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五十四章 历练之地
    浩瀚无形的力量,将身体牢牢禁锢着,任由离夜怎么挣扎,也没有松开的迹象。

    这股力量托着离夜的身体,一路往下面走去,仿佛是要拖到地底深处,它才会善罢甘休。

    离夜一开始还挣扎,想要从这股力量里挣脱出去,可挣扎了半天没什么用处,她干脆就放弃了,任由这股力量带着她往下走。

    “离夜,这下面很危险,你要小心点。”红莲担忧的声音响起在耳边,语气中透着浓浓的担忧。

    还有一股诡异的气息从下面弥漫而上,具体是什么就不知道了,可能要到下面才能感觉到。

    “我知道了。”离夜沉声回答,从刚刚开始,她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

    身体比以往更加沉重,尽管这里灵力浓郁,可无时无刻都感觉到一座巨山压在身上,让她透不过气来。

    这种感觉像是强者威压,又不怎么像,她从感觉到这种压制,就运转了造化诀,但却并没有什么用处,连一点点压迫都没减弱。

    “这股力量,还要把你带到什么地方?”红莲看着离夜下坠的身体,四周是无尽的黑暗,不知道尽头在什么地方。

    他们此时就如同深处在浩瀚无边的宇宙中,只能凭借着感觉去看周围的一切,具体的根本看不清楚,更别说他们现在身处的地方。

    “谁知道。”离夜耸耸肩,淡然回答。

    去哪里她倒不担心,既然清羽曾经来过这里,也曾经出去过,她就相信这条路一定会有尽头。

    既然走到这里了,就没有反悔的道理,既来之,则安之。

    话才刚落不久,一点光亮出现在眼帘,在看到光亮之际,离夜直接往那个地方走去,没有任何迟疑。

    纤细的身影笔直往那一点光明飞身而去,黑暗在她穿梭之际,在一点点被光明洗礼,光亮照耀,而黑暗在逐渐退却。

    黑暗和光明,相互争执,仿佛进行一场不可触摸的对战。

    离夜穿透那一层白光,压制在身上的力量比刚刚更为沉重,她有些气喘,却没有丝毫迟疑,一直往前走去。

    没有人发现,离夜每前进一点,四周的黑暗就退却一分,随着她前进的脚步,四周的光芒越发耀眼。

    这道光亮,仿佛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刺疼了双眼,让人无法直视。

    光芒太过耀眼,就连离夜也不得不闭上眼睛,随着感觉前行。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简单的两个音节在耳边响起。

    “灵君。”呆木声音没有半点情绪,僵硬到了极点。

    轻合的双眼,在这一声响起后,猛地睁开,凌厉的眸光往四周看去,“谁!”

    四周光亮开始变化,光亮之地,开始慢慢变化,连绵不绝的山岭映入眼帘,宏伟壮阔,与天地连成一片。

    无形之中,几近透明的身影慢慢出现,看上去是那样的飘渺虚无。

    “你是谁?”离夜皱眉看了看四周环境,最后目光落在出现的人身上,皱起的眉头紧蹙的更深。

    他,应该不是人吧?

    “灵老那老家伙如今连灵君级别的人都放进来了,也不知道他在干嘛。”稚嫩的容颜,娇小的身体,看上去就只是个小孩子,气鼓鼓的样子,可爱至极,活脱脱的一个小正太。

    然而他身上隐含的力量,却让人不容忽视,令人胆颤。

    灵老?

    离夜狐疑看着面前的人,灵老是谁,她进来的时候没有见过什么灵老。

    “女娃娃,你真的要闯这里吗?这个地方,可是很危险的。”一般人他们是不给进的,不过……

    那看上去天真无邪的双眸,露出几分深邃,在离夜身上扫视。

    她能走进这里,就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这里不是一般人能走到的,走到这个地方的人,这些年,她算第二个

    。

    毕竟这个历练之地,每个人能走到的地方不同,当年那个男娃娃走来的时候,自己还说除了他,这个世上,只怕没有第二个人能走到这里了。

    如今,这个女娃娃走来,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而且还是只是灵君级别。

    灵君,她即便是灵君级别,也不是普通的灵君,她身上的气息,比灵君可强悍多了。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面前的人,这个人看上去就是个十岁的小娃娃,被一个小娃娃叫成女娃娃,怎么听上去那么别扭。

    “我都到这里了,没有回去的道理。”既然来了,那只有闯过去这一条路,她没想过要退回去。

    小男孩满意点点头,一脸的老成,和刚才那故作刚硬,呆木的声音,完全是两个样子。

    “其实你也只有这个选择,进入这里,除非是闯过去,否则你这一生都只能在这里,和我为伴。”这么漂亮的女娃娃,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当年遇到的男娃娃也很好看,那一身的气质,连他这个老人家都差点折服,可惜那家伙一点都不可爱,居然只用几天的时间就闯过去了,他想挽留都没有机会。

    这个女娃娃,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的,这么好看,每天看也不会腻。

    离夜那叫一个无语,那他还有什么好问的?

    狡黠之光在眼中闪过,离夜嘴角微微上扬,笑看着面前的人。

    “你连自己都不介绍一下,就让我留在这里一生,这可是不对的。”连他是谁都不知道,还有他说的那个灵老。

    黑亮的眸光中闪烁着光亮,嘴角的笑意加深。

    清羽这次没有告诉她任何事,这样才对嘛,这才是历练,他要是说了,还算什么历练。

    “想知道我是谁啊,好说好说,我叫墨麟,外面那个放你进来的叫灵老,你也看到了,我们都只是灵体,算得上是这个地方的守护者。”墨麟指了指自己,然后动了动身体。

    那虚无的身体,在他的晃动下,出现几丝波动。

    看着墨麟的举动,离夜心里泛起惊讶,脸上缺没有半点表露。

    灵体,据说强者到一定的等级实力,即便是死了,灵体依旧存活着,以另外的方式存活。

    若是遇到炼药师,这个炼药师愿意帮忙,便能够帮助他们重生。

    帮助这些人重生的炼药师,品级也不能太低,品级太低,炼制不出让灵体重生的丹药,况且他们还需要一个身体,实力至少在灵皇级别。

    以前她只是听说过世上有灵体,并没有见过,这可以说是第一次见到。

    可这个灵体,很强!

    这股强势之力尽管比不上清羽,但也不弱,应该是灵尊级别。

    灵体就是灵尊级别,他们生前的实力,应该比现在还强,比灵尊还强……

    想到这里,离夜无声轻笑,外人只怕都不知道,天穹峰还有这么可怕的两个老家伙在。

    “我进来的时候,没有见过什么灵老。”清羽直接送她进来的,哪里有什么灵老,压根就没见过。

    离夜摇了摇头,看着面前的……灵体

    。

    “这怎么可能,他守着进口,我守着进口第二道关卡!”怎么可能会没遇到,灵老死哪去了?这么大个活人进来,他不会都不知道吧。

    离夜双手抱臂,无声看着面前激动的灵体,明明看上去是个小孩子,可一脸的老成,让人实在是不敢恭维。

    “现在能让我过去了吗?”第二关关卡,难道刚刚那是第一关?

    墨麟点点头,讪讪笑道:“当然可以。”

    他只是管着这个地方,掌控着这个地方的平衡,还管不了这个地方的变化,以及走进这里的人需要的历练。

    “不见。”离夜朝着墨麟摆了摆手,大步往前面走去,刚走没几步,稚嫩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你是炼药师吗?”这一声带着迟疑。

    离夜停顿下脚步,扭过头,讪讪说道:“我只是灵品。”

    “你别误会,我不是让你帮我重塑身体,让我复活。”墨麟无奈说道,他有身体和没身体都一样,永远都离不开这里。

    用这个方式活了这么多难,有身体他还会不习惯,她个小娃娃想什么呢?

    离夜转正身体,就这么看着墨麟,眸光仿佛是在问,是吗?

    “咳咳,别这么看着我,我只是看你个女娃娃这么可爱,想告诉你,当年那个男娃娃,闯了五关,用了五天的时间。”不知道她有多少关,还是比较期待的。

    离夜皱眉看着的墨麟,男娃娃?

    “哎,别这么看着我嘛,你就算用久一点,也不要受打击,再告诉你一个我知道的好了,你是炼药师,精神力这方面比灵师厉害,所以也许走到后面的关卡,会看到一些你一直想看到的人和事,那个时候你可要稳住啊。”话落,小巧的身体逐渐散开,最后彻底消失。

    看到一直想看到的人和事?什么意思?

    见墨麟消失,离夜收回目光,继续往前走去。

    不管会遇到什么事,还是要走不是,而且他说的是也许,不一定会看到。

    纤细身影逐渐远去,最后消失在群山之间,不知道去了何处。

    就在离夜走远后不久,空中两道身影出现,同样的飘渺的身影,注视着她消失的方向,脸上露出淡淡笑容。

    “喂,老家伙,你说她会不会和当年的男娃娃一样?”墨麟若有所思问道,那个男娃娃的天赋太可怕了,但是这个好像也不弱。

    灵老狠狠瞪了一眼墨麟,沉声说道:“你就不能对尊主客气点?”

    什么男娃娃,尊主就是尊主!

    “可当年闯进这个地方的时候,就只是个小男娃娃。”他就像是玉雕琢而成的一般,那是千万年来,第一个走进来的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地方,就无人能找到了,也没有能闯进,结果那天他闯进来了。

    “不管怎么说,她是尊主的王妃,我们还是看着点吧,尽管帮不上什么忙。”他们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王妃!

    墨麟惊讶扭头看向灵老,那个男娃娃的媳妇

    !?

    “眼光不错。”墨麟叹息点点头,老成的模样在他脸上,那叫一个滑稽。

    “你说是谁?”灵老狐疑问道。

    “两个都不错。”不然怎么能看中对方。

    灵老没有回答,看着离夜走远的身影,眉头紧皱。

    那种感觉又来了,当年尊主走进去的时候,他就有这种不好的感觉,结果这里被搅的天翻地覆。

    后来天穹峰也有人进入这里,可都没这种感觉,今天这种感觉又来了。

    “尊主在外面的山峰,建了个亭子,你要不要去见见他。”过了好一会,灵老才收回目光,睨视了墨麟一眼,一脸无奈。

    尊主当天离开,就直接住到这里来了,他老人家也很无奈的。

    墨麟吞了吞口水,然后摇摇头,“不用了,你跟他说,我最近闭关了。”

    那个男娃娃长的是不错,就是太可怕了,他还是不要靠近比较好,待在这里风景就挺好的。

    “你还是自己去说吧,我已经跟他说过,我最近闭关。”灵老轻咳一声,然后往另外一个方向离开。

    墨麟愣愣看着灵老走远的身影,一声低吼在这片天地震开。

    “我靠,老家伙,你使诈!”

    太无耻了!

    这老家伙闭关,自己就不能闭关了,当年他们承诺尊主,两人一次只有一个能闭关,现在他都对尊主这么说了,自己还怎么闭关!

    “放心,我也会好好看着的,不过见尊主的事,还是你去吧,哈哈哈……”灵老的笑声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但却只有墨麟一个人能够听到。

    走入群山之间的离夜,就如同走进一个封闭的世界,山林之外的什么事,她都不知道,每天所能看到的,便是新的问题,新的考验。

    巅峰之顶,白衣男人慵懒半卧,躺在凉亭中,波澜不惊的眸光往山峰之下看去,这一段日子来,一向平静的地方,变得热闹起来。

    几道身影从天而落,恭敬站在一旁,为首的人沉声说道:“尊主,无情宗无殇公子来了。”

    “让他滚。”清冷的声音中透着几分慵懒,散开在四周的气势,让人不敢忤逆!

    “是!”为首的人转身飞身离开。

    “尊主,最近……”

    身后的来人,一个个说着需要处理的大小事,走了一波又来了一波。

    终于等到所有人全部离去,半卧着的男人,缓缓坐起身,动作优雅到了极点,美的让人窒息。

    “历练之地发生事情了?”眸光微微垂下,说话间,他站起身,双手负在身后,白衣飞舞,墨丝缠绕,如仙的气质,仿佛他随时便会乘风而去。

    站在暗处的身影微微一僵,然后撇了撇嘴,无奈走出来。

    “没有。”墨麟摇了摇头,他就是被美色所吸引,然后忍不住走出来,结果刚走出来就被发现了。

    在实力这方面,尊主绝对能气死人,他们是眼睁睁看着,他的实力走到他们之上,让他们两个联手都不是对手的。

    “还有事?”三个月过去了

    。

    纳兰清羽眸光中闪过深邃,三个月的时间,夜儿在里面最多不过是三天罢了。

    “尊主大人,你这么担心,当初为什么不陪王妃一起?”墨麟疑惑问道,他都在这里三个月了,一步都不曾离开。

    现在如此担心,当时和女娃娃一起进去不就好了。

    “你走吧。”纳兰清羽直接下逐客令。

    墨麟摸了摸鼻子,转身离开,不说他也知道。

    王妃依靠自己的力量从那里走出来,实力提升是其次,日后修炼便是受益匪浅,要是尊主带领她走过,基本上没什么作用。

    里面三天,外面三个月,只是里面的三天,那是度日如年。

    纳兰清羽走到山峰边缘的岩石上,俯瞰着深不见底的山底,双手负在身后,看不清情绪的眸光中,隐约透着几分担忧。

    第五天了……

    墨麟和灵老站在空中,俯瞰着下面山岭,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脸上透着浓浓的担忧。

    “前面几关,这女娃娃都只用了一天,这一关,貌似一天快过去了吧?”可到现在她还没出来,不会是出事了吧?

    灵老眉头紧皱,摇了摇头,他哪里知道,他们知道的是一样多的。

    墨麟叹了口气,没办法了,他们都不知道里面的事。

    他们只知道闯过了几关,到了哪一关,至于里面是什么情况,他们是一概不知的。

    担忧的两个人完全忽略了一件事,平常人走一关,也许是两天,也许是三天,有些六天都未必能够走过一关,离夜这一天才刚刚过去而已。

    他们现在就开始担心了,这要是两三天过去,那不就该着急的跳起来了。

    并肩而站的两人……两个灵体,担忧的看着下面,眉头紧皱。

    突然,山岭之间,一阵剧烈晃动传来,在一片山林深处,沙尘滚滚而出,碎屑四分五裂溅开!

    眨眼之间,方圆百米,所有树木,轰然倒塌,大地传来剧烈颤动,发出声声低吼。

    飓风呼啸,崩腾之力撕扯,强势而又凶猛!

    当这一幕落入眼帘,还在担忧着的两个人,心里的担忧,顿时消失全无,黑线急速在额上滑落。

    “方圆百米……”灵老说出四个字,吞了吞口水。

    “塌了!”墨麟一阵惊呼,脚下一软,差点直接从空中栽下去。

    又是个变态啊!

    “前几关,她的破坏力,已经破坏了不少地方,结果现在,方圆百米都塌了!”灵老此时阵阵凌乱,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就说吧,那股不好的预感,不是莫名其妙来的。

    这不愧是夫妻俩,做的事都一样的!

    墨麟汗颜点点头,讪讪说道:“等这女娃娃出去后,这个地方还是封闭三个月吧。”

    这个地方三月能修复好,就算好的了

    !

    “这应该是最后一关了吧?”墨麟歪头看向灵老,这后面要是还有,那这个地方就该封闭半年了。

    这样的破坏力,他们实在是不敢恭维,绝对不允许第三个这种变态走进来,不然这个地方就该彻底塌了!

    “不知道。”灵老一阵狂汗,心里满满的都是担忧。

    他老人家也想知道后面还有几关,毕竟每个人的都不同。

    这几天下来,他们看了几天,就惊心动魄了几天,每次都吓的不轻。

    要是到了最后,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的心脏能不能承受的住,心脏还是其次,就不知道这个地方能不能承受住。

    “你去告诉尊主一声吧。”灵老拍了拍墨麟,然后转身离开,他得休息休息,王妃接下来还有历练之关,再看下去,心脏肯定会受不了。

    墨麟张了张嘴,然后无声叹了口气,往外走去。

    只是墨麟刚走出去,还什么话都没说,纳兰清羽立刻就下了逐客令。

    “尊主,我还什么都没说。”墨麟黑了一半的脸色,在纳兰清羽下逐客令后,现在全黑了。

    纳兰清羽睨视了一眼墨麟,不急不缓道:“你的脸色已经说明一切了。”

    他家夜儿,这五天应该过的相当愉快,当然那个地方破坏的,应该也是相当严重。

    当年他看到他们两个这种脸色,是他闯过去的时候,这么多年下来,终于又看到了一次。

    墨麟只觉得脑中一阵晕眩,有种晕过去的冲动。

    “我走了。”他袖子一挥,稚嫩的脸上阴沉到了极点。

    早晚有一天,他和灵老会被气死,一定不要有第三个这种变态走进去!

    “不送。”纳兰清羽难得多送给他两个字,可是这让墨麟走的更快,一眨眼就消失了。

    薄唇微微上扬,看着不见底的深渊,眼中溢出一丝笑容。

    “纳兰夫人,已经第五关了。”

    飘渺的声音,听上去是那般虚幻,散落在风间,随风流转而去,最终消失。

    少年一袭黑衣劲装,只是身上的衣服早已是残破不已,手臂上有好几处衣服,都被割裂开来,露出白皙的肌肤,衣服的裂口处,还有点点血迹,但身上却没有任何伤口。

    满身狼狈,他顾不上,脸上沾满了尘土,他也顾不上。

    可即便他看上去有多狼狈,却依旧是那般耀眼,还有那双黑亮的眸子,如同宇宙中,亿万星辰聚集而成,是那般的璀璨闪亮。

    纤细的身体躺在树枝上,即便是疲惫到了极点,他依旧睁着双眼,眸光炯炯有神注视着前方。

    “离夜,你没事吧?”红莲担忧的声音从身体中传出来。

    “能有什么事?”淡淡的声音反问,风轻云淡,带着几分桀骜不羁,仿佛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只是语气中那细微的疲惫,怎么样也忽略不了。

    红莲没有再出声,可又忍不住咒骂。

    这是个什么破地方,居然有那么多怪事发生,不管是什么都能够攻击,万物都是活的,离夜连休息都休息不好

    。

    “滴答!”

    水滴坠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很微弱,但离夜还是听到了,听的还很清楚。

    “滴答~”

    又一声传来,迫使自己清醒的离夜,竟然感觉到了几分疲惫,眼皮在一点点轻合,朦胧间,她仿佛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滴答……”水滴坠落的声音,没完没了。

    不能睡!

    三个字在脑海中瞬间响起,紧闭的双眼立刻睁开,在睁开眼的瞬间,离夜觉得自己轻松了不少,而映入眼前的一幕,她有些错愕。

    这不是那个历练之地!

    昏暗的宫殿,看不清楚四周不止,一声声细小的铁锁挪动的传来,借助着微弱的光亮,离夜往四周看去。

    这是一个布满铁锁的宫殿,宫殿四周燃烧着淡淡火焰,只是这些火焰,起不到照亮的作用。

    她小心翼翼走过,警惕看着四周,隐约间,她看到了一个轮廓。

    “你们别白费力气了,我也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不管你们如何询问,我的回答,只有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传来,透着丝丝痛苦。

    那声音,如同一道闪电,狠狠击落在离夜心里,声音尽管有些变化,沙哑了几分,低沉了几分,她还是能够认出来。

    “奇叔。”她大步走过去,走到被铁锁绑住四肢的男人,想要伸手去碰,可那些东西,直接穿透了她的身体,最后她什么都没碰到。

    低头喘息的男人听到熟悉的声音,身体微微一僵,他缓缓抬头,俊美的脸上闪过慌乱。

    “小少爷!”她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她不该来这个地方。

    被铁锁捆绑住的人,正是当日被带走的北宫奇!

    “奇叔……”离夜刚想说什么,话才说到嘴边,就被北宫奇打断。

    “谁让你来的,走,离开这里,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不能留在这里,她必须走,必须走!

    北宫奇本来苍白的脸色,在看到离夜的那一刻,他没有欣喜,没有惊讶,有的只是惊恐。

    从回来以后,他没有惊恐过,被他们逼迫他没有惊恐过,但在看到离夜的那一刻,他慌了,脑中只有一句话,让她走!

    离夜没有理会北宫奇的呵斥,站起身,正要凝聚灵力,破除加固北宫奇身上的锁链,浩瀚大海般的威压,如排山倒海之势席卷而来。

    “什么人,敢私自闯入禁地!”

    离夜只觉得一阵头晕眼花,那席卷而来的力量,仿佛随时要将她淹没。

    危险气息铺天盖地,她几乎反射性站起身,挥出手中长剑。

    “吼!”

    燥热之气迎面而来,轻合的双眼瞬间睁开,无形的精神力蛮横强势,如离弦之箭,笔直而去,没入冲击而来的身影之中。

    面前走来的巨大身影,在冲过来之时,硬生生停下了脚步,而它的灵魂,在那一道蛮横的冲击力之下,瞬间变得粉碎!

    被密林淹没的地方,一阵强悍的精神力横扫开来,如潮水般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

    这片空间,在这股力量横扫开来之际,狠狠颤动了一下。

    隐藏在暗处的墨麟和灵老,猛地睁开双眼,眼中闪过惊悚的情绪,身影一抖动,瞬间出现在了空中。

    看着山林之间爆发的精神力,没有丝毫预兆,在其中爆发开来!

    他们的身体,也跟着狠狠抖动起来。

    “这精神力是那个女娃娃的!”墨麟惊悚看着密林深处的方向,这么恐怖的精神力,只是一个灵品炼药师!

    这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单单从这精神力看来,这人可定就不是灵品!

    “这历练之地还有第二个人?”灵老无声看了一眼墨麟,他们两个只是灵体,不算人。

    墨麟神情呆木吞了吞口水,一阵头皮发麻。

    “这蛮横的力量,可不是一点半点的可怕!”灵品已然是这样了,这女娃娃要是晋升,炼制出更高品级的丹药,精神力该是何等可怕!

    最重要的,她应该还没开始修习精神力的操控吧!

    “我现在在考虑,要不要去尊主那避避。”灵老汗颜道,他们是灵体,精神力对他们的影响太大。

    待在这里,他们太吃亏,找个地方避避才行。

    “你没机会了。”说完,墨麟转身离开,眨眼消失在空中。

    灵老满头黑线看着匆匆离开的墨麟,石化当场,然后呆木看着密林的方向。

    精神力还在持续,其中仿佛还伴随着滔滔怒意。

    这是怎么回事?

    灵老微微一怔,注视着密林方向,脸上划过不解,一下子忘记了离开的脚步,停在原地看着。

    密林之间,各处如同利刃削割,没有一处完好,树木倒塌折断,七零八落,惨不忍睹。

    倒在地上的玄兽,身影瞬间化作黑烟,消失在眼前。

    长剑插入地下,离夜蹲着身体,额上密布着冷汗,脸色一阵苍白。

    假的,幻觉!

    黑亮的眸子中,燃烧起点点火光,仿佛要将周围一切焚烧。

    冰冷浓郁的杀气充斥天地,四周温度急速下降,是人看了都不会敢靠近。

    稀薄的空气,在鼻间流窜,薄弱的随时就会消失,让人窒息!

    尘沙漫天,滚滚而过,余力往四周震开,凌厉蚀骨!

    假的,都是假的!

    离夜拔出吾邪剑,盘腿席地而坐,丹田处的生命之源瞬间展开,在她身体中流转。

    苍白的脸色在一点点恢复,躁动的心情,也慢慢平复下来。

    “离夜,你吓死我了!”红莲猛地从离夜身体中窜出来,飘到她面前,着急说道。

    刚刚是怎么回事?

    离夜不过是沉寂了一会,突然精神力就像是狂风暴雨,瞬间爆发开来

    。

    就像刚刚那种玄兽,刺死之后就会消失的玄兽,离夜都要打好久才能把它们斩杀,刚刚居然一招直接给秒了!

    可以见得,刚刚震开的精神力,有多么恐怖!

    当一切平复下来,离夜迟疑了一会,才睁开眼睛,情绪早已恢复平静。

    “我刚刚是不是睡着了?”锐利的目光直视着红莲。

    刚刚看到的是真的,还是在做梦,又或者说是这里的考验之一,产生了幻觉。

    “没有啊,只觉得你精神力突然爆发,然后玄兽攻击,最后你的精神力直接把玄兽给秒了。”对,还就只是一招。

    它想,经过这次,这片空间存在那些虚幻的玄兽,也应该不敢再出来了。

    那些玄兽说是虚幻,其实也不算是虚幻,它们都是灵体,存活在这个空间里,可力量的强悍,绝对是非一般人能够想象。

    离夜这几天下来,遇到的各种奇葩东西,也够多的了。

    它在一旁看着都看的麻木了,以后跟着离夜不管是遇到什么事,它都不会觉得奇怪了。

    “嗯。”离夜站起身,看着四周的狼藉,怔了怔。

    这些都是精神力破坏的?

    “走吧。”离夜摸了摸鼻子,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她一直在这片密林中走动,早就不知道方向,在密林上空,有一层无形的力量笼罩,她没有办法走到空中。

    所以不管走到哪里,对她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在这片密林之中,没有变过。

    红莲想了想,还是飞进离夜身体,周围的温度再次下降。

    然而离夜还没走几步,身后又传来一丝波动,残破的大地开始震动起来。

    一丝丝躁力散开,透着无尽的压迫,让人透不过起来。

    离夜停下脚步,警惕看着四周,吾邪剑握在手里,始终没回鞘。

    树木拂动,传来沙沙的声音,风吹树叶的声音中,还伴随着一声声垂涎诱惑。

    “哈哈,这小子是炼药师。”

    “刚刚那精神力,还真是诱人,不知道是什么品级。”

    “找到炼药师,是不是咱们都可以复活了。”

    ……

    离夜眉头紧蹙,头顶传来的身影,让她一身的鸡皮疙瘩,她甚至都不用看,从气息就能感觉到,这些灵体的数量有多少。

    “呦,才灵君级别。”又不知道是谁惊呼了一声,四周就是一阵倒吸口水的声音。

    该死!

    离夜脸色一沉,身影慢慢转动,抬头往空中看去。

    一层层浮动在空中飘逸,密密麻麻的灵体,聚集在离夜上空。

    大部分都是玄兽,还有一些根本认不出来是什么品种,唯一没有的就是人。

    靠

    !

    这些东西落入眼帘,离夜忍不住在心里爆粗。

    “离夜,现在怎么办?”红莲紧张问道,这周围的东西可不少,没想到那么强悍的精神力,没有赶走他们,反倒是招惹来了它们。

    离夜脸色一沉,抿着嘴角,“能怎么办,跑啊!”

    打不过当然是跑了,留在这里让他们抓么!

    这些灵体之中,蕴含着极大的力量,这几天下来,她是领悟了不少东西,可始终没突破,晋升灵王,哪里是他们联手攻击的对手。

    所以,打不过就跑,这才是王道!

    话落,她迅速往后走去,黑色身影潜入密林之中,将气息压制隐藏,黑衣少年眨眼之间,消失在了这些灵体眼中。

    那些灵体宛若一团乌云,全部聚集在一起,看到离夜消失,纷纷追了上去。

    “不能让这小子逃了,抓住他还有用!”

    “这个地方是我们的地盘,他能的逃到什么地方去!”

    “把他抓起来,让他为我们炼制丹药,让我们复活!”

    “没错!”

    “哈哈哈……”

    乌云之中,传来各种声音,每一道都是那么兴奋,早已是梦寐以求。

    潜藏在密林中的离夜,看着他们走远,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离夜,我们现在去哪?”红莲压低声音,紧张问道。

    这些灵体,比之前遇到的怪异多了。

    “不急。”离夜淡淡吐出两个字,纹丝不动蹲在草丛之中,与四周融为一体,不让任何人察觉。

    天空之上,灵老看到密林上空飘过的乌云,脸色大变。

    “坏了!”话落,他急匆匆离开。

    这件事他觉得还是让尊主知道比较好,刚刚的精神力,吸引了不少一直存在这个空间暗处,想要复活的灵体。

    那并不是历练之地该有的东西,可这么多年,日结月累下,也总有一些灵体,会想着复活。

    想久而久之,他们就隐藏到了暗处,等待复活的机会。

    本来这些灵体,是不会有出现的,肯定是感觉到了刚刚的精神力,知道是炼药师在闯关,所以才全部聚集。

    这些灵体实力比不上他和墨麟,但事关尊主的王妃,还是先告诉尊主比较好。

    他也要先去把墨麟叫回来,以他们两个的力量,才能把这些灵体驱逐。

    “坏了坏了,真的是坏了!”

    灵老一边走,一边念念有词,紧张到了极点,说话都语无伦次了。

    这次真的是坏了,尊主的王妃要是出点什么事,他都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题外话------

    还是没能多更,嘤嘤,表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