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七十二章 中央之地
    &lt;=""&gt;&lt;/&gt;    银翳几人走在前面,带领着离夜和纳兰清羽往变异蛟的藏身地方走去。

    “公子,这变异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它会运用水来攻击,实力也只是普通的兽王级别。”银翳仔细解释道。

    兽王是在玄兽世界,早已能占得一席之地,变异蛟也不例外,它的地盘附近方圆几十丈,一般的玄兽是不敢靠近的。

    “我知道了。”离夜平淡回答,睨视了一眼银翳。

    他不用这么紧张,自己就是来学九天穹诀的,能有什么事?

    “不过还有件事比较麻烦。”银翳为难道,他们是想不出什么办法了,就不知道尊主和王妃有没有什么办法。

    麻烦?

    离夜挑挑眉头,随意问道:“它不肯出来么?”

    “是。”银翳汗颜点头,他们用了不少办法,变异蛟就是不肯出来,现在他们是没什么办法了。

    离夜笑而不语,不肯出来还不简单,不出来就打到它出来为止!

    纳兰清羽没有说话,目光落在离夜上扬的红唇上,眼中溢出点点光亮。

    让一头变异蛟出来的办法,那可太多了。

    银翳见离夜和纳兰清羽都不说话,就知道他们肯定有办法,也不再多说什么,迅速带着他们往变异蛟的巢穴走去。

    湖光秋色,微风习习,碧潭湖泊,泛起圈圈涟漪,阳光散落,粼粼波光,煞是迷人!

    这绝美的山色,宛若一副精致绝伦的画秋美卷,谁又曾想过,在这美景之下,是致命的危机&lt;="l"&gt;。

    一行九人,站在湖泊旁边,湖水荡漾而来,流淌到他们脚边。

    “景色不错。”离夜满意点点头,崛域森林外围被玄兽的兽潮破坏,原本好的景色都被破坏了。

    再加上他们一路逃窜,也没什么时间看什么美景,现在这里倒是不错。

    这变异蛟挺会选地方的,选这么个地方做自己的巢穴。

    “崛域森林深处还有不少美景。”纳兰清羽单手负在身后,目光直视着前方。

    平淡清冷的双眸中,看上去他就像是来观赏美景的,和动手什么的,绝对没半点关系。

    “有时间可以去看看。”离夜一本正经道,这么多好地方,好东西绝对不少!

    纳兰清羽薄唇勾起,收回目光看向离夜,笑道:“夜儿只为美景?”

    “你说呢?”离夜笑着扬扬眉头,肯定不只是这样。

    “想到办法了?”他突然问了一句和现在这个话题毫不相关的话,眸光中的清冷多了几分笑意。

    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白了一眼纳兰清羽,仿佛是在说,这么简单的事还需要想吗?

    “红莲。”离夜淡淡叫了一声。

    “离夜,这种事你叫我也可以。”契约空间的小八出声了,语气中透着兴奋。

    在崛域森林外围,是绝对遇不到尊王级别的玄兽了,它想找对手已经很久了,现在终于是遇到了一头。

    “它在湖水底下。”离夜讪讪提醒着,小八常年待在熔浆之下,会水?

    “小意思!”小八回答道,它可是八翼焱王蛇,有什么做不到的。

    离夜摸了摸鼻子,点点头,“动手可以,逼出来就行了,不要弄死了,弄死就不好玩了。”

    弄死了,她怎么学下一招?

    “这个简单。”空气中一丝波动闪过,银光乍现,庞大的身体,直冲湖水而去!

    “嘭!”

    水花飞溅,往四周震开,湖面上震开强势波涛涟漪!

    炸开的水花,往站在岸边的离夜他们袭来,几道银色身影闪过,迅速将水花挡住,半点都没有让它们靠近。

    “八翼焱王蛇,你把它契约到了?”纳兰清羽若有所思看着没入水中身影。

    看来夜儿这次并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遇到八翼焱王蛇,并且契约到了它,夜儿也应该得到了地心火结晶。

    相传八翼焱王蛇和地心火结晶相辅相成,简单的说八翼焱王蛇就是地心火结晶敷衍出来玄兽,甚至靠着它长大的玄兽。

    它是地心火结晶用来保护自己的,八翼焱王蛇从小就开始担起这个责任。

    现在八翼焱王蛇在这里,想必地心火结晶就在夜儿那&lt;="l"&gt;。

    “地心火结晶当然也在这。”离夜点点头,她也是后来才知道,地心火结晶和八翼焱王蛇是分不开的。

    地心火结晶被红莲融合,红莲此时也相当于是地心火结晶,八翼焱王蛇当然就会跟着她来。

    “收获不小。”纳兰清羽点点头,这东西,的确是可遇不可求。

    “下面有动静了。”离夜低头看向水下,水底掀起漩涡,两道庞大身影在水下若隐若现。

    小八下去后,这湖水也没涨上来多少,所以他们就算站在这里也没什么事。

    两头玄兽在水下纠缠,奋力撕咬,谁没打算轻易放过谁。

    特别是变异蛟,更是莫名其妙,八翼焱王蛇跑到了它的地盘,还主动攻击它,它怎么会想通是怎么回事。

    八翼焱王蛇常年生活在熔浆之地,它这里是水底下,就算是抢地盘,也不该跟它抢?

    变异蛟尽管奇怪,但这种情况,它更多的是动手撕咬,哪里还管岂不奇怪。

    湖水不知道为什么,在一点点变得灼热滚烫,小八身上闪烁着点点红光,它身上暗红的鳞甲,有时就如同熔浆之地的熔浆颜色动那样。

    冰凉的湖水,在一点点加热,变异蛟很快就发现了这点。

    “八翼焱王蛇,你疯了吧!”它居然在加热湖水,存心和自己过不去!

    小八嘿嘿一笑,身体在水下游动,“虽然我很想跟你打,不过有人让我把你找出去。”

    还有就是,它不喜欢这种湿哒哒的感觉,尽管它可以在水下,不过要打,它们出去打那才有意思。

    “你不要跟我说,是找我的是人类!”最近进入这深处的人类,是越来越多了。

    也不知道这些人类到这里来干嘛,原本他们是绝不敢踏入崛域森林的!

    “你答对了。”小八平淡开口,“你要是不出去,我可以把煮熟在这水下面,人类不是总喜欢做菜么?今天不如我也来一份清水滚蛟。”

    清水煮蛟!

    变异蛟差点没吐血,这八翼焱王蛇不就仗着自己有点温度,它有什么好得瑟的!

    锋利的鳞片上,一丝丝寒意渗透,加热的湖水,又的一点点降下了温度。

    两头玄兽好像较上劲了,这边加热,那边就转凉。

    离夜站在湖边无语看着这一幕,用精神力把声音传给小八。

    “你够了哈。”它有那么多办法,用这么个不靠谱的。

    在水下较劲的小八,突然改变了攻势,庞大身体如离弦之箭,迅速攻向是变异蛟。

    变异蛟看到往自己冲来的小八,迅速转动身体,攻击而去&lt;="r"&gt;!

    两个庞大身体撞击在一起,力量震开,水下冲开巨大水流,湖面上,百米水花飞溅开来!

    “轰!”

    平静的湖水,变得急速,往周围层层荡开,掀起巨浪!

    站在湖边的人迅速退开,直到几丈之下才停下脚步,水花还在飞溅,打湿了湖畔周围。

    水流湍流急速,力量狂暴不止,在水下攻击的两头玄兽,也感觉到了水中的压迫,它们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让这湖水变得狂暴猛烈起来。

    这暴躁的力量,像是要把他们都随时撕碎!

    “吼!”

    “嗷~”

    纠缠着的小八和变异蛟,而没有任何迟疑,往空中飞奔而去,就怕走晚一点,自己就会被这些湖水死成粉碎!

    两道粗壮狰狞的身体,从水中一飞冲天,同时冲出!

    就在冲出来的那一瞬间,小八眨眼消失,等它再次出现之际,已经回到了契约空间。

    “尊王级别而已,你让我来就好了。”小八抱怨道,这种级别虽然不是最高的,但以前它都遇不到。

    离夜满头黑线道:“你就别想了,等找到了尊皇级别再说。”

    尊王级别根本不是它的对手,到了尊皇级别,让它出手这也没什么。

    “那这样吧。”小八点点头,尊王级别的实力的确是不如它,要是能遇到尊皇级别,这就更好了。

    变异蛟冲出湖面,眼睁睁看着小八消失在眼前,然后它感觉到地上陌生和熟悉的气息,它低头一看,映入眼帘就是那道白色身影。

    在白色身影落入眼帘之时,变异蛟心里明显一颤,却被它压了下来。

    它镇定了一下心思,身体盘踞,飞在空中俯瞰着纳兰清羽。

    “人类,你都已经逃走了,又何必回来?”这个人类到底想干嘛,他走了就走了,自己都不去追他了好么!

    这些天,他的人就在这里,它都快被烦死了,现在他还亲自来了。

    也不知道现在人类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居然出现了这么个变态,简直无法想象他的实力究竟有多高。

    几次对战下来,它尽管不愿意承认,但这个人类就是胜它一筹,也许不只是一筹,而是很多很多。

    它能看出这个人类并不是想杀自己,而是把自己打到认输,打趴下!

    就没见过这种人类,他已经这么厉害了,真的不用再回来了!

    “清羽,它又说你逃走了。”无害的声音传来,变异龙低头一看,才发现白衣男人身边,多了一个少年。

    看着他身上的气息,变异蛟突然松了口气。

    幸好不是第二个变态,这要是一时间来两个变态,它肯定是吃不消的&lt;="r"&gt;。

    “夜儿,九天穹诀的碎天诀,你要看好。”纳兰清羽迈出一幕,放下负在身后的手臂,灵力在他周围翻滚流动。

    纳兰清羽做站的地方,灵力流转,仿佛草木都会随之起舞。

    然而那强劲的冲击力,任谁都不敢随意靠近。

    除了离夜外,所有人的脚步都在不自觉后退,目光落在纳兰清羽的震动的灵力之上,额上密集出了冷汗,有种拔腿就想走的冲动。

    见纳兰清羽二话不说,连自己都没搭理,就要出招。

    变异蛟顿时怒了,刚想要说什么,就看到他身上流转的灵力,它脑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逃!

    这个念头才从脑中闪过,它就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动弹不得了,这不是幻觉。

    这个人类的威压之力,居然变态到这种地步,让它想逃走都不成!

    离夜一脸认真地看着,她是真的在学,丝毫不敢遗漏半点。

    九天穹诀更多在于领悟,所以每一次纳兰清羽都会先让离夜看一次要学的招式,看她领悟多少,然后才会具体教。

    纳兰清羽伸出双手,动作优雅至极,只是空中的浮动和暴躁,看的让人冷汗连连。

    四周都在扯动,看上去随时都会裂开道道龟裂,然后整个天地都会碎裂在这强势之力下。

    而变异蛟也会随着空间,天地,所有的一切,变成粉碎!

    变异蛟盘踞空中,此时此刻,看着随时会碎裂的空中,它这得怀疑,它的身体也会跟着碎裂,这力量太可怕,根本不是它能够招架的!

    它只是开玩笑而已,这个人类不会是来真的吧?

    要玩也不是这么玩了,这样可一点都不好玩,它能不能先走?

    变异蛟欲哭无泪,深深为自己刚刚的决定而后悔。

    它要早知道外面等着它的是这样,刚刚就是死也绝不出来,肯定不出来,一定不出来!

    “轰隆~”

    细微的力量震开,空气凝结,然后迅速碎裂,如同沙尘一般从空中坠落!

    湖水泛起剧烈波涛,如海上巨浪,汹涌而起!

    它们随时会吞噬掉一切,随时会暴躁开来,让一切消失在它们之中!

    纳兰清羽将手上凝聚的灵力退出,明明动作一点都不慢,可看上去仿佛每个动作,都清楚的可以看见,甚至连灵力脱离他掌控的那一瞬的变化,都看的一清二楚!

    “轰——”

    强势之力往前推动,快如闪电,重如泰山,狂暴的力量卷动,四周一切,天地万物,都在扭曲变化。

    湖泊颤颤,万物震震,一切都在躁动和畏惧着&lt;="l"&gt;!

    在力量脱离纳兰清羽掌控的瞬间,变异蛟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量,本能往后退去。

    只可惜,它还没退一步,这一股狂暴之力,就将它彻底吞噬!

    粗壮庞大的巨龙,顷刻间,化为乌有!

    而那狂暴席卷仿佛要将天地也随之毁灭之力,在眨眼之间消散,仿佛从未出现过。

    不管是银翳还是韩陆,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傻了。

    银翳他们尽管曾经见过纳兰清羽使用九天穹诀,但当时的力量,绝对没有现在这么强悍,而且从纳兰清羽晋升到灵皇以后,就再也没有用过九天穹诀对付敌人。

    用纳兰清羽的话来说,不需要!

    银翳这是很多年以后,第一次看到纳兰清羽使用九天穹诀,这威力比起当年,简直算得上是惊悚!

    碎天诀的威力,以前可不是这样的,最多只是让对手变成几块,如今已经是完全消失了!

    顷刻间,那么大的变异蛟,一个人都环抱不住的身体,大概有几十米长,可就是那么短的时间,它消失了,消失在他们眼前!

    银翳吞了吞口水,他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尊主灵皇以后就不再用了。

    真的没必要!

    韩陆完全是第一次看到纳兰清羽使用九天穹诀,离夜使用的裂天诀的威力,让他惊骇,但现在这力量,简直……

    他都找不到词语来形容了,太强大了!

    还有,刚才即便邪尊出手了,他也依旧没看出来,邪尊的实力,如今到底在什么程度。

    就像是个无底洞,怎么样也探究不到最深处。

    比起他们的震撼和惊讶错愕,离夜只是挠挠头,然后拧巴着脸。

    “大概是记住了。”她也只能记住个大概,后面的还要慢慢去想,等出去了再让他具体说好了。

    纳兰清羽微微一笑,伸手握住离夜的手,“这样便够了。”

    只要这样就行了,其余的慢慢来就行了。

    记住了!

    银翳他们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们学过九天穹诀,现在当然所有招式都学会了,可学习起来的速度,远不如王妃。

    “走吧,离开这里。”纳兰清羽拉着离夜离开,不再多看身后一眼。

    所有人深吸一口气,这才跟了上去。

    直到他们离开,躲在暗处的动静,才扭动了出来,彻底松了口气。

    “幸好我想到了这个办法,不然刚才就死定了。”灵体在空中浮动,几近透明的身体,浮动的并不规律。

    变异龙此时那叫一个郁闷,它居然变成了别人学习的工具&lt;="r"&gt;!

    它好歹也是蛟族,只要等待天劫,说不定还能晋升变成蛟龙,到时候也算是龙了好么,居然沦落到了这种地步!

    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就死于非命了,而且死之前的那种疼痛,它到现在都不会忘记。

    身体在瞬间炸开碎裂,疼痛撕心裂肺,它敢肯定,那个人类就是故意的!

    暗暗庆幸的灵体变异蛟,没有发现,原本离去的两道身影,此时正站在它身后。

    “清羽,看来你下手的确是太轻了。”离夜若有所思道,太轻了,真的是太轻了,灵体还活着呢。

    熟悉的声音传来,还在庆幸中的变异蛟,身体顿时凉了半截。

    心里咯吱一响,它艰难吞了吞口水。

    它不会是听错了吧,这不是真的吧!

    他们没有走,就站在它身后,而且还在讨论!?

    “夫人打算怎么处置?”清风淡雨的声音,仿佛什么都不能影响到他。

    离夜嘿嘿一笑,看着震惊中还没回神的变异蛟,从储物手镯拿出个玉瓶,二话不说,直接将它装了进去。

    灵体可大可小,即便离夜手里的玉瓶不是很大,也能把它完全装进去。

    “人类,你们这是偷袭!偷袭!”变异蛟忿忿指控,这是在它背后偷袭算什么!

    离夜手指尖多了一缕火焰,从玉瓶环绕一圈,滚烫的温度立即将整个玉瓶包围,玉瓶变得滚烫起来。

    “偷袭,小爷现在不只是偷袭,还恃强凌弱,以大欺小,你有意见?”离夜不冷不热问道,话语中透着的危险,让人只觉得不寒而栗。

    变异蛟声声嘶吼,它睁大大双眼看着离夜,正确是看着她手上的火焰,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

    “异火!”

    居然是异火,这个人类也是变态啊!

    灵王级别的人类,拥有异火,就不是普通的灵王级别!

    靠!它刚才居然看走眼了,这人类也是个变态,而且还非常变态!

    谁能把恃强凌弱,以大欺小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夜儿要它干嘛?”纳兰清羽扫视了一眼玉瓶中的灵体,只是一头尊王级别的灵体玄兽罢了。

    离夜的手指继续在玉瓶下流转而过,眼中含着笑容,红唇轻启。

    “留着没坏处。”虽然她现在也不知道用来干嘛,但总有用处不是。

    它,逃不掉!

    “喂,人类,你别该过分!”仗着自己有异火!

    “小爷过分,你能怎样?”它现在还能怎样?

    离夜笑的无害,看着变异蛟的灵体,眼中流转着光芒,脑中已经在想,是要把这东西拿来干嘛&lt;="l"&gt;。

    变异蛟:“……”

    就是啊,它现在能干嘛,小命没了不说,连灵体都掐在人家手上。

    眼角余光看到离夜身边的白衣男人,变异蛟深深怀疑,这个男人是故意留下自己灵体的,否则他们怎么会刚好出现在这里。

    “轰隆隆~”

    巨大的动静,他们左手边的方向传来,看样子是一场对战。

    离夜收回火焰,扭头看去,手指摩擦着下巴,若有所思道:“清羽,看来进来的人是不少。”

    说不定该进来的都进来了,各方势力敢踏入崛域森林,也不是吃素的。

    遇到兽潮他们是吃亏,可并不能阻止他们进来深处。

    “那我们可以就要快点了。”纳兰清羽搂过离夜,身形微微挪动,两人一下子的就消失在了空中。

    银翳他们站在不远处等着,不知道离夜和纳兰清羽到底去了哪里。

    他正在着急之时,两道身影出现在他眼前,他这才松了口气。

    “继续走。”纳兰清羽淡淡说了一句。

    “是。”

    银翳几人立即往前走去,离夜和的纳兰清羽走在一旁,目光看着周围密林。

    随着他们走进,这一路的气息,变得微弱起来。

    气息变得微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玄兽的数量在减少,明显的减少。

    玄兽数量减少的原因,那也只有一个,接下来的地方,是玄兽都不敢靠近的,非常危险!

    离夜看了看周围,精神力紧锁住漂浮在空中的细小尘埃,然后尘埃在精神力之下,瞬间消失无踪。

    “万年泥泽瘴,无色无味,可腐蚀力强,果然一点都没错。”离夜撇了撇嘴,连尘埃只要停下,都会立即化为乌有。

    他们要是没点防身的东西,只怕是走进这里,就会变成一滩血水。

    纳兰清羽看到刚才的那一丝波动,脚步停了下来,“银翳,你们回去变异蛟刚才那个地方,等本尊出来。”

    听到纳兰清羽的话,离夜也看向韩陆,“韩陆,你也去。”

    从这一段路程玄兽减少的数量看来,万年泥泽瘴的瘴气,比刚刚强了一倍不止。

    他们继续走下去,即便是有防身的东西,没有丹药的话,就会中毒,然后被腐蚀。

    “可是……”

    “这是命令!”离夜看了看韩陆,再看看银翳。

    这是命令&lt;="l"&gt;!

    银翳和韩陆相视一眼,迟疑了一会,才回答道:“遵命!”

    几个人一步三回头往回走去,即便是担忧和不想走,那也没办法,他们必须要走。

    直到他们离开,离夜才担忧看向纳兰清羽,“你不会影响吗?”

    他身体里没有生命之源,在这逐渐浓郁的万年泥泽瘴横生的地方,真的可能一点事都没有吗?

    纳兰清羽转身伸手抱住离夜,认真而又严肃道:“这样肯定不会有事。”

    离夜:“……”

    她就知道,影响这些话,就是浮云,怎么可能影响到邪尊大人嘛!

    “走啦!”离夜挣脱出来,然后握住纳兰清羽的手,大步往前走去,现在可是时间紧迫。

    说不定时间越长,万年泥泽瘴的瘴气会越浓郁。

    两人以最快的速度,往中央之地走去,没有玄兽的阻挡,没有了其它什么意外,他们这一路可以说是相当平静。

    可这是真正的平静,还是只是平静的外表,谁也不知道!

    当他们距离中央之地越近,明显也感觉到万年泥泽瘴的瘴气,比刚才浓郁了数十倍,空气中都透着一层模糊的雾气。

    这些雾气不是别的,就是万年泥泽瘴形成!

    “万年泥泽瘴是不是就在中央之地附近?”离夜皱眉问道,虽然是无色无味,可看到空气中弥漫的物体,这空气好像都变得难闻了。

    万年泥泽瘴太过浓郁,就不知道中央之地会是什么样子,这看上去也太诡异了一点。

    “嗯。”纳兰清羽点了点头。

    瘴气是从中央之地散发来开的,所以越靠近,瘴气也就也的浓郁。

    他们现在遇到了这些,等真正到了那个地方,肯定还不算什么。

    在密林中行走,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空气中的波动袭来,离夜他们扭头看去,映入眼帘就是寥寥数人。

    从他们旁边走过的队伍,在看到他们的那一刹那,为首的人,差点热泪盈眶,痛哭流涕。

    “离夜,能活着见到你真好。”为首的人带人走来,张开双臂,想着给离夜一个拥抱,才能表达他此时内心的感动。

    星辰宗,墨东炎!

    离夜眼角一跳,看着表情十分夸张的人,脚步正要挪开,一道银光比她更快。

    银色光束飞闪而过,眨眼便落在了墨东炎脖子上,只要他再往前一步,光束随时能贯穿他的脖子。

    墨东炎立即停下,吞了吞口试,张开的双手收起,嘿嘿一笑。

    “邪尊,咱们有话好好说,而且我和离夜是熟人&lt;="r"&gt;!”熟人!

    “下次本尊会考虑要不要砍断你的双手。”漠然疏离的声音传来,落在墨东炎脖子上的光束,瞬间消失。

    墨东炎额角流下一滴冷汗,回想起刚刚的事,一头雾水。

    他干嘛了?

    他可是什么都没做,邪尊干嘛要砍断他的双手!

    但是看到离夜,墨东炎心里所有疑惑,一扫而光,疾步走来。

    “离夜,我还以为路上会遇到你,结果谁都没遇到!”墨东炎忿忿说道,不,遇到了兽潮!

    平常他们也见过不少兽潮,可这次的兽潮,绝对是最大,最凶狠,最不可理喻的!

    “现在你不是遇到了。”离夜耸耸肩,最后还不是遇到了。

    “那能一样吗?”现在都快到中央之地了!

    一阵香味弥漫而来,清脆的银铃之声响起,伴随着轻缓而又妩媚的轻笑。

    “感到可惜的,还有我呢,我这一路上也没遇到你北宫离夜。”娇娆身姿,慢慢走来,她什么都不做,只是慢慢走动,便浑身上下透着妩媚撩人。

    月媚身后早已没有了一人,身上的衣服,也不是进来的那一件,即便是从及危险的地方走过,她仿佛什么都没变。

    依旧是那风情万种,撩动众生,妩媚动人的模样。

    离夜惊讶看着走来的月媚,指了指她身后,“怎么,魅宗带来的人,都没了?”

    她们到底遇到了什么,只剩下月媚一个,这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

    “不就是了。”月媚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更没有任何惋惜的样子,仿佛损失几个人,并没什么大不了的。

    离夜见月媚都不在意,也没有多说,指了指前面,“既然大家都走到这里了,不如一起走吧,反正中央之地就在眼前。”

    走几步就到了,很快的。

    各方势力损失都挺大的,幸好她只带了一个韩陆,不然玄机城刚刚建成,又造成了损失,这就不划算了。

    “嗯。”月媚没什么意见,在这么多人中,即便是纳兰清羽也在,她唯一不讨厌的就是离夜,有离夜在,一起走也没什么。

    墨东炎脚步稍稍往离夜另外一边走,揉了揉胸口,他觉得离月媚太近,心脏有点受不了。

    这个世上,能承受住月媚魅术的人,应该没几个了。

    他就奇怪了,离夜居然没影响!

    三股势力齐聚,原本该是很浩荡的队伍,此时不过寥寥数人。

    当他们走到中央之地,看到早已到达的势力之时,发现是每个人都是一样。

    他们带来的人,基本上就都这样没了,剩下的人更是少&lt;="l"&gt;。

    能留下来的基本上只有灵皇,不然就是纳兰清羽这样,灵尊,唯一一个能走到这里的灵王,只有离夜一个。

    中央之地,参天古木密布,一棵棵高大树木直插云霄,看不到顶端。

    所有树木排排整齐,仿佛将什么阻挡在这一排参天古木之后。

    古木之前,寥寥数人站在那里,没有往前一步,看他们茫然的样子,是根本找不到进去的路。

    他们若是找到路,又怎么还会站在这里,早就迫不及待进去了。

    离夜他们刚走到中央之地,映入眼帘就是这样的一幕。

    “浮云殿,无情宗,还有一些其它地方的势力,没想到只剩下这么几个人了。”墨东炎摇摇头,看着身后的人,他发现他们星辰宗剩下的人还是很多的。

    也许是听到了身后的动静,看着参天古木的众人,集体扭头往身后看来。

    当看到走来的一行人,他们愣了一下,目光最后落在的地方,肯定是纳兰清羽身上。

    邪尊!

    这几乎是每个人的心声,他们根本不敢相信,邪尊居然亲自到!

    他们多少年没见过邪尊到过什么地方,现在为了这么股力量,邪尊居然亲自来了!

    “离夜公子,没想到你也能走到这里。”云帆皮笑肉不笑看向离夜,他还能走到这里,有点本事。

    那么大的兽潮,他都能走过来,不过,跟他一起的护卫,好像运气没那么好。

    离夜嘴角勾起微笑,眼中却是一片寒霜,“当然了,你云帆公子都没死,小爷怎么能先有事。”

    云帆脸上笑容,顿时冷却,蠕了蠕嘴角,脸色差到极点。

    “云帆公子!”惊讶的人并不是中域的势力,但“云帆”这两个字,他们肯定是听说过的。

    那是炼药师公会,最具有天赋的炼药师,十八岁炼制出超神品,谁不知道!

    云帆听到身边人惊讶的身影,客套转身微微颔首,扯出一丝淡笑。

    他露出一抹胜利的笑容看向离夜,仿佛在说,即便你天赋不弱,可惜,他们知道的,只有我云帆罢了。

    离夜撇了撇嘴,直接无视掉云帆脸上的这种表情,好像是自己赢的多大似的。

    他云帆在中域长大,在炼药师公会这么多年,要是点名气都没有,还有什么好混的?

    墨东炎忍不住了,云帆算什么,离夜十八岁都炼制出灵品了!

    他刚想说话,就看到离夜一记刀眼射过来。

    “呃……我沉默。”

    墨东炎摇摇头,看向那些毫不知情,对云帆态度一下子大改变的几个人,一阵轻啧。

    真正的天才是谁,他们都不知道,还真是可怜&lt;="r"&gt;!

    别人知不知道自己是炼药师,离夜没怎么在意,这些她一直都在意。

    要是在意的话,她也穿着炼药师的服饰,到处走动了,哪里会像现在这样。

    “阵么?”离夜看着面前排排参天古木。

    在参天古木下,丝丝神秘的气息渗透而来,这些气息中,还参杂着古老的气息,像是很久很久了。

    阵?

    在崛域森林外围,有结界和兽潮,在深处有玄兽和万年泥泽瘴,终于走到最后了,却还有一个大阵在等着他们。

    这个阵……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若有所思地看着,伐天玉阵中所有的阵法从脑海中闪过,她也没找到一个一样的。

    手臂上,毛茸茸的东西稍微动了一下,离夜猛地低头。

    小白并没有苏醒,而只是动了一下身体。

    “它也许感觉到了什么。”纳兰清羽以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这白狗的存在,自然是不能让这些人知道的。

    他们知道以后,只会有一个结果,抢夺!

    “可它到现在还没苏醒。”离夜嫌弃看了一眼小白,从进来到现在,就一直都是这种情况,也不知道它到底怎么样了。

    到底是不是因为这股力量而沉睡,完全连一点线索都没有。

    “别急。”这种事,急不来。

    “嗯。”这种事,就算着急,也着急不来。

    月媚看着面前的参天古木,四周弥漫着诡异的气息,但是灵气又格外浓郁。

    只是,现在的灵气,只怕没谁敢动心思,灵气中全都是瘴气!

    谁想找死,倒是可以试试看,会不会死的快一点。

    “北宫离夜,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月媚走到离夜身边问道,妩媚是笑容看向不远处的人。

    那几个势力的人,看到月媚妩媚动人的模样,魂都差点没了,哪里还顾得上她说了什么。

    魅宗不懂阵,她们会的只是魅术,阵这种东西,她们即便知道,也破不了。

    “宗主,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依赖我了?”离夜忍不住调侃。

    其实她知道的,也只是,这就是个阵。

    月媚妩媚的笑容,更为亮眼,一双勾魂夺魄的眼睛看向离夜,娇艳欲滴的红唇轻启,“原来你才知道,奴家对你可是很依赖的。”

    我靠!

    离夜忍住爆粗口的冲动,看着月媚,她已经感觉到熊熊妒火袭来了。&lt;=""&gt;&lt;=""&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