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六十一章 离宫
    送他们刹主雷航回来了?

    门口所有人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玄机城势力的方向,明明传来消息,说他们刹主已经死了,现在这两个人说把他们刹主送回来,这是什么意思?

    还有,他们到底是什么人,突然出现在这里,一来就杀人

    哪里有这么狂的,他们也太嚣张了

    “二位说笑了,玄机城领域的方向传来消息,说雷航刹主已经死了,你们现在说把刹主送回来了,从何说起?”如沐浴春风的声音传来,透着丝丝暖意。

    感觉到空气中的波动,离夜和纳兰清羽几乎同时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紧闭的大门在此时开启,温和的笑容映入眼帘,紫衣男人身上散发着一股清雅,有着独特的气质。

    门后的人映入眼帘那一刻,离夜和纳兰清羽同时蹙了蹙眉。

    这个人,不简单

    “刹主”见到男人走出来,门口五个护卫异口同声叫道,一脸恭敬。

    刹主?

    蹙起眉头瞬间散开,红唇上扬一分,锐利的眸光在来人身上扫视打量,眼中逐渐染上点点笑意。

    刹主,天雷刹新任刹主。

    真是想不到,雷航这才刚死没几天,天雷刹就多了一个刹主了,而且实力也不弱,初级灵皇,速度够快的。

    “来者是客,两位请。”男人的目光在离夜和纳兰清羽身上停留了一会,稍稍侧步,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离夜慵懒睨视了一眼对面走出来的男人,眼角余光看了一眼纳兰清羽。

    “清羽,既然人家这么热情,咱们就走一趟吧?”请君入瓮,这招在他们这,是不灵的。

    “好。”纳兰清羽自然没什么意见,区区一个天雷刹,在他眼里,什么都不算。

    清羽?

    男人看向纳兰清羽的目光染上疑惑,却又不动声色隐藏了起来。

    这两个字,为什么听起来,很耳熟?

    清羽,他没见过这个人,为什么会觉得耳熟?

    三人走进天雷刹中,大门立即关上,守在门口的护卫,也跟着走了进去。

    将一切封闭在天雷刹中,无人能够探知,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离夜和纳兰清羽并肩走过,一路上,从他们身边尽管经过的天雷刹护卫,再看到他们之时,眼中都透着一股肃杀。

    他们尽管掩饰的很好,却逃不过离夜和纳兰清羽的眼睛。

    “想必阁下就是北宫离夜了?在下雷震,是新任的天雷刹刹主。”含笑的眸光落在离夜身上,眼中的深意,深不可测。

    “我没聋。”离夜停了下来,干脆就不走了,双手抱臂站在原处。

    一路上那么多人叫他刹主,这点还用他说。

    “在下能当上这天雷刹刹主,于情于理都该谢谢阁下。”若不是他,现在这个天雷刹刹主之位,还轮不到自己。

    离夜皮笑肉不笑看着雷震,谢谢她,这只怕不是他带他们进来的重点吧。

    “可是,在坐上这个位置的时候,在下答应过天雷刹的人一件事,这件事还希望离夜公子可以成全。”雷震一脸谦和谦虚,紧张的神情,好像多需要离夜似的。

    离夜没有回答,眼角余光看向纳兰清羽,刚好他也往离夜这边看来,眼中同时露出同样的冰冷。

    见离夜不回答,雷震还是继续说下去,并不在意她有没有回答。

    “他们都想要离夜公子一命换一命,雷航刹主死在你手上,所以,他们想要你的命。”沐浴春风的声音,到最后变得杀意浓浓,最后几个字,雷震几乎是一字一顿说出来的。

    注视着离夜的双眼,连眨都没有眨过,眼中的笑容,透着几分了然得意。

    “看出来了。”离夜依旧淡然,连眉头都不曾蹙一下。

    从走进来后,到处就是一片肃杀之气,每一缕都是针对她的,就算是瞎子也能感觉的出来。

    天雷刹的人,不是一般的想杀她,也对,毕竟她杀了他们刹主。

    “你不怕?”这下轮到雷震不理解了。

    他们两个走进天雷刹,落到他的手上,进入他的计划之中,到现在还跟没事人一样,是故作镇定么?

    “怕?清羽,你怕吗?”离夜调侃看向纳兰清羽,心里暗暗嘀咕道。

    某邪尊一定会说,那是什么东西?

    离夜心里的话还没说完,熟悉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那是什么东西?夜儿知道吗?”

    纳兰清羽面无表情回答,看着雷震的眸光,就像是在看一具尸体,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看吧

    离夜露出我就知道的表情,把目光移回道雷震身上。

    “你们……”

    “还有件事,你这个天雷刹的新任刹主可能不知道。”离夜冷冷打断雷震的话,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嗜血。

    离夜嘴角的那一缕笑容,让雷震只觉得后背阵阵发凉,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这天雷刹,小爷除了不知道有一个新任刹主冒出来,其它的都在小爷的掌控之中,小爷能跟你走进来,就有办法全身而退。”雷航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

    天雷刹有一个叫雷震的初级灵皇,居然一直都不在意,甚至连传人的位置都没想过他。

    雷震也算是有心机,能隐忍这么长时间,只可惜,他隐忍的再久,也没有什么用处,特别是他把主意打到了自己身上。

    以她的命,来巩固自己的刹主之位,不错的打算,只可惜,永远不可能成功

    “什么意思?”雷震心里咯吱一响,那种不好的预感越发浓郁。

    这而是什么感觉?

    “你没觉得,从你身边经过的人,越来越少了吗?”离夜指了指四周,他就没感觉到,整个天雷刹,那些他熟悉的气息,越来越少,越来越薄弱。

    雷震猛地睁大双眼,瞳孔缩紧,整个人宛若掉进冰窖了一般。

    “你做了什么?”这怎么可能,明明自己已经部署好了,怎么还会有现在这种事。

    “看在这天雷刹快没的份上,小爷大方告诉你一件事,早一年前,你脚下的势力,就已经是小爷的踏脚石了”清冷的声音在空中是炸开,冷酷没有丝毫温度。

    一块踏脚石,他以为自己能有多大作为

    踏脚石

    雷震目瞪口呆愣在当场,迎面而来的压迫感,让他只觉得连呼吸都变得稀薄了。

    银色身影从而降,稳稳落到离夜和纳兰清羽面前,微微低头。

    “尊主,公子,天雷刹再无一人”除了眼前这个

    再无一人

    晴天霹雳轰然落下,狠狠砸落在雷震心上,震的他头重脚轻,随时都有可能晕厥过去。

    “这里不是还有一个么,银翳,他就交给你了。”说完,离夜转身往回走,天雷刹,该消失了

    “遵命。”初级灵皇罢了,并不算什么。

    “别让他死的太快。”充满磁性的声音中,投着蚀骨冰寒,邪魅狂狷霸道席卷,隐约中透着几分怒意。

    “是,尊主。”银翳汗颜应道,眼角余光看了一眼身后的人。

    也不知道他做什么了,招惹上尊主。

    银翳,尊主……

    呆滞中的雷震仿佛想起了什么,惊骇的表情,骤然出现在脸上,惊悚道了极点。

    纳兰清羽邪尊

    这个男人,是邪尊

    邪尊

    雷震踉跄后退,到此刻,他才知道自己做的一切,有多愚蠢。

    他以为自己事事布置完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可他所掌握的一切,其实早就拿捏在别人手上。

    两道身影并肩走出天雷刹,离夜在走出的那一刻,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房屋。

    “踏脚石是踩了上去了,可得要好好发挥它的作用。”离夜若有所思道,她要让中临都所有势力都知道,玄机城是他们任何人都撼动不了的

    从今以后,玄机城在中临都的地位,任何人都无法撼动

    “自然。”不然怎么叫踏脚石

    “我们回去吧。”离夜微笑道,玄机城接下来还有很多事,他们得尽快回去。

    天雷刹一切都已经安排好,尽管这一趟她不用走,可她总得看看这个“踏脚石”是什么样子的,顺便把雷航扔回来。

    还有这个地方,说不定以后有用,先来看看也好。

    “回去。”纳兰清羽含笑点头,回去挺好。

    看到某人嘴角勾起的微笑,离夜额角顿时出现几条黑线。

    “想都别想”轻哼一声,离夜大步离开,狠狠地鄙视了纳兰清羽一眼。

    纳兰清羽别有深意地扬了扬眉头,迈步跟上去。

    不想,可不代表其它。

    随着他们走远的步伐,矗立在中临都的又一股势力倒塌,没有任何预兆,就这么倒塌在了众人面前。

    天雷刹,灭了

    这一消息,迅速在中临都传开,平静了一年的中临都,再一次人人自危。

    上一次他们感觉到威胁,那是一年前,血宗突然消失,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那个时候那种危险的感觉,再一次出现。

    这一次,天雷刹灭了,尽管不是一点痕迹没有留下,甚至知道是谁干的,但是这震慑力,还是让不少人惊悚畏惧。

    风云涌动,潮流掀起

    天雷刹雷航挑衅玄机城最后失败,被一个灵王打败,最后导致整个天雷刹被灭的各种流言,就这么在中临都各处传开。

    可不管流言有多少种,玄机城在中临都,在中临都所有人心中,早已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让人无法忽视,更不敢小视它的存在

    灵王级别打败灵皇,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发生在了中临都

    更诡异的是,一股新崛起的势力,竟然把天雷刹给灭了,本来维持平衡的五股势力,本来少了一个血宗,就已经破坏了平衡,现在就连天雷刹都没了

    中临都本来维持的平衡,彻底给破坏,可又出现了一股新的平衡力玄机城

    对于玄机城,外人更多是好奇和畏惧。

    毕竟一股建立不过一年,崛起不过一年的势力,同样用一年的时间,在中临都站稳脚步,甚至和中临都较为的五股势力持平,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要知道中临都没有哪一股势力,能够发展的如此迅速,这种速度,简直算的上可怕

    同样的他们畏惧着玄机城,毕竟一股新崛起的势力,以这么快的速度发展,谁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成了那个倒霉鬼,又被玄机城给灭了。

    又不知道从哪里传出一个消息,打败雷航,灭掉天雷刹的人,就是玄机城中,那个从未露面的少城主,也就是北宫离夜

    中临都各方势力,对这个叫北宫离夜的少城主,就更加好奇是什么人了,最重要的,北宫离夜和一年前,在中临都掀起风云的少年的名字何其形似,说不定两个人就是同一个人。

    这一猜测,又让各方势力纷纷想要证实,却不知道该如何证实。

    中临都各处掀起涌动,唯独平静出常的反而是玄机城。

    半个月过去,各方流言蜚语的热潮,一点都没有散去落幕,依旧热烈。

    而玄机城各处都走上了正轨,众人开始忙碌起各自的事情,把力所能及的事忙完,大家忙起来了,离夜倒是觉得自己闲下来了。

    她站在城楼上,环视着偌大的玄机城,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眸光抬起,她遥望远处,嘴角的笑意逐渐冷却。

    “我北宫离夜在这里等着你们”嗜血低喃的声音在空中散开,冰冷蚀骨,没有一丝温度。

    不管是谁,北宫家族不能白白毁了,她都会让他们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她说过的话绝对算数,那些人最好记得

    “轰隆隆~”

    轻缓笨重的声音传入耳中,离夜不解低头俯身看去。

    玄机城城门方向,一向紧闭的大门,正在缓缓开启,就连笼罩着玄机城的阵法也被撤除。

    纤细身影飞身而去,走到城门口,不解问道:“为何突然开启城门?”

    最近玄机城有什么事?

    想了想,离夜摇了摇头,这个她还真是不知道,最近她都不在玄机城。

    铸造兵器的矿石,尽管有魔岩矿,可魔岩矿在铸造兵器这一类,算是很珍贵的,而且不可能什么兵器都用魔岩矿。

    这段时间她出去找了一点其它的矿石,带回玄机城,顺便把位置告诉他们,方便日后采摘。

    开启城门的众人,看到出现在身后的身影,立即转身抱拳俯身叫道:“少城主。”

    “少城主,是这样的,最近中临都很多势力,都送上拜帖,说是想来玄机城挑选好的兵器,城主下令,开启城门。”为首的人一五一十说道。

    他们玄机城尽管稳固了脚步,现在这些还是很有必要的。

    没有各方势力来买兵器,他们打造出的兵器,不就全部都浪费了。

    “知道了。”离夜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没什么事。”

    说完,她转身往玄机城里面走去,心里泛出几丝疑惑,然后她加快脚步。

    站在城门口的人,看着离夜离开的背影,脸上都扬起笑容以及不可忽略的崇敬。

    他们少城主虽然年轻轻轻,但实力不凡,宿门,天雷刹,他们都看在眼里,以前以为少城主没有为玄机城做过多少事。

    可现在他们知道,少城主做的事,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多

    而且,少城主直接把宿门和天雷刹都给端了,说不敬佩那肯定是假的

    直到离夜走远,他们才收回目光,转身回去部署。

    最近玄机城会出现很多外人,他们要好好部署一番,要是有前来找麻烦的人,他们也好应对。

    离夜往萧水寒处理事情的地方走去,看着屋内优雅而坐,不急不缓嘱咐着众人大小事情的红色身影,嘴角笑意加深,没有立即走进去。

    直到所有人都离开,离夜双手背在身后,笑盈盈走进屋里。

    “谢谢师父。”

    刚刚建立起一股势力,事情真的很多,大小都有。

    萧水寒抬起眼皮睨视了一眼离夜,往椅背上靠去,“怎么了?”

    离夜嘿嘿一笑,在萧水寒对面坐下,“最近不是有很多实力要来玄机城,师父能给我看看拜帖吗?”

    最近她人也在玄机城,也可以帮着处理一点事情。

    “好。”萧水寒没有犹豫直接应道,然后坐正身体,把桌上厚厚的一沓帖子推到离夜面前,“它们都是。”

    各方势力都有,不只是中临都的势力,而且来的时间也不同,是件很麻烦的事。

    离夜看了一眼放在桌上厚厚的一沓拜帖,嘴角抽搐了一下,随手拿起上面的张开拜帖打开。

    “剑冢?”离夜把手里的拜帖递给萧水寒,临天大陆还有这样的势力?

    萧水寒看了一眼离夜,细心解释道:“剑冢,算起来也是铸造兵器的势力,不过他们铸造的只有剑,他们那里有各式各样的宝剑。”

    在铸造剑器这方面,剑冢还是比较擅长的,当然,玄机城也不弱。

    “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离夜把手里的拜帖随手扔在桌上,没有再去拿第二张。

    铸造剑器的势力,他们使用的,更多的是剑,既然这样,他们用自家的剑就行了,何必来玄机城。

    所以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来看看玄机城打造的兵器,有没有威胁到他们。

    “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不只是他们一个,像海家,婆罗门,他们都送上了拜帖,还有就是无情宗。”说到无情宗,萧水寒停了下来,注视着离夜。

    无情宗的目的,那就是再明显不过了。

    一年时间都过去了,无情宗还没有放弃邀请夜儿。

    “无殇?”离夜汗颜问道,这家伙怎么又来了,他就不嫌累吗?

    她都说没可能的事,他居然到现在都没放弃。

    “是的。”萧水寒点点头,就是他

    “师父,这件事还是你自己来吧。”无殇她还是不见了,面对这么一座冰山,还是少见为妙。

    这种人软硬不吃,而且说什么都说不通,用人类的语言,根本无法沟通

    所以,不见

    “海家呢?”海家她不是也有认识的人?

    “海家,你到时候把令牌还给他们,然后再把这个给他们。”离夜拿出一张地图摆在桌上,地图上有个地方批注了红色标志。

    萧水寒没有多问,拿过地图,放到一旁,“嗯。”

    玄机城建成了,令牌的确是该还给他们。

    “师父,那我就先走了。”离夜拧巴着一张脸,本来还以为可以帮帮师父的,现在看来是帮不上什么忙了。

    萧水寒看到离夜的表情,嘴角勾起模糊的弧度,“夜儿,玄机城的事,你就不用管了,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她建立玄机城,不就是为了这件事,怎么能让玄机城的是牵绊住她。

    离夜怔了怔,随即嘴角扬起笑容,“我知道了。”

    她的事,一定不会忘记的

    离夜起身离开,刚走到门口,萧水寒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出声叫道:“夜儿。”

    “啊?”离夜停步转身。

    “你是不是要找琥珀露?”这东西,很珍贵。

    “是啊。”离夜应道,那东西是那棵王者菩提给她的药方中,其中的一种药材,珍贵的她肉疼。

    她最近实力提升了,炼药术也提升了一点,已经能看到两种药材了,一种叫琥珀露,另外一种叫依米花。

    偏偏不管是哪一种,都是极难寻找到的药材,她到现在还一点头绪都没有。

    “为师曾近在离宫见过。”琥珀露,真的很美。

    细小的玉珠,又如同黎明时分,太阳折射下的露珠,折射出五彩光芒,真的是极美。

    “离宫”离夜诧异道,师父连离宫都去过了

    那临天大陆,师父还有什么地方是没有去过的,是不是只有天穹峰了?

    “你想多了。”萧水寒额角滑下一条黑线,他那次并不是私闯,是光明正大走进去的。

    离夜要是听到萧水寒的话,一定会更加鄙夷。

    浮云殿他不也是光明正大走进去的,然后还光明正大走了出来,照样没有人能拦住他的脚步。

    “是吗?”离夜狐疑看着萧水寒,为什么她觉得自己一点都没想多?

    连浮云殿都闯了,一个离宫,她觉得没什么不可能。

    “那是三年前,离宫举办一场盛大的比试,而比试的奖品中,就有琥珀露。”那次,他真的是光明正大走上去观看的。

    比试的奖品,琥珀露

    离夜差点没跳起来,居然有这么好的事,北雪儿也太大方了吧

    人家想得到琥珀露还得不到,她居然直接当做奖品送出去

    “那场比试,很难,并没有谁能得到它。”萧水寒不以为然摇摇头,最后没有一个人得到。

    离夜眉头一跳,走到萧水寒身边,问道:“到底是怎么样的比试,最后一个人都没得到?”

    这比试很难?

    可再难的比试,也会有一二之分,应该能得出结果吧?

    “她要的是炼药师,而且还是帝品。”萧水寒脸色凝重说道。

    临天大陆很久都没出现过帝品炼药师,要不是曾经有遗留下来帝品丹药,所有人都要怀疑,这个世上是不是真的有帝品存在。

    也正是因为这样,当时没有一个人能够成功,谁也没有炼制出帝品

    “帝品”又一个找帝品炼药师的

    “她当时问的,并不是说立刻要一个帝品炼药师,而是说谁能在十年内炼制出帝品丹药,就会有一系列的重礼送上,琥珀露就是其中一件。”当时她召集的,可是临天大陆所有的炼药师。

    那轰动的场面,这一辈子可能都不会忘记。

    除了炼药师大会时候,会有那么多炼药师齐聚,他就只在这一次见过那么多炼药师。

    就连主会的炼药师都来了,可最后却是失望而回。

    “十年,帝品丹药。”离夜想了想,心里一阵嘀咕。

    看来她真的是想炼制还灵丹,她是有想救的人,看起来对她还很重要。

    不过,比起菩提树,北雪儿真的是太人性了,她给的是十年,菩提树就给自己三年

    十年和三年一比,这差别也太大了好么

    呃,王者菩提,菩提心和琥珀露一比,好像也是前者更珍贵一点。

    “夜儿要不要去看看?”萧水寒笑道,她需要这东西,应该是想去看看的。

    “去”必须去

    既然有一个现成的琥珀露,说什么也要试试。

    北雪儿要真是想要还灵丹的话,她们就真的可以交易

    “那你可要快点,北雪儿经常不在离宫,最近她刚好在。”可说不定什么时候,她就出去了,或者是闭关了。

    临天大陆这么大,要找个人并不容易。

    “嗯。”眼珠子转了转,离夜转身离开。

    离宫,去就去

    离夜刚走出门外,迎面一道身影匆匆走来,看到她立即停下。

    “少城主。”

    “发生什么事了?”这么着急?

    “无情宗的人来了,而且来的还是无殇。”那群人,实在是受不了,所以他才急急忙忙来告诉城主。

    无殇……

    “那你赶紧去告诉城主吧。”离夜轻咳一声,看了看城门口的方向,然后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本来还想过几天再走,还是现在走吧。

    对于一个什么都说不通的人,见了也是浪费口水。

    城门口无殇带着人前来,看着巍峨的城池,冰山脸上……还是没什么变化。

    “离夜,北宫离夜。”他倒要看看是不是同一个人

    殊不知,他想证实的事,这次是证实不到了,离夜早就往相反的方向离开了玄机城,甚至都没有一个人知道。

    离开玄机城的离夜,匆匆往中域的方向走去。

    以她现在的实力,尽管挤不上强者一列,但也能在中域行走。

    既然离宫有这东西的话,就赶紧落实了,北雪儿要是答应,她也省的再去找琥珀露。

    找到琥珀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正确的说,这张药方上的药材,肯定都不是容易的事。

    前两样已经是这样了,后面的还不知道是怎么样的。

    就在离夜离开玄机城之时,几道银色身影匆匆走来,直奔她的院子而去,看他们走过露出的神色,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中域离宫,唯一一个建立在水上的势力,几百里的淡水湖泊,蓝青色的湖水波光粼粼,碧水蓝天,接连一片。

    山峦耸立在湖泊周边,还有那放眼看去,看不到尽头的绿草百花争相绽放。

    水雾袅袅,在湖泊上散而不灭,远远看去,就如同一个陷阱。

    水雾朦胧间,隐约可以看到湖泊中央的大岛屿矗立,岛屿之上座座宫阙房屋,连绵不绝,甚至还有一座宫殿,是建在所有宫殿之上,仿佛是浮在空中一般。

    少年一袭淡蓝长袍,腰间挂着一枚透明的玉珠,玉珠下悬挂着几缕蓝色流苏,明明中间没有任何连接,它们却完整,垂挂在少年腰间,只要仔细一看,就能认出来,那是伐天玉阵。

    衣袍上绣着巧夺天工的银丝暗纹,精美绝伦,美不可言。

    容颜俊美,眉宇间,有着掩藏不住的桀骜不羁,黑亮的双眸,如黑夜中闪烁的星辰那般明亮耀眼,时刻展露这自信的锋芒,红唇勾起的淡笑,似有似无,让人有种想抓也抓不住的感觉。

    那与生俱来的气质,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势,淡然漠然的气息,让四周绝美的山水,顿时黯然无光。

    “离宫”清冷的声音透着几分笑意,目光环视四周。

    青山绿水,树木繁茂,花草茂盛,粼粼波光,的确是很美。

    “来者何人?”湖泊之中,云雾之后,一声轻呵传来,透着十足的威严。

    离夜摸了摸鼻子,往水雾环绕的湖泊之上看去,不急不缓开口,“我叫离夜,来是想见你们宫主的。”

    “离夜?你是那个炼药师?”隐约间,一道身影缓缓走过湖泊,双手负在身后。

    离夜嘴角一抽,讪讪笑着点头,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声有这么响亮。

    “要见我们宫主有两种办法,一种是我们禀告,等待宫主的回复,宫主什么时候想见你,就说不定了,第二种自己走过这重重水雾,便能立刻见到宫主。”这是他们离宫的规矩。

    离夜眨了眨眼睛,进离宫还有这种规矩?

    “我选第二种。”她果断回答。

    就像师父说的,北雪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见人了,让离宫的人禀告,谁知道她什么时候见自己,要是一年后突然才想起来,她不得在这里等一年。

    “请。”

    湖泊上的水雾,越来越浓郁,原本隐约可见的岛屿,最后消失在水雾之后,再也不见了踪迹。

    离夜没有迟疑迈步走到湖泊上,刚刚那道声音继续响起在耳边。

    “进入离宫的路只有一条,机会也只有一次。”

    靠不早说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面前重重迷雾,动了动脚下步伐,看了看身后,她发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被厚厚的水雾笼罩。

    “这也是阵?”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伸手摸了摸挂在腰间的伐天玉阵。

    把它拿出来当挂饰,果然还是有用的,现在就派上用场了。

    远在风启大陆的北宫弑要是知道,离夜把伐天玉阵直接当挂饰,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把伐天玉阵拿在手上,复杂的手结在手上变化,伐天玉阵上立即闪烁出一缕光芒。

    伐天玉阵附在空中,漂浮了一会,立即往前飞去。

    “搞定”离夜拍了拍手掌,嘿嘿一笑,跟着伐天玉阵往前走去。

    比阵,她这个伐天玉阵才是好东西,里面大大小小的阵不计其数,摆阵破阵,它都能帮上忙,更何况这只是一个迷雾阵。

    跟随着伐天玉阵,离夜越走越深,最后身影完全没入水雾之中,再也消失不见。

    隐约间,在这层迷雾中,能看到一闪一闪的玉珠,漂浮在空中,往前挪动。

    暗处的几道身影,看着离夜笔直而去的身影,脸上闪过惊讶。

    “他是怎么找到路的”

    “我哪里知道,可他就是找到了。”

    “这么快的时间找到路的人,除了宫主,他是第一个。”

    “我去禀告宫主。”

    迷雾中传来惊讶的声音,然后就看到几道身影匆匆离开,往岛屿的方向走去。

    重重迷雾,瀑布银川飞流直下,一股清泉从最高处的宫殿潺潺流下,就仿佛是从天上流下来的天河。

    一道身影顺着瀑布,一路往上走去,刚走到最顶上的宫殿,立即单膝而跪。

    “宫主”

    “轰”紧闭的房门打开,跪在地上的身影立即飞身而入。

    “何事?”淡然的声音响起,仿佛一汪冰泉,冷彻人心。

    青色身影背对着门口,宛若一朵静卧的青色睡莲,恬静优雅,清丽脱俗。

    “离宫外有人想要见宫主,两个选择,他选了其二,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便找到了正确的路。”说话间,那人额角不急流下一滴冷汗。

    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找到了正确的路,这次来的人还真是不简单。

    “噢?”几个呼吸的时间。

    “属下想问,要不要增加难度?”但是对方的身份有点特别,宫主应该会见吧。

    要不是他身份特别,这种事自己也不会来问宫主了。

    “什么人?”一般人,他们不会特意告诉他。

    “他说他叫离夜。”

    “离夜”青色身影立即转身,惊讶至极。

    她怎么来了

    “宫主是否要见?”来人怔怔问道,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宫主如此惊讶。

    不是说这个叫离夜的只是炼药师吗?宫主听到这个名字,怎么会这么惊讶?

    “不,我不见她”不能见

    “是”那人说完便站起身,转身往外走去。

    可还没走几步,北雪儿的声音再次响起,“直接带她到这里来。”

    嘎?

    那人停下脚步,转身诧异看着北雪儿。

    宫主这是怎么了?

    “让本座说第二次?”北雪儿脸色一沉,放在膝盖上的手掌,慢慢握起。

    她是知道了什么吗?

    “属下明白”那人惊恐应道,然后立即转身离去。

    从瀑布上一路往下,飞身而去,眨眼,那人便走到了是流川的外围,也就是面前的一望无际的粼粼波光。

    “应该还没这么快到吧?”他皱眉张望,也没见谁这么快的速度就走到了。

    淡蓝色身影无声走他身后,红唇轻启,“你是在找我吗?”

    张望中的人,听到这个声音,猛地转身,立即拔出手里的刀刃。

    离夜垂眸看了一眼闪烁出寒光的利刃,双手抱臂,“怎么,这就是离宫的迎客之道?”

    她好不容易走过来,等着她的居然是一把刀。

    “你是离夜?”那人皱眉问道,缓缓将拔出来的刀刃插入刀鞘。

    “嗯。”离夜不冷不热应道,扭头看向高高耸立的宫殿,要见一趟北雪儿还真不容易。

    要不是自己有伐天玉阵,也未必能走出刚刚那一层迷雾。

    “离夜公子,刚刚是在下冒犯了。”那人紧张道,目光在离夜身上看了一眼,心里泛出疑惑。

    奇怪了,明明只是灵王的实力,刚刚他靠近的时候,怎么自己一点气息都没感觉到?

    “我要见你们宫主。”离夜直接说明来意。

    “是,宫主让我在这里等您,说是您来了,直接带你去见她。”看来这个炼药师大人,还真的是很重要的。

    “带路。”离夜注视着耸立在高处的宫殿,眸光有些深邃,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题外话------

    北雪儿的身份,会慢慢揭晓滴,别急别急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