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五十章 送上门的踏脚石
    还没看清楚来人是谁,迎面而来一股汹涌之力,掀起巨大风波,飓风翻滚,宛若道道利刃,密麻袭来。

    看着已经到面前的飓风,手臂挥动,吾邪剑身剑气大作。

    纤细身影翻转,一股劲力在剑刃剑暴走而出,都没看清楚长剑落在了什么地方,只能看到空中挥闪而过的蓝色剑气。

    剑气凝聚成几道剑刃,迎上狂暴而来的飓风!

    对面走来的人,看到遍地狰狞,皱起了眉头,横扫而来的霸道气息,让人胆颤。

    方圆几丈,万物皆毁,一片狼藉,而这股霸道的力量还是没有停下,往玄兽而来,往他这边而来。

    “好霸道的力量,是个高手!”低喃的声音响起,他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刀光剑影横空划过,灵力如涛浪一般,汹涌而起!

    站在两股力量中间的玄兽,眼看着两股力量逼近,它不知道往什么地方逃走,偏偏两个人又同时再次攻击,它都看傻了。

    地面龟裂迅速蔓延开来,土壤被寸寸削割,露出狰狞的痕迹。

    “轰——”

    两股力量撞击在一起,四周空气在那一瞬间,都仿佛凝结,如玻璃碎片一样,洒落大地!

    “嘭!”

    一股震力散开,不同方向的两股力量在空中撕扯呼啸,谁也不打算让谁,空气,大地,树林,在它们的撕扯之下,方圆百米,夷为平地!

    山崩地裂之声响起,响彻天地,仿佛连和天地,它们都要吞噬!

    余力如潮水般,往四面八方蔓延,所到之处,便听到一声声崩裂之声,粉碎之声!

    “我靠!”

    看着席卷而来的力量,离夜转身就跑,根本不敢停留。

    她的招式,没有使上全力,根本造成不了这么大的破坏力,现在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对面那个人做的!

    妈的,他疯了吧!

    力量直冲而来,离夜匆匆闪躲,好几次,那力量是贴着身体擦过,只差一点点就落在了身上。

    可离夜此时根本顾不了那么多,躲开这些攻击才是王道,这么巨大的攻击,就算人不会搭在这里,那也肯定是重伤

    !

    “找个矿脉,都能遇上这种事!”离夜咬咬牙,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冲击而来的力量,迅速绕开。

    “嘭!”

    那股力量砸落在地上,地面立刻出现一个狰狞的坑洼,让人看着都觉得头皮发麻。

    比起离夜,站在几丈外的身影,就显得淡然多了。

    只见他脚步轻轻转动走过,往他这边飞溅开的攻击,就这么从他身边绕过去,根本是不会吹飞之力。

    他们两个躲开飞溅开来的力量,可最凄惨的莫过于被他们两个力量,打中的玄兽。

    两股力量重重砸落在它身上,那庞大的身体,僵硬往后倒去,双眸之中,带着惊悚骇然。

    它的身体,在两股力量之下,变得残破狼狈,几乎没有一处完好。

    在两道攻击同时之下,它的身体几乎同时承受了两股力量,它没有避开,也无法避开,只能硬生生承受。

    玄兽在完全失去意识前的那一刻,心里在深深后悔。

    早知道结果会变成这样,当初它还有什么可跑的?直接死在那个人类手上,比现在要好的多!

    “砰!”

    庞大的身体倒在地上,大地再一次爆开龟裂,玄兽倒下的地方,如蜘蛛网一样,往四周蔓延开来。

    大地震动,一股力量从玄兽身上炸开,直冲而上!

    看着空气中剧烈扭动,离夜神色微变,往不远处的身影看了一眼,灵力在脚下转动,她迅速往更高的空中走去。

    站在离夜对面的人,也看了她一眼,感觉到脚下的躁动,身影也往空中走去。

    “轰隆隆——”

    爆炸之声,震动大地,大地发出一声声剧烈嘶吼,像是随时会碎裂塌陷。

    空气狠狠扭动,这片空间,看上去,都会立即毁灭!

    一股力量直冲而上,余力翻滚,空气中炸开一朵巨大的蘑菇云,余力往四周横扫,方圆百里,有那么瞬间,感觉随时就会消失!

    俯瞰着凹陷的森林,沙石滚滚,尘灰漫天,朦胧中,还是能看清楚,那下面是多恐怖的一幕。

    离夜摸了摸鼻子,幸好她还没有用出三剑合一的全部力量,不然自己都有可能卷进这层沙尘之中。

    还有,追着玄兽那个人……

    离夜抬头看去,站在不远处的身影映入眼帘,而她在抬头之际,那人身影移动,眨眼,已经走到了她面前,两人距离不过一米。

    “你是谁?”男人双手负在身后,皱眉看着离夜。

    那头玄兽他追了那么长时间,到最后还是不算完全死在他手上,他不喜欢别人抢走他的猎物。

    离夜把吾邪剑收入剑鞘,双手抱臂,扫视了一眼对方,顿时黑了半边脸。

    靠!这家伙是灵皇!

    看着对方的实力,离夜忍不住在狠啐。

    妈的,灵皇级别,有必要追着一头神兽跑吗?神兽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好么

    !

    还有刚才那道攻击,她现在完全可以确定,这家伙是看到她对玄兽攻击了以后出手的,他就是故意的!

    “我是谁?你管小爷是谁,与你无关。”刚刚看到她出手,他还动手,是杀人灭口还是毁尸灭迹?

    他要是不出手,就在一旁看着,会有这么大动静吗?

    灵皇级别,他别告诉自己,那道攻击他躲不过去,信他就见鬼了!

    轻狂的声音响起,嚣张到了极点,眉宇间透着桀骜不羁。

    “我不喜欢有人抢走我的猎物。”那头玄兽是他的猎物,没道理交给其他人,便是死也是该死在他的手上。

    阴沉的眸光闪过一丝抽动,这小子,简直是太嚣张了。

    离夜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这算什么理由?

    “他不喜欢有人抢走他的猎物,不管这猎物强弱,只要被他盯上,除非是他想杀,不然绝对不会死,但最后还是会死,被他杀了,那是他盯上的。”朦胧间,离夜脑海中,响起很久都没有听过的声音。

    离夜蹙了蹙眉头,不喜欢被人抢走猎物?

    当初春秋他们几个提起浪子的时候,曾经跟她说过,这个人有多怪癖,有多极端,有多变态!

    那个时候,她还在想,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怪人,没想到今天还真遇上了一个。

    “现在我们同时出手,你的猎物死了,好歹有我的一份,这又怎么算?”离夜打趣问道,猎物。

    一旦看中了猎物,不管强弱,最后只能死在自己手上,而且不允许别人出手。

    看到眼前的人,离夜完全能想象,春秋他们说的浪子,该有多怪癖了。

    离夜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会想起浪子,也许是眼前这个人说的话,和春秋他们对浪子的评价差不多。

    男人注视着离夜,没有回答,目光在她身上流转,随即他眼中闪过诧异和错愕。

    灵君!?

    怎么可能只是灵君!

    刚刚的力量,灵君怎么可能做到,即便不是灵皇,那也应该是高级甚至是巅峰灵王才有的实力!

    可眼前的人……只是灵君,这怎么可能!

    “我从不和实力比我弱的人计较。”说完,他正要离去,离夜的声音再次响起。

    “等等!”离夜看着面前的男人,蹙了蹙眉头。

    这话怎么听着也这么耳熟?

    “虽然他脾气不是很好,但只要你实力不如他,只要没碰触到他的底线,他就不会和你计较,反正只要你一见到他,符合这两点的人,基本上就能确定他是浪子,世界上没第二个这种怪人。”

    “有你们怪?”

    “废话,比我们怪多了,还有,我们那里算怪?”

    曾经的对话再次响起在脑中,离夜只觉得阵阵凌乱,眼前的人,和曾经春秋他们说的那个人,慢慢重合在了一起。

    的确,这么个人,只要见到,基本上就能知道是谁了,世上不会有第二个这种怪人

    。

    “还有什么事?”男人皱眉道,他都不计较了,这小子还要计较不成?

    目光落在离夜胸前的徽章上,他的双眼变得深沉。

    还是炼药师,灵品,灵君,这么强悍的实力,第一次看到炼药师有这么强的实力。

    “你……”离夜刚说出来一个字,就被远处传来的声音打断。

    听到传来的声音,两个人同时扭头看去。

    几道身影在空中掠过,往他们这边走来,当看清楚来人,离夜眼中多了一分寒意。

    “我还以为是谁,原来影门门主驾到。”走来的几个人,在两人一丈外停下。

    当他们看到满地狼藉,坑洼不平的大地,只觉得头皮发麻。

    这破坏力,的确可怕,难怪在百里之外都能听到。

    影门门主?他是玉隐!

    离夜不动声色看向玉隐,眉头微微蹙起,他不是浪子?

    “啧啧啧,这满地狼藉,不知道玉隐门主又盯上了什么样的猎物?”压住心里的惊悚,来人故作轻松说道。

    说话件,还不忘的扭头往离夜看去,脸上堆起的笑容,在看到离夜的那一刻僵住了。

    是他!他不是被邪尊抓走了吗?

    被邪尊抓走的人,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甚至是和玉隐站在一起。

    “雷瑟,说不定本门主的下一个猎物,就是你。”玉隐睨视了一眼雷瑟,转身离开。

    转身之际,他看了一眼离夜,心里泛起一丝不解。

    这小子刚刚要跟他说什么?

    玉隐没有停留,身影很快消失在众人眼前。

    “玉隐!”雷瑟咬牙切齿看着玉隐离开的身影,眼中闪过一丝毒光。

    他会让玉隐知道,谁才是猎物!

    离夜把吾邪剑放进储物手镯,大步离开,她和天雷刹的人,没有什么可说的。

    “站住!”刚转身,雷瑟呵斥的声音传来。

    离夜双手负在身后,脚步没有停下,她扭头看了一眼雷瑟。

    “让小爷站住,可是要付出代价的。”特别他还是天雷刹的人,这个代价,她想要收高一点。

    那便是,他的命!

    “哼,付出代价,今天本少爷倒要看看,谁要付出代价,你胆子倒是挺大的,敢从天穹峰跑出来,本少爷今天杀了你,说不定邪尊还得谢谢我!拦住他!”雷瑟阴狠笑道,大手一挥。

    “是!”跟着雷瑟前来的人,迅速走到离夜面前,将她挡下。

    软靴停下,离夜扫视着挡在面前的人,面无表情的脸上,勾起淡淡弧度。

    “让开!”清冷的呵斥,不带半点温度,寒冷蚀骨。

    凉意渗透而来,刚走到离夜面前的几个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但看到雷瑟,随即又镇定了下来

    。

    “让开,今天我怕是不能让,把你杀了带回去给邪尊,邪尊肯定会很高兴的。”雷瑟慢慢走向离夜,一脸陶醉的幻想着。

    从天穹峰走出来的人,被他遇到了,还被他杀了,邪尊肯定会很高兴。

    本来他们是没有什么恩怨,即便雷锦是他杀的,自己也不会真的动他,说不定还要谢谢他。

    可惜,谁让那天,邪尊带走了他。

    在邪尊手里的人,就没有活下来的,他既然逃了出来,他不介意做一回顺水人情。

    和天穹峰有了交情,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到时候说不定他们天雷刹,都能去到中域,在中域立足!

    离夜眼中的笑意,骤然变得冰冷,杀意在眼中闪过。

    “雷瑟是吧?你想不想知道,上一个挡住小爷路的人,他最后的下场吗?”风轻云淡的声音,没有一点情绪,却寒冷蚀骨。

    雷瑟呵呵一笑,笑的极其讽刺,随意看了一眼离夜。

    “小子,你不就是炼药师,拥有火焰么,没有这点火,你也就是普通的灵师,下场,正好了,本少爷还就想知道。”雷瑟猖狂得意笑道。

    下场,不就是个灵者,有什么好嚣张的。

    今天他带了这么多人过来,就不信连一个灵者都抓不住,杀不了。

    完美的弧度呈现在离夜脸上,此时换做任何一个熟悉离夜的人,就是方白和海夏,他们都知道离的越远越好。

    可惜,雷瑟还是不知死活的嚣张得意着,完全不知道死神已经往他这边靠近。

    “本来小爷今天不想杀人,你既然送上门来……”放进储物手镯的吾邪剑,眨眼出现在离夜手上。

    泛着蓝色剑气的寒刃,透着冰冷的杀气,四周温度骤然下降。

    “你们几个,都别动手啊,本少爷今天倒要看看,一个灵者级别的炼药师,怎么杀我。”雷瑟笑的很狂妄,看上去更是有点得意忘形。

    雷锦死了,天雷刹传人的位置,基本上内定是他的了。

    这阵子他很得意,可就是得意过头了,忘记了什么是该招惹的,什么是不该招惹的。

    他都知道,邪尊手上,从来没有谁能活着离开,离夜完好站在这里,他竟然以为离夜是从天穹峰逃出来的。

    “少爷……”几个人迟疑叫道,担忧看着得意过头的雷瑟。

    灵者,这个人哪里只是灵者,明明就是灵君啊!

    从气息看来,少爷根本就不是这个人的对手,他居然还不让他们帮忙。

    离夜扫视了一眼雷瑟,眼眸垂下,遮掩住眼中的杀气。

    软靴微转,身影如鬼魅一般,瞬间消失在了原地,消失的无影无踪。

    “消失了!”雷瑟的护卫惊悚叫道。

    大活人想消失了!

    这是什么身法,怎么能让一个人活生生消失

    !

    “雷瑟,你好好看着,他们这几个人中,总有一个你的死法。”蚀骨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

    几个随从,狠狠打了个冷颤,有种拔腿就想跑的冲动。

    “噗!”

    剑刃插入身体的声音刚传来,就看到几个随从中的一个,腹部一把长剑穿透而过,鲜血飞溅!

    “怎么可能!”站在那人身边的几个人,迅速跳开,眼中带着惊悚。

    当他们看到站在那人身后,拔出长剑的离夜,心脏狠狠抽动了一下。

    怎么会这样,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长剑拔出,鲜血飞溅,站在那人身后的离夜,在鲜血溅开之前,走出了一丈。

    被长剑穿透身体的护卫,直接从空中掉下去。

    红唇勾起的弧线,越发是嗜血,少年手持长剑走来,在天雷刹几个随从的眼里,却如同地狱修罗。

    雷瑟看到离夜举动,一时间也愣住了,他完全没料到离夜会直接杀人。

    “你敢杀我天雷刹的人!”一股寒意涌上心头,雷瑟吞了吞口水,强行镇定。

    妈的,这是什么感觉,不就是一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子。

    杀了一个废物罢了,有什么好害怕的!

    “杀了?那又如何?”离夜冷冷笑道,脚步迈进,往雷瑟站着的方向走去。

    只是杀了天雷刹一个随从而已,很快就轮到他了。

    那又如何!

    雷瑟身后的几个人,双眼睁大,他们感觉到,死亡正朝着他们靠拢。

    可偏偏他们的主子什么都没感觉到,一心还想杀人家。

    这样可怕的少年,他们哪里是对手!

    “少爷,我们赶紧走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他们现在回去,还有可能回来报仇,可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

    “滚!”雷瑟火气也来了。

    当着他的面杀他的随从,这点他忍受不了。

    “下一个,是你。”离夜伸出手,指着雷瑟左手边的一个人,舔了舔唇瓣。

    是他!

    被离夜指中的人,急忙后退,面带惊悚。

    “我不玩了,不玩了!”说话间,他疯狂往后退去。

    不玩了,他不想死在这里!

    这少年太可怕了,他根本不是人,是魔鬼,魔鬼!

    “吾邪!”

    冰冷的声音响起,离夜这次没有再动,而是轻唤了一声。

    吾邪挣脱离夜手掌,如离弦之箭,直逼而去,划破了空气,剑尖所到之处,都如同白纸一样,一分为二。

    什么!

    雷瑟看的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剑怎么可能自己攻击

    !

    好东西,好东西!

    眼中的震撼,慢慢变成贪婪,他想要得到这把剑!

    “咻!”

    空中蓝色弧度横空而过,只见长剑在那人身边脖子上飞过,脖子处鲜血立刻飞溅开来!

    吾邪的速度,从离开离夜手上,到回到她手上,速度半点都没减慢过。

    有一个人从空中掉下去,剩下的几个护卫,看着离夜的目光,那就跟看到了死神没什么两样。

    “跑啊!”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他们可不想就这么死了。

    跑,跑的越远越好!

    除了雷瑟,剩下的四个护卫,分别放四个不同的方向离开。

    他们压着心里的紧张,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只有这样,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有一线生机,离开这里!

    “的确是个办法。”离夜看着他们放不同方向走去,也不着急,反而赞同点了点头,才又说道:“你们好像忘了,小爷说过,你们的死法,不同。”

    话落,风中吹拂起一阵凉意,蚀骨的凉意!

    同时间,四道声音同时响起,逃走的四个人,脚下步伐停下,身体僵在原地。

    两团火焰熊熊燃烧,将其中两个人包裹在里面。

    而另外两个,都被握在爪子里,身体捏成粉碎,然后被无情地扔了下去。

    至于是谁动的手,无法看清楚,只能看到一闪而过的爪子。

    得意中的雷瑟,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六个随从,一一坠落,整个人就像是被浇了一盆凉水,一时间,完全清醒了过来。

    “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可能!你竟然晋升了!”雷瑟惊悚看着离夜,脚步在一点点后退。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他什么时候晋升了,而且还是……高级灵君!

    离夜把玩着吾邪,漫不经心看着雷瑟,“你刚刚是不是说,要杀了小爷?”

    杀她?

    “我……”雷瑟刚想应道,才说出一个字,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立即闭上嘴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怎么,现在什么都不敢说了?”离夜又迈进一步,嘴角弧度越发嗜血。

    天雷刹,是一块不错的踏脚石,她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我,我有什么不敢说的,你有什么可得意的,被邪尊抓回去,你的下场会更惨!”雷瑟强压住心里的紧张。

    看到是自己的六个护卫接连倒下,他其实早就想走了,现在还在这里,不过是强装镇定。

    六个灵者,就这么全倒下去了!

    “邪尊,就是你把你们天雷刹的刹主找来,你还是得死!”离夜皮笑肉不笑说道。

    让纳兰清羽来,他确定,他会想死在清羽手上?

    “杀我,笑话,别忘了,我也是灵君级别

    !”同样是灵君级别,谁杀谁还言之过早!

    离夜也懒得和他再废话,握住吾邪,灵力在翻滚震动。

    “冰杀裂魂斩!”

    蓝色弧度以离夜为起点,往四周横空展开,空气中的水分子,在蓝色弧度横行而过之后,都僵在了空中。

    薄薄的冰层,一路蔓延而去,空气仿佛都凝结了。

    雷瑟站在原地,看到飞来的弧度,刚运转出灵力,立刻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的僵硬。

    怎么回事?

    他惊悚抬头看向离夜,为什么他感觉自己身体都被冻住了,全身僵硬。

    雷瑟还在震惊之际,薄凉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的问题,我还一直没有回答。”离夜笑看着全身僵硬的雷瑟,这还只是开始,等会他整个人都会冻住的。

    问题?什么问题?

    雷瑟这个时候哪里还能想到其它事,一心想着自己怎么离开这里。

    “雷锦是小爷杀的,你也不例外!”离夜伸手一甩,吾邪笔直往雷瑟飞去。

    “记住,小爷叫北宫离夜,是杀你的人。”

    话落,就听到剑刃穿透血肉的声音,还有雷瑟惊悚,无法置信的表情。

    “轰——”

    一声巨响炸开,蓝色弧度直接穿透了雷瑟的身体,空中凝聚成形的薄冰,在这一声过后,化为乌有!

    “吾邪。”离夜冷冷叫了一声,伸出手掌。

    插在雷瑟胸前的吾邪,迅速抽离,剑柄落在离夜手上。

    雷瑟的身体,从空中急速坠落,冰冷僵硬,早已没了一点温度。

    “吱~”小巧的身体从离夜袖子里爬出来,紧紧抱着离夜的手腕,心有余悸的看着吾邪剑。

    看到爬出来的小东西,离夜嘴角一抽,顿时满头黑线。

    她曾经以为红莲的胆子够小了,没想到这流金鼠的胆子更是小。

    “危险没了,咱们是不是该走了?”离夜看着流金鼠,耐着性子问道。

    耽误了这么长时间,他们也该去做自己的事了。

    流金鼠歪着头看了一眼离夜,然后急忙点点头,指着一个方向。

    东西它早就找到了,只要他们过去就好了。

    离夜收起吾邪剑,迅速往流金鼠指着的方向走去。

    她刚离开,原本离开的人影,隐约出现在不远处的天边,目光深邃看着她走远。

    “北宫……离夜。”

    脑海中的记忆苏醒,当曾经的传言响起在脑海,脸上的表情多了几分讽刺。

    废物,这就是百年一见的废物。

    也不知道曾经那些叫过北宫离夜废物的人,现在是不是该狠狠抽自己耳光

    。

    废物,这是天才好么!

    十八岁的高级灵君,灵品炼药师,不管是在炼药师,还是灵师的造就,都可以用天才来比拟!

    站了一会,他才真的离去。

    离夜自然不知道,在她离开后,玉隐的再次出现。

    追随着流金鼠,离夜在一处陡立山脚停下,抬头往上看去。

    流金鼠站在她手掌心,指了指面前的高山,好像在说,就是这里了。

    “很好。”离夜满意点点头,拿出几颗丹药的递给流金鼠,直接扔回契约空间。

    这么大一座山矿,的确是不错,现在只要找人来挖就好了。

    玄机城,这座玄机城,她要建的比风启大陆的更好!

    有风启大陆的玄机城,离夜对新的玄机城,早有了大概的轮廓,比起当初构造北宫联盟,要快很多。

    在周围做了几个标记,离夜转身离开。

    流金鼠找到的地方,完全可以相信,这里面的东西肯定不会差。

    现在该去找清羽和师父了,他们应该打完了。

    山水湖畔,白衣红衣并肩而坐,中间保持着三步的距离,目光注视着前方。

    “邪尊果然厉害。”当年在风启大陆听到纳兰清羽四个字,他没有往邪尊这方面想。

    现在想想,天下间,敢叫纳兰清羽的人,不会再有第二个。

    “以灵皇之力,对战那么长时间,城主也不容小视。”纳兰清羽心里暗暗叹息。

    他好像有点明白,当年为什么萧水寒会收一个,等级不过玄阶的夜儿做徒弟了,那不单单是因为夜儿让他满意。

    “夜儿在你身边,我很放心。”这么几天看来,他是不会让夜儿有危险的。

    “这个本尊从不担心,本尊有件事很好奇。”那天晚上,他在拍卖会看到了夜儿,但并没有跟上去,所以没看到全部的事。

    萧水寒扭头看了一眼纳兰清羽,然后目光又移回到刚才的地方。

    “以玄阶实力,和我动手,他是第一个。”当时他就想,这个徒弟,他收定了。

    当年给夜儿吾邪剑,是他身上的气息,和吾邪剑很像。

    在看到夜儿的第一眼,他就觉得,若这个世上,能驾驭得了吾邪的人,只有眼前的少年。

    再后来,夜儿没有让他失望,从不让人靠近的吾邪,他轻易就驾驭了。

    “当时你想的是什么?”纳兰清羽继续问道,当时的夜儿,是人人眼中的废物。

    “便是废物,那也是我萧水寒的徒弟。”谁敢动,杀!

    白衣少年站在空中,听到他们两个的对话,那叫一个无语。

    “你们打完了,就不能去找我吗?”她大老远找过来,结果他们两个在说她。

    这场比试,她不用想也知道结果

    。

    师父灵皇级别,纳兰清羽灵尊级别,不用打也知道的结果。

    “夜儿,去的时间有点久。”纳兰清羽转身面向离夜,波澜不惊的样子,没有半点变化。

    以夜儿的速度,再加上流金鼠,不用这么长时间。

    离夜叹息摆了摆手,走到他们两个面前坐下,“解决了一点事,耽误了一点时间。”

    “东西找到了?”萧水寒也转过身,在他看来,这已经很快了。

    “嗯,就是建造玄机城的人手没有。”本来她是想借海家一些人,再去找几个人,顺便“借”人帮忙。

    后来她觉得还是算了,这些人,不太靠谱。

    亲手一砖一瓦打造,即便是一部分,那也是非常了解的。

    到时候玄机城建造成功,这些人回去了以后,他们身后的势力想对玄机城做点什么,又了解玄机城的地形,那就是轻而易举的事。

    “夜儿想要一座什么样的玄机城?”萧水寒嘴角勾起淡淡微笑,她想要什么,说一声便是。

    “这个我已经想好了,就不麻烦师父了。”离夜笑着眨了眨眼睛。

    玄机城怎么建造,用谁的都可以,可她想在玄机城加点东西,要是用师父的话,她还要考虑那些东西加在什么地方。

    她自己的,她早就想好了,就不用再浪费那种时间。

    “那为师就省事了。”这座城是他的,当然一切都听他怎么弄。

    “我们把最近几天的事分一分吧。”纳兰清羽提议道,夜儿准备玄机城架构的事,其它事就顾不上了。

    离夜点点头,“现在最缺的就是建造的人,必须是那种可以信任的人,如果师父认识的铸造师能现在就来,就最好不过了。”

    铸造师亲手打造的玄机城,那必定是坚不可摧!

    “这个没什么。”萧水寒没有丝毫迟疑的回答,需要他们,他们随时都能过来。

    离夜若有所思看着萧水寒,嘴角笑意加深。

    师父这些年,是没有建立玄机城,可他也没闲着,分布在临天大陆的手下,看来不少。

    “谢谢师父。”离夜嘿嘿笑道。

    萧水寒站起身,理了理衣袍,“那为师先走一步。”

    那些人分布的太散,找齐他们还需要一段时间,夜儿需要的玄机城,应该想要用最短的时间建造,那就半点都耽误不得。

    离夜急忙站起身,往储物手镯掏去,然后拿出一个又一个玉瓶。

    “师父,这些丹药虽然大部分只是灵品,效果还是可以的,有疗伤的,辅助的,还有一些其它的,你都拿着。”离夜一股脑拿出十几个玉瓶,全塞给萧水寒。

    萧水寒看着怀中的玉瓶,怔了怔,把玉瓶全部放进储物袋中。

    “徒弟是炼药师,真心不错。”说完,他手里出现一个书卷,就和上次把五重噬杀诀给离夜的时候一样。

    “这东西,本来想等你把五重噬杀诀学完再给你的,但后面的日子忙起来,应该都顾不上了,现在就交给了你吧

    。”

    以为他还没这么快到临天大陆,想着该回去一趟把东西给他,现在他自己来了,倒是不用回去了。

    “好。”离夜笑着接过,放进储物手镯中。

    造化诀上,那些武学招式,已经够她学的了,但这是师父特地给她找的,怎么样也得学。

    萧水寒伸手拍了拍离夜的肩膀,然后转身离开。

    “你和师父说了我什么?”离夜看着萧水寒离开的身影,她就听到最后师父说的那句,前面说了什么,她都没听到。

    气息笼罩,纳兰清羽圈过离夜,“也许,他在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想着收你为徒。”

    哪怕,夜儿那个时候是人人眼中的废物,萧水寒都没有迟疑。

    离夜狐疑抬头,眯起眼睛,他还是没说重点!

    “你打算怎么建造玄机城。”临天大陆的玄机城,不能想风启大陆那样。

    风启大陆的在他们眼里,看起来是不错,但在临天大陆还不够。

    “喏。”离夜抬起手臂,手掌心圆润的玉珠躺在那。

    伐天玉阵?

    “你是想在玄机城的建造中,融入阵法。”在建造的时候,就融入阵法,布置下一切。

    这个阵就和玄机城融为一体,若有人来犯,除非玄机城倒,否则他们无论如何也攻不下来。

    “你要是有什么想法,我们可以商量一下。”离夜笑看着纳兰清羽,北宫联盟不也是他们两个一起完成的。

    他了解临天大陆,应该能让玄机城更完美!

    “好。”纳兰清羽点点头,必须要这样,玄机城必定是牢不可破。

    它不比天穹峰建造在众山之间,除了人为的力量,还有各种天险,让人无法靠近。

    建造在中临都中,必须是要牢固,不然前来做客的人,会络绎不绝。

    “对了,还有件事,要你帮忙。”离夜站直身体,直视着纳兰清羽的眼睛,眼中的笑意加深。

    天雷刹这块踏脚石,她可是等玄机城建造后,就要用的,不能白白浪费了。

    “说吧。”她这次出去,收获看来不小。

    “天雷刹雷瑟死了,你帮我出去传传消息。”让天雷刹刹主知道是必然的,不然这块踏脚石怎么会自己送上门来。

    天雷刹她反正不会放过,用来当踏脚石,最起码还有点用处不是。

    “好。”纳兰清羽想都没想,直接答应。

    雷瑟的事,他好像半点都不惊讶。

    “等玄机城建成的时候,这天雷刹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题外话------

    平安夜快乐!大家么么哒!

    明天圣诞啊圣诞,嘿嘿,亲们有没有放假?有没有什么活动?

    某甜表示,明天还得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