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十六章 一线天险!
    威压之力震动了第二层,可惜,站在书架前的离夜和纳兰清羽,连脚步都不曾移动过。

    威压之力在周围散开,他们半点也没有受到影响,就如同一阵微风轻拂而过。

    放下手里的名册,离夜含笑道:“看来有人送上门来。”

    本来还想着找完掌事楼,要是没找到,就去浮云殿抓个人过来问问,现在有人主动送上门,那就不客气了。

    “倒是小看了浮云殿。”纳兰清羽随意将名册扔到书架上,双手负在身后。

    语气中带着点点叹息,脸上的表情,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离夜无声白了一眼纳兰清羽,他确定自己不是故意的?

    当初在王者菩提出世那个地方,那么多灵皇在场,他不照样围观,还没一个人发现他的存在。

    脚步声从一楼传来,两人站在原地,嘴角都含着具有深意的笑容。

    外表看上去年过半百的老人匆匆走上二楼,脸上隐含着愤怒。

    他早就说掌事楼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还总是有人偷跑上来,今天看他怎么重重处罚他们!

    老者冲上二楼,看到光亮处站着的身影,都还没看清楚他们的长相,立刻就是一声怒吼。

    “谁让你们来的,本长老不是说过,这里……”

    当老者完全看清楚并肩而站的两人,声音突然就消失了,整个人傻愣在了当场,陌生感涌入心里,他猛地惊醒。

    “你们是什么人,私闯浮云殿的掌事楼!不想活了!”老者怒叱道,艰难将让他失神的容颜忽略。

    这两个人不是浮云殿的,他们是什么人?

    离夜若有所思看着走来的老者,手指摩擦着下巴,“灵王级别。”

    他就是灵王级别,灵王级别能成为掌事楼长老,地位的确是不低,那个叫陵川的要是浮云殿的人,这样会比较容易找。

    “还不错,知道的事还算可以。”冷清的眸光淡淡扫视了一眼老者,没有半点情绪。

    站在二楼楼梯口的长老,看到离夜和纳兰清羽不急不躁,就像是在自己家的样子,差点没吐血。

    他们是什么人,到了浮云殿,他们还敢这么放肆!

    可当纳兰清羽的双眸轻轻在他身上扫视,明明是波澜不惊的一眼,平淡无奇,可他心里却涌出了一丝颤抖,连灵魂仿佛都在畏惧。

    这个男人,很可怕!

    老者脚步稍稍往后退,在此时此刻,他终于感觉到了危险。

    可惜,从他出声呵斥的那一刻,一切就太晚了。

    脚步才往后面移动了一步,一道银光快如闪电,横空划过,犹如一把利剑。

    白皙手指伸出,微微在空中点动,站在楼梯口的人,在一股强力之下,从空中划过弧度,坠落到他们面前。

    老者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一下子没有半点血色

    。

    好可怕的力量,他,他是什么人?不对,他们是什么人才对!

    眼眸垂下,离夜嘴角勾起完美弧线,她微微俯身。

    “小爷问什么,你答什么,小爷就放过你怎么样?”邪魅含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就如同死神的呼唤。

    老者半躺在地上,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那笑容很好看,他却只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寒意涌上心头。

    那种感觉就像是他如果不说,今天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光明正大走上浮云殿,怎么都没有一个人知道。

    来人太强的话,就算他们不知道,浮云殿高层长老,还有闭关的殿主应该也会知道的。

    “我什么都不知道。”老者压下心里的惊恐,摇头说道。

    想要知道浮云殿的事,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他要是说了,不就背叛了浮云殿。

    听到老者的话,离夜也不着急,好像早就知道他会这么说。

    “清羽,最近小爷没事的时候,又炼制了一种毒药,你说要不要拿出来用用?”无害的笑容,看上去是那么的迷人,然而说出的话,却让人心凉了半截。

    离夜稍稍扭头,狡黠之光在眼中闪过,如星辰般的眸子,璀璨耀眼。

    “夜儿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纳兰清羽都带笑应道,毒药,她什么时候对毒药也有兴趣了。

    毒师在临天大陆已经很少有,没想到夜儿也对这些有兴趣。

    不过以她的天赋,学习一下炼制毒药,不是什么难事。

    老者听到他们两个谈话,脸色骤变,然后死死咬住嘴唇,一脸我就是不从的表情。

    看到他的举动,离夜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蹲下身体,笑看着老者。

    “看来你是不打算乖乖自己吃了。”也对,没有人会自己乖乖吃毒药的。

    老者警惕看着离夜,那脸上的笑容越浓郁,他感觉就越不妙。

    “你不愿意自己张嘴,今天小爷就帮帮i!”话落,空气中灵力在迅速凝聚,往老者脸上砸去。

    离夜握起拳头,淡紫色灵力在手上快速凝聚,然后她直接往老者脸上招呼过去。

    “砰!”一声闷响震动了整个二楼。

    老者看到飞过来的拳头,他想要挪开自己的身体,可他发现,脖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勒住了一样,别说说话,就连动弹都动弹不得。

    他的脸,硬生生承受了这一拳的全部的力道,紫黑的淤青在脸上是相当亮眼。

    “噗!”鲜血喷出,几颗白色带血的东西滚落。

    老者脸色涨的通红,可就是不肯张开嘴,吃下离夜的丹药。

    这样最多只是被打几拳,但吃下毒药,就相当于把自己的命交到了别人手上。

    能炼制出毒药的,肯定是炼药师,他看上去那么年轻,居然是炼药师。

    老者心里是深深惊讶,只是他不敢开口

    。

    纳兰清羽看到离夜的举动,只是轻声一笑,平淡清冷的眸光中,化开几分柔和。

    “还是不肯张嘴?”离夜挑挑眉头,扬了扬闪烁出灵力的拳头。

    不肯张嘴,有他好受的!

    “哼!”老者扭开头,不去看了。

    不管他怎么动手,自己都不会张嘴的,也不会说浮云殿的事。

    看到他的神情,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然后空中又是一道残影划过。

    “砰!”

    这一拳,不是打在脸上,硬生生打在了老者的肚子上。

    十成力道,完全击打在上面,没有半点留情!

    老者双眼睁大,瞳孔缩紧,嘴巴鼓的越来越大,脸部表情看上去有些狰狞可怕。

    “哇!”

    喷出的鲜血,撑满了整个嘴巴,老者实在是忍受不住了,立刻张开了嘴巴,鲜血从嘴中流出,染红了半边衣襟。

    “咳咳。”他不停咳嗽,然后又吐出了一口鲜血,其中还参杂这细小的肉块。

    圆润丹药出现在离夜手指尖,她盈盈轻笑,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再次响起。

    “怎么样,现在你是选择小爷喂你,还是你自己吃?当然,小爷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就死的,会给你几颗续命丹,让你多挨几拳。”续命丹,她可不常给人吃的。

    此时要是有外人在,听到离夜的话,一定会吐血三升。

    续命丹,那么珍贵的丹药,她用在这上面,谁听了不会吐血?

    在性命奄奄一息,即将死去的时候,服下一颗续命丹,能续命三个时辰。

    三个时辰后,吃下续命的人,一定会死,哪怕是找到了救治的办法,那也没用。

    续命丹也叫催魂丹,一旦服下,便只有三个时辰的寿命。

    对于快死的人来说这是良药,但对活的好好的人来说,这就只致命的毒药!

    老者听到这话,差点没晕厥过去,整个人都在抽动,也不知道他是被吓成这样,还是被气成这样。

    见老者还是不说话,离夜把东西凑到他嘴边,“你可要想清楚了,这毒药小爷刚刚炼制,还没有解药,你要是吃下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离夜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这后果,他应该相当清楚!

    看着那无害的笑容,老者不禁打了冷颤,如同是看到了死神一般。

    “你,你想知道什么?”老者终于松口,脸色一阵发白。

    身体到处都在抽疼,他第一次知道,灵君级别的人,居然有这么强悍的力量,两拳下来,能造成他身上那么大的伤。

    “很好。”离夜满意点点头,把丹药收了起来。

    她毕竟不是毒师,炼制一颗毒药不容易,能省则省,说不定下次能用得上。

    纳兰清羽倚靠在书架上,薄唇稍稍上扬,静静注视着那完美的侧脸

    。

    “陵川,听说过吗?”陵川要是浮云殿的长老,眼前的这个人,应该就会听说过。

    老者摇摇头,目光看着离夜扬起的拳头,急忙说道:“我是真的没听说过。”

    陵川,他们怎么会有这么个人,他掌管着掌事楼,里面的东西,他都记在脑子里,反正她是没有听说过这么个人。

    没有?

    离夜蹙起眉头,脸上的笑容黯然了一分。

    半躺在地上的老者,猛地一颤,急忙往身后挪动一分,他以为离夜这是又要揍他。

    “我听说,浮云殿有两个门,不知道你是哪个门的?”离夜继续问道,这些当然是清羽告诉她的。

    当她听到,还惊讶不少,也知道了浮云殿为什么会有今天这么强大。

    两个门,生门,死门。

    听说生门的人,在临天大陆各处游走,探寻,发扬他们的浮云殿。

    而死门的人,却是另外一种下场。

    进入死门,他们便无名无姓,代表着这个人已经从天地间死去,在死门中,只有数字编号,他们就像是生门那些人最丑陋的一面。

    为达到目的,可以用各种手段,他们要的只有结果。

    这件事在中域几大巨头之间,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一些其它势力并不知道。

    老者一阵恼怒,立刻回答,“我自然是生门的!”

    只有生门的人才会生活在阳光之下,死门的人只能活在黑暗之中,永远不见天日!

    “也就是说,你不知道死门中,有哪些人的存在?”离夜含笑问道,眼中闪过一丝怒意。

    陵川要是死门的人,怎么查也查不到,在死门中的人,没有名字,这要是没有名字,要怎么查起?

    “不知道。”老者阴阴一笑,这人要是死门中的人,不管他怎么找,最后也只会什么都找不到。

    生门,死门,各不相干,可能就连死门中的人,都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少伙伴。

    离夜站起身,看着地上的人,嘴角的笑容,多了几分冷冽。

    “那你也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弧线透着嗜血寒光,手掌灵力的翻滚。

    还在偷笑中的老者,听到离夜这话,脸色瞬间大变。

    “你不是说,只要我告诉你,就不杀我吗?”怎么能出尔反尔!

    离夜冷冷扫视了一眼对方,含笑点头,“是啊,可小爷给你机会的时候,是你自己不要,后来小爷就改变主意了。”

    说让他活着的时候,是他自己不说,现在,他没机会了。

    老者猛地惊醒,迅速往挪动而去,神情惊恐。

    淡紫色的灵力犹如一把利刃,划破空中,没入老者胸口。

    还在奋力挪动的身影,突然停了下来,双眼睁大,再也没了任何反应。

    离夜转身看着纳兰清羽,眉头紧蹙,“生门没有,死门要找一个人,根本是大海捞针,而且那些人,和天穹峰记录上的有所不同

    。”

    不像是生门的人,也不像是死门的人。

    “也许,还有第三个门也说不定,生门生活在日照之下,死门生活在死亡之中,而第三个门,也许就是两者的结合。”纳兰清羽站直身体,交叉在胸前的双手负在身后,淡漠扫视四周。

    各方势力尽管了解对方,但总的来说,也不是那么了解对方。

    只知道一些明了的事,有些事不想让对让知道,也能隐藏起来,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浮云殿这么多年,要是为了扩展自己,这两个门还不够。

    第三个门?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已经有一个生门,一个死门,如果浮云殿有第三个门,外人还不知道,那又该从什么地方找。

    “可外人毕竟不知道不是。”离夜眨了眨眼睛,就算有第三个门,他们也不知道怎么找。

    死门都找不到,更何况还是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第三个门。

    “咱们去各处走走,再看看,实在是不行,再去无情宗看看。”纳兰清羽握住离夜垂落在身侧的小手,身影微微转动。

    只见一道残影闪过,两人就这么消失在了掌事楼中。

    第二层找不到什么东西,第一层就更没有什么了。

    掌事楼尽管不让人进,但有些弟子还是需要在第一层走动,有什么东西记录,浮云殿的人也不会冒险,把那些东西放在第一层。

    行走在浮云殿中,如履平地,根本就像是走在自己家。

    “我们都找不到什么,也难怪天穹峰的人到这里探寻,最后什么都探寻不到。”站在半空中,离夜俯身看着下面的浮云殿。

    去掌事楼找了,很多地方都找了,该找的也找了。

    就是没有看到奇叔的踪影,他就像是消失了一样,连半点消息都不知道。

    她现在就连奇叔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那些人把奇叔看的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应该不会对他做什么,可要是把奇叔带到他们主子面前呢?

    离夜眉头紧蹙,她要是知道是谁做的,一定不会让那个人好过!

    在风启大陆的时候,她就说过,不会让陵川和陵川身后的势力好过,当日北宫家族的一切,她要悉数奉还!加倍奉还!

    “找不到才正常,要真的让我们找到了什么,还要云天这个殿主有何用。”纳兰清羽冷淡说道,扫视了一眼不见尽头的浮云殿。

    它就这么盘踞在悬崖峭壁之上,看似波澜无缝,实际危险重重。

    “夜儿,找不到,我们就去无情宗吧。”从这里到无情宗还需要一段时间,浮云殿找不到什么,就去无情宗看看。

    尽管他不想夜儿去无情宗,但还是要去走走。

    那群脑子里,看到天才就锲而不舍的人,夜儿去,麻烦会不断上身。

    离夜拨动了一下刘海,正要点头应道,山岭中走动的几道身影,吸引住了她的目光,正确的说,吸引她目光的,是他们手里的东西

    。

    “清羽,我下去看看。”不等纳兰清羽出声,离夜已经迫不及待往下走。

    纳兰清羽见也离夜突然变得紧张起来,眉头微蹙,紧接着,跟她走了下去。

    茂林之中,几道身影匆匆穿过,手里紧握着一把红伞,速度极快往浮云殿的方向走去。

    离夜从天而降,将身影完全隐藏在密林之中,气息压低,仿佛那白色身影将要和周围一切融为一体。

    三个人同时从眼皮子底下走过,离夜弓起身体,如同离弦之箭。

    淡紫色的灵力从一个人脖子上划过,那人还来不及反应,便倒在了地上。

    他身边的同伴刚看到这一幕,两道身影迎面而来,冰冷蚀骨的杀气让人毛骨悚然。

    泛着蓝色剑气的长剑,犹如出海游龙,笔直划过,从一人胸口穿过,鲜血飞溅,喷洒四周,又一个倒下。

    而离夜直接往手拿着红伞的人扑去,白皙手指,直接掐住那人的脖子,不让他有任何动作。

    黑线无声划落,纳兰清羽看着将那人扑倒在地,面带杀意的离夜,最后,所有话语,在看到杀气沸腾的容颜后,都化作一缕轻笑。

    算了,这些事夜儿应付的来,他还是不出手的好,不然夜儿可是会生气的。

    在这种地方,自己的确是不能事事插手,该看的时候,还是得看着。

    只是,她看到了什么……

    冷淡目光触及到离夜夺过来的硬物,舒展开的眉头,再次皱起。

    “说,这红伞你从什么地方得来的?不然我让你生不如死!”冰冷蚀骨的声音响起,离夜一把夺过那人手上的红伞,双眼中充斥着浓浓杀意。

    这是师父的兵器,怎么会落到他们手上!?

    被离夜掐住脖子是人,只觉得一阵头晕眼花,自己的小命就被人捏在手里了。

    他还没想清楚眼前的是什么人,那冰冷的声音,如同寒刃,将他团团笼罩。

    “有人私闯浮云殿,然后便逃走了,殿主让我们不能留下活口!”这些话,不自觉的就脱口而出。

    当那人完全说出来以后,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殿内机密,怎么能让一个外人知道,而且他还就告诉了这么个外人!

    只是那冰冷的寒气笼罩而来,一颗心都在颤抖,不自觉的就说出来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闯浮云殿的是什么人?”离夜压住心里激动,让自己冷静。

    这个时候,必须冷静,否则就会暴露的,不能太激动。

    “不知道是什么人,只知道是一个灵皇,不过他穿着红色衣服,打着红伞光明正大就走进来了。”谁会知道他是什么人。

    他们也想知道,这个人是谁,可无从查起。

    离夜顿时一阵狂汗,黑线在额角抽动。

    这还真像师父的作风,永远那么高调,穿着一身红色,打着一把红伞。

    这种打扮,不管到哪里都是显眼的好么,更何况是浮云殿

    。

    现在不用怀疑了,这个人就是她师父——萧水寒!

    “那他人呢?”离夜身上的杀气更甚。

    师父好好的为什么会闯浮云殿,还会把自己的兵器遗落,让浮云殿的人带回来。

    对灵师来说,兵器是和命同样的存在,除非命没了,否则灵师是怎么样也不会放弃兵器。

    师父要不是出了事,这红伞肯定不会落到他们手上。

    “被几位长老困在一线天险了。”那人额角滑下一滴冷汗。

    今天这些话,要是让长老知道,他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可这些事,真不是他自己想说的,是这个人太恐怖,他不得不说。

    一线天险?

    离夜扭头看向身后,一线天险是什么地方?

    “就在不远,是浮云殿区域中,一大天险之一,据说进去的人,就再也没有出来过。”目光落在红伞上。

    萧水寒,灵皇级别。

    上次见面,倒是小看了这个玄机城城主。

    神化级别,那个时候他在临天大陆便是灵王级别了,只是被压制了,才会只是神化级别的实力。

    大大咧咧走进浮云殿,遗落自己的兵器,这个玄机城城主,在想什么?

    离夜冷冷扫视了一眼地上的人,握着手里的红伞,只见她手指在伞柄上轻握,清脆的声音立刻响起。

    手里的红伞,迅速变幻,最后变成一柄长剑。

    被离夜掐住脖子的人看到这一幕,神情大变,脸上透着惊悚。

    原来这兵器是这么用的!

    纳兰清羽眼中闪过一丝光亮,看着离夜手上的红剑,眸光中多了一份笑意。

    不愧是玄机城,这种兵器,便是临天大陆都不曾有过。

    还有吾邪剑,这两样兵器是玄机城的宝贝,风启大陆数一数二的兵器,尽管在临天大陆目前还没有排名。

    世人一旦知道它们的存在,必定能挤入兵器排行前十!

    这件兵器,还真的是很神奇。

    “反正你回去也是死,看在你这么配合的份上,小爷就让你死的痛快一点。”红剑直插而下,透着蚀骨冰寒的杀气。

    那人睁大双眼,看着长剑落下,可脖子被人掐住,他半点动弹不得。

    “唔!”一声闷哼响起,剑刃没入血肉的声音响起。

    鲜血飞溅,在洒落之前,俯身在一旁的少年,迅速转开,飞溅而来的鲜血,坠落在了地上。

    “沙沙——”

    “沙~”

    草叶晃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透着一股冰冷,离夜迅速走回到纳兰清羽身边。

    “先离开这

    。”浮云殿的人听到动静,往这边赶来。

    纳兰清羽几乎没有任何迟疑,搂过离夜的腰,两人眨眼消失在了地上。

    他们刚走没多久,浮云殿的人就匆匆赶到了这里,看到地上的尸体,他们神情大变。

    “有人闯入,有人闯入!有人闯入!”

    一道道大喊之声往四周散开,传遍整座密林每个角落。

    一时间,密林之中,开始剧烈晃动。

    “有人闯入……”

    “赶紧回去禀告,有人闯入!”

    ……

    他们一阵手忙脚乱,殊不知,闯入的人早已离开了不说,还在浮云殿大大咧咧的走了一大圈,找了一大圈。

    两人离开刚才的密林上空,直到走远,才停了下来。

    “清羽,一线天险在什么地方,我们去!”离夜握了握手里的长剑,神情严肃到了极点。

    不管师父怎么招惹上浮云殿的人,可她北宫离夜的师父,不是他们浮云殿能够欺负的。

    她不管是什么原因,这是她师父,谁也不可以动!

    “好。”纳兰清羽知道事情有多严重,搂过离夜,两人迅速往一个方向走去。

    一线天险,相传是浮云殿最危险的地方之一。

    浮云殿犯错的人,就会被赶到这里面,然后就再也走不出来。

    不过这也只是传说而已,真正有什么作用,谁也不知道。

    一线天险的危险,却是真的,走进这里的人想要出去,不是那么容易的。

    离夜和纳兰清羽很快就到了一线天险,四周丛林密布,远远看去,根本没有所谓的一线天存在。

    走近一看,就能发现,隐约出现在天地之间的缝隙,缝隙很小,只有一个人的宽度。

    “这里就是一线天险?”离夜指着下面的缝隙。

    那缝隙一直蔓延而去,仿佛永远看不到尽头,也不知道尽头在何处。

    缝隙和天边连在了一起,分不出是天上有一道缝隙,还是地上有一道缝隙。

    “一线天险,据说深不可测,无人能过,萧水寒要是进去了,只怕也是凶多吉少。”尽管只是传说,可无风不起浪。

    即便没有想象中那么危险,也不会差到什么地方去。

    “我要下去看看。”萧水寒毕竟是她师父,尽管这个师父她都没见过几次,教给她的东西,还是不少。

    纳兰清羽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含笑回答,“既然要去,为夫陪你一起。”

    一线天险传说中那么厉害,他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能让人有去无回。

    他走过了,这一线天险也就没什么了。

    “不知道师父掉在了什么地方?”离夜看着下面,随即眼中闪过光亮,她猛地抬头。

    “我知道了!”

    那个人说,有几个灵皇困着师父,只要找到浮云殿那几个人,也就能找到师父

    !

    “走!”纳兰清羽抱过离夜,身影眨眼消失在了天边,等再次出现之时,已经走到了深渊之中。

    四周太窄,两个人抱在一起,根本无法行动,纳兰清羽只能松手,将离夜护在身后。

    他们一前一后走着,完全不担心会被偷袭。

    在这个地方,走路才只够一个人行走,想要偷袭,根本做不到。

    “有那么多地方可以逃,他逃到一个这种地方干嘛?”离夜满头黑线道。

    这个地方看着都危险,下面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楚。

    “等你见到他,可以问问。”逃到这么个地方,的确是不合理,还把自己兵器给扔了,萧水寒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要不是夜儿看到了这红伞,只怕现在都不知道他的下落。

    “能欺师灭祖的话,我一定对他不客气!”离夜忿忿道,她都不知道,她那个师父,到了这边,是那么的不安分。

    大大咧咧走进浮云殿也就算了,逃命还逃到了这么个破地方。

    “欺师灭祖。”纳兰清羽重复着那四个字,嘴角勾起淡淡弧线。

    萧水寒要是真的激怒了夜儿,可能她真的会这么做,“欺师灭祖”分很多种的。

    两人一路往前面而去,幸好现在是白天,他们走过的地方,都有光亮,这要是晚上,找起来不是一般的麻烦。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空气中愤怒的波动往四周散开,透着浓浓怒火。

    离夜和纳兰清羽立刻停下脚步,将气息压低,慢慢往下走去,直到他们的身影完全没入黑暗,才又慢慢往前走。

    “萧水寒,别逼我们杀你!”四个服饰统一的人站在空中,面带怒意,其中一个人大声呵斥道。

    太放肆了,太放肆了!

    他们的实力,都在灵皇级别!

    “我只不过是去浮云殿走了一圈罢了,几位何苦纠缠不放呢?”从容淡然的声音,透着几分冰凉,就如同是完全脱离凡俗的神人。

    在深渊中传出来的话,差点没让空中站着的几个人吐血。

    只是走了一圈,他那明明就跟走自己家一样,他还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不能活在这个世上!

    浮云殿的秘密不是谁都能知道,既然知道了,就得死!

    “萧水寒,你不过只是灵皇,我们几个现在奈何不了你,若我们殿主出来,你必定是粉身碎骨!”又一个灵皇开口。

    一线天险,他们不敢进去,但他们殿主要是来了,不用进去,他萧水寒也死定了!

    “那就等你们殿主来了再说,这下面风景挺好,你们要是一直守着,我不反对。”下面的声音再次响起。

    藏在暗处,慢慢走来的离夜,听到这句话,差点直接栽跟头。

    她家师父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也不小,这下面风景哪里好了,现在他还能这样,就证明他没什么事。

    这样她就能稍稍放心了,把上面几个灵皇解决,就能让师父出来

    。

    “夜儿,你说他这耍赖的本事,是跟你学的,还是你跟他学的?”纳兰清羽调侃道。

    就是不出来,就算是浮云殿,又能奈何我?

    离夜皮笑肉不笑扫视了一眼纳兰清羽,凉凉说道:“我记得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睁着眼睛说瞎话,他自己不也常说么!

    纳兰清羽认真而又理智气壮回答,“为夫当然只能跟夫人耍赖。”

    “所以很无耻!”离夜想都不想直接回答。

    “那我们应该就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离夜:“……”

    这家伙……

    “上面几个人,交给为夫,你下去看看你师父在什么地方。”说完,他迈步往空中走去。

    都是灵皇级别了,奈何不了人家,就搬出云天。

    浮云殿的人,还真是越来越有本事了。

    离夜看了一眼往上走的纳兰清羽,手掌上出现一滴血红火焰,火焰灼热滚烫,照亮了四周。

    她迅速往下面走去,看着深不可测的深渊,她只觉得头皮发麻。

    现在是越来越不明白,师父他老人家,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个地方。

    “云木,我们一直这么等着也不是办法啊。”

    “除了这个办法,还能有什么办法?除非真的把殿主请出来,可你们敢吗?”

    “殿主在闭关,不可打扰。”

    “可对方不出来,我们怎么办,他的实力也不弱。”

    四个人皱眉交谈,又不能下去,下面的人又不能上来,他们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就这么守着,根本不是办法,他们不可能守一辈子。

    “你们看,下面有波动了。”

    一道声音响起,所有人都纷纷低头往下看去,当白色身影映入眼帘,他们倒吸了一口凉气。

    邪……邪尊!

    他怎么也在这里,现在不是应该在天穹峰吗?

    “各位好兴致,在等本尊吗?”云清风淡的声音中,透着霸道狂狷,空气中荡开一层层涟漪,让人胆颤。

    四人眉头同时挑了挑,心里漏跳一拍,神情紧张。

    邪尊的实力,他们心知肚明,他们四个联手也不是对手。

    可见鬼了,邪尊怎么在这!?

    “邪尊,这里是浮云殿的领域,您出现在这里,怕是不合适。”叫云木的那个人,压下心里的惊慌恐惧,拱了拱拳。

    邪尊到浮云殿来做什么,还在一线天险下面,这下面有什么邪尊看上眼的东西?

    步伐轻易,四周翻滚起巨浪,“本尊不适合在这里,浮云殿的人出现在天穹峰的领域,是否也可以说不合适?”

    不轻不重的声音,宛若鸿毛一样飘开,可落在他们几个身上,却重似千斤

    !

    “在下不是那个意思!”云木急忙道,这完全是两个意思。

    他邪尊是什么人,极少走出天穹峰,突然出现,是人都会认为,肯定是有目的的,而且非常不单纯。

    可浮云殿的人出现在天穹峰的范围内,这完全是正常的好么,天穹峰不是也有人在浮云殿的范围活动。

    两个意思,为什么到邪尊这里,就变成一个意思了?

    “本尊在这里有事,你们吵到了本尊,本尊该是把你们扒皮抽筋,送给云天,还是直接挫骨扬灰。”一丝气息荡开,透着无尽的杀意。

    四人心口一跳,身体狠狠颤动了一下,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他们也不想这样,可灵尊的威压,实在是可怕!

    离开?

    萧水寒还在下面,不能走,要是让邪尊知道那件事,那事情就麻烦了。

    可要是不离开,他们几个都会搭在邪尊手上,下场凄凉。

    反正他们是听说,落在邪尊手上的人,都没几个好下场,更没有一个人能有活路。

    走,不走?

    四个人一阵纠结,无法决定。

    纳兰清羽稍稍踏出一步,四周空气顿时翻滚而起,荡开百米巨动!

    “几位无法决定,本尊替你们决定好了!”银光横空闪过,冰冷蚀骨的杀伐,让人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

    站在不远处的四人,如同利刃一般,往自己飞来的银光,神情大变。

    “横竖都是死,咱们奋力一搏,还有逃命的机会!”云木大声说道,双手之间,紫色之力如滔滔江河般,翻滚而起。

    其他三人同时出手,额上密布着冷汗。

    其实和邪尊动手,他们是一点把握都没有的,但现在离浮云殿太远,就算是想要叫人,也来不及了。

    只能硬着头皮上!

    四人打定主意,神情中就多了几分坚定,迅速开始反击!

    几道深浅不一的紫色之力横空而来,直接迎上如同利刃,划破空气的长剑。

    手掌翻滚,单手负在身后,四周空气,在不停的剧烈波动,就像是在畏惧颤抖一样。

    “不自量力。”

    几人横扫而过的力量,眨眼被一股力量所包裹,然后就如同石沉大海,落入无底黑洞,再也不见了踪影。

    什么!

    四人睁大双眼,抬头看向不远处的人,俊脸落入眼帘,他们根本来不及去欣赏,只想拔腿就走!

    ------题外话------

    希望能过,祈祷……

    师父大银来鸟…O(∩_∩)O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