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十九章 还有人?
    走出药斋,离夜在门口站了一下,眼角余光看了一眼立即关上的房门,然后才离开。www.XsHuotXT.com

    药斋是海家炼药师炼药之地,随处可见放置的各种药材。

    也许是这里炼药的时间长了,此时便是没有人炼药,也始终透着一股淡淡药香。

    湖泊水榭,凉亭高楼,层次不齐,假山小桥,池中群鱼,透着一股欣欣向荣,华丽唯美。

    海瑞走出药斋,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走到不远处水榭凉亭中,双手负在身后,注视着前方,不知道在看什么。

    本来离夜也想放那边走的,但是看到海瑞站在那,她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倒不是怕海瑞做什么,只是她一旦走过去,海瑞肯定会问她一些事,她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可不管是什么,她都懒得回答。

    方白站在门口走动了一会,见离夜走远,迟疑了一会,这才跟上去。

    身后细微的声音传来,不得方白开口,离夜已经先说了。

    “小爷可以一个人走。”知道药斋在什么地方,她不会迷路,不用跟上来。

    他担心海夏,在那看着就好。

    “我以为你会做点什么。”方白神秘兮兮凑到离夜耳边,一脸就怕被人听到的样子。

    他还以为离夜会留在房间里,然后做点什么,让炼药师公会那几个人,即便看出了怎么回事,也医不好海夏。

    低头看着路边绽放的朵朵鲜花,殷红唇瓣微微上扬,花朵绽放之姿顿时黯然。

    “该做的事,早就做了,还需要做什么?”离夜停步,抬头睨视了一眼方白,淡淡问道。

    她在毒这方面研究虽然不是很深,但算计一个人,要一而再的动手,还是不用的。

    方白愣愣站在原地,看着离夜的背影,他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笑,还是该哭。

    海夏这次,真的会很悲剧

    “难道……”

    “离夜公子。”海瑞的声音传来,交谈的两人停下了步伐。

    方白看了一眼离夜,心里咯吱一响。

    刚刚他们说的,族长不会是听到了吧?他什么时候来的?

    不同方白的紧张心虚,离夜在听到海瑞的叫唤后,身体没有任何停顿,直接转过去。

    “族长。”离夜微微颔首,脸上的情绪淡然平静,心里稍稍一叹。

    该找上门的麻烦,还是会找上来,避不开。

    “族长。”方白深吸一口气,露出一贯的神态,转身叫道。

    眼角余光看到离夜的淡然,黑线不禁从额上密布垂下。

    这家伙,还真冷静。

    海瑞看着离夜,笑眯了眼睛,又走近一步,拱了拱拳。

    “离夜公子,麻烦你走一趟了。”这么年轻的炼药师,他觉得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如此年轻,方白还认识,说不定他就是那个十岁的炼药师。

    “我倒是无所谓。”离夜微笑回答。

    这趟她走了,没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至于有没有白走,她说了算。

    海瑞不动声色看向方白,一脸的精明,“方白,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么年轻的炼药师了?老夫怎么从没听你提起过?差点怠慢了离夜公子。”

    他的眼睛方白和离夜之间来回扫视,试图想发现什么。

    离夜挑挑眉头,神情没有什么变化,坦然让海瑞打量。

    这个海家族长还真是什么机会都不想错过,就是想知道她的身份。

    他们想要知道,大方问她就行了,怎么回答那是她的事,想这种拐弯抹角,她肯定是不会回答的。

    海瑞的话刚刚说完,方白立刻就明白了。

    族长这不是想知道他什么时候认识离夜,是想知道,离夜是不是传闻中那个天赋超群的炼药师。

    “族长,临天大陆炼药师不算多,可要数起来,也不会少,炼药师经常会有偶遇的。”见离夜不说话,方白只能笑呵呵回答,心里叹息了一声。

    族长这又是何必,中域那么多势力邀请离夜,他都没有心动过。

    海家家大业大,那也只是在中临都,到了中域也不过是稍稍崭露头角的小势力,比得上这些势力么?

    “也是。”海瑞点头应着方白,眼睛却落在离夜身上,见离夜不出声,他心里微微一动。

    还是别试探了,不管这个少年是不是那个炼药师,可不能得罪了。

    即便不能邀请他,若是和那样一个炼药师有交情,算的上认识,这也是一件好事。

    这些都不能有的话,那便不能得罪

    “族长,几位前辈应该差不多了,不如我们……”方白的话还没说完,一声嘶吼便传了出来,透着无尽痛楚。

    “啊”

    痛苦之声直冲云霄,紧接着便是噼里啪啦的动静,这一声声巨响,传遍海家的每一个角落。

    海家的人听到这一声嘶吼,纷纷抬头往药斋方向看来,脸上露出不解。

    海夏今天痛的时间,怎么提早了一个时辰,而且好像更痛的样子。

    听到那一声吼叫,海瑞神情一紧,大步往药斋方向跑去。

    方白呆呆愣在原地,看着药斋的方向。

    “离夜,你真的是神了”那几个炼药师真的不行

    离夜没有回答,反而指了指海瑞,“你们族长这么看重海夏?”

    从接待炼药师到现在,都是海瑞亲自在处理,一点都没有让其他人去办的意思。

    她曾经在家里待过,知道身为一族之长,每天有多少事情要处理,又有多少事情要安排。

    这个海夏要不是很特别,海瑞不会这么特别对待。

    “我不管家里的事。”方白摇摇头,他只帮家里炼药,其它事和他没关系,他也不会去管。

    至于海夏,在家里的地位的确是很高的。

    “那就随便吧。”离夜耸耸肩,大步往前走去。

    反正她也就随口问问,这种不相干的事她也没多大兴趣想要知道。

    方白大步走在离夜身边,神色匆匆,一脸担忧。

    当他们两个走到门口,就看到那五个炼药师踉跄退出来,脸上还带着几丝惊恐。

    “怎么回事?”两个中年炼药师对视着,脸上同样露出不解。

    这种最基本的解毒,是他们早就熟到不能再熟的。

    怎么会没用?

    离夜双手交叉在胸前,靠着门口的柱子,目光落在他们五个脸上,嘴角勾起淡淡笑意。

    “几位前辈看来也不过如此。”她还以为炼药师公会的炼药师,自认为高人一等,在炼药术上也会高人一等。

    现在看来,也就是这样而已,和别的炼药师没什么不同。

    “混账,我们两位长老都治不好的伤,你又能有什么办法,你别先说风凉话,结果最后自己也不行。”三个较为年轻的炼药师,急忙走出来。

    谁说他们不行了,只是这海夏身上的东西实在是太怪了。

    再说了,他们都不行,他就不信,这个小子可以做到。

    “邱赫,你闭嘴”年长的炼药师呵斥道,在炼药师公会待了那么长时间,还是这么不稳重

    叫邱赫的炼药师蠕了蠕嘴,不服气的看了一眼离夜,这才又退了回去。

    “离夜是吧?既然我等不行,不如你来试试?”另一个年长的炼药师扫视了离夜一眼,眼中的讥讽一闪而逝。

    这样的少年,又能有什么本事?

    “当然,大家都是来试试的。”离夜将那眼中的几分尽收眼底,却没说什么。

    炼药师公会,她好像有点知道蔺药为什么那么说了。

    幸好当初没有让孟枭那老头把推荐信交出去,她可不想进这么一个炼药师公会。

    在五人注视下,离夜往房间走去,刚好看到海瑞匆匆忙忙走出来。

    “离夜公子,麻烦你了。”那孩子痛成那样,现在不求他身上的伤完全治好,回到当初也是好的。

    至少昨天的时候,没像今天这样

    “可是我们怎么知道,那是你医好了,说不定他痛过这一下子就不痛了。”邱赫继续说道。

    他才不会相信,这么一个人,能够做到两位长老都做不到的事。

    离夜扭头看了他们几个一眼,继续往房间里走去。

    “我不是你们炼药师公会的人,没那套规矩,你们要是想看,可以进来。”说那么多,不就是想看看自己怎么动手。

    想看就看吧,她没要做什么,东西早就准备好了,他们看不到什么。

    五人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他让他们进去?

    “去看看。”中年炼药师沉声说道。

    不管是什么,成功失败,都去看看,倒要看看这个嚣张的小子,能有多大本事。

    几人同时点点头,大步跟进去,把方白挤在后面。

    方白皱了皱眉头,但最终什么都没说,默默跟在他们身后。

    碎屑布满房间,到处都是一片凌乱,房间里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窗户都是摇摇欲坠。

    走进房间,映入眼帘的就是这一幕,一滴汗珠从额角滑下。

    这破坏力,难怪这几个炼药师会被吓出来了。

    “离夜,离夜”海夏见离夜走进来,二话不说直接冲到她面前,换来的却是痛的更厉害。

    海夏悔的场子都绿了,早知道是这样,他就不该让这几个炼药师动手。

    现在他终于知道离夜出去的时候,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方白,把他扶起来,让他平躺到床上。”离夜站在原地,看着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的海夏。

    他现在是痛,可是祸福相依,等把他身上的东西解开,他会得到不小的好处。

    “好。”方白急忙从五个炼药师身后走出来,把倒在地上的海夏扶起。

    两人踉跄往床边走去,放下海夏,将他放平。

    眼角余光看到身后跟着的六道身影,淡然的声音响起,语气中没有一点情绪。

    “你们在这里应该可以看清楚了吧?”说完,离夜往床边走去。

    五个炼药师尽管想再走近一点,但的确,他们站在这里,已经完全能够看清楚海夏躺着的地方。

    等会他要做什么,他们能看的一清二楚。

    看到这里,他们几个才停下了下来,站在原地。

    海瑞当然是不会再走,要是海夏没那么痛,可能现在让他出去都有可能。

    走到床边,看了一眼床上头痛苦撕扯身体的海夏,离夜扭头环视了一眼四周。

    “帮我拿把凳子过来。”这房间里的一切都碎了,凳子当然也不例外。

    方白立刻点点头,然后往外面走去。

    离夜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一个玉瓶,玉瓶只有拇指大小,她把玉瓶打开,里面只有一颗丹药。

    “控制自己的力道,把这个吃下去。”她把玉瓶递给海夏。

    海夏满头大汗,满脸痛楚,但是看到离夜递过来的丹药,他几乎是想都没想,直接吃下去。

    就这么个简单的动作,几乎就耗尽了海夏所有的力气。

    他气喘的躺在床上,双眼空洞的看着离夜。

    经过这次,他再去得罪和算计这小子,就真的别活了。

    这种痛苦,他是真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看到海夏懊恼的表情,离夜淡淡一笑,又拿出几个玉瓶,每一个都和刚才那个一样大小,同样的,里面只有一颗丹药。

    “现在很后悔?”他后悔应该是痛的第一次的就后悔了,现在太晚。

    海夏忍住疼痛,注视着离夜,豆颗大的汗珠从额上落下,他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汗水寖透。

    “你说呢?”怎么可能不后悔

    那些和离夜交过手的,吃过亏的人,只怕没有谁不会后悔的。

    这小子太狠了,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希望你等一下还会这么后悔。”离夜看着方白走进来,接过他手里的凳子,把丹药放在上面。

    等一下还会这么后悔?

    海夏不明所以的看着离夜,这话是什么意思?

    方白看着离夜的举动,愣了一下,他还以为离夜是用来坐的,刚想说,他堂堂炼药师,居然沦落到搬凳子的地步了。

    “你早说,我应该再搬张桌子的。”他坐着也方便一点。

    “不用了,你也退到他们站的位置吧。”离夜头也不抬回答,把一个个玉瓶打开。

    方白还想留下的,听到离夜这么说,也只能站回去。

    离夜站在床边,俯瞰着海夏,无形的气势笼罩而下,海夏神情呆滞了几分。

    为什么他会在离夜身上,感觉到一股气势的压迫?

    他就这么看着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就仿佛离自己很远很远。

    就像是站在巅峰之顶,唯有仰视才能看到。

    “喏,把这个吃下去。”离夜又拿起一个玉瓶递给海夏。

    海夏看的出神,但是动作却是在不由自主,接过离夜给的丹药,然后吃下去。

    一个又一个,将三个玉瓶中的丹药吃下去,凳子上还剩下最后一个,离夜却没有再动。

    然而站在一丈外的七个人发现,海夏的喘息声没刚才那么严重,喘息中的痛楚也在一点点消失。

    怎么可能

    五个炼药师双眼睁大,眼中透着无法置信。

    怎么会这样,没道理啊

    痛苦在点点减少,喘息也在变弱,这明显是有好转

    这个少年,连人都没看过,他怎么准备的就那么充分,好像就是特地来的一样

    “还是离夜厉害。”方白松了口气。

    海夏既然有好转,应该就不会有什么事了。

    看来离夜早就准备好了,随时都有可能给海夏解毒。

    五个炼药师听到方白的叹息,表情不太好看,脸色也有出现了几分赤红。

    他们身为炼药师公会的炼药师,今天竟然被一个少年给比下去了,真的是太丢人

    而离夜这边,把最后一个玉瓶拿起来,她移动了一下凳子,弯身坐下。

    纤细手指伸出,放在海夏手腕上,无形中,一丝乳白色的力量,顺着他的经脉,落入他身体之中。

    海夏感觉到陌生的力量涌入,本能的想要反抗,但是看到离夜的目光,他最终还是平静了下来,让那股力量在身体中游走。

    可当那股力量落入身体之后,他惊讶发现,疼痛正在以最快的速度消失

    而刚刚吃下去的丹药,化作一股又一股力量,随着那一股在四处游走。

    这是什么力量?

    海夏惊讶睁大双眼,看着面无表情的离夜。

    他才发现,自己做了这么久的钱袋,可连离夜从来都不曾了解过。

    只知道他天赋高,是炼药师,灵师也无可限量,其它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把它吃下去。”离夜把握在手里的玉瓶递给海夏,这是最后一个,也是最关键的。

    其实本来不用这么麻烦,可他的身体最近被这些炼药师弄的乱七糟,前面的丹药是给他调理的。

    炼药师当然是不会乱对海夏做什么,只是在治他的时候,肯定会有些尝试。

    在那么多炼药师尝试过后,他的身体里,就有不同的丹药力量存在,必须调理一下,才能帮他解毒。

    海夏点点头,把最后一颗丹药吃下去。

    丹药入口即化,当他吃下去的那一瞬间,感觉身体曾经疼痛过的地方,此时一阵舒畅,而没有痛过的地方,却在火辣辣的疼痛。

    “这是……”他猛地看着离夜,为什么会这样?

    “忘了跟你说了,你身体的阎王虫,从前只是暂时被压制住而已。”离夜无害笑道,当然压制的是毒药。

    别的炼药师,最多只能解毒,这阎王虫她藏的很深,只有她知道在什么地方。

    那几个炼药师是把他的毒给解了,同样的也让沉睡的阎王虫醒了过来。

    什么?

    海夏差点喷血,就只是这样

    “你以为还会怎样?”离夜含笑问道,她的毒能解,但是她藏阎王虫的地方,谁也发现不了。

    不管是谁救他,她都不担心,因为没用。

    “没事”海夏忿忿咬牙,这小子就不是什么好人,永远别指望他好心。

    锥心刺骨的疼痛传来,他咬咬牙,满头大汗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离夜肯定知道他在说什么,可为什么会这样?

    “等你晋升的时候,你该谢谢我。”离夜移开放在海夏手腕上的手指,站起身,双手负在身后,“你已经没事了,我也会收取我该得的酬劳。”

    痛了之后,他应该差不多就能闭关了,虽然说不能突破,晋升灵皇,巅峰灵王还是可以的。

    没事了

    身后的几个人还在浑浑噩噩,除了方白,没有一个人懂他们在说什么。

    然后几句话下来,人就没事了

    那么多炼药师都没有治好,那么多……

    “当然会有酬劳”呆滞中的海瑞,完全只听到后面两个字。

    酬劳

    酬劳当然会有,这肯定是少不了的

    这少年太厉害了,连这几个炼药师都头疼的是事,他不过一会的功夫,就把海夏治好了

    五个炼药师相视一看,脚步默默往门口移动。

    现在这种情况,让他们继续待下去,他们也觉得没脸待了。

    看到他们的举动,离夜也没阻止,任由他们去了。

    这五个炼药师,没对她做什么,他们要离开,有什么好阻止的。

    “我们出去说。”离夜看了一眼海夏,大步往外走去。

    这件事之后,她和海家,也就算是两清了,没有什么牵扯,挺好的。

    海瑞停在原地,指了指海夏,看着离夜离开的背影问道:“海夏真的没事了吗?”

    脸色还不是很好,真的没事了?

    “方白,你在这里守着,等他过了这段时间,给他吃复元丹,然后他就可以闭关了。”说完,离夜大步走出去。

    听到离夜这么说了,海瑞才松了口气,跟着她走了出去。

    方白愣愣点点头,见离夜走出去,迅速溜到床边。

    指尖在海夏手腕上点动,不同的地方,速度极快,而方白的脸色,也随着手指移动而变化。

    “这小子,真的太吓人了”将手指放下,一声叹息从房间里传出来。

    只是,离夜和海瑞已经走远了,没有听到这一声叹息。

    离夜在海夏的带领下,两人到了海夏的书房,严谨的房间,一丝不苟。

    扫视了一眼四周,离夜嘴角微微上扬,这个书房,倒是和她家老头的有点相似。

    “离夜公子,是看到什么了?”海瑞坐在自己的大椅上,不明所以问道,他的书房应该没有什么地方不对吧?

    离夜摇摇头,走到书桌对面坐下,靠在椅背上。

    “想到了家里的一些事罢了。”她要是有时间回去,肯定拔光那臭老头的胡子

    现在想想,那天他什么都说了,可还是有没说的。

    他儿子,她父亲

    他是一个字都没有多说,只是告诉了她一些过程。

    自己都知道那么多事情了,到底还有什么是不能知道的?

    这点,离夜自己也没想明白。

    总觉得家族有秘密,从很早之前就有秘密了,否则他们为什么不知道,北宫家族为什么会去风启大陆。

    还有就是,北宫家族既然曾经出现在临天大陆,为什么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不知道离夜公子想要什么样的酬劳?”海瑞没有再继续问道去,既然是家里的事,他就是问了,离夜公子也不会多说。

    谁会告诉一个,只是见过一次的人,自己家里的事情。

    听到海瑞的声音,离夜回过神,红唇扬起弧度。

    “也没什么,只是想让你借一点人给我,然后我想在你海家领域的山脉中,拿点东西,当然,不会拿光你们的。”说不定到时候还能送他一片,他们海家自己都没发现的。

    借人?拿东西?

    “你要这些做什么?”借人,肯定有很多用处,至于拿东西,拿什么?

    山脉中,有各种东西,药材,玄兽,矿石……

    “人肯定会完好无缺还回来,你要是答应,我可以帮你找一处你们从没发现过的矿脉。”东西是他们的,帮他们找找而已,她不吃亏。

    有些东西在中域运过来太麻烦,天穹峰一动,肯定各方势力都会紧张,那样动静太大。

    修建一股势力,以最快的速度建造,当然先是要不动声色,否则只会胎死腹中。

    中临都,谁都知道是怎样的,想要在这里存活都不容易,要是大张旗鼓告诉所有人,一股新的势力要在这里建成。

    别说是突出的几股势力不同意,就是中林都那些小势力小家族,都不会同意。

    她虽然不打算低调,但修建玄机城这件事,还需要低调。

    找到一处新的矿脉

    海瑞诧异地看着离夜,矿脉哪里是那么容易找到的。

    想他们海家要找到一处新的矿脉,都可能要几年,甚至是十几年的时间,他竟然说会帮他们找到一处。

    这种好事,也太不可信了一点。

    “族长不相信?”离夜没有着急,这种事落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不会这么容易相信。

    山脉的重要性,直接关系到一个家族,怎么可能不警惕点。

    “是。”海瑞直接承认,他的确是不相信,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详细。

    “可这是我需要的报酬。”离夜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叉在胸前,淡笑看着海瑞。

    这就是他要的报酬,其它什么她都不需要,只要这个。

    海瑞顿时哑口无言,他曾经承诺过,只要能治好海夏的炼药师,他会给各种报酬,主动提出来的,海家只要有就会给。

    现在这样,他倒是的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反驳了。

    可让他去山脉,这点自己实在是不放心,这关系到整个海家。

    “不然这样好了,你可以让人跟着我,在海家你所信任的,应该不止海夏一个吧?”可是他能确定,跟着去的这个人,能看住自己吗?

    海瑞没有答应,灵师在实力上虽然比炼药师厉害,但炼药师想甩掉一个灵师是轻而易举的事。

    再者,眼前的少年,应该就是那个十岁的炼药师。

    她要是真的看上了海家全部的山脉,大可以和中域的任何一股实力说,那不过是他们点动手指尖的事情。

    想来想去,海瑞最终还是没决定下来。

    离夜没有去打扰他,让一族之长做这种决定,的确是太难。

    “这些人你要来干嘛?”海瑞不放心问道,海家的人怎么能借出去。

    不管是山脉还是人,这都是一件非常,极其为难人的事情。

    “这样好了,我只要东西,人不借。”离夜淡淡回答,海家的人,她也不是那么放心。

    人可以再想办法,东西嘛,只能先这样。

    海家这么有钱,也是占居了丰厚的山脉,找他们比找其它势力更有用。

    不要人?

    “我还有个条件。”海瑞深吸一口气,这是他答应的事,就没有反悔的道理,但东西还是要给的。

    只是这人,是真的不能借出去。

    “说。”条件?

    “不管你是到我们海家已经找到矿脉拿东西,还是到重新找矿脉,必须要告诉我,中临都的法则是不择手段,公子既然不用,承诺应该也会遵守。”海瑞注视着离夜,目光凌厉。

    中临都处事法则,谁都清楚,眼前的人有心得到想要的东西,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既然他主动提出来,应该又是另外一番思量。

    离夜挑挑眉头,无声看着海瑞,他倒是看出来了。

    可她有现在这条捷径,她干嘛费那种功夫,光明正大的拿不是很好么?

    “我只是急需一点东西罢了。”离夜淡淡回答,不会把他们海家的山矿搬光。

    那么大的山脉,她也要是搬光了,他们自己会不知道?

    “好”海瑞这下没有再迟疑。

    炼药师需要的,能想到的只有药材,也许离夜公子只是需要药材。

    “那就给我一块可以通行你们山脉的令牌吧。”离夜伸出手,这是必要的。

    她可不想自己问来的东西,最后被他们海家的人说成是偷,那样,她不介意全部搬光。

    海瑞往储物袋探去,然后拿出一块铁质的令牌,上面有着偌大的一个“海”字,海字周围是复杂花纹。

    离夜拿过令牌,站起身淡淡一笑,“如此的话,我们两清了,东西我也不会拿太多,等用完我会把令牌还给你。”

    话落,她转身往外走去,顺手把令牌扔进储物手镯中。

    海瑞坐在书房里,看着那白色身影离开,忧心忡忡。

    也不知道这个决定,是对还是错

    拿到了令牌,离夜直接走出海家,身影很快没入人海中,海家的人也没有在身后跟着。

    走在街上,看着四周路过的人,离夜抬头看了看天色。

    “这两个人还没回来,看样子一时半会分不出胜负了。”轻啧了一声,离夜往海家山脉所在的方向走去。

    他们一下子分不出胜负,那就让他们打好了,她自己可以去。

    崇山峻岭,盘踞在城市之中,城市四周,甚至将城市包围。

    千里之地,全都是山脉所在,山林中,是每个人想去,又不敢去的地方。

    那里隐藏着各类珍宝,同样的,也隐藏这无限危机。

    白衣身影走在空中,俯身看着下面山林,手里拿着山脉的地图,上面圈划着山脉所在分属。

    “那里就是海家的。”离夜指着左手边的方向,满意点点头,大步走去。

    速度宛若闪电一般,瞬间没入那无边的森林之中。

    四周树木密布,杂草丛生,凉意随风而来。

    “流金鼠。”离夜轻轻叫了一声,空气中骤然出现波动。

    金色的身影一闪而过,落在她手掌心。

    “吱~”流金鼠直立而站,注视着离夜,显得有几分紧张。

    尽管和离夜契约了这么长时间,每次看到,它还是会觉得紧张不已。

    “找一处适合建造城市矿脉,再找一处值钱的。”离夜嘴角微微上扬,建造玄机城的矿脉,当然不能告诉海瑞。

    告诉他那一处,就相当于是告诉他,自己要建造一座大城。

    “吱?”流金鼠歪着头看着离夜,仿佛是在问,他们先找哪一种?

    离夜皱了皱眉头,才说道:“你问我先找哪个?”

    “吱吱”

    “先找我们自己用的,建造大城的。”把需要的矿脉挖完,再找之前的矿脉也来得及。

    这要是太快了,反而会吓到海家那个族长的,说不定还会让他起疑心。

    人找矿脉,哪里是那么容易的,慢慢找,一点点找,这样最好。

    “吱”流金鼠点点头,迅速跳下离夜的手掌。

    它趴在地上,以极快的速度往四周流窜,以离夜为中心,一点点扩散开来。

    看到流金鼠在寻找东西,离夜也不着急,原地坐下,看着它的举动。

    半个时辰过去,圆圈扩大的流金鼠,终于停下了动作,眼中闪过一道金光,然后嗖的一下,回到了离夜面前。

    “找到了”离夜有些惊喜,她以为还要等一段时间。

    “吱”流金鼠点点头。

    “带路”离夜站起身,红唇勾起笑意。

    这么快就在找到了,契约到一只流金鼠真心不错,相当于得到了临天大陆的矿脉所在。

    流金鼠转身跑开,一路往前冲去,速度比刚刚还快。

    离夜丝毫不敢减慢速度,经过几次的寻找,她就知道。

    越珍贵,越值钱的东西,被流金鼠闻到,它就跑的越快,那速度一点都不能放松。

    要是不走快点,肯定很快就被它给甩了。

    一人一兽急速往前走去,在山林中穿梭而过,这片陌生深沉的树林,他们反倒是变得熟门熟路起来,毫不犹疑往一个方向走。

    这要是被其他人卡到,只怕受的惊吓,不会太轻。

    渐渐的,流金鼠的速度已经到了最快,离夜跟在身后,眸中的光芒,越来越耀眼。

    就快到了……

    离夜还在想着,可当一路往前跑的流金鼠,猛地停下脚步,连忙往她这边跑来,脸上露出不解,但脚下的速度,也只能停下。

    流金鼠迅速窜到离夜身上,然后跑进她袖子里,身体在微微抖动。

    感觉到袖子里的颤动,离夜额上的黑线一条接着一条坠落。

    “吼”

    玄兽之声,震动大地,森林树木都出现阵阵颤抖。

    离夜这才低头去看袖子里的流金鼠,感情它嗅到了玄兽往这边来的味道,看来这流金鼠不只是对宝贝灵敏,对突然袭来的危险,也是很灵敏的。

    空气中强烈的波动袭来,离夜蹙了蹙眉头,她反手把吾邪剑从储物手镯拿出来。

    冰冷的剑刃暴露在空气中,蓝色剑气仿佛能渗透人心。

    离夜面前的树木一排排倒塌,那庞大的身影,隐约看到了轮廓,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看着直冲而来的玄兽,舔了舔红唇,离夜笑道:“神兽,还是受伤的神兽。”

    这样就好办多了。

    玄兽步步冲来,看着离夜站在那,看红了眼。

    可此时它也顾不得那么多,它也是在逃命,管前面有没有人,跑了再说

    它直接冲来,巨大的身影,让四周笼罩上了一层阴霾。

    离夜看着越来越近的身影,手上灵力在暴动,灌入吾邪剑中。

    “诛神剑式三剑合一”

    诛灭烈焚斩穹

    三剑合一

    复杂剑式如一朵在空中绽放的花朵,让人眼花缭乱,本就复杂的诛神剑式,三剑合一不仅是威力强大,更是比之前的还要复杂。

    然而这样的招式在离夜手上,却变得那便简单和轻松,除了脸色白了几分,并没有其它影响。

    冲来的玄兽,看到直逼而来的招式,急忙想挺下脚步。

    刀削之力在空中翻滚,罡风席卷,四周万物尽毁

    大地震震,暴躁的跳动着,滚滚沙尘,如一张血盆大嘴,要将冲来的玄兽吞噬

    隐约间,仿佛还能听到那尘沙中,无声的“怒吼”

    “坑死老子了”玄兽大叫道,停不下来身影,它迅速转身,往来的方向跑去。

    另一道狂风暴力,在它转身之际,席卷而起。

    “噬浪千斩”

    两股力量将它夹在中间,它只觉得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根本不知道往什么地方跑。

    还有人?

    离夜身体离开地面,感觉到对面的动静,抬头看去。

    ------题外话------

    来的有点晚,希望能审核,祈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