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五十三章 初建
    宿门,距离血宗最近,两者之间相隔不过百里。

    庄严的宿门,算不上磅礴浩大,也还算得上恢弘,严谨。

    匆匆身影穿过房屋院楼,面带惊悚,往宿门深处的方向走去,直到一个寂静的院落才停了下来。

    “门主。”那人吞了吞口水,用袖子擦了擦额上的汗珠,可以看出他跑的有多匆忙。

    房中传出声音,声音中透着几分病态

    。

    “何事匆匆忙忙?”

    “霸图被人废了,听说废了他的是一个灵君。”说完,那人一脸欲哭无泪。

    这件事听着就觉得惊悚,堂堂灵王被一个灵君废了。

    两个人相差一个层级,霸图能成霸宗宗主,手段更是可以想象,可就这样的一个人,还被一个灵君给废了。

    “什么!?”紧闭的房门轰然打开,一道残影从里面走出来。

    霸图被一个灵君给废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属下也只是听说,在我们走了以后,就有一个少年挑战霸图,甚至还请来了放影门门主玉隐作证,然后不知道为什么,霸图就被废了。”就是一场大战下来,事情就变成现在这样。

    他们的人当时没有多加停留,早知道有这回事,应该让一两个人在哪里看着。

    “少年?”灵君级别的少年,废了霸图?

    他们离开后,倒地发生了什么事?

    “是。”那人汗颜回答。

    “那霸图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被废了,还是被一个少年废的,这少年是什么来头?

    苏奇问到这里,只见那人额上密布的冷汗更多了。

    “门主,后面的事才是最奇怪的,也不知道那少年用了什么手段,从那以后,所有争夺血宗那个地方的人,就全部离开了,然后……”然后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了。

    一件事莫名其貌的就发生了,还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说。”苏奇皱了皱眉头,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然后就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霸宗突然就塌了,死伤无数,霸图活活就被气死了。”真的是活活气死的。

    哪里有人,能经受住这么大的打击!

    先是被人废了全身修为,变成了十足的废人,以后连灵师都不能在修习了。

    然后眼睁睁看着自己一手创建的势力,倒在自己面前,死伤无数。

    换做是谁,也承受不住这么大的打击。

    苏奇:“……”

    不知道什么原因,霸宗突然就塌了,世上哪里有那么巧的事。

    “传令下去,血宗那个地方,我们不要了。”不管那个少年是什么人,这个人他们都招惹不起。

    先是废了霸图,再来是灭了霸宗,这两件事,任何一件,对中临都来说,都是一次不小的动荡,更何况还是两件事一起发生。

    他们要是在争下去,说不定下场就和霸图一样。

    宿门是他辛辛苦苦建造,要是因为血宗这么个地方毁掉,就太不合算了。

    “是!”这个地方,他们也不能要啊!

    答应后,那人迅速离开。

    这个命令,迅速在宿门传开,本来对血宗那个地方虎视眈眈的宿门,一下子就沉寂了

    。

    少年一袭黑衣劲装,坐在树枝之上,遥看着远方,手里拿着一张白纸,已经画成的玄机城图纸。

    “这么多天宿门的人还没上门,看来他们是不会再来了。”离夜惋惜叹了口气,靠在身后的树干上。

    这个宿门要是出手,玄机城又能宽一点了不是。

    “要灭了他们,需要理由?”白衣男人站在一旁,清风淡雨的声音,仿佛只是在谈论天气,而不是灭一股势力。

    “不需要。”离夜抬眸看向身边站着的男人,摇了摇头。

    在这个强者为尊,没有什么道理可言的地方,做什么事情都不需要理由。

    而在邪尊大人这里,就更不需要理由了。

    只不过,宿门的人没有找上她,她也没什么兴趣去找他们,如果要扩建玄机城,她一定会去找他们的。

    现在的玄机城,还没开始建造,得一点点慢慢来,不能心急。

    等需要扩建的时候,血宗周边的势力,也该动一动。

    “萧水寒快回来了。”纳兰清羽没有再继续刚刚那个话题,从夜儿的图纸上,他已经知道一切。

    建造一个势力,的确是得一步步来,不能太过心急。

    初建的势力太大的话,树大招风,引来那可能是整个中临都的不满,他们会联手攻击。

    “等师父回来,我们就回天穹峰。”玄机城有师父在,她完全放心。

    天穹峰还有一个历练之地在等着她不是,这段日子,她也该进去了,然后顺便把王者菩提炼制成丹药。

    这次闭关,应该会要点时间,到时候说不定玄机城已经建造完成了。

    “好。”纳兰清羽含笑点点头,他们的确是该回去了。

    离夜嘿嘿一笑,把手里的图纸收起来,放进储物手镯里,笑看着纳兰清羽。

    “怎么样,天雷刹应该在找我了吧?”雷瑟死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而且中临都人尽皆知。

    现在的中临都,除了霸图的事,就是天雷刹雷瑟的事。

    “夜儿,这次你可又气坏了一个人。”软靴挪动,眨眼的功夫,纳兰清羽已经坐在了离夜刚刚坐着的位置,而离夜就坐在他身上。

    离夜无语看着面前的男人,双手圈在他脖子上,以免自己掉下去。

    “等玄机城建成的那天,就告诉他吧。”她挑眉笑道。

    那个时候,这块踏脚石,也该发挥它的作用了。

    “这个是当然。”既然是踏脚石,就要有踏脚石的作用,天雷刹最后的价值,也只有这么一点了,不能浪费。

    圈在腰间的双手缩紧,纳兰清羽牢牢圈住离夜,两道身影几乎没有缝隙的贴在一起。

    待在离夜身体的红莲,听到这段对话,一阵默哀。

    被这离夜和这个男人同时算计的人,绝对是这个世上的悲剧,天大的悲剧!

    只是这些人,好好的干嘛招惹这两个人,绝对是嫌自己活太久了

    !

    四周无人,离夜顺势靠在他怀里,慵懒打了哈欠。

    “现在就等师父了。”师父带着人回来,玄机城就能开始建造。

    “你布置的,我们已经布置好了,不用担心,萧水寒可不是其他人。”在风启大陆建造那么大一个势力,连曾经的夙皇都不能奈何他。

    这样的人,完全不用担心。

    “这个我知道。”她只是比较期待玄机城建造成功的那天。

    纳兰清羽笑而不语,静静拥着怀中的人儿。

    茂密的树枝之间,两道身影相拥而坐,习习微风吹拂而过,枝叶发出细细的声音。

    时间飞逝,转眼三天过去,当萧水寒出现在面前之时,离夜就知道,玄机城从今天开始就能够建造了。

    “师父,这是我画好的,你要是有什么觉得需要修改的地方,修改便是。”她这只是初步的构建,毕竟铸造兵器的大城,还是师父比较了解。

    萧水寒接过图纸,细细查看,看完图纸,他眼中闪过一丝光亮。

    “为师会看着办的。”对于铸造兵器的大城来说,尽管不算完美,也已经不容易。

    只要稍稍修改一下,那便是无可挑剔。

    这样建造,还真是大胆,莫说是他人,就连自己也许一下子都想不出来。

    “好。”离夜笑眯眯点点头,交给师父,她当然放心了。

    “你若是有事,就去办吧,玄机城有我在,不会有什么事。”就算有事,那也没什么。

    本来建造这么一股势力,事情就多,不需要有任何顾忌,有顾忌反倒不行。

    “谢谢师父。”离夜微微一笑,心里无声叹息。

    好吧,所有的事,师父都能猜出来,连她把玄机城的事全部交给他,然后自己就会离开都猜到了。

    不过还真是要走,不管是王者菩提,还是去天穹峰那个地方历练,她还有很多是要做,监督完成玄机城,还得师父来。

    “去吧。”萧水寒收起图纸。

    离夜又把海家的令牌拿出来,然后其它什么一堆东西,全部塞给萧水寒。

    萧水寒看了看怀中的瓶瓶罐罐,抬头汗颜注视着离夜。

    东西会不会太多了点?

    这么多丹药,夜儿说给就给,他炼制也需要时间,不自己留点?

    “师父放心,这些都是我在天穹峰拿的,有王品,皇品,建造玄机城肯定用得上。”离夜指了指萧水寒怀中的瓶瓶罐罐。

    天穹峰的炼药师尽管不多,可也不少,这么一点丹药,他们还是有的。

    反正该拿来的,她都拿过来了,反正这些对清羽来说,只是冰山一角,不算什么。

    萧水寒看着离夜,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敢从天穹峰这么拿东西的人,除了他徒弟,只怕没有第二个人敢这样了。

    “知道了

    。”萧水寒把那些瓶瓶罐罐放进储物袋中。

    “还有海家的令牌,建造玄机城肯定需要矿石,我已经找到地方了,有两处地方,一处是建造玄机城的石矿,一处是金矿,在矿脉附近我做了玄机城的标记。”离夜仔细说着。

    金矿是她后面让流金鼠找的,修建一个玄机城,少不了就是钱,有个金矿在,什么都不用愁了。

    玄机城独特的标记,只有在临天大陆只有她和师父能找到。

    萧水寒:“……”

    石矿,金矿,这些东西他从什么地方弄到的?

    “银翳。”离夜叫了一声。

    几道银色身影从天而降,为首的人正是银翳,他身后的便是天穹峰的护卫。

    “师父,你需要什么跟他们说就好了。”她要是全部说清楚,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

    建造玄机城是她临时的决定,师父没什么准备,她也没什么准备。

    他们几乎是各自完成各自的事情,她这边是完成了,可她又不能留在这里,所以只能把这些事交代给银翳他们。

    他们知道的话,师父需要什么,直接跟银翳说就好了。

    “好。”萧水寒看向银翳。

    邪尊的护卫,灵皇级别。

    “好了,既然都说清楚了,那我就先走了。”离夜看了一眼的银翳,眼中带着浓浓的警告。

    “属下遵命。”银翳立刻应道,额角滑下一滴冷汗。

    这个是王妃的师父,他们哪里敢不敬,肯定不会有什么事的,王妃就放心回去吧。

    白衣男人从天走下,看了一眼萧水寒,圈住离夜的腰,眨眼便消失在了他们眼前。

    银翳他们齐声道:“恭送尊主,恭送尊王妃。”

    一声落下,站在一旁的萧水寒有些傻眼了。

    “尊……王妃?”他不解看着银翳,夜儿是天穹峰的尊王妃,那他是……

    嘎?

    银翳他们几个抬起头,莫名的看着萧水寒,难道王妃的师父,不知道王妃是女子!?

    几人各自傻眼,可当事人早已离去,没有多留,也不知道这一切。

    天穹峰顶,云雾缭绕,两道身影站在其上,俯瞰着朦胧山川。

    “夜儿确定先去了历练之地,然后再炼制王者菩提晋升?”说话的人尽管是在问,但语气中没有半点疑问。

    离夜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肯定的回答:“当然了。”

    以灵王实力走过这里可能会容易不少,但她还是觉得从里面出来了再说。

    “那我们便走吧。”十指紧扣,两人并肩往云雾之中走去。

    离夜回到天穹峰,休息了一天,就立刻到这个历练之地来了。

    时间上,她不想有任何的耽误,从这个历练之地出来,还有王者菩提这些,都需要不少时间。

    尽管不能心急,也不能怠慢

    。

    山峰之间,一层无形的力量笼罩着,四周布满了阵法和机关,再加上云雾缭绕,除非是纳兰清羽的带领,否则没有人能够靠近这里。

    “夜儿,这个地方,会因人而异,为夫也不知道你要经历多少关,但总之不管多少关,你都不能心急。”这是最重要的,不能够心急。

    “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离夜指着无形的空中,一股力量从下面涌出。

    她能感觉到那股力量的强悍,在这里修炼,肯定是事半功倍。

    “以前遗留下来的。”至于是什么地方,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在这里修炼,能够受益匪浅。

    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指了指下面,“那我就先进去了。”

    因人而异的关卡,她还真像看看是什么。

    舔了舔唇瓣,离夜迅速往下面走去,刚走没几步,一层无形的力量迅速将她包裹,然后往下拉去。

    两峰之间,出现狠狠的一丝颤动,离夜的身影很快消失。

    就在离夜消失之际,身穿白衣,白发苍苍的老者出现在空中,身影看上去带着几分虚无缥缈。

    “尊主。”老者恭敬叫道,微微俯身。

    “灵老,她是本尊的王妃。”清冷的声音冷冽了几分,波澜不惊的眸子看向老者,老者身体周围,明显出现了几丝颤动。

    与生俱来的气势横扫开来,将周围隐约浮动的躁力震散。

    “属下明白。”灵老应道,不敢再多说什么,他只是守护这里的灵体,尊主命令,他不能违背。

    “你在这里守着,不容出任何差错,在夜儿没有出来的期间,任何人不可靠近这里半步。”深邃眸光往下面看去。

    底下无形的力量冲击而上,带着阵阵躁动。

    “遵命。”灵老立刻应道,压住心里的惊讶和错愕。

    王妃对尊主真的很重要啊,当年尊主独闯这里的时候,也没有说不让人靠近啊。

    尽管有人靠近,会碰触到这个地方引起波动,可问题并不是很大,和里面相比根本是小巫见大巫。

    不过要是在里面遇到麻烦,再加上波动,情况是有点严重。

    可现在尊主不让人靠近,四周就不会有外力波动,也就不会出现那种情况了。

    纳兰清羽迟疑了一会,然后又道:“不用了。”

    说完,他转身离开。

    只是一点小事,夜儿能够解决,他说过这次历练不插手,便不会插手。

    “啊?”灵老目瞪口呆看着走远的身影,然后怔怔低头看了一眼下面,神情有些呆木。

    又不用了!?

    ------题外话------

    嗯…有点卡文,更新五千好了,看看明天能不能更新多点,么么哒

    离夜闭关鸟,嘿嘿,待出关之日,她会更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