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十三章 谁敢不敬,必杀之!
    王者菩提在火焰之中旋转,所有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直接把王者菩提给烧了,这让他们如何能接受!

    找到了王者菩提,得不到,现在看到了,又被人给烧了。

    有这么任性的吗?

    那可是王者菩提,怎么能说烧就给烧了,连想都没有多想,考虑都没有考虑!

    这东西他不要,很多人在这排队等着,就算是他把东西给扔了,也总比烧了强啊!

    离夜的举动,顿时让对战中的人,手里招式不自觉停了下来,看到那滚烫灼热的火焰,他们顿时石化。

    真的烧了!

    他们费了这么半天功夫,他把东西给烧了!

    离宫的人心里已经是在声声泣血,就算这东西他不要了,好歹也给他们啊。

    现在直接就给烧了……

    云山云海阵阵凌乱,他们费了半天功夫,到了最后,这东西还被烧了。

    王者菩提,那是王者菩提!

    能促就一个天才的王者菩提,若是给他们容姑娘吃下,她的实力会整整提升一个等级!

    血红光芒映入眼帘,北雪儿怔了怔,没有其它人的诧异,反而多了一份不解。

    臭小子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王者菩提的要是烧了,不就什么都没有了吗?王者菩提对这臭小子来说,明明就很重要,以他现在的实力,得到这王者菩提,实力会提升一大截。

    他应该明白这一点才对,现在就这么把东西烧了,有点不太对劲。

    金色的果子,在火焰之中燃烧,所有人都已然石化,脑中只回响着“王者菩提被烧了”这样的一句话。

    至于阻止什么的,他们一下子根本反应不过来,也没往那个方向想过。

    王者菩提一点一点,眼睁睁在众人眼前烧毁,却没有一个人阻止。

    就在此时,随着王者菩提的烧毁,四周的一切开始变化。

    荒蛮之地如同大地复苏,四季交替,碧绿如流水一般,铺天盖地而来,百花齐放,鸟语花香,流水潺潺。

    地上交错的杂草,就像是被施展了魔法一样,眨眼的功夫,嫩芽从土壤中生长出来,将枯黄杂草吞没,花朵在地上一朵朵绽放。

    闭上眼睛,仿佛能听到大地复苏时,万物生长的声音。

    一个寂寥的蛮荒,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如同画中之景。

    绿水环绕着青山,青山交叠在绿水之间,山丘草原,树木逢春,生机勃勃,无垠平原,嫩草茂盛,百花齐放!

    而空中弥漫的灵气,犹如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涌来,涌入身体,灵力在身体中疯狂旋转。

    紧接着空气中,一道道颤动展开,便是一声声欢腾的高呼。

    “我晋升了!”

    “我也晋升了!”

    “哈哈,我从中级灵君晋升到了高级灵君!”

    “我也晋升了一个等级!”

    “我终于突破这些年无法跨越的颈瓶了!”

    ……

    一声声狂呼响起,乌黑一片地上,所有人都在狂呼,这仿佛是一场晋升的盛宴。

    听着地上众人的欢呼,离夜低头看去,地上发生的事才映入眼帘,她就感觉到自己丹田处的变化。

    不过一会的时间,离夜身体周围的空气,狠狠一丝抽动,余力从四周散开。

    看着丹田处流转的力量,离夜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目光扫视了一眼周围,她不急不缓将指尖的火焰,扭成一团,变成一个小火团,被她握在手掌心。

    一系列动作,没有一个人发现,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晋升之上,暂时注意不到她。

    四周景色交替的变化,让不少人错愕,云渊就是一个。

    当他感觉到离夜晋升之时,引动的空间波动,这才回过神来。

    当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脸皮狠狠一抽,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吓的。

    “你也晋升了!”而且……这是高级灵君的气息!

    老天,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他直接跨越了灵者巅峰,晋升到高级灵君!

    想这速度也太变态了吧!

    晋升了……

    云山和云海的目光,在云渊这一声惊叹后,也落到了离夜身上的,当感觉到离夜四周涌动的气息,顿时整个人都僵了。

    真的是晋升了!

    高级灵君!

    这,这怎么可能!

    “臭小子。”北雪儿摇了摇头,吐出四个字,神情一阵无奈。

    这小子变态的天赋,可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十八岁,灵品炼药师,高级灵君,得吓死多少人?

    离夜警惕看着云渊云海他们,这个时候,难保他们不会出手。

    耳边传来一声声呐喊,刚开始听,离夜的确是在叹息,这王者菩提出世,的确厉害,能影响到这么多人。

    还有,这她终于有点知道菩提树,为什么会说,王者菩提是出来的关键。

    只有用火烧王者菩提,他们才能出那个破地方。

    谁得到王者菩提,又舍得毁坏?

    这就和玄兽潮是一样的道理,菩提树就是专门弄一些,你根本不会做的事情。

    非常疯狂!

    玄兽潮,你不能正面迎那些玄兽,就永远过不了玄兽潮,而现在也一样,得到了王者菩提,舍不得烧,那永远也走不出来,得到王者菩提,也没什么

    到王者菩提,也没什么用处。

    人类不可能做的事,它偏偏就是要让人类这么做。

    离夜心里一阵轻啧,要不是她想着,把王者菩提当着所有人的面炼化,让他们以为王者菩提被烧了,是不是永远也出不来?

    是的,他们现在出来了,走出了那个破地方!

    现在站着的地方,不是在菩提树制造的那片天地,而是在山谷之中,就是他们来的时候的那个山峡。

    脚下河水波涛汹涌,万物复苏,嫩草茂盛,枯木逢春,百花齐放!

    都是王者菩提出世,让千里之原,恢复以前,甚至比以前更为迷人,灵气也更浓郁。

    可四周的欢呼声停多了,离夜就发现了一点事。

    晋升的人,都只是灵者,灵君,灵王和灵皇根本不受半点影响。

    不但没有晋升的先兆,这些灵气落入他们身体,就如同石沉大海,在也没消息。

    这也就是说,王者菩提出世,的确是会影响到人晋升,但是,这只是灵君以下的人才可以,对于灵王以上的人,没有半点作用。

    云渊看向离夜,目光中的诧异,慢慢变得凶狠不已。

    “混账,你毁了王者菩提,我要杀了你!”云渊顾不得现在是不是还有人在晋升,但是看到离夜晋升,他怒火,理智,如火山爆发一样。

    灵皇之威轰然而出,离夜眯起双眼,淡紫色的灵力在手上凝聚。

    云渊二话不说,直接往离夜这边冲来,手上的灵力想直劈离夜而去,凌厉骇然。

    “云渊!”北雪儿呵斥道,脚步迅速往离夜那边走去,然而还没走两步,云山的身影就挡在面前。

    北雪儿双眼中充斥着熊熊火焰,只见她手臂重重挥出,冰冷嗜血的声音响起。

    “滚!”

    骇然的力量,迎面冲向云山,如闪电一样直接打在云山身上。

    “噗!”云山不可置信的吐出一口鲜血,然后他只觉得眼前一花,站在面前的青色身影就不知道去了何方。

    北雪儿着急看着云渊的动作,速度已经到了最快,可她的速度再快,距离两人也有百米。

    而云渊和离夜,不过只有十米的差距,她又如何能赶上。

    离夜冷静地看着云渊落下来的招式,他已经到了自己面前,距离自己不过一步的距离。

    她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有一次机会,打了就跑!

    双手中的力量达到顶点,而云渊已经走到了面前,招式眼看着就要落下。

    力量在手臂之间迅速凝结,四周罡风狂舞,肆意呼啸!

    “九天穹诀——裂天!”

    “轰——”

    强势之力,如狂暴的海上风暴,有着毁天灭地之力!

    空气翻滚,灵气涌动,如沸腾翻滚的浪涛!

    而这十成的力量,全部砸在迎面而上的云渊身上,强横之力,轰然炸开,他早已是面目全非。

    余力在空中翻滚,如同一波又一波潮水,拍打四周,空气骤然凝聚,天地昏暗!

    齐呼的场面,顿时一片寂静,只听到那排山倒海般的响声,震破大地!

    这一场巨浪还没有过去,更惊人的一幕,所有人惊的下巴差点脱臼,半天无法回神。

    白衣如雪,犹如一道白色闪电,从九重天上轰然落下。

    脚步踉跄后退,早已面目全非的云渊,身体突然停下,他还来不及看怎么回事,四周涌动的气息,顿时让他头皮发麻,无形的力量,如同手指,掐在他的脖子上。

    费力睁开眼睛,当那一抹白色身影,那完美无瑕举世无双的容颜落入眼帘,霸道惊骇之势横扫而过,嗜血狂狷的气息迎面而来,他就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纳……”

    深邃双眸,没有一丝温度,看着云渊,如同在看一具尸体。

    滔天怒火涌动,负在身后的双手,仿佛只要抬起,这天下就会毁在他的手掌之中!

    “你,该死!”蚀骨寒冷,涌入心间,云渊双眼睁大,耳边就响起骨头断裂的声音。

    “啊——”

    骨头寸寸断裂,挫骨扬灰,也不过如此!

    黑麻麻站着一片的人,看到这一幕,惊悚错愕之际,一丝寒意从心底深处涌出,透着无尽的死亡。

    他们不敢动,就担心的自己只要稍稍一动,他们的下场,就会和云渊一样。

    那如谪仙一样的男人,可如今在他们眼中,就如同一尊杀伐天下的杀神,而他们随时都有可能死在他的手掌之下!

    银翳他们匆匆赶来,看到全身散发这暴戾肃杀的纳兰清羽,立刻停下了脚步,脸上一片骇然。

    尊主,很生气!

    压抑的场面,寂静的气氛,无处不透着肃杀!

    谁也不敢动弹,连呼吸都不敢太过用力。

    然而,在众目睽睽之下,有人动了,所有人脑中的弦紧绷到了极点。

    这小子,找死的吧!

    离夜脸色有几分苍白,拿出一颗复元丹吃下,苍白稍稍红润了一点,她从容迈开步伐,不急不缓走到纳兰清羽身边,笑看着云渊。

    “不知道,你算没算过,会比小爷先死?”寸寸拔骨,点点挫骨,他现在承受的,就和挫骨扬灰没什么两样。

    云渊的张了张嘴,惊悚的看着走来的离夜,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纳兰清羽稍稍扭头,冰冷肃

    头,冰冷肃杀的目光落在离夜身上,四周沸腾的杀伐之气还是没有减弱。

    感觉到双眸注视,离夜转身直视着那双深邃的眼睛,嘴角微微上扬。

    “我没事。”云清风淡的三个字响起。

    涌动四周的肃杀之气,瞬间消失,而那眼中的冰冷蚀骨,眨眼化为乌有。

    薄唇上扬,淡漠的声音响起,“我倒是想做一件事。”

    这件事,他想了很久了。

    看到那妖孽般的微笑,离夜身影稍稍后退,眼中露出警惕,不好的预感用上心头。

    “什么事?”她狐疑问道。

    手掌抬起,往离夜那边伸去,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阳光之下,更是迷人。

    可这一幕在其他人眼里,他们纷纷闭上眼睛,有些不忍直视。

    邪尊还能干吗,肯定是杀人啊!

    北雪儿身体僵在一丈之外,灵尊压迫着她,她想要迈出一步,都比登天还难,跟别说救离夜。

    她眸光冰冷看着纳兰清羽,双拳握紧,眉宇间,一朵青莲若隐若现。

    纳兰清羽的手掌落在离夜肩上,然后他扭头看向云山。

    “不要问本尊为何,本尊杀人,从无理由!”

    话落,上一秒,还站在云渊面前的两人,下一秒,已经走出了百米!

    银翳他们见两人走远,毫不迟疑快速跟上去。

    北雪儿额间隐约闪动的青莲,看到离开的两人,瞬间消失。

    她愣愣看着离开的两道身影,脑海中回想起两人离开时脸上露出的表情。

    那是……

    所以纳兰清羽是……

    北雪儿看到了,可不代表其他人都看到,他们还处于震撼之中。

    “我靠!邪尊大人太霸气了!”

    “那可是浮云殿的云渊,直接杀了啊!”

    “老子终于见到邪尊了!”

    “邪尊大人把那少年也带走了。”

    “那少年,那少年刚刚用的是什么招?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我滴个乖乖,那不是九天穹诀吗?”

    九天穹诀!

    所有人心里咯吱一响,那少年刚刚用的招,是九天穹诀!?

    这怎么可能,九天穹诀是天穹峰的不传秘籍,要是外人学会了,轻的被天穹峰废了,重的杀了。

    这小子又怎么可能会九天穹诀!

    “肯定是你们看错了,刚刚邪尊大人也来了,说不定九天穹诀是他使用出来的。”

    “就是,九天穹诀是什么,这么个小子怎么可能会!”

    “想多了!想多了!”

    众人不以为然摆了摆手,脑海中回想起那一幕,双眸中透着炙热。

    刚刚那就是邪尊,邪尊啊!

    “九天穹诀。”婠婠妩媚轻笑,风情万种从骨子里渗透出来,撩动万物。

    她的魅术已经很高明了,点点手肯定就有男人失魂,任由她掌控,只是比月媚,她还是差了一点。

    婠婠的魅术能让男人失魂,点动手指,就能让男人为她付出一切。

    月媚的魅术早已是融入骨髓,她不用刻意,举手抬足便是风情万种,妩媚撩人,别说是男人,即便是女人,也可能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王者菩提没得到,倒是知道了一件很好玩的事。”婠婠再次轻笑,扭动着细腰,大步离开。

    她每走动一步,待在手腕的银铃就会发出一声轻响,如一曲撩人高歌,渗透人心。

    随着婠婠的离去周围的小势力,也跟着离开。

    东西已经没了,他们再怎么想也得不到,而且那东西是当着他们的面烧的。

    那就是个败家子,好好的王者菩提,在众目睽睽之下,就那么给烧了!

    随着一声声叹息,所有人纷纷散去,留下一会,二殿,二宗的人停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纳兰清羽。”沧眀有些深邃,看着纳兰清羽他们离开的方向,尽管已经看不到人影,他却还是没有收回来。

    这个邪尊是在想什么,九天穹诀是他的使用出来的,还是那少年使用出来的,当然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以他的实力,九天穹诀的威力,能让云渊直接变成碎屑。

    那个少年既然认识邪尊,还会九天穹诀,为什么不在天穹峰,而且还被邪尊抓回去。

    难道,他是偷学……

    若是偷学,这世上只怕又要少一个天才了。

    沧眀叹了口气,惋惜道:“可惜,可惜。”

    话落,他转身离去,炼药师公会的人急忙跟上去。

    走在最后面的三个丹家人,脸上露出偷笑,笑容中多了几分得意。

    这小子那么嚣张,最后还不是得罪了邪尊大人,现在邪尊大人把他抓回去,不死也难了。

    他们都不用动手,丹敏的仇也是报了。

    那小子活该!

    “这小子。”墨东炎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大步离开。

    他有个时候真不明白离夜,有邪尊在,他明明可以直接去天穹峰,那里会有最好老师教导他,不管是炼药师,还是灵师。

    可偏偏,他就是不依靠邪尊。

    无殇面无表情站在原地,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墨东炎离开不久,他也走了。

    无情宗的人,一个个面无表情,活脱脱一座座冰山,是人看到了都会绕行。

    空中一下子只剩下离宫和

    剩下离宫和浮云殿,而最显眼的就是浮在空中的云渊。

    他已然死去,身体却漂浮在空中,没有坠落。

    北雪儿看了一眼云渊,转身看向离夜他们离开的方向。

    臭小子,看来什么都阻止不了你的脚步,可你知不知道,每走一步,知道的就会越多,要承担的也会越多。

    停留了一会,北雪儿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离宫的人紧随离开。

    云山,云海过了半天才回神,看到云渊的尸体,熊熊怒火在心中燃烧。

    “可恶小子,浮云殿是不过放过你的!”

    怒吼冲天,在众人早已散去的地方散开,余音袅袅,散之不去。

    白衣缠绕,在风中舞动,抓在肩头的手掌,早已是改成搂在那细腰之上。

    “夜儿,回天穹峰可好?”纳兰清羽柔声问道,充满磁性的声音中透着几分笑意。

    这个时候要是有人看到这一幕,肯定死活都不相信,眼前的这个人会是邪尊。

    刚才那个杀气腾腾,像是要毁灭天下的男人,和眼前这个柔情万分的是一个?除了轮廓五官,每一个地方像好么!?

    “众目睽睽之下,把我‘抓’走?”离夜满头黑线看着纳兰清羽,这就是他要做的事。

    光明正大把她“抓”回天穹峰,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夫人,你该回家了。”薄唇附在耳畔,低声轻喃。

    阵阵酥麻袭来,离夜扭头白了一眼纳兰清羽。

    这个男人,她就知道没什么好事,难怪前几天看到他脸上笑容的时候,就觉得有阴谋,果然是阴谋啊!

    早知道就被他这么“绑”回天穹峰,就该离的远远的,保持不被他抓到的距离!

    可貌似,这家伙速度比她快,想跑也跑不了多远。

    想到这里,离夜再次一阵叹息。,

    “如何?”纳兰清羽看着离夜,脸上都是一脸得逞的笑意。

    离夜歪头笑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双手自然环上他的腰,靠在他怀中,“那就走吧,带我回家。”

    去天穹峰就去吧,反正早晚都是要去的。

    “回家。”迷人的笑声在风中流转,传出了很远很远。

    远远跟在他们两个身后的几个人,相视一看,心里无声响起一句话。

    尊主,好像很开心!

    看着走远的人,他们脸上闪过一丝不解。

    尊主刚刚明明还那么生气,怎么突然之间心情会变得这么好了?

    “银翳?”所有人看先银翳,希望在他身上能找到答案。

    银翳耸耸肩,摇摇头,“别这么看着我,我也不知道。”

    说完,银翳大步走去,若有所思的想着。

    尊主突然会这么开心了,应该和王妃有很大关系。

    不过最近尊主越来越喜怒无常,根本无法猜透尊主在想什么,而且尊主生气杀人的时候,从来没有人敢靠近,王妃绝对是第一个。

    可也只有王妃,能瞬间让尊主杀气消散,变得柔和,也许,这个世上,能知道尊主在想什么的人,只有王妃一个!

    几道身影快速走过,往天穹峰的方向走去,而中临都,却如同被他们扔下了一个巨大炸弹,久久无法平息。

    去过王者菩提出世之地的人,不会忘记,那少年是如何嚣张的!

    他们更不会忘记,他是如何败家的!

    更更更不会忘记,邪尊是多么可怕的!

    可想到邪尊的可怕,再想想那少年败家,恐惧就被心疼所代替。

    王者菩提,好好的王者菩提,就被眼睁睁烧了,烧的连渣渣都没剩下!

    一时间,中临都掀起风雨,这这场风雨的背后,更多的是心疼。

    谁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所留下的,都是疼痛。

    王者菩提,其他人想得到都得不到,反倒那小子,直接就把东西给烧了,烧的非常果断,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那东西要是在他们手上,就算直接吃下去,也好过烧了。

    当然,吃下去的后果只有一个,死!

    但毕竟曾近拥有过啊!

    一场风雨,带着的心酸疼痛,整个中临都,是人都知道那个少年了。

    临天大陆,中域之地,高手云集,这里才是真正的强者之地!

    在这里,只有高手才能踏足,弱者踏入这里,下场便只有一个——死!

    肉弱强食,这是不变的法则,也许在中域之外,你名声响亮,地位显贵,位高权重。

    但到了中域之地,没有实力,不是强者,即便是龙,你也得趴着!

    云海之巅,峰峦重叠,细小顶端冲破的云海,展露头角。

    险峻山沟,崎岖之地,遍布横生,阴暗山涧,万丈鸿沟,多不胜数,遍布在这一片看不到尽头的山脉之中!

    然而没有人知道,在这一片看似危险之间,还有更危险的在等着他们。

    山脉如同盘旋静卧巨龙,而山间云雾弥漫袅绕,厚厚云雾,如深不见底的海洋,迷雾重重。

    山峦耸立,大半个身子都笼罩在这片云海之中,而所有山峦,将一座直冲云霄的巨峰环抱,将它拥簇其中。

    山峰之巅,宫阙座座,如仙人之地,美的一点都不真实。

    白玉走廊之间,云雾缭绕,更给人一种如梦仙境的错觉。

    宫阙之中,众

    阙之中,众人各司其职,只知埋头做自己的事,而其它不是他们所管的范围。

    白色身影站在空中,离夜脸颊微微发烫,抬头看着那完美无瑕的侧脸。

    “我可以自己走。”她讪讪说道,黑线额上密布。

    纳兰清羽低头轻笑,看着自己横抱着的人儿,淡笑说道:“这样便好,夜儿可以好好睡一觉。”

    他们都已经到了,不会再有什么事情的。

    离夜:“……”

    这种时候,他说睡觉,自己怎么可能睡的着!

    而且,她明明没事,他干嘛抱着自己回来?

    “还有就是,夜儿终于会九天穹诀的裂天诀,这就当为夫的奖励好了。”纳兰清羽一本正经,振振有词道。

    精致的轮廓,脸色顿时黑了半边,离夜双手圈着他的脖子,一阵无语。

    这么扯淡的理由他也想出来了,裂天诀他在灭了血宗,就教给她了,那个时候她就学会了好吗?

    “咱们该进去了,夜儿可不要害羞。”纳兰清羽看着打开的宫门,飞身落下,抱着离夜,大步走进。

    无语看着某邪尊的离夜,在宫门打开的时候,眼中闪烁出惊奇。

    好浓郁的灵气!世上居然还有这种地方!

    牌匾上苍劲有力,霸道张狂两个字落入眼帘,离夜眼中的笑容多了几分。

    “天穹!”

    纳兰清羽看着离夜闪烁着光亮的眸子,感觉阵阵无奈。

    软靴踏入,两排护卫整齐划一,单膝跪下,不敢抬头,“恭迎尊主。”

    银翳一行人紧接着跪下,几人异口同声道:“恭迎尊主,恭迎尊王妃!”

    王妃!?

    陌生的两个在众人脑海中闪过,他们以为,这两个字,是极其遥远的。

    王妃!

    忍住抬头的冲动,所有人齐呼,“恭迎尊主,恭迎尊王妃!”

    纳兰清羽大步走过,怀中的人儿靠在他胸前,双手圈着他的脖子,嘴角含笑。

    这个男人啊……该说他什么好呢?

    他这是在警示天穹峰所有人,提醒所有人,她的身份么?

    尊王妃,还不错。

    只是这一幕,没有一个人看到,他们更不敢抬头,所有人都畏惧着。

    他们每穿过一处宫阙,整齐的声音震动着整个的天穹之峰!

    “恭迎尊主,恭迎尊王妃!”

    “恭迎尊主,恭迎尊王妃!”

    “恭迎尊主,恭迎尊王妃!”

    一声声震天,仿佛是要大召天下!

    俯首之间,无一人敢抬头窥视,他们知道那样做,会有何种下场,而他们……不敢!

    随着气息移动,和从面前走过的步伐,所有人都呆了。

    尊主抱着尊王妃走进来!?

    想到这里,所有人瞬间明白,他们的尊王妃,在他们尊主心中,有多重的分量!

    霸道之声响起,警示天下!

    “本尊的王妃,谁敢不敬,必杀之!”

    强势浩瀚之声在重重山峦之间袅绕,久久不能散去,警示天下!

    “遵命!”

    “遵命!”

    “遵命!”

    万重山关,应答之声,震天动地!

    ------题外话------

    昨天大修之后的章节,没有看的亲,记得去看,记得去看,记得去看……

    呃……看到这章,亲们还是觉得大修之前好?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第四十三章谁敢不敬,必杀之!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2012AllRights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