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十七章 等着他们来找她!
    火光在山壁间闪烁,离夜一路往下,寻找着那一抹熟悉的身影。

    只是萧水寒有心躲藏,她一时半会也找不到,毕竟萧水寒的实力,已经到了灵皇,哪里有那么容易找到他。

    藏在暗处的萧水寒,看到那微弱的光芒,冷峻的脸上,多了几分杀意,却很好的将气息隐藏起来。

    “师父,你再不出来,我可就不管你了。”离夜停下走动的身影,下面越来越潮湿,越来越昏暗,再下去,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东西。

    她就不明白了,好好的有那么多地方能躲,偏偏逃到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还被人困在这里面。

    熟悉的声音传来,躲藏身影微微一怔,随即他挪动身影,伸头看向火光照耀的地方。

    “还真是。”萧水寒惊讶看着离夜,完全不敢相信离夜也到了这边。

    然后他从暗处走出来,往离夜站着的方向走去。

    离夜站在原地,环视着四周,精神力往四面八方探去,希望能找到隐藏的身影。

    在找了一大圈后,她终于感觉到了空气中的波动,而这丝波动,往她这边以最快的速度走来。

    她又拿出一个玉瓶,将两缕火焰融合在一起,让山壁间的光亮大一点。

    模糊的轮廓以飞快的速度走来,当那一抹红色衣角落入眼帘,悬在心里的石头这才落地。

    萧水寒走到离夜面前,看着她手里的火焰,不解道:“夜儿,你怎么到临天大陆了,而且,这里可是中域。”

    上次回去的时候,她的实力还是先天天阶,怎么会这么快就到中域了,中域这地方多危险,他实力不够被人欺负怎么办!

    看到萧水寒诧异的表情,离夜不禁噗嗤一笑。

    还真是难得,能看到一向稳重的师父,露出这么惊讶错愕的表情。

    “师父,你不是也到中域了,做徒弟的可不能太慢。”他都晋升到灵皇了,到临天大陆都不知道多久了。

    难怪玄机城很少见到他的踪影,感情他人一直在这边,现在一切就说的通了

    。

    师父他老人家在这边,玄机城的人要找他,根本是没可能的事,他们可能都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临天大陆这么个地方。

    “你的实力……”萧水寒上下打量了一眼离夜,顿时满头黑线,心里的担忧,瞬间消失全无。

    这小子果然变态!

    灵君级别!

    北宫家族出了这么个变态,北宫弑知道吗!?

    “咳咳。”萧水寒猛地咳嗽了起来,嘴里溢出咸腥,从嘴角划下。

    离夜本来还想调侃的,看到萧水寒虚弱的样子,急忙拿出复元丹递到萧水寒面前。

    “师父,这个是治伤的。”四个灵皇欺负一个,他们还真是要脸,堂堂浮云殿也不过如此!

    离夜眼中闪过一丝杀意,透着蚀骨的冰寒,只是这些都被她隐藏在眼睛深处,没有让萧水寒发觉。

    萧水寒诧异看着离夜手里的一瓶丹药,然后接过丹药,打开玉瓶拿出一颗吃下去。

    丹药入口即化,药香在嘴中散开,一股暖意顺着喉咙流下,一直蔓延到丹田,然后在灵力的推动下,往身体的各个方向流淌。

    身上的伤,服下丹药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离夜就站在一旁,也不去打扰,这才注意到萧水寒的脸色,比以往白了几分。

    他隐藏的还真好,这要不是咳嗽了两声,咳嗽声中透着虚弱痛楚,还真难发现他老人家受伤了。

    她可是徒弟他徒弟好么,在徒弟面前干嘛隐藏的这么好。

    身体感觉不到不适,萧水寒这才动了动身体,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丹药很珍贵的,你自己留着吧。”萧水寒把丹药递回去给离夜,语气中有说不出叹息。

    从语气中就能听出,他在丹药这方面,应该吃了不少亏。

    萧水寒的话,让离夜顿时一阵狂汗,“师父,你觉得炼药师会缺丹药吗?”

    她是没跟师父说过,自己是炼药师的事情?

    想想好像是没有,以前每次见到他,都是来去匆匆。

    “炼药师?”

    萧水寒怔怔看着离夜,这小子是炼药师!

    “好了好了,既然都没事了,咱们就出去吧,说不定上面那四个灵皇已经被解决了。”离夜拉过萧水寒,两人上面走去。

    四个灵皇已经被解决了?

    萧水寒脸上的不解和惊诧越来越多,偌大的问号出现在头上。

    这个时候,萧水寒突然发现,他对这个徒弟的了解,真的太少了。

    徒弟什么时候到了这边,为什么会知道这边,他是炼药师,还有,四个灵皇都能解决,那该是什么人?这些他统统都不知道。

    可能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这小家伙是北宫家族的少主,北宫弑的孙子,仅此而已

    。

    毕竟,风启大陆他已经很长时间都没回去了,他还想着终于找到那样东西了,过段时间可以回去带给离夜。

    还只是这么想着,他小家伙倒是自己来了。

    一线天险之上,眼看着拿到力量就要将四人席卷,而他们也无处可逃,在这时,一声大喝传来。

    “纳兰清羽!你也太不把本主放在眼里了!”

    心都凉透的四人,听到这一声怒叱,如同看到了重生的希望,神情尽显喜悦。

    传来的声音中,夹杂着强势之力,将飞卷到四人面前的攻击阻下。

    “轰——”

    “哗啦啦……”

    空中震开一股强力,空气如暴燥的海浪,汹涌翻滚,地面震动,沙石滚滚,落入山壁之间。

    顾不得来人,看着滚落的沙石,纳兰清羽大袖挥动,银色之光强势震开,一个个往山壁间滚动的石块,瞬间变成碎屑尘埃。

    见没有碎石落下,他才收回眸光,双手负在身后,眸光往远处看去,等待着说话人的到来。

    那四个灵皇当然看不到纳兰清羽的举动,他们单膝跪下,稍稍低头。

    “恭喜殿主出关!”四人异口同声。

    强悍的力量翻滚,空气中出现巨大波动,形成一道漩涡,颤抖的空间,仿佛随时都会碎裂一般。

    “本尊真是幸运,难得到浮云殿一趟,赶上云天殿主出关。”云轻风淡的声音,如同一阵微风,习习吹拂,听不出半点情绪。

    空气狠狠颤抖,高大的身影在那颤抖的地方,骤然出现。

    中年男人双手垂在身侧,梳着整齐的发髻,却有一缕银丝在额前垂落,俊美的容貌透着成熟。

    “纳兰清羽,你别跟本主打哈哈,你去本主的掌事楼作甚,杀本主一个长老不说,还杀我浮云殿弟子!”云天目光冷冽注视着纳兰清羽,双眸中燃烧着熊熊怒意。

    纳兰清羽,他到浮云殿来做什么?

    他甚少出天穹峰,如今出了天穹峰直奔他浮云殿而来,还是他发现了什么,想要到浮云殿一探究竟?

    “云天殿主这话可说的不对,本尊去的可不止是掌事楼。”纳兰清羽一脸不以为然的看着云天,好心提醒道。

    掌事楼又没什么,要是发现他浮云殿其他事,他云天才该紧张。

    可惜,这一趟一无所获。

    说起来也不算是一无所获,至少赶上萧水寒被困在这。

    云天听到这话,差点没喷出来一口血。

    他匆忙出关,死了几个人,他才知道纳兰清羽去过哪些地方,现在看他的样子,莫非已经把浮云殿都走了个遍。

    这些混账东西,浮云殿被人一而再闯进,如今连纳兰清羽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连整个浮云殿都被他走了个遍,杀了好几个人都不知道!

    刚刚站起身的四个灵皇,听到纳兰清羽的话,立即扭头看向他,那表情活像是看到鬼一样。

    纳兰清羽去过浮云殿

    !

    可他明明是从一线天险下面走上来的,还说他刚刚在这下面,他们四个人打扰到他了。

    他什么时候去的浮云殿,浮云殿还是那么安静,好像没人知道他去过。

    声音传来,刚刚走上来的离夜,顿时满头黑线。

    这的确像是某人的作风。

    “夜儿,我们等等再上去。”萧水寒警惕看着上面,双拳紧紧握住。

    灵尊!两个灵尊!

    “师父放心,没事的。”离夜笑着冲萧水寒眨了眨眼睛,继续往上面走去。

    萧水寒尽管担心灵尊,但看到离夜继续往上走去,也担心自家徒弟的安危,只能跟着走上去。

    便是灵尊,他还是能让夜儿脱险。

    “纳兰清羽,今天你休想活着离开!”灵尊之力炸开,空气中狠狠震开一层波涛。

    浮云殿那几个灵皇看到这一幕,迅速后退百米,不敢多加停留。

    灵尊对决,可不是他们几个能承受的!

    “本尊要离开,便是你云天也挡不住!”熟悉气息传来,纳兰清羽松开负在身后双手,罡风在四周翻滚。

    只见他双掌合拢,复杂手结不停交替,身体周围银光大作,灵尊之力如狂风骤雨,轰然震开!

    “九天穹诀——翻天!”

    天地色变,狂暴罡风滚滚而至,大地崩塌,发出低沉的怒吼。

    席卷而过之力,四周掀起的巨浪波涛,天地震震,那声音如山河碎裂,擎天柱倒!

    罡风横空扫荡而过,百米之下的山林树木,转眼间,便是一片狼藉。

    云天看到那席卷而来的力量,双眼睁大,二话不说,凝聚起灵力,灵力屏障挡在面前,银光闪烁。

    他怎么也没想到,纳兰清羽一上来,就是用九天穹诀。

    看到云天的动作,薄唇勾起细微弧度,低头看向缝隙之下,纤细人儿匆匆走出,身后还跟着一个红衣男人。

    纳兰清羽几乎是立即俯身而下,将离夜纳入怀中,看了一眼萧水寒,不急不缓道:“走吧。”

    空气中躁动的力量迎面而来,萧水寒嘴角微微抽动,扭头看去,映入眼帘的一幕,让他不禁骇然。

    此时他也顾不得那么多,趁着风暴还没停下,迅速离开。

    百米外的四个人,看到那一角红衣,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随即回神。

    “殿主,萧水寒跑了!”

    以萧水寒的实力,能困住他一次,未必能够困住第二次,这次抓不住他,以后想要抓住他,比登天还难!

    云天面目狰狞,灵力屏障他还不能撤掉,九天穹诀的力量还在涌动,他撤下灵力屏障,便是重伤。

    纳兰清羽!

    云天咬了咬牙,这笔账,他们没完!

    离开浮云殿的三人,直到百里之外才停了下来,离夜推了推纳兰清羽,拥住她的双臂这才依依不舍松开

    。

    “有什么要说的,下去找个地方再说吧。”纳兰清羽看了看离夜,指了指山间密林,等等会他们还要去无情宗。

    “也行。”离夜直接往下面走去。

    萧水寒抬起沉寂的眸子,斜视了一眼纳兰清羽,“是你。”

    出现在叶家外,那个实力无法探究的男人。

    灵尊,难怪那个时候探究不出他的实力。

    “是我。”纳兰清羽淡淡回答,往下面走去,他们这不是第一次见了,不算熟悉也不算陌生,至少不用介绍。

    一袭红衣,一把红伞,在哪里看到,都不用介绍,就能知道萧水寒这三个字。

    不管是风启大陆,还是临天大陆,他的名声,都不小。

    萧水寒挑动了一下眉头,淡然从容往下走去,仿佛在那些惊讶错愕之后,他又恢复了一向的风格。

    湖泊平静如镜,四周嫩草茂盛,茂密的丛林围在四周,可以说这个地方,没有几个人能找到。

    三人相对,席地而坐,沉寂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离夜轻咳一声,打破这一丝沉寂,从储物手镯拿出那把红伞。

    “师父,你人没事,干嘛把兵器扔了?”离夜说着,把红伞递给萧水寒,这可是他的兵器,可不是普通的红伞。

    萧水寒接过红伞,放在身侧,摇了摇头,“不是扔的,他们四人围攻为师一个,不小心丢了,也很正常。”

    离夜顿时无语,这个理由,为什么她觉得一点都不真实。

    “你去浮云殿做什么?”离夜决定绕过那个话题,反正不管怎么说,她知道师父他老人家也不会说兵器丢了的真正原因。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她也没兴趣听。

    “无事。”萧水寒摇摇头,只是去看看罢了。

    离夜眯起眼睛,盯着萧水寒的双眼,“是这样?”

    无事?

    他以为自己会相信,他没事会去浮云殿?

    骗鬼吧,反正她是不会相信的。

    “为师的事自己能处理,至于你,你什么时候到的临天大陆的?”还用这么短的时间,直接就蹦跶到了灵君。

    他的天赋,果然变态!

    “几个月前吧。”离夜漫不经心说道,比起他来,自己来的时间还很短。

    她手撑着下巴,歪着头看过去,“师父,你在浮云殿找到了什么?有没有找到一个人?”

    和清羽虽然找了一遍,她还是想问问,毕竟欧阳圣给她的东西,就是浮云殿特有的图腾,浮云殿找不到奇叔,她真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找了。

    没有找到奇叔,所有线索就都断了,她连爹娘的样子都没见过,要去什么地方去找?

    “人?什么人?”他在找人?

    萧水寒疑惑的看着离夜,他匆匆到临天大陆,是为了找人,找什么人?

    离夜眉头皱的更紧了,叹了口气,看来师父也是没找到了,也就是说浮云殿真的没有奇叔的消息么?

    “夜儿,浮云殿在临天大陆还有分殿,也许北宫奇在分殿也说不定

    。”纳兰清羽握住离夜的手,人不一定是在主殿,也许是放在分殿。

    浮云殿的分殿,不比日月殿,只有那么简单的四个,分布的位置还很简单,在浮云殿找个人,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北宫奇?你们家那个管家么?”萧水寒蹙眉问道,他不在风启大陆的日子,究竟发生了多少事。

    离夜大老远到临天大陆找人,那北宫家族是不是出事了?

    他到浮云殿来找人,难道人是浮云殿抓走的,只是,浮云殿抓北宫家族的一个管家做什么?

    萧水寒深深觉得,自己有回去一趟的必要,至少把这些事了解了。

    当然,他不会指望自己这个徒弟会说。

    他是不会说的。

    “嗯。”离夜点点头,坐正身体,神情中多了一丝冰冷。

    她可不会一直这么等下去,也不会这么一直找下去,浮云殿那么多个分殿,总不能一个一个找吧。

    临天大陆那么大,谁知道浮云殿的分殿有多少个,又具体在什么地方。

    原本,她只想低调找人,现在是不能再低调了。

    既然她找不到,那不如就让他们来找她!

    纳兰清羽和萧水寒坐在一旁,见离夜不多说,他们也没有说什么。

    有些事他们都知道,离夜做事情,有自己的主张,他们不用插手,若是需要他们帮忙,离夜不会对他们客气,一定会提出来。

    “师父。”过了一段时间,离夜眼中的冷意退却,嘴角勾起弧度。

    萧水寒点点头,眼中露出不解,他想做什么?

    “你去过中临都吧?”离夜笑着问道,等人的过程是很漫长的,在这段时间,她除了提升自己的实力,还想做点其它事情。

    萧水寒无声看了离夜一眼,进来中域的人,有谁没有去过中临都,那是进来中域的必经之路。

    “我们在中临都建一个玄机城好不好?”离夜抬头笑问道,笑容中没有一丝温度。

    玄机城?

    萧水寒无声看着离夜,在中临都建一个玄机城,他考虑清楚了?

    要知道,一股势力崛起,需要不少时间,在中临都扎根,名声远扬,甚至做到玄机城在风启大陆那样的名声,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玄机城主要就是铸造兵器,人他可以想办法,可他们还需要大量铸造兵器的矿石矿晶,这些一时半会找齐也不容易。

    “你想了这么久,就是在想这个问题?”萧水寒再次确认问道,他发现,自己从来都没有好好了解过这个徒弟。

    当年就是看中了他的性格,可其它方面,真的还不太清楚。

    “不全是,大部分是。”离夜盈盈轻笑,中临都,玄机城,她需要一个玄机城

    。

    “好!”萧水寒点头应道,“就建一个玄机城!”

    他不知道夜儿到这边来是为了什么,但徒弟的要求,做师父的无论如何也得答应,他临天大陆行走了这么多年,不是没想过建一个玄机城。

    当时是条件不允许,后来是他不想了,现在既然离夜想要,有何不可!

    如星辰般的双眸,闪烁出耀眼的光芒,玫瑰红唇勾起柔和的弧度,四周顿时一片黯然。

    “夜儿,你是想……”一直默不作声的纳兰清羽终于开口。

    离夜扭头看向纳兰清羽,神情中带着严肃,嘴角笑意加深,才开口道:“既然我找不到他们,就让他们来找我!”

    他们说奇叔身份尊贵,把他的命看的比自己的还重要,说不定一下子不会去动奇叔。

    可他们若真的敢动,不管是谁,她都会让那人付出千倍万倍的代价!

    纳兰清羽蠕了蠕嘴唇,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好。”

    她既然决定了,那便是想好了。

    在中临都建一个玄机城,这倒是一个好办法。

    尽管在中临都崛起一股势力不容易,但临天大陆还没有专门铸造兵器的城市。

    “血宗那个地方就不错。”离夜笑眯眼,这个地方,既然是天穹峰的人灭的,现在应该就属于天穹峰。

    血宗最接近中临都中部,地势也不错,把玄机城建在这,应该会不错。

    “夜儿不去无情宗了?”纳兰清羽轻笑道,笑容中透着几分无奈。

    她是把主意打到血宗那个地方上了,这样也好,他还在想这个地方要怎么处置,夜儿既然要,给她又何妨。

    “不去了。”去也是白去。

    她就不信,陵川不会把北宫家族的事告诉他的主子,临天大陆不是没有“北宫”这个姓么,听到“北宫离夜”这四个字,他们不会知道是谁。

    找不到人,她就把这临天大陆搅得天翻地覆!

    “直接去中临都么?”

    “嗯。”

    当然是去中临都,海夏应该快疼的受不了了吧,海家的人,也该在四处找自己了。

    四目相视,眼中都透着莫名的深意,带着同样的情绪。

    萧水寒坐在一旁,他发现,这两个人说话,自己倒像是一个外人了。

    “什么时候去?”萧水寒轻咳一声,找到了一点存在感。

    这里距离中临都还很远,就算是空间传送也得一个月才能到,建玄机城的事,还是要尽早。

    轻咳在耳边响起,离夜收回目光,摸了摸鼻子,“现在。”

    “那就走吧。”萧水寒站起身。

    纳兰清羽也站了起来,他们要去中临都得尽快,夜儿还需要去那个地方走一趟,之后再服下王者菩提炼制成的丹药,会事半功倍。

    见他们两个站起身,离夜依旧坐在地上,不急不缓从储物手镯拿出木盒

    。

    握住盒盖,稍稍一拉,一道光亮从里面闪烁而出,紧接着一条藤蔓从里面伸出来,蔓延到地上,等待着他们走上去。

    纳兰清羽眼中闪过一丝光亮,他记得夜儿曾经说过木盒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是这条白藤,夜儿好像不曾说过。

    “这是什么?”萧水寒一头雾水的看着离夜,他们不是赶路去中临都?

    离夜嘿嘿一笑,站起身走到藤蔓之上,“你们也上来吧。”

    空间传送比木盒慢很多,她在空间传送吸收到的力量,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以后用木盒的话,会比空间传送快,还比它方便。

    脚步移动,两个人同时站在藤蔓之上,白藤往回缩去,四周光亮笼罩,三人就这么消失在了空地。

    纳兰清羽进过木盒几次,还适应这种速度和变化。

    而萧水寒只觉得眼前一花,面前所看到的东西就都不同了。

    三人落在山谷之中,离夜刚站稳身体,一道血红弧度迎面而来。

    “离夜!”红莲兴奋叫道,离夜终于又来了。

    几道身影从四面八方飞速而来,落在离夜面前,白色弧度划过,跳到离夜怀中。

    庞大身体占据着山谷,山谷顿时显得小了不少,阴霾笼罩。

    萧水寒抬头看着面目狰狞三头玄兽,看它们眼中没有杀意和凶狠,这才没有出手。

    “呜呜。”黑亮的大眼珠子闪烁着笑意,蓬松的毛发,让可爱的小白狗,看上去又呆萌了几分。

    “离夜。”三头玄兽异口同声道。

    离夜扭头看去,上下打量了它们一眼,嘴角笑意加深。

    这次还不错,鳞甲虎鳄晋升到神兽了,千寂和赤魅也到了超神兽级别。

    它们都晋升了,这个空间的灵气好像也没有怎么破坏,看来以前她的担心是多余的了。

    偶尔在这里晋升一次,还是可以的。

    “四头玄兽。”萧水寒微微一怔,随即恢复淡然,好像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

    离夜拍了拍小白,淡淡笑道:“你们有事就先去吧,我这里没什么事。”

    千寂它们三个点点头,三道身影飞身而去,拥挤的山谷,一下子又变得敞亮了起来,只有小白不愿离去。

    “夜儿。”见三头玄兽离开,萧水寒轻声叫道。

    “嗯?”离夜抬头,看到萧水寒欲言又止,目光落在纳兰清羽身上,有些忍俊不禁。

    师父这是还防着清羽,可他们两个就算走到一边说话,想要瞒过堂堂灵尊,好像不是那么容易的。

    “师父,你说吧,你觉得我们不告诉他,他会听不到吗?”她知道建一个玄机城不容易,从修建方面,完善,等等一切都要考虑。

    把中临都的玄机城,建造的比风启大陆更完美,还是需要时间。

    萧水寒想了想,最终点点头,的确,他们两个说什么,要瞒过一个灵尊,的确是不容易。

    “我们坐下慢慢说

    。”说着,萧水寒席地盘腿坐下,双手摆在面前。

    纳兰清羽无声看了离夜一眼,眼中透着几分无奈。

    夜儿一身男装,貌似连这个师父,她好像都还没有告诉。

    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跟着萧水寒坐下。

    “我要说的是建造玄机城,目前我还做不到的事。”萧水寒认真而又严肃道。

    风启大陆的玄机城,并不是一朝一夕建造,建造一个比玄机城更大的玄机城,需要具备很多东西。

    中临都的玄机城,不能太小,这里是临天大陆,整个风启大陆连临天大陆的一角都没有。

    “师父是担心火源和矿石矿晶?”离夜挑挑眉头,其实这些的问题都不大。

    萧水寒犹豫了一会,然后点点头,他担心的的确是这些。

    “魔岩矿师父听说过吗?”离夜淡笑问道,魔岩矿,魔矿,岩矿,这些都是好东西。

    磨矿和岩矿可能没真正的魔岩矿好,但是两者融合在一起,即便没有自然形成的魔岩矿好,想必也不会差。

    魔岩矿!

    萧水寒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东西他都是一直在寻找,只是一直都没找到。

    “你要是还需要其它的矿石矿晶,要找到也不难。”有流金鼠在,要什么样的矿石矿晶没有。

    停顿了一会,离夜继续说道:“火源嘛,我一定会让新的玄机城,有源源不断的火源,比风启大陆玄机城地底下的火焰更精纯。”

    眼角余光看了一眼漂浮在空中的红莲,离夜嘴角笑意加深。

    有它在,还怕没火么?

    红莲飘荡在空中,环绕着千里王藤藤蔓游走,突然一股寒意笼罩,它猛地停下来,身体在空中转动,张望四周。

    “奇怪了。”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它有些疑惑。

    明明没什么的,刚刚怎么会觉得一丝冷意,那种冷意好像还有几分熟悉。

    萧水寒刚硬的脸上多了几分柔和,隐约间,还能看到的几分笑意。

    既然这些离夜都已经想好了,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看来他这个徒弟,比想象中还要厉害。

    纳兰清羽静静坐在那里听着,眼中含着高深莫测的笑容。

    三人在空间里交谈,木盒仿佛知道离夜要去什么地方,以闪电般的速度,中临都的方向飞去。

    这在外人看来,只是一道急速的光点飞过,根本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

    浮云殿内,怒火滔滔,人人避而远之。

    宫殿中,四个灵皇跪在地上,身边还站着两个人,分别是云山云海,站六人的上方,云天站在上面,浑身散发这怒意。

    “萧水寒是什么人,为什么以前没听说过,他为何到浮云殿来,他有知道了什么?说!”云天重重呵斥。

    让他最恼怒的,是他从来没听说过萧水寒这三个字,却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人

    。

    “殿主,我们也不知道萧水寒是什么人,只知道他是这两年才到中域的,他行事目中无人,再加上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一袭红衣,一把红伞,实力不错,容貌也是少见的俊美,所以临天大陆越来越出名……”

    云木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最后听不见。

    “我们可以保证,他什么都没探听到,更没让他发现殿中的秘密。”另外一个人急忙说道。

    他们要是不说清楚,殿主随时就会要了他们的命的。

    便是灵皇,殿主说杀便杀了,从不会手下留情。

    “临天大陆出现这么个人,为何本主不知道?”云天语气有些阴冷,萧水寒,的确是没听说过。

    四人颤抖了一下,不敢回答,只能跪在地上,等候处置。

    难道让他们说,明明是殿主你下令,让我们少提起几大巨头以外的势力和人。

    这样只会死的更快,他们才不会这样。

    “废物!”云天重重哼了一声。

    “殿主。”一旁不做声的云山终于出声,拱了拱拳头,看着云天的双眼,转动了一下,往跪在四人的方向看去。

    云天犹豫了一会,摆了摆袖子,“你们四个滚!”

    “谢殿主!”四人仿佛是得到天赦,急忙往外面走出去。

    殿内一下子只能下云天,云山,云海三个人。

    “大哥。”云山沉声叫道。

    “大哥。”云海走过来,神情也有几分悲痛。

    “怎么只有你们两个,云渊呢?”他们三个一向同去同归,这次怎么只有他们俩。

    云山只是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这让他怎么说,没有保护好最小的弟弟?

    云海可没管那么多,直接说道:“都是纳兰清羽,云渊被他杀了!”

    宫殿内,一道强势之力犹如滔滔巨浪,掀起狂风骤雨,宫殿中的一切轰然炸开,瞬间变成粉碎!

    “又是他!”又是纳兰清羽!

    最近怎么什么地方都有他,他不是很少出天穹峰的吗?

    云海听到那动静,全身颤抖了一下,看到云山瞪过来的模样,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大哥,先不要轻举妄动,咱们现在还动不得。”云山沉声说道,他们现在只需要维持这样,维持这样就好。

    要是做其他的事,后果可就相当严重了,那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

    云天深吸一口,过了好一会才平和了下来。

    “既然萧水寒没发现什么,那就不用杀他了。”现在不杀而已,不代表以后不杀!

    现在有纳兰清羽护着他,倒要看看,纳兰清羽能护一个灵皇到什么时候!

    “明白。”两人异口同声应道。

    “大哥,这次和二哥一起出去,我们还发现了一个天赋极高的炼药师。”云海急忙说道,脸上还多了一丝愤恨

    。

    要不是那个小子,云渊怎么会死!

    “有多高?”云天毫不在意,天赋高的炼药师,再高的他们都见过。

    “他只有十八岁,已经炼制出了灵品。”云海继续说道,这样的炼药师,的确是不可多见。

    云天身体微微一怔,十八岁炼制出灵品!

    “看样子,你们没能带回来。”云天摇了摇头,他们若是带回雨来了,现在肯定带人来见他了。

    云海蠕了蠕嘴,正想说纳兰清羽,但是被云山瞪了一眼,又给咽回去了。

    大哥现在已经是怒火滔滔,他要是再提一句纳兰清羽,只怕这座宫殿今天都要毁在大哥手上。

    奇了怪了,最近怎么什么事都和纳兰清羽有关?

    “大哥,王者菩提出世,他灵师天赋也极高,借着这次机会,从巅峰灵者,晋升到了高级灵君。”云山如实说道,就是没干提起纳兰清羽。

    一道残影闪过,还站在几米外的云天,瞬间出现在了云山面前。

    “十八岁?”

    “是。”

    “灵品炼药师?”

    “是。”

    “高级灵君!”

    “嗯。”

    云天点点头,眼中闪烁着贪婪和兴奋,嘴角勾起笑意。

    “天赋的确不错。”十八岁,如此成就,的确是了不起。

    “他得到了王者菩提。”云山顿了顿,又开口道,王者菩提他们没能带回来,倒是便宜了那个小子。

    云天扭头看了一眼云山,目光有些深邃,不知道在想什么。

    云山和云海站在一旁,看着深思的云天,也不敢出声打扰,静静等待,宫殿中只能听到三人均匀呼吸的声音。

    也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去,云天终于有了动静,“这个人,得不到,杀!”

    这样的天赋,太可怕!

    现在已经这么可怕,时间再久一点,该是怎样,他无法想象,决不能让他成长!

    “是!”两人立即应道。

    “这件事,先不要说,一个灵君而已。”灵君,他们就能动手解决。

    “明白了。”两人点点头,他们知道该怎么做。

    “东西送回去了吗?”云天再次问道,他闭关有段时间了,这件事他们应该处理好了。

    “送回去了,完好无损。”云山应道。

    “好,完好无损就好。”完好无损就没事了。

    ------题外话------

    这几天某甜感冒,前两天只是轻微的咳嗽和喉咙痛,然后昨天一下子加重,吃了药本来是没事了,结果晚上吃了药,拿着电脑在床上码字,谁知道刚躺下去就睡着了,然后就没更新,嘤嘤,表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