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六十二章 他们这是干嘛?
    银川瀑布,飞流直下,涛涛浪花,肆意奔腾。

    贴着瀑布往高处走去,水雾弥漫在四周,宛若仙人穿越凡尘,直达九天。

    黑亮眸光环视四周,眸光深处闪过一丝了然,然后便收回了目光。

    看来离宫的人很擅长用水来设阵,不管是刚刚湖上的雾阵,还是现在这飞流直下的瀑布周围,都设下了阵法,特别是这瀑布,没有离宫人的带领,无法的登入修建在座座宫殿之上的宫殿。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以最快的速度,走上那条银川瀑布,落在水流周边的岩石上,排排房屋便映入眼帘。

    所有房屋环绕着一个蓝色湖泊,飞落直下的水流,就是出自这个湖泊,湖泊中央绽放着几株亭亭而立的冰色莲花。

    “雪魄冰莲!”这湖泊居然能生长这东西!

    带离夜走上宫殿的人,见她一眼就认出了湖泊中的雪魄冰莲,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自豪

    。

    “离夜公子,临天大陆如今能找到雪魄冰莲的地方不过三处,其中一处就是我们离宫。”其它地方绽放的雪魄冰莲,最多不过开花一朵,而他们这里,可以一连绽放几朵。

    炼药师就是炼药师,只要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雪魄冰莲。

    离夜注视着雪魄冰莲,点了点头,的确,雪魄冰莲极难得到,尽管是极寒的药材,但它生长的地方,却各有不同。

    比如这一株,就生长在水中,这湖水……

    离夜蹲下身体,伸手触碰那碧蓝的湖水,一丝冰冷从指尖渗透心底。

    “不愧是雪魄冰莲生长的地方。”这水冷冽如冰。

    “你要是想要,可以拿一朵去。”熟悉的声音传来,四周空气狠狠颤动一分,产生出一股剧烈波动。

    离夜扭头看了一眼站在身后不远处的身影,挑挑眉头,把手收回放在身体两侧,然后站起身,放在身侧的双手抱臂。

    “条件。”离夜不以为然问道,雪魄冰莲的珍贵,自己又不是不知道,没有任何条件,她会这么轻易给自己?

    “宫主。”那人急忙叫道,然后便立即离开,没有任何停留。

    北雪儿慢步走过,在离夜旁边岩石上停下脚步,平静的双眼注视着她,点点笑意慢慢在她脸上呈现。

    “聪明。”知道在她这里,不可能白白拿走东西。

    “谢谢夸奖。”离夜皮笑肉不笑回答,然后撇了撇嘴,为了两个还灵果你都追了那么长时间,更何况是雪魄冰莲这么珍贵的东西。

    尽管雪魄冰莲不是炼制还灵丹,几种珍贵的药材之一,可对炼药师来说,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珍品,用它来炼制出丹药,没有几个人不想得到的。

    “你还真是不客气,只是你来找我干嘛,各方势力邀请你的时候,你可是一个都没同意,怎么,现在主动找上我这离宫了?”北雪儿随意问道,漫不经心的样子,好像并不在意离夜来做什么。

    各方势力只怕都晚了一步,天穹峰,那个男人,纳兰清羽。

    离夜摸了摸鼻子,白了一眼北雪儿,感情她还记着各方势力请自己的事。

    “你觉得可能吗?”不用想都知道是不可能的。

    北雪儿摇摇头,移步侧身,指了指前方,“你不想我们一直站在这里说话吧?”

    “当然不是。”离夜往前走去,眼角余光看了一眼湖泊中央亭亭玉立的雪魄冰莲,然后就收回了目光。

    那东西,还是别想了,找什么地方的,都比找离宫的要容易。

    有主之物,没那么容易得到。

    离夜眼眸的变化,北雪儿尽收眼底,但她那美誉任何变化的神情,就像什么都没看到。

    长长的走廊,四周美景环绕,绝代风华的两人并肩走过,男俊女美,为一向寂静平淡的美景,增添了几分惊艳。

    “听说你掌管离宫十多年,可为什么当年把离殿改成离宫?”离夜扭头上下打量着北雪儿,她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

    还有这个问题,她很早就想问了,一直没找到机会。

    北雪儿嘴角的笑容有那么瞬间的停滞,却有飞速逝去,让人来不及抓住

    。

    “是和你的名字太像,所以好奇?如果我说是巧合呢?”北雪儿扭头看了一眼离夜,含笑的双眸,透着几分深意不可探的情绪。

    离夜无语扭头,看到北雪儿那么看着自己,摇了摇头,“当我没问。”

    就不该问,明明知道她不会说什么,有什么好问的!

    “你来找我,不止是为了‘谈心’这么简单吧?说正事,我可没那么多时间陪你。”北雪儿冷淡收回和离夜对视的目光,双手不自觉放到身后,用力握了握。

    她不该来这里!

    离夜嘴角露出几分戏谑的笑容,脚步停下面向北雪儿,嘿嘿笑道:“宫主怎么不会认为,我是为美人而来?”

    要是风启大陆的人,就算她不说,肯定也会这么认为,北宫离夜爱美人如痴,那是出了名的。

    “那你知道为美人而来的,如今都去哪里了吗?”北雪儿也停下来,面对着离夜,只是那双眼睛,一直没有和离夜对视。

    离夜嘴角一抽,心里暗暗轻啧,果然是冰美人。

    “你这里是不是有一滴琥珀露?”离夜不再拐弯抹角,直接说明来意。

    其实从一上来这里,自己大可以直接说明来意,可看到北雪儿,就忍不住会多说两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你想要?”琥珀露,她要来干嘛?

    “我知道你的条件,帝品炼药师。”就算她三年前说的是十年,现在三年过去,就还有七年。

    菩提树给她的时间是三年,现在一年过去了,还有两年,所以,这东西她是势在必得。

    北雪儿后退一步,上下扫视了一眼离夜,眼中闪过惊讶。

    “巅峰灵王。”只是一年的时间!

    一年,巅峰灵王……

    负在身后的双手不自觉紧握,眼皮垂下,将眼中所有情绪遮掩住。

    “这东西我可不是白拿,你不是要找帝品炼药师,尽管我现在不是,但你可以等我到帝品的时候,把这东西给我,至于你的条件,我也可以答应。”离夜轻咳一声,不急不缓说道。

    她应该就是想炼制还灵丹,自己要是达到帝品炼药师,还灵丹也不是不可能。

    时间还有两年,帝品丹药,她尽管没什么把握,可还是得尝试一下,毕竟那棵菩提树,也不是闹着玩的。

    “好,你要是成为的帝品炼药师,我就把它给你,但除了帮我炼制我需要的丹药外,你还得答应我一个条件。”眼皮抬起,北雪儿就这么看着离夜,眼中的笑容没有任何掩饰。

    帝品炼药师,不管她是什么时候炼制出帝品,都太过耀眼。

    “还有!”离夜狐疑地看着北雪儿,她怎么感觉眼前的人有点不对劲?

    可看上去也没什么不对劲的,难道是她想多了?

    “你那么紧张做什么,另外一个条件可是为了你好。”北雪儿故作不满看着离夜,神情中透着几分高傲。

    离夜:“……”

    她真没紧张,只是不理解,人家就一个条件,为什么她有两个

    。

    “即便是成为了帝品炼药师,也别让人知道。”北雪儿认真而又严肃地看着离夜,原本轻松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严谨起来。

    呃……

    疑惑在心里划过,离夜不解地看着北雪儿,她们要算,只是算的上见过几次,还谈不上认识,怎么感觉总觉得北雪儿有点怪怪的。

    见离夜没有回答,反而疑惑打量自己,北雪儿微微一怔,立即回神,严肃的神情瞬间消失,恢复淡漠冰冷。

    “这种事,我自己知道怎么做。”离夜淡淡说道,继续往前走去。

    那种感觉又消失了,但至少可以确定,那不是错觉。

    至于帝品炼药师的事情,她自己有分寸,会视情况而定。

    “你……”

    “宫主!”一道身影快速走来,站到两人面前,来人在看到离夜之时,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回神,走到北雪儿面前。

    “什么事这么着急?”北雪儿皱眉问道。

    “崛域森林异常,森林中央出现一股强势波动。”来人紧张道,额角流下一滴滴冷汗。

    他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怎么感觉这气氛有点不对?

    崛域森林!

    契约空间中,一双大眼睛立即睁开,空气中一丝波动浮现,白色身影一跃而过,跳动离夜手臂上。

    “呜呜呜!”

    “呜呜!”

    小白手忙脚乱一阵乱比划,可也不知道它在比划着什么,反倒是各种滑稽的姿势,让人忍俊不禁。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突然出现,突然一阵乱比划的小白,嘴角微微抽动。

    “敖金……”

    契约空间一阵沉默,敖金并没有任何回答,只听到均匀的呼吸声。

    怎么回事!连敖金都沉睡了?

    离夜心头一紧,迅速探向敖金的契约空间,映入眼帘就是静静盘踞,呼吸均匀的庞大身影,而它早已陷入沉睡。

    离夜抿着嘴角,回想起前段时间玄机城的事,那天敖金把自己的力量,留给了她一部分,从那以后,她也没有去看过敖金到底有没有影响,看来,它应该是把力量留给自己,然后陷入沉睡。

    该死,居然现在才发现!

    一丝懊恼从眼中闪过,离夜担忧看着沉睡的敖金。

    “怎么了?”北雪儿走到离夜身边,看着她怀里激动的小白狗,露出不解。

    这是玄兽?

    离夜回神,揉了揉小白毛茸茸的身体,淡淡笑道:“没什么,崛域森林既然有这种事,那我就先走了。”

    正好,她也要去一趟崛域森林,现在既然有这件事,不如就去走一趟,看看发生了什么,顺便找找有让小白长大的方法。

    听到崛域森林这件事情,小白表现的那么激动,说不定和它有关

    。

    话落,离夜就离开,然而还没走,一只手将她拉住。

    “你还有事?”离夜皱眉问道,她们既然都说好了,她还不给自己离开吗?

    “你应该也要去吧,一起。”听到这个消息她这么着急,应该是要去崛域森林,既然都是要去,不如一起。

    站在一旁的男人,看到这一幕,顿时傻眼了。

    他们宫主,居然主动邀人同行,邀请也就算了,对方还是个男的!

    嘎?一起?

    “我可以自己去。”她一个人方便,速度也快点,跟他们一起,人太多也不方便,速度也没那么快。

    至于带不带人,反正去崛域森林要经过中临都,到时候在说吧。

    她带不带人无所谓,反正清羽会让天穹峰的人跟去。

    “一起。”北雪儿还是那两个字。

    “我们不熟。”离夜看了一眼抓住的手臂,她们之间最多算有交换条件这一层联系。

    至于去崛域森林,她可以一个人去,真的不用和离宫的人一起。

    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对方,谁也不说什么,像是在暗暗较劲,看谁会先妥协。

    站在一旁的人无声低下头,没敢多看,但听到两人的对话,他心里早已是惊讶不已。

    这不只是他第一次见宫主主动邀请谁,还是第一次见有人拒绝他们宫主如此果断!没有半点迟疑!

    他他他,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还真以为什么人都可以拒绝。

    不过这次宫主没有生气,这倒是出乎意料。

    这个叫离夜的少年,究竟有什么特别的,居然能让宫主如此特别的对待?

    “不熟我们可以交易,我送一朵雪魄冰莲给你。”北雪儿笑道,她不是想要雪魄冰莲,送给她也不是不可能。

    雪魄冰莲?

    离夜狐疑看着北雪儿,天下间有这么好的事,只是让她通行,就送一朵雪魄冰莲?

    “这就是你的交易?目的呢?”这交易对她貌似相对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

    “没有。”北雪儿额角滑下一滴冷汗,无奈说道。

    自己在她面前,有这么失败吗?

    “好。”离夜收起脚步,嘴角双双上扬,扭头看向湖泊中央的雪魄冰莲。

    好东西,不要白不要,难得北雪儿没有其它条件。

    “准备一下,等会立刻出发。”北雪儿看着离夜嘴角的笑容,红唇不自觉上扬。

    “是!”一直站在一旁的人,擦了擦额上冷汗,立刻离开。

    这种气氛,他觉得还是有必要离远点。

    但他绝对绝对绝对肯定,宫主是第一次对一个人,如此的……特别!

    “希望不会太慢,我也找个地方准备一下,等你走的时候,我自己会出来的

    。”说完,离夜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的走远。

    崛域森林,很有必要去一趟。

    见离夜这次走远,北雪儿没有再阻止。

    她都用了交易这个办法,要是离夜想走,用其它方法也留不住。

    “这性子,也不知道是遗传了谁。”北雪儿摇摇头无奈开口,脸上却是布满了笑容。

    此时离宫的人要是在这里,肯定会以为眼前这个人,是别人假扮的。

    离夜走出离宫,在离宫外琥珀的周围,找了个地方席地而坐。

    拿出一堆瓶瓶罐罐,她伸手在上面点动了一圈,然后又全部放进了储物手镯内。

    药鼎,药材,火焰依次被拿出来。

    崛域森林凶险无比,得做好十足的准备,丹药这些到那个时候,未必有时间炼药,要用的时候没有,那一切就都晚了。

    离夜拿出一些简单的药材,动作熟练将它们扔进药鼎之中。

    阵阵药香从湖泊周围散开,流窜在鼻间,清香到了极致。

    离夜炼制的大多数是复元丹,回力丹以及关键时候起到作用,辅助的一些丹药。

    丹药被一瓶一瓶炼制出来,一瓶一瓶放进储物手镯中,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青山绿水间,少年席地而坐,全神贯注看着面前的药鼎,那专注的模样,身体周围仿佛有一层光华流转,照映着俊美的容颜,美的让人挪不开目光。

    当离宫众人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他们纷纷怔在原地。

    北雪儿双手负在身后,站在原地没有走上去打扰,看着她熟练的手法,眸光中的神情变得深邃。

    “那好像是王品吧?”

    “是王品吗?不是说他是那个叫离夜的炼药师?”

    “离夜公子不是灵品吗?”

    “拜托,那是一年前的事了好么!”

    “对啊,一年前!”

    ……

    离宫众人窃窃私语,他们都听说了,今天一个少年要见他们宫主,选择了第二种方式。

    这个人叫离夜,就是一年前在南境出现的炼药师,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

    不对,她如今已经是王品了!

    看她王品丹药炼制的如此熟练,而且每一颗色泽饱满,圆润光滑,成为王品炼药师,肯定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到二十岁的王品炼药师,还真是变态的天才!

    精神力往四周散开,离夜立即将飞出药鼎的十几颗丹药同时接住,然后放入玉瓶之中。

    死站在周围的人映入眼帘,她微微一怔,这才把地上的东西收拾掉,把它们放进储物手镯中,站起身。

    “你就带这十几个人?”不过也够了。

    他们只是知道崛域森林一股强势震动散开,天地异常,必有异事

    !

    具体是什么事还不知道,带这么多人先去看看也好。

    “够了。”人去的多,反而不好。

    “那就走吧。”离夜点点头,往中临都的方向走去。

    去中临都,她还要回一趟玄机城,告诉师父一声,让他不用准备了。

    一行人飞身离开,速度极快,身后的湖泊越来越模糊,直到最后再也看不见。

    天地异常,必有异事!

    崛域森林突然出现一个撼动天地的力量,让天地动容,中临都各方势力纷纷涌动,往崛域森林的方向走去。

    谁也不知道崛域森林中央有什么,但既然有一股雄厚的力量,肯定是好东西,没有谁会放弃这种好事,尽管这件事也危险无比。

    崛域森林,临天大陆的险地之一,在这里,即便是灵皇走过,也要非常小心。

    至于中央之地,连灵皇也不曾靠近,谁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若不是这次的天地异常之力,出现在崛域森林,各方势力也绝不会往那个九死一生的地方走。

    中域各方势力涌动,中域的必经之地,中临都就热闹了。

    这一场热闹的潮涌把天雷刹的事情,逐渐淹没,这种时候,还有谁有心思去想天雷刹的事情。

    中域,南境,中临都,西凉之地,北漠冰原……

    整个临天大陆都在动,几乎所有势力都都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当离夜回到中临都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势力穿过中临都,直奔崛域森林而去。

    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离夜停下步伐,看向走在身边的人。

    “我要回玄机城一趟。”她就这么走了,不行!

    “本座和你一起去,顺便看看这个用一年时间崛起的兵器大城。”北雪儿提议道,她是真想看看。

    玄机城,用一年时间在中临都崛起,再来就是现在的站稳脚步。

    这一切,都只是用了一年的时间。

    “好啊,你们离宫要是需要兵器,不要客气。”离夜笑眯眯说道,她也是不会客气的。

    其它势力不说,要是这几大势力来玄机城买兵器,她可是不会手软的。

    北雪儿看了一眼离夜,看了看四周,“你带路。”

    到了中临都,她也算是主人。

    “走吧,用不了多久。”看到四周走动的人流,离夜那叫一个郁闷。

    自己这才离开几天,居然就有这么大的事情发生。

    离宫一行人相视一看,最后还是默默跟了上去,反正他们宫主对这个叫离夜的少年特别,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巍峨城池映入眼帘,气势磅礴,恢弘大气,还带着几分神秘。

    玄机城外,城门紧闭,城门外都是来来回回走动的人,看他们脚步匆匆,就知道是要去什么地方

    。

    离夜走到城门口,拿出的令牌,笨重的城门缓缓开启。

    离宫的人看到这一幕,不禁发出一声声惊叹。

    这样的建造,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手持令牌才能开启城门,这样外人根本混不进去。

    “看来这个玄机城还不错。”周密,精巧,细致……

    尽管是兵器大城,但是这些架构,都不是一般势力能够拥有的,更重要的是,在这座城的四周,隐约还有阵法的痕迹。

    要不是因为熟悉,可能她也看不出来那是阵法的痕迹。

    “谢谢夸奖。”离夜挑挑眉头,做出请的姿势,“宫主请。”

    来者是客,说不定是以后还能成为真正的客人。

    北雪儿带着人走进玄机城,离夜走在前面,重重街道房屋映入眼帘,虽然街上极少人走过,但透着一股肃谨气息。

    玄机城的人见离夜从城门口走进来,脸上纷纷露出疑惑,慢慢走上来。

    “少城主,您什么时候出去的?”他们每天的防守都很严谨,少城主是什么时候出去的,他们怎么都不知道。

    “呃,没事。”离夜摇摇头,讪讪笑道。

    总不能说她是翻墙出去的吧,就因为听到无殇堵在城门口。

    “是。”走上来的几人纷纷散开,继续忙着各自的事情。

    “走吧,我带你去见我师父,他比我更了解这玄机城。”她既然要见,那就去见见师父好了。

    北雪儿往身后看了一眼,淡淡说道:“你们在城外等着,等会我们就会出来。”

    自己只是来走走而已,不用带这么多人走进玄机城。

    “是。”玄机城的人转身往城外走去。

    尽管他们也想看看玄机城是什么样子,但宫主的命令他们不敢不从。

    两道身影并肩往玄机城里面走去,男俊女美,这一路走来,格外养眼。

    路上经过的人看到离夜,都会停下脚步,叫一声“少城主”。

    北雪儿则一路上沉默不语,她不说话,离夜也干脆保持沉默,这种沉默的气氛,一直到见到萧水寒才打破。

    “夜儿,你终于回来了。”萧水寒看到走进来的人,急忙站起身。

    那天要是她晚走一刻,就一刻,也不用耽误这么长时间。

    “师父,我都知道了。”离夜笑嘿嘿说道,这种事也急不来,崛域森林又不是像王者菩提出世,先去就能占到好地方。

    萧水寒刚想说什么,站在离夜身边的身影便映入眼帘。

    “北雪宫主。”萧水寒嘴角微微抽动,扭头往离夜那边看去。

    她找个琥珀露,把人带回来了?

    “萧城主客气,本座不过是刚好路过,又和离夜同行,顺便来看看。”北雪儿不冷不淡回答,这淡然的模样,才是平常那个人人畏惧的北雪儿。

    萧水寒微微颔首,原来是这样,他还以为问她要琥珀露,她直接追到这里来了

    。

    “师父,玄机城就不用派人去了,我自己去就好了。”清羽应该带着人已经先去了,玄机城也不用去什么人。

    萧水寒顿了顿,才说道:“带上韩陆。”

    “也好。”离夜没有拒绝,带韩陆就带吧,让师父放心也好。

    “小心点。”萧水寒拍了拍离夜的肩膀,她特意回来,就是让自己放心。

    “好,那我走了。”说完,离夜转身走出去。

    北雪儿站在原地,看着萧水寒,离夜走出去了,她也没跟上去。

    萧水寒客套看着北雪儿,同样客套的问道:“北雪宫主还有什么事吗?”

    “只是比较好奇,萧城主这个徒弟是在什么地方收的,这么具有天赋,更重要的这个世上北宫姓氏,从未听说过。”萧水寒,玄机城。

    萧水寒客套的神情,突然冷却,“宫主没有听说过的事情有很多,既然没事,请。”

    北宫姓氏,从未听说过。

    “告辞。”北雪儿见萧水寒直接下逐客令也没有多留,转身走出去。

    离夜双手抱臂站在门外,看到北雪儿走出来,她迎上去。

    “宫主,这个世上不是没有北宫姓氏!”清冷的声音传出来,不带一丝温度,说完,离夜直接走开。

    没有北宫姓氏,她一定会找到的!

    她相信爷爷说的,北宫家族是从临天大陆去风启大陆的,曾经存在过,就一定会留下痕迹,可能还没找到,但一定能够找到!

    北宫家族存在过的痕迹,北宫家族出现过,却一点痕迹都没留下的原因,她一定会全部查清楚!

    北雪儿蠕了蠕嘴,欲言又止看着离夜走远的背影,眸光中露出一抹苦笑。

    她怎么会不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

    当他们两个走出去的时候,他们之间的气氛有些冰冷。

    这点不只是跟着离夜的韩陆发现了,就连离宫的人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

    尽管好奇里面发生了什么,但他们也不敢多问,更不敢多想。

    宫主的事,他们哪里能管那么多。

    一行人一路上沉默着,没有谁先开口说话,气氛就这么僵着。

    随着他们往崛域森林靠近,日子也一天天过去,眼看着崛域森林就要到了,他们也已经赶路三四天了。

    “少城主,天色已经晚了,明天就能到崛域森林,不如先休息一晚上?”韩陆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身穿劲装,出声提议。

    他们的明天就要到了,今晚休息的话,明天也能有更好的精神进去崛域森林。

    “嗯。”离夜点点头,进崛域森林就要养精蓄锐,现在还算安全,等进去了崛域森林,就不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

    “宫主?”离宫的人小心翼翼看向北雪儿。

    这气氛还是这样,什么时候才能好?

    玄机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居然让气氛变成现在这样,一直都缓和不了

    。

    “原地休息吧。”北雪儿看了一眼离夜,淡淡回答。

    “是。”所有人都纷纷散开,准备今晚在这里休息的东西,剩下离夜和北雪儿站在原地。

    北雪儿迟疑了一会,缓缓走过去,“我想你应该不是在生气。”

    为了这么点事,她不至于会生气。

    “你以为我是在生气?”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她又没说什么,自己有什么好生气的。

    她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北宫家族会在临天大陆没有半点痕迹,一直在想,所以才不想说话罢了。

    “北宫这个姓氏很特别,你能和我说说吗?”北雪儿一脸好奇问道,凑到离夜身边。

    离夜白了一眼北雪儿,没有理会她。

    就算风启大陆有些人知道风启大陆的存在,北雪儿不知道就算了。

    北雪儿见离夜不说,也没有再去问,找了个地方坐下。

    当所有人回来,看了看沉默不语的两个人,总觉得气氛还没有变好,却也不说什么。

    殊不知,这一路上,都是他们自己想多了,其实她们两个根本就没什么。

    晚上所有人轮流守夜,风平浪静的一晚就这么过去了,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更没有玄兽出没。

    越靠近崛域森林,玄兽就越多,而他们这一晚上都没有玄兽攻击,看似好事,实际上,却不是什么好事。

    崛域森林周边的玄兽,等级肯定不高,数量肯定不少。

    然而这一晚上都没有遇到,只能说,崛域森林出现的这一股力量,真的很可怕,让玄兽纷纷逃窜离开,不敢多留。

    清晨大亮,离夜刚醒过来,就感觉怀里毛茸茸的一团缩着,她睁开眼睛一看,小白就躺在她怀里,睁这一双大眼睛,无害地看着她。

    看到小白神采奕奕的样子,离夜抱起它,把它举到面前平视。

    “那股力量不会真的和你有关吧?”离夜轻声自喃,自从听到那股力量出现后,小白就一直没消停过。

    眼前经常睡觉,但是最近让它睡它都不睡了。

    “呜呜!”小白迷茫地看着离夜,仿佛在无声的说,我也不知道。

    “不管是不是,先去看看吧。”清羽说,让小白长大的办法,也许就在崛域森林里。

    既然到了崛域森林,他们就去看看,看看有没有什么方法,能让小白长大。

    明明是一直能打败敖金的玄兽,可一直长不大也不是办法。

    “呜呜。”黑亮的眼睛绽放出光芒,小白立刻点点头。

    “但是你不要擅自行动,否则把你扔进空间!”离夜戳了戳小白的额头,一字一顿说道。

    最近它是老实了不少,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每次这家伙看见一个女人,一双眼睛就直放光,别以为不知道它想要干嘛。

    “呜呜!”小白立即站正身体,黑亮的眼睛一派肃然

    。

    只可惜,它那呆萌的样子,不用做什么,已经萌到了极点,还做出这么人性化的动作,就更加萌了。

    听到动静,不少人都睁开了眼睛,看到离夜怀里的小白能懂人言,他们大概也猜到了是玄兽,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差点没让他们炸起来

    离夜拿出一个玉瓶递给小白,小白接过直接打开,淡淡药香从玉瓶中渗透而出。

    它二话不说,前面两只爪子端起玉瓶,直接往嘴巴里倒。

    把丹药直接喂玄兽!

    这也太……

    丹药,他们平常都舍不得吃的东西,到这只玄兽这里,就感觉像零食一样。

    所有人突然觉得,他们平常过的连玄兽都不如。

    这种丹药,至少他们不敢随便吃,一来吃不起,太贵,他们又不是炼药师,就算是炼药师也不带这样,二来他们吃下去,身体承受不住。

    看到小白那么尽情的吃丹药,一双双眼睛,那叫一个羡慕。

    “大家都醒了,那就走吧。”离夜把玉瓶收起来,扔进储物手镯里,起身走去。

    北雪儿看了一眼自己带来的人,一脸受打击的样子,摇了摇头。

    “你们现在要是就受打击了,她后面做点什么,你们还用继续走下去吗?”到时候不得直接吐血?

    脑中一个激灵,他们顿时回神,轻咳一声,恢复常态。

    “走。”北雪儿飞身而去,跟上离夜的步伐。

    所有人这才匆匆是追上去,尽管回过神来,可依然还是那一脸受打击的模样。

    当他们所有人匆匆赶到崛域森林交界处,映入眼帘就是聚集一起各方势力,他们犹豫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在做什么。

    十几道身影从天而落,映入众人眼帘,当他们看清楚来人,眼中同时闪过一缕惊艳。

    北雪儿,还有另外一个……看起来很眼熟!

    而熟悉离夜的人,见她走来,一眼就认出了她,脸上同时露出笑容。

    离夜见大家都不进去,不明所以看了看周围,然后直接往熟悉的人那边走去。

    “墨东炎,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都还站在这里?”既然来了,不应该早就进去了吗?

    还有,她刚刚看了一圈,也没看到清羽他们,别告诉她,他们还没到。

    墨东炎耸耸肩,翻了翻白眼,然后指了指最里面。

    “你没张嘴?”离夜瞪了一眼墨东炎,谁知道他这是什么动作。

    “我!”墨东炎刚说出一个字,然后深吸一口气,才平稳住了语气,勉强露出一个微笑。

    “离夜大公子,你没看到里面站了一排炼药师吗?”炼药师,炼药师!

    炼药师?

    离夜扭头往人群深处看去,看了好一会,她才看到那一排穿着整齐,站在崛域森林最边缘的炼药师。

    他们这是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