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六十三章 小爷做事,从不交代!
    冷冽如同冰山的气息扑面而来,离夜立即收回目光,扭头看去。

    映入眼帘就是无殇那张冰雕一样的脸,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寒意,看了一眼离夜,欲言又止,然后往里面走去。

    “无情宗也来了

    。”墨东炎一脸看好戏的样子,看着无殇往里面走。

    他敢肯定,无殇不会买账!

    “你站在这,是为了看戏的?”听到墨东炎的话,离夜鄙夷看着他,淡淡问道。

    这语气,这模样,就是十足我在看戏的模样。

    “当然了,浮云殿不就是出了个炼药师么,有什么了不起的。”墨东炎狠狠一啐,一脸不屑。

    浮云殿?

    离夜伸长脖子看去,果然在那十几个炼药师周围,看到浮云殿的身影,而被众人拥簇其中的,就是中域三大美人之一的容菲菲。

    “浮云殿出了个炼药师,这些人不都是炼药公会的么?”离夜走到一旁,也露出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看着无殇慢慢走近。

    无殇这家伙,应该不买任何人的帐。

    墨东炎戳了戳离夜,嘿嘿一笑,“你可能很少到中域,还不知道,这浮云殿的传人是容菲菲,但云天还有个儿子叫云帆,他可是天赋挺好的炼药师,从小就被接进炼药师公会,十八岁炼制出超神品丹药。”

    可就算是这样,这次进入崛域森林,也轮不到他们浮云殿做主,要是比炼药师天赋的话,他绝对支持离夜!

    他娘的,云帆天赋再高,他从小待在炼药师公会,也不过十八岁才能炼制出超神品,离夜可是直接炼制出灵品,这一年的时间不见,谁知道他进步多少!

    离夜这家伙就是变态,在他身上,没什么不可能的。

    “然后浮云殿就利用这点,想要集齐各方势力,大家一起进入崛域森林,然后你就在这里看好戏?”离夜若有所思扭头看着墨东炎,他的确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清风淡雨的声音传入耳中,墨东炎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然后满头黑线看着离夜。

    “你要不要这么一针见血,好歹让我说完啊!”他这才说了一半,结果离夜就全知道了,让他说完不行么!

    离夜耸耸肩,他说这么多,再加上眼前的这一幕,就已经够明显的了,不用再说下去。

    浮云殿,云帆,原来他就是那个十八岁炼制出超神品的炼药师。

    孟枭曾经跟她说过,那个炼药师,二十岁便炼制出皇品丹药,很有可能在二十岁之龄,炼制出尊品,现在这一年的时间过去,他今年二十一岁,应该早就是尊品炼药师了吧,他胸前的佩戴的徽章还是皇品,但这说明不了什么。

    “你刚才酸溜溜的语气,确定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出一个这样的炼药师,不管是哪股势力,都是一种荣耀。

    毕竟这是连炼药师公会内部,都不曾出过的炼药师。

    云帆现在尽管在炼药师,可说起来,还是浮云殿的人,要是浮云殿和炼药师公会有矛盾,云帆只会站在浮云殿这边。

    墨东炎顿时语塞,满头黑线的看着离夜,然后轻咳一声,继续看向的无殇走去的方向。

    “看着看着,无殇快过去了。”墨东炎急忙拍了拍离夜的肩膀,指着无殇走过去的方向,把话题转移。

    离夜嘴角含笑,打趣看着这一幕,这的确是一场好戏。

    北雪儿以及离宫的人,听到他们两个的谈话,

    无情宗的人在众人面前走过,所有人纷纷让开道路,让他们通行

    。

    这冰冷的寒意,实在是让人受不了,一张张冰山脸,好像每个人都长成一个样,完全区分不开谁是谁。

    无情宗的人走过来,被众人拥簇其中的容菲菲,立即走了出来,尽管有些不情愿,还是露出甜美的笑容,端庄优雅。

    “无殇,崛域森林……”

    “让开!”寒冷如冰的声音响起,无殇看都没多看一眼容菲菲,继续往前走去。

    无情宗的人,跟着无殇的步伐,同样没理会容菲菲,更没多看一眼,站在面前的炼药师们,走进崛域森林。

    容菲菲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无殇打断,甚至半点面子都不给她,那张娇嫩甜美脸,阵阵泛红。

    她气恼转身,刚想说什么,站在她身边的男人摇了摇头。

    “菲菲,无殇公子不愿意,又何必勉强。”清朗的声音透着浓浓的高傲,二十岁左右的男人,身穿银袍,胸前佩戴着耀眼的徽章,几缕发丝随意绑在脑后,其它披散在身后,五官俊美,以及菱角分明的轮廓,绝对是一等一的美男子。

    也许是常年和药材为伍,他身上隐约可以嗅到一股淡淡药香。

    “知道了师兄。”容菲菲咬了咬唇,看了一眼走入崛域森林的无殇,眸光深处露出一丝怨恨。

    云帆抬起眸子,看向四周,侧身退开一步。

    “还有谁不愿和我们一起走的,自便,云帆绝不勉强任何人。”这一次来的人这么多,哪里能希望每个势力,都听他们的。

    浮云殿即便是一流势力,论起号召力,还是比不上天穹峰和炼药师公会。

    “多谢云帆公子。”各方势力纷纷抱拳。

    没有谁会愿意和别人同行,这要是找到了那东西,那要怎么分,怎么算?这是个大问题,不如各走各的,谁得到就算谁的。

    所有人正想走进崛域森林,云帆的声音又再次响起,“可本公子听说,崛域森林中有一种瘴气,叫做万年泥泽瘴。”

    “什么!?”刚踏出脚步的人,立即收住,脸色惊变。

    万年泥泽瘴!

    崛域森林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如此可怕的东西,以前也从来没有听说过崛域森林会有。

    “万年泥泽瘴。”离夜喃喃自语,重复着那五个字,然后眉头微挑,轻轻点点。

    原来是这东西,难怪他们脸色会这么难看,也不敢再往前多走一步。

    万年泥泽瘴,还有一个名字,叫蚀骨毒瘴,据说中了这种瘴气,身体中最先融化的就是身体的骨头,再来才是血肉,所以又叫蚀骨毒瘴。

    一般有万年泥泽瘴的地方,没有人敢靠近,因为这东西,无药可救。

    只不过,无药可救是一回事,防止中毒又是另外一回事。

    “离夜,咱们是一路的吧?”墨东炎看着离夜波澜不惊,若有所思地模样,立刻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一脸期盼。

    那可是很可怕的东西,离夜点头,那肯定是有办法!

    呃……

    离夜无语看着一脸紧张的墨东炎,忍不住扔给他一个白眼

    。

    “人家说你就信?”谁又没进去过,谁知道里面有没有所谓的万年泥泽瘴?

    “崛域森林,的确是有这东西。”不等墨东炎开口,一旁的北雪儿已经先开口说话了。

    只是知道的人很少,因为很少有人会踏入这里。

    “噢?”离夜看向人群中的云帆,他自信满满的样子,是有办法让进入万年泥泽瘴中的人,不会中那些瘴气。

    容菲菲见所有人迟疑不敢进去,甜美的笑容在脸上流转,娇柔的眸光环绕四周,原来是这样,难怪师兄一点都不着急。

    万年泥泽瘴,那可不是开玩笑的,要是没有师兄的丹药,他们想要进去,就不知道出来的时候,还能剩下几个人。

    所有人顿时迟疑了,万年泥泽瘴绝不是他们能够抵抗的,即便不是整片森林都有,可要是一旦遇到,那后果不是一般的可怕!

    遇上这东西,绝无生还的可能,等着的就是死路一条。

    “云帆公子,你有办法?”比较靠近浮云殿的一方势力中,走出一人,抱了抱拳,语气恭敬问道。

    若里面有万年泥泽瘴,他们的确是没有办法,只怕连里面都靠近不了。

    崛域森林一向很少有人来,连中域的加大势力都只是偶尔派人来探寻,更别提他们了。

    “所以我们浮云殿才提议,大家一起走。”容菲菲扬了扬下巴,薄怒地看了他们一眼,弹指可破的脸蛋上,露出几丝不满。

    除了中域几大巨头,各方势力纷纷大部分纷纷低头,一脸犹豫。

    墨东炎看到这一幕,轻啧道,“浮云殿也只有这么点本事,明明拿出丹药的是炼药师公会,偏偏把这种名头,按在浮云殿的头上。”

    拿出东西的炼药师公会,得到感谢的是他们浮云殿,这种占便宜的好事,他们浮云殿还真是脸不红气不喘的就接下了。

    墨东炎的声音传开,所有炼药师以及浮云殿的人,纷纷往他这边看来。

    “墨东炎,你这是什么话,功劳自然是炼药师公会的,浮云殿只是提议。”娇柔的声音,如鸿毛从心里划过。

    在场不少男人,早已是看痴了眼,只知道点头应和。

    就是就是,容姑娘只是提议,并没有说这是浮云殿的功劳。

    “嗯,提议。”墨东炎皮笑肉不笑回答,只是提议就见鬼了,他们浮云殿那点心思,也只能让容菲菲骗骗那些好色的男人。

    那炼药师公会名头做事,他们又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装,还装。

    “这就是你让我跟你一起走的原因?”离夜注视着深不见的密林,万年泥泽瘴,所以她提议她们一起走?

    北雪儿走到离夜身边,淡雅说道:“这么做的理由,你应该能猜到。”

    “嗯。”她们之间刚有了个约定,帝品炼药师和琥珀露,要是自己走进崛域森林,遇上了这东西,她不就少了一个找到帝品炼药师的机会。

    帝品她不敢说一定会达到,但一定会竭尽全力,毕竟这个世上,已经很久没出现帝品炼药师了,谁知道自己能不能走到那个地步。

    “知道就好,我们走吧,天穹峰的人在里面

    。”说着,北雪儿直径往前走去,目光注视着前方,傲然的身姿在众人面前走过。

    不少人看到北雪儿,目光不禁从容菲菲身上挪开。

    三大美人,三种完全不同的性格气质,各有千秋,分不出高低。

    “没想到离宫竟是宫主亲自来。”容菲菲微微俯身,垂眸浅笑,动人的模样,让四周纷纷响起倒吸凉气的声音。

    北雪儿睨视了一眼容菲菲,不冷不热道:“离宫还没有选出少宫主,自然是本座亲自来。”

    话落,没等他们回答,北雪儿直接从他们面前走过。

    墨东炎刚想笑,还没笑出声,突然愣住。

    “离夜,我怎么听着,这里面也有我的份?”他们星辰宗也是派了他来,当然无情宗也是。

    离夜白了一眼墨东炎,淡淡说道:“你可以直接去问她。”

    “算了吧。”墨东炎立刻摇头,让他去找北雪儿问话,他宁可就这样。

    冰美人,是很难靠近的!

    “这话我赞同。”妩媚妖娆的声音,在天地间流转,传入耳中,透着阵阵酥麻,仿佛连骨头都随时会被这声音软化。

    一股清香,在风间撩娆,与空气纠缠不休,从众人鼻间舞动而过,惹人痴迷沉醉。

    撩人身姿暴露在天地之间,灵巧动人的银铃之声,在空中散开,如同一曲魅惑众生的乐曲,缠绵不尽。

    妩媚妖娆的声音传入耳中,众人纷纷屏住了呼吸,转身看去,就连往里面走去的北雪儿,也停下脚步,转过身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金色纱衣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体,胸前白皙若隐若现,如灵蛇般扭动的细腰,盈盈一握,妩媚的容颜,让人忍不住痴迷沉醉,撩人的气息,随意就能让男人折服倾倒,甘愿为她做任何事情。

    额头中央,勾画着一朵红艳娇花,绽放着迷人的姿态,红唇娇艳欲滴,诱人采摘,只见她从天而落,赤脚站在地上,周围响起了吞咽口水的声音。

    在场所有人男人,无一不痴,无一不迷。

    脑海中只有一句话,这么多年,中域的三大美人,还是第一次齐聚!

    真的很美,各有千秋,真的是大饱眼福!

    来人的身影落入眼帘,离夜摸了摸鼻子,收回眸光,在心里不禁一叹。

    天生的妖精!

    妩媚动人的眸子,在众人之间流转,当墨东炎身旁的身影落入眼帘,妩媚的笑容,更加明艳动人。

    脚步晃动,扭动着细腰,月媚缓步走来。

    银铃之声往自己这边传来,离夜嘴角一抽,抬起眼皮,就看到那含笑妩媚动人人儿。

    “你一直都不来找我,不会是把我忘了吧?”惹人心尖酥麻的声音响起,她笑的那叫一个魅惑动人。

    虾米!?

    痴迷在那美色之中的所有人男人,看到这一幕,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惊醒。

    这是怎么回事!?

    北雪儿蹙起眉头,他们认识?

    墨东炎的下巴早就惊的脱臼了,目瞪口呆看着离夜,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

    一个北雪儿,一个月媚!

    两大美人他小子都认识,靠!离夜走桃花运了吧!

    看到众人目瞪口呆的模样,离夜顿时囧了,为什么一下子,她有种成了在场所有男人公敌的错觉。

    这女人一来,就招来这么多麻烦,居然还问自己为什么不去找她!

    “我并不……”

    “你不知道,他知道,别告诉我,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身份。”那个男人,纳兰清羽,天龙国的国师。

    让堂堂邪尊做一国国师,还真是委屈了。

    呃……

    好吧,的确是这样,她知道。

    “暂时不是还没什么事要找你。”这是真的!

    最近她哪里有什么事要去找魅宗帮忙,要找月媚的时候,她是一定不会客气的!

    一双媚眼在离夜身上流转,过了一会,妩媚的笑容,越发魅惑。

    “不管是两年前还是今天,每次重新见到你,你都能吓死人,可我总觉得自己的眼睛没有看到最深处。”话落,月媚赤脚在地上走过,每走动一步,脚下的金色细纱,就会落在她面前,刚好是她赤脚落下的位置。

    他的进步,足以吓死人,看上去这仿佛是他目前的极点,可每次以为那是他的极点之时,又如同一汪深潭,无法见底。

    对北宫离夜,她是越来越感兴趣了,一年几个月的时间不见,他……更美了。

    离夜露出无害的轻笑,没有再回答,周围射过来的目光要是能杀死人,她都不知道自己被这些男人的目光杀死多少次了。

    同样都是美人,容菲菲是让人心疼,娇弱动人,谁看了不想呵护,北雪儿是让人心惧,冰雪美人,多看她一眼,她直接就杀人,谁不怕她,月媚是让人心沦,她的媚术实在是太厉害了,男人看一眼就会沦陷。

    “北宫离夜,我还没恭喜你呢。”把偌大的玄机城,直接搬到临天大陆来了。

    以他北宫离夜的手段,用一年的之间,让玄机城在中临都站稳脚步,这的确不是什么难事。

    北宫离夜!

    四个字传入众人心里,不少人都怔住了。

    他们之中大部分人都是从中临都的方向,往崛域森林走来,当然听说过北宫离夜这四个字。

    他就是北宫离夜,北宫离夜,离夜!

    是他!

    一年前记忆中模糊的印象,逐渐和眼前的人重合,他们纷纷大惊。

    他就是那个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

    “客气。”离夜当然知道月媚在说什么,她在风启大陆那么多年,肯定也听说过玄机城,对玄机城她也不会陌生,毕竟日月殿当年对玄机城还有几分畏惧之心。

    脑中一个激灵,离夜立即看向北雪儿,心里泛出疑惑

    。

    一峰三宗,都有人去过风启大陆,就是浮云殿或多或少,也有点关系,她是一宫之主,不可能不知道风启大陆的事。

    很快离夜心里的这种疑惑,便消散了,知道又如何,她们又不熟,就算她知道,也没必要告诉自己。

    云帆扭头看向容菲菲,伸出手指向离夜,“就是他?”

    那个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离夜!

    他从未踏足中域,可中域很多势力都知道这个名字,知道这个人,甚至炼药师公会主会,对于这个从未见过的天才炼药师,都格外看重。

    容菲菲轻咬嘴唇,迟疑点头,就是他。

    “天才炼药师,呵。”云帆看向离夜,平淡无常的双眸,看不出在想什么,然后他迈出步伐,朝着离夜站着的地方走去。

    众人惊讶看着离夜,眼角余光看到走动的身影,心里不禁咯吱一响。

    两个天才炼药师见面,这种气氛,有点不对劲啊!

    一个十八岁超神品炼药师,十九岁王品炼药师,二十岁皇品炼药师,如今二十一岁,很可能就是尊品了,另外一个,十八岁就是灵品炼药师了,如今他十九岁,说不定早就是王品了!

    两个人都是炼药师中的天才,这两个人见面,他们看不到任何喜悦,反倒是气氛觉得异常怪异。

    云帆走过来,一双眼睛紧紧盯着离夜,仿佛是想要将她看穿。

    只可惜,不管他怎么注视,离夜都是平常如常,像是没看到云帆眼中的探究。

    “离夜公子,既然你也是炼药师,不如和我们一起,万年泥泽瘴太过厉害,需要炼药师公会特有的丹药,才能避免中毒。”十八岁,灵品。

    他的天赋,的确可怕。

    可他以为这样就是炼药师中,最具有天赋的了吗?

    即便自己十八岁的时候,没有炼制出灵品,但十九岁之时,便已然是王品,即便他现在也是王品炼药师,他们最多只能算是平手。

    “丹药小爷自己可以炼制,至于炼药师公会的,还是你们给浮云殿自己人留着吧。”离夜皮笑肉不笑说道,然后绕开往北雪儿站着的方向走去。

    硝烟,无形的硝烟!

    众人看在眼里,心理一阵嘀咕,他们已经嗅到了一股硝烟的味道了。

    一山还不容二虎,如今两个天才碰头,只怕是……

    见离夜丝毫不给自己面子,直接离去,云帆没有气恼,反而转身微笑开口。

    “离夜公子如今应该是王品炼药师,貌似抗拒万年泥泽瘴的丹药是皇品。”他现在还炼制不出皇品。

    皇品!

    四周顿时传来一阵唏嘘,一双双眼睛睁大,注视着云帆。

    云帆公子佩戴的徽章就是皇品,他也知道是需要什么丹药,看来他是真的知道如何防止了。

    离夜停下脚步,扭头看向身后纠缠不放的云帆,嘴角勾起一丝没有温度的笑容。

    “你怎么知道小爷不是皇品炼药师?”话落,离夜头也不回往前走去

    。

    皇品炼药师!他!这怎么可能!

    一年前他还只是灵品炼药师,这才多长时间,到达了皇品!

    这可能吗?

    而且他还不到二十岁,十九岁的皇品炼药师!

    老天!这也太吓人了吧!

    云帆整个人怔住,脑海中不停回响哪里刚刚说过的话。

    皇品,他是吗?

    北雪儿见离夜走来,继续往前走去,在他们后面的月媚,身影早已不知去了何方。

    “离夜,你站住!”

    一声呵斥传来,站在一旁的炼药师中,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走出来,双眼燃烧起熊熊怒火,注视着离夜,恨不得用眼神在她身上戳出两个洞。

    刚走到北雪儿身边的离夜,听到身后传来的呵斥,停下脚步,眼中闪过冰冷的杀意。

    北雪儿刚好扭头,将她眼中的杀意尽收眼底。

    “怎么,不和你们炼药师公会一起走,你们就要恼羞成怒么?”离夜双手环胸,转身看向炼药师中走出来的人。

    他们炼药师公会的人,有这么无聊吗?

    从一开始将所有人围堵在外,再告诉他们崛域森林中有万年泥泽瘴,没有炼药师公会的丹药,根本无法靠近。

    简直是笑话,防止瘴气的丹药,尽管是皇品炼药师才能炼制出来,可天下皇品炼药师那么多,不只是他们能炼制出来。

    “我叫你和炼药师公会没有半点关系!”那人踏进一步,眼中的怒意比刚才更为明显。

    他就是离夜,他就是那个离夜!

    “洗耳恭听。”离夜淡淡回答,听听看也无妨。

    “你还记得一年前,那个叫丹敏的炼药师吗?那是我妹妹!”就是他杀了丹敏!

    丹敏,离夜想了想,脑海中才浮现出一道身影,眼中露出了然。

    “你想给她报仇?”丹家的人,难怪了。

    “是!”他想要报仇!

    他唯一的一个妹妹,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他找沧眀长老,沧眀长老根本就不帮他,只是说丹敏自找的。

    既然炼药师公会不帮他报仇,他们丹家就自己来!

    今天既然已经看到了,哪里有那么容易让他离开的道理!

    “我说过,你们丹家可以随时报仇,只不过,今天小爷没空搭理你。”离夜冷冷看了一眼对面的人,嘴角笑意加深。

    丹家的人,要不是这个人突然出现,她倒是还忘记了一个丹家。

    从今天这种情况看来,以后看到丹家的人,得防着点,更不需要手下留情,他们就不会手下留情。

    “你……”

    “丹荆!”云帆沉声呵斥,出声阻止。

    丹荆皱紧眉头,双拳紧握,愤然转身看向云帆

    。

    “云帆公子,今天不管怎么说,我都不会放过他!”他那天没有放过丹敏,今天自己为什么要放过他!

    “他是炼药师。”云帆轻缓提醒着。

    不提炼药师还好,提起炼药师这三个字,丹荆眼中的怒火,燃烧的更加狂热。

    走出一丈外的离夜,听到两人之间的谈话,冷冷一哼。

    “好一个浮云殿的天才炼药师。”轻喃的声音,带着浓浓的讥讽。

    北雪儿看了一眼离夜,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这个丹荆要是才追上来,你是不是会直接动手?”

    她知道,真的会!

    “你说呢?”离夜冷淡反问,对方都出手了,她哪里有不还击的理由。

    见离夜还在继续往前走,丹荆二话不说就冲上去,刚走出一步,他面前就被一道身影挡住。

    “丹荆,你不可以这么做。”云帆一脸和事老的样子,阻止着丹荆。

    丹荆怒看了一眼云帆,这才没有把怒火发在他身上,“云帆公子,你让开,这是我丹家的私事,炼药师公会管不着!”

    这是他丹家的仇人,是他的仇人,和炼药师公会半点关系都没有!

    “不行!”云帆阻止道。

    墨东炎站在一旁,摇头轻叹,这戏演的,连他都看不下去。

    云帆既然不想阻止,又何必出手,这个叫什么丹荆的送上去也是找死,反正离夜不会出什么事。

    站在原地的各方势力,看到这一幕,纷纷傻眼了。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刚刚还是两位炼药师天才气氛不太对,现在居然变成丹家报仇!

    这事情,转变的也太快了。

    眼看着离夜和北雪儿就要走进崛域森林,阻止着丹荆的云帆,也一直没有让开。

    就在这时,威严十足的声音响起,透着几分强势。

    “云帆公子,这是我们丹家的事情,不敢劳烦你费心,麻烦你让开。”高大的身影容人群后走出来,身后跟着浩荡的队伍。

    他们身上穿着的服饰,都是炼药师的银袍,身上统一佩戴着徽章,挂在腰间的令牌上,都刻着一个“丹”字。

    看着走来的人,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吞了吞口水。

    这么多炼药师,都是丹家的!

    丹家这次是要下血本啊,居然来了这么多炼药师!

    就算是炼药家族,用炼药师也不用如此任性吧,这里少说也有三十几个,为首的人,更是在丹家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长老。

    事情居然发展成现在这样,现在这不是来崛域森林探寻那股神秘力量,更像是仇家见面。

    当身后又三四十个人走上来,跟在所有炼药师身后,众人脸上惊愕的表情,也慢慢收了起来。

    他们就说,丹家舍不得这么多炼药师吧。

    这些炼药师要全部搭在里面,对丹家来说,这就是一笔巨大损失

    !

    看到这么多灵师来了,他们也就明白了,丹家这是来壮大声势的,至于进去的崛域森林的丹家炼药师,最多不超过五个。

    可能五个还算多的,炼药师一个比一个精贵,少一个都是损失!

    “丹河长老?”云帆看到来人,收回脚步,走到来人面前,微微俯身。

    云帆和丹河尽管都是皇品炼药师,但在炼药师公会,云帆只是普通学徒的身份,而丹河不同,他是丹家的炼药师长老。

    丹河的天赋比不上云帆,在地位方面却比云帆高出一等。

    丹河!

    站在一旁的墨东炎看着来人,眉头微微一跳,急忙往离夜那边看去,恨不得立刻走过去,告诉她丹河的身份。

    丹河都来了,丹家这次可真是下了血本。

    丹河轻嗯了一声,目光看向即将走进的崛域森林的一行人。

    “怎么,不留下点交代,就想这么走了吗?”他杀的还不只是一个丹家人。

    丹家的炼药师,一个比一个珍贵,他以为杀了丹家人,再加上沧眀长老护着他,就什么事都没有吗?

    妄想!他们丹家一定不会放过他!

    还没踏进崛域森林,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离夜就知道,今天她想进崛域森林,丹家不会轻易让他进去。

    “你们先走吧。”离夜对着北雪儿说了一句,双手转而负在身后,看向丹河。

    北雪儿见离夜不走,轻声一笑,“有好戏看,本座自然得看看。”

    话落,她跟着转过身,看向不远处的丹河,脸色差到了极点。

    离宫的人看到北雪儿极差的神色,丝毫不敢多言,自觉往两边退开。

    离夜狐疑扭头看着北雪儿,她这种脸色,一点都不像是看戏的,很明显比自己还生气。

    “交代,不好意思,小爷做事,从不交代,你要是想问交代,找错人了。”桀骜不羁的神情,狂傲到了极点,嚣张的语气,霸道至极!

    倒抽凉气的声音响起,所有人惊骇地看着离夜。

    太嚣张了!

    这个叫离夜的炼药师,难道没看到,丹河出现后,就连云帆说话都没有大声,他居然这么嚣张!

    “好一个嚣张狂妄的小子,招惹上了丹家,能这么轻易全身而退吗?”这一年丹家都在找他,现在他自己出来了,就再好不过了。

    北雪儿正想说话,离夜却在这时扭头,仿佛是知道她要开口似的。

    “宫主,这是我自己的事,和你,和离宫都没关系。”离夜冷淡开口,她们之间本来就没什么关系,北雪儿没必要帮她说话。

    没关系!

    北雪儿张嘴刚想要说什么,离夜已经把目光从她身上挪开,再次看向古河。

    “丹家,炼药家族,的确了不起,但是在小爷这里,炼药师家族又如何?”说道最后,离夜的声音中,再也不见半点温度。

    炼药师家族,就算是炼药师公会,她想要做什么,也照做不误

    !

    霸道无比的声音传开,所有人纷纷傻眼了,一声声平地惊雷在心里响起。

    “炼药师家族又如何!?”

    “我靠!这小子这么霸气,太嚣张了吧!”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嚣张吗?他就算是天才炼药师,可对方毕竟是一整个家族啊!”

    “他现在,算是彻底和丹家结下梁子了。”

    “丹家是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的,要知道,他只是一个人,丹家是一群人。”

    ……

    震撼过后,所有人一下子就分析清楚了情况。

    天才炼药师,再怎么天才,那也不过是一个人,丹家是一群。

    双拳难敌四手,他一个人又怎么会是一群人的对手,而且这一群人的身份,都不简单,同样是炼药师啊!

    “炼药师家族又如何,好,很好,今天我就让你看看炼药师家族的厉害!”丹河气的脸色都青了,全身不停抖动。

    炼药师家族又如何,好一个狂妄自大的年轻人,他等会就会知道,炼药师家族会如何了!

    丹河身后所有人,除了那二十几个炼药师外,跟随在最后的人,立即拔出手里的兵器,一脸肃杀,直逼离夜而去!

    各方势力看到这一幕,纷纷跳开,不想多加搀和。

    墨东炎眉头紧皱,他站在原地,没有半点挪动脚步的意思,目光看着丹河,冷冽了几分。

    丹家不过就是个药师家族,敢在他星辰宗面前动手,他睡醒了没有!?

    云帆蠕了蠕嘴,脚步慢慢后退,走到容菲菲身边。

    “不要插手。”他低声说道。

    “嗯。”容菲菲点点头,她知道不用插手。

    紧张的气氛在四周弥漫,一场对战即将爆发!

    离夜身体中,灵力在运转开来,身体周围透着挥之不去的杀伐之气。

    北雪儿站在原地,看了一眼离夜,暗暗轻哼一声。

    离宫插不插手,她说了算!

    “动手!”丹河一声大喝,中气十足的声音往四周震开,透着一股强势之力!

    “是!”丹家带过来的护卫齐声应道。

    “老夫倒要看看,今天谁敢!”急匆匆的声音在这时响起,白色身影匆匆走过,怒火充斥在身体周围,空气中都弥漫着怒意。

    正要动手的所有人,听到这一声怒喝,手上的动作立即僵住。

    那道身影走到丹家所有人面前,又是一声怒叱!

    “谁敢!”来人双眼睁大,怒看向的气势汹汹的丹河,眼中带着浓浓的警告。

    ------题外话------

    轻轻的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