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六十四章 他只是变年轻了一点而已
    cpa300_4();    发布号令的丹河,看着匆匆走来的人,一下子忘记了动作,涛涛气势,熊熊怒火有那么瞬间的忘却,随即又燃烧了起来。

    跟随丹家而来的人,看着眼前身披白色斗篷的男人,目光露在他胸前的徽章上,往离夜冲去的脚步不自觉停下。

    丹家二十几个炼药师,在看清楚来人只是,脸上染上错愕。

    是他!

    他出关了!?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突然出现,身披斗篷的男人身上,正确的说是他的徽章上,忘记了言语。

    尊品!?

    离夜若有所思看着挡住丹河,下令制止的人,眉头不由自主蹙起。

    来人背对着离夜,所以离夜能看到的,只有一个背影,然而尽管只是一个背影,她看起来,还是觉得很眼熟,好像曾经见过。

    “大人怎么来了?”丹河收敛起怒意,拱了拱拳,垂眸遮住眼中的疑惑。

    两年前他一直闭关,除非有很重要的事情,才会出现,一直以来很少露面,这一次居然出来了。

    难道他到达尊品已经是极限,那个地方也不能帮助他突破尊品,晋升帝品炼药师?

    即便是尊品,也已经是很震撼的一件事了!

    那个地方,是云帆都没成功过的,他倒是成功了,运气还真好!

    “你好大胆子!”来人没有回答,反而一声大喝,语气中浓浓的怒意,可以听出,他此时此刻,又多气恼。

    丹河脸色僵住,不明所以地看着来人,心里暗暗腹诽。

    他来难道也是为了这个叫离夜的小子?炼药师公会就如此袒护这个天才炼药师么?一年前沧眀长老如此,这一次他又如此!

    自己称他一声大人,那是他的地位比自己高,到炼药师公会的资历,自己远远在他之上,他到炼药师公会,不过两年的时间,在这么多人面前,他如此不给自己面子!

    来人这一声呵斥,惊醒了所有人,疑惑的神情露出几分错愕。

    他是什么人?他一出现,怎么连丹家丹河的气焰,都消散了这么多,连说话都变得客套了不少!

    胸前佩戴的徽章,那就是尊品炼药师的,这一次炼药师公会派出了云帆不说,现在还来了一个尊品炼药师!

    尊品啊!

    这个人是尊品炼药师!

    平常他们想要见个皇品炼药师都难,如今连尊品炼药师见到了!

    现在,尊品炼药师一来,就算是丹河,只怕也不能做什么了,除非丹药是彻底想得罪上整个炼药师公会。

    炼药师家族得罪了炼药师公会,不用想也知道这个家族日后的情景如何。

    临天大陆的尊品炼药师,可以说,是站在了炼药师的巅峰,在炼药师公会,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是他。”云帆脸上的表情慢慢阴沉了下来,眼中闪过几丝阴霾。

    他居然成功了,两年前,不过神品的炼药师,如今已经达到了尊品,那个地方从来没有人成功过!

    就连自己,曾近走到里面,也没能突破,他为什么可以做到!?

    如果比天赋,他不会输给眼前这个人,可为什么他成功了,自己没能成功!

    “师兄,他是谁?”容菲菲疑惑问道,怎么所有炼药师在看到他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变了?

    炼药师公会她经常去,这个炼药师,她从未听师兄提起过,也不曾见过,若是尊品,师兄应该会提起才对。

    “一个不自量力的家伙,可如今倒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用两年的时间改变自己的命运,这不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能成功?

    那个地方从没有人成功过,就是让他进去,公会所有人也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可结果,他却是成功了!

    “云帆公子,公会让你来,可不止是为了让你帮助你们浮云殿的。”来人扫视了一眼云帆身后的人,那都会是浮云殿的人。

    他们耀武扬威站在云帆身后,好像是要高人一等似的。

    来人冷冷一笑,笑容中多了一丝讥讽,帮浮云殿拉拢人心,不愧是云天的好儿子。

    云帆扯出笑容,慢步走到那人身边,微微一笑。

    “大人这话,严重了,云帆不敢忘来的目的。”眼眸垂下,遮住眼中情绪,放在身体两侧的双手,慢慢握起。

    他如今成为了尊品炼药师,还真是目中无人了,比起天赋,他也不过尔尔,只不过是比较幸运罢了!

    “哼!”那人轻轻一哼,没有多理会云帆,再次看向丹河。

    “丹河,你们丹家好大本事!”提起这个,他语气中的怒火刚才更甚。

    什么人他们都敢动手,他是他们能动的!

    “大人,上次我们丹家遵从沧眀长老的吩咐,没有对这少年出手,可不代表丹家就此放过他!”他们丹家的炼药师,在那么多人面前被人杀了,动手的还是这么个少年,这口气,他们怎么咽的下去!

    当年他只是去试试,结果没想到还真成功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人能成功过!

    尊品炼药师,这地位提升的也太快了!

    站在崛域森林外离夜,此时是一头雾水,这人到底是来干嘛的?

    “他是你认识的人?”北雪儿的声音响起在耳边,离夜扭头看去,虽然不想回答,但看到那双眼睛,她不自觉摇头。

    “不知道。”看着眼熟。

    “认不认识你不知道?”忽悠谁!?

    北雪儿眯起眼睛,有这么回答的吗?就算不想说也不用说不知道吧!

    “我又没看清楚他的样子,我哪里知道?”离夜双手摊开,无辜看着北雪儿,她是真不知道。

    北雪儿没有再出声,看了一眼离夜,扭头往站在丹家面前的那人看去,脸上露出疑惑。

    听刚才那口气,他的确是来帮这臭小子的。

    离夜和北雪儿的谈话,声音尽管不大,可周围寂静一片,传进在场众人耳中,已经绰绰有余了。

    看着丹河的眼睛露出一抹无奈,眼角抽动了一下,来人狠狠叹了口气,握了握拳头,然后松开放在身体两侧,缓缓转身。

    随着身影转身,离夜也睁大了眼睛,想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她不记得自己在炼药师公会,还有认识什么人,可这个身影,她居然会觉得熟悉。

    当那张年轻的容颜落入眼帘,离夜眨了眨眼睛,随即愣住,眼睛还看着那人,头扭向北雪儿。

    “现在我可以给你肯定的答案,我不认识他!”尽管,看上去还是有点眼熟,可这个人,她是真不认识。

    该死的,这种熟悉感到底是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这么年轻的尊品炼药师,她要是见过,不可能不记得,连一点印象都没有,只有那该死的熟悉感。

    不认识……

    男人深深看了一眼离夜,脚步往她那边走去,那叫一个狂汗。

    “现在我还真不信。”北雪儿摇摇头,这个炼药师都往这边走来了,怎么可能会不认识,信她,就见鬼了。

    北雪儿的回答,让离夜阵阵凌乱,她难得说一次大实话,居然没人信!

    轻缓的脚步走来,炼药师的银袍随着脚步摆动,在众人注目下,慢慢走到离夜面前。

    所有人屏住呼吸,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不由自主就这样了,不知道在紧张些什么。

    然而就在那人走到离夜面前,做出接下来的动作之时,所有人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在这一刻,仿佛时间都停止了。

    老天,这是什么意思!?

    男人走到离夜面前,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手臂抬起恭敬抱拳,然后深深鞠躬,恭敬的模样,那完全就是在对待长者一般。

    什么情况!?

    离夜愣愣看着来人的举止,为什么她觉得这一幕,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鞠躬后,男人站直身体,将双手放下,放在身体两侧,见离夜惊讶错愕的表情,脸上的表情,越发无奈。

    “师父,您怎么连我都认不出来了?”他只是变年轻了一点而已。

    师父!

    师父!?

    师父!

    平地一声惊雷,雷的众人那叫一个外焦里嫩。

    他叫师父!

    没有听错,就是师父!

    老天,尊品炼药师好不好,居然叫一个少年师父!这是什么情况!?

    开玩笑的吧,不然就是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否则尊品炼药师,怎么会叫一个少年做师父!

    太他娘的惊悚了吧!

    这完全是开玩笑的好么,就算是跟他们开玩笑,能不能来一个其它的,这个也太吓人了,而且听着就不真实!

    “师父!”墨东炎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一张脸涨得通红。

    妈的,离夜这小子,什么时候变成尊品炼药师的师父了,也没听这小子提起过,他小子一年前不才是灵品吗?

    就算一年的时间,他应该现在也不过是王品,再变态一点,皇品,可眼前这个炼药师是尊品好不好,尊品炼药师叫他师父!

    难不成这是在做梦,他们还没有醒过来么!?

    “师父。”丹河傻眼了,呆滞了,脑中一片空白。

    他疯了吧,叫一个少年做师父,就算是要保住这个天才炼药师,他至于贬低自己的身份,叫一个这么年轻的小子做师父吗?

    他这样的举动,难道就不觉得丢人,丢的不止是他一个人的脸,是整个炼药师公会,有谁见过炼药师会对一个炼药术比自己低,比自己年轻的小子做师父!

    疯了,真的是疯了!

    “怎么可能!”云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目光落在离夜身上,眼角不停抽搐。

    他是在叫师父!

    “师父!?”北雪儿看向离夜,她现在还说自己不认识?

    离夜的动作僵住,如同石化一般站在原地,耳边响起晴天霹雳之声,脑海中两道身影慢慢重叠在一起。

    她立即回神,直接爆粗口,“我靠!”

    太他娘的吓人了吧,这这这这……

    “你是齐暮!?”天下间不会有第二个人这么叫她,可齐暮……哪里有这么年轻!?

    “是啊是啊。”齐暮急忙点点头,差点感动的热泪盈眶,痛哭流涕,师父终于认出他来了。

    他只是变年轻了一点,然后炼药术提升了一点,师父居然就认不出他来了。

    齐暮的回答,顿时让离夜嘴角不停抽搐,只觉得阵阵凌乱,久久无法回神,这家伙居然是齐暮。

    见鬼了,怎么一段时间不见,他就变得这么年轻了,感觉跟三十岁左右!

    而且,他现在居然是尊品炼药师!

    南门紫竹不是说他不见了么?感情他是来了临天大陆,还直接去了炼药师公会!

    离夜忍住扶额的冲动,慢慢平静下来,摆了摆手,“你现在都是尊品炼药师了,不用叫我做师父。”

    齐暮离开风启大陆时间,和她应该差不多吧,可能比她早那么几个月大半年的,可他这速度会不会太快了点,直接就蹦跶到了尊品!

    “当然不行,一日为师,终生为师!”齐暮坚定道,即便是容貌变得年轻了,但那固执的性子,一点都没有变。

    师父就是师父,这点永远不会变!

    呃……

    “随便你。”离夜耸耸肩,他要这么坚持,自己也没办法。

    其实她也没教过他什么,只是当年在离开的时候,因为他叫了那么几声师父,又帮她找到了烈焰寒泉。

    当时给了他一些丹药,然后就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在竹屋内给他留下了一点点丹神诀上,关于炼药师这方面的一些东西。

    那是他该得的,至于师父不师父,她真没想那么多。

    “师父,天色已经晚了,今天我们就在这里休息吧,还有点事我想跟你说说。”当年师父给他留下的东西,这次可帮了他的大忙!

    要不是师父,也不会有今天的他!

    所以当年拜师,绝对是正确的选择,要是不拜师,他才会后悔终生!

    齐暮一口一个师父,叫的那叫一个欢快,完全没理会周围阵阵凌乱,目瞪口呆早已石化的所有人。

    “好,就在这里休息。”离夜挑挑眉头,她也想问问,齐暮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了。

    “师父请。”齐暮恭敬俯身,做出请的姿势。

    离夜嘴角微微一抽,往他指着的方向走过去,而站在那个方向的所有人,在她步伐走动那一刻,脚步不自觉的往后退,让出一条通道来。

    两人从所有人让出的道路走过,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久久无法回神。

    这是真的!

    这少年真的是尊品炼药师的师父,老天,他们没看错吧。

    一个那么年轻的少年,怎么会是尊品炼药师的师父,说他是离夜,他们相信,说他如今可能是王品炼药师,他们也勉强信了。

    可如今,尊品炼药师的师父!这让他们如何相信!?

    尊品炼药师在炼药师公会,有这举足轻重的地位,如今他是尊品炼药师的师父,那地位……

    想到这里,众人艰难吞了吞口水,神情僵住。

    那地位肯定是举足轻重,而且比很多人,都高出了一辈,再加上他本身的天赋。

    老天爷,这小子要是去了炼药师公会,整个公会的人还不得把当祖宗一样供着。

    经过刚才的事,他们也看出来了,他就是个小祖宗!

    “我滴个乖乖!”墨东炎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伸手捂着心脏,好像在心口跳动的心脏,随时会从嘴巴里跳出来似的。

    刚刚他还以为只是开玩笑,现在这师徒两个都“相认”了,哪里还有什么假的!

    离夜这小子,就是尊品炼药师的师父!

    虽然他到现在一头雾水,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宫,宫主……”离宫的人早就吓傻了,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离夜公子这也太牛叉了,不动声色就变成了尊品炼药师的师父。

    本身就是炼药师,而且是天才炼药师,在炼药师这一行的地位就不低,现在还是尊品炼药师的师父,这就更吓人了。

    “在这里休息一晚上,等着她。”北雪儿好不容易才让自己冷静下来,看着离夜他们走远的身影,露出不解。

    她也想知道,这臭小子为什么会变成尊品炼药师的师父?

    “是。”离宫的人立即散开,开始找地方收拾。

    他们抬头看了看天,无语摇头,明明天色还很早,为什么不进崛域森林?

    韩陆暗暗叹了口气,紧绷的弦到此时才慢慢松开一点,可心里的震撼,到现在还没平静。

    少城主的身份,不但神秘,而且突然冒出一个来,就能吓死人。

    他这要是回去,告诉玄机城的人,他们少城主是尊品炼药师的师父,而且还是炼药师公会的尊品炼药师,这得吓坏多少人。

    北雪儿睨视了一眼韩陆,将他的神情尽收眼底,然后直径走向墨东炎。

    “我有点事想问你。”清雅的声音响起,仿佛间,好像一朵含苞欲放的青莲,在眼前绽放。

    一丝冷意袭来,墨东炎迅速回神,当他看到北雪儿,整个人吓的不轻。

    “我我我,不用了吧!”他什么都不知道!

    老天,这冰美人找他能有什么好事,他能不能不去?

    “你认为,你有其它的选择?”北雪儿淡淡扫视了一眼墨东炎,手上翻滚,明明没有任何灵力,但是她手掌周围的空气,却在剧烈跳动。

    墨东炎嘴角微微一抽,外界传的一点都不错,这女人就是有这么霸道。

    “我知道你想问离夜的事,可离夜的事,我也不知道多少。”墨东炎摇摇头,他所知道的,就是北宫离夜,曾经在风启大陆出现过,是什么北宫家族的少主。

    这些事,还是他当年偷偷跟着离夜的时候才发现的,不然哪里会知道这些。

    “知道多少说多少,本座保证,即便你说了,她不会对你怎么样。”因为他本身知道的就不多,而且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

    可是,她想知道!

    “是吗?”墨东炎摇摇头,太不可信了。

    他虽然不是很了解离夜,可也算不上不了解,还有那个地方的事,在临天大陆还是别提为妙,哪怕他们心里都知道。

    “不说就算了。”北雪儿转身离开,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墨东炎这才稍稍松了口气,这要是真的打起来,他肯定打不过北雪儿这女人的。

    不过,一向对人冷若冰霜的北雪儿,怎么会对离夜这么关心?

    墨东炎若有所思看向离夜离开的方向,心里的疑惑就更深了,他们到底去说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的?

    各方势力看到这种情况,纷纷坐了下来。

    今天是走不成了,明天再说,有炼药师公会在,他们还能够买一些防止万年泥泽瘴的丹药,现在这种情况,他们就算是有,应该也不会卖。

    “长老,就这么算了吗?”丹家的人回过神,不服气地走到丹河身边。

    他们丹家的人,就因为这样,就白白死了吗?

    这小子到底什么时候,和齐暮有关系了?居然还是齐暮的师父!

    “算了,你们觉得可能吗?既然齐暮在这里,就不会让我们动手,这老家伙,为了保住个天才,还真是什么办法都用出来了。”他能保一时,就不相信他能保一世!

    丹河目光阴冷说道,咬牙切齿看着走远的身影。

    这个小子,他们丹家绝不会放过,不管是炼药师公会护着,还是有齐暮在,他们势不两立!

    “明白!”所有人低声应道,脸上纷纷露出冷笑。

    暂时就留着那小子的命,他们有的是时间和他慢慢算清楚这笔账!

    杀他们丹家的人,他们才不会就这么算了!

    离夜跟着齐暮走出来,直到没有人了,这才停下脚步。

    “你叫我出来,应该没什么要说的吧。”只是为了告诉所有人,自己不是他们能动的。

    其实也不用如此,丹家的人要找她就找好了,她不在乎。

    “嘿嘿,师父就是师父。”齐暮嘿嘿一笑,俊脸上堆起的笑意挥之不去。

    他还以为师父不知道这边,本来还在想,这段时间出关,就去风启大陆接师父过来,结果师父早就知道了这边,而且到了这边。

    “我倒是有事情要问你。”离夜皱眉上下打量了一下齐暮,他突然变成现在这样,还真是有点不太习惯。

    好好的一个人,居然变得这么……年轻了!

    齐暮要是听到离夜的话,肯定会汗颜回答,他现在也是好好的一个人,只是年轻了一点。

    “师父,你想问我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年轻了么?”齐暮轻咳一声,他知道师父想问这些,他其实也的确是变年轻了。

    “知道就好。”离夜点点头,就是这个问题!

    “师父,还有大半年多,就是炼药师大会了,到时候你一定要去!”齐暮郑重说道,这很关键!

    离夜挑了挑眉头,打趣看着齐暮,这和炼药师大会又有什么关系?

    “师父要是去那个地方修炼炼药术,一定会进步的比我还快,我只是在里面呆了两年,就是现在这样了。”齐暮张开手臂,笑着说道。

    当年他也只是赌一把,没想到真的变成这样了,炼药术迅速提升!

    “噢?”炼药师公会还有这么个地方?

    “具体的我一下子不知道,反正是进去了,修炼一段时间,炼药术就会有很大提升,炼药师大会的时候,炼药师公会的长老们会具体解释。”他那个时候才能知道,自己这两年修炼的地方,到底是什么。

    离夜缓缓点头,既然是这样,她就不问了。

    “其实,我算是第一个从里面出来成功晋升到尊品的人,这当然要谢谢师父留下的东西!”每次修炼,那些东西就会出现在他脑海中。

    齐暮越说越激动,看着离夜的目光,也越发崇敬起来。

    “我会去看看的。”炼药师公会,原来还有这么个好地方。

    红唇上扬,勾起完美弧线,俊脸上绽放出微笑,美的惊心动魄。

    “自然!”齐暮点点头,到时候他一定会力争,让师父进去走一趟,以师父的天赋,尊品肯定只是小事!

    “你是不是还有事,所以才说明天进崛域森林?”现在天色还早,跟他说的晚,可是两回事。

    齐暮又是一笑,“什么事都瞒不过师父,其实炼药师公会的人还在后面,大概明天才能到,我是先赶来的。”

    在中临都听到玄机城的时候,听到北宫离夜的时候,他就知道是师父到了,然后去了一趟玄机城,知道师父往崛域森林走来,他才匆匆忙忙赶上来的。

    没想到刚好赶上时候,丹家的人,他们还真是不知死活!

    “那就明天再进去吧,还有就是,丹家的事情,我自己能够处理,你不用插手。”说完,离夜往回走去。

    丹家,他们要是来就来吧,她就等着他们。

    已经死了一个丹敏,再死几个炼药师,对一个炼药师家族来说,应该还承受的住。

    离夜嘴角勾起的笑容,慢慢变得嗜血冷寒,让人毛骨悚然。

    “好!”齐暮点头应道,师父说什么就是什么!

    可齐暮要是知道离夜心里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嘀咕。

    丹家少一个炼药师已经如此执着,这要是少好几个,他们真的能够承受的住?

    离去的两个人慢慢走回来,两人有说有笑,这让众人纷纷好奇,他们到底出去说了什么。

    “那明天我们一起进去。”齐暮提议道,万年泥泽瘴而已,他那些丹药绝对能够派上用场。

    “嗯。”离夜轻嗯了一声,大步往前走去。

    一起进去不代表一起走,让她和炼药师公会,还有丹家人一起走还是算了。

    况且,清羽可能一早就进去崛域森林了,她也要快点跟上他们才行。

    离夜刚走开几步,齐暮想要跟上去,然后就有几个炼药师走上来,用手里的事情,将齐暮拦下。

    无奈下,齐暮也只能跟着他们走,毕竟他是代表炼药师公会来的。

    离夜走回来,韩陆早已收拾好的地方。

    白色小巧的身体,再一次出现在离夜肩上,顺着她的手臂,往手上滑去。

    “你又要干嘛?”离夜接过小白,把它举到面前,在韩陆收拾好的地方盘腿坐下,一脸无奈。

    自从小白靠近崛域森林,它就变得越来越躁动,一点都坐不住。

    让它待在契约空间,它根本就呆不住,进去一会就会出来。

    “呜呜!”小白抖了抖身上毛发,圆碌碌的大眼珠子注视着离夜,一脸的委屈。

    离夜那叫一个汗颜,然后的点点头,“不进去就不进去吧,你现在也坐不住。”

    来来回回的走,它不嫌麻烦,她还觉得麻烦。

    看来,这崛域森林里,真的是有什么。

    这东西,小白很想要。

    “离夜,看来你是不打算满足我的好奇心了。”墨东炎凑了过来,小心翼翼问道。

    他还是比较好奇的,离夜要是告诉他,他也很乐意知道。

    “小爷为什么要满足你的好奇心?”离夜皮笑肉不笑扭头,看着墨东炎反问。

    什么事他都想知道,难道没听说过知道太多秘密的人,往往死的最快吗?

    离夜嘴角的笑意映入眼帘,墨东炎摸了摸鼻子,又退了回去。

    “算了。”还是不知道的好。

    离夜每次露出这种笑容的时候,还是离远点比较好,这样才是安全的。

    这是他多年以来的经验,绝对没错!

    离夜合起双眼,坐在原地,北雪儿就坐在她对面,见墨东炎退开,她就知道,问了也是白问。

    有什么事想从这臭小子嘴里说出来,比登天还难!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也许就该保持这种距离。

    他们,还在找她。

    北雪儿心情慢慢平复,这些天来的喜悦,一点点消散。

    离夜这边安静下来,周边的各方势力时不时往她这边看一眼,目光中带着探究。

    他们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这少年能够成为尊品炼药师的师父。

    如此年轻!

    这些目光看过来,离夜也没有去理会,慢慢的,他们的注意力也都移开,没有再往离夜这边看。

    时间一点点过去,有齐暮在,丹家的人也不敢造次。

    即便他们心里有多大怒火,多大怨恨,也只能暂且吞下去。

    他们这个时候要是动手,还没等他们出手,齐暮就会立即召集各大势力对抗。

    炼药师影响力,他们同样是炼药师,心里非常清楚。

    哪怕丹家是炼药师家族,比起炼药师公会,比起面前的尊品炼药师,各大势力会选择谁,不言而喻。

    所以这一次,他们不能来硬的!

    夜幕降临,黑夜逝去,平静的一夜悄然走过,黎明降临。

    晨露之间,少年缓缓走过,警惕看着四周动静。

    太安静,也太奇怪。

    他们都走到了崛域森林交界处,可是一头玄兽都没有出现,更没有什么动静。

    就算是因为那股力量爆发,让所有玄兽纷纷避之不及,但那股力量在中央地带,不足以影响到边缘地带的玄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离夜看了看四周,她走了一大圈,也没看到什么玄兽出现,周围更没有玄兽的气息。

    相传崛域森林中,住着大量玄兽,这些玄兽就是早就崛域森林险况的原因之一,现在一头玄兽都没看见,不是太奇怪了么?

    茂盛的树木间,黑色身影一身而过,空气中一丝波动传来,离夜抬头一眼,映入眼帘就是那寒冷如冰的身影。

    “你不是进去了吗?”离夜停下步伐,看着站在树尖上身影。

    进去的人出现在这里,可不是一件正常事情。

    “我有没有进去,你不是最清楚。”如寒冰的声音传来,冷冽到了极点。

    离夜只觉得凉飕飕的寒风袭来,脚步往旁边挪动一步。

    这家伙,永远是这么冷。

    “无殇公子,我是真的对你们无情宗,没什么兴趣!”她是真的不想去无情宗,他不用这么死缠着不放吧?

    这个答案,自己已经非常非常明确告诉了他,他听不懂人话么?

    “我不会再强迫你。”他不是强迫就能得到的。

    “那就好。”离夜讪讪点了点头,冷冷一笑,真难得,固执的冰山,也有想通的一天。

    “我相信你会改变主意。”成为无情宗的一份子。

    离夜嘴角狠狠抽动了一下,无语地看着树尖上的人,他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黑色身影飞身离开,眨眼消失不见。

    离夜看着无殇走远,撇了撇嘴,然后转身往回走去。

    原本她还想问问,为什么崛域森林的这些地方,感受不到玄兽踪迹,现在既然他走了,那就算了。

    抚了抚怀中毛茸茸的身体,一丝不安从心里划开,她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小白,你有没有感受到玄兽的气息?”离夜喃喃问道,目光扫视周围,还是有点不对劲。

    “呜呜。”小白摇了摇头,软绵绵趴在离夜怀里。

    感觉到小白的虚软,离夜拿出一瓶丹药,递给虚软无力的小白。

    也不知道为什么,从昨晚开始,小白就是一脸昏昏欲睡的样子,除了用丹药,其它什么方法,都没办法让它提起劲。

    小白原本对玄兽很灵敏,只要周围有玄兽,哪怕再远它也能感觉到。

    然而这次,它这种情况,支撑自己不睡过去,都需要很大力气,更别说去探寻周围的玄兽了。

    小白结果玉瓶,然后打开,那吃力的模样,好像都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能做到。

    张开嘴,一颗颗吃下瓶中丹药,它那昏昏欲睡的模样,才有点好转。

    “北宫离夜。”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道影子闪过,面前已然站着一个人。

    “浪子,你怎么也学那个无殇了?”离夜看着面前的人,打趣摇头。

    这一大早的,他们一个两个找上自己。

    “你不觉得周围有点奇怪吗?”玉隐严肃认真地看着离夜。

    崛域森林,原本该出现最多玄兽的地方,如今是连一头玄兽都看不到踪迹,仿佛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有什么可奇怪的?”离夜慵懒反问,慢步往外走去。

    看来浪子也发现了,他发现了,各方势力的人应该也觉得不对劲了吧。

    “你不觉得奇怪?”玉隐眨眼走到离夜面前,继续问道。

    这也太不合理了,他居然没有觉得奇怪!

    “还行,不多。”只是走崛域森林,她就会莫名的感觉到不安,好像有什么事随时会发生。

    看到离夜这样,玉隐忍不住白了她一眼,明明知道,北宫离夜明明就知道。

    “各大势力都在猜测,你觉得是什么?”在这里过了一晚上,那些人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还不算太迟钝。

    不过看着北宫离夜这样,他真怀疑,北宫离夜早就有猜测了。

    “我刚刚也在问。”离夜耸耸肩,可惜小白太累,最后什么都没感觉出来。

    玉隐张了张嘴,刚想说话,空气中一丝剧烈的晃动传来,刚到嘴边的话,又被他给咽了下去。

    这是什么感觉?

    大地微微一丝抖动,空气中的波动,比刚刚又重了一分。

    离夜扭头看向崛域森林深处,一直盘旋在心里的不安,越发浓郁。

    ------题外话------

    咳咳,大家都忘了么,离夜还有个徒弟啊,这个徒弟也是炼药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