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十五章 浮云殿
    踏出宫殿大门,环视四周,离夜不禁叹息。

    来的时候都没怎么好好看,前天调息了一天,没有出来,昨天就更没可能出来了,今天总算是完全看到整个天穹峰了。

    恢弘巍峨的宫阙,气势磅礴,屹立在山峰之巅,宛若穹楼天宫。

    长裙轻盈飘逸,如瀑发丝束起简单发髻,用几根浅色玉簪固定,长发过腰,笔直垂下,微风轻拂而过,轻盈衣袂随着墨丝摇曳。

    离夜走过见不到尽头的走廊,出尘的气质,让人挪不开眼,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又让人不敢直视。

    五官精致,绝世容颜,勾画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一角白衣迎风而起,一袭仙气笼罩周身,似有似无的银光,光华在周身流转,仿佛仙人随时会乘风而去。

    完美俊容,出尘的气质,光华流转,仿佛多看一眼,那便是亵渎。

    深邃眸光如沉寂的汪洋,哪怕是微微皱眉,都能掀起狂风骤雨。

    绝代风华的两人并肩走过,这美如仙境,梦幻如画的景色,顿时变成了陪衬,灰蒙黯然。

    宫殿走廊上,几道身影匆匆走来,当迎面而来的两人映入眼帘,他们退到一旁,恭敬俯身。

    “尊主,尊王妃!”

    她就是尊王妃!

    还有,他们刚刚看到了什么!?

    他们可从没见过尊主笑的那么柔和,从来没有!

    两个人都是那般出色,容颜绝代,美的一点都不真实

    。

    见他们几个走来,纳兰清羽朝离夜伸出手,迷人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来。”

    看到纳兰清羽的举动,离夜撇了撇嘴,“去哪?”

    他说的随便走走,现在看起来一点都不随便。

    “到了你就知道了。”他故作神秘,完美无瑕俊容上的笑容,加深了一分,美的是那样惊心动魄。

    离夜嘴角一抽,然后伸手放到他手掌心,纳兰清羽立刻握住,拉着她往宫殿外走去。

    “恭送尊主,王妃。”他们两个走远后,俯身站在一旁的人这才退去。

    宫阙如林,浑然天成,仿若上天的鬼斧神工雕刻而成,白玉长廊环环绕绕,看不到尽头,花草绽放,别样雅致。

    两道身影并肩站白玉走廊上,俯瞰着面前深不见底的云海。

    微风拂过,白蓝衣袂,如瀑青丝,飞舞纠缠,就像是要融为一体。

    云雾缭绕,如梦如幻,美的是那样的不真实,绝代风华的两人,仿佛随时会乘风而去。

    行人走过,看到并肩而立的身影,停下步伐,神情恭敬。

    “尊主,尊王妃。”

    他们小心翼翼抬头,完美的侧脸落入眼帘,眼中闪过惊艳,然后匆匆离去,不敢多留,同时心里涌出不解。

    尊王妃,只是灵君级别。

    灵君尽管步入灵师,但还无法挤进强者一列,这……

    他们尽管疑惑和不解,最终还是没有再想下去,既然是尊主选定的尊王妃,便只是灵君级别,他们必当尊重敬之。

    “你带我来这里看什么?”这底下是一片云海,她就算看的再深,也看不透。

    云雾后有东西?

    白皙手指深处,指着云层深处,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透着点点柔情,“夜儿,等去浮云殿回来,去那里一趟,然后再闭关。”

    这对夜儿,有极大的好处。

    “那里是什么地方?”浅蓝色身影微转,黑亮双眸闪烁出光芒,精致五官,完美轮廓,笑意挥之不去,四周顿时失色,让人挪不开眼。

    “算不上是历练之地,但对修炼有好处,但是为夫不能陪你进去。”他可以跟着夜儿,只是那样效果不大。

    离夜微微抬头,眸光中含着笑意,“当然不能让你跟着。”

    他肯定知道里面有什么了,大多数的时候,他不会帮自己,只会看着她自己面对,可要是有危险,他肯定会出手的。

    “为夫用了半年的时间走过了那,夜儿要不要是挑战挑战?”纳兰清羽眉头微微上扬,双手负在身后。

    半年!

    离夜眨了眨眼睛,转头看向纳兰清羽刚刚指着的地方,露出好奇的神情。

    那是什么地方,他都要用半年的时间……等等!

    “那个时候,你多大?”离夜重新把目光放在纳兰清羽身上,注视着他的双眼。

    这点才是关键

    !

    “忘了。”纳兰清羽清风淡雨吐出两个字,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

    忘了!?

    黑线从额上滑落,用的时间记得听清楚,多大倒是忘记了。

    看到离夜无语的表情,薄唇勾起完美的弧线。

    “为夫何必去理会这些?”这些都是不重要的事,记着也没什么用处。

    至于他走出来用的时间,是听谁提过,所以到现在还记着。

    离夜摸了摸鼻子,讪讪说道:“这倒也是。”

    眼角余光看到云雾深处的,双眸中闪过熊熊斗志,半年的时间,她倒是想挑战挑战。

    去浮云殿回来的日子,她倒是有点期待了。

    “夜儿想什么时候去浮云殿?”走一趟浮云殿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很快就能回来了。

    清冷的眸光在离夜身上扫视了一眼,多了几分无奈。

    只是走下天穹峰,夜儿又要换回男装。

    “越快越好。”她想快点去浮云殿证实一下,要是奇叔真的在那,刚好清羽也在,他们还能顺便把奇叔救出来。

    只是天穹峰的人曾经打探过,说奇叔并不在浮云殿,就不知道这次去,有没有什么收获。

    还没到天穹峰的时候,她就想着去浮云殿看看,现在既然到了,这件事当然就不能耽搁。

    还有云山,云海这两兄弟,怎么说他们还见过两次,再见到他们,“问候问候”也是应该的,不然怎么对得起,他们在王者菩提出世那个时候的“用心良苦”。

    纳兰清羽点点头,这样也好,早去早回。

    “夜儿,还有一件事为夫有点好奇。”话尽管是那么说,可他语气中,却没有半点疑惑不解以及好奇。

    离夜眯起双眼,狐疑看着纳兰清羽,“说吧。”

    他会有好奇的事?一点都没可能!

    听语气就不太像好么,这是好奇的样子?

    “临天大陆并没有北宫家族的记载,在天穹峰的记录上,临天大陆也不曾出现过北宫这个姓氏的人。”他把这些日子查到的事,告诉离夜。

    以前只是知道,临天大陆并没有北宫这个姓氏,现在是连记载都没有,也不曾出现过姓北宫的人。

    夜儿说,北宫家族有人被带到过这边,而且天赋卓越。

    临天大陆要真出现这样的人,还是一个从没有听说过的姓氏,按道理说,不会没有半点痕迹。

    既然临天大陆没有任何记载的家族,北宫老家主为什么会说,北宫家族是从这边过去的?

    离夜蹙了蹙眉头,喃喃道:“没有?”

    爷爷明明说,北宫家族到风启大陆的时间太久,久到都忘记他们是什么时候过去的,忘记了这边的事情。

    那怎么会连半点痕迹都不曾留下,这没可能啊!

    没有北宫家族的痕迹,没有出现过北宫姓氏的天才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离夜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认真而又严肃道:“要用最快的速度找到奇叔!”

    一定要找到奇叔,不然什么都不知道,好像什么都弄不明白似的。

    “嗯。”纳兰清羽沉声应道。

    他也想尽快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件事太过奇怪。

    既然是个天才,还出现在过这边,就不可能一点痕迹都不曾留下。

    还有北宫家族,如果北宫家族曾经在过这边,到底是怎样的痕迹,才能将一个家族全部的痕迹抹去。

    除非,这个家族并不那么强大。

    “清羽,你让血宗消失,能做到这样吗?”离夜突然问道,他将血宗全部抹去,能做到这样么?

    若是可以的话,北宫家族在临天大陆没有一点痕迹留下,也不奇怪。

    “曾经出现过就是出现过,为夫能将血宗抹去,可也做不到一点痕迹都不曾留下,毕竟知道血宗的人,不是一个两个。”只是血宗会被人们逐渐遗忘,最后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之中。

    可依旧会记录在各个势力之中,还是会留下曾经出现过的痕迹。

    北宫家族和血宗又不同,北宫家族是完全没有任何记录,不管是哪一本古籍,“北宫”这个姓氏,“北宫家族”这四个字,从来就不曾出现。

    “我一定要查清楚!”离夜正色道,一定要查清楚,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

    不管北宫家族有没有曾经出现过,但父亲来过这边,那是毋庸置疑的。

    没有北宫这个姓氏的人出现,不代表没有这个人,也许父亲当年和她现在一样,不曾对外提起自己北宫姓氏。

    “夜儿,你知不知道你父亲叫什么?”纳兰清羽疑惑问道,他好像从没见夜儿提起她父亲的名字。

    名字……

    离夜怔怔抬头,脑中一个激灵,黑亮的眼中燃烧起两簇火焰,咬牙切齿的声音震动了整个天穹峰。

    “臭老头!”

    天穹峰埋头做事是众人,听到这个声音,纷纷抬头。

    这好像是王妃的声音,听起来还很气愤,难道是尊主惹王妃生气了?

    靠!那臭老头说什么都告诉她,但是最重要的一点,居然瞒着她!

    在离开的时候,告诉她父亲母亲可能已经死了的消息,让她全部的心思,放在这个消息上,忘记问这件事。

    那老头很少会提起父亲的事,哪里会告诉她,老爹的全名叫什么,现在想想,根本就是预谋好的,而且到了最后还被他摆了一道!

    看到离夜盛怒的模样,纳兰清羽摸了摸鼻子,轻咳一声。

    不得不说,北宫家族的老家主,的确是只老狐狸,能做到让夜儿忘记问这么重要的事。

    不是一般的狡诈!

    平息怒火后,离夜咬了咬牙,扭头瞪了一眼抹鼻子的纳兰清羽,讪讪说道:“具体不知道,但曾经听爷爷叫过,他叫老爹见儿

    。”

    臭老头,等回去再找他算账,什么都告诉她了,偏偏这个没说。

    “这也是个线索。”名字中带见的人,也许会有,但绝世天才名字中带见的,应该不会太多。

    离夜摆了摆手,往宫殿方向走去,“我现在去换衣服,等会咱们就出发去浮云殿。”

    现在就去?

    纳兰清羽刚张嘴,正要说什么,离夜的声音再次响起。

    “越快越好,当然是今天就走最好。”声音含笑,透着几分狡黠。

    红唇微微上扬,她只是答应在天穹峰穿女装,所以既然他们要离开天穹峰了,自然是要换回男装。

    本来她还想多待两天,看看能不能炼制出王品丹药,现在只能等去了浮云殿回来再说,距离炼药师大会的日子,还有一年多,应该还来得及。

    一丝无奈从俊脸上划过,随即薄唇露出淡淡笑意,他迈步跟上去。

    天穹峰顶,两道身影横空划过,空气中出现微微波动,宛若湖面掀起的涟漪。

    感觉到那一丝波动,天穹峰众人心里一阵了然。

    尊主又出去了!

    尊主出去,是常有的事,他们只需各司其职,天穹峰便不会有什么,若有急事,尊主会第一时间赶回来,这点他们完全不用担心。

    两道身影在空中走过,俯瞰着万里山河,青山绿水,相依相伴,看不到尽头。

    山峦在之中有着各种天险,以及人为的防护,完全不用担心外人靠近。

    “浮云殿在中域以东,无情宗在中域以南,我们先去哪里?”搂着怀中的人儿,某邪尊微微轻笑。

    离夜斜视了一眼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掌,然后直接无视掉。

    反正说了也没用,只能无视。

    “先去浮云殿。”离夜看着东边的方向,若有所思道,既然日月殿有浮云殿之令,当然是先去浮云殿看看。

    无情宗她也不着急,去无情宗之前,她还想先去一趟中临都。

    “好。”纳兰清羽应道,身影稍稍挪动,眨眼两人便在百米之外了。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纳兰清羽,嘴角抽搐道:“我现在的速度不算慢。”

    他不用抱着她走来走去的,她可以自己来。

    “有为夫快?”纳兰清羽一本正经问道,俊美的轮廓,让人莫名的就有一种信服力。

    离夜:“……”

    这能比么?

    他可是灵尊!灵尊!

    等她到了灵尊的时候,速度肯定不会比他慢!

    纳兰清羽仿佛知道离夜要说什么,继续说道:“夜儿若到了灵尊,为夫也能放心不少。”

    灵尊,已是临天大陆少有的存在。

    离夜无声抬头看了身边的男人,深深叹了口气,要不是知道这世上没有读心术这东西,还真以为他会读心术

    。

    “从这里到浮云殿,大概要用几天时间?”离夜决定转移话题,在刚刚那个话题上纠缠,她占不到便宜。

    以他的速度,不会太慢。

    “很快。”纳兰清羽简单吐出两个字,一道银光在脚下闪过,两人眨眼就消失在了的天边。

    群岭环绕,山脉崎岖,滔滔江河,昼夜不停奔腾,往四面八方汹涌而去。

    偌大的城市见不到尽头,无数小镇密布,中间偶有山脉将其分阻。

    在这些山脉之中,一座高耸的山峦半腰上,巍峨的房屋耸立,庄重严密,在隐蔽处,各种暗哨暗卫,守护着偌大一片,见不到尽头的房屋。

    只要有外人靠近,这些暗卫暗哨便会一齐出动,让靠近这里的人,死无葬身之地!

    天然险峻,陡峭山壁,崎岖山涧,偏偏这些房屋,建造在这些最危险的地方。

    两道身影从天而落,快如闪电,让人来不及看清。

    站在山林间,蓝袍少年站起身,抬头看了看不远处隐约可见的房屋,而他们脚下是悬崖峭壁。

    “天穹峰的地势,比这还要险峻。”离夜摇头轻啧,这就是浮云殿了。

    修建在偌大的半山腰上,四周绝壁,险峻陡峭,闯进来的人,不是死在天险上,就是死在四周暗哨上。

    这里也是易守难攻的地势,地方还不错。

    “这和天穹峰不同。”纳兰清羽环视四周,精神力往四周蔓延,只要稍有动静,他便会立刻察觉。

    离夜点点头,非常认可道:“还是你比较狠。”

    天穹峰以及四周山峰,宫殿房屋都是修建在峰顶,就相当于是修建在悬崖峭壁上。

    比起来,清羽比较狠。

    纳兰清羽垂下眸光,手臂伸出,将面前的人儿搂入怀中,霸气十足道:“他们做不到。”

    浮云殿想要像天穹峰那样,给他们几百年的时间,他们也做不到。

    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神情中闪烁着自信,气势霸道,离夜身体往后仰。

    过了好久,她没有反驳,因为这是事实。

    可浮云殿毕竟也是几大巨头,他们有他们的强处,这点不可否认,否则早就被其它势力给灭了。

    “浮云殿是靠什么走到现在的?”听说还越来越强。

    浮云殿走的快,离宫也不曾输过,离宫宫主北雪儿,浮云殿殿主云天,两个都不能小看。

    “看到比为夫说来的更有趣。”话刚落下,身影已经移动。

    纳兰清羽的话才刚落入耳中,离夜只觉得眼前一花,各种景色开始变幻,不过眨眼的功夫,两人已经站到了一处院中。

    两人站在暗处,过往来人络绎不绝,身上穿着统一的服饰。

    “去哪里找?”离夜以嘴型的方式说道,没有出声。

    将气息隐藏,运转造化诀,隐藏住所有的灵力波动,她就像是隐形了一般

    。

    纳兰清羽指了指不远处高耸的宫殿,声音如常,明明是在浮云殿,可就像完全是在自己家一样。

    “你不是说北宫奇在那些人嘴里,说的是身份尊贵吗?如此,从主殿开始找。”身份尊贵,会有多尊贵,让他们如此紧张?

    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也要将一个身受重伤,眼看着就要死的人带走。

    离夜嘴角勾起完美的弧度,微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两人相视一看,一切尽在不言中,身影稍稍闪动,站在暗处的人,转眼消失。

    云天要是知道自己的浮云殿,在纳兰清羽和离夜脚下,跟走自己家似的,不知道会有怎样的表情。

    云殿!

    偌大两个字,映入眼帘,密布在这里的人更多了。

    然而他们依旧没看到,从空中如同闪电一般走过的两个人。

    站在宫殿之内,离夜一阵轻啧,这主殿这么大,要怎么找,两个人一起找,这样会很慢的。

    景色还不错,浓郁的灵气充斥着每个角落,而灵气之中弥漫着淡淡的药香味。

    “清羽,我觉得你们天穹峰也可以像这样。”离夜指了指茂盛绽放的绿叶花朵,若有所思点点头。

    都是药材,珍贵的,不珍贵的,一大片一大片。

    “是可以这样。”纳兰清羽认同道,目光扫视着眼前大片大片药草地,继续说道:“可并不需要。”

    天穹峰不用在灵气中费心思,不必在这些上下功夫。

    以灵药灵草,增添灵气的浓郁,让一些药性,不用特别服用丹药,就能直接吸收进入体内。

    浮云殿这种想法,的确是不错,称赞一下也无妨。

    “还很麻烦。”空气中这么浓郁的药香味,这些药材肯定种了很多年。

    种着不能用,那也是白搭。

    还有就是,用灵药灵草散发的药力,时间久了,未必是一件好事。

    “为夫还以为,夫人很缺药材呢?”纳兰清羽调侃道,笑看着离夜,眼中含笑,一看就是心情极好。

    离夜不以为然摇头,“就算很缺,也不会用这些。”

    这些药材中的很多药性,都被吸收走了,拿来炼药,也起不到该有的效果。

    “放心,夫人若是缺药材,天穹峰有的是。”药材这些问题,夜儿永远不需要担心不够。

    离夜淡笑抬头,看着那张俊脸点点头,“放心,我不会客气的。”

    四目相视,眼中都有着笑意。

    “走吧,我们先去找找,总能找到的。”只要人在浮云殿,就一定逃不走。

    离夜迟疑了一会,才说道:“我们分开找吧。”

    两个人找目标太大不说,这样也很慢,浮云殿这么大,两个人一起找,还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

    有必要找个探路的人

    !

    “夜儿,这里是浮云殿。”他不放心。

    离夜笑着挺直后背,双手负在身后,“被发现了,我还能跑不是。”

    打不过就跑,这是肯定的!

    “不行。”纳兰清羽眉头紧蹙道,这里是浮云殿,不是其它的地方,云天的实力,也早已到了灵尊。

    尽管他现在在闭关,要是暴露的话,难保不会惊动他。

    有自己在,即便是被云天发现,也能护夜儿周全。

    “好好好,我们一起走。”离夜含笑应道,再说下去,他也不会同意的。

    一起走就一起走吧,找个探路的人,这样速度也会快很多。

    “先去掌事楼。”纳兰清羽搂过离夜,两人飞身而去。

    他们两个在浮云殿跟走自己家似的,也没有人发现有人走过,更不知道,他们认为坚若磐石的浮云殿,早就有人走进来了。

    高耸的楼房,一共五层,透着古老的书卷气息。

    两人相视一看,正要走上高楼,一行人迎面走来,他们迅速隐藏到一旁山壁。

    “容姑娘这次怎么一回来就闭关了?”

    “不只是容姑娘闭关,听说星辰宗的墨东炎也闭关了。”

    “为什么?”

    “你们没听说无殇已经晋升到灵皇了吗?”

    “原来如此!”

    “所以……”

    众人了然点点头,含笑摇头叹息。

    所以还能有什么原因,容姑娘肯定也想尽快突破,晋升灵皇。

    拥有了天赋,想要的便是实力,可是灵皇哪里有那么容易晋升,这一闭关,还不知道要多少年,也许还会失败。

    临天大陆三十岁以下的灵皇,屈指可数,不过现在几大势力的传人相争,只怕是又要多几个了。

    一行人走远,暗处的人才走了出来,见他们走远,才往掌事楼的方向走去。

    离夜走在纳兰清羽身边,看他熟门熟路的走着,无声轻笑。

    这要是云天看到他这样走,指不定得气的吐血。

    完全像是走自己家,半点都不迟疑,也不知道他研究浮云殿有多长时间了。

    一天两天,做不到这样。

    “从顶楼开始,掌事楼的长老,只会在第一二层徘徊,我们走第三层。”纳兰清羽一边解释,另一边,人已经走到掌事楼的第五层了。

    离夜大步走进去,看了看整洁明亮的第五层,随手拿起书架上的一本书。

    偌大的第五层,就和纳兰清羽说的一样,一个人都没有。

    “我们来掌事楼干嘛?”浮云殿总不会把人关在掌事楼,而且这种事,他们应该不会记录。

    “找找看,也许会有收获

    。”纳兰清羽若有所思道,精神力往四周探去,将第五层完全覆盖笼罩。

    的确没人。

    “翻翻看。”离夜点点头,希望会有点收获。

    天穹峰的人过来探寻过一次,该找的地方,肯定都找了,清羽找到,应该是他们没有找过的地方。

    奇叔,真的会在这里吗?

    两人分工,往不同方向查询,速度极快的看着书架上的书籍。

    直到最后一个架子,他们相视一看,同时摇了摇头。

    “第四层。”

    一层一层往下查找,可惜,除了一些早就知道的事,并没有其它什么事记录在这里。

    当上面三层都找完了,离夜俯身看了看楼下。

    “还需要下去看看吗?”上面三层都没有什么,最底下的两层,也不像有什么的样子。

    “去。”简洁的一个字吐出,原本还站在离夜身后的人,眨眼的功夫,已经出现在了第二层。

    离夜不紧不慢走下去,刚好走到纳兰清羽面前,笼罩在第二层的精神力便收了回来。

    “怎么样?”这里应该也是没人的,没什么动静。

    “看那边。”纳兰清羽抬起左手往右边指去,同时看向那边的方向。

    离夜不解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看去,当墙壁上的图腾印入眼帘,她怔了怔。

    “云团。”离夜从储物手镯拿出欧阳圣给的东西,两者一对比,一模一样!

    的确是一样,浮云殿和日月殿,肯定关系匪浅!

    “再看看第二层上面的记录。”纳兰清羽随手拿起一本花名册递给离夜,倚靠在一旁。

    离夜拿过花名册,翻开几页,黑亮的眸子闪过一阵阵光亮。

    她抬头笑看着纳兰清羽,“难怪你说我们先到掌事楼走一趟。”

    这些名单上,对浮云殿每个人都记录的清清楚楚,姓名,年龄等等一切都记录着。

    有了这东西,就能知道浮云殿究竟有没有一个叫陵川的人,只要找到陵川,一切不就真相大白了。

    “我们不用每个人都找。”纳兰清羽自己也拿起一本,随意翻动。

    平静的眼眸,平静淡然,没有半点波涛。

    “在这边大概什么级别,到风启大陆才会有神化半神化的实力?”不知道什么原因,风启大陆那边到这边的实力,会被压制。

    “灵王。”有灵王实力的人,在浮云殿的地位,不会太低。

    眉头微挑,离夜笑而不语,只是那笑容多了几分寒意。

    灵王。

    “谁在上面!?”一声呵斥传来,紧接着威压之力直奔二楼!

    ------题外话------

    不好意思,本来打算写一万的,结果去了趟医院,只能更这么多了,还这么晚更,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