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六十五章 崛域森林
    空气中晃动的波动,只是一眨眼,然后便消失了,不管离夜和玉隐如何探究,也再也感觉不到。

    两人紧绷的弦,这才稍稍松了一点。

    看着离夜,玉隐嘴角的多了一分笑意,“昨天那个时候,我以为你会直接出手,杀了丹家那几个人。”

    那么紧张的情况,以他北宫离夜的性子,他都有七八分的把握北宫离夜会杀人,结果最后卷什么都没做,还真是出乎意料。

    “我想来着,他们要是冲上来,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即便我只带了一个韩陆,实力上也有悬殊,杀不了丹河,其他人还是能杀的。”离夜冷酷嗜血道,可惜,他们刚拿出兵器,齐暮就来了。

    丹河是灵皇级别,想要杀他不容易,伤他也不是不可能。

    至于其他人,基本上都是灵王级别,要杀他们,她不是做不到。

    听到离夜的回答,玉隐顿时满头黑线,看吧,就知道北宫离夜动了杀意,他可不是什么好人,不会什么手下留情。

    “看来,你那个徒弟,到是救了丹家的人一命。”不过吓坏了不少人。

    尊品炼药师叫他北宫离夜师父,炼药师公会的人要是听到,只怕会更傻眼,哪里可能相信这个事实。

    “你说齐暮啊,他是怕我吃亏。”离夜白了一眼玉隐,齐暮又不知道她的实力,看到那么多人对她一个人动手,他当然会阻止。

    齐暮是真把她当师父,他目前是炼药师公会的人,自己总不能当着他的面杀炼药师家族的人,自己是无所谓,可到时候齐暮会不好交代。

    “北宫离夜,你错了。”玉隐的神情突然严肃起来,注视着离夜,天外飞仙来了一句。

    错?

    离夜莫名其妙看向玉隐,她没觉得自己说错,齐暮本来就是怕她吃亏。

    “你刚刚说,你只带了一个韩陆,可是当时的情况,丹家的人要是走到你面前,站在你身边的离宫宫主,还有星辰宗的墨东炎,他们都会出手的。”说完,玉隐往回走去。

    当时,他并不是一个人。

    离夜怔了怔,然后无语往回走,她还以为玉隐说的是齐暮的事错了,结果他又回到了刚才那个话题。

    两人走出崛域森林外围,回到他们休息的地方,就在他们踏出崛域森林的那一刻,空中又一次颤抖起波动。

    他们同时转身,往远处看去,那细微的波动,仿佛只是错觉一般,再一次消失无踪。

    “看来真得要小心点了。”离夜含笑看着格外诡异的崛域森林,那一点点波动,肯定不是错觉。

    至于这外围的玄兽去了什么地方,等他们走进崛域森林之后,应该会有答案的。

    “的确。”玉隐脸色凝重的点点头,眼角余光看到离夜脸上的笑容,心里那叫一个郁闷。

    这家伙居然还笑的出来,他们可是连里面会发生什么都不知道。

    “师父,有什么不对劲吗?”齐暮悄无声息凑上来,顺着他们看着的方向看去,不解问道,他什么都没感觉到啊。

    离夜淡然收回目光,睨视了一眼齐暮,淡淡说道:“你自己小心点就行了。”

    到了崛域森林,怎么样也要小心,这点应该不用她多说什么了。

    齐暮迷茫地点点头,他会小心的,不过崛域森林的确是有点怪异,该有玄兽的地方,一头玄兽都没看到。

    以前的崛域森林,谁敢有人随随便便在这里休息停留,昨晚不少势力都做了十足准备,结果一头玄兽都没看到。

    “少城主。”韩陆走到离夜身边恭敬叫道,他们随时可以走了。

    “齐暮,你的人应该快到了吧?”天已经大亮,他们在这里耽搁了一天的时间,也该进去了。

    她总觉得,在这里时间越长,就越危险,心里的不安也越发浓郁。

    “应该快了。”齐暮汗颜道,他只知道他们今天会赶到,具体什么时间,就不知道了,当时他匆匆忙忙往崛域森林跑,一下子也没顾得上。

    齐暮不确定的回答,换来的是离夜的白眼,无语到了极点。

    “师父,你是知道的,从以前开始,我最讨厌这些了”从玄fèng国的时候,他就不喜欢这些,一向是独来独往。

    那是时候他是玄fèng国的首席炼药师,去见皇帝都是看心情,哪里会去管他们。

    到临天大陆之后,没过多久他就闭关了,一直到最近才出关,这些事,他一直都适应不了。

    离夜:“……”

    齐暮是年轻了,炼药术也提升了,不过还是以前那个齐暮。

    看到离夜无语的表情,齐暮急忙说道:“师父放心,司南会把一切办好的”

    有司南在,他们会尽快赶上来的

    “他跟你一起过来了?”离夜有些惊讶,炼药师公会会收齐暮这不奇怪,毕竟是炼药师,在临天大陆品级不高,在风启大陆已经是巅峰之顶。

    能在风启大陆走到那个地步,也可以看出齐暮在这方面很有天赋,但是司南,他不是炼药师,炼药师公会也要他?

    “是啊是啊。”齐暮笑眯眯点点头,当年他也没其它要求,就是把司南带上了,这小子跟了他那么多年,处理着大小事情,他也习惯了。

    离夜还想说什么,就看到墨东炎大步走来,身后跟着星辰宗的人,见她站在那,立即走到她面前。

    “离夜,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走?”已经在这里留了一天了,今天也是时候该进去了,无情宗,魅宗,他们可早就进去一天了,也不知道现在到了什么地方。

    墨东炎微笑开口,虽然说和离夜一起走,有点不合星辰宗的规定,但是这一路上有离夜,肯定是最明智的选择。

    “你们先走吧。”离夜摇摇头,她都不想和齐暮一起走,别说星辰宗了,都是麻烦。

    这一路上有韩陆就行了,他们两个走起来速度也快,等进去了崛域森林,她会和齐暮他们分开走的。

    “好吧,不过你要小心丹家。”墨东炎拍了拍离夜的肩膀,担忧说道。

    丹家的人是不会罢休的,一年前的事,他们到现在还惦记着,即便尊品炼药师是他的徒弟,他们还是会找机会。

    “这个我比你清楚。”红唇微微上扬,离夜淡淡说道,语气中没有半点担心。

    她当然知道丹家不会善罢甘休,他认为自己会手下留情?

    看着离夜嘴角嗜血的弧度,墨东炎顿时觉得自己想多了,他该担心的是丹家,而不是离夜。

    招惹上离夜,才是这世上最可怕的事

    “要是咱们在崛域森林能遇到,就太好了。”说完,墨东炎带着星辰宗的人,大步往崛域森林走去。

    来的人数大概有三四十个人左右,他们从离夜身边走过,都深深看了她一眼,脸上情绪复杂交替,心情是格外沉重。

    他就是尊品炼药师的师父,如此年轻太打击人了

    星辰宗的人走进去后,各方势力迟疑的看了一眼炼药师公会,希望能得到抗拒万年泥泽瘴的丹药,可惜,炼药师公会的人,没一个搭理他们。

    最后也只能硬着头皮上,毕竟都走到这个份上了,他们总得去看看,碰碰运气,说不定运气好,就能得到点什么。

    没过多久,崛域森林外,上千人齐聚,各方势力聚首的场面,只剩下离夜和炼药师公会,浮云殿,离宫,影门这四股势力的人。

    “进去吧。”北雪儿冷淡说道,目光没有在离夜身上多停留,直接走进崛域森林。

    离宫众人站在原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莫名。

    不等离夜公子了?

    宫主等到现在,不就是因为离夜公子的吗?怎么现在又要主动先走了?

    他们尽管奇怪,也不敢多问,跟着北雪儿走进崛域森林,很快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众人视线。

    看到离宫的人走远,容菲菲有点着急了,她又不是炼药师公会的人,要不是为了师兄,她才不等在这里,所有人都进去了。

    “菲菲,你带人先去吧。”云帆沉声道,他目前的身份是炼药师,还是炼药师公会的炼药师,自然是要等炼药师公会的人一起走进去。

    原本想拉拢一下人心,最后却没能成功,白费功夫

    “好。”容菲菲应道,立即带着浮云殿的人往崛域森林走去,匆匆身影,好像就怕比谁慢了一步似的。

    看着各大势力基本走完,齐暮低头摸了摸鼻子,那叫一个囧,讪讪轻笑。

    “师父,不然您也先进去吧?”他只是说说,师父没必要在这里等的,而且这么多人都进去了。

    离夜双手环胸,看着站在对面的玉隐,淡淡笑道:“浪子,你怎么不进去?”

    “我现在叫玉隐”玉隐满头黑线说道,浪子是他在第六殿的名字。

    扬了扬眉头,离夜盈盈轻笑看着玉隐,“有差?”

    玉隐神情复杂地看了一眼离夜,淡淡回答:“没有。”

    一个名字而已,叫什么都没差。

    “不进去?”离夜难得有耐心的问第二次,各大势力即便感觉到不对劲,他们还是进去了,他就不着急么?

    “北宫离夜,你在等什么?”玉隐皱眉问道,他绝不是那种为了几个炼药师,就会留下来等人的人。

    留在这里,肯定是在等什么

    “你想多了。”离夜一脸无语的看着玉隐,她只是想稳妥一点。

    小白疲惫不堪,无法探究周围是不是有玄兽,敖金陷入沉睡,能很远很远感觉到玄兽气息的两头契约兽都有事,她总要警惕一点。

    “我在等。”等着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动静,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

    离夜不以为然摇头,淡淡笑道:“我们谁也不知道危险从什么地方来。”

    他们进去走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发现,所以如何能知道,危险什么时候来,又从什么地方来。

    在崛域森林这种地方,意外是提防不了的。

    “我不急,反正你不是也没进去。”玉隐一脸我就是不走了,你能怎么样的表情看着离夜。

    离夜撇了撇嘴,讪讪说道:“随便你。”

    他们不进去的原因又不同,他不想进去那是他的事。

    离夜和玉隐两个人的话,留下来的人是听的一头雾水,根本不明白他们这是在说什么。

    丹家的人站在原地,不屑一顾地看了一眼离夜,然后走到一旁。

    要不是炼药师公会的人还没来,他们一定不会在这里等着,甚至和他同行。

    丹家来的那些炼药师,如今只剩下三个留在这里,就连那个叫丹荆,在昨天的时候,就被丹河下令让他们回去。

    剩下在这里的,包括丹河以内三个炼药师外,就是他们带过来的护卫。

    云帆沉住气,走到一旁坐下,他倒要看看,他们能耍什么花招

    “师父,你们在说什么?”齐暮好奇问道,他怎么一句都没听明白,还是说师父他们进去崛域森林发现了什么?

    没道理啊,在他们来之前,各方势力就派人来看过了,这里什么都没有。

    “你记住我跟你说的就行了。”离夜淡淡回答,现在她也不知道什么事,哪里能告诉齐暮。

    还是小心一点,这个地方毕竟是崛域森林。

    “好。”齐暮点头应道。

    离夜微笑扭头,看向丹家人坐着的方向,笑容中多了几分讥讽。

    还真是一点都没错,丹家人哪里舍得把炼药师浪费在这种事情上,来了那么多个炼药师,结果进去的,只有这么三个。

    丹河没走,倒是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不过,这和她没关系。

    一行人在原地等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走进崛域森林的脚步声渐渐变弱,听动静,他们都已经走远。

    正午时分,烈日高照,坐在树荫下的玉隐有些沉不住气了。

    感情真的没事啊

    他们都进去那么长时间了,也没看到哪里有什么动静。

    “北宫离夜,我不等了”说完,玉隐站起身。

    等了这么长时间都没什么事,那应该是没事了,可这也太奇怪了。

    刚刚他们在崛域森林里,明显感觉到了动静,但现在这动静又不见了,好像消失了一般。

    “去吧去吧。”离夜摆了摆手,反正她是不着急的。

    既然答应了齐暮,还是跟着他们一起进去,谁知道丹家的人会不会对齐暮出手。

    在实力方面,齐暮也只是巅峰灵王,丹河要是联手云帆,想要对他做点什么,完全是可以的。

    从昨天齐暮到了这里,云帆和丹河的脸色就不太好,不甘心的情绪很明显。

    崛域森林中,死一个尊品炼药师,也不是什么大事。

    齐暮好歹叫了她几声师父,总不能看着这种事情发生,她留下来,有什么事,还能出手帮忙不是。

    玉隐看了看离夜,再看看齐暮,迷惑不解道:“北宫离夜,有个时候真不明白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话还没落音,他就往崛域森林的方向走去,影门的人急忙站起身。

    离夜也没在意,只是静静坐在原地,再次闭上双眼。

    影门的人踏进崛域森林,就在他们踏入之时,一丝细微波动散开,离夜迅速睁开双眼,扭头看去。

    可玉隐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现似的,头也不回的继续往里面走。

    “为什么总觉得不对劲?”离夜露出疑惑的表情。

    应该不会是她想多了,就是觉得不对劲,很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什么地方。

    就在离夜看着崛域森林发呆之时,空中道道身影落下,强势之力席卷而来。

    “大人”瘦小的身影匆匆走来,刚落到地上,急忙走到齐暮身边。

    在他身后跟来的人身上,都散发这一股不容忽视的气势。

    “终于可以进去了”齐暮看到他们来了,终于松了口气。

    他们一直都不来,师父在这里等着,他都有种自己拖累了师父的感觉。

    司南这小子,也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现在才到。

    司南挠了挠头,嘿嘿笑道,“大人,不好意思,这几位大人说,崛域森林有点不对劲,所以我们去看了一圈,然后才来晚了。”

    这绝对不是故意的,只是想看看哪里不对劲,好提前有防备。

    坐在原地的离夜听到这话,眼前一亮,立即站了起来。

    “那发现了吗?”

    “没有,什么都没发现,走进去一看,好像又没什么不对的,所以……”司南的话还没说完,当他看清楚站在对面的少年,整个人都傻了。

    不是眼花吧,不是幻觉吧

    “公子”司南惊呼道,公子怎么会在这里

    司南绕开齐暮,走到离夜面前,差点没热泪盈眶,公子居然也来了,这真的是太好了

    呃……

    看到司南激动的样子,离夜眼角微微一抽,微微一笑,“司南。”

    司南还想说什么,突然想到身边还有其他人,把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依旧是一脸激动。

    太好了,不是幻觉不是眼花,真的是公子

    没想到公子也到这里来了,难怪大人在听说北宫离夜的时候,跑的那么快,原来是知道公子来了。

    “师父,咱们可以进去了。”齐暮着急说道,他已经耽误师父很多时间了,不知道进去的人,到什么地方了?

    “嗯。”离夜点点头,扭头看向司南带来的人,随即在心里狠啐。

    靠炼药师公会手笔就是大

    一个两个三个,二十个人,全部都是灵皇

    二殿三宗都没这么大手笔吧,离宫加上北雪儿也就七个灵皇,浮云殿多点八个,三宗就不用多说了,他们各自带了三个,加上月媚,墨东炎,无殇本身,也才四个。

    可炼药师公会一来就是二十个,看他们衣服不同,不像是炼药师公会的人。

    这也牛叉啊,不过除了炼药师公会,谁能用这么短的时间,召集二十个灵皇?

    看了一眼他们,离夜往崛域森林走去。

    算了,这种情况,谁看了都是受打击,谁能和炼药师公会比。

    “齐暮大人。”二十个炼药师恭敬抱了抱拳,目光无比灼热看着齐暮胸前的徽章。

    尊品炼药师

    “赶紧进去吧。”齐暮点头应道,然后立即转身跟上离夜,完全没理会云帆或者是丹家的人有没有跟上来。

    看到这一幕,云帆和丹家的人,脸色都不太好,他们什么时候,如此被人忽略。

    云帆从一开始就受人瞩目,以他的天赋,就注定了会这样。

    至于丹家,炼药师家族,不管走到哪里,都是收人尊敬的,更何况丹河还是炼药师家族的长老。

    他们两个缓缓站起身,那二十几个灵皇,这才又抱了抱拳。

    “云帆公子,古河长老。”他们看着云帆和古河的目光,同样灼热。

    炼药师公会的天才,炼药师家族的长老

    这三个人聚首,只怕是头一遭的事情,他们居然同时见到了。

    云帆和古河的脸色,这个时候才好了一点,微微颔首点头,往崛域森林走去。

    离夜没有理会身后的动静,她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面前的崛域森林,每走近崛域森林一步,昨天的那种感觉就更甚。

    昨天还只是一点点不安,今天那股不安的情绪,已经环绕在心上,挥之不去。

    可不管的怎么不安,崛域森林还是要进的。

    “小白,现在有没有感觉到?”离夜轻抚着精神好一点的小白,沉声问道,现在它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呜呜。”小白依旧摇摇头。

    它的精神比昨天好了一点,但依旧感觉不到什么事。

    距离崛域森林还有一步,离夜停下了步伐,看了看四周,深吸一口气,这才踏进去。

    就在她踏进崛域森林的那一刻,空气中一丝波动震开,可她仿佛没有感觉到,笔直往里面走去。

    齐暮匆匆跟上去,那二十个灵皇,云帆,还有丹家的炼药师,以及他们带来的人,都迫不及待走进去。

    离夜走进去后,才刚刚走一步,猛然停下脚步,转身往崛域森林外面看去。

    不对,不对

    离夜脸色微变,注视着面前看似无物的崛域森林。

    韩陆始终跟在离夜身边,沉默不言,默默看着这一切,压住心里的震撼。

    城主说过,少城主很有主张,他跟在少城主身边,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听少城主的吩咐就行了,刚开始他还有点怀疑,现在的确是这样。

    “师父,怎么了?”齐暮不解问道,师父从今天早上走出崛域森林的那一刻,就有点不对劲。

    难道这崛域森林里真的有什么?只是师父暂时还不知道?

    离夜没有回答,抿着嘴,按照来时的步伐,往外面走去,挡在她面前的人纷纷让开。

    当她走到崛域森林边缘,她迟疑伸出手,触碰着前面。

    然而她还没碰到崛域森林边缘的地方,一道强悍的力量,立即反震过来。

    离夜脸色微变,连续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体,心里的疑惑和不解,在这一刻,全部豁然开朗。

    齐暮看到这一幕脸色大变,云帆和丹家的人,以及那二十个灵皇,更是错愕和诧异。

    他们完全没有任何感觉,反倒是这个少年才走进来一步,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是怎么做到的?

    “该死的”离夜看着崛域森林外面,他们真的被困住了。

    早就应该发现的事,居然到现在才发现

    结界

    崛域森林的边缘地带,有人设下了结界,这个结界很强,强到即便是灵皇也可能不容易打破。

    清羽

    离夜心里猛地一跳,转身看向崛域森林深处,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该死的,她早就该发现这点,清羽即便是比她早到崛域森林,要是就在附近,自己到的时候,他一定会出现的。

    可那么长时间都没看到他人,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他被困住了,被这里的结界困住了

    “齐暮,别忘了我跟你说过的话,韩陆,我们走”离夜提步快速往崛域森林深处走去,每走动一步,周围的波动,就强烈一分。

    韩陆心里即便有千万疑问,听到离夜着急的语气,他也只能咽下去。

    “师父”齐暮站在原地伸出手,看着离夜走远的背影。

    云帆不解看着走远的两人,疑惑问道:“他发现了什么?走的这么着急?”

    “哼谁知道。”丹河轻哼一声,不以为然看了离夜一眼,然后转身看向身后无形的结界之力。

    刚才他们谁也没发现这点异常,这个叫离夜的小子居然发现了,还是说,他一开始就发现了,只是没有说出来?

    他既然发现,就应该说出来,他们也不至于会被困住。

    “我们赶紧跟上去”齐暮沉声说道,看了看四周,他终于体会到师父刚才的心情了。

    一股浓烈的不安环绕,却不知道是什么,师父应该是知道了。

    “是”炼药师公会一行人匆匆走过,森林之中,一丝轻缓的波动再次震开,轻柔的力量,让人根本发现不了。

    离夜一路往前走去,她总觉得自己没走一步,结界的力度就会有所变化。

    仿佛所有结界的力量,都指引着她往一个方向走去,即便她反其道行之,也终究改变不了。

    一层无形的力量笼罩着他们,在着密林之中,寂静的气氛,此时此刻有点可怕。

    “少城主?”韩陆不解是看着停下步伐的离夜,他什么都没感觉到。

    “这里到处都是结界,你自己小心。”这就是玄兽不知道去什么地方的原因,他们一直都在结界之中。

    今天早上没有发现,是进入这里的人不多,结界的波动不算大。

    那些细微的波动,就是进入这里的人引起的,当人的数量进来的越来越多,走动的更加频繁,结界的波动也就越大。

    可能连走进崛域森林的人都没发现,自己已经落入结界之中,危险早已在等着他们。

    幸好她等着齐暮,算是比较晚进入崛域森林的,人多了,波动也就大了,也会容易被发现一点。

    该死

    离夜在心里狠狠一啐,即便是这样,她今天早上也什么都没感觉到,走进来了才发现不对劲,想要防备对没有时间。

    “到处都是”韩陆惊讶道,忍不住看了看身体周围。

    这里到处都是结界,那……他们在踏入崛域森林的那一刻,不就是被一切的危险包围

    “少城主,您今天早上不是进来过吗?”韩陆忍不住问道,少城主进来过,怎么那个时候没有发现?

    离夜轻哼一笑,环视了一眼四周,不急不缓开口。

    “因为这个地方想要困住进来崛域森林的所有人。”那个时候她和浪子才两个,要是把他们困住,别人不就看出了什么。

    崛域森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有一层结界出现?

    “呜~”疲惫的声音传入耳中。

    离夜低头一看,就看到小白昏昏欲睡的模样。

    “你没事吧?”离夜担忧道,怎么走进结界,它看起来比刚刚更累了?

    小白张了张嘴,一道陌生而又圣洁优雅的声音立即传入离夜脑海,“我想睡觉。”

    离夜怔怔地眨了眨眼睛,小白会说话了?

    “离夜,去中央之地,尽快,在所有人之前赶到,我要睡了。”模糊不清的声音透着浓浓鼻音,然而小白才刚刚说完,便沉沉熟睡了过去。

    去中央之地

    离夜担忧看了一眼小白,刚想把它放进契约空间,想到它又会自己跑出来,停下了动作。

    “韩陆,先找出去的办法。”然后尽快赶到崛域森林的中央之地

    “是”韩陆应道,提步走开。

    两道身影忙碌地在周围寻找,可他们不管怎么找,也找不到结界的边缘。

    找了半天,离夜最终停了下来,微微气喘看了看四周。

    还是有一股力量,引导着他们往一个方向走。

    “小爷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要把小爷带到什么地方去”说完,离夜直接往那个方向走去。

    这里既然只有一条路,那就往这条路走,是路总有尽头

    见离夜不再寻找,而是往力量引导的方向走去,韩陆呼出一口浊气,立即跟上去。

    然而他们才刚走没两步,一声巨吼传来,大地震动

    躁动从面前而来,离夜停下步伐,神色凝重看着震动的大地,还有空中的躁动。

    巨大黑影从天笼罩而下,压迫的气势,让人透不过气,身上犹如山岳压顶

    “少城主,是玄兽”韩陆紧张道,听着地上的震动,看着笼罩而来的身影,艰难地吞了吞口水。

    不只是玄兽,而且还是兽皇级别还有两头

    “金翎秃鹫,食肉血蛛。”

    看着越来越近的身影,离夜手上动作,已经先一步拿出了吾邪。

    金色翎羽的秃鹫,从空中飞过,俯瞰了地上一眼,眼中的情绪,明显就是发现了离夜他们。

    从树木上攀爬而下的血红蜘蛛,全身密布着各种细纹,粗壮的脚所到之处,那个地方就被腐蚀一片。

    它们看着离夜和韩陆,就像是看到了两个猎物。

    “少城主,食肉血蛛就……”

    “食肉血蛛交给我,你去对付金翎秃鹫。”离夜沉声打断韩陆的话。

    “是”韩陆迟疑应道,尽管他觉得不妥。

    两头玄兽,食肉血蛛更危险,它不只是兽皇级别那么简单,它本身还有毒。

    尽管有些担心,但离夜的命令,韩陆不能不听,他飞身走上空中。

    离夜把小白放到肩上,精神力笼罩着它的身体,让它不会掉下去。

    她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一颗丹药,扔进嘴里,细嚼慢咽,目光若有所思看着步步接近的食肉血蛛。

    就是有毒,她才没让韩陆出手,她是炼药师,这种毒对她并没什么作用。

    食肉血蛛慢慢走来,毒性强烈的腐蚀性,它所经过的地方,没有一处完好,只剩下一片乌黑。

    就在一丈之外,它停下了挪动的身体,注视着离夜,红色蜘蛛丝从嘴里飞射而出,直逼离夜

    离夜飞身躲开蜘蛛丝,还没站稳脚步,又一道蜘蛛丝飞来。

    她飞身在空中,看着不停攻击自己,却又没有真正出招的食肉血蛛,心里泛出了疑惑。

    食肉血蛛,相传它盯上的猎物,从没有逃脱的,只是这些攻击,根本不足以致命。

    “砰”

    又一道蜘蛛丝飞来,直逼离夜,食肉血蛛眼中多了一分笑意。

    “人类,你马上就会成为我的俎上肉了”这个人类身上的气息不同寻常,这次它没有白来,他的肉一定很美味。

    离夜嘴角勾起笑容,俎上肉,它是不是说的太早了

    “不信吗?你看看你身下。”食肉血蛛又开口道,又一道红色的蜘蛛丝飞出。

    它最喜欢这样扑捉猎物,猎物反抗的越厉害,它越喜欢

    这个人类肯定会很美味的,这样气息的人类,它还是第一次遇到。

    身下

    离夜低头看去,当脚下的一切映入眼帘,她不禁睁大眼睛。

    蜘蛛网

    刚刚飞出来的血色蜘蛛丝,纵横交错,遍布在森林各处,方圆几十米内,全部都是蜘蛛丝。

    就像是食肉血蛛,给自己布置的一个最佳的狩猎地点,让它看中的猎物,无处可逃

    血红蜘蛛丝密布的地方,没有一处完好,蜘蛛丝的顶端,却又能牢牢抓住。

    惊讶只是一瞬间的事,随即离夜便露出了笑容,嘴角勾起嗜血的弧度,那笑容冷冽到了极点。

    “你把小爷当做你的猎物?”这种感觉,还真是不好。

    被一头玄兽当做猎物,在它的掌控下,一点点将自己困在其中。

    “不错,就是这样”他就是它的猎物

    “好,很好。”再好不过

    离夜躲开血色蜘蛛丝,握住吾邪的手掌松开,双臂间,充斥着强悍的灵力

    吾邪飞在她身体周围,将飞来的蜘蛛丝全部斩断,剑气环绕四周,那些粘稠的蜘蛛丝,半点都不能靠近吾邪,更不能靠近离夜

    食肉血蛛一点都不惊讶,反而露出预料之中的眸光。

    到了这个点,人类要是还不反抗,那就真的是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离夜双臂的力量越来越强悍,她俯身看着的爬上蜘蛛网的食肉血蛛,嘴角弧线越发完美。

    “小爷没那么多时间跟你耗,否则肯定会让你享受一回,变成猎物的滋味”嗜血冷冽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紧接着,离夜双手的力道,沸腾到了极点,仿佛随时就会冲破她的掌控,爆发在这天地之间,甚至连天地都将要毁灭

    “九天穹诀裂天”

    裂天

    “轰”

    空中一道惊骇之力,轰然炸开,充斥着方圆百米的每一个角落,强势之力,席卷而去,连天空在这股力量炸开之后,都随之颤抖了几分。

    空中忙着和金翎秃鹫纠缠的韩陆,感觉到一股强势之力席卷,猛地低头看去,当看到一股力量席卷而来,他顾不上金翎秃鹫,转身撒腿就跑

    金翎秃鹫家韩陆跑了,有些傻眼,下方一股躁动袭来,它低头看去,目光还没来及收回,它的身体,已经先走一步了。

    “嘣嘣嘣”

    食肉血蛛身下极为固定的蜘蛛网,轰然断裂,发出骇人的声音。

    趴在上面的食肉血蛛,惊慌至极,它感觉到一股强所未有的压迫感席卷而来,让它只想快点逃离这里。

    只可惜,它的蜘蛛网刚刚断裂,一股浩瀚之力,就从它身上碾压而来

    “轰隆隆”

    天地震慑,大地剧烈晃动,仿佛随时就会塌陷。

    骇人之力,惊动了半个崛域森林外围,即便是困在结界中的人,听到这一声巨响,也忍不住抖动一下身体。

    站在一道无形屏障之前的白衣男人,单手负在身后,另外一只手上银色之力如凌厉刀刃,看着就让人胆颤畏惧。

    身上那可怕的力量和气势,强悍到了极点,他站在那里,宛若一尊杀神

    当一声强势之力,从他身后的方向传来,震动着大地,撼动着天空,那霸道狂狷的神情,稍稍缓和下来,他扭头看去。

    席卷之力,如滔滔江河一般,滚动着半边天空,骇人之声,宛若擎天巨柱断裂倒塌

    而这片天地,随时就会跟着擎天巨柱塌陷碎裂一般

    手掌上银光消失,他身影转动,看向身后,薄唇露出淡淡笑容,身上的强悍霸道的狂狷之力,瞬间消散全无。

    刹那间,天地顿时黯然,日月无光

    “夜儿。”轻喃之声响起,白色身影走过,以极快的速度,往声音震动之处走去

    ------题外话------

    汗滴滴,昨晚卡文了,没有更新,现在更了哈,当然,这是昨天的更新,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