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五十二章 你看,他们在嘲笑你
    这一幕映入眼帘,站在周围的人,早已看傻了眼,神情呆滞,双眼无神,石化站在原地,萧瑟凉风在身后拂过,他们只觉得阵阵凌乱,心里已是翻江倒海。

    妈的,他们看到的是不是真的!

    太嚣张了!

    灵君把灵王踩在脚下,今天是不是他们的眼睛有问题,这怎么可能!

    灵君级别的少年,把灵王级别的霸图踩在脚下!

    这在所有人眼里都是难以置信的事,两者之间实力的悬殊先不说,对方可是霸图,那么魁梧的一个汉子,居然被一个纤细少年踩在脚下。

    这场面,怎么看怎么怪异。

    不过……这小子还真是霸气,踩在霸图身上,那盛气凌人,嚣张跋扈的样子,简直是太霸气了!

    看到这一幕傻眼的,可不只是围观在四周的人,就连玉隐都呆目了。

    都不知道北宫离夜是个这么嚣张的小子,他身上那种气势,盛气凌人,却又让人胆颤,就像是与生俱来的王者!

    王者之令,谁也不可忤逆!

    只是他想要干嘛?

    这细针所有人一看就知道,那肯定是霸图暗算用的招,既然是暗算,还要问清楚这细针的用途?

    玉隐不解的看着离夜,他自认,猜不透北宫离夜的心思,不知道北宫离夜接下来要做什么。

    好?

    霸图痛的头昏眼花,疲惫抬起眼眸,好在什么地方了?

    莫名的寒意阵阵袭来,霸图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就像是躺在千年冰川中,被冰冷的寒风吹拂。

    寒风刺骨,只要稍稍移动,便是锥心蚀骨之痛!

    离夜把玩着手上的细针,笑的完美而又无害,此时她看上去,就是一个无害而有俊美的少年,和刚刚盛气凌人,嚣张跋扈的少年,完全是两个人。

    “霸图宗主想不想要收回这两根细针?”风轻云淡的声音响起,听上去是那样的漫不经心,淡然无害。

    那耀眼完美的笑容落入眼帘,风轻云淡的声音,仿佛透着某种蛊惑,霸图差点就点头了。

    身上的疼痛袭来,他立即清醒过来。

    眼前的少年,可不是什么善茬,最好还是什么都别说,否则会死的很惨。

    他灵王级别倒在灵君脚下,试问,这小子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霸图此时不禁有些后悔,是不是他没有用暗招,就还有胜的可能,就是因为用了暗招,他现在才躺在这里,浑身疼痛。

    所有人伸长脖子,想要看看离夜想要做什么。

    “不回答?”离夜挑眉问道,嘴角笑意越发浓郁,同样的也越发危险。

    小白趴在离夜肩上,抖了抖自己柔软蓬松的毛发,同情看了一样倒在地上的霸图。

    以为不回答离夜就不会做什么的人,最蠢!

    “不回答小爷也要把这两根针还给你,你怎么给小爷的,小爷怎么给你。”含笑的声音,越来越冰凉,最后连一点温度都不剩。

    躺在地上的霸图顿时全身僵硬,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笼罩全身。

    所以这小子刚刚问,这两根银针的用处是……

    想到这里,霸图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急忙往身后爬去,可刚刚转动身体,换来的就是锥心刺骨的疼痛。

    伸长脖子想看离夜想要做什么的一帮子人,顿时恍然大悟。

    难怪这小子刚刚问细针的用处,原来是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够狠,够狠!

    玉隐站在不远处,张了张嘴,最后所有的情绪,都化作一抹无奈的笑容。

    北宫家族这个小子,的确是够狠!

    离夜俯瞰着连滚带爬逃走的霸图,霸宗的人也一拥而上,将霸图护在身后,面对着离夜,警惕看着她。

    杀伐的气息席卷而来,他们忍不住打了冷颤,嘴角抽动了一下。

    “小子,你敢对我们宗主做什么,我们可不会对你客气!”这小子太嚣张,可不得不说,他有嚣张的资本。

    灵君直接把灵王打趴下,还让灵王连滚带爬逃走,有什么不可以嚣张的!

    离夜笑看着将霸宗护在身后的霸宗众属,双手负在身后,脚步往他们那边走近一步,嚣张霸道的声音在空气炸开。

    “小爷要做的事,谁也阻止不了!他,小爷废定了!”

    骤然间,四周一片寂静,微风都停止了吹拂,仿佛时间在这一刻都静止了一般。

    所有蠕了蠕嘴,可发现他们此时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小子……

    就在众人震撼之时,接下来的一幕,让他们彻底石化。

    纤细修长的身影,突然消失,瞬间没了痕迹,没有谁看到他是怎么离开的。

    离夜身法奇异,使出当年北宫奇教给她的招式,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的无影无踪,等她再次出现,已经站到了霸图身前,夹在指间的细针,折射着冰冷寒光。

    “你早该知道,小爷是不会放你走的。”嗜血笑容扬起,指尖细微的灵力流转,迅速将两根银针包裹。

    淡紫色的两道弧度,在空中笔直的划过,往霸图身上两个不同方向飞去,而其中一个,便是他的丹田!

    细针没入,四周响起一阵倒抽凉气的声音,大部分人纷纷抬起手,捂住丹田处。

    “宗主!”

    霸宗的人猛然回神,看到的却是细针没入

    ,看到的却是细针没入霸图身体的一幕。

    霸图伸手指着离夜,面带惊恐,然后他只觉得丹田处如玻璃碎片一样,一片片碎裂,凝聚在丹田处的力量,以狂风暴雨之势,在他身体中疯狂席卷。

    他整个人都傻了,丹田的力量,以肉眼可见是速度,在飞速流逝!

    没有力量了!没有力量了!

    废人,废人!

    霸图脑中,此时能想到的,就是这么两句话。

    “你!”霸宗的人气恼看着离夜,那凶狠的眼神,恨不得在她身上戳出两个洞来。

    离夜缓缓转身,目光在四周扫视了一眼,最后停留在霸宗众属身上。

    “人,小爷废了,霸宗要是想报仇,小爷奉陪到底!可那时,废的就不止是一个霸图!”而是整个霸宗!

    霸道的气势荡开,掀动风云,空气在那瞬间,都仿佛狠狠颤动了一下。

    霸宗的人还想说什么,霸道的压迫之力袭来,他们脸色顿时苍白,只觉得空气稀薄,宛若被巨山压顶!

    “走!”惊惶之间,他们匆忙抬起傻掉的霸图,急忙离开。

    围观在四周的人,看到霸图他们离开,有种拔腿就走的冲动。

    见霸图他们离去,离夜重新看向围观在四周的人,脸上一片寒霜。

    “这个地方,小爷要了,占据在这里的人,现在就给小爷滚出去!谁若想争,小爷奉陪到底!”代价自负!

    傻眼中的一帮子人,猛然回神,二话不说,拔腿就走。

    “走走走!”

    “撤!”

    “这小子就是个变态!”

    四周的人一哄而散,半点都不敢迟疑,把自己的东西拿上,撒腿就跑。

    笑话,连霸图就没争过这小子,他们去争,这不是找死么!?

    为了血宗这么地方,搭上自己的命,那也太不值得了。

    他们还是赶紧回去好了,打消得到这个地方的念头,这个地方没他们的份,碰运气也没这个运气!

    现在这情况,简直是大逆转!

    本来他们以为,血宗这个地方,肯定是霸宗宿门二者之一的,结果半路杀出来个少年,直接把霸图废了,这个地方就落到了他手上。

    围在四周的几百人,一时间,轰然散去,空旷的地上,只剩下离夜以及还站在那块巨石上的玉隐。

    玉隐看着散去的一群人,目光最后落在离夜身上,脚步也往她那边走去。

    众人散去,离夜收起吾邪剑,把趴在肩上的小白重新抱回怀里。

    在离夜身体里的红莲,微微叹了口气。

    “这人不是找死么!”

    好好的想着去暗算离夜,要是不暗算,他还没现在这么惨,最多也就是重伤,重伤总比被废了强啊。

    这人要找死,真是拦都拦不住。

    离夜白了红莲一眼,淡淡笑道,“你错了,就算他不暗算小爷,小爷也没打算对他手下留情。”

    对方好歹是灵王级别,他们之间相差了一个层级,她尽管可以拉近两人之间的悬殊,可其中的差距,还是没那么轻易跨越。

    在这中临都,不就是没有什么原则法则的么,偷袭什么的都是常有的事,既然是这样,有这样的机会,她干嘛还要用光明正大的方法打败一个灵王?

    红莲:“……”

    所以,被离夜盯上的人,绝对就是个悲剧!

    “你这样的实力,风启大陆那群笨蛋看到,会不会被吓死?”玉隐走到离夜身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一声叹息。

    灵君级别打败灵王,不管是用什么方法,对中临都来说,都不重要,败了就是败了!

    北宫离夜,还真是适合在中临都生存,这仿佛就是为他打造的天地。

    人家在这里混的痛苦不已,他倒是如鱼得水。

    “他们已经看到过了。”离夜顺手把吾邪放进储物手镯,不冷不热回答,扭头看向被夷为平地平原。

    这就是被银翳他们夷平的,半点血宗曾经出现的痕迹都没留下。

    “什么意思?”玉隐眉头一挑,风启大陆这些年发生了什么?

    离夜看向玉隐,轻啧摇头,“你还真是很多年都没回去了,春秋他们猜的一点都没错。”

    他到这边,是为了找那些人吧,遗弃他们的人。

    可他们连自己是怎么被遗弃的都不知道,哪里又能找到这些人。

    “北宫家族想必重新拥有了从前的地位了吧,在夙皇心里,你们又开始重要了。”玉隐转移话题,他不想多说那件事。

    只是春秋他们,会把这件事告诉北宫离夜,看来他们对他,还真是心服口服。

    “错了。”离夜不冷不热回答。

    “错?”错在哪里?

    “北宫家族又何必为了一个皇帝心里的地位而努力,既然当年他放弃了北宫家族,那北宫家族为什么不能放弃他?再者,这个世上,已经没有夙皇,更没有天龙国。”说完,离夜转身离去。

    夙皇,天龙国,这些都是过往云烟。

    没有夙皇,更没有天龙国!

    玉隐看着离夜走远的背影,仿佛想明白了什么,诧异睁大双眼。

    这小子,他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离夜大步走远,离开血宗大本营曾经建立的那块空地,回到附近的镇子上。

    然而她才刚刚回到镇子,一场热潮便迎面而

    潮便迎面而来。

    “你们听说了没,霸图被废了!”

    “这还用听说,你应该问现在还有谁不知道。”

    “貌似废霸图的是一个灵君。”

    “还是一个年轻俊美的少年,和霸图之间的悬殊,不是一点半点。”

    “真想看看,这小子到底是谁!”

    ……

    大街小巷,几乎每个地方都说着一件事,霸图被废了,被一个少年废掉了,这个少年的实力,才只是灵君。

    身为灵王,被灵君废了,这是多大的轰动!

    街上,少年缓缓走过,听到这一声声热潮议论,抬头轻呼

    “呜呜。”

    离夜含笑抚了抚小白的头,四周的议论传入耳中,她脸上的神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阳光下,俊美的少年走过,微微垂眸,嘴角勾起淡淡笑痕,光晕笼罩在他身上,这一幕,美的是那样惊心动魄,让人窒息!

    行人纷纷停住脚步,惊艳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屏住呼吸,就怕惊扰了这一幕。

    太美了!

    这个世上,居然还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恍惚间,眼前走过的人,和脑海中的身影重叠,耳边响起了那些传言。

    只见他们微微一怔,眼中闪过惊奇,猛地看去,却发现,在面前走过的人,此时不知道去了何处。

    老天,他不会就是那个少年吧!

    把霸图废了的少年!

    可惜人早已走远不见,他们就算是想确认,也无法再确认。

    在街上走了一圈,离夜走进了一座高楼,刚走进去,喧哗之声迎面而来,带着纷扰吵杂。

    离夜走上二楼,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立即就有人送上茶水,然后神情恭敬。

    “客人,到宣风楼,不知道有什么想知道的。”那人面带微笑,双手交叠在腹部前,客套而又恭敬。

    离夜抬头睨视了一眼那人,淡淡回答,“等人。”

    那人恍然点点头,微微俯身,“告退。”

    说完,他转身离开,没有多加停留,更不会多加打听。

    那人退下去后,立即就有抬来屏风,摆在周围,将离夜的身影挡在屏风之后。

    宣风楼,中临都又一股不可小窥的势力,只是他们和霸宗还有宿门一样,没有灵皇的存在,地位自然不如海家那五股势力。

    但宣风楼也有让人畏惧的地方,那就是他们的遍布在中临都各个地方,若是想知道中临都的事情,到宣风楼,付出相应的价格,他便会告诉你想要的答案。

    当然,这仅仅限于中临都的事,不属于中临都的人和势力,他们一概不回答。

    可以说他们不知道,也可以说他们知道不想说。

    在这宣风楼内,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可以来吃饭,喝茶,打听消息,当然也可以像离夜一样等人。

    白衣男人,乘风而来,看上去简单的衣袍,绣着精致银色暗纹,流光溢彩,巧夺天工。

    衣袂随风肆意,如瀑墨丝,飞舞流转,只见他身影微微闪动。

    上一秒还站在空中俯瞰苍穹的男人,下一秒已经坐在了离夜对面,深邃的眸光隐含着细微几乎不可察觉的笑意。

    离夜只觉得空气中,一丝细小微风拂过,熟悉的容颜便落入了眼帘,她忍不住撇了撇嘴。

    灵尊级别,速度就是快,这要是其他人,说不定连他进来了都不知道。

    “夜儿可是在等为夫?”修长手指拿起桌上的茶杯,自顾自给自己倒上一杯,然后就没有再去碰。

    举世无双的俊容,够露出淡笑,美的动人心魄。

    “宣风楼,据说只回答中临都的人和事,就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中域的事。”离夜扬了扬眉头,笑看着纳兰清羽。

    要是人家知道不说,还不是一样?

    “中域,他们所知道的,和外面那些人知道的差不多。”中域的消息,岂是那么好打听的。

    中临都,在他看来,一直就没什么秘密可言。

    不知道宣风楼楼主,听到纳兰清羽的这些话,会不会吐血三升。

    不是每个人,都和邪尊一样,知道所有事情,中临都的一切对邪尊来说,不算什么秘密,可还是有很多别人不知道的秘密好么!

    离夜点点头,也是,中临都那么多势力,他们怎么会想让自己势力的事传出去。

    但这个宣风楼的确是不错了,能知道中临都大小事情,大小秘密还能存活至今,还不错。

    “雷瑟的事,传开了?”离夜继续问道。

    这边还没听到什么消息,还不知道有没有传开。

    “最迟明天,整个中临都便都会知道。”纳兰清羽含笑说道,那笑容看上去迷人,却让人只觉得不寒而栗。

    “嗯。”她只是想把这个消息传出去,让大家提前知道而已。

    其实她最主要的,是天雷刹的刹主知道,让这块踏脚石主动送上门来。

    所谓的天雷刹在她看来,也不过就是块踏脚石。

    趴在离夜怀里,小白抖了抖毛发,缩了缩身体。

    太冷了,太可怕了!

    “夜儿不动动霸宗么?”修长的手指有规律的点动在桌上,清风淡雨的声音,就像是在问,今天天气怎么样。

    离夜往窗边靠了靠,神情迷离,透着几分慵懒。

    “不急。”霸宗,一宗之主都变成废

    主都变成废物了,还有什么可着急的。

    纳兰清羽淡淡一笑,薄唇勾起弧线,四周顿时黯然了下来。

    离夜挑挑眉头,狐疑看着面前的男人,他不会是做了什么吧,不会怎么会露出这种笑容?

    “你做了什么?”离夜开口询问道,脑海中浮现的是霸宗支离破碎的一幕。

    手肘放在桌上,白皙手指摩擦着光洁无瑕的下巴,迷人而又充满磁性的声音缓缓响起。

    “路过的时候,不小心点了点手指。”只是这样罢了。

    黑线无声从额角划落,抽动了几下。

    不小心……

    他确定?

    不小心就把人家霸宗给砸了,说出去,谁信?

    “那霸图呢?”离夜继续问道,变成了废人,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霸宗被砸了,他现在,情况应该不是很好。

    纳兰清羽摇头随意道:“为夫以为,霸宗还活着的人,现在应该是在为他找墓地。”

    这两件事过了,他要还活着,只能说他命好。

    离夜:“……”

    找墓地,那不就是死了。

    趴在离夜手臂上的小白,听到这话,身体一软,直接装死。

    这两个人,都太可怕了!

    招惹上一个纳兰清羽,最多只是吃苦头,不然直接就是死了。

    可招惹上北宫离夜,那就是招惹上了两个记仇的主,其下场就是生不如死,最后还要被活活气死。

    红莲待在离夜身体里,在纳兰清羽出现的那一刻,它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争夺血宗这个地方的势力少了一个。”离夜往窗外看去,顿了顿继续道:“宿门门主苏奇,他对血宗这个地方,好像也有不小的兴趣。”

    宿门就此罢手也就算了,他们要是送上门来,她不介意让玄机城再扩展一点。

    “小小宿门罢了。”夜儿若是不想留,毁了便是。

    离夜无声看着纳兰清羽,然后认同点点头,的确,和天穹峰一比,宿门的确是微不足道,连灵皇都没有的势力。

    屏风后,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即便是在酒楼之中,两人丝毫不担心有人听到。

    宣风楼还是有宣风楼的规矩,这也是所有人愿意到宣风楼谈事,等人的原因之一。

    “混账!”

    一声呵斥从隔壁传来,紧接着横扫之力袭来,竖立在一旁的屏风,顿时四分五裂,往四周飞溅开来,余力往周围散开。

    屏风炸开的周围众人,感觉到那股冲击之力袭来,纷纷站起身,将汹涌而来的力量挡下。

    一个个面带怒意,往力量横扫开来的地方看去。

    宣风楼中坐在其它地方的人,也纷纷站起身,不解往这边看来。

    宣风楼有宣风楼的规矩,其中一条就是不准在这里闹事。

    今天还有人敢打破这个规矩,真是奇了!

    唯独一个地方,那力量横扫而过,他们周围竖立的屏风,早已在那股力量之下倒塌,可他们别说起身,就连移动都没有移动过。

    站在对面的人看到这一幕,感觉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了。

    震开的余力,眼看着就要落到他们身上,在这时,那股力量,竟瞬间消失无踪,不知道去了何处。

    没事!

    对面原本还有些紧张的人,看到这一幕,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那股力量,消失了!

    “看来有人活太久了。”离夜端起茶杯,含笑看着坐在对面的人。

    此时没有屏风的阻隔,尽管只是个侧脸,也能看清楚对方的长相,以及样貌。

    看上去,是个纨绔少爷。

    “夜儿若想动手,趁早。”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如深不见底的海洋,看不出,更听不出半点情绪。

    “想动手的人,不只是我们,先看看。”有个时候看戏比自己动手的更有趣。

    先看着,这里面的人中,可是有不少想要动手的。

    “好。”看看。

    两人的话才刚落音,一楼便又响起了动静。

    “砰!”一楼的地上,一声巨响响起,碎屑漫天。

    “妈的,楼上是哪个龟孙子!敢在老子头上撒野!”坐在一楼的人,怒火滔滔站起来,重重拍了一下桌子。

    那怒火,差点没把整个宣风楼给烧了。

    “杀了。”纨绔不化的声音响起,透着几分慵懒和醉意。

    “是!”二楼之上,一道残影闪过,紧接着听到一声闷哼,刚刚还怒火滔滔的人,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具尸体。

    本来其他人也想发火,可看到这种情况,说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下去。

    “这位客人!”

    几道身影急匆匆走出来,从离夜他们身后走过,在他们旁边停下,几个人将背对着众人的男人围住,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任谁发生这种事,脸色也不会好。

    “你如此妄为,宣风楼不欢迎你!”为首的人怒斥道,宣风楼有宣风楼的规矩。

    中临都的是他们管不了,但宣风楼的事他们还是能管的。

    进来这里都是客人,他说杀就杀,有没有把他们宣风楼放在眼里!

    “大爷给钱了,就能在这宣风楼做任何事情,现在只是杀个人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那人把酒杯甩在桌上,看都不看来人一眼。

    就是几个奴才,有什么了不起的。

    “你……”

    “本门主在宣风楼喝杯茶都不得安宁,谁这么大胆子?”又一道呵斥之声,透着十足的威严。

    背对着众人的男人,冷冷一笑,刚想说话,他身边的几个人倒是先开口了。

    “糟了,是玉隐门主。”

    宣风楼那几个人的脸色,顿时一阵惨白,急忙往二楼栏杆处走去。

    玉隐!

    刚刚还慵懒,一脸享受的男人,听到这两个字,整个人都傻了。

    他没有听错,是玉隐!

    男人急忙站起身,走到栏杆旁,脸上堆起笑容,当他看到一楼中央的身影,整张脸都白了,随即他立即镇定下来。

    “玉隐门主!”

    妈的,运气怎么这么差,玉隐怎么会在这!

    玉隐看到走出来的人,蹙了蹙眉头,伸手指向他,眼中多了几分杀意。

    “是你。”他好大胆子!

    男人脸色再一次变得苍白无力,一时间的他也不知道的该怎么回答。

    宣风楼的几个人,看到玉隐,就像是看到了救星。

    “玉隐门主……”其中一人刚想回答是,那男人的声音惊响起,将他的话打断。

    “是他们,是他们!”男人直接指向离夜他们坐着的方向,奋力大叫道。

    怎么能承认是自己呢,就算这么多人看到,也不能自己承认。

    只要玉隐没有证据,就不能对他怎么样!

    坐在二楼对面的一帮子人,看到他指的方向,脸上多了一丝轻蔑,却没有任何人站出来说话。

    中临都,不会有谁帮你,所以这个男人才会这么大胆,直接往离夜这边指。

    可惜,他为了逃避责任,不敢得罪影门门主玉隐,却得罪了两个比玉隐更可怕的人,其中一个,还是邪尊。

    离夜看着那人指来的方向,玫瑰红唇的笑意加深,她调侃地看着纳兰清羽。

    “他指着的好像是你。”有好戏看了。

    这个人最好还是自求多福,邪尊大人可是不会跟他客气的。

    玉隐是不好惹,可邪尊,就不用她多说了吧,提起邪尊两个字,他们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跟何况是见到本尊,还指着本尊说,就是他!

    “夜儿,你确定刚刚他的说的不是我们?”纳兰清羽平静如水的神情,看不出半点气恼。

    他可以非常确定,刚刚这个人说的,是他们。

    他们!

    纳兰清羽指了指自己,再指了指离夜。

    离夜撇了撇嘴,对方指着的死他,不是他们!

    四周的人看到还在聊得不亦乐乎的两个人,只觉得阵阵凌乱。

    遇到这种事还能这么平静聊天的,也只有他们两个了,他们难道没看到的玉隐已经往二楼走来了么?

    指着离夜和纳兰清羽的那个人,看着步步二楼走来的玉隐,额上布满了冷汗。

    此时的他,哪里还有刚才那般得意,就连刚才那件事都不敢承认是自己做的。

    而他来的的人,在看到玉隐的那一刻,早就逃之夭夭,不知所踪。

    玉隐走上二楼,顺着男人指着的方向看去,当离夜的身影落入眼帘,他皱了皱眉头。

    “怎么哪里都有你?”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北宫离夜在中临都闹那么大,他都没遇到过一次,现在一连遇到三次!

    “这句话应该小爷说。”离夜双手抱臂,靠在窗边墙上。

    她才想说,怎么什么地方都有他。

    简单的两句对话,让极力指证离夜和纳兰清羽的男人,脸色大变。

    他们认识!熟人!

    一颗心,宛若掉进冰窖,再也感觉不到半点温度。

    宣风楼的人,看到这一幕,此时笑的更加欢快。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却不知这个人,刚好认识影门门主。

    现在谁倒霉,还不知道呢!

    “那你说,是先把他的手砍了,还是先割舌头?”玉隐面无表情问道,这种人早就该杀了,何必留在这个世上。

    睁眼说瞎话,敢做不敢当。

    手,舌头!

    那人说话当场,顿时觉得自己的舌头和手,都不属于自己了。

    “不然先把心挖出来看看?”离夜淡笑回答,看看这个是不是缺心眼。

    宣风楼这个地方不算大,平常还是有很多高手坐在这里休息的,对于整个中临都,唯一能安静一会的,就是宣风楼。

    这个人还在宣风楼闹事,目的可能是冲着宣风楼去的,可这后果……

    心!

    那人忍不住伸手捂住自己胸口,他到这时,才看清楚坐在自己旁边的,是什么人。

    “我都没意见。”玉隐耸耸肩,这种人如何,他丝毫不在意。

    反正横竖也不过是个死,而他还成不了自己的猎物。

    他只对猎物有兴趣动手诛杀,至于这种人,杀了也就杀了,他没有什么猎杀的兴趣。

    本来二楼上想看离夜好戏的一帮子人,此时都纷纷同情看了那男人一眼,可却没有半点帮忙的意思。

    这就是中临都,不管你前一刻多风光,只要变弱,等待的便是地狱。

    “你说呢?”离夜挑眉看向纳兰清羽,盈盈轻笑。

    纳兰清羽目光注视着离夜,身后的人看都不去看一眼。

    “夜儿开心就好。”这个人,他

    这个人,他懒得动手。

    离夜白了一眼纳兰清羽,缓缓站起身,“得,我知道你不屑动手。”

    灵师级别,看样子就是哪股势力的少爷公子,这种人,还是她来好了,邪尊大人是不屑的。

    薄唇扬起淡笑,他坐在那里,纹丝不动,要不是听到那说话的声音,还以为他已然入定。

    玉隐远远看着纳兰清羽,心里泛起疑惑。

    他只能看到一个轮廓,甚至可以说这个轮廓很模糊。

    明明这个男人就坐在眼前,可看在眼里,他就像是坐在巅峰之顶那般,不管别人如何注视,仰视,都只能看到一抹模糊的轮廓。

    没有一点灵力波动!

    玉隐眼中闪过惊奇,这个人,很强,强的可怕!

    他……是什么人?

    不只是玉隐心里充满疑惑,就是四周围观的人,也是疑惑不已。

    明明他就坐在那里,可他们总觉得隔着千山万水,永远无法跨越,他的身影,始终是模糊的,无法看清楚到底长什么样子。

    唯一能知道的,就是这个男人和这少年一样,都是极美!

    宣风楼的人看到离夜走过来,迟疑了一会,然后退去。

    既然有高手在,这种情况还轮不到他们做主,等该解决的事情解决了,宣风楼自然会平静。

    站在栏杆处的男人,看着离夜一步步走来,距离自己越来越紧,脸皮在不停抽搐。

    他恨不得把指出去的手,直接给剁了。

    这二楼有那么多人,随便指谁都行,好好的干嘛非得指他们。

    他们和玉隐门主认识,这点就说不通,还有他们身上的气息,真的是太可怕了!

    少年走来,他就觉得是死神靠近一样。

    离夜走到那人面前,扭头看向玉隐,“他什么身份来着?”

    玉隐猛然回神,听到离夜的问题,脸色顿时黑了半边。

    这重要吗?

    “一个小势力的少爷,杀了就杀了,他们家的人敢找上来,你灭了不就行了。”霸宗的事,他可是听说了。

    霸图刚刚回到霸宗,霸宗就塌了,霸宗的人死伤无数,活下来的根本没几个。

    “这个提议不错。”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抚了抚小白的毛发,垂眸看去,嘴角笑意加深,“小白,不然你出手好了。”

    它每天这么躺着,也该活动活动了。

    趴在离夜手臂上装死的小白,听到离夜的声音,悄悄睁开一只眼睛,然后迅速合上。

    “你要是装死,小爷就把你送去天穹峰。”离夜举起小白,后面三个字,当然只用了小白能听到的声音说话。

    然而那三个字,也成功让装死的小白“复活”。

    看到小白精神抖擞的站起来,离夜无声往纳兰清羽那边看去。

    以前小白敢出生的时候,老往他那边跑,后来就开始排斥他了,他又做了什么?

    看到离夜的举动,四周一片寂静,所有人嘴角不停抽搐。

    让这只小白狗出手!开玩笑的吧!

    别开玩笑了,这只小白狗能有什么本事,还想杀人,它又不是玄兽。

    本来还紧张不已的男人,看到离夜的举动,他有种大笑的冲动。

    这个人,竟然让只狗出手,笑话,天大的笑话!

    这些人要是知道,他们眼中不起眼的小白狗,曾经把龙族的金眸黑龙打趴下,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笑。

    看到所有人脸上讥讽的笑容,离夜拍了拍小白的头,“你看,他们都在嘲笑你。”

    她家小白,还是别小看的好。

    “呜呜!”小白站起身,圆碌碌的大眼珠子注视着不远处的男人,脸上露出浓浓的不满。

    只见小白身上一道纯白之光,在空中闪烁,无形的空气明显狠狠颤抖了几下。

    就在这时,刚刚松了一口气的男人,脖子上多了一条血痕。

    “怎么……”

    男人往身后倒去,直接从二楼坠落而下,狠狠摔落掉在一楼。

    “砰!”

    一声巨响,这一声巨响,落入所有人心里,他们心里同时一颤,脸上的笑容僵住,脸颊不停抽搐,不知道是被吓成了这样,还是震撼成了这样。

    真的死了!

    他们甚至都没看清楚,那只白狗是怎么出手的,然后人就掉下去了!

    这怎么可能,这只狗,是玄兽!?

    玉隐惊奇的把目光放在离夜手臂上小白的身上,心里泛起巨大涟漪。

    这只狗!是玄兽!

    离夜顺了顺小白背上的毛发,转身往回走去,回到桌边,她微微一笑。

    “该解决的事,都解决了,我们走吧。”他们说的也差不多了,的确是该离开这里了。

    “好。”纳兰清羽站起身,拉过离夜的手。

    只见他们身影微微转动,站在宣风楼二楼窗边的身影,眨眼便到了空中。

    ------题外话------

    可不能小看小白,它可是连敖金都直接打趴下的!

    哈哈,下一章就能开始建造玄机城了,别急别急哈,么么哒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第五十二章你看,他们在嘲笑你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2012AllRights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