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六十章 把你们刹主送回来了!
    雷航双眼看着空中落下的巨大龙形,吞了吞口水,脚步不自觉往后退去,脸色阵阵苍白无力,没有一点血色。

    然而他才后退一步,身体立刻就被锁定,然后再也无法动弹一下!

    怎么回事

    !

    雷航猛地看向离夜,仿佛在问,你到底做了什么?

    离夜不解地看着雷航,看到他极为痛苦的模样,空中巨龙又往他那边冲去,双手摊开耸耸肩。

    “别这么看着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这是大实话!

    这股力量是敖金的,她最多就是凝聚了一下,连最后的形状是龙形,她比他们还晚知道,至于这股力量为什么会冲向雷航……那还得问敖金。

    当然,她不介意雷航就这么死了。

    灵皇级别,和灵王之间的相差太远,尽管只有一步,这一步,却隔了千山万水,达不到那一步,便永远无法跨越。

    她承认,现在的自己,即便能和雷航较量一番,但要杀他,还远远不行。

    雷航睁大双眼,他跟自己说不知道,这招式明明是他凝聚出来的,有什么不知道的!?

    “就算小爷知道又怎么样,你还是得死,一年前你所谓的天雷刹,在小爷眼里,不过就是块踏脚石!”

    霸道轻狂的声音在天地间传开,铿锵有力,震慑人心!

    雷航屏住呼吸,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少年,他周围隐约笼罩着一层金色光芒,就这么看去,他仿佛就是那傲立九天之上,尊贵无比的王者!

    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原本的愤怒,在这一刻,全部僵住。

    “轰——”

    紧接着,金光笼罩而来,雷航耳边响起一声滔天巨响,然而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再也没有一点力气,最后他什么知觉便都没有了。

    金色龙形在空中狠狠撕扯,直接穿透雷航的身体!

    刹那间,一声巨响响彻天地,然后那么瞬间,仿佛连时间都停顿静止了。

    离夜眨了眨眼睛,看着被龙形穿透身体的雷航,迈步走过去,才走一步,僵在空中的身体,急速往下坠落!

    “砰!”

    地上一声巨响响起,大地狠狠震动了一下,沙尘漫天,隐约间,可以看到一个巨大坑洼,而雷航就躺在这个坑洼之中。

    双手抱臂,离夜若有所思看着坑洼中的雷航,脸上露出不解。

    “不是说,当实力达到灵皇,即便人死了,还会有灵体么?”雷航死了,也没看到灵体出现,难道是忽悠人的?

    “你认为本王出手,还会给他留下灵体?”自傲的声音响起,从声音听来,就能想象,现在敖金该是以怎么样高傲的姿态在说话。

    这么一个区区的人类,灵皇级别,解决他还需要两次,那它还算什么龙族王者。

    呃……

    离夜那叫一个汗颜,好吧,的确是这样,敖金是高高在上的龙族王者,杀一个人,怎么还会动两次手。

    眼角余光看到不远处的吾邪,她伸出手,吾邪立即回到她手上,把吾邪放进储物手镯之中,转身往萧水寒站着的方向走去,才转身,映入眼帘就是萧水寒那双探究的目光。

    她轻咳一声,摸了摸鼻子,慢慢走过去,嘿嘿一笑。

    “师父,解决了

    。”雷航一死,天雷刹就和宿门霸宗这些势力没什么两样,要解决他们,很简单。

    这块踏脚石,她自然得好好用,到那个时候,玄机城在中临都的名声,就会在以前五股突出的势力之上!

    “夜儿身上的底牌,还真是一个比一个吓人。”连他这个做师父的,看到那么多底牌,都有点自愧不如了。

    雷神诀他自认解决起来,需要一点时间,也会很麻烦,但夜儿……

    “那不是我的功劳。”离夜摇摇头,要不是敖金出手,雷神诀她也无能为力,更别提杀雷航的事。

    “喏,好好收着。”萧水寒伸出手,修长手指张开,龙魂珠静静躺在他的手掌心。

    离夜微笑接过,她的手指才碰触到龙魂珠,然后躺在萧水寒手心的珠子,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一滴汗珠从额角滴下,太阳穴在狠狠抽搐,离夜那叫一个无语。

    这敖金,就这么担心它的龙魂珠不见?

    东西都还给它了,她又不会再抢走,它有什么好担心的。

    萧水寒蹙了蹙眉头,看着刚刚放着龙魂珠的手掌心,抬起眼皮往离夜那边看去。

    刚刚从他手掌上一闪而逝的力量,和刚刚凝聚龙形的力量很相似,不,几乎就是一股力量。

    龙形,龙族?

    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淡淡柔和,修长的手指从容淡然收回,垂在身旁。

    “回去吧。”说完,萧水寒转身往玄机城内走去。

    笼罩在玄机城周围的力量,在他走到玄机城城墙之际,立即开始收起,直到最后完全消失在众人眼前。

    离夜看了一眼坑洼中躺着的雷航,红唇轻启,“来人。”

    “属下在!”几道残影从空中闪过,眨眼出现在离夜面前,单膝而归。

    “把雷航的尸体留着。”指了指地上的雷航,身体中,一股灼烫袭来,然后急速往左手手臂聚拢而去。

    离夜微微一怔,看了一眼左手手臂,随即大步走回玄机城。

    “是!”几道身影落在地上,带着雷航的尸体,迅速往回走。

    玄机城外,过了很长时间,才有人敢走出来,小心翼翼看着空中,直到看到空中的几道身影都不见了,他们才松了口气。

    没事了!

    这次的对战,怕是玄机城建造以来最大的一次了。

    雷航,天雷刹,不照样不能撼动玄机城么?

    他们都撼动不了玄机城,那中临都还有谁能撼动天雷刹?

    影门,海家,又或者是婆罗门,貌似是不大可能了,中临都这三股势力,和天雷刹都差不多,天雷刹雷航都败了,他们未必能撼动玄机城。

    这个建立到崛起,不过一年的势力,中临都任何一股势力,再也无法撼动!

    离夜回到玄机城中,立即回到自己的住处,房门紧紧关闭,她忍着手臂上滚烫的温度,咬牙走到软榻上坐下,额上密集这滴滴冷汗。

    “敖金,你还没说这是怎么回事

    !”离夜咬牙问道,她手臂怎么会这么烫,就像是身上硬生生在烙下一个印记!

    高傲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不急不缓,好像没看到离夜满头冷汗的模样。

    “小事,我发现你的身体,能承受我的力量,所以就留下了一些在你身体里,这样以后即便没有我,你也能用龙吟碎天这一招,威力自然不如我刚才,不过能帮到你。”要承受它的力量,让它的力量和离夜的身体融合,当然得吃点苦头。

    不过人类可以承受住它的力量,这的确少见,更何况离夜是它的契约者,给她留点自己的力量,也就多一个保障。

    离夜额角微微抽动,立即掀开左手手臂上的衣服,金色的龙形,在手臂上浮现出淡淡痕迹。

    金龙栩栩如生,盘旋在手臂上,仿佛随时就会直冲而出。

    “以后你看到刚刚那种小火花,就不用担心了,不用谢谢我,我先休息了。”说完,敖金的声音彻底消失,契约空间一片寂静。

    离夜咬咬牙,额上布满细小的汗珠,忍住把敖金扔出契约空间的冲动。

    给她留下一点力量,至少也要先告诉她一声,让她有点心理准备也是好的,结果事情发生了它才说!

    “啊,对了,你要赶紧把这股力量和你的身体,你的灵力融合,不然它后面会变得更加猛烈的。”消失的声音,再次次响起,紧接着立刻消失。

    离夜嘴角不停抽搐,脸色顿时黑了一半。

    没有再迟疑,离夜迅速盘腿坐下,竭力控制身体中乱窜的滚烫。

    紧闭的房门一关就是三天,这三天离夜没有踏出去一步,而玄机城外,雷航被杀的消息,早已是沸沸扬扬。

    中临都只怕没有谁不知道,堂堂天雷刹刹主,雷航被杀的消息。

    而玄机城中,一切依旧,和以往不同的就是,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无尽的喜悦。

    隐约间,耳边仿佛能听到那细小,敲打兵器的声音,可想要认真去听,这些声音又消失不见,像是从没出现过。

    同样风华绝代,气质又截然不同的两个男人,并肩站在紧闭的房门外。

    红衣妖娆,一派洒脱,俊美的容颜却没有一丝表情,仿佛天地间,再无任何事能让他蹙眉。

    白衣飘逸,仙气袅袅,如玉雕琢般的俊容,完美无瑕,宛若仙人临世,薄凉清冷的眸光,平淡如水,深邃的不可见底。

    “从那天之后,就一直闭关?”纳兰清羽不解问道,闭关。

    夜儿刚刚闭关出来不久,为何又要闭关?

    “三天了,一步都没有出来过,只是靠近,就会有一股强大的力量阻止。”萧水寒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突然就变成现在这样,那天明明没什么事情,夜儿还让人带回雷航的尸体。

    “强大的力量。”双手负在身后,软靴微移,纳兰清羽看着紧闭的房门,迈步走过去。

    萧水寒伸出手,刚想要说什么,蠕了蠕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把手收回来。

    强势之力席卷而来,扑打在脸上,萧水寒面无表情看着那往前移步的身影,眸光越发明亮。

    这个男人,的确是很强

    。

    见纳兰清羽跨越了那一层阻碍,萧水寒心里的担忧也稍稍放下。

    有他在,夜儿不会有事。

    “吱嘎。”

    房门推开,坐在房间里的离夜,迅速睁开双眼,一道金色光芒从眼中闪过,当她看到推开房门的身影,这才又闭上眼睛。

    “怎么了?”那一缕金光,并没有逃过纳兰清羽的双眼。

    房间里无形笼罩的力量,带着丝丝压迫,当然这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有时间再说。”说完,离夜再次闭上眼睛,将在身体中充斥的那股力量收缩压制。

    这三天来,同样的事情,她做了上千次,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敖金的这股力量,根本吸收不了,每次到关键的时候就会失败,而且到现在她都没找到失败的原因。

    纳兰清羽沉默走到离夜面前坐下,感觉着她身体周围强势的冲击力,眸光变的跟更为深邃。

    如羊脂白玉的手指伸出,往笼罩在离夜周围的金光触去。

    原本闭上双眼专心修炼的离夜,再次睁开双眸,眼睛里照耀着金色光芒。

    瞳孔没有任何焦点,金光照耀着四周,闪耀出无比耀眼的光芒。

    原本放在膝盖上的双手,震开强势的力量,二话不说,直接攻向坐在对面的纳兰清羽。

    “夜儿!”纳兰清羽抬手抓住挥过来的拳头,沉声叫道。

    “你先出去。”离夜摇摇头,试图控制一下自己的身体,可身体那股横冲直撞的力量,一点都不受她控制。

    又来了!

    离夜有种抓狂的冲动,这几天来,这股力量动不动就冲开,想要出手攻击,也不知道是想要攻击什么。

    敖金到底留了多少力量在她体内,这几天她尽管没有成功,好歹吸收了一点。

    怎么还感觉身体里有用不完的力气,总想着好好发泄一番。

    不过,她身体的力量每冲开一次,敖金留在她身体里的力量,就会减少一点。

    她本来以为,自己闭关一段时间,这样也就过去了,谁知道清羽进来了,还偏偏碰上这个时候。

    纳兰清羽拉过离夜,将她搂在怀中,目光阴沉看着她身上溢出的金光。

    “到底是谁给你身体里留了这么霸道的力量!”这么霸道的力量,夜儿就算想要完全吸收,一时半会也是不可能的事。

    离夜没有回答,被纳兰清羽握住的手臂,一道刺眼的光芒冲击而出,宛若锋利的刀刃。

    金光眼看着距离纳兰清羽不过一指远,只见坐在地上的身影瞬间站起来,但是握住离夜的手,始终没有松开,反而把她一起拉了起来。

    “夜儿!”该死的,他非得宰了那个人不可!

    离夜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被握住的手腕,然后抬头看了一眼纳兰清羽,另外一只没有被束缚的手,化指成爪,直接攻向纳兰清羽的喉咙。

    纳兰清羽不急不缓伸出手,攫住离夜攻击而来的手,将她的双手牢牢扣住

    。

    金色之力形成光华,在离夜身体周围流转,那弹指可破的肌肤上,一层金光折射开来,美的让人窒息。

    纳兰清羽锁住离夜的双手,精神力探入离夜身体经络之中,然他而才刚刚探入,只见离夜身上一道金光震开,两人同时后退。

    “嘶啦!”

    撕裂的身影响起在,纳兰清羽感觉到手臂上一轻,低头一看,他那宽大的衣袖,被震碎了半截。

    震碎……

    这股力量的确是够霸道,能震碎他的衣服。

    “想不到夜儿也会如此热情。”纳兰清羽含笑抬起手臂,震碎的衣袖,根本遮不住他的手臂。

    离夜额角狠狠抽动了一下,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她忍不住在心里狠啐。

    去他的热情,那衣服是震碎的,又不是她故意撕的!

    最最最重要的,这股力量,她还不能完全控制,她都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现在这样。

    该死的敖金,好好的也不说清楚,她总觉得身体里有股力量,怎么用也用不完。

    软靴微移,上一秒还站在几步外的身影,下一秒已经将离夜搂入怀中,双臂紧紧将她的身体圈住。

    “夜儿,告诉我,这股力量是谁的?”这么强悍,最起码都是灵尊。

    中临都什么时候出现灵尊级别的人?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离夜忍住身体中那股暴走的力量,蠕了蠕嘴,慢慢吐出两个字,“敖金。”

    除了敖金还能有谁,让它帮个忙,现在直接就变成这样了。

    那个什么龙吟碎天威力是大,可她的身体,哪里能承受龙族的力量。

    但是敖金把力量给她,它自身的力量就会削弱,要是对自己没用,它也不会给自己。

    这几天她叫过敖金,想问问发生什么事了,可它一直都没有回答,好像是睡着了一样,没有半点声音。

    敖金!那条龙!

    纳兰清羽千万的怒火,最后也只能化作一缕轻叹。

    那条龙他还真没什么办法,不是没办法对它动手,是不能对它动手,它要是出点什么事,最后辛苦的还是夜儿。

    “夜儿,它留在你身体的,是龙族的力量,来,将这股力量释放出来,只有释放,才能融入你的身体。”纳兰清羽用力抱住离夜,以免她再次挣脱。

    龙族的力量,这放在夜儿身体里,即便会有好处,可那条龙难道不知道这样太过冒险!

    “这样?”离夜吃力问道,这样就行了吗?

    “对。”果断的回答,让离夜泛出疑惑的心情,平静了不少。

    “可是你……”

    “放心,这点力量,还伤不到为夫。”只是一部分的龙族之力,对他造不成什么伤害。

    离夜这下没有再压抑,身体周围,金色的光芒轰然展开,带着一股强劲冲击,房间里的一切,在瞬时之间,轰然变得粉碎

    !

    “轰隆隆——”

    碎屑滚滚落下,落在地上,发出阵阵响声。

    刚走出不远的萧水寒,听到身后的动静,疑惑停下脚步,转身往离夜的房间看去。

    然而他才刚转身,映入眼帘的就是一道荡开的金色光圈,光圈往四周震开!

    劲风席卷而来,他扬袖一挥,横扫而来的劲风,瞬间消散。

    “夜儿这是怎么了?”萧水寒不解问道,看了一会,周围没有了动静,他这才又离开。

    房间之中,没有一个地方完好,到处都是四分五裂,就连房门和窗户,仿佛随时都会摇摇欲坠。

    站在房间中央的两人,相拥在一起,身上的衣服,在刚才那一道强势的力量下,被震的变成条条碎布,散乱披在身上。

    离夜身体那道金光散去,疲惫地靠在纳兰清羽怀中,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现在是何种状态。

    她费力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满地狼藉,囧囧看了看四周,她把头埋进纳兰清羽的胸前。

    她是不会承认,这是她干的!

    “去隔壁?”柔和的嗓音,带着几分低哑,在离夜耳边响起。

    “嗯。”离夜点点头,她现在若不是有几分疲倦,一定能听出响起在耳边的嗓音,和平时的不同,紧接着会跳的远远的。

    然而,她这一次,并没有听到那些不同。

    搂住怀中的人,深邃如汪洋的一般的双眸中,闪过一丝滚烫的笑意,两道身影闪过,转眼,便已然出现在隔壁的房间。

    一丝灵力扫过,被打开的房门立即被关上,紧接着走进房间的两道身影,便出现在了床边。

    “夜儿,吃点丹药调息一下。”将怀中的人放下,纳兰清羽握了握拳,这才转身往屏风后走去。

    在那股力量震开后,原本精神充沛的身体,此时变得虚软无力。

    离夜深吸一口气,勉强从储物手镯中拿出几颗丹药吃下去,生命之源迅速展开,让虚软的身体,再次恢复力气。

    同时,在丹田处,她发现乳白色的生命之源和紫色的灵力之间,出现一点金光。

    金光虽然不多,却非常耀眼,照亮了整个丹田。

    融合了!

    离夜心里泛出喜悦,她一直以为是靠是压制吸收才能将这股力量融合,没想到居然将这股力量展开,让全部的力量散开,才能融合力量!

    精神力探过,在那一点金光之间流转,耳边一声低吼响起,那像是一声低沉的龙吟。

    嘴角缓缓上扬,完美的弧线出现勾起,一缕金光渗透而出,如隐若现笼罩她身体周围,光华流转,美的那般不真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离夜感觉到身体的力气慢慢在恢复,敏觉也在恢复。

    灼热的眸光落在身上,她心里咯吱一响,这才睁开双眼。

    双眼睁开,映入就是那双如大海般,深不可测的双眸,其中还带着点点光亮,甚至……

    感觉身体上几分凉意,离夜低头看去,才发现身上的衣服早已成了碎布条

    。

    “纳兰清羽!”额角太阳穴不停跳动,离夜差点暴走。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薄唇扬起微笑,刹那惊鸿,美的惊心动魄。

    笑容落入眼帘,离夜眼角轻轻一跳,坐在床上的身影迅速移开,直接冲向屏风。

    然而一道身影比她的动作更快,她还没走出一步,整个人就被压倒在了床上,双手被紧紧束缚住。

    “动手的人可是夜儿。”邪魅蛊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含笑的男人,此时美的如同妖孽。

    离夜嘴角一抽,看到那妖孽般的俊脸,有种想要装晕的冲动。

    两人下半身完美契合,紧贴在一起,双臂撑起上半身,看着躺在怀中,懊恼的人儿,俊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

    “这不公平。”离夜目光在纳兰清羽的身上扫视了一圈,忿忿说道。

    当时明明他们两个抱在一起,为什么她衣服变成了现在这样,他半点事情没有!?

    “夜儿想怎么公平?”白皙手指拂过那殷红唇瓣,柔和的声音,越发诱惑。

    离夜神情僵硬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心里暗暗叫糟。

    用美色这招,太可耻了!

    就他这样,就算是圣人也挡不住这种诱惑吧!?

    “当我没说。”离夜深吸一口气,微笑摇头,她不会说的,说了的话,这家伙肯定会照做。

    那个时候,她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抵挡住,美色的诱惑。

    “嗯?”上半身稍稍压低,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鼻间完全只有对方的气息,再也注意不到其他。

    “妖孽,你是故意诱惑吗?”离夜狐疑地看着,这绝对是故意的!

    纳兰清羽点点头,“夫人说什么,那便是什么。”

    “我……”黑亮的眸光微转,闪烁出一丝丝耀眼的光芒,舔了舔唇瓣,离夜眼中多了一分笑意。

    然而她没发现,自己这个举动,让她身上的男人,眼睛深处的炽热,又浓郁了一分。

    灵力在身体中流转,离夜稍稍用力,两人瞬间改变了位置。

    女上男下!离夜跨坐在纳兰清羽身上,手指挑起那光洁的下巴,微微俯身,四目相视。

    “小爷不陪你玩了!”再玩就玩出火了!

    话落,离夜转身就要起身,只可惜还没有任何动作,细腰就被一双大手圈住。

    双臂稍稍一带,两人之间的位置,又恢复了原态。

    离夜反手就想要挣开,灵力在手掌之间翻转,紫色的灵力中,伴随着一缕金光,四周空气迅速凝聚而成。

    两人谁也没有放开,挣脱,抓住,挣脱,抓住……仿佛永远没完没了。

    “嘶啦~”布料撕裂的声音响起,还想要挣脱的离夜顿时怔住

    。

    阵阵凉意袭来,离夜立刻就后悔了。

    就不该和他打的!

    “我说……”离夜才说出两个字,嘴巴就被封住了。

    唇舌纠缠,身影重叠,紧贴在一起。

    滚烫的气息笼罩,离夜明显感觉到这次的气氛,和以往的都不同,她才发现,火早就玩出来了!

    某位邪尊大人,一直都没有表露,但在这一刻,他没做任何掩饰。

    看着面前的男人,离夜眼中溢出一丝笑意,双手圈住他脖子。

    感觉到身下人儿的动作,纳兰清羽嘴角双双上扬,深邃地眸光中,闪烁出狡黠的光芒。

    手掌之间一道灵力甩出,强大力量立即扩散,将整个院落的笼罩其中,任何人都无法靠近!

    结界之力,阻挡了房间的一切,连一点声音,都不曾透出。

    院中结界阻隔,靠近这里的人,纷纷驱散。

    结界笼罩,最后大家干脆也不敢来打扰,毕竟有结界在,他们根本连靠近都靠近不了。

    结界力量的强横,他们感觉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压迫感。

    结界内的一切,外人无法得知,但身处在结界内的两人,对外界却还是知道一点。

    房间内,一缕阳光渗透而进,透着温和的柔光。

    “夜儿……”

    “你离我远点,我今天还有事。”凉凉的声音响起,纤细身影穿好亵衣,直接往屏风后走去。

    休想让她又在床上过一天,门都没有!

    床幔之后,俊美的男人,面带慵懒,注视着屏风后的身影,然而也只能眼巴巴看着。

    “雷航不是死了吗?”夜儿还有什么事?

    “他是死了,天雷刹不是还在,你觉得我会留一个那么大的势力?”穿戴整齐人儿从屏风后走出来,忍住身上的不适,双手抱臂靠着屏风。

    纳兰清羽点点头,一脸无奈,他觉得他们的话题应该是什么时候成亲。

    名分这东西,还是挺重要的!

    床幔后若隐若现的身影映入眼帘,离夜双颊立刻泛出一丝绯红,她轻咳一声,转身往门口走去。

    “我先走了。”才走一步,离夜就有种冲回去动拳的冲动。

    她都这样了,这个男人精神怎么还那么好!

    想了想,就算动手自己也打不过纳兰清羽,最后还是放弃了。

    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一颗丹药吃下去,身体的酸疼才得到丝丝缓解。

    熟悉的暖流从身体中划过,离夜那别扭行走的姿势,才慢慢恢复正常,然后走出房间。

    刚走出房间,离夜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弥漫周围,正想转身回到房间问问是怎么回事,然而刚刚还躺在床上的男人,此时已经穿戴整齐,站在她身边了。

    “这结界是怎么回事?”离夜满头黑线问道,她怎么不知道这里什么时候张开结界了?

    纳兰清羽柔和一笑,手指轻轻点出,这些天众人头痛不已的结界,瞬间消失

    !

    “夜儿……”

    “你不用说了。”离夜立刻阻止,然后大步走出去。

    谁知道他会说什么,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纳兰清羽摸了摸鼻子,大步走在离夜身旁,嘴角始终勾着一抹笑容。

    玄机城中,对于突然出现的男人,众人心里纷纷疑惑不解,但是看到他走在离夜身边,他们这才没有去理会。

    也许是少城主请来的客人,少城主的事,他们就别管那么多了。

    高墙之上,红色身影单手负在身后,一手握着伞柄,毫无波澜的双眼,注视着前方。

    离夜老远就看到站在城墙上的萧水寒,脚步走动,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她的身影便站在了萧水寒身边。

    “师父。”师父站在这里干嘛?

    感觉到身边的波动,萧水寒这才收回注视远处的目光,看着离夜。

    “夜儿没事了?”目光在她身上流转,见她气息稳定,而且隐约感觉醇厚了几分,萧水寒满意点点头。

    不错,夜儿的实力又精进了几分,这样下去,应该很快就能突破灵王,晋升灵皇。

    离夜不知道是心虚,还是怎么的,脸颊上悄然染上一层红晕,她轻咳一声,掩饰自己这种窘态。

    “没什么事。”本来就没什么事!

    白色身影在离夜身边晃动,萧水寒抬起眼皮,看了离夜身边的人一眼。

    “邪尊。”

    看着纳兰清羽三天两头出现在离夜身边,萧水寒在知道纳兰清羽就邪尊的那天,也就知道临天大陆那些传言都是假的。

    什么邪尊每日在天穹峰闭关,正在闭关的人,每天出现在他徒弟身边,以前更是去了风启大陆。

    纳兰清羽微微颔首,嘴角的笑意明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师父,雷航呢?”雷航的尸体,应该完好无损的放在玄机城吧?她还有用呢!

    “在那里,夜儿若是要,为师让人拿出来。”她要的东西,自然是保管的好好的,不会有丝毫纰漏。

    离夜摆了摆手,微笑道:“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

    “夜儿去天雷刹,打算带多少人?”萧水寒扫视了一眼偌大的玄机城,眼中的讥讽浓郁了几分。

    外人只知道玄机城打造兵器,他们却不知道,这些人是他从各个地方集结而成,实力并不弱!

    端掉一个天雷刹,绰绰有余!

    “他一个。”离夜指了指身边的纳兰清羽,他们去就好了。

    纳兰清羽一个人比上整个玄机城的人,带再多的人,还不如带他一个。

    萧水寒若有所思看了一眼纳兰清羽,随即点点头,“好。”

    的确,若是邪尊去的话,他一个人便够了

    。

    “师父,我们就先走了,会尽快赶回来的。”玄机城现在还不稳定,要不是天雷刹的事,她还真不想这个时候离开。

    不过有师父在,她又能放心不少。

    这么大个玄机城都交给师父了,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嗯。”萧水寒的点点头。

    离夜拉住纳兰清羽转身离开,两道身影走过一趟玄机城,等再次出现,他们直接往玄机城外走去。

    两人速度极快,在中临都穿梭而过,将掀起的风雨,尽收耳中。

    他们从街上走过,清冷的声音响起,“夜儿,看来这效果比预想的好很多。”

    “是不错。”玄机城如今已经算是在中临都站稳脚步了。

    “夜儿是不是该奖励为夫?”空洞的声音传入耳中,离夜扭头看去,发现他的嘴唇并没用动,而是以灵力运气,在耳边说话。

    奖励……

    离夜瞪了一眼纳兰清羽,大步往前走去,不冷不热扔下两个字,“赶路!”

    他所谓的奖励的后果,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天雷刹。

    纳兰清羽无声跟上去,搂住离夜的腰,原本走在街上的两道身影,瞬间消失,不知道去了何处。

    那极快的速度,街上的人,竟然每一个人发现,刚刚这里的不对劲。

    离夜只觉得眼前一花,面前景色就在不停交替,而且速度快到了极点,看的让人眼花缭乱。

    等她周围景色都停了下来,偌大的三个字,就出现在眼帘了。

    天雷刹!

    “夜儿,早点办完事,咱们是不是能早点回去?”纳兰清羽指了指门口牌匾,没错,早点办完事,早点回去!

    离夜:“……”

    他就不能想点其它的!?

    “喂,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天雷刹的地方,没什么事,赶紧滚!”守在天雷刹门口的护卫,震惊过后,出声呵斥道。

    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出现的,刚刚他明明什么都没看到,突然就出现了这么两个人!

    “太吵了。”纳兰清羽摇摇头,不悦扫视了一眼说话的人。

    空气中一道强横的力量扫过,刚刚还嚣张无比的人,眨眼,已经成了一具尸体,躺在了地上。

    其他护卫看到这一幕,吞了吞口水,立即拔出兵器。

    “在天雷刹门口杀人,你们吃豹子胆了!”他们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天雷刹!

    离夜双手抱臂,眼角余光看了一眼笑纳兰清羽,红唇绽放出笑容。

    “就去告诉你们现在管事的人,小爷把你们刹主雷航送回来了!”少年轻狂,桀骜不羁,霸道十足的话语,在天雷刹门口回荡,久久不能散去。

    ------题外话------

    嗯,那什么,就那样了,嗯……你们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