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七十一章 害怕就好!
    群兽走远,那高大挺立的身影渐渐走近,阳光穿透枝叶,细碎洒落在他肩头,照映在他身上,形成一层淡淡的光华,在他身体周围环绕。

    眸光中骇人之色,在看到不远处的倩影,瞬间化作平静,不曾让任何人察觉。

    白衣如雪,身姿如仙,气势如虹!

    所有人都没能挪开目光,俊美之姿,让人惊心动魄!

    兽潮退去,白衣男人旁若无人般,往离夜的方向走去,直到两人之间的距离只剩一步,软靴才停下。

    促狭的目光环视了一眼周围,最后停在离夜脸上,薄唇微微上扬,露出了一抹外人罕见的微笑。

    “裂天诀用的不错,看来夜儿很快就能学下一招了。”她对九天穹诀的越来越适应,看来他也要加快速度才行。

    看到完好无损站在面前的男人,离夜悬在心里的石头放下,看着纳兰清羽眼中的促狭,漫不经心回答,“好说好说。”

    他是想说,他教的不错吧?

    不过下一招的话,回去就学还是可以的,反正她也觉得对裂天诀的掌握,已经差不多了,完全可以学下一招。

    “嗯,回去就学。”纳兰清羽仿佛知道离夜在想什么,轻声回答。

    简单的两句对话,让呆在旁人的众人,又是一阵惊呆。

    目光在离夜和纳兰清羽之间来回是流转,一个他们从不敢去想的真相,在心里生根发芽,然后长成参天大树!

    九天穹诀,是邪尊亲自教的!?

    也就是说离夜公子就和天穹峰有关系,就算是炼药师,那也是天穹峰的炼药师!

    感情他们各大势力争了半天,到头来什么都是白做了!

    “你去哪了?”离夜眯起眼睛,走了好几天都没看到他,还有天穹峰的人。

    现在他从他们前面走来,这个方向就是去崛域森林深处的,他不会是已经去过中央之地了吧?

    “刚走一半而已。”纳兰清羽简洁回答,他是打算先去看看,只是走到一半,便听到身后的动静,他想应该是夜儿到了,就没有再走下去。

    离夜差点被口水呛到,走了一半,他又走回来了!?

    “结界你可以想办法击碎,兽潮太过庞大。”纳兰清羽蹙眉说道,知道她会遇到什么事,他怎能不回来?

    旁边的人,惊的下巴都脱臼了,傻傻地看着纳兰清羽。

    解释,邪尊居然在解释!

    他纳兰清羽做事,一向随心所欲,嗜血狂狷,从不理会他人的死活,要杀你便杀了,就像他说的,没有任何理由,只是他想而已!

    这样的一个人,如今居然在为什么出现而说明缘由!

    他们也能想象,在结界之后,遇到兽潮,走进深处,走过深处的一半,纳兰清羽要费多少心思。

    即便他是邪尊,是灵尊级别,也不可能说过去就过去了,可是他居然轻易放弃!

    离夜笑看着纳兰清羽,嘴角双双上扬,“走吧。”

    连这他都想到了,自己还能说什么,看来接下来有一段路,是不用费多大力气的,邪尊走过的地方,还有谁敢阻挡?

    “来。”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指伸出。

    “好。”纤细修长的手指放入大掌之中,两人并肩走去。

    这是……

    众人眨了眨眼睛,一脸茫然,这是啥情况!?

    还有,明明是两个男人站在一起,为什么他们会觉得很和谐呢?

    错觉,肯定是错觉!

    在所有人惊讶错愕之时,只有北雪儿沉默了一会,然后跟上去,目光落在紧握的双手上,嘴角微微上扬。

    小八在兽潮退去之前的那一声嘶吼中,便回到了契约空间,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

    “这个男人你认识?”小八疑惑问道,见鬼了,怎么最近遇到的一个比一个变态,一个比一个吓人。

    离夜扬了扬眉头,用意念将声音传入契约空间,“你有意见?”

    小八摇摇头,她是自己的契约之主,自己能有什么意见。

    “这个男人你要是认识的话,可以问问刚刚发出威压的是什么玄兽,等级挺高的。”尽管兽潮迟疑了一会,可在这股威压之下,它们还是散去了。

    就说明对它们施加威压的玄兽,不只是级别高这么简单。

    “这个不用我问。”离夜笑道。

    要说也不是现在说,就算清羽不说,她想办法知道不就行了,问了他未必会告诉她。

    “随你,不过既然你都已经遇到帮手了,我也该休息休息,紧张了半天。”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一会。

    “嗯。”离夜轻嗯一声。

    一行人大步走去,原本崎岖曲折的道路,此时变得平坦通畅,仿佛行走在康庄大道。

    前面两人并肩走着,宽松衣袍遮住了紧握的双手,众人也没再把注意力这上面。

    无殇沉默看了一眼纳兰清羽,冰雕的情绪,终于扑捉到了一丝不服。

    然而他们的差距在那里,灵尊灵皇,尽管不是一个永远不可以跨越的鸿沟,但这鸿沟太大,不是那么轻易能够跨越。

    况且,纳兰清羽晋升灵尊很多年了,如今无人知晓,他的实力如何!

    北雪儿倒是淡然多了,从纳兰清羽出现后,她时不时会落在离夜身上的双眸,会刻意不去看离夜,淡然平静的样子,仿佛又变回了那个人人畏惧的冰美人。

    最终,她还是看了离夜一眼,然后便收回了目光。

    其实她真想问问,为什么要跟他学这一招,他身上的绝学那么多,在北宫家族这么多年,完全可以教一些其它的,可却偏偏是这一招。

    北雪儿确定不是自己太紧张,而是他们知道她的存在。

    玉隐每每想到离夜说的那个人情,心里就直打鼓,不是他想多了。

    这个人情肯定不简单,谁知道会是什么?

    被这小子坑的人多了去了,说不定还有好多人,连自己被人坑了都还不知道,还帮北宫离额有数钱!

    三人各怀心思,不紧不慢跟着他们想的脚步,他们身后带来的人,在刚刚那一场兽潮中,又少了一点。

    进入崛域森林的风光模样,早已不再,每个人都是一身狼狈,反倒是面前并肩而行的两人,从容淡然,一尘不染的样子,没有半点狼狈的迹象。

    走了一段路,天色昏暗了不少,但穿梭在森林中的人,依旧没有停下来。

    一直走的很深很深,他们感觉到一股不寻常的寒意,离夜和纳兰清羽才停下来。

    “在这里休息吧。”纳兰清羽简洁地说了开口,拉着离夜随地找了个地方坐下,就是不肯放开。

    三股势力的人尽管想说,没关系,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吧。

    但北雪儿,无殇,玉隐没有开口,其他人根本没胆子,说这句话。

    笑话,坐在他们面前的人可是邪尊,他要是一个不开心,对谁都会出手,绝不客气!

    当然了,他也不需要客气,人家有这个不用客气的资本!

    所有人收拾了一下周围,然后原地休息,在坐下的一瞬间,他们只觉得一阵疲惫袭来。

    他们才知道,这几天下来,他们已经有多累了。

    离夜抬头看了看天上,天已经完全黑了,再走的确是不合适,不过他会停下来,应该不会是这个原因。

    “后面就是深处之地了?”离夜歪头看着纳兰清羽问道,是让他们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好进去?

    可她感觉这后面怪怪的,有点不对劲。

    崛域森林并没有明确的分界线,只是随着环境,还有实力的强弱,逐渐就有了深处和外围之分。

    生活在外围的,实力最多只是兽皇级别,当然也有例外的,就像小八那样。

    生活在深处的,实力便是兽皇以上,至于玄兽实力的顶点是什么,没有人能知道,可能生活在深处的玄兽都不知道。

    最后就是中央之地,在中央之地周围,常年有一股力量笼罩,这股力量让深处的玄兽,既想靠近,又畏惧着。

    久而久之,玄兽们就都在外面徘徊,不曾再进去一步。

    所以中央之地有什么东西,发生什么事情,别说人不知道,就连玄兽自己都不知道。

    只有走到中央之地,亲眼看到了,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股突然直冲云霄,霸道无比的力量属于谁。

    “夜儿炼制出了皇品了么?”纳兰清羽反问,在历练之地的时候,她就炼制出了王品。

    几个月过去,皇品呢?

    呃……

    离夜瞪了一眼纳兰清羽,是她先问的,就不能先回到么?

    “没试过。”离夜耸耸肩,淡淡吐出三个字。

    这是实话,她真的还没试过炼制皇品丹药,从她出关到现在就没真正停过。

    玄机城刚刚建成,她要试着炼制皇品,肯定就是十天半个月,不然更长,师父要是有事,一时间哪里能找到她人。

    “中央之地的那股力量,不巧,刚好把万年泥泽瘴的瘴气冲散开,如今的深处之地,就是一个毒雾之地。”纳兰清羽清风淡雨说道,仿佛这就是一件极小的事情。

    万年泥泽瘴的瘴气散开了!

    所有人微微一怔,回想起纳兰清羽的话,只觉得阵阵凌乱。

    不巧,这也太巧了好么!

    中央之地那股力量炸开,万年泥泽瘴的瘴气也随之散开,让深处变成一个毒雾之地,这明明就是故意的!

    哪里不巧了!?

    这种话,大家也只敢在心里想想,说出来是绝对不敢的。

    “这个对我没什么影响。”离夜摇摇头,就算没有抵抗万年泥泽瘴的丹药,有生命之源在,她就不会有事。

    纳兰清羽无声看向对面的人,淡漠的眸子,只是轻轻一扫,便让人感觉到无比沉重的压迫。

    “我说的是他们。”夜儿有生命之源,他自然不担心。

    只是他们就不那么好过了,万年泥泽瘴毕竟不是闹着玩的,他们有命进去,没命走出来也是一样。

    无殇冷声开口:“天穹峰能进去,无情宗自然也可以!”

    他邪尊是厉害,可这点事他们自己能够解决。

    “无情宗都去得,离宫自然不在话下。”北雪儿冷淡回答,语气中带着几分傲然。

    玉隐双手摊开耸耸肩,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一笑了一声。

    这种场面,能不搀和就不搀和,他们是中域的几大势力,自己只是中临都的小势力之一,和他们争这些,还是算了吧。

    被任何一股势力记恨上,影门临天大陆就不是那么好过的。

    血宗就是最好的例子,连得罪了谁都不知道,死了不说,还就这么没了,他很有自知之明的,自认拼不过这三股势力中的任何一股。

    可既然到了这里,他也就有办法抵抗万年泥泽瘴。

    “本尊只是想着,玄机城刚刚建成,应该缺不少东西,夜儿若是炼制了皇品丹药,自然能从各位手上换取一些小东西。”他们的事,本就和他无关。

    清风淡雨的声音落入众人耳中,他们差点没吐血。

    原来邪尊大人是在这里等着他们,就说邪尊什么时候会理会他们的死活了!

    “好办法!”她觉得可以!

    只可惜,没用!

    北雪儿,无殇,玉隐脸色顿时黑了半边,却什么都没有再说下去。

    中域各大势力的汹涌着暗潮,自然几大势力的撞到了一起,这气氛,自然好不到什么地方去。

    气氛再次沉默着,空气中弥漫着诡异。

    离夜坐在原地,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的气息,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摇摇头。

    和她没关系,都到了这个地方了,等走进深处,他们还是各走各的,谁也不管不了谁的事。

    把小白抱在怀里,离夜低头看了看,揉了揉它蓬松的毛发。

    以前这么做,小白会很恼火的动动身体,然后把毛发恢复原样,可现在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一夜,虽然是休息了,可还不如不休息。

    当黎明照耀进树林,无殇带着无情宗的人立即离开,没有多留半刻。

    玉隐挑了挑眉头,笑盈盈看向离夜,嘴角勾起完美弧线。

    “那什么,人情的事,能不能……”

    “不能。”离夜摇摇头,他以为可以吗?

    玉隐摸了摸鼻子,然后带着影门剩下的几个人离开,他是不想和邪尊一起走的,这气氛太不舒服了。

    北雪儿就这么看着离夜,直到无情宗和影门的人全都离开,她才走近几步。

    调侃的声音响起,“小子,你昨天冲到影门门主面前的招式,本座曾经见过,能告诉我是跟谁学的吗?”

    离夜看着北雪儿,心里警铃大作,却又不动声色。

    “你可以走了。”她直接下逐客令。

    北雪儿曾经见过?应该就会有其他人也见过,看样子这招以后还是少用。

    北雪儿嘴角稍稍勾起,又走近一步,完全无视了纳兰清羽。

    “小子,你那一招就像九天穹诀一样,是不外传的秘笈,要是让拥有这秘笈的人看到,你的小命就危险了。”说完,北雪儿头也不回离开。

    她嘴角上扬的笑意,在她转身之际,顿时冷却。

    离夜蹙眉看着北雪儿离开,扯了扯纳兰清羽手臂,“你见过奇叔瞬间消失那一招吗?”

    北雪儿见过,还是用这么幸灾乐祸的语气说,好像很期待她被人发现。

    啧,感觉又有点不对劲,她可以不说的,却说了出来,这是在提醒她吗?这北雪儿到底想干嘛?

    “夜儿,我可以确定,当年你看来一次,学了个大概,后来他把完整的招式,只教给了你一个人。”甚至还嘱咐,不许和任何人说。

    以至于夜儿到现在,也没跟他说,这招是什么?

    离夜轻咳一声,抬头看着纳兰清羽,嘴角含笑,这酸溜溜的语气,还真是……

    “我们先进去。”离夜嘿嘿一笑,这件事她会告诉他的,等找到奇叔,肯定会告诉他的!

    奇叔当时的神情那么严肃,差点没逼她发誓,不到万不得已不使用这招。

    清羽她当然是信任的,可关键是,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招叫什么,奇叔也没教她什么其它的,只是让她跟着他试了几次。

    她现在会的这招,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多看了几次而已,能告诉他什么?

    韩陆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个,他从进入崛域森林那一刻,这是第一次觉得,城主让他来,真的很多余!

    早知道会是这种情况,他刚刚应该跟哪股势力一起走的!

    不过这也只是想想,韩陆自然不会走,萧水寒让他来跟着离夜一起来,肯定是不会多离开一步!

    哪怕面对的人是邪尊,也不可以!

    纳兰清羽睨视了一眼站在旁边的韩陆,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块圆润,充满灵气的晶石。

    “拿着它,能抵抗万年泥泽瘴。”晶石从空中飞过弧度,落到韩陆手上之时,两人已经走进了崛域森林深处。

    韩陆紧紧握住晶石,看着两道身影走远,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

    他从来没想过,居然能从邪尊手上拿到东西!

    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韩陆,你再发呆下去,等会就真的走散了。”离夜的声音从前面传来,韩陆这才回神,看着即将走远的身影,他急忙跟上去。

    紧紧握住手里的晶石,他脸上的激动和兴奋,是无语言比。

    在韩陆踏入崛域森林深处的那一刻,离夜手上手结变化,在崛域森林的外围,一道闪电袭来,没入森林深处中。

    紧接着,无数的铁蹄之声响起,汹涌的兽潮,像是得到了解放,轰然散开,往四面八方涌动而去!

    就连刚走进崛域森林的韩陆,都清楚感觉到这股震动。

    他怔怔停下脚步扭头,看向身后,听着那密集的铁蹄之声,脑海中就浮现出无数兽潮飞踏而来的场面。

    他只觉得头皮发麻,然后再也没有任何迟疑,急忙往前走去。

    离夜停在原地,看着躺在手里的玉珠,嘴角上扬,目光斜视着身边的男人。

    “如何,我们家的伐天玉阵,还不错吧?”说完,离夜伐天玉阵放进储物手镯。

    想到储物手镯里还存在着灵体,离夜嘴角的笑意不禁加深。

    等下次再打开伐天玉阵的时候,她倒是非常好奇,又该变成什么样子了。

    伐天玉阵应该会变强不少,那些灵体是帮了大忙。

    “诛神剑式,伐天玉阵,万剑朝宗,这些的确是很高级的灵诀和阵法,并不是风启大陆随随便便能够拥有的。”这点,纳兰清羽也不得不承认。

    这些东西,风启大陆的人拿出一件可以说运气好,但同时拿出三件,就不简单了。

    可能,北宫家族真的在临天大陆的存在过,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消失了。

    是他们存在的痕迹消失了,这一族人并没有消失,他们去了风启大陆。

    “我会找到的。”离夜坚定说道。

    她一定会找到北宫家族存在过痕迹,找到北宫家族在临天大陆,连一点痕迹都不曾留下的原因!

    “走吧,现在该想想,这股力量属不属于它的。”修长手指伸出,指了指沉睡中的小白。

    它的身份在崛域森林中央能够得到解释,而它到了崛域森林,陷入沉睡。

    巧合,太多了,就不再是巧合。

    “嗯。”离夜看了看小白,她也想知道。

    作为契约者,她连自己的玄兽是什么品种都不知道,是人看了都说狗。

    “银翳他们在前面等着。”说完,两人大步往前走去,匆匆追上来的韩陆,见他们一下子走远,心里用处一股,自己随时会掉队的错觉。

    丝毫不敢迟疑,韩陆赶紧追上去,以前所未有的速度!

    崛域森林深处,离夜和纳兰清羽,几乎是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往前走。

    分别往三个方向离开的三股势力的人,要是看到这一幕,说不定眼珠子看的都要掉出来了。

    然而,在纳兰清羽这里,就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离夜走在身边,心里没有半点疑惑。

    纳兰清羽已经走过了一半的路,这一半他们当然不会花多少工夫。

    走了一段路程,崛域森林里的温度越来越低,离夜身体里有红莲倒是没什么感觉,韩陆冷的直发抖。

    突然想到离夜给自己的红莲子火还在,他急忙拿出来,捧在手掌心,笼罩在身上的寒意才逐渐散开退去。

    “沙沙~”

    细小的声音传来,离夜眸光闪过光亮,扭头看纳兰清羽。

    “看来邪尊大人解决的还不干净。”他们这才没走多久,就有玄兽找上门来了。

    纳兰清羽薄唇上扬,停下脚步,指了指前面,“夜儿可以试试。”

    庞大的身影从茂密的草丛中飞跃而出,稳稳落在地上,凶狠地看着闯入自己势力范围的人类。

    金色斑斓的庞大身体,透着强势的压迫,一双金色的双眸,凶狠至极,血盆大嘴张开,獠牙闪烁出寒光,仿佛随口就能将人撕成粉碎!

    离夜上下打量了一眼冲到面前的玄兽,点了点头。

    尊王级别,黄金猎豹!

    等级不低,可以拿来练练手,兽皇级别的还太低了,她打着也不太过瘾。

    败在离夜手上的兽皇级别玄兽,要是听到离夜这话,非得又蹦跶起来不可,然后一起吐出心声。

    不过瘾,她还打!?

    离夜把吾邪拿出来,然后直接把小白塞给了纳兰清羽,刚想动手,映入眼帘的就是黄金猎豹惊悚畏惧的模样。

    它那双金色的眸子看着纳兰清羽,眸中的恐惧,越来越深。

    还没等离夜拔出吾邪,黄金猎豹撒腿就跑,就像一阵疾风,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

    保持着拔剑姿势的离夜,顿时石化,阵阵凌乱站在原地。

    她以后,不会再说邪尊大人解决的不干净了。

    这还叫不干净,那就没有干净可言了!

    “如何?”纳兰清羽挑眉轻声笑问,低哑迷人的笑声,煞是好听。

    离夜扭头看了一眼纳兰清羽,嘴角一抽,“你狠!”

    这头玄兽,只是看到他,撒腿就跑,也不知道是做了多变态的事,才会有这种情况!

    “过奖。”纳兰清羽含笑回答。

    “我就不信,每一头都会这样。”离夜忿忿道,这深处的玄兽,也太不经打了,胆子也小,打过一次就怕了。

    此时刚才那头黄金猎豹要是在这里,一定会狠狠鄙夷离夜。

    她怎么不想想,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有多可怕?

    “拭目以待。”在他走过的地方,他还是有这个自信的,不会有任何阻拦。

    “好!”离夜点点头,大步往前走去。

    纳兰清羽不急不缓跟上去,不管离夜走的有多快,他始终能保持着同样的姿态,走在她的身边。

    他们两个对话下来,倒是没什么事,只是吓坏了一旁的韩陆。

    玄兽看到邪尊二话不说就跑,可以想象,那是的情况,有多么的悲壮惨烈!

    离夜一路走去,路上遇到的玄兽是不少,只可惜,第一头是这样,第二头,第三头……

    一路走下来,就没有一头是不跑吧。

    当又一头尊皇级别的玄兽,看到纳兰清羽转身就跑,离夜终于放弃了。

    某邪尊的手段,的确是不可置疑的,他怎么可能做的不干净!?

    “不玩了。”离夜叹了口气,把吾邪剑扔回储物手镯。

    是头玄兽看到他们就跑了,接下来的路,除了这满地瘴气,还有什么危险?

    这些瘴气,对他们又造不成威胁。

    “现在夜儿还质疑……”纳兰清羽顿了顿,才又说道:“我的能力吗?”

    危险而又炽热的光芒在眼底深处闪过,她要是还质疑,他不介意换个方式,让夜儿真正了解。

    一丝危险袭来,离夜扭头看去,脚步稍稍挪动一步。

    “这里是崛域森林!”她咬牙切齿道,他堂堂一邪尊,整天想什么呢!?

    还有他刚刚停顿了那一会,应该是想说“为夫”!

    “所以,我让你用这个办法。”这里若不是崛域森林,他早就用了最直接的方法,让她知道。

    太无耻了!

    这简直是无耻到令人发指!

    离夜无声指控着,只可惜没一个人能听到,就算说出去,害怕也不会有人相信,那个杀伐果断,嗜血狂狷邪尊,其实是这么个腹黑货!

    别说别人不信,就是她来带的韩陆,可能都不信,尽管他都看在眼里,但他眼里都是崇敬。

    “邪尊大人,我们继续走吧。”他们现在才走了一半的一半,路还很远!

    离夜瞪着纳兰清羽,只是眼中那点点情绪,并不足以对某邪尊,有任何的作用。

    “自然是走。”纳兰清羽拉过离夜,嘴角含笑,心情愉悦!

    离夜拿过他随意提在手上的小白,昂首阔步走去,面前再也没有任何阻拦。

    邪尊大人走过的地方,当玄兽们看到他的身影,纷纷逃窜!

    笑话,它们已经吃了第一次亏,可不想再吃第二次了,这个男人它们惹不起,躲得起!

    可这也太考验它们心脏了好么,这个男人来来回回,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他走一次,它们要跑一次,走一次跑一次。

    现在它们觉得,暂时还是不要回来了,不然还得再跑一次!

    离夜看着周围疯狂逃窜的玄兽,轻咳一声,它们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

    当然,在堂堂邪尊大人这,什么都不算夸张。

    “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它们?”离夜扭头问道,以他的实力,杀一头玄兽,比让一头玄兽畏惧他,更简单。

    杀可能只是点点手指头的事,但让它们畏惧,就是动拳头的事。

    “我不是帮他们打头阵的。”杀了,没必要。

    离夜扬扬眉头,若有所思点头应道:“也是,害怕就好。”

    韩陆听到这一话,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可仔细想了想,他那叫一阵冷汗。

    邪尊要是杀了这些玄兽,这崛域森林深处,肯定会少很多麻烦,到时候走进崛域森林的人,不就是轻而易举。

    他把玄兽留着,只对他一人畏惧,后面走来的人,会更倒霉。

    这些玄兽在邪尊这里挨打,它们心里肯定是又郁闷又憋屈,看到其他人类,肯定会发泄出来,然后,后面来的人,就倒霉了!

    当韩陆把这些想通,突然想到离夜对邪尊的评价,你狠!

    他也好想说,你狠!

    可他最后还是放弃了,这种事,冷静就好!

    然后韩陆又把离夜崇敬了一遍,邪尊只是说了一句话,他们少城主立即就明白了,他还想了半天,真的是太厉害了。

    果然是一路人!

    “你知道炼药师公会进来了么?”离夜不放心问道,她有点不放心齐暮。

    齐暮是真的把她当师父,关心关心也是应该的。

    “炼药师公会?”纳兰清羽扭头看着离夜,仿佛再问,你没问错?

    呃……

    “齐暮你知道么?”他应该知道吧?

    齐暮?

    纳兰清羽摇摇头,他没有任何印象,也不曾听谁提起过。

    “玄凤国首席炼药师!”离夜直接说道,不知道齐暮,总该听说过这个吧?

    他去过风启大陆,也去过玄凤国!

    “他到炼药师公会了?”首席炼药师,这个倒是有点印象。

    只是一个普通的炼药师,和夜儿又有什么关系,不过只是一个炼药师罢了。

    “他叫我师父。”离夜轻咳一声,虽然她没收徒弟的打算,可齐暮这个固执的性子,根本不听。

    纳兰清羽脚步顿住,注视着离夜,严肃而又认真道:“这件事,你没说过。”

    离夜:“……”

    这不是重点好么!

    “说你有没有见过吧?”二十个灵皇级别,没有丹家的人和云帆,齐暮应该不会有多大问题才对。

    就算是遇到结界和兽潮,这么多灵皇,也不是吃素的。

    “见过到没有,但的确有人在你们之前,进入了这里,是谁我没有问。”随便是谁,都与他无关。

    离夜眼睛一抽,讪讪说道,“你问的是玄兽?”

    手指摩擦着下巴,她要不要也问问?

    “既然是炼药师公会的炼药师,炼药师公会不会让他轻易死的。”被炼药师公会派来的炼药师,在公会地位不会低。

    离夜点点头,看着前面的路,“那我们走吧。”

    这段路虽然没事,后面一半的路,可没那么轻松,他们还是赶紧走。

    三道身影飞身走过,眨眼走出很远,看到他们,正确的是说,看到纳兰清羽的玄兽,纷纷逃窜。

    即便是他们离开,这逃窜的风潮的也不曾停下,所有玄兽像是约好了似的,转身拔腿就走!

    那速度,恨不得再多长几条腿出来!

    很快,他们已经走出了大半的路程,眼看着就要到这一段安然无恙的路的尽头了。

    “银翳他们就在前面吗?”离夜指了指周围,也开始警惕起来。

    越靠近,这气息果然和刚才不同了。

    刚才看到他们走过,纷纷逃窜的玄兽,现在越来越少,直到这会,都没什么动静了,四周静悄悄的。

    万年泥泽瘴的瘴气,也比他们刚刚走过的地方,浓郁了不少。

    “就在那。”纳兰清羽指了指不远处,他们都在那。

    很快就到了。

    “清羽,万年泥泽瘴的瘴气,即便是玄兽都逃不过,这里的玄兽,为什么没事?”离夜突然想起来,他们这一路走来,玄兽没什么事。

    但万年泥泽瘴这东西,不管是玄兽还是人类,只要有生命的东西靠近它,都会死!

    万年泥泽瘴周围附近百米,都是一片荒芜,草木不生,万物俱灭!

    “这股力量。”它压制着玄兽,同样也在保护着它们。

    离夜突然对这股力量更好奇了,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玄兽畏惧,又尽可能的保护他们,好像就是针对人类来的。

    空气中波动散开,几道银色身影从天而落,站到纳兰清羽和离夜面前。

    往前行走的脚步因为他们几个的出现,而停了下来。

    “尊主。”银翳垂首叫道,扭头看向离夜,张了张嘴,刚想出声,看到一旁的韩陆,他才开口,“公子。”

    “尊主,公子!”银翳身后的人,跟着他叫道。

    他们都知道面前的是王妃,不过王妃现在是男装打扮,要是叫王妃,外人听来很怪异。

    “如何了?”纳兰清羽淡淡问道,清风淡雨的声音,仿佛询问的不是什么大事。

    离夜听到纳兰清羽询问,事情肯定不会小!

    “是一头变异蛟,它说尊主打不过它,所以才逃,然后便讨回了巢穴,属下没有将它斩杀。”银翳迟疑道。

    当时外围突然一声轰动,尊主还正面对着一头尊王级别的变异蛟,可他当时听到那动静,什么都没管直接离开。

    尊王级别的变异蛟,他们几个可以对付,只可惜,被它逃了,躲了起来,再也不肯出来。

    他们用尽了各种办法,也没能把它逼出来。

    “噢?它说本尊逃了?”语气依旧清风淡然,仿佛一缕微风轻拂。

    然而空气中的压迫,除了离夜外,所有人身上都笼罩上一层无形的压迫之力!

    银翳额角滑下一滴冷汗,他实话实说,尊主不会迁怒吧?

    “夜儿。”纳兰清羽突然扭头,一本正经说道。

    离夜顿时来了兴趣,眼中闪烁出光芒,“让我来吗?”

    终于有一头不会跑的了!

    胆子还不小,敢说纳兰清羽逃走,嗯,多虐它几遍!

    “教你新的九天穹诀可好?”纳兰清羽笑的无害而又淡然。

    “挺好。”离夜笑眯眯道,这个不错。

    站在一旁几个人,看到他们脸上的笑容,顿时觉得后背阵阵发凉,危险笼罩上心头。

    他们好像已经看到了,那头变异蛟的悲剧了。

    ------题外话------

    哈哈哈,大家有木有看到变异蛟的悲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