天的呵斥,月媚脸色一沉,脸上的笑容顿时淡化。

    “云天,本宗主想不想要,那是本宗主的事,既然你这么有本事,怎么不自己砸开!”他浮云殿强盛了三五年,云天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他不过也刚刚晋升灵尊,他又不是魅宗的什么人,有什么资格对她大呼小叫!

    “北雪儿,你说!”云天见月媚不想砸开结界,转而看向北雪儿。

    她刚才不是想和纳兰清羽联手,现在他们也可以联手!

    北雪儿冷冷看了一眼云天,冷冷一哼,“云天,你想利用谁,最好别把主意打到本座的身上!”

    他云天是什么人,他们不是第一天才知道。

    “不如云天大人等无情宗和炼药师公会到了,再请请他们?”墨东炎冷笑看着云天,不再是平常嬉戏的模样。

    他云天看上的东西,会轻易和别人分享,要是相信,那就真是傻子了。

    “你们!”

    云天咬咬牙,他们一个个还真就这么看着么?

    那小子已经进入阵中,说不定都开始接近那股力量了,那么强大的力量,他们就不想得到?

    中域几大巨头不答应云天,其它的势力就更不会答应了。

    几大巨头都防着云天,更何况是他们,在势力上他们自认的比不中域的势力差,但实力方面的确还是有点差距。

    到时候他们要是砸开了面前的大阵,云天突然反咬一口,他们不就死定了?

    见所有人退却,云天更是愤怒了,他本来就是极容易发怒的性子,稍稍被激一下,都可能发怒,更何况是现在这种情况。

    只可惜,不管他如何怒火滔滔,众人完全就当做没有看到,完全无视!

    气氛极为压抑,空气中弥漫的,更多的是云天的怒火。

    森林中,沉默了下来,寂静笼罩四周,在这一片无人的密林中,显得格外诡异。

    “呵呵呵呵……”

    轻缓的笑声传来,散落在森林各处,清晰传入所有人耳中。

    密林因为众人沉默,本来就很是安静,这声音虽然细小,却以灵力流转,让每个人清楚可见。

    原本就诡异非常的密林,此时显得比刚刚还要诡异,还多了一分紧张。

    众人抬头,警觉看着周围,灵力迅速凝聚!

    “吼——”

    一声吼叫传来,密林之间,每个角落都在震动,空气顿时变得稀薄,宛若巨山压顶一般。

    原本渗透进入细碎阳光的地方,逐渐被一个巨大黑影所笼罩。

    玄兽!

    众人心里咯吱一响,随时想准备出手战斗!

    当玄兽体积落入眼帘,众人都惊呆了。

    这么大的玄兽!

    北雪儿看着空中巨影,宽松袖子下手掌,不自觉握紧,然后她把手放在身后。

    吞天腾蛇!

    墨东炎嘴巴微张,那叫一个目瞪口呆,这么庞大的玄兽!

    妈的,这也太吓人了吧,比他们在崛域森林遇到的都大,看着都觉得渗人。

    “是吞天腾蛇。”如冰块般的声音传来,无殇带着无情宗的人姗姗来迟,到了这一刻才现身。

    墨东炎瞪了一眼无殇,他当然知道是吞天腾蛇,他就是不知道吞天腾蛇为什么会到这里。

    奇了怪了,这大冰山怎么到现在才来?

    一道身影匆匆走过,身上的衣袍显得有几分狼狈,可他这些都顾不上。

    走到众人之中,看了看周围,他转身看向身后走来的玉隐。

    “玉隐门主,我师父不在。”齐暮不解看着周围,难道师父还没来?

    这不可能啊,按照玉隐门主的说法,师父应该早就到了。

    齐暮身后所跟着的灵皇,最终一个都没出现,炼药师公会走到这里

    会走到这里的,只有齐暮一人!

    看到三股走来的势力,众人眼中都闪过一丝诧异。

    他们三股实力居然遇到了一块,还一起走过来了,真是没有想到。

    无情宗,齐暮,玉隐都到了以后,周围的森林又出现了一丝丝震动,原本没有出现的势力,此时纷纷到齐!

    当所有势力到齐,所加起来的人,也不过只是百来个而已。

    几百上千人,只剩下这么一点,可见这一路,他们遇到的事情有多凶险。

    “各方势力终于都到齐了。”斯文儒雅的声音从空中响起,一丝震动散开,空气中出现剧烈波动。

    这轻缓的一步落下,众人只觉得自己身上所承受的力量,比刚刚重了一倍!

    好强!

    唯一没有变化脸色的,也只有纳兰清羽,云天,北雪儿,月媚他们四个。

    “只不过,你们都没有办法走进去。”空中走下来的脚步,逐渐可以看到模糊的身影,只是真的很模糊。

    一步走下,那如同巨山压在身上的压迫,比刚刚还要强悍。

    纳兰清羽面无表情看着走来来的身影,薄唇勾起冷冽弧线,冷酷的声音响起。

    “区区初级灵尊,在本尊面前故作玄虚,本尊是将你千刀万剐,还是碎尸万段呢?”轻缓的声音,平和的语气,听不到半点情绪。

    然而那话,却让周围的人,心中一颤。

    初级灵尊!

    “邪尊大人,在下可是来帮忙的。”话落,压迫在众人身上的威压,瞬间消失无踪。

    帮忙?

    所有人眼前一亮,看着空中的吞天腾蛇。

    相传,吞天腾蛇是上古之兽,连天地都能吞噬,这小小的阵法,焉能于天地相提并论!

    也就是说,他们也有进去的机会了,就算是没有邪尊出手,他们也能进去!

    开始还紧张的众人,一下子变得兴奋起来,仿佛是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条件。”纳兰清羽淡淡开口。

    进不进去他是无所谓,夜儿既然能进去,就一定能出来。

    “我只想问北雪儿一个问题。”模糊的轮廓,终于能够看清楚大概,俊美轮廓,宛若神人从空中步步走下,宛若神人临世。

    北雪儿!

    所有人扭头看向北雪儿,问她问题,有什么好问的?

    还是北雪儿也知道,关于崛域森林的事情。

    “我们认识?”北雪儿冷淡反问,注视着空中走来的男人。

    他们还是找来了,这么多年,始终都没放弃过,只是现在他们又能找到什么?

    站在空中的男人俯瞰着他们,看上去不过二三十岁,可他的实力,却已然是初级灵尊!

    这个年龄到达灵尊级别,这样的天赋和实力,是非常可怕的!

    “你自然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还有为你的离宫,布下各种阵法的那个人。”十几年前,她出现在离宫附近,最后便消失了身影。

    他们在离宫找了很长时间,却没发现离宫有任何异常,甚至没有她出现过的痕迹。

    那个高人前辈!

    为离宫布阵的人,在临君大陆并不是什么秘密,这早已是人尽皆知的事。

    可这么个消失十几年,差不多二十年的人,突然被人提起,还是一个他们从未见过的年轻人,实力还在灵尊,众人就不得不开始好奇了。

    这个人,是什么身份,拥有吞天腾蛇,实力在灵尊级别的人居然在找她!

    “你们想找她?”北雪儿神情又冷了一分,却没让任何人察觉。

    “是的,她是我们家族很重要的人,我们一直在寻找她,希望能找到她。”男人微微笑道,俊美的容颜,令四周黯然。

    可便是这样,也不足以让周围众人沉迷或者是陶醉。

    也许这个男人的容貌,和三大美人无法分出高低,可在邪尊面前一站,就黯然无光了。

    有邪尊在,这个人还不足以让他们看呆。

    “本座要是说,不知道呢?”北雪儿平静回答,紧紧看着空中走下来的人。

    他又走近了一步!

    男人没有发怒,反而抱拳,态度非常之诚恳。

    “还望宫主告知,她是我们的小姐,当年离家出走,一直都没有回家。”

    “你会告诉一个陌生人,你的一切,你的所有?别说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她既然和你是一个家族的,她会这么做,你也应该会,不然,你先把你的一切告诉本座?”离家出走。

    好一个离家出走,多冠冕堂皇的理由!

    男人怔住,神情没有什么变化,“是在下失言。”

    “那现在,你要问的,本座已经告诉你了,是不是可以打开它了。”北雪儿指了指身后的密林,打开这里,他们就能进去。

    男人点点头,淡然应道:“自然。”

    自然!

    简单的两个字传入众人耳中,所有人的目光都变得灼热,看着北雪儿的眼睛,满满的都是感激。

    纳兰清羽若有所思看向北雪儿,深不可测的眸光,多了一丝打量。

    家族,他们家族的小姐。

    临天大陆上,鲜少有人知道的家族……

    是他们么?

    只见男人手臂抬起,在空中轻轻挥动,停在空中的巨大身影,瞬间冲下来!

    “轰——”

    大地震动

    大地震动,声音响彻天地,空气发出剧烈波动,余力震开,周围的树木连根拔起,拦腰折断,不计其数!

    狂暴之力滚动,众人耳边仿佛响起了一声清脆,直逼灵魂深处。

    寒意袭来,他们忍不住打了冷颤,但感觉却又是瞬间消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那一股寒意从什么地方来。

    “轰隆隆——”

    平地惊雷,响彻入耳,震动着心魂!

    那动静可谓是惊天动地,鬼神嚎哭大叫一般,听的人心惊胆战。

    空中巨影旋转着身体,又是一声撕裂之声,声音哗然而下!

    不少人,终于承受不住这股压迫,脚步连连后退,身影踉跄,仿佛随时会倒下。

    方圆十米,密集的树林,此时一片空旷,前所未有的敞亮映入众人眼帘,他们也更清楚看到盘踞在空中的身影。

    那真的是占据了半边天空,压迫之力,迅速笼罩而来!

    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目光中带着惊悚,诧异看着空中巨影。

    好大!

    这么大的巨蟒,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就是吞天腾蛇!

    上古之兽!

    就在众人觉得自己承受不住这股力量之时,终于,所有力量随之消散,空中巨影也回到刚才它停留的地方。

    男人笑看着北雪儿,再次开口,“宫主,这次是在下相信你,在下不希望听到任何,这个人有和你有关的事,否则,你的离宫,不会再太平。”

    话落,男人转身离开,嚣张的留下这段话。

    北雪儿放在身后的手掌再次握紧,面无表情看着那人离开,心里悬起的石头,这才放下。

    换做以前,她不会害怕他们找来,只是现在不同了。

    “哗啦啦~”

    细碎的声音响起,如同巨大玻璃粉碎,坠落在地上,碰触间发出的声音。

    北雪儿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思,大步往参天古木之间走去。

    原本迟疑的众人,看到北雪儿走进去,纷纷涌向前去。

    纳兰清羽站在原地,静静看着那人回到吞天腾蛇身上,如同来时那样,缓缓离开。

    “他说的家族,到底是什么家族?”墨东炎心里涌起不安,脑海中闪过模糊的念头,然后他狠狠打了冷颤。

    不会吧,难道是那些家族,真的假的!

    “连你我都不认识的家族,墨东炎,你觉得还有什么?”无殇冷冷问道,现在这样,即便是不相信,那也的确是真的。

    那个男人所说的家族,就是他们,只有他们,才会拥有如此年纪轻轻的灵尊。

    “无殇,老子用不着你提醒!”墨东炎轻哼一声,往参天古木之间走去,心里却是一沉。

    但此时此刻,他又不禁庆幸离夜先进去了,否则那些家族要是看到离夜的天赋,只怕又是免不了一场大战。

    玉隐站在原地,抬头看着空中离开的身影,没有人注意到他,否则一定会看到他此时的神情,和平常都不一样。

    那是痛恶,格外的痛恶!

    直到空中身影完全离开,纳兰清羽才收回目光,走向参天古木之间。

    家族,那些家族,他们所要找的人,看起来很重要。

    会是谁?

    ------题外话------

    这些家族,嗯,大家应该还记得,晋元被人救走,国师大银曾经说过的家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