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十八章 悲催的海夏
    中临都上空,一道光亮之后,三道身影横空出现,没有半点预兆,幸好这一幕不曾有人看到,否则只怕又要引起不小的动荡。

    俯瞰看去,房屋连绵,山水环绕,万里之地,宽广浩瀚。

    “夜儿,这可不是去血宗的路。”萧水寒看向离夜,他是听说血宗一夜之间,被硬生生抹掉了,别说人,连曾经留下过的痕迹都没有。

    若不是世人都知道血宗,只怕大家都会怀疑,以前看到的血宗,不过只是他们的幻觉。

    当初他在想,血宗势力虽不算大,也不是一般人说抹掉就能抹掉的,自从他知道夜儿身边的男人叫纳兰清羽以后,就不奇怪了。

    纳兰清羽,这四个字不论是风启大陆还是临天大陆,谁也不会陌生。

    在风启大陆提起这四个字,更多的是敬畏,崇拜,憧憬,但是在临天大陆,那便是杀神的化身,邪魅的存在,哪怕是提起这四个字,人们心里都要颤抖一下。

    “师父,咱们总得请帮手,帮我们修建玄机城吧?”离夜含笑扭头看向萧水寒,偌大的玄机城,不是他们几个人就能完成的。

    当然也可以让天穹峰帮忙,可这样,不就等于所有人,血宗是天穹峰灭的。

    清羽不在意让人知道,可她要的就是血宗无故消失,给中临都带来的恐慌,她在要这些人恐慌的时候,把玄机城建立起来

    !

    等他们平静下来,玄机城已经矗立在中临都了,到时候,谁也阻止不了玄机城的扩展,逐步的强大!

    帮手?

    萧水寒往中临都看去,他可不认为,这么一个地方,能有什么帮手可言。

    中临都有多乱,每个人心里都清楚。

    如玉雕琢的五官呈现出淡淡柔和,萧水寒潇洒挥了挥手衣袖,一派洒脱之气。

    “对玄机城的事,你既然想好了,师父便随你,不会插手干预,至于铸造师,在城建好之日,便是他们到来之时。”萧水寒不再去困扰思虑,恢复一贯的潇洒自然。

    这几天的相处,他完全相信,他的这个徒弟,能做到自己想要的。

    “谢谢师父,到时候还要麻烦您做城主。”离夜笑着眨了眨眼睛,这个城主还是师父来做最好。

    他建立那么大一个玄机城,即便他不在也能井井有条,还怕这第二个么?

    至于她,建造一个城,当了城主没时间去管,又有什么意义,再者说师父做了玄机城的城主,她不照样是少城主。

    “好!”萧水寒想都没想,一口答应。

    离夜笑眯了眼,心里暖暖的,师父潇洒逍遥管了,他会答应,完全是因为她。

    “夜儿,海家和影门很近,据说影门门主是个怪人。”纳兰清羽看向岐山的方向,那是王者菩提出世的地方。

    影门就在岐山附近,前段时间王者菩提出世,大家的心思都在王者菩提之上,完全忽略了影门。

    现在想想,影门除了没有得到王者菩提,得到的好处是各个势力最多的。

    “有时间再去看看,可我们要再不去海家,海家怕是要把整个中临都的炼药师,都请回去了。”离夜高深莫测笑道,嘴角微微勾起弧线。

    放在海夏身上的东西还没解开,那是她弄的东西,除了她,其他炼药师是找不出原因的。

    海夏其实也没多大问题,只是每天痛一次而已,就这么简单。

    此时海夏要是在这,听到离夜的话,得痛晕过去。

    这不叫问题,那什么才算问题?

    现在这样,痛的他整个人都快死了,这叫没多大问题,这叫简单!?

    目光晃动,深邃的眸光出现了一抹淡笑,薄唇扬起细小的弧度,不仔细看,一定看不出来。

    萧水寒面无表情看了一眼离夜,看到那嘴角的笑容,回忆起过往种种,他也多少知道,肯定是有人很倒霉,栽在了她手上,还是没死的那种。

    “既然如此,那便走吧,先去海家。”话落,三道身影往下飞身而去,速度极快。

    中临都海家,此时乱作一团,进进出出都是身穿银袍,佩戴徽章的炼药师。

    刚开始还没什么,慢慢的下来,外人就觉得很是奇怪。

    每个炼药师都是高傲着走进去,可等到出来的时候,都是一脸纠结

    。

    几乎每个炼药师都如此,刚开始海家每天都门庭若市,日子一天天下来,炼药师一个比一个少,最后几天都没看到一两个。

    华丽车驾在街上行驶,拉车的并不是普通马匹,而是玄兽。

    街上行人看到急速行驶而来的车驾,只能匆匆躲开,刚站稳身体,就想要破口大骂,然而嘴巴还没张开,当车驾上偌大的图腾映入眼帘,他们也只能摸摸鼻子,然后离开。

    “奇怪了,刚刚那几个人还想骂人,怎么突然就老实了,他们几个可不是善茬。”

    “这就不知道了吧,看看那辆车驾上的图腾。”

    “炼药师公会的标志在上面,谁敢骂?”

    “我靠!炼药师公会的!”

    “难怪难怪……”

    “看这情况,应该是往海家去的,不知道这个炼药师,是不是也要垂头丧气离开。”

    ……

    看着往海家驶去的车驾,众人脸上多了几分期待,还有着几分看好戏的表情。

    海家的事谁不清楚,也不知道是谁干嘛了,突然就召集炼药师。

    现在炼药师是一个比一个少,如今就连炼药师公会的炼药师都请来了。

    这种事,在中临都也只有海家能做到,有钱人,就是这么任性。

    酒楼之上,两人相对而坐,听到街上的议论,其中一人脸色顿时黑了大半,而另外一个,则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方白!”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闪烁着火光。

    方白笑趴在桌上,眼泪都快笑出来了,还不忘摆了摆手,气喘着说道:“你就先让我笑会。”

    这么长时间,他居然才知道,海夏被离夜给暗算了,当他知道原因的时候,只能表示深深的同情。

    世界上那么多人,海夏好好的去算计离夜做什么,这不是自己找虐么?

    想当初在南境炼药师比试上,那个叫晋元的,想用精神力攻击离夜,可最后把自己给整趴下了,狼狈而逃。

    “有什么好笑的!”海夏重重把手里的杯子放下,火气又浓郁了几分,他自从知道了以后,每次听到这事就笑成这样。

    还有离夜那小子,就这么走了!

    走的时候,好歹把他身上的毒给解了,这么每天一痛,他真的受不了。

    “我表示同情。”方白擦了擦眼角的泪珠,笑死他了。

    经过这两件事,他觉得,以后还是不要去得罪离夜的好,否则一定会很可怕的。

    晋元和海夏就是活生生的两个例子,后果都不是很好,海夏悲剧的,还沦为了打手和钱袋。

    “你……”海夏正想说什么,眼角余光看到走来的身影,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同时他扭头往笑的正欢的方白那边看了一眼。

    “我还是很想笑。”方白还没注意到海夏的变化,笑趴在桌上。

    三道身影缓缓走来,白衣少年双手交叉在胸前,看了一眼笑趴在桌上的人,撩起垂落在胸前的一缕长发

    。

    他们三人只是站在那里,便是一道最亮眼的风景,顿时吸引了不少目光。

    酒楼之中,一片寂静,所有人就想被点穴了似的,维持着惊呆的动作和表情,手里的筷子、杯子掉到地上,他们也浑然不觉。

    呆滞的神情,看上去很是滑稽,可惜,这些他们都察觉不到。

    海夏脸上闪过震撼,当少年身边的白衣男人映入眼帘,他脸上的血色,顿时消失全无,一片惨白。

    邪,邪尊!

    离夜睨视了一眼笑趴在桌上的方白,嘴角勾起弧度,淡淡笑道,“真的有这么好笑?”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还在欢乐中的方白,顿时感觉背后阵阵发凉。

    他猛地坐直身体,扭头看去,映入眼帘就是那盈盈微笑,那笑容很好看,可他一点都笑不起来,那毛骨悚然的感觉,一直笼罩着他。

    “离夜……”他什么时候来的!

    方白无声看向海夏,离夜来的时候,他怎么没说。

    他刚扭头,就看到海夏没有一点血色脸色,以及呆滞眸光和神情,顺着海夏的目光看去,当那张惊为天人容颜映入眼帘,他脸上的笑容顿时冷却,还不忘倒抽了一口凉气。

    邪尊!

    邪尊和离夜一切来的!?

    离夜看着他们吓傻的样子,扭头看了一眼纳兰清羽,嘴角不禁抽搐。

    清羽得做了多可怕的事,能让看到他的人,就露出这么惊悚的表情,那活像是看到死神站在自己面前一样。

    萧水寒动了动袖子,走到一旁坐下,大方坦然,也不去理会他们两个是何种惊呆的表情。

    时间一点点过去,惊吓中的两个人还是没有回神,离夜伸手敲了敲桌子。

    “你们两个再看下去,我不保证他不会挖你们眼睛。”是了,邪尊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他们当然会害怕。

    挖眼睛!

    声音散开,酒楼里呆滞中的人,迅速回神,不敢再去多看一眼。

    那个白衣男人,尽管刻意隐藏,但那与生俱来的气势,他们可以清楚感觉到有多可怕,还是别看了,小命要紧。

    熟悉的声音落入耳中,呆滞中的两个人,猛地收回目光,急忙站起身。

    “不必。”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不带半点情绪,云轻风淡,仿佛一阵清风拂过。

    刚站起身的两个人,又急忙做下去,丝毫不敢乱动。

    离夜看着他们滑稽的样子,有些忍俊不禁,又忍不住瞪向身边的男人。

    他只是出现,什么都没做,就能吓坏人,这以后还怎么出门?

    感觉到离夜的目光,纳兰清羽扭头看了一眼,伸出手,仿若旁人的拉过她,两人在一起坐下。

    见纳兰清羽坐下,海夏和方白有种站起来的冲动,可他们更多的是不敢动。

    他们面前坐的,那可是邪尊!

    相传邪尊喜怒无常,嗜血霸道,他看不顺眼的人和事,最后只有毁灭的下场,就和那天的云渊一样

    。

    无形的压迫笼罩在四周,原本酒楼热闹的一角,现在的气氛那是相当诡异。

    “炼药公会的炼药师都去你家了,你还在这里?”离夜调侃笑看着海夏,打破那沉寂的气氛。

    果然,让邪尊大人一起来,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这种气氛,太紧张了。

    其实吧,纳兰清羽真没那么可怕,当然,只要别惹到他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离夜的话,立马让方白紧张的表情,多了一丝笑容,可一想到纳兰清羽,那笑容又消失无踪。

    邪尊在这里,他哪里敢乱动!

    海夏蠕了蠕嘴,眼角余光看到坐在身边的人,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空气中丝丝波动散开,红色身影站起来,冰冷的寒意一闪而过,几人抬头看去,映入眼帘就是那红衣红伞。

    看到萧水寒站起来,手持红伞,她有种捂脸的冲动。

    “纳兰公子,不如我俩出去走走,如何?”灵尊,他想知道灵尊究竟有多强大,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真正和灵尊交手。

    尽管知道两者之间的差距,他还是想试试。

    而且,他们在这里坐着,夜儿想要做的事,会困难很多。

    纳兰清羽挑挑眉头,眸光抬起,看向那手持红伞,潇洒从容的男人。

    “有何不可?”白衣起伏,脚步微转,他不过刚站起身,整个人就消失在了离夜身边,不知去了何处。

    萧水寒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脚下步伐也不慢,立即跟了上去。

    两人刚一离开,整个酒楼中,压抑的气势,顿时全无。

    可除了海夏和方白两个,其他人都不知道,这种压迫是谁的,压迫散去,他们都忍不住捏了一把冷汗。

    “吓死人了。”看到纳兰清羽的身影走远,方白彻底松了口气。

    邪尊在这里,就算不做什么,他也觉得可怕!

    海夏沉默了一会,双眸注视着离夜,才开口道:“外面都在传,你是被邪尊抓走的。”

    现在看来,不是那样,他们很熟!

    离夜点头应道:“的确是被抓走的。”

    那么多人都看着,他们又不瞎,谁能说她不是被“抓”走的?

    听到离夜的回答,海夏嘴角一抽,看到邪尊出现在他身边,自己要还相信他被邪尊抓走,就真的见鬼了!

    谁见过被邪尊抓走的人,能完好无缺的回来?这是抓走?

    “不过他们俩出去干嘛?”方白伸长了脖子,看着瞬间消失的两个人,一声轻叹。

    这样的实力,他都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达到,说不定这辈子都没可能。

    “两个灵师遇到一起,能做什么?”离夜皮笑肉不笑问道,师父在临天大陆行走这么多年,应该还没遇到过灵尊级别的对手

    。

    现在遇到纳兰清羽,不动动手,他是不会罢手的。

    方白轻咳一声,他知道,当然知道!

    对战嘛,如果可以的话,还真想去看看,毕竟是高手对决……

    “方白,你还是收起那点心思。”海夏白了一眼方白,他要是想招惹上邪尊,他自己去就好了。

    方白冲着海夏呵呵一笑,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还是回家让族长请来的炼药师看看吧。”

    每天大叫一会,海家的人被他吓的可不轻。

    “离夜都来了,他们都可以回去了。”海夏摆了摆手,他身上的东西是离夜放的,离夜既然在这里,还要别的炼药师干嘛?

    离夜跟着站起身,双手交叉在胸前,含笑摇了摇头,“还是先去你家,让你们家请来的炼药师看看,我嘛,排队!”

    她的时间虽然有点赶,但这件事急不得。

    “排队!”海夏噌的一下站起来。

    离夜说排队!

    他打算给自己解毒了?打算解毒,那干嘛还要排队,人就在这里!

    “当然了,大家都是来看伤者的,总要有个先来后到,伤者不在家,如何知道你到底伤在哪了?”离夜不急不缓说道,嘴角的弧度加深。

    离夜的话说完,海夏直接愣在当场,一脸要吐血的表情。

    方白强忍着大笑的冲动,双肩不停颤动。

    他是听明白了,离夜是炼药师,到海家来和其它炼药师一样,来医好伤者的伤,换取酬劳。

    至于海夏是怎么伤的,为什么伤,身体怎么回事,统统和离夜没关系,他也完全不知道,只是听说了这件事,刚好赶上了而已。

    阴险啊!无耻啊!

    海夏这算计离夜一次,就要被离夜坑一次又一次,这次貌似还带上了整个海家。

    方白后背阵阵发凉,看着离夜嘴角的笑容,他觉得,以后还是少算计离夜什么,不然离夜算计不到,还会被坑死!

    不过这次医好海夏的酬劳,可是很高的……

    “懂了吗?”离夜扫视了他们两个一眼,无害笑问道。

    这样说,他们应该会明白了。

    方白立刻点点头,他是相当明白了,他会好好站在一旁……看着!

    “你,够狠!”海夏回过神,心里已经在滴血。

    先是在他身上下毒,让他做钱袋打手,现在为他解毒,得到海家的酬劳……

    他当初为什么要招惹上这么个人!

    海夏又一次在心里懊恼,当初要是什么都没说,不就什么事情都没了,现在也不会这样。

    海夏不知道的是,当初他即便什么都没做,离夜想要坑他,事情还是和现在一样,不会有什么改变。

    “谢谢夸奖。”离夜含笑点点头,她一直都知道自己不是好人,这点不用他提醒。

    方白轻咳一声,凑到海夏身边,“你的确是该回去了,家里给你请的炼药师,都是从炼药师公会请来的

    。”

    就算没病,没痛,还是得去看,要是不去,那就不是不给这些炼药师面子么?

    到时候得罪的可是整个炼药师工会!

    海夏咬了咬牙,看着离夜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好,那就麻烦周围尊敬的炼药师随我走一趟?”

    招惹上离夜,他认了!

    离夜含笑站在一旁,指了指出口的方向,示意让海夏带路。

    海夏大步往走廊走去,直奔楼下,额角的青筋已经在暴走的边缘。

    “走吧。”方白不急不缓拿出银袍和炼药师徽章,他也是炼药师,这场好戏可不能错过,得看着!

    离夜看了一眼方白,鄙视了他一眼,这才跟上去。

    三人直奔海家的方向,路上行人看到他们三个之中有炼药师,还往海家的方向走去,纷纷绕道,不敢有半点阻拦。

    看到这么多炼药师进进出出,却不知道海家到底是谁的出了什么事,这是他们最不解的问题。

    当他们三个,走到海家大门,就看到放置在一旁那辆华丽的车驾。

    “海夏,看来那位炼药师大人已经到了。”方白指了指门口的车驾,车驾还在这里,是打算医好了海夏,直接离开?

    可离夜会出现,那他肯定就有把握,别人医不好海夏。

    “走吧。”海夏皱起眉头,看着海家大门,就如同是看到刑场大门似的。

    看到海夏的表情,离夜也没有多问,这种事,和她没多大关系。

    早在到海家大门之前,离夜就穿好了炼药师服饰,佩戴好了徽章,守在门口的人,看到是炼药师,还是和海夏一起回来的,也不好多加阻拦。

    他们直接走进海家,映入眼帘的就阔气富饶,华丽庞大。

    看着华丽富饶的排排建筑,各色奇景,离夜只是挑了挑眉头,没有怎么惊讶。

    世人都知道海家有钱,他们隐藏也隐藏不了,不如大方承认。

    “我带你去见族长。”海夏脚步缓慢了一点,走在离夜身边低声说道。

    他大可以直接和族长说,让离夜帮他就行了。

    “海夏,我们还是按规矩来,先来后到,别你心急,得罪了炼药师公会。”离夜看着海夏心急的模样,不急不躁道。

    他是心急想医好自己,可要是得罪了炼药师公会,他们海家家大业大,也只是中临都的实力。

    方白急忙点头应和,“没错没错!”

    得罪了炼药师,这件事情可不小,离夜就是个天大的例子!

    沉默了一会,海夏才点点头,“我知道了。”

    看着离夜,海夏有些惊奇,他没想到离夜会提醒自己,不要去得罪炼药师。

    心里的暴躁逐渐消失,就在这时,含笑的声音再次响起。

    “刚刚的提醒,我会记得拿我应得的酬劳的,不用客气

    。”离夜冲着海夏微微一笑,大步往前走去。

    海夏的脸色,顿时黑了一半。

    方白噗嗤一笑,看了一眼脸色黝黑的海夏,大步跟上离夜。

    华丽富饶的客厅之中,三个身穿银袍的年轻人坐在一旁,在他们上面,还坐着两个是同样穿着银袍的中年男人。

    炼药师徽章佩戴在他们的胸前,形状都差不多,只是颜色上有小小差异。

    主坐之上,两鬓斑白,脸上出现几丝皱纹的老人,面带微笑,和两个中年炼药师在谈话。

    离夜一走进去,看到的就是这一幕,而她刚走进去,客厅里的人也注意到了她,正确的说是注意到了海夏。

    海夏冲着主坐上的人恭敬抱拳,淡淡叫道:“族长。”

    海家族长海瑞轻嗯一声,然后给坐在自己下方的两个中年炼药师介绍。

    “几位炼药师大人,便是他了。”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了,自从回来每天都那样,问他,他也不说。

    上次被血宗追杀,他总觉得想事情没那么简单,必须得让炼药师们好好看看。

    两个炼药师看了一眼海夏,相视一看,神情上没有什么变化。

    海夏拱了拱拳,然后看向海瑞,“族长,海夏也找到一位炼药师,希望他能和几位炼药师大人一起帮海夏医伤。”

    既然是医伤,那就尽快吧,等会又该到了痛的时候了。

    海瑞脸上的表情微微轻挑,目光终于从海夏身上挪开,看向他身边站着的离夜。

    这少年,炼药师?好年轻的炼药师!

    灵品!

    海瑞平静注视着离夜,心里泛起的涟漪可不小。

    前段时间他就听说,有个年轻的炼药师,十八岁已然是灵品,莫非……

    海瑞看向离夜的同时,炼药师公会的几个人,也同时往这边看来,当他们看到离夜胸前的徽章,同时皱了皱眉头。

    特别是那三个较为年轻的炼药师,他们胸前佩戴的徽章,有两个是灵品,还有一个是王品。

    可在年纪上,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三个比离夜大很多。

    离夜眸光往海夏那边看了一眼,含笑的嘴角想笑意加深。

    原本想等他们说完,再让海夏说自己的事,结果他一进来,就全说了,这么心急也没用,今天他注定还得再痛一次。

    不痛怎么让这些炼药师看看,是什么症状?

    “公子是……”海瑞迟疑看着离夜,他真的会是那个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

    离夜微微颔首,“我叫离夜。”

    “好好好,既然是海夏亲自亲来的,那便坐吧。”海瑞笑着点点头,心里的疑惑更深了。

    炼药师公会到现在还不曾透露,在壁城那个十八岁的少年,灵品炼药师叫什么名字,方白也没有多说,眼前的这个人究竟是不是?

    离夜也不拒绝,看炼药师公会的几个人坐在一排,她直接往另外一排桌椅处走去

    。

    见离夜直接在海瑞右手边首位坐下,炼药师公会的五个炼药师,同时又一次皱起了眉头。

    方白站在一旁,看着离夜的举动,深深捏了把汗。

    他可真是一点都不谦虚,直接就坐到人家对面去了,这几个炼药师怕是要气的不轻。

    想了想,方白就觉得没什么了,离夜一直都这么嚣张,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看到离夜直接在自己右手边首位坐下,海瑞微微眯起眼睛,最终也没说什么,看了看离夜,再看看炼药师公会的几个人。

    “几位都是炼药师,是要一起合作,还是……”

    “不必!”离夜对面的男人直接拒绝,看向离夜的目光,多了几分不满。

    这种不知道轻重的小子,和他有什么可合作的!

    灵品罢了,灵品炼药师品级尽管不算低,可主会之中,灵品比比皆是。

    “我也认为没必要。”清冷的眸子看向炼药师公会几个人,眸光中多了几分讥讽。

    和他们一起合作,那绝对是天大的笑话。

    先不说他们不会同意,她更不会!

    海夏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她是一清二楚的,这次“合作”,要是海夏没事,这几个人直接就会把所有事往自己身上揽。

    所以合作什么的,还是免了,她可不想弄那么多麻烦出来。

    三个较为年轻的炼药师,看着离夜桀骜不羁的神情,放在大腿上的双手稍稍握紧。

    太嚣张了!

    就是他们炼药师公会,那个最厉害的天才,也没有这么嚣张!

    不就是年轻一点,考到了灵品炼药师徽章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何必嚣张!

    海瑞好像早就知道会这样,脸上保持着笑容,“如此的话,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治伤?”

    虽然海夏身上没什么伤,但每次痛起来,听着声音都揪心。

    他的天赋,算是家族中的佼佼者,海家不能失去他。

    “让我等先看看如何?”中年男人扯出淡笑,说话间,还不忘往离夜这边看去。

    他们要是医好,他就没有机会了。

    “好好好。”海瑞连忙点头,他以为让这几个炼药师动手,会很麻烦,没想到来了位少年,竟然让他们主动出手了。

    他们先看!

    海夏和方白微微一愣,相视一看,然后同时往离夜那边看去,然而当他们看到离夜嘴角的笑容,心里的担忧,一下子全都消失了。

    离夜神情带着几分慵懒,靠在椅背上,神情不曾有丝毫的变化。

    眼角余光看到一旁的少年,喜悦中的海瑞迟疑看向离夜。

    刚刚一欣喜,居然忘记了这个少年还在。

    “族长不用为难,既然我是晚辈,自然让前辈先帮海夏少爷看了,我不急

    。”感觉到海瑞的目光,离夜慵懒说道。

    炼药师公会的人既然想先看,那就看吧,她没什么意见。

    药的主人在这里,他们想要医好海夏,怕是不行。

    “几位炼药师大人,请!我们去药斋。”海瑞立刻站起身,做出请的姿势。

    看到炼药师公会的炼药师,他仿佛看到了希望。

    五人是站起身,扭头往离夜那边看了一眼,脸上多了几分莫名的深意,然后往门外走去。

    海夏本来想和离夜一起走,可海瑞走到他身边,就让他快点跟上,他也只能听从海瑞的,走在几个炼药师身后。

    他们几个走出去,方白急忙凑到离夜旁边坐下。

    “离夜,虽然你是在坑海夏,但我还是宁愿你坑海夏!”先不说他和离夜的交情,就说说这几个炼药师。

    同为炼药师,尽管他们是主会的,有什么可在他们面前高傲的?

    还有那三个人,品级和他差不多,他们的天赋想必相差也不远,他们凭什么那那种眼神看他!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方白,他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

    “不过离夜,你真的有把握他们医不好吗?”都是炼药师,没道理啊!

    离夜站起身,拍了拍皱起的衣服,转身走向门口,“你不是想看好戏么?咱们现在就去看看。”

    好戏!

    方白立刻跟上去,急忙问道:“什么样的好戏,能透露一下吗?”

    他好有心里准备,看戏的对象毕竟是海夏,到时候他方寸大乱可就不好了。

    “你不也是炼药师么,应该看过海夏的身体,他那身体,你敢随便下手?”离夜笑看了一眼方白,大步走出去。

    最好还是别轻易动手,否则海夏是要吃苦头的。

    方白愣在原地,回想着当时看海夏身体的情况,神情顿时僵住。

    对了,他当初不敢动手,是因为只要一点不对,海夏所承受的一天一次的痛,就会立刻爆发,那就不是一天一次,那就是痛不欲生!

    身体狠狠打了冷颤,方白吞了吞口水。

    太狠了!

    海夏这次可是要吃大苦头了,今天离夜不在这里,让炼药师公会的人动手还好,离夜既然在,这“伤”只会越来越重!

    离夜黑人,还真是……太可怕了!

    “你还不带路,小爷可不知道去药斋的路。”声音从外面传来,方白猛地惊醒,急忙走出去。

    见离夜往那个方向走去,他急忙拉住,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这边有近路,就算让他痛,也得立刻止痛啊。”海夏毕竟是他朋友,他虽然想看戏,但朋友受苦这种事,他可看不过去。

    离夜无语看着急急忙忙的方白,笑着摇摇头,刚刚还一脸看戏的样子,现在就这么紧张。

    离夜被方白匆匆拉到药斋,海夏才刚躺下,看到离夜跟了过来,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这小子在这里,等会就算有什么事,也能第一时间解决

    。

    刚才坐在离夜对面的炼药师,已经坐到了床边,精神力探入海夏的身体,房间中微微波动了一下。

    那三个年轻的炼药师,感觉到空气中的波动,露出讥讽的笑容,看向离夜。

    精神力扫来,方白脚步往后挪动了一步,呼吸也变得不规律起来。

    离夜神情自然,别说呼吸没有什么变化,眉头都不曾皱一下。

    三个年轻的炼药师,见离夜一点事情都没有,不禁睁大双眼,神情中透着不敢置信。

    这怎么会!

    他这么年轻,不过是灵品,甚至没有去主会学习过,如何抵挡,化解,提升精神力,他怎么能够抵挡得了皇品炼药师的精神力!

    在他们三个的注视下,离夜不但没有后退,反而往床边走去。

    方白看到离夜挪动的身影,活像是看到鬼的表情。

    他知道这家伙精神力逆天,可怎么连皇品炼药师的精神力,都没办点事!

    大家明明都是灵品,这差别会不会太大了一点!

    感觉到身影走过,抵挡着那股精神力之威的海瑞扭头看去,当离夜的身影映入眼帘,眼珠子差点没凸出来。

    这年轻人,怎么会半点事没有?

    不才只是灵品炼药师而已吗?精神力哪里比的上皇品炼药师,可他怎么还能没事!

    离夜看着皇品炼药师的举动,也没去理会海瑞的表情。

    见他熟练的用精神力探视海夏的身体,然后若有所思点点头,将精神力收回,一切都是那么熟练。

    离夜不得不承认,精神力的运用上,这个皇品炼药师,比自己熟练的多。

    “族长,我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请几位的出去吧。”那位炼药师做出请的姿势。

    “好。”海瑞点点头,没有任何迟疑往外走去。

    炼药师医伤者的时候,不喜欢有人在一旁看着,这点他知道。

    不过还是炼药师公会的炼药师厉害,这么快就知道该怎么办了,真的是太好了。

    海夏看了一眼身边的炼药师,再看看离夜,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离夜……”他可以让直接让离夜动手吗?

    离夜笑看了海夏一眼,“几位炼药师大人,比我厉害多了,你还是好好享受吧。”

    说完,她直接走出去,没有半点停留,方白迟疑了一会,最后也只是叹了口气,然后走了出去。

    “嚣张!”离夜刚走出去,房门关上,三个年轻炼药师中的一个,轻哼一声。

    狂妄!

    海夏吞了吞口水,他很想问,为什么是享受?

    ------题外话------

    哈哈哈哈,海夏悲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