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十四章 我想看
    偌大的宫殿中,白衣少年趴在软榻之上,全神贯注看着漂浮在面前的小火团。

    火团有半截拇指大小,血红如玉,晶莹剔透,犹如毫无杂质的红玛瑙。

    若仔细看,就会发现火团中的渗透淡淡金光,那光芒格外耀眼。

    “王者菩提。”离夜低声轻喃,指尖轻轻戳了一下漂浮在面前的火团,嘴角微微上扬。

    这东西,最后还是她的!

    现在就等着把这的东西炼制成丹药,然后她就能闭关了。

    殿门打开,白色软靴踏进,纳兰清羽走进来,看到趴在软榻上的离夜,眼中的淡漠,眨眼化作慢慢柔情。

    他大步走过去,看到离夜面前浮动的火团,在离夜身边躺下,将她拥入怀中。

    离夜顺势靠在他怀中,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双眼还是看着火团。

    “夜儿,难道你就不打算出去走走吗?”薄唇凑到离夜耳畔,轻声低语。

    气息扑打在耳朵上,离夜往后仰了仰头,对上那双深邃的眼睛。

    “纳兰清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让她穿女装出去,想都别想!

    现在想想,这男人又算计好了!

    大召天穹峰所有人,他抱回来的人是他的王妃,弄的她现在穿男装出去又不合适,她又不想穿女装。

    “夜儿既然知道,不如从了为夫?”纳兰清羽轻笑道,低哑的笑声,迷人至极。

    离夜白了纳兰清羽一眼,躺回他怀中,“我得考虑考虑。”

    她不排斥穿女装,也相信天穹峰的严实,外人不会知道邪尊的尊王妃就是自己。

    可穿男装这么多年了,她从没想过穿女装,还得想想要不要穿,特别是在他面前。

    她可不想自己刚穿上女装,就被他给“生吞活剥”了。

    那什么菩提树,还说这家伙心思难懂,看不透,肯定是眼睛有问题。

    菩提树此时要是知道离夜心里所想,一定极其无语。

    这世上,能一眼看透纳兰清羽心思的人,怕也只有她一个了,她当所有人所有树都能看出来?

    “好。”纳兰清羽立刻应道,就怕离夜会随时反悔似的。

    考虑考虑,总比直接拒绝来的好。

    他还没见过夜儿穿女装的样子,到了天穹峰,怎么的也要让她换上女装。

    “应的这么快,就不怕我逃了?”离夜伸手圈住纳兰清羽的腰身,完全靠在他怀中,调侃问道。

    天穹峰是磅礴浩瀚,恢弘强壮,守卫也是一等一,外人想上来根本不可能,可她要下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圈住离夜的双手,在离夜说完那话后,稍稍圈紧,“当初让你逃你不逃,现在,你是逃不掉的!”

    霸道十足的声音在房间里袅绕,语气中含着深深的笑意。

    几年前她就逃不掉了,现在更没这个机会。

    “明明那会我是真的走不了。”她知道他在说什么时候,天地良心,那会她是真的走不了。

    那个时候没有走成,现在当然也走不成了。

    “现在你也走不了。”纳兰清羽仿佛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直接说道。

    离夜没有回答,嘴角含笑,以前是想走走不了,现在是走得了,但她已经不想走了。

    “夜儿看着王者菩提,是想闭关?”纳兰清羽抬头看了一眼漂浮在头顶,散发着滚烫温度的小火团。

    这明明只是红莲分出来的火焰,但是散发出的温度异常灼热,这宫殿比外面热不知道多倍。

    可相拥的两人,仿佛丝毫感觉不到。

    “不是说王者菩提,能够帮助灵师整整提升一个层级么?”有这么好的东西,她当然要尽快。

    她想亲自去浮云殿看看,还有无情宗,这两个地方,她必须走一趟。

    奇叔到现在还没有一点消息,她到这边都已经好几个月了,奇叔身上那么重的伤,也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给他医好。

    还灵丹是以防万一的,如果奇叔真出点什么事,还有还灵丹。

    这三年不管是为了奇叔还是为了王者菩提,她都要尽快提升丹药品级。

    三年,帝品。

    的确是很艰巨的一件事,要知道,有些人用一辈子都做不到。

    帝品丹药,在临天大陆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能炼制出来了。

    “过段时间,我带你去浮云殿走一趟。”满是宠溺的声音在耳边流转,透着无奈。

    事关她的家人,她在乎的人,夜儿不亲自去浮云殿看过,是不会放心的。

    “好。”离夜嘴角弧度加深,这个男人啊,他到底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你还想去哪里走一趟?”浮云殿只是其一。

    “还有无情宗。”离夜抬头笑道,曾经无情宗的人在风启大陆出现过,还和日月殿的人有过交涉,不得不怀疑。

    纳兰清羽目光有些深邃,注视着一个点,低声轻喃:“无情宗。”

    无情宗传人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小!

    “你那天都听到了?”看到纳兰清羽的样子,离夜汗颜问道。

    在山峡的时候,他应该就在附近,否则也不会那么及时出现,然后杀了丹家的那个人。

    纳兰清羽垂眸看了一眼离夜,手臂抬起,手指摩擦着那殷红诱人的唇瓣。

    眸光中隐含的危险四射,离夜的身体立刻往后退,可惜

    身体立刻往后退,可惜固定在腰间的大手,是不会让她这么轻易离开的。

    “夜儿,穿女装吧,我想看。”俊脸俯下,四目相视,薄唇含笑,声音中带着浓浓蛊惑,美的是那样的惊心动魄。

    离夜心头一跳,嘴巴微张,正要说话,下一刻,她就打住了。

    警铃在心里大响,离夜不禁狠啐,太无耻了,居然用美男计,差点就答应了!

    为了让她穿女装,这家伙还真是什么招都用出来了。

    “我……能不穿吗?”她真的习惯穿男装了。

    距离不过两指宽的脸,又稍稍拉近,两人的脸几乎快贴在一起了。

    离夜想往后退,可是……她无处可退!

    摩擦着唇瓣的手指,早已改变了位置,而这个位置,差点没让离夜抓狂。

    “纳兰清羽,把你爪子移开!”红潮爬满离夜双颊,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恼羞成怒。

    什么邪尊,就是个无赖!

    纳兰清羽发出低哑的笑声,唇瓣轻柔在离夜唇瓣上摩擦,爪子依旧没有松开。

    听到那如魔音般的轻笑,离夜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夜儿,我想看。”充满蛊惑的声音继续响起,沙哑低沉,带着浓浓的灼热。

    双眼中腾起的欲火,恨不得将离夜这一身全部烧掉。

    也许是那目光太过灼热,离夜下意识想要扭头,可惜,纳兰清羽是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

    薄唇压下,让离夜没有逃开的机会,唇瓣流连纠缠不休,她的思绪也在逐渐迷失。

    衣襟敞开大半,头顶红光闪过,离夜猛地惊醒,反射性想要推开压在身上的人。

    “嗯?夜儿考虑的如何了?”感觉到推动的力道,身上的人才没了动作,就那么趴在她身上,低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蛊惑的语气仿佛没有半点变化。

    见离夜不回答,他稍稍拉开两人的距离,注视着撩娆的姿容,暗暗深吸一口气,才忍住了冲动。

    离夜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双眼中燃烧着微微怒火。

    他居然还能保持清醒问她穿女装的事!

    看到离夜眼中微微燃烧的怒意,纳兰清羽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天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能保持现在这种状态,夜儿若是再晚清醒一分,他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即便是现在这样,夜儿如今的模样,她也许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诱人。

    “一定要现在答复吗?”离夜满头黑线问道,暧昧气息在两人之间流转,挥之不去。

    不是说考虑考虑,一定要现在答复吗?

    “为夫觉得很有必要!”纳兰清羽几乎想都不想,直接回答。

    “你刚刚答应我让我考虑。”离夜鄙夷道,他要告诉自己,从刚刚到现在,就是考虑的时间么?

    离夜鄙夷的眼神,让纳兰清羽露出笑容,不急不缓道:“看来夜儿已经知道了,那为夫就不用多说什么了。”

    离夜:“……”

    她就知道!

    “很重要?”离夜挑眉,有那么重要吗?

    “自然。”肯定重要!

    “好吧,我答应你,但是只有在天穹峰我才穿女装。”眸光中闪烁着点点狡黠。

    她记得,他们很快就会离开天穹峰了,所以,就算是女装,她也穿不了多久。

    那就穿呗!

    “好。”纳兰清羽两边嘴角双双上扬,惊艳的笑容绽开,美的让人窒息。

    离夜屏住呼吸,看到他的笑容,双目注视,过了好久,眼睛深处的惊艳才稍稍冷静了下来。

    这哪里是仙人,明明是妖孽!

    “松开吧。”离夜满头黑线道,身上的燥热还没散去。

    纳兰清羽没有松开,反而将离夜搂在怀中,将她紧紧圈住,唇瓣附在她耳边。

    “为夫觉得,现在还是抱着你比较好。”

    感觉到他身上的躁动,离夜没有推开他,拉好敞开的衣襟,在他怀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将他拥住。

    软榻上两人相拥,宫殿内寂静无声,而漂浮在空中的火光,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躺在纳兰清羽怀中的离夜,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最后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等再次醒来,天色都暗了。

    身旁的男人一直躺在那,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看着她,永远也看不够。

    “睡太久了。”离夜迷糊坐起身,试图让自己尽快清醒。

    纳兰清羽跟着坐起身,不解问道:“你还有事?”

    “嗯,从药典换回来的药材,我想炼制成丹药,那些东西,可花了海夏不少钱。”离夜嘿嘿一笑,感觉自己清醒多了,这才走下软榻。

    那个时候,以物换物,是她自己出的,但钱这方面嘛,当然是海夏出的,他可是钱袋。

    说话间,她还不忘整理自己的衣服,只是衣服上的皱痕,这样也抹不平。

    眼角以后,离夜最终放弃了,她也打算换其它的。

    这件脱下来以后,她绝对相信等着她的就是一件女装。

    “中临都海家。”纳兰清羽跟着起身,看来海家的人,是被夜儿坑了一笔不小。

    他们家夜儿,坑人一向是不眨眼的,他可以想象那个叫海夏的,被坑了以后,是个什么情况。

    “嗯。”离夜自顾自拿出药鼎和药材,走到早就布置好的地方盘腿坐下。

    盘腿坐下。

    白玉石上,铺着加工后的玄兽皮毛,柔软舒服,而且有五六米那么宽,在离夜面前,还有一张矮小的桌子,方便她放药鼎和药材。

    “这是什么等级的玄兽?”离夜指了指身下兽皮,这么大,没有一点杂质的白色玄兽皮毛,等级应该不会低。

    纳兰清羽走过来,在离夜身边斜躺,随意睨视了一眼地上,不急不缓道:“尊皇级别。”

    也许更高,反正不会低于尊皇就是了。

    离夜一阵咋舌,摸了摸鼻子,好吧,她不该问的。

    到了天穹峰,她才知道,以前风启大陆和南境中临都遇到的那些值钱宝贝,在这里不值一提,连扔掉的可能都比以前遇到的好。

    “我要炼药了,你不用去别的地方吗?”离夜无奈看着躺在半尺外的男人,他这么看着自己,她哪里能专注。

    纳兰清羽迟疑了一会,才慢慢坐起身,“好,为夫还有点事要处理。”

    他起身走到另外一个房间,等传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一件。

    深深看了离夜一眼,他才走出房间,心情大好。

    直到纳兰清羽离开,离夜才低头炼制丹药。

    拿出玉瓶,将玉瓶中的火焰到出来,精神力控制着它,让它飞到药鼎之下。

    紧接着离夜把一个个玉盒打开,将近三十种药材摆在面前,散发着一阵清幽的药香。

    这三十几种药材,有一半是药典上换的,所有药材只有一份,她打算试着炼制王品丹药。

    三年的时间,真的不算多。

    她现在才只是灵品,距离帝品,不是一般的遥远,甚至都不知道能不能炼制出帝品丹药。

    一种药材扔进药鼎中,直到将它炼化,收进玉瓶,才又开始炼制第二种。

    红莲子火,毕竟不是红莲,它们尽管比普通的火焰要厉害,红莲那样,它们还是做不到的。

    这样一样一样的,实在是太慢,离夜最后还是把红莲叫了出来。

    血红火焰腾腾燃烧,美的炫目,一颗颗小火团将炼化的药材包裹,漂浮在一旁。

    眼看着三十几种药材就要炼化完成,一阵焦味在房间里散开。

    散落四周的药渣,透着一股浓浓焦味,焦味中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药香味。

    看着散落四周的药渣,离夜叹了口气,失败了。

    果然还是不行么,可丹神诀上,说这样丹药没有炼制出来,后面的就会看不到。

    丹神诀的考验又来了,炼制出规定的丹药,才能够开启新篇。

    上面还写着,这只是最简单的王品,这个要是炼制不出来,即便开启王品新卷,也是炼制不出来的。

    可惜,药材只有一份,她就算想炼制第二次,也没有多余的药材了。

    轻啧一声,离夜抬起头看了看四周,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大亮,纳兰清羽到现在还没回来。

    “离夜,失败了。”红莲飘到离夜面前,心里暗暗猜测,离夜这次炼制的不会是王品吧?

    太变态了,她这才炼制出灵品多久!

    “怕什么,天穹峰还怕没药材么?”离夜挑挑眉头,她找的这三十几种,也没用多长时间,对临天大陆来说,不是什么珍贵稀有的药材。

    天穹峰肯定会有的,等清羽回来,问他要就好了。

    看着紧闭的殿门,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

    她的确是该出去走走了,到了天穹峰两天,她就待在这里,好歹是个王妃,怎么样也得出去走走。

    把地上的东西收拾好,离夜站起身,刚想拿出衣服,突然想到,她储物袋里装的都是男装,手上的的动作就僵住了。

    扭头看了看四周,她可不会认为,纳兰清羽做到那个份上了,会没有任何准备。

    想到昨天他往隔壁房间换衣服,离夜迈步走去,刚走到门口,就看到整齐摆在的桌上的几件衣服。

    款式不同,都是她常穿的几种颜色,白色,深浅不同的蓝色,还有几件黑衣劲装。

    她就说吧,纳兰清羽都做这个份上了,不可能没准备。

    稍稍挑了挑眉头,离夜随手拿了件淡蓝色的长裙,往屏风后面走去。

    过了一会,一声轻叹从屏风后传出来,“女装还真是麻烦。”

    纳兰清羽刚回到宫殿,就听到那一声轻叹,眼中溢出笑容,他大步往隔壁房间走去。

    偌大宫殿,连接着各个房间,每个房间作用不同,都连着主卧。

    纳兰清羽笔直走去,看到屏风后忙碌的身影,嘴角上扬,刚好说话,屏风后离夜的声音就响起了。

    “你不用过来!”听到脚步声走来,离夜立刻说道。

    经过上次换衣事件,她再让他帮自己穿衣服,就真的见鬼了!

    让他换,说不定又是两天!

    俊脸露出一阵无奈,薄唇含笑,看着屏风模糊的身影,目光变得灼热。

    在一番奋斗后,离夜终于复杂的女装穿在了身上,稍微整理了一下,才大步从屏风后走出来。

    纳兰清羽倚在门口,看着走出来的离夜,不由自主站正身体。

    当离夜走出屏风后面,不再是模糊的身影,一向波澜不惊,深邃如海的眸光,掀起了惊艳。

    浅蓝色的长裙轻盈飘逸,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躯,露出白皙锁骨,蓝色裙裾清冷如寒露的在风中漾出浅浅的涟漪,腰带两侧,掉挂着白玉,白玉下方垂落着蓝白交错的流苏。

    精致五官,含着淡淡微笑,眉宇间的轻狂不羁,透着几分洒脱和无形的霸气,与生俱来贵族气质,透着几分冷兮的气息,给人一种疏离,让人不禁仰视。

    而此时,她完全没有遮掩自己,在穿男装时,特意阳刚化的五官轮廓,此时透着几分柔美。

    她就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就足以让天下万物黯然失色。

    即便是九天仙子,天上女神在她面前,也要黯然离去,不敢之于比美。

    离夜步步走近,看到纳兰清羽眼中的惊艳,满意点点头。

    “看到你这样,我平衡了。”心里的那一点点不情愿也早已消失不见,唇瓣勾起的弧度,越发柔美。

    “若夫人想看到为夫如此,不如以后都穿女装好了。”纳兰清羽淡然轻笑,走到离夜身边,手指缠上垂落在离夜胸前的青丝。

    离夜扔过去一记白眼,“不要!”

    纳兰清羽拉过离夜的手,轻笑摇头,“来,还差一点就完美了。”

    以前他想象过夜儿传女装的样子,但她真的穿起来,比想象中更美。

    “还差什么?”离夜狐疑问道。

    “发髻也要换。”穿了女装,怎么可以再是男人的发髻。

    离夜走在纳兰清羽身边,这次她没有拒绝,女装都已经穿了,梳个头发而已。

    ------题外话------

    希望能过,祈祷中……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2012AllRights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