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六十七章 八翼焱王蛇
    太无耻了!

    暗鳞蟒倒下的前一刻,这便是它唯一的想法。

    长长躯体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再也没有了声息。

    韩陆伸手抹了抹额上冷汗,慢慢走下去,看着倒在地上的暗鳞蟒,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

    “走吧。”不等他说话,离夜已经先开口。

    精神力在暗鳞蟒身上扫视了一眼,一股力量直逼而去,圆润的珠子从暗鳞蟒身体内飞出来,落到离夜手上。

    离夜飞身离开,眨眼便走出很远,韩陆急忙跟上去,冷汗密集在额上。

    少城主这么杀下去,这崛域森林里的玄兽,不知道最后能剩多少。

    影月魔狼,暗鳞蟒接连倒下,附近一带的玄兽,纷纷警惕了起来,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处。

    离夜所到之处,玄兽绝无生还的可能,逐渐的,崛域森林中对这件事情,越来越神秘诡异,让兽纷纷惊悚和愤怒。

    区区人类,闯入它们的地方不说,还在他们的地方打开杀戒,这是耻辱!

    只可惜,他们即便是愤怒,作用也不大,它们根本不知道对它们打开杀戒的人是谁,也不知道这个人何时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可杀伐还在继续,并没有因为它们的愤怒而减弱安分。

    不管它们如何警惕防备,玄兽还是一头头倒下,浓郁的杀气,弥漫半个崛域森林外围。

    逐渐的,崛域森林中开始动乱,所有玄兽慌乱纷纷,开始隐蔽起来。

    面对面交锋没有半点用处,那它们只有退其锋芒,隐遁起来,不被这个人类发现。

    毕竟,连兽皇级别的玄兽都没能逃过,更别说是他们。

    在崛域森林外围,兽皇级别的玄兽,等级已经算是高等,它们都对付不了,其它玄兽就更没有办法了。

    三天下来,离夜在崛域森林毫无规律走动,没有人想知道她干嘛。

    可每当遇到玄兽,她半点都不会留情!

    “轰隆!”有一声巨响响起,一颗圆润的珠子从空中飞过弧线,稳稳落在纤细白皙的手上。

    离夜把魂珠放进储物手镯,漠然转身,淡漠的眸光,没有半点温度。

    韩陆跟着离夜,擦了擦额上冷汗,他现在算是知道了,少城主要是来走崛域森林,畏惧的只有玄兽。

    这几天下来,他们所遇到玄兽,已经越来越少,可见崛域森林里的玄兽,只是听到少城主来了,就会退避三舍。

    连玄兽都如此畏惧少城主,更何况是人!

    “少城主,我们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韩陆终于忍不住了,他们这三天来,遇到玄兽就动手后,到底是为了什么?

    离夜嘴角稍稍上扬,勾起弧线,“走出这个结界。”

    她又不是没事就会杀这些玄兽,为了冲破这些结界,在结界中畅行无阻,这是必要的。

    “嘎?”斩杀玄兽和走出这个结界有关?

    “韩陆,你也是铸造师吧?”离夜淡淡问道,师父带进玄机城的,基本上都是铸造师,就和风启大陆的玄机城一样。

    离夜突然询问,韩陆有些没反应过来,但还是点了点头,“是。”

    他的确是铸造师,跟着城主的没有谁不是铸造师。

    “嗯。”离夜轻嗯了一声,没有了下文。

    韩陆尽管疑惑,但离夜不说,他也就没有问,跟在离夜身旁,这几天下来,不管离夜速度多快,始终不曾离开一步。

    只是他还是不明白,少城主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

    “少城主,我们还用找玄兽吗?”从几天前到现在,他们找的玄兽已经够多了,还需要找吗?

    “东西够用了。”离夜淡淡回答,提步离开。

    韩陆点点头,看了看地上躺着的玄兽,然后跟着离夜离开。

    遇到玄兽要么就是自己死,要么就是它死,除非能够契约,否则千万不能让玄兽活着离开。

    因为这样,下一次遇到的时候,死的可能就是自己。

    离夜找了个地方,盘腿坐下,面前山清水秀,溪水潺潺,一路往下流淌。

    几天下来,他们所看到的除了玄兽,就是这些如仙境一般的美景,还有险地的凶恶。

    至于走进崛域森林的人,是一个也没遇到,甚至连一点气息都感觉不到。

    “韩陆,你坐下。”离夜指了指面前的位置,淡淡说道。

    韩陆大步走到在离夜对面坐下,不解地看着她。

    一颗颗魂珠从储物手镯中拿出来,摆在地上,魂珠的颜色和力量没有一个相同,甚至隐约间还带着一丝排斥之力。

    血红火焰出现在离夜手手掌上,灼热滚烫,四周空气在这温度之下,随着火焰抖动了几下。

    十几颗魂珠,不管是以前遇到玄兽留下的,还是这次在崛域森林猎杀的,离夜全部都拿了出来。

    “你有没有单独的火焰?”离夜抬头看着韩陆问道。

    韩陆迟疑摇摇头,还是不明白离夜要做什么。

    他们只是铸造师而已,常年铸造兵器,不像炼药师那般富有,更不像他们有地位,单独的火焰,他们是无法拥有的。

    离夜点点头,把手里的红莲子火递给韩陆,“拿着。”

    韩陆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小心翼翼伸出双手,然后离夜手上的火焰,便落到了他手上,一丝滚烫的温度袭来。

    刚刚握住火焰,韩陆还有点不习惯,但他也是常年和火焰打交道,很快就适应了下来。

    红莲子火脱离了离夜的掌控,就变得躁动起来,在韩陆手上并不老实。

    “少城主,我无法掌控它。”韩陆满头大汗开口,尽管这只是分出来的火焰,他还是觉得自己无法掌控。

    少城主明明连异火都掌控了,自己连异火中分出来的一缕火光都掌控不了。

    离夜皱起眉头,看了一眼红莲子火,沉声道:“老实一点!”

    简单的四个字传来,躁动的红莲子火瞬间平静,就像是被离夜握在手上一样,半点都不敢再造次。

    韩陆顿时囧了,这差别会不会太大了一点!?

    “你现在有件事要做。”说着离夜从地上拿出四颗玄兽魂珠递给韩陆。

    “是。”韩陆接过魂珠,他好像有点明白少城主刚刚问他的问题了。

    “把它们放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记得放下之前,将它们之中,玄兽残留的意识用红莲子火炼化。”离夜嘴角弧线越来越完美。

    既然这个结界对玄兽没有半点影响,那就用它们来破了这个结界,总不能永远被困在这个结界之中。

    她和韩陆只有两个人,两个人的实力加起来,也不过是巅峰灵皇罢了,不然这个结界直接打碎就行,用不着这么复杂的办法。

    “明白。”韩陆点点头,然后起身离开。

    离夜目送着韩陆走远,然后收回目光,低头看着相互排斥的魂珠。

    打开木盒,红莲再一次飞出来,漂浮到离夜面前。

    “你又想炼制丹药?”红莲走出来第一句话就是这样的。

    离夜满头黑线的看着红莲,“你想多了。”

    它好歹是堂堂异火,作用可不只是用来丹药这一种,虽然它经常炼制丹药。

    “那是干嘛?”红莲激动说道,它出来终于不只是炼丹药这种事情了吗?离夜终于发现它有其它更重要的作用了!

    “把它们炼化。”离夜指了指摆在面前的玄兽魂珠。

    红莲:“……”

    这还不如炼制丹药!

    “为什么?”突然炼化这些东西干嘛?

    “等出去了,你就知道为什么了。”离夜淡淡回答,伸出手掌。

    红莲没有再说话,顺从飞落到离夜手上,血莲形状的火焰,熊熊燃烧,周围温度越来越高。

    离夜以精神力将地上所有魂珠升起,双手把红莲一分为二,然后迅速包围浮起的魂珠。

    所有魂珠被包裹在其中,一开始还没有什么事情,逐渐的,就能听到“嗞嗞”的声音,火焰中所有的魂珠开始剧烈跳动起来。

    所有魂珠开始挣脱,它们并不顺从离夜,甚至想要逃离。

    也不知道是哪里掀起的罡风,透着凌厉的气息,从离夜周围吹拂而过。

    隐约间,这些力量中透着点点躁动,还有无形的反抗。

    罡风呼啸,席卷天地!

    万里无云的天空,开始变幻,大地震动,发出低沉的怒吼之声。

    火焰中包裹的魂珠,动静越来越剧烈,而离夜周围的罡风,也越来越猛烈!

    所有魂珠往四面八方涌动,玄兽即便是死了,魂珠之中,还有它们残留的意识,它们并不愿意屈服。

    “人类,你别太过分!”脑海中一道呵斥的声音响起,透着浓浓的杀伐,仿佛要将离夜碎尸万段一般。

    想要将它们彻底毁灭,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它们岂是那么容易被他炼化的!

    离夜嘴角勾起嗜血弧度,看着滚动排斥对方的魂珠,冰冷嗜血的声音响起。

    “你们的本体小爷都杀得了,小小魂珠,你们还能逃到什么地方去?”双手中的火焰加大,汹涌翻滚,温度比刚刚加大了一倍!

    集合所有魂珠的力量,想要奋力一搏,觉得她会给它们这个机会?

    滚烫的力量如沸腾的开水一般,惊骇滚烫的力量,仿佛致死靠近,就会随时被融化。

    天地昏暗,四周的温度逐渐上升,狂风呼啸,透着某种强劲的冲击力!

    少年坐在地上,双手中操控着火焰,将异火灵活运用,就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似的。

    而火焰中躁动的力量,无时无刻不在反抗,反抗着一切,反抗着所有的力量!

    风云涌动,四周掀起波涛,潺潺河流变得滚烫。

    匆忙赶回来的韩陆,第一眼就是看到了这一切,他怔怔站在原地。

    他从来不知道有人能把火焰运用到如此程度,这还不是普通的火焰,是异火!

    少城主,实在是太厉害了!

    “轰——”

    耳边惊骇之声响起,韩陆猛然回神,燥热之力迎面而来,他急忙后退。

    这是他才看到离夜手上的力量,不禁骇然。

    这股力量,太过霸道,即便他是灵皇级别,都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抵挡住这股力量。

    看着手上的力量越来越雄厚,离夜抬头往空中看去,嘴角的笑容越发嗜血。

    所有魂珠融合在火焰之中,在她手上形成了巨大的冲击力,这股力量仿佛随时就会冲脱她的双手,在世间疯狂横行!

    她缓缓站起身,掌控着这股力量往空中走去,还没太过靠近,展开在空中的结界,就已经开始剧烈跳动,好像是在畏惧着它。

    少城主这是想要……好办法!

    韩陆在这一刻,终于全部明白离夜想要做什么,眼中不禁闪过光亮。

    没想到少城主能用这么短的时间想到这个办法,集合玄兽的力量,冲破这层结界。

    影月魔狼曾经说过,这层结界对它们玄兽而已,并没有什么影响。

    也就是说,这层结界就是为了阻止人类而布下的,对于玄兽来说,只是一层无形的力量笼罩着它们,让它们减少频繁活动。

    他和少城主的实力,都不足以冲破这一层结界,如果集合玄兽力量为一,那就不一样了。

    这层结界,破定了!

    离夜站在空中,目光冷冽注视着空中那一层无形之力。

    双手之中躁动的力量,凶猛到了极点,随时就要脱离而出,似要毁天灭地!

    灵力逼入火焰之中,躁动的力量,比刚刚还要狂热,沸腾,凶悍!

    充斥在离夜身体周围的力量,可以说猛烈到了极点。

    只见她双手翻滚,强势之力散开。

    “九天穹诀——裂天!”

    裂天!裂天!裂天!

    “轰——”

    强势之力轰然而去,所有的力量伴随着火焰,狠狠往空中结界砸去!

    “哗啦!”刺耳的声音环绕在耳旁,砸在结界之上的力量,如炸弹一样猛然炸开!

    天地震动,山岳倒塌之声,惊天响地!

    乌云密布的天空,仿佛随时就会塌下,大地随时也会跟着塌陷,万物会随之崩碎毁灭!

    韩陆目瞪口呆站在地上,呆呆看着这股爆发开来的力量。

    这一招,比前几天斩杀食肉血蛛的威力大多了,可怕到了极点!

    强势之力震开,再一次惊动了崛域森林,这一次的动静,比上一层更大,也更为可怕!

    身处在崛域森林中所有人,听到这一声巨响,纷纷抬头看天。

    明明山崩地裂之声就在耳边,可他们抬头看去,又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这一声巨响,巨响之声像是从四面八方袭来。

    从走进来之后,就一直是这样,他们出不去,也看不到外面,一直被困在这里。

    身穿银袍的一行人,几天下来,显得有些狼狈,听到这一声巨响,眼中一亮。

    “齐暮大人,声音好像是从那边传来的。”灵皇之一走到齐暮身边,惊奇指了指自己右手边的方向。

    居然还有人的攻击,能传到这个地方来,这真的是太好了!

    如此的话,他们就能走出这里!

    “不对,是这边。”齐暮指了指相反的方向。

    实力上他是不如这些灵师,但精神力他们加起来也比不上自己。

    “大人,那我们走吧。”司南擦了擦额上的汗珠,着急说道,他们再这样下去可不行。

    那什么云帆公子,还有什么丹家的人,他们太过分了!

    早进入崛域森林后,他们居然就单独走了,把他们扔在这里,好歹他们也是一起来的,他们大人还是尊品炼药师!

    “嗯!”齐暮点点头,转身大步离开。

    所有灵师也知道,在精神力这方面,自己比不上齐暮,尽管心有不服,也只能跟上去。

    另外一个方向,星辰宗的人的狼狈坐在原地,气喘地暂时休息,他们之中,人数少了小半。

    突然一声巨响掀起,还在休息的他们,猛地站起身,还以为又是玄兽攻击。

    “妈的,吓死老子了。”看了看周围,没有看到玄兽,他们才又原地坐了下去。

    墨东炎更是一脸无奈,疲惫地看着周围,他自认,行走临天大陆以来,第一次这么狼狈,被一群玄兽追的到处跑。

    惊崛域森林就是崛域森林,这里的玄兽不是一般的多,防不胜防!

    “少宗主,声音好像是从那边传来的,是不是有人在破结界?”要是有人在破结界,那就真是太好了!

    听这么大的动静,虽然不知道真假,但应该是*不离十。

    “去看看。”墨东炎费力站起身。

    他们都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即便不知道声音具体从什么地方传来,但大概还是分辨方位的。

    乌云翻滚之间,离夜双手支撑着所有力量,在结界没有碎裂之前,她半点都不敢松懈。

    震动之力还在持续,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而就在这时,四个不同方向,一股无形的力量蔓延而来,应和着离夜手上的力量。

    “有用!”离夜脸上闪过欣喜,再一次加大手上之力。

    韩陆看着那四股涌动而来的力量,双眼不禁加大,这是他刚刚放置魂珠的地方,原来是有这个作用。

    少城主还真是什么都考虑到了,半点纰漏都没有!

    “哗啦——”

    清脆的声音响起,就像是玻璃离开缝隙一般。

    天空中,弥漫的火焰,汹涌开来,焚烧着这天和地!

    离夜抿着嘴角,运转着造化诀,双臂之间的力量再次加大,灵力在经脉中疯狂运转!

    这种情况下,韩陆就算是想帮忙,也无从下手,他根本什么都帮不上,只能眼睁睁看着少城主一个人动手。

    “轰!”冲击之力散开,那熟悉的清脆之声再一次响起,比刚才更加剧烈。

    离夜听在耳中,眼中笑容越发浓郁,她面无表情看着空中。

    霸道强悍的呵斥之声,在此时响起:“给我破!”

    “轰隆隆!”

    “哗啦啦——”

    “噼里啪啦!”

    昏暗的天地,此时此刻,爆开无数龟裂,狰狞的痕迹,如蜘蛛网一样从离夜双手抵抗的位置散开。

    大地阵阵颤动着,天空也像是随时会塌陷一般,风云齐聚,天地呼啸!

    “破!”

    又一声呵斥响起,霸道嚣张到了极点,空中弥漫的力量,轰然散开!

    “嘭!”

    一道力量直冲上天,往四周横扫开来,嚣张跋扈!

    “噼里啪啦——”

    如炮竹响起的声音,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龟裂越来越多,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的,就在这时,离夜感觉到一股灼热从龟裂后袭来。

    “轰!”

    “哗啦!”

    结界墙壁,如同玻璃一样碎裂倒塌,一片接着一片落到地上。

    空中秘籍的乌云,也随之慢慢散开,离夜手上爆发的力量,一点点消散。

    她擦了擦额上的汗珠,嘴角勾起嚣张狂狷的笑容,抓起一把丹药,看都不看,直接塞进嘴里。

    看到这一幕的韩陆,没有被刚刚的情景吓到,反倒是被离夜的举动给吓到了。

    他就没见过这么吃丹药的,这样吃丹药,真的会没事?

    “韩陆,咱们可以出去了。”说完,离夜飞身从脱落的结界碎片缝隙中飞身而出,站在整片森林的上空。

    俯瞰着大地,离夜双手负在身后,恍惚间,她就像是王者站在巅峰之顶,俯瞰苍穹万物!

    韩陆见离夜走出去,立即飞身而出,当整个崛域森林映入眼帘,他彻底松了口气。

    终于是走出了那个鬼地方了,那个地方给人的感觉,还真是不怎么好。

    “少城主,好像我们头上还有一层结界。”韩陆抬头看天,一脸无奈。

    这到底是谁弄出这么多结界,把他们困在这里。

    “崛域森林既然进来了,哪里是那么好出去的,走吧,我们先下去。”离夜看着层层碎裂的结界,慢慢往下面走去。

    “是。”韩陆点点头,的确是这样,这个地方哪里是那么容易走出去的。

    进来容易出去难,这就是崛域森林的险恶。

    “离夜。”红莲凑到离夜面前,嘿嘿一笑,幽幽说道。

    “你想干嘛?”离夜狐疑地看着红莲,它这么笑肯定没什么好事。

    红莲往另外一个方向动了动,好像是在指引着离夜,才又说道:“我们能先去那个地方一趟吗?”

    它问道一股很好闻的味道,可能是一种比较特别的火焰,当然不会是异火。

    “好。”离夜直接答应,眉头微微上扬。

    “离夜真的是大好人!”红莲欢喜大笑道,离夜一直都是好人好人!

    看着红莲欢喜的样子,离夜顿时黑了半边脸,无奈摇摇头,往红莲指着的方向走去。

    离夜先落在刚刚他们被困住的地方,他们周围的结界还在碎裂。

    随着红莲指着的方向,她步步走去,每走一步,结界碎裂的就更明显一点。

    燥热迎面而来,离夜眯起眼睛,刚刚没有感觉错。

    这个地方的确有火源,这火源红莲还很喜欢。

    “哗啦——”

    离夜站在结界之前,阻挡在面前的结界,立即崩碎,像玻璃一样掉落在地上。

    滚烫的温度,在结界碎裂以前,迎面袭来,火红一片映入眼帘。

    “轰——”

    一道巨响传来,躁动的余力在空气中横扫而过!

    离夜还没看清楚结界后是什么地方,只看到一片火红,这股力量就已经到了她面前。

    白色灵力从身边席卷而过,阻挡下这股要落在她身上的余力。

    韩陆见离夜没事,顿时也松了口气。

    没有了阻碍,离夜将眼前的一幕看的更为清楚。

    这是一片火红的山谷,山谷之间,滚动着鲜红的熔浆,熔浆如同沸腾的开水一样,不停躁动。

    之前所感觉到的滚烫热气,就是这山谷中熔浆的温度。

    离夜扭头看了看身后,再看看面前,然后撇了撇嘴。

    只有一线的距离,这差别也太大了,前面是地底熔浆,后面却是葱葱郁郁的一片密林。

    这差别,还这你不是一般的大!

    “少城主,你看。”韩陆伸手往不远处指去。

    离夜顺着韩陆指去的方向看去,当这一幕落入眼帘,她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意。

    “丹家。”这应该算是冤家路窄吧,在这个地方遇上丹家的人。

    丹家的人会出现在这里,齐暮他们却不在,看来他们是分开走了。

    “离夜,我跟你说,这熔浆下面肯定有好东西,那个什么丹家的人,肯定知道什么。”红莲凑到离夜面前神秘说道。

    离夜睨视了一眼红莲,“你说的好东西,是你要的,还是我要的?”

    呃……

    “我的。”红莲讪讪回答,它也只能感觉到它需要的好东西。

    “你能吃?”离夜目光在红莲身上扫视,它连个嘴巴都没有,怎么吃?

    “当然了,天下间还没我堂堂红莲吃不了的火焰!”红莲气势滔滔地回答,语气那叫一个自豪。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若有所思道:“韩陆,你先去树林里等着。”

    她如果没看错的话,现在和丹家对战叫八翼焱王蛇,尊皇级别。

    尊皇级别的玄兽,离夜一阵轻啧,貌似尊皇级别的玄兽,比人类的巅峰灵皇强点,差不多算的上是出击灵尊的实力。

    不错,这也是个好东西的!

    离夜满意点点头,把这东西弄到手,走进崛域森林中央就更有把握了。

    还有就是丹家,炼药家族拼了命,抢八翼焱王蛇守着的东西,这东西不是极其珍贵的药材,就是绝佳的火焰,能让红莲这么感兴趣,应该属于后者。

    “可是,少城主,那是尊皇级别的八翼焱王蛇!”在崛域森林外围,居然遇到这家伙,这家伙可不容小看。

    它常年生活在熔浆之下,身上的鳞片就如同最好矿石打造出来的盔甲,坚不可摧!

    “我会小心的,你先去吧。”舔了舔唇瓣,离夜眼中的兴趣,越发浓郁。

    丹家既然想要着东西,怎么也不可能给他们。

    “那少主你小心点。”韩陆知道离夜决定的事,自己说再多也改变不了,让他离开肯定有离开的道理。

    “嗯。”离夜漫不经心地回答,注意力都在八翼焱王蛇身上。

    整齐的四对羽翼,染着淡淡火红之色,而它身上坚硬的鳞片,玄色中透着点点暗红,血盆大嘴张开,锋利的獠牙暴露在空气中。

    头颅狰狞,灵活的身体在空中扭动,每一次扭动,身体周围就会散发出一股极其强悍的力量,还有那滚烫的灼热。

    庞大的身体飞旋在空中,疯狂攻击着丹家的人,丹河和其余两个炼药师目光灼热站在一旁,他们带来的灵师攻击着八翼焱王蛇。

    攻击归攻击,他们之中,人数已经损失了大半,只剩下极小部分。

    离夜不得不承认,丹家人的运气还不错,被困在这里都能遇到这么好的东西。

    不管是火焰还是玄兽,都是极好!

    “怎么样,能找到那东西在哪里吗?”离夜睨视了一眼红莲,身为异火,这点它应该能知道吧?

    “当然当然,小意思。”那东西的味道,实在是太诱惑火了,它就算平常淡胆小了一点,还是想来凑凑热闹。

    不愧是八翼焱王蛇守着的地方,东西都那么诱惑。

    “去吧,你可以直接‘吃’了它,不用给我留。”红莲比什么火焰都好,有它就够了,它还不如多拿点,提升一下自己。

    “谢谢离夜!”红莲说完,立即往山谷之中飞去。

    山谷之下滚动的熔浆,在红莲到来之前,好像看到了无比可怕的事情,立即一分为二,让开一条通道让红莲通行。

    感觉到山谷间熔浆震动,对战中的八翼焱王蛇和丹家的人,同时往地下看去。

    熔浆之下发生的一幕映入眼帘,他们眸光中露出诧异。

    怎么可能!

    发生了什么事,熔浆怎么会自行一分为二!

    八翼焱王蛇也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突然一声怒吼,大喝道:“谁敢动地心火结晶!”

    丹河和其余两个炼药师相视一看,心里咯吱一响,有人抢在他们前面了!

    离夜摇头轻叹,双手抱臂慢慢走出来,“这么快就被发现。”

    地心火结晶,难怪了。

    离夜一脸恍然,她就说红莲怎么会这么热衷,原来是这好东西,对了,热衷的不只是红莲,还有丹家的人。

    丹家要是得到这东西,就相当于如虎添翼,说不定过段时间,他们丹家又多了一个身处在炼药师公会的长老。

    地心火结晶在火焰中的级别,虽然比不上异火,却也是上上等!

    红莲看上的火焰,自然是不会太差。

    “是你!”丹家的人看到离夜走来,脸上同时露出一丝诧异。

    怎么会,他们在这个地方一路走来,都没看到这小子的身影,他又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明明周围布满了结界,一般人根本无法打破!

    丹河脑海中猛然想起刚才的震动,嘴角微微一抽,脸皮跟着抽搐起来。

    “刚才的结界,是你打碎的!”妈的,这是哪里来的变态!?

    那么强悍的结界,他自认都打不破,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

    “是我。”离夜不卑不吭点点头,不是她还能有谁?

    “你想抢夺地心火结晶!”丹河说话间,脸上多了几分怒意,好大的胆子,敢在他们手里抢东西!

    对了,他也是炼药师,这东西对他来说,同样重要!

    离夜笑而不语,看向紧紧盯着自己的八翼焱王蛇,双手摊开耸耸肩,“你信吗?”

    她从刚刚到现在可什么都没做,只是从那里走到这里,用了十步而已。

    “区区巅峰灵王,你动不了地心火结晶。”八翼焱王蛇冷哼一声,而且的确是有谁已经在动,它能感觉到。

    离夜眨了眨眼睛,笑盈盈看向丹河,无害笑道,“你看,连它都不信。”

    丹河差点没喷血,八翼焱王蛇居然不相信他,巅峰灵王怎么不可能动地心火结晶了!

    他连这里的结界都打破了,还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出来的!

    “信也好不信也罢,八翼焱王蛇,你最好把东西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丹河冷声轻哼,他们既然遇到了这东西,就不能错过!

    丹家要是得到这东西,肯定会刚上一层楼,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今天都是要得到!

    “人类,你是来帮他们的?”八翼焱王蛇阴沉问着离夜,语气中透着嗜血。

    离夜含笑双手抱臂,微微笑道,“别误会,我和他们有梁子,我是来落井下石的。”

    落井下石!

    丹家的人差点暴走,落井下石这四个字,他北宫离夜说的如此理直气壮!

    妈的,你来就来,居然还来说是落井下石的!

    等他们得到了地心火结晶,看他们怎么和他好好算账!

    八翼焱王蛇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看着盈盈轻笑的离夜,它总觉得这个看上去无害的少年,有点危险了。

    “不信,不信你们可以打着,等谁可以落井下石,我绝对会出手的。”离夜若有所思道。

    落井下石而已,谁不会,不用这么看着她的。

    “北宫离夜!”丹河咬牙切齿道,一双眼睛里怒火在熊熊燃烧。

    “你们可以继续。”离夜一脸无害说道,他们可以继续,她在一旁看着就好,反正丹家这么多人,一时半会也杀不完。

    这些时间,也足够红莲把地心火结晶给吞噬了。

    丹河看着离夜无害轻笑的容颜,顿时觉得头重脚轻,脸色阵阵发白,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种情况下,他们还怎么出手!?

    前面有八翼焱王蛇,后面有北宫离夜,腹背受敌!

    “走!”丹河咬咬牙,算他狠!

    他倒要看看,等他们走了以后,北宫离夜是不是真的能放弃地心火结晶!

    到时候如果他不能放弃,等着被八翼焱王蛇撕碎吧!

    “是!”丹家的人对离夜也是恨得牙根痒痒,可又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转身离开。

    在熊熊怒火之中,丹家的人愤然离去,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他们始终没有打破的结界,怎么会被一个灵王打破。

    很快丹家的人就会知道,离夜打破的,只是暂时困住她的结界,其余的结界,还是完好无损。

    丹家的人只剩下一半,就是为了地心火结晶,损失了一半人。

    离夜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深意。

    丹家损失了这么多人,丹河却选择离开,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谁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还是尽快解决的好。

    丹家的人离开,八翼焱王蛇并没有阻止,反而把目光放在离夜身上。

    “人类,你是走还是留?”他的对头已经走了,他也可以走了。

    想它只想守着地心火结晶,闯入者杀,他若是离开,自己可以不动手,让他离开。

    “走还是留,这是个比较严肃的问题。”离夜一本正经说道。

    这个红莲,怎么还没搞定,她也得好好想想,怎么才能契约到这头八翼焱王蛇,它的等级不低,不能用平常的办法。

    “走,否则杀了你!”八翼焱王蛇呵斥道,想抢夺地心火结晶,谁也不能活着离开!

    “我……”离夜的话还没说完,另外一道声音响起,熟悉而又陌生。

    “放肆!”一直熟睡的小白,在此刻睁开了双眼,圆碌碌的大眼珠子,没了以往呆萌的情绪,威严十足!

    ------题外话------

    啊啊啊啊,来晚了,希望能过!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