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五十七章 现在,小爷来了!
    这四个字,他们听过不下千次,早已熟悉到深入是骨髓,但在这一刻听来,却是那般的陌生。

    仿佛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更不曾了解过。

    利刃回鞘的声音传来,震惊中的十人猛然回神,站在不远处的少年,正看着他们。

    “你们是玄机城的人?”离夜一手拿着吾邪,一手抱着小白,眸光在他们几个之间扫视。

    十人愣了愣,急忙走到离夜面前,心里尽管震惊,可更多的是狐疑。

    他们从未见过少城主,眼前这个人说自己是北宫离夜……

    离夜看着他们,好像知道他们心中所想,把吾邪放进储物手镯中,继续往玄机城的方向走去。

    “这里距离中临都不是很远,你们应该也要回玄机城,一起吧,到时候你们心里的疑惑,自然而然就会解开。”他们会怀疑自己的身份,这也不奇怪。

    这一路走来,离夜也听说了不少关于自己的事。

    玄机城拥有少城主,只是这个少城主,从来就没有人见过,更没有人知道他是谁,唯一知道的就是北宫离夜。

    她从玄机城建立开始,就没有出现过,别说外人不认识她,玄机城的人同样也不认识她。

    突然有天,有个人走出来,说自己是北宫离夜,不管是谁听了,也不会相信。

    十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犹豫了一会才跟上去。

    他们不确定眼前的人是不是少城主,可能确定的是,他要是想对他们动手,随时都可以。

    宿门五十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他们只有十个人,又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他们几个跟在离夜身后,始终保持两步的距离,心里保持着怀疑。

    小白靠在离夜怀中,伸头看了看身后,然后乖乖趴在离夜手臂上,找了个舒适的姿势睡觉。

    巍峨大城,无处不透着磅礴浩瀚,庄严大气!

    放眼看去,宽广的城池,透着肃严神秘,不论外人怎么看,也无法窥探里面。

    几道身影站在城池之下,耸立的城墙,如直插云霄的天壁

    。

    “玄机城。”少年站在城墙之下,看着那熟悉的三个字,苍劲有力的笔锋,宛若刀削一般,透着磅礴气势!

    散乱站在离夜身后的十人,尽管对离夜的身份保持着怀疑,但却是很客套。

    在没有证明眼前人身份之前,他们保持着不信,可他救过他们,这是不容改变的事实。

    于情于理,对他尊敬,也是应该。

    “公子,这就是玄机城。”站在离夜身后的男人开口回答。

    这少年,几天下来的相处,有好几次他们心里的疑虑差点就全部消散了。

    不是他们不相信他,为了谨慎起见,他们还需要确认。

    “你们不用这么不安,你们会怀疑我的身份,这是对的。”要是不怀疑,她还会觉得草率。

    他们从没见过自己,要是突然出现一个人说自己是北宫离夜,没有得到任何证实就相信,那才奇怪。

    几人淡淡一笑,额角滑下一滴冷汗。

    想到那天宿门那些人的下场,他们就觉得心里不安,哪怕他们这么做是对的。

    “你们没有进城令牌吗?”离夜继续说道,这要是和风启大陆的玄机城一样,这城门口就有玄机。

    需要令牌才能打开城门,进入玄机城内。

    几人相视一看,然后摇了摇头。

    他们还不具备拥有令牌的资格,需要城中的人确认,才能进入城内。

    “这样?”离夜轻啧一声。

    在他们身后围满了人,狐疑打量着他们,争先恐后地聚集在这里,目光落在离夜的身上。

    玄机城出入的人,他们见过不少,可这少年,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知道这少年在玄机城是什么身份,竟然能让这么多人跟随。

    “这小子长的不错。”

    “那又怎么样,还不是照样得到证实才能进城么?”

    “就是,听说自由进出玄机城,只有几个特定身份的人才可以,他还不能的话,身份肯定不怎么样。”

    “这么大的玄机城,要真是攻克不了。”

    “攻克,你说笑话吧,应该是连接近都接近不了。”

    ……

    围观在不远处的人,议论纷纷,提起玄机城更多的是惊叹和羡慕。

    玄机城突然出现,没有任何一点预兆,从修建到现在,从不低调,却无人能逆。

    他们有高调的资本,这点他们没有谁不服。

    中临都建造的玄机城,并不像风启大陆的一样,方圆百里,无人靠近,它建造在众势力之间,矗立在人群之中。

    即便修建的时间很长,可每当玄机城大门打开的时候,还是会有人走来围观。

    他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看到玄机城的一些东西

    。

    只可惜,每次他们都是失望而回。

    众人议论传入耳中,玄机城的人扭头看了看,脸上多了几分薄怒。

    他们说的什么话,这少年极有可能是他们少城主,什么叫做身份肯定不怎么样!

    离夜倒是没怎么在意,看着玄机城城墙上偌大的三个字,脑海中浮现出风启大陆玄机城的样子,脑海中突然闪过一样东西。

    “差点忘了!”离夜眼前一亮,立刻往储物手镯翻去。

    坚硬的令牌,透着几分冰凉,躺在离夜手上。

    离夜将令牌举起,牌匾上的三个字中,立即涌出一股力量,将离夜手上的令牌包裹。

    “轰——”

    紧闭的城门徐徐开启,这是从未有过的动静。

    浩荡之声,响彻玄机城每一个角落,城中每个人都能听见。

    这一声震动,仿佛是在告诉每一个人,他们的少城主,回来了!

    城内,坐在主坐的身影,听到这一丝动静,还在说话的他,停顿了下来,目光往门外看去,随即面无表情的脸上,稍稍有了几丝软化。

    终于是回来了!

    “城主,这是什么动静?”他们从没听过这种动静,发生什么事了?

    “有人回来了,我们都出去看看吧。”一年了,也的确是该回来了,很多事还需要她才能完成。

    萧水寒大步往外走去,脚步匆匆,看到他软化的表情,就知道他心情很好。

    有人回来了,谁啊?

    所有人脸上一阵狐疑,但还是跟着他走了出去。

    什么人回来了,这么大动静,连城主都亲自出去迎接?

    玄机城外,所有人脸上一阵呆滞,目瞪口呆看着城门大开的玄机城,目光落在离夜身上,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

    搞了半天,这小子有令牌!

    他们还以为这小子的身份,不怎么样,看在他手上的令牌都拿出来了,这叫身份不怎么样。

    站在离夜身后的十人,彻底呆滞了,目光落在离夜手上的令牌上,心里咯吱一响。

    这个人,真的是少城主!

    城主说过,少城主手上有一块特殊的令牌,这块令牌除了城主,只有少城主才有,而少城主手上的这块,正是他们曾经见过的!

    吞了吞口水,几人刚想出声,就看到离夜转身。

    “有什么话,进去再说。”离夜摇了摇手上的令牌,指了指开启的城门。

    她自己都忘了,手里还有这么块令牌,不然可以早点证明自己的身份。

    “是!”十人立即抱拳,俯身应道。

    红唇勾起微微弧度,脚步微移,离夜大步往玄机城内走去。

    围观在不远处的一帮子人,看到这一幕,顿时看傻了眼

    。

    神情怔怔,看着走进去的少年。

    他到底是什么人,玄机城的人对他居然如此恭敬!?

    妈的,刚刚谁说这小子身份不怎么样的!?

    纤细修长身影走进城中,映入眼帘就是一派的庄重大气,这些离夜早已是熟悉不已。

    这些东西都是她勾画出来的,一砖一瓦,都是她最熟悉的。

    在走进城中的那一刻,开启的城门,再次关闭。

    离夜身后的十人,相视一看,便有了动作。

    他们单膝而跪,微微低头,异口同声道:“属下参见少城主!”

    是他们的少城主,的确是他们的少城主!

    他们几个人此时心里只有这么一句话,以前心里不解,迷茫,还有不甘,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样的少城主,他们心服口服!

    离夜转身笑看着他们,含笑说道:“你们起来吧,我说过不会怪你们,就不会怪你们。”

    换做是她,她也不相信一个从未见过的人,说自己是北宫离夜,他就是北宫离夜。

    既然说过不会怪他们,她自然是不会怪。

    “谢谢少城主。”十人松了口气,忍住擦冷汗的冲动。

    还真是失败,他们连少城主都没有认出来,这要是传出去,太丢人了。

    空气中一丝波动,离夜挑挑眉头,转身看向来人。

    “你小子,终于回来了。”萧水寒还是那一贯的潇洒之姿,仿佛这个世上,谁也抓不住他,更无法掌控这样的一个人。

    离夜嘿嘿一笑,迈步走到萧水寒面前,“师父,我回来了。”

    是的,她回来了!

    萧水寒伸手拍了拍离夜的肩膀,拉着她转身看向跟随他而来,早已石化呆滞的人。

    “你们不是一直嚷嚷着要见少城主吗?这就是!”他们的少城主,北宫离夜!

    几十人纷纷怔住,随即立即回神,抱拳微微俯身。

    “少城主。”平淡的语气,仿佛并没有什么,而是尽他们的职责,对突然出现的人这么称呼。

    听到他们如此的语气,萧水寒眉头微蹙,脸上柔和的神情,瞬间冷却。

    他正要说什么,却被离夜拉住。

    “大家都别客气。”红唇上扬,勾起弧线,锐利的眸光在他们之间扫视了一眼,笑容又深了一分。

    这种情况,她早就料到了。

    他们敬佩的人,毕竟是师父,不是她北宫离夜。

    她这么长时间不在玄机城,他们心里对她应该是有怨气的。

    这么大一座城池,拿出那么多兵器,可却连一件兵器都没有打造出来,换做是谁,心情都不会好。

    毕竟,这些兵器,都是从他们手里拿出来的,都是他们私藏已久的东西

    。

    若不是因为师父的命令,他们可不会轻易拿出来。

    而且,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年轻的少城主,他们心有不甘,也没什么。

    对她来说,这一切都是暂时的。

    “夜儿回来了,玄机城也该名副其实了。”他们只是建立了一座玄机城,可目前却还算不上什么真正的兵器大城。

    离夜看向萧水寒,挑挑眉头,自信满满回答。

    “当然!”这些她在一年前就计划好的。

    站正身体的人,纷纷皱起眉头,目光落在离夜身上,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而站在离夜身后的十个人,看着离夜的目光,变得灼热滚烫,浓浓的崇敬憧憬在他们眼中燃烧。

    他们绝对相信少城主!

    冰冷的目光往前面看去,透着浓浓的警告。

    那些人尽管心有不服和不甘,也只能暂时压下。

    “既然我来了,师父,咱们也别浪费时间,先去找火源吧。”这本该是几个月前,玄机城完成修建的时候,就该做的事。

    结果闭关一段时间,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过去五个月了。

    他们之所以有这么大的怨气,不就是玄机城不像玄机城。

    找火源?

    萧水寒看着离夜,无声目光仿佛在问,你确定?

    这一年的时间,这个玄机城他早就里里外外全都找过了,挖地三丈也没找到半点火源的痕迹,她确定在这里找火源?

    离夜朝着萧水寒眨了眨眼睛,笑容加深。

    “那便走吧。”萧水寒会意回答,指了指前面。

    这玄机城应该就不用他带路了,什么地方有什么,夜儿应该都十分清楚。

    他们对面的人,听到找火源,脸上都划过惊讶。

    他们都是铸造师,可玄机城却是建造在一个没有火源的地方,他们自然心里不平和不甘。

    铸造兵器,需要的火焰,可不像是炼药,他们需要无穷无尽的火源,而且火源的能量,需要非常精纯,最重要的,还有矿石!

    这些都是缺一不可的东西!

    听到动静走来的人,看到萧水寒身边的少年,心里尽管疑惑是什么人,可听到离夜说要去找火源,他们也都来了兴趣。

    所有人都跟了上去,他们都想看看自己找了好几个月,连一点热度都没有的地方,能找到什么火源。

    离夜带着他们往玄机城深处走去,那是玄机城最后面的地方,整座玄机城各处都修建了房屋,唯独这个地方,保持着原貌。

    萧水寒看了看四周,他好像有点知道,为什么夜儿当初没有在这个地方,建造任何东西。

    耸立的山峰,不是最高大的,却也不容小视。

    站在山岳之前,玄机城所有人脸上都露出深深不解

    。

    他们不是去找火源,难道这个地方会有火源?

    别逗了好么?

    这个地方,他们熟悉到不能再熟悉,连半点热量都没有,哪里来的火源。

    那些铸造师,看着耸立的山岳,脸上出现几分薄怒,扭头看先离夜,好像是自己被戏耍了一样。

    “少城主,这就是你说有火源的地方吗?”距离离夜最近的铸造师脸色涨得通红,语气中阴寒的怒意,清楚可见。

    少城主!?

    后面跟来的众人,听到这三个人,全都傻眼了。

    这个少年,就是他们一直都没见过,更是没露过面的少城主!?

    这……

    他就是少城主!

    离夜点点头,指了指面前,“就是这里。”

    不是这里,带他们到这里来干嘛?

    “你是在开玩笑吗?”那人继续隐忍着怒意,这个地方会有火源,耍他们的吧!

    玄机城哪个地方他们没有找过,可这就是个没有火源的地方,怎么可能找到火源!

    当初建造的时候,他们就跟城主说过,可城主坚持,他们曾经又有过承诺,才建造了这么大一座城池。

    可直到建成,他们也没看到半点火源,现在跟他们说,这个地方就是火源,开玩笑的吧!

    “你觉得我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离夜反问道。

    都说带他们来找火源,那肯定就是来找火源,她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那人顿时语塞,却始终不信,这个地方会有火源。

    离夜见那人不再说话,目光在所有人脸上扫视了一眼,无奈耸耸肩。

    “既然你们不信,那找到火源,你们总该会相信吧?”火源是他们找不到,又不是她找不到,他们这么生气干嘛?

    不就是找火源,这些事她一年前就考虑到了。

    “是!”所有铸造师异口同声回答。

    只要看到火源,他们就相信!

    萧水寒没有出声,静静站在一旁。

    这些是夜儿需要面对了,她需要让这些人对她信服!

    成为玄机城的少城主,这很容易,但让这些人信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些事,他相信夜儿也早就知道,所以他不会插手,让她自己来。

    用她自己的实力,让这些人信服!

    “你们先让开。”离夜转身面向面前山壁,把小白放在肩上,拿出吾邪。

    利刃拔出剑鞘,冰冷的杀伐之气在空气中肆意舞动,周围温度迅速下降,杀气在众人之间徘徊。

    所有的铸造师,在看到离夜手上的兵器后,神情大变。

    好可怕的杀伐之剑

    !

    这么浓郁的杀气,他竟然能够掌控!

    在看到离夜手里的兵器,他们的脚步不自觉推开,退出一丈后,才停了下来。

    深紫色的灵力在手臂见流窜,没入长剑之中,蓝色的剑气和深紫色的灵力相辅相成,空气中的压迫,比刚刚还要浓烈。

    所有人屏住呼吸,一层无形的压迫笼罩在他们身上。

    萧水寒在看到那翻滚的灵力之时,眼中露出点点诧异和错愕。

    巅峰灵王!

    这才一年的时间不见,夜儿居然变强了这么多,直接从当年的高级灵君,晋升到了巅峰灵王。

    就算是有王者菩提,一般人最多突破,晋升到灵王,最多不过初级灵王,可夜儿现在直接就到了巅峰!

    她这是要吓死多少人!?

    沸腾的力量,如排山倒海之势,汹涌而来!

    强势之力,翻滚澎湃,空气中出现阵阵抽动,仿佛它会随时凝结碎裂一般。

    冷冷的目光看向面前山壁,离夜双手握住剑柄,只见她用上所有的力量,往面前山岳劈去。

    蓝紫色弧度横空划过,空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一分为二!

    剑气灵力,凝结成一道霸道凌厉的弧度,重重落在山壁上。

    “嘭!”

    “轰隆隆——”

    “咔嚓!”

    大地震动,山岳摇摇欲坠,仿佛随时就会塌下。

    沉声之后传入耳膜,那仿佛是大地嘶叫的吼声,让人心惊!

    撕裂之声传来,山壁震动,沙尘碎石急速坠落。

    所有人极力稳住自己的身体,这才没有因为大地的震动,而摔倒。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地面的震动才停了下来,离夜这才把吾邪收回剑鞘。

    尘沙漫天,但隐约间,可以看到山壁被划破一道缺口。

    离夜看到这些,嘴角弧度加深,扭头看向身后。

    “要找火源,那就走吧。”说完,离夜直接往里面走去。

    萧水寒自然是没有迟疑,大步跟了上去,眼中露出浓浓的兴趣。

    他倒要看看,这个没有火源的地方,夜儿要怎么创造出火源来,火源这东西,不是有就行了的。

    玄机城的人看到萧水寒都动了,尽管不安,还是跟了上去。

    他们也想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火源,他们找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找到,他们这个少城主,又如何找到。

    山壁之间,越走越下,但是周围的凿动,明显都是人为。

    “夜儿,看来我们在动手建造玄机城的时候,你也没有让他们闲着。”天穹峰的人,也只有听夜儿的吩咐了吧。

    天穹峰,尊王妃

    。

    他以前都不知道,自己收的徒弟,是女儿身,还是邪尊的王妃。

    “当然不能闲着。”离夜笑着眨了眨眼睛。

    不然怎么能找到这火源之地,她没有让人动这里,当然是有别的用处。

    萧水寒没有再说什么,目光在周围扫视。

    浩荡的队伍跟在身后,随着他们越走越深,脸上的惊奇,也越发的浓郁。

    他们从来不知道,玄机城还有这么个地方,这是什么时候有的?

    玄机城是他们一手建造,可这个地方,他们确实第一次见到。

    往地下走了四五丈,他们终于停了下来,面前是一片空旷干燥之地,可依旧没有火源,他们更没感觉到什么热度。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离夜身上,他们并没有看到其它什么,火源呢?

    “夜儿,这不是人为的。”萧水寒指了指前面长长的通道,人为的地方,不是这种。

    “这不用人为。”离夜摇摇头。

    异火能烧尽天下一切,弄出这么个通道,还是没问题的。

    “继续。”萧水寒指了指前面,看来火源的确是有了。

    反正他也从没有着急过,能想到这么大一座玄机城,对夜儿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只是不知道她有什么计划。

    “等着吧。”离夜走到一旁席地坐下,该来一定会来,他们着急也没用。

    萧水寒也不着急,跟着离夜坐下,紧接着跟离夜回来的那十个人,也一一坐了下来。

    看着他们都坐下了,玄机城其他人,尽管不解和疑惑,最后还是找了个地方坐下,着急等待着。

    “小白,去看看红莲到什么地方了。”离夜扭头看了一眼趴在肩上的小白。

    小白稍稍抬起头,仿佛无声在问,真的要去吗?

    “还不去。”离夜扬扬眉头,都说让它去,肯定是真的要去。

    白色身影纵身一跃,只能看到一道残影在面前闪过,然后小白就不见了踪影。

    玄兽!?

    众人脸上划过惊讶,目光落在离夜身上,神情中带着几分诧异。

    刚刚的确是玄兽!

    他们一直以为是普通的小狗,没想到却是玄兽。

    这个少城主身上,到底还有多少让人费解的事?

    外人都觉得玄机城神秘,可今天在他们看来,他们少城主,也很神秘!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离开的小白,再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稳稳落在离夜肩上。

    “呜呜!”小白指着面前通道,轻轻叫了一声。

    一股燥热之气,迎面袭来,透着浓浓滚烫!

    着急等待着的众人,在感觉到这一股燥热之时,身体顿时僵住,然后迅速起身,伸长脖子往前看去

    。

    这股燥热之气,他们再熟悉不过,常年就是跟这个打交道的!

    感觉到灼热的温度袭来,离夜也跟着站起身,双手负在身后,注视着前方。

    “夜儿,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到的。”让一个没有火源的地方,拥有火源,不简单啊。

    离夜笑着眨了眨眼睛,“师父,我可是还有很多事做不到,这件刚好能做到而已。”

    这是真的!

    萧水寒若有所思点头,可这样已经能吓死不少人了。

    空中一道火红之光闪过,如同红色闪电,眨眼出现在离夜面前。

    那滚烫的气息,灼热的温度,在所有人看到它之时,他们都惊呆了,早已不知道该如何言语。

    异火,这是异火!

    “离夜,你要的我都找来了,绝对是火焰中的上上上品!”红莲自豪说道,它找这些,把它们引过来,可是费了不少功夫。

    她还说,不能让中临都的任何势力发现,心思也费了不少。

    “很好。”离夜笑着点点头。

    站在周围的人,嘴巴都成了“O”型,下巴惊的都快脱臼了,可他们都浑然不觉。

    开口说话的异火!

    这个世上,怎么还有开口说话的异火!

    “轰——”

    在众人惊悚之际,一股躁动从前面猛烈冲击而来,滚烫的温度,灼痛了人的肌肤。

    震惊中的人,缓缓扭头往前看去,当席卷而来滚烫如河流般涌入眼帘,他们眼中满满的都是震撼。

    火源!

    这是火源!

    熔浆滚滚,赤红灼热,如澎湃汹涌的河流,带着强烈冲击而来,四周空气,瞬间变得燥热滚烫!

    生长在周边的杂草,在一瞬间,被熔浆吞噬,消失无踪!

    看的众人早已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脑中一片空白,眼睛能看到的,就是面前这翻滚的熔浆。

    看着汹涌而来的火源,离夜满意点了点头,红莲这次做的不错。

    “让它们先停下。”离夜指了指即将滚动到面前的灼热赤红,如河流一般汇集而成。

    “好。”红莲迅速往滚动而来的熔浆飞去。

    一道血色火焰迎向滚动而来的熔浆,刹那间,那如潮水般汹涌而来的熔浆,立即停下。

    这这这……

    真的听下来了!

    好厉害!

    玄机城众人早已是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什么。

    目光落在那朵精致,火红如血的莲花上,随着它的身影挪动,最后停留在那道白色身影上。

    他们张了张嘴,神情染上几分羞愧和尴尬

    。

    刚刚他们是那么的质疑少城主,可少城主真的为他们带来火源。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便有了一个决定。

    所有人动作划一,单膝而跪,异口同声道:“谢谢少城主!”

    少城主,比城主说的,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将火源引到玄机城,这种事,换一个人,谁能做到!?

    可他们少城主成功做到了,将火源引到了玄机城,所以这一拜,他们心甘情愿!

    离夜嘴角上扬,微微一笑,“起来吧,既然是玄机城,那就要有玄机城该有的样子,火源也好,打造兵器的矿石也罢,这些自然不会少。”

    少了可不行,玄机城的一切都不能少!

    “矿石!”

    “少主,难道您已经找到了矿源!?”

    “是什么样矿源,我们能去拿吗?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打造兵器?”

    ……

    一个个忘记了站起身,只顾得上询问矿石的下落。

    这段时间,大量兵器的拿出,他们早就把压箱底的东西,都给拿出来了。

    那些都是他们的珍藏,可即便是心疼,也要为玄机城震慑四方而拿出来,若是少城主再不来,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没有火源,没有矿石,他们即便是铸造师,也铸造不出来兵器。

    “先起来。”离夜笑道说。

    炼药的人,对药材痴迷,铸造兵器的人,对矿石这些的痴迷,有怎么会少。

    所有人低头看了看自己,这才发现,他们还跪在地上。

    他们憨笑一下,这才站了起来。

    “没事,就当时给少城主赔礼了。”少城主的能力,他们不需要再有任何质疑。

    “对对对。”

    谈笑间,众人慢慢起身,这几个月来,心里的不甘和怨气,在一点点消失。

    他们曾经以为,少城主并没有把他们放在心里,所以才一直都不出现。

    让他们拿出所有的兵器,让玄机城名声远扬,少城主人又不见,他们自然是气恼。

    可今天看来,一直以来,都是他们错了。

    少城主从没有忘记过他们,他们建造着玄机城,他也在寻找着他们需要的一切。

    这样的话,他们还有什么可恼可怒?

    少城主的能力这个问题,刚刚他劈开山壁的力量,还有引来火源,他们都看在眼里,不需要任何质疑!

    他们少城主,和城主一样,是个了不起的人!

    “师父,红莲会帮你们把这些熔浆引到你们需要的地方,你让人带领就行了。”离夜本来想直接让面前的人去办。

    可真正叫的时候才发现,她刚到玄机城,这些人的名字,她一个都叫不出来,只能叫自己师父了

    。

    “不用城主吩咐,我们现在就去!”面前的人好像也没在意这些,听到要引火源,都纷纷踊跃走出来。

    萧水寒无声看了离夜,微微点了点头。

    她要做什么,便放开手做。

    看到所有铸造师的踊跃,离夜的心情,也变得雀跃起来。

    “如此的话,各位就分成两队,一队在玄机城引导火源,一队去我找到的地方,挖掘打造兵器的矿石。”分工合作,这样速度会更快。

    “好!”

    众人几乎没有任何异议,异口同声回答。

    “红莲,你帮他们。”离夜看向红莲,微笑道。

    “我知道了。”红莲抖了抖身体,这件事它一定会办的很好的!离夜放心!

    本来还踊跃的众人,在看到红莲以后,神情都有几分畏惧。

    这毕竟是异火啊!

    “你们放心吧,红莲不会随便动怒的。”离夜轻咳一声,在她说的事情没办好之前,它是不会随便动怒的。

    这句话离夜没说,当然也不用告诉他们。

    在这件事后,红莲肯定也不愿意出来,它动怒也动不到玄机城的人身上。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但是看着红莲的目光,还是有几分小心翼翼。

    “我们出去吧。”萧水寒拍了拍离夜的肩膀。

    这些事他们自己就能处理好,他们不用站在这里。

    “好。”离夜看了一眼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的铸造师们,迈步往外面走去。

    师徒两人,并肩走出,看着偌大的玄机城,都是一阵沉默。

    “师父,谢谢。”这一年,师父怕是操碎了心。

    她一直都没出现,没有火源,没有打造兵器的矿石,可师父还是相信着她,稳住了这些铸造师,甚至让玄机城之名,传遍中临都。

    “夜儿,没有你,这玄机城也建造不起来。”萧水寒叹息一声。

    他不是没有想过建立一个玄机城,所以他这些年在临天大陆认识了很多人,最主要的便是铸造师。

    只是,玄机城一直建立不起来,那是因为,他只有人。

    要在这么个地方,用一年的时间,建造一座城池,名震一个地方,需要很多东西。

    离夜面向萧水寒,嘿嘿笑道:“看来这城池,必须要我们师徒联手。”

    少了谁都不行!

    “是。”萧水寒想都没想直接回答,事实便是这样!

    “其实……”离夜顿了顿,看向面前偌大的城池,“没有师父,我也没有这么大胆的想法。”

    建造一个玄机城,是看到师父,她才决定的。

    “夜儿,咱们现在,可不是说这些感慨的时候。”萧水寒若有所思道

    。

    玄机城是建成了,麻烦也有不少。

    现在的玄机城,在中临都,最多也只是像宿门那些实力一样,便是有他这个灵皇在,也没有什么震慑力。

    玄机城要强大的话,还需要做很多事。

    “师父,不如咱们从宿门开始好了。”离夜眯起眼睛,眼中闪过一丝嗜血冰寒。

    宿门,只是开始罢了!

    “夜儿需要多少人?”宿门,也好!

    动一个宿门,至少周围的势力,都不敢再动。

    “我自己去。”用不了多少人,一个宿门罢了,用不着那么多人。

    “一个人?”

    “嗯,一个人。”这便够了!

    “好。”

    山间微风习习,一缕清风拂过,将两人的话语吹散,最后消失不见。

    宿门之地,一道消息传来,如同晴天霹雳。

    “去的五十多个人,都死了!”宿门门主苏奇大声吼道,声音中透着诧异和愤怒。

    那么多个人围攻十个人,怎么会说没了就没了!?

    也没听说他们其中有什么实力高的人存在,都是灵君级别而已。

    他特地打听清楚,玄机城里,尽管有灵王,而且城主萧水寒还是灵皇级别,可这次去的人,明明都是灵君。

    而且这些人,才十个。

    “属下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是我们赶去接应的时候,人一直都没来,去了一看才知道,他们都死了。”跪在苏奇面前的人低下头,说到最后,都听不见他的声音了。

    “去查,查!我倒要看看,这玄机城有什么能耐,用这么点人,就杀我五十个灵君!”他们宿门除了没有灵皇,灵王又不是没有。

    他和玄机城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一定不会放过玄机城!

    刚刚崛起的势力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是!”那人起身正要离开,就在这时,一道桀骜不羁,霸道嚣张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不用查了,人是小爷杀的!”

    离夜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说话间,站在门口的她,眨眼就到了堂内。

    苏奇还有宿门的那个下属,看到突然出现的身影,脸上同时露出诧异的表情。

    他,什么时候出现的!?

    “你是什么人?”苏奇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他是堂堂宿门门主,还怕一个少年不成。

    离夜笑盈盈走过,看着满脸惊讶的苏奇,双手负在身后。

    “苏门主,不是想知道,谁杀了你派去的五十几个人吗?现在,小爷来了!”她笑看着苏奇,语气嚣张到了极点。

    ------题外话------

    哈哈…找茬,从宿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