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十一章 三年之约
    树藤抽动,原本还站在地上的离夜,整个人就被提了起来,浮在空中。

    “人类,你若是求饶,我便放了你,让你离开这里,甚至,让你得到王者菩提。”充满诱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顺着空气,渗透身体每个地方。

    离夜只感觉身体就要被揉碎,可听到王者菩提的话,顿时笑了起来。

    “你这话,三岁小孩也不会相信吧?”求饶就会放她离开,还能得到王者菩提。

    天下有这么好的事,一棵充满暴戾气息的菩提树,蕴含着无穷力量,它会那么好心就见鬼了!

    说不定它是会放她离开,甚至给她王者菩提,可是能不能得到,甚至是带走王者菩提,它可没有保证。

    菩提树一阵沉默,过了好一会也不说话,但是圈住离夜的树藤没有在缩紧,就那么僵在那里。

    感觉到身上树藤不再动了,离夜稍稍呼出几口气,让躁动的心情平静缓和。

    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着急,特别是遇到这么棵怪树的时候。

    也没有听说,菩提树会这样,难道是这一棵活久了?

    离夜一直不说话,菩提树倒显得有些不耐烦,空气中弥漫的暴戾气息越来越浓郁,充斥着四周空气。

    离夜抬头看向菩提树,感觉到空中的暴戾之气,她扭头看了看四周。

    菩提树,怎么会有这么浓郁的暴戾之气

    。

    菩提为觉悟之树,也是智慧之树,这一棵尽管有着智慧,却充满了暴戾,这是怎么回事?

    “发现了什么?”菩提树出声询问,她发现了什么?

    黑亮的眸光最后还是停留在的菩提树身上,嘴角的笑意,多了几分了然。

    “你想要找炼药师,是不是因为这暴戾之气?”菩提树有这么浓郁的暴戾之气,肯定不是自愿的。

    菩提树因为什么原因,而充满暴戾,她也想猜。

    天地万物,不是事事都能明白,她现在只要把想找到的东西找到,离开这里就行了。

    既然这菩提树想找炼药师,事情就好办多了。

    有是求人,不是就该有求人的态度么?

    “你猜到了什么?”菩提树继续发问,语气没有刚才那么狂暴。

    离夜挑挑眉头,不答反问,“我只是灵品炼药师,你找我?”

    品级比她高的炼药师,这里肯定也来了不少,还有那个叫沧眀的,听说已经能炼制出皇品上等,找她干嘛?

    “哼,他们不过是一群庸才罢了。”一把年岁,不愿意承认自己已经老了。

    他们的炼药术,岂能和她相提并论!

    嘴角一抽,离夜鄙夷看着菩提树,它这是什么意思?

    “你才十八岁,灵品,这样的天赋,才是我所需要的。”她的天赋,才能如它的眼!

    离夜低头看了看绑在身上的树藤,对菩提树是深深鄙视。

    “又是求人,你就是这么求的?”有这么求人的,先是一顿吓唬,然后半天不提要求的事?

    这哪里是菩提树,天下间有这样的树吗?

    “哼,求人,你们人类在我眼中,又算的了什么!?”什么都不算!

    离夜无语摇摇头,树也这么骄傲。

    虽然不知道它是怎么拥有的这一身暴戾之气,但一棵树会说话,她还是比较好奇的。

    菩提树即便再大智大慧,可和人一样会说话,会布下迷阵杀人,这点还是比较稀有的,她是没听说过。

    “那你想让我做什么?说之前,能把我放开吗?”离夜动了动身体,这勒的感觉整个人都快碎了。

    不把她放开,什么是都免谈!

    菩提树犹豫了一会,紧绷的树藤才慢慢松开,将绑在空中的离夜,慢慢放到地上。

    离夜刚站稳地上,菩提树再次说道,“我可以给你王者菩提,甚至,也可以给你菩提心,但是,你要帮我做一件事。”

    这些都可以给她,它留着也没有什么用处,只是会有更多的人来窥探而已。

    若是能用这些做一笔交易,它也不亏。

    “说来听听。”离夜拍了拍皱起的衣服,双手负在身后。

    现在终于有那么点像样了,不过不是求人,它是想和自己作笔交易。

    “这个药方,你收着

    。”空气中一阵剧烈颤动,紧接着一行金色文字凭空出现,连成一体,整齐排列在离夜眼前。

    离夜狐疑伸手,碰了碰浮在面前的文字,这些文字突然变成一道金光,飞进离夜的额头。

    脑海中一道金光闪过,丹神诀自动展开,将这道金光吸附,刚才出现在面前的金色文字,落在丹神诀的首页,能看清楚的只有四个字。

    帝品丹药!

    “帝品!”它不会是让自己炼制帝品丹药吧!

    她目前才只是灵品炼药师而已,怎么可能炼制出帝品丹药,它想多了吧!

    “我知道你现在不可能炼制出帝品丹药,但是……”

    几道金色之光在眼中闪耀,模糊的轮廓出现,一道道身影映入眼帘。

    离夜嘴角稍稍抽动,这些都是人……

    “看到了吗?他们都是灵尊级别,但是照样死在了我的手上,成为了我的养分!”王者菩提凶狠道。

    一群自大的人类,以为这样,就能得到王者菩提了?

    离夜看着出现在眼前的灵尊,蹙了蹙眉头,的确都是灵尊,灵尊强者。

    灵尊都死在它的手上,它这是要告诉自己,最好别有其它想法,灵尊级别都逃不过它的手掌心,自己就更别想了。

    “你可以继续说了。”离夜平静如旧,眸光波澜不惊。

    所以,它找炼药师,就是为了给它炼制丹药?

    “我不要求你现在炼制出帝品,但是,我只给你三年的时间,三年内,你要炼制出帝品丹药,然后到羽化之穴来找我。”只有三年!

    眼皮垂下,嘴角弧度稍稍上扬,完美至极。

    熟悉离夜的,看到了这个笑容,一定会走的远远的,不会停留。

    可惜,菩提树不知道,它更不知道离夜是个怎样的人。

    三年的时间,会有如何惊天的改变,它自己是绝对想不到的,如今它能掌控只有灵者巅峰的离夜,三年后它认为还能如此么?

    “好,就三年。”离夜抬起头,盈盈轻笑,嘴角弧度越发完美。

    三年的时间,的确是够了。

    “羽化之穴,我知道是什么地方,那个地方可以不可求,我要怎么去找你?”到时候羽化之穴都找不到,又说什么找它。

    现在的空间,她就是在羽化之穴得到的,可以说找到它,得到空间,这些都是九死一生。

    三年后,去羽化之穴找菩提树,这有可能吗?

    菩提树冷冷一哼,暴戾之气比刚刚狂躁了一点。

    “这个你不用担心,三年后你就知道怎么找到羽化之穴了。”现在的她,也不用知道那么多不该知道的事。

    离夜点点头,不说就不说,三年后会知道的事,她也不想知道太多。

    羽化之穴她也去过一次了,算是熟路,找到它应该还是可以的。

    “这个药方,会随着你丹药的品级提升,才能看到药材,直到帝品的时候,你就能看见全部的药材

    。”所以,她着急也没用。

    “既然交易谈好了,那东西可以给我了吗?”离夜的目光落在那几个灵尊身上,心里泛起几分疑惑。

    菩提树身上有暴戾之气,不会是因为它把这些人都吃了吧!?

    人身上本来就有很多陋习,而菩提树又是智慧的化身,人类好的一面,它学起来很快,但是坏的一面,它要学的话,也会很快!

    “你就不问问我,要这颗帝品丹药做什么吗?”菩提树最后还是没忍住,出声问道。

    想都不想,直接答应,她就没有半点疑问吗?

    “你会告诉我吗?”离夜淡笑反问。

    “不会。”菩提树果断回答,这种事,它怎么会告诉一个人类。

    “那我还有什么可问的?”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

    就是知道它不会说,她才没问。

    帝品丹药,她就不相信,等自己到了帝品炼药师,会不知道一个药方是什么,现在又何必问它。

    菩提树顿时语塞,没有再说什么。

    空中一道金光闪过,椭圆形拇指大小,泛着金光的果子,出现在眼前。

    它全身密布着各种神秘的暗纹,暗纹中透着古老的气息,金色的光芒笼罩四周,耀眼夺目,闪亮了人的双眼。

    大地,天空,空气,都仿佛笼罩在一层金色之中,美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金光闪烁,光芒之中仿佛有种无形的吸力,离夜慢慢往它靠近,地上的树根,见她走过来,纷纷绕开,让她走过。

    离夜就这么看着它,直到走到它面前,才停了下来。

    “王者菩提。”

    “这就是王者菩提,至于菩提心,我已经取走了,三年后,带着你炼制好的丹药来找我,我才会把菩提心给你。”它不相信人类。

    人类有多狡诈,它非常明白,和人类做交易,要有十分的谨慎,特别是眼前这个这个人。

    明明是女儿家,却偏偏一身男装,而她身上的那种气势,是它都无法忽略的。

    此人,非池中之物!

    三年的时间,帝品,它都觉得还太久了。

    可她能找到自己,必须是三年后,否则,它也不用等这么长时间。

    阴霾在眼中一闪而过,离夜笑看着王者菩提,笑意将阴霾遮掩住,隐约透着几分寒意。

    “你不做人类,真是太可惜了。”有的人都没它这么精明。

    拥有菩提树智慧的人,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我不屑!”菩提树重重哼了一声。

    人类,它不屑做人类,人类又如何!

    不屑……

    离夜皮笑肉不笑看着不远处的菩提树,冷淡道:“别忘了,你现在就是和人类交易,你就那么相信,我能在三年之内,从灵品炼药师,晋升到帝品炼药师?”

    三年的时间,说短不短,可说长也不长

    。

    帝品,听说临天大陆,已经很久没有人炼制出帝品了,帝品丹药非常珍贵。

    “十八岁,灵品炼药师,这个大陆,还能有比你更有天赋的炼药师吗?”它想也没有,在这些人的记忆中,它所知道的,就没有过十八岁的炼药师。

    她要是不成功,那还有谁能做到,即便是有人,那也不知道要等到多少年后,它不能再等。

    离夜笑而不语,过了一会,舔了舔唇瓣,指了指面前的几个灵尊傀儡。

    “能让我试试他们的实力吗?”灵尊级别,她见识过灵皇级别的实力,但是灵尊,清羽不会对她用处全部的实力。

    离夜的话刚落下,菩提树前的一道身影走来,目光空洞无光,身体却完好无损,好像从来不曾死去。

    看着走来的灵尊傀儡,离夜深吸一口气,以灵尊为傀儡,菩提树还真是好大手笔!

    临天大陆只怕还没有人有这种手臂,几大巨头没有,天穹峰也没有。

    离夜拿出吾邪剑,十成之力在手上翻转,带着剧烈的冲击。

    “修冥幽罗杀!”

    罡风呼啸,灵力如潮水般沸腾翻滚,强势之力纵横,白色身影眨眼出现在那个灵尊傀儡面前。

    眼看着长剑就要落下,只见那个傀儡手臂稍稍提起,四周空气发生剧烈颤动。

    离夜顿时感觉自己身体动弹不得,甚至……僵硬!

    “嘭!”

    白色身影狠狠坠落在地上,尘沙漫天,离夜爬起身,额上密布着冷汗。

    这就是灵尊!

    “还要继续吗?刚刚不过是一成之力罢了。”连个灵尊傀儡都打不过,她的确是太弱了。

    忍住肩上的疼痛,离夜站起身,把吾邪剑收回剑鞘。

    “不用了。”她已经知道灵尊有多强了。

    “如此的话,你就离开吧,别忘了我们之间的三年之约,你若是不来,这些傀儡便会去找你。”不死不休!

    寒光在眼中闪过,握着吾邪的手收了几分力道。

    “当然,我还想要菩提心呢。”离夜皮笑肉不笑说道,三年之约,她当然会记得,更不会忘记今天!

    树藤在一点点缩回,灵尊傀儡瞬间消失,那道声音继续响起。

    “王者菩提,就给你提升实力,灵者,灵者还太弱了。”灵者级别,怎么能炼制出帝品丹药。

    王者菩提给她,也不过是为了让她提升自己的实力,能尽早炼制出帝品丹药。

    泛着金光的果子飘到离夜面前,她伸手接过,表情没什么变化。

    一棵树操纵六七个灵尊傀儡,天下间还有这种事。

    “对了,你的模样,我会给你多一层的掩护,你女人的身份,不会那么容易被戳穿的。”声音越来越远,庞大的树木,身影在一点点消失。

    离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皱了皱眉头,菩提树看出来了

    。

    金光闪烁,四周慢慢恢复原样,菩提树消失在了眼前,不留下半点痕迹,若不是离夜手里的王者菩提,它仿佛就是真的没出现过一样。

    “你真的是女人。”冰凉如霜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没有一点温度。

    心里微微一跳,离夜猛地转身,映入眼帘就是那一抹黑色身影。

    “又是你!”看到身后的人,离夜脸色顿时黑了大半。

    该死的,他到底听到多少,菩提树怎么也不说一声,这里有人在偷听。

    “刚才和你说话的人是谁?”无殇踏近一步,目光落在离夜身上,依旧是冷漠如霜。

    没有温度,也不会有温度。

    “人?”离夜眼中闪过诧异,所以刚才,他并没有看到什么,只听到有人在说话……可是他听到的也很关键!

    无殇注视着离夜,又踏进一步,刚想说什么,面前一道无形的力量笼罩而来。

    他眼前的景物,瞬间消失,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连站在面前的少年,也不知道去了何处。

    “又是幻觉!”无殇冰冷吐出四个字,转身往后面走去。

    离夜惊讶看着消失的身影,眼前平静的一切,仿佛无殇就不曾出现过似的。

    “这是……菩提树还没有撤回它制造出来的地方。”离夜扭头看了看四周,那叫一个无语。

    她现在都不知道,刚才看到的无殇,是幻觉还是真的。

    “你是我挑出来的人类,当然得由你自己走出这里,记住了,只有你找到出口,他们才会跟着出去,包括你说我学的不像的男人。”菩提树的声音再次响起。

    空气产生阵阵颤动,畏惧着这声音的传来,它们透着恐慌。

    离夜猛地抬头,可是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她根本不知道声音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

    “你不是说拿他没办法。”这些人的生死,和她没有半点关系,但它说清羽也在里面。

    “他的心很深,我看不透,所以拿他没有办法,但要困住一个灵尊,我不是做不到,好了,你赶紧找出口吧,三年,很快就过去了。”声音走远,四周恢复平静。

    那个男人的心太深,它看不透,但是它都看不透,这个世上就没有人能看透。

    即便他愿意让人看透,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靠!”离夜忍不住爆粗口。

    这算什么,让她炼药,那是用王者菩提作为交换,她可以不计较,把她用树藤绑住,它给菩提心,她也可以不说什么。

    可现在有事求人,还把她困在里面,让她自己找出口,这点,它最好三年后也能拿出东西作为代价。

    否则,她一把火烧了这个破地方!

    轻哼一声,离夜转身离开,然而刚刚转身,就看到不远处三道身影就站在那,像是已经看了很长时间,而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手上。

    看到突然出现的三个人,离夜心里咯吱一响,她刚才根本没发现这三个人

    。

    该死的,这么个破地方,把声音、气息什么的隐藏的一干二净,连有人靠近都发现不了。

    浮云殿!

    离夜握了握手里的王者菩提,神情有些紧张,把顺手把王者菩提扔进手镯之中,王者菩提刚刚进入手镯,手镯中的盒子立刻打开。

    王者菩提落入其中,被一根白色藤蔓稳稳接住,最后没入那一片天地之中。

    “三位找我有事?”离夜盈盈轻笑,客套问道。

    有事,他们肯定看到王者菩提了。

    三个灵皇,妈的!只能是逃了!

    “把王者菩提交出来,我们三人就放过你。”说话的人叫云山,是三人之中为首的那个。

    他们三个,在浮云殿都有着不小的地位,实力皆在灵皇。

    云山怎么也没想到,最后王者菩提,被一个不起眼的小子那走了。

    他们在这走了一大圈,除了各种危险,什么都没有得到!

    王者菩提不是最珍贵的,最珍贵的是菩提心,大家到这里,不就是为了得到王者菩提中孕育出来的菩提心。

    现在王者菩提在这小子手上,他们就得抢过来!

    “交出来?三位是不是今天出门忘记带脑子了,让我把王者菩提给你们?”先不说她不相信自己把王者菩提给他们,他们会放过她。

    就算是相信,她也不会拿出来,谁都是冲着王者菩提来的,拿到手还交出去,简直就是笑话。

    “好小子!”云山脸上闪过一丝狠意。

    目光落在离夜胸前的徽章上,然后他突然笑了。

    “你就是容姑娘说的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吧,天穹峰,无情宗,星辰宗都对你那般特别,把你一起带回去,殿主的一定会是十分开心!”

    这种人才,留在浮云殿,必定是一大帮助!

    况且他们现在需要炼药师,这么有天赋的更为需要!

    离夜警惕看着他们,脚步稍稍后挪动,准备随时转身离开。

    在速度上,她还是很自信的,即便三个灵皇,大不了她直接躲进空间,这些人还是找不到她!

    “大哥,还有什么好说的,动手!”叫云海的那人说道,然后手上灵力翻滚,他笑盈盈看着离夜,眼中透着几丝狠意。

    既然是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那就连人带药一起的抓走,也省的麻烦。

    吾邪剑离夜还没放进储物手镯里,造化诀在身体转动,她警惕浮云殿的是三个人。

    “大哥,既然二哥去了,咱们就看着吧,也就只是一个灵者实力的小子而已。”这种小子,二哥一个人就能对付了,根本不用他们出手。

    “也是。”云山点点头,双手交叉在胸前,一脸看好戏的样子,半点都没有出手的打算。

    一个人……

    唇瓣上扬,离夜立刻拔出手里的吾邪剑,泛着蓝色剑气的长剑透着无尽杀伐。

    “五重噬杀诀——第一杀,第二杀,第三杀,第四杀

    !”

    四杀齐出,杀伐翻滚着天地,大地在被狂风席卷,如排山倒海的一般,疯狂涌动。

    萧水寒要是在这里,此时一定会大惊,这么短的时间,离夜已经能同时使用五重噬杀诀四杀齐出。

    然后又会急着帮她找新的灵诀,适合她所用的灵诀。

    “小心!”云山叫道,眼中闪过惊讶。

    一个灵者级别的小子,居然还有这么强的爆发力,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大哥,这只是小意思。”云海笑道,手上灵力翻转,迎面而来的冲击力,落在他身上,就跟挠痒痒似的。

    高大中年男人走来,离夜脚步后退了一步,脸上的神情变得严肃不已。

    “诛神剑式——四剑合一!”

    诛灭!烈焚!破杀!斩穹!四剑合一!

    空气中荡起一层扭曲,空间仿佛都要碎裂了,肆意狂舞之力,仿佛要移山填海,大地轰然!

    轻蔑讥笑的云海,看到那席卷而过的力量,神情大变。

    “走!”他几乎在力量横扫而来之时,二话不说,迅速转身,一声嘶吼。

    妈的,这小子身上,怎么突然爆发出那么骇人的力量!

    他都是灵皇级别了,感觉到那股力量袭来,就只觉得头皮发麻。

    生命受到威胁的感觉笼罩上心头,这是晋升灵皇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这小子真的只是灵者吗?怎么爆发出的力量,会这么恐怖,连他这个灵皇都觉得是一种威胁?

    还在幸灾乐祸的云山云渊,看到那如海啸风暴的力量,脸色顿时大变。

    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听到云海的那一声大吼。

    他们几乎想都不敢多想,转身就走,却能清楚感觉到空气中传来那剧烈的波动!

    灵者,怎么会有这么强悍的力量?

    “轰隆隆——”

    “噼里啪啦!”

    “嘭!”

    响声震天,大地剧烈颤动,仿佛随时会被撕裂破碎,出现一个无底黑洞。

    那声音,如山河破碎,苍穹毁灭!

    蛮横的力量所到之处,没有一处完好,一道狰狞的壕沟,深不见底,如万丈深渊一般!

    四周毁灭,一片狼藉崎岖,空气狠狠抽动,如玻璃一般破碎坠落。

    浮云殿三个灵皇,眨眼跳出百里之外,根本不敢久留。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心脏狠狠一丝抽动,华丽的衣袍,此时残破不堪,如同碎布一样,一条条挂在身上。

    他们吞了吞口水,神情有些僵硬,无法想象,刚刚如果走慢一点,自己会不会像身上穿的衣服一样,被那股力量撕的粉碎!

    三剑合一的威力,能将三个灵君秒杀,四剑合一的威力,比三剑合一更厉害

    !

    便是灵皇也要小心,否则即便不会死,也是重伤!

    云山他们是逃得快,要是走慢一点,他们的下场不是死,就是残废。

    “锵!”长剑落在地上,离夜整个人跌坐在地上,脸色苍白。

    那巨大狰狞的鸿沟,刚好在她面前停了下来,要是再前进一分,只怕连她自己都要坠落下去。

    吾邪剑从地上飞起来,浮在离夜面前,剑气缭绕在离夜周围。

    白色衣袍,此时残破不已,脸色苍白。

    离夜吃力拿出一个玉瓶,把玉瓶打开,将整瓶的复元丹,直接给灌下去。

    刚才那是那三个逃走的人要是看到这一幕,就不只是受一点惊吓了。

    谁见过有人这么吃丹药的,简直跟不要钱似的。

    复元丹吃下去,丹田的生命之源带其在身体中转动,造化诀运转,吸收着四周稀薄的灵气。

    他们还没有离开菩提树设下的陷阱,所以这个地方和外面是与世隔绝的,外面的灵气再浓郁,和这里面也没什么关系。

    苍白的脸色在一点点红润,离夜盘腿而坐,等灵力恢复。

    红莲要是在这里,肯定会说离夜乱来。

    三剑合一已经够可怕了,离夜都还没完全适应三剑合一的力量,四剑合一,简直是恐怖。

    诛神剑式,一共有七剑,每一剑分四十九式,而且每一剑威力巨大,离夜将四剑合一已然如此,若是七剑合一,又该是何等威力!?

    时间一点点过去,离夜的脸色完全恢复红润,她才睁开眼睛。

    “不错嘛,这么快就恢复了,才用了一天的时间,只不过,这三年,你又少了一天。”含笑的声音响起,透着几分凉意。

    离夜抬头看了看天空,不禁狠啐,站着说话不腰疼!

    它明明可以让自己现在离开,偏偏让自己找什么路,还遇到浮云殿那三个人。

    抢她的东西!妄想!

    “你闭嘴,在我离开之前,都不想再听到你的声音!”离夜冷声轻哼,起身离开。

    王者菩提她已经放进空间里了,应该不会有人发现。

    可是,也难保浮云殿那三个人到处去说。

    他们三个得不到东西,给她引来麻烦也不是不可能,还是要尽快找到出口。

    “小子,你不想听我说话这没什么,但是你把王者菩提收起来,这样是找不到出口的。”含笑的声音远去,然后再也听不见。

    脚步顿了顿,往前走去的身影停下,离夜看了看储物手镯。

    把王者菩提收起来,这样是找不到出口的……

    黑线从额上滑下,菩提树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让王者菩提成为出去的关键。

    无奈之下,离夜又只能从空间里把王者菩提拿出来,放在手心握了握,继续往前走去。

    她倒要看看,所谓的关键是什么,什么叫关键

    。

    离夜身影走远后,空中若隐若现的树藤在空中飞舞,一缕轻笑传出。

    “的确是个聪明的年轻人,三年,这三年你可别让我白等。”悠长的声音中透着丝丝无奈和痛苦,这是离夜刚刚都没有听到过的。

    王者菩提握在手里,它身上的光芒展现,就算是被握在手里,都遮掩不住它的光华。

    光芒照耀,为离夜身上也镀上了一层金光,离夜脚下的步伐越来越沉重。

    看着无边无际的蛮荒,离夜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找到出口,但她知道,再找不到出口,可能会遇上其他人,到时候王者菩提照样会被人知道。

    双腿好重,这是怎么了……

    离夜低头看了看重如铅石的双腿,每走一步,她就感觉身体虚耗一分,好像整个人会随时倒下。

    丹田有股力量在波动,搅动着身体。

    什么感觉?

    离夜停下脚步,闭上眼睛,然后探入丹田,积蓄在丹田的灵力,如同沸腾的开水,在不停跳动。

    看到这一幕,离夜顿时呆愣了,整个人差点石化。

    晋升……

    有没有搞错,在这么个破地方晋升,这周围又没什么灵气,怎么可能晋升成功!

    额角太阳穴不停跳动,离夜握了握王者菩提,二话不说,直接从储物手镯拿出盒子来。

    晶莹透亮的盒子,在阳光照射下,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当盒盖打开,拿着盒盖的人瞬间消失在了这片天地。

    盒子漂浮在半空中,狠狠闪烁了几下,然后变成一点光亮,往空中飞去。

    在太阳光亮的遮掩下,这一点光亮,很快消失不见。

    离夜刚刚走进空间,藤蔓迅速将她接住,紧接着几道身影从空中闪过,眨眼出现在离开离夜面前。

    “发生什么事了?”几兽一火几乎同时问道。

    它们之间怎么会突然,像是去的联系一样,要不是契约之间的联系,还真以为她出什么事了。

    离夜站在地上,空间里充裕的灵气涌入她的身体,空气剧烈波动着。

    “先别说那么多,我要晋升了。”说完,离夜就冲进了山谷,把一群目瞪口呆玄兽扔在身后。

    山谷浓郁的灵气充斥,在湖畔中央,白色藤蔓将一块空地团团圈住,像是在守护一样绝世珍宝,小心翼翼。

    灵气在白色藤蔓四周翻滚,犹如沸腾的开水一般,让人咋舌。

    离夜坐在其中,这些灵气疯狂涌入她身体,四周的灵药灵草不敢和她争。

    丹田之力在身体中不停转动,运行着周天,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

    而外界的一切,都被封锁在外,离夜什么都不知道。

    菩提树制造出的地方,三道身影不停寻觅。

    刚刚是他们大意,才让那小子逃走,现在他们既然醒悟了过来,就要快点去寻找,然后得到王者菩提

    。

    他们把消息放出去,说是炼药师得到了王者菩提,王者菩提已经别人得到,具体是谁,他们并没有透露。

    这片天地之中,炼药师顿时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

    本来迷茫在这里的人,一下子就不打算离开了。

    离开当然是要离开,可他们想要找到王者菩提才离开。

    得到王者菩提的那个人,肯定也被困在这里,这里的人就那么多,总比走出了这里,在整个临天大陆找一个人强。

    “海夏,你说找了这么长时间,怎么就么看到离夜,离夜不是跟我们站在一块的吗?”方白叹了口气。

    从到了这个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地方,在寻找王者菩提的同时,还在找离夜,可找了这么久,还是没看到人,也不知道去哪了?

    “方白,你怎么那么担心他,天下炼药师又不是只有他一个。”海夏疑惑问道,但是能让方白如此特别的,却只有这么一个。

    难道仅仅是因为他的天分么?

    “废话,想当初,我差点收离夜为徒,后面没有收成徒弟,我也早就把离夜当朋友了,你不是也担心。”方白白一眼海夏。

    他们明明是一起担心的,什么叫他怎么就那么担心离夜。

    “我的原因和你的不同。”海夏讪讪说道,他可不认为离夜那小子,会成为他朋友。

    他们之间还有各种梁子,想想也不可能成为朋友。

    要不是他在自己身上动了手脚,自己也不会成为他的钱袋和打手不是。

    这一路走来,他感觉自己的钱袋都缩水一大圈了!

    “我说是谁,原来真是你们两个。”带着几分讥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两人同时转身看去。

    雷瑟!

    天雷刹!

    “别这么看着我,我只是看到你们,好心过来提醒你们的。”雷瑟笑道,脸上的表情,一看就是幸灾乐祸。

    “你什么意思?”海夏冷冷问道,心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离夜。

    雷瑟带着人走近,看着他们,一阵轻啧,“你们还真是可怜,为他人做嫁衣,怎么,和你们同行的小子得到王者菩提,一个人先逃了么?”

    方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惊悚的看着雷瑟,“你是说……离夜!”

    离夜得到了王者菩提!?

    这怎么可能!

    “雷瑟,只怕你自己都不知道,得到王者菩提的是谁吧?”海夏冷静道,那小子得到了王者菩提,这也不是不可能。

    雷瑟脸色一僵,轻哼一声,“这点还用知道吗?现在到了这个什么破地方的人,还有几个人不知道,一个炼药师得到了王者菩提,并且有人见过,还和他交过手。”

    说完,雷瑟大步离去,将方白和海夏甩在身后。

    海夏和方白相视一看,眼中带着惊奇,有人得到王者菩提了,是炼药师!

    那肯定是离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