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四十章 菩提树,王者菩提?
    四周寂静一片,所有人眼中带着惊奇,目光落在离夜身上,心里响起一道道惊雷。

    这个少年,杀了丹家的人!?

    胆子也忒大了吧,丹家可是炼药师家族,就算他自己本身是炼药师,可炼药师得罪一个炼药师家族,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丹家貌似还有人在主会当长老,现在不只是整个丹家,就连炼药师公会,都可能会找他的麻烦!

    他杀人的时候,想过后果吗?

    丹丰的怒指,方白和任洁几乎同时起身,怒指了回去。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

    “明明是你们丹家自己说的生死不论!”

    他这算什么意思,他们丹家的人就能黑白颠倒,事情是他们丹家的人先挑起的,后果当然也是他们来承担,凭什么全部推到离夜身上!

    家里有人在炼药公会当长老,做事就能这么不讲理了么?

    离夜张了张嘴,正要说话,任洁和方白就已经先开口了,她只能无奈一笑,然后慢慢站起身。

    点头承认,“是我杀的,就不知道你有没有说过,她为什么会被杀?”

    人是她杀的,这点没什么可否认。

    怒指着离夜的丹丰,见她坦然承认,没有半点隐瞒或者是否定的意思,脸上的怒意一下子没维持住,反倒显得心虚。

    事情是丹敏挑起,他再怎么理直气壮,也只能说眼前的少年杀了丹敏,而且他没料到,这少年会直接承认,没有半点否定的意思。

    就是他!

    炼药师队伍中几个面带怒意的人,大步走到离夜面前,目光落在那俊美的容颜上,怒意又多了几分。

    “小子,不管是什么原因,你杀我丹家的人,就要一命换一命!”杀的还是新一辈中,已经送进炼药师公会的丹敏!

    这对丹家会造成多大的损失,不管是什么原因,这小子都该死!

    “你们还讲不讲理了!”方白脸色阴沉,亏他以前还听佩服丹家,这么大一个炼药师家族,炼药师都会敬佩。

    可现在,这些人就是一群不讲理的无赖!

    杀了他们丹家的人,他们如此咄咄逼人,若前几天离夜没有拿出炼药师徽章,丹敏对离夜下杀手,只怕他们连屁都不放一个!

    难道只准他们丹家如何如何,别人动他们丹家,他们就要一家人找上门来算账!?

    离夜拍了拍方白的肩膀,示意他站到后面去,这种事,她可以自己解决。

    “方白,小爷说过,他们丹家的人来寻仇,小爷随时恭候,现在既然来人了,怎么的,小爷也得欢迎欢迎不是。”离夜皮笑肉不笑迈出一步,俊容上多了一抹淡笑。

    讲理,这个世界,可不是讲理的世界。

    肉弱强食,强者才有资格说话。

    丹家会找上来,她一点都不奇怪,没找来才会奇怪。

    一个家族,怎么样也不会大肚到,任由外人杀了他们的族人,哪怕这件事是他们族人自己挑起的。

    还在气恼的方白,听到离夜的话,几条黑线无声从额上滑落下来。

    “让离夜来。”任洁扯了扯方白,嘿嘿一笑。

    离夜可不是会吃亏的,就等着看丹家的人怎么怒气而来,更怒而归!

    方白无声后退一步,离夜来就离夜来吧。

    欢迎欢迎?

    走到离夜面前的三个丹家人,脸色骤变,脸上的怒意又重了几分。

    杀了他们丹家的人,还敢如此嚣张,狂妄的小子!

    “发生什么事了?”苍老的声音沙哑在几人身后响起,丹家的三人怔了怔,不得不收起怒意,转身看去。

    离夜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映入眼帘就是一个看上去,只有四十岁不到的男人。

    但从刚才的声音,还有那一双,看遍世间万物,历经沧桑的双眸,无一不透露着,这个男人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站在他身边,长相比较滑头的男人,转动了一下眼珠子,抱拳恭敬开口。

    “沧眀长老,听说这少年,杀了丹家丹敏,丹敏是公会弟子。”话说到“公会弟子”这个四个字的时候,他的语气明显加重。

    那人的话刚刚说完,丹家人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

    没错,丹敏不止是丹家新一辈的炼药师,也是炼药公会的弟子,有这一层关系在,炼药师公会不会不管。

    黑亮眸光流转,波澜不惊在炼药师公会一行人之中扫视,嘴角勾起的弧线,多了几分冰霜寒魄。

    这个炼药师,是在提醒自己,还是在告诉这个长老,自己杀了炼药师公会的弟子,炼药师公会不可以放过她?

    沧眀!

    简单的两个字落入众人耳中,周围众人脸上,闪过一丝惊诧。

    炼药师公会的沧眀,这次来的居然是他!

    要知道,这个叫沧眀的长老,如今已经是皇品炼药师,而他炼制出的皇品丹药,皆为上等!

    在炼药师公会,有着不可估量的地位,这次他居然会亲自来,可见炼药师公会对王者菩提有多看重。

    这次也有看头了,离宫北雪儿,炼药师公会沧眀,就不知道天穹峰最后来的会是谁。

    叫沧眀的长老若有所思注视着离夜,脚步小小迈进一步,站在离夜面前的三个人,立刻退到两旁,神情恭敬。

    “噢?”就是他么?

    ”就是他么?

    目光触及到离夜胸前徽章,透着沧桑的双眸,有了点点动容,只是这点,没几个人发现。

    感觉到沧眀的目光是在自己徽章上,离夜蹙了蹙眉头,最终什么都没说。

    孟枭那老头跟她说,给她的徽章,比较特别,她拿在手里这么长时间,也没见特别的地方在哪里,难道这个什么长老看出来了?

    所有人看着沧眀走动的身影,戏谑看着离夜。

    都是炼药师公会的人,同样是炼药师,可丹敏是丹家的人,对于炼药师公会而言,一个少年,怎么样也比不上一个丹敏吧?

    这小子敢动丹敏,迟早也就是这个结果。

    他胆子不小,就是不知道,几天前他们在外面做了什么,不然现在也不会对事情一知半解了。

    看着沧眀,银翳拳头稍稍握起,心里不由紧张起来。

    沧眀敢对王妃出手,可别怪他不客气!

    另外一边的北雪儿抿着嘴角,冷漠如冰眸子,透着几丝寒光,杀意在她眼中一闪而过。

    墨东炎轻啧一声,摇了摇头,手掌稍稍转动,灵力在手掌心跳跃。

    看样子,这次他又要给炼药师公会留下不好的印象了,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无殇眯起眼睛,看不出有半点情绪,从他的脸上,永远也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而他的心在想什么,可能他自己都不清楚。

    四周气氛压抑,而离夜却依旧淡然如初,仿佛没看到走近的人一般。

    她也不是人人拿捏的,这个长老要出手,她不可能等着挨打,那个时候自己会做什么,她也不知道。

    在众人期盼下,沧眀终于开口了。

    “灵品炼药师。”蔺药曾经提起过一个天才,从一回来,就对那天才赞不绝口,然后声声哀叹。

    说什么要不是对方已经有师父了,他肯定直接把对方绑回炼药师公会,这个人……便是他?

    嘎?

    每个以为沧眀会对离夜出手的人,听到这句话,纷纷傻眼了。

    不就是灵品炼药师,这有什么可问的,也没必要问好么,看他的徽章,就知道是什么品级的炼药师。

    离夜不解看着沧眀,没有回答,等着他接下来说的话。

    “你们说,他杀了丹敏,为何你们不说,他为何杀丹敏,这件事,你们以为瞒着我,我就不知道了吗?”凌厉的语气传出,沧眀扭头看了一眼站在两旁的人。

    丹家护卫狐假虎威,丹敏动不动喊打喊杀,他们怎么不敢说了?

    凌厉的话语入耳,得意笑着的丹家几人,心里咯吱一响,脸上的笑容僵住。

    沧眀长老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他们明明都瞒着他了,就是为了不让他知道丹敏做的那些事。

    离夜怔了怔,完全没料到,这个长老会这么说。

    “丹敏为她自己做的是付出代价,炼药师公会不会对你如何,你大可放心。”这句话,沧眀是对离夜说的。

    他要注意的不是炼药师公会,而是丹家。

    离夜眨了眨眼睛,目光在沧眀脸上停留了一会,他是在提醒自己,小心丹家?

    “谢谢。”过了一会,离夜才开口。

    她会小心丹家的,也知道丹家不会就这么算了,她就没放心过丹家。

    沧眀微微点头,眼中溢出一丝满意淡笑,然后转身往另外方向走去,刚转身,眼中的笑意便加深了一点。

    蔺药称赞的这个年轻人,的确是不错,只可惜,他已经有师父了,否则等他到主会那天,还真有一场不错的好戏可以看。

    主会那一群老家伙,肯定会争先恐后,想要收这小子为徒。

    沧眀的决定,丹家的人自然是不服,只是现在沧眀都已经这么说了,他们再想做什么,那不相当于打沧眀的脸。

    这种事,他们当然是不敢做的。

    可是,他们也不打算放过离夜,明着他们什么都做不了,那就来暗的。

    动他丹家的人,就要付出代价!

    距离离夜最近的丹丰,看到沧眀带着走远,傻眼了。

    这……不是说好,让沧眀长老帮他们出头的吗?怎么现在沧眀长老不但不帮他们,还在帮这小子!

    “这,难道就这么算了么?”丹丰不死心问道,眼中闪过怨恨。

    就这么算了,这小子让他受到那么大的屈辱怎么算!

    如今也就这中央之地没有人议论,现在外面还有谁不知道,他输给了一个灵者级别的少年!

    这样的屈辱,他怎么忍受的了!

    丹家的那三个人看了一眼丹丰,跟着沧眀走去。

    算了,只是表面算了而已。

    “你们,你们也都这么算了么?”这怎么可以,杀了这小子才行啊!

    离夜含笑看着丹丰,嘴角弧线越发完美,眸光中的温度,逐渐了变得冷冽。

    “聒噪!”清冷淡漠的声音传来,深沉冰冷,霸道狂狷!

    怨恨中的丹丰,身体突然僵住,无形的力量从空中笼罩而下,透着怨恨的双眼,猛地睁大,瞳孔缩紧,脸色涨红,脖子上的青筋凸起,他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威压之力从空中笼罩而下,荒蛮之地,所有人神情大变,猛地抬头往空中看去。

    这是!这是……

    白衣如雪,墨丝如瀑,白衣青丝在风中摇曳飞舞,

    摇曳飞舞,浩瀚气势笼罩而下,肆意狂狷,邪魅霸道。

    周身若隐若现的银光,折射着散落的阳光彩霞,他乘风而来,那与生俱来的仙人气息,完美无瑕的容颜俊貌,恍惚间,会让人产生错觉,仿佛那就是真正的仙人,落入凡尘。

    气质出尘,不似人间之人,而那肆意狂狷的霸道气势,顿时让所有人清醒,一颗心,在看到那举世无双,宛若神人般的身影,狠狠跳动了一下。

    “参见尊主!”银翳单膝跪下,神情恭敬。

    “参见尊主!”天穹峰所有众属,动作划一,沉声开口。

    “参见尊主!”

    浩荡之声,不停回荡,击打进所有人心中,这听在他们耳中,宛若一道晴天霹雳。

    他来了……

    参见尊主!

    简单的四个字,拉回了所有人的思绪,落在那一抹白色身影上的目光,猛地收回来,再也不敢多看一眼,脑海中不停回响着两个字。

    邪尊,邪尊!

    邪尊来了!

    “尊主……”丹丰涨得通红的脸色,刷的一下,惨白如纸。

    是邪尊!

    离夜双手抱臂,额角悄然划下一滴汗珠,她一直都知道这个男人霸道,每每出现,便是众人眼中的焦点,只是这种情况,她还真是第一次看到。

    每个人,都不敢抬头去看,好像多看一眼,下场就只有一个,死!

    软靴走在空中,每迈出一个步伐,空气就会剧烈颤抖一下。

    空中明明空无一物,在他脚下,就如同有一个无形的阶梯,在他脚下,步步而下。

    听到丹丰痛苦的声音,丹家几个人猛地扭头,就看到丹丰极其痛苦站在原地,就像是被人掐着脖子,随时就要断气。

    除了丹丰,没有一个人知道,随着纳兰清羽的脚步走下,他脖子上的力道,便是一寸寸加重。

    那股力量掐着他的脖子,他想叫也叫不出来。

    邪尊……他想干嘛?

    “邪尊饶命!”丹家的人急忙抱拳俯身,脸上带着惊悚。

    邪尊竟然来了,丹丰还惊扰到了他,后果严重!

    纳兰清羽没有回答,慢慢走下,在距离地面十丈之时,丹丰的脖子,发出清脆的声音。

    “唔!唔唔!”

    丹丰伸长了手,想要求救,他感觉到脖子快要断了,真的快要断了!

    他不想死,不想这么痛苦的死!

    看着丹丰的呼救,众人最终也只是无声摇摇头,然后什么都没有做,就连丹家的人,他们也没有出手救人的打算。

    邪尊要杀人,谁敢阻止,最后的下场,会跟这个人一样,说不定还会比他更惨。

    丹丰现在只是看着自己死,无力挽救,要是谁动手救人,可能就是眼睁睁看着自己变成肉酱。

    挣扎中的丹丰,看到众人摇头叹息的样子,心里一阵冰凉。

    绝望笼罩在心上,脖子上骨头碎裂的声音越来越大,而他却什么都没做。

    海夏表情僵硬的吞了吞口水,垂在身侧的手臂忍不住颤动,尽管他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还是会有止不住的抖动。

    太可怕了!

    邪尊的手段,他曾经只是听说过,现在亲眼看到,明明邪尊什么都没有对自己做,可心里还是会涌出,从心里深处蔓延出来的恐慌。

    这样风姿如仙的男人,竟然会这么可怕!

    一丝凉意轻拂而过,任洁忍不住用手环抱住自己的身体,恐惧在心里蔓延看来。

    邪尊好可怕,明明他没有对你做什么,你却能对他感觉到一种恐惧,从心底涌出的恐惧。

    “轰——”

    寂静无声之地,突然一声巨响,响声震动大地!

    众目睽睽下,站在众人眼前的丹丰,身体轰然破碎,却不曾有一丝鲜血溢出,身体也没有半点伤痕。

    只见他双眼睁大,瞳孔缩紧,眼中透着无法置信,可能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身体已经如同棉花一样,倒在地上。

    随着这一声,所有人的心脏,都狠狠颤抖了一下。

    大部分人尽管没有表现出来,但那一瞬间,心里的抽动,他们无法否认。

    看到丹丰就那么倒下,四周响起倒吸亮起的声音,目瞪口呆状。

    死,死了!

    离夜嘴巴微张,看到倒下的丹丰,眼中透着无奈,斜看了一眼从空中走下来的男人。

    这家伙,他又知道自己想杀这个叫丹丰的了,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他。

    丹家的三个人,早已傻眼,看到纳兰清羽落在地上,这才回过神。

    “邪尊,为何……”话才说到一半,冷淡狂霸的声音响起。

    “人,本尊杀了,没有理由,你们丹家若是想要报仇,本尊在天穹峰你们。”原本站在几丈外的身影,话落下,便已出现在了银翳他们面前。

    所有人的脸颊狠狠抽动了一下,黑线不停划落。

    除了邪尊,还有谁能如此霸气的说,人,本尊杀了,要问理由,没有!

    这不就是说,本尊杀人,不需要任何理由!

    丹家的报仇……

    想到这里,众人眼中又多了一丝鄙夷。

    别逗了,那个少年炼药师丹家敢动,找邪尊报仇,他们只怕连这个想法都不敢有。

    别说现在只是杀一个丹家的人,邪尊要是不高兴,把丹家夷为平地,他

    为平地,他们丹家,也没办法阻止。

    一峰,一会,二殿,三宗,他们要灭一股中域的势力,不过是弹指间的事情罢了。

    方白擦了擦额上冷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邪尊的话,他总觉得和前几天,离夜杀了丹敏以后说的话,不谋而合。

    那天离夜说的是,“丹家的人,小爷杀了!丹家若是想报仇,小爷等着,你们敢来,小爷就能灭了你们”。

    刚刚邪尊的话,真的很像好么!?

    墨东炎的目光无声在离夜和纳兰清羽之间流转,看到两人出现后,并无交集,不禁皱了皱眉头。

    离夜明明会九天穹诀的,可邪尊出现后,好像跟不认识离夜一样。

    还是,他们也在隐藏认识对方的事?

    想想的话,应该是这样的,临天大陆这边,他还没见过离夜用过九天穹诀。

    “邪尊难得会亲自驾临。”沧眀最先回神,转身面向纳兰清羽的方向,拱了拱拳,眼角余光扫视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丹丰,心里暗暗惊讶。

    纳兰清羽好像又变强了不少,他几年前便是灵尊级别,如今该是灵尊何等?

    “沧眀长老不也来了么?”低哑迷人的声音响起,不缓不急,流淌进每个人心中。

    沧眀蠕了蠕嘴,最后什么都没说,转身往炼药师公会早已占好的地方走去。

    唯有中央之地,无人靠近,黑麻麻的人群,将中间那个地方,围成了一个圆圈。

    纳兰清羽来了以后,四周气氛,就严谨了不少。

    大部分人都变得紧张起来,唯独该干嘛还干嘛的,也只有几大巨头势力的来人,以及……离夜。

    在几大巨头中,离夜的举动,就变得格外显眼。

    她该站就站,该坐就坐,没有因为纳兰清羽的到来,而变得紧张。

    然而这些举动在其他人眼里,深深捏了一把冷汗。

    他是真不知道还是真不害怕?

    邪尊一出现,整个气场都不同了,无时无刻都让人感觉有种恐惧在心里环绕,很是可怕。

    可这小子,半点事没有,就跟邪尊没有来的时候一样。

    他就不担心自己变成第二个丹丰吗?

    任洁小心翼翼蹲下身体,动作不敢有大,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可周围的气氛就是在告诉她,小心点,会没命的。

    “离夜,你没有感觉到不对劲吗?”反正从邪尊出现后,她就觉得浑身都不对劲。

    心里总有一股不安环绕,就像是一把大刀悬挂在头上,自己随时就会丧命。

    离夜扭头看了一眼任洁,然后摇摇头,她没感觉到什么。

    是他们自己太紧张了,把气氛弄成现在这样,其实清羽什么都没做,只是在来的时候,杀了个人而已。

    任洁无语坐在一旁,好吧,问离夜这些,算是白问。

    可是她也不明白,为什么气氛要这么紧张,弄的她浑身都不对劲。

    四周气氛沉闷,离夜干脆盘腿而坐,打开丹神诀,仔细具体的看着对王者菩提的记载。

    这么长时间过去,王者菩提怎么样也该出世了,怎么会过来这么久还没有动静?

    离夜一页一页仔细翻阅着丹神诀,就在此时,一缕清风缭绕而过,四周显得越发寂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耳边响起声音,离夜才睁开眼睛。

    “呜呜!”小白在契约空间激动叫道。

    离夜睁开双眼,当她看到以前一切,有些愣神。

    这是……人呢?

    离夜站起身,疑惑看着四周,原本密密麻麻站着的地方,此时一个人都没有,别说人了,就连影子都没看到一个,纳兰清羽也不知道去了何方。

    “呜呜!”小白的声音继续在脑海中响起,意念一动,然而契约空间的小白,却没有出现在面前。

    “敖金!”离夜急忙叫道,心里警铃大作,警惕看着四周。

    这里不是刚才坐着的地方,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离夜出声大叫,然而敖金却如同消失了一般,没有任何回答。

    要不是契约之间的联系,她真的会怀疑,自己从来没有契约过敖金。

    不只是敖金,千寂,赤魅,鳞甲虎鳄,它们都没了动静,唯一能听到的,就是小白的叫声。

    “小白会叫的这么激动,难道是……”

    脑中一个激灵,离夜脸上闪过了然,转身看了看四周。

    是王者菩提!

    王者菩提出世了!这是它出世的先兆!

    丹神诀上说过,王者菩提出世,会有一些先兆,每个人都是不同的,在这个时候所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所感悟到的,必须要牢牢抓紧,也许那是王者菩提给你的契机。

    抓住这个契机,便是受益无穷!

    这也是为什么王者菩提出世,会来这么多人的原因之一。

    离夜警惕看着四周,不敢有丝毫松懈。

    大地震震,凌乱的脚步声随之而来,蛮荒之中,远处的滚滚沙尘,仿佛和天边连作一片。

    听到脚下的动静,离夜立刻拿出吾邪剑,吾邪剑仿佛也感觉到了不远处的波动,剑身散发着冰冷的嗜血。

    王者菩提出世,就是这么没有征兆,也许是一瞬间的事,也许要等很久很久。

    它所幻化出来的东西各有不同,也许是你曾经见过的

    曾经见过的,也许是正在经历着的,会让人不自觉的沦陷其中。

    沙尘滚滚而来,燥气扑面,透着杀伐之气。

    玄兽,无数的玄兽!

    它们如同巨大的玄兽军队,冲锋而来,看着离夜,眼中充斥着红色光芒。

    看到那密密麻麻的玄兽,离夜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王者菩提到底把她弄到了什么地方,这里怎么会和山峡中央的地方那么相似,可仔细一看,又半点都不像。

    最主要的,这么多玄兽是从什么地方来了!

    这数量也太多了吧!

    玄兽的身影越来越近,离夜咬咬牙,运转着灵力,随即眼中闪过惊讶。

    这不是灵者的力量,好像是灵尊的!

    欣喜涌现,离夜低头看着蠢蠢欲动的吾邪,嘴角勾起嗜血笑容。

    灵尊的力量,那咱们就好好玩玩!

    银色之光暴涨,天边仿佛坠落了无数条银色闪电,劈落大地。

    “冰杀裂魂斩!”

    蓝色弧度席卷而去,蛮荒之中,凝结出一层厚厚冰层,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都被凝结成冰。

    狂奔而来的玄兽,瞬间停下脚步,一头头几丈高的玄兽,轰然倒地。

    一批玄兽倒下,另外一批玄兽又冲了上来。

    “诛神剑式——三剑合一!”

    离夜冷冷轻笑,嘴角勾起嗜血,既然是灵尊,那便试试这招。

    强劲罡风席卷而起,离夜挥动着手中长剑,她惊讶发现,每次用这招,都会吃力不已,而拥有了灵尊的实力,就变得轻而易举。

    又一批玄兽倒下,这些玄兽在离夜面前,就跟大白菜似的,每用一招,就会倒下一大群。

    可奇怪的是,玄兽的数量,从一开始就没有减少过。

    不管倒下多少玄兽,冲上来的玄兽数量还是那么多,甚至好像还变多了。

    离夜早已杀红了眼,鲜血飞溅在白色衣袍上,她脸上妖冶的笑容,越发嗜血,看的让人胆战心惊。

    但是那些玄兽,就是不知道死活似的,一直往上冲,不停的冲。

    “修冥幽罗杀!”

    “诛神剑式——斩穹!”

    离夜只觉得,自己不管用多少招,灵力依旧源源不断,不会枯竭,不会感觉到疲惫。

    玄兽不知道多少倒在脚下,杀伐的快感,让离夜有些迷失。

    心底却在此时响起了一道声音,不,不是这样的。

    你什么时候是灵尊级别,灵尊罢了,你的目标该是主灵,难道小小的灵尊,就能让你迷失自己了吗?

    迷失?

    什么是迷失?她如今就是灵尊级别,怎么会迷失了?

    北宫离夜,你该醒过来了!

    那一个声音继续在耳边响起,离夜微微一怔,挥动长剑的身体突然僵住。

    玄兽迎面冲击而来,雅看着就要将她踩在脚下,她依旧没有挪动身影,就那么站着。

    “嘭嘭嘭……”

    脚步声震天,无数玄兽冲过,就在它们的脚即将要踩到离夜之际,它们的身体,竟然变得虚无起来,然后便穿过了离夜,继续往前狂奔。

    身体僵在原地的离夜脸上划过惊讶,神情诧异的看着这一幕。

    怎么回事,这些玄兽,她刚刚还能攻击到的,怎么会突然变得虚无,好像他们不是生活在一个世界的一样。

    还有她什么时候晋升的,灵尊?她的实力不还只是巅峰灵者吗?

    一丝曙光透入,空洞的双眸,恢复了一点光亮。

    就只是这么一点,离夜顿时便醒悟了过来,黑亮的双眸中,耀眼的光亮,再次闪烁。

    “迷失?”离夜怔了怔,立马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以及身上。

    巅峰灵者级别,身上不曾有半点鲜血,周围也没有玄兽的尸体……

    “我靠!”她忍不住爆粗咒骂。

    就在刚才,就在那一刻,就在那一瞬间!

    她居然迷失了自己!

    什么灵尊级别的实力,什么玄兽,不过都只是幻觉而已。

    她没有晋升,没有遇到玄兽,一切只是她迷失在自己的世界里,而且差点出不了!

    擦了擦额上冷汗,知道自己醒了,这才松了口气。

    幸好是醒了,不然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真是不容易啊。”熟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离夜微微一怔,随即黑线从额上划落。

    “你学他的声音,一点都不像。”它还想让自己迷失吗?刚刚那样或许可以,可是居然学纳兰清羽语气和嗓音说话。

    学就学,好歹也要像一点,七八分像也好,然而除了嗓音,其它没有一处相似的。

    一缕清风吹过,那个声音没有再响起。

    耀眼的金色光芒闪烁,炫目夺目,刺疼了双眼。

    枯黄的地面,逐渐变得湿润,泥土呈现黑色,一根根树根隆起,如同蜘蛛网一样密布交错。

    袅袅迷雾,如同一层神秘面纱,遮挡住了后面的一切,让人看的是那般的不真实。

    “哗啦啦~”

    微风吹动树叶的声音,如同悦耳的乐曲,婉转流长。

    树根攀爬在地面上,粗壮不一,透着古老的气息,而迷雾之后,逐渐显露的身影,如隐若现,庞大到了极点。

    离夜稍稍迈进一步,惊讶看着那若隐若现的影子,屏住呼吸。

    这是……菩

    这是……菩提树!

    好大的菩提树!

    枝叶散开,几百长有余,中间粗壮的树干,可能要十人才能环抱,枝叶间,金色光芒洒落,展现着万丈光芒!

    “王者菩提。”离夜喃喃轻语,这就是王者菩提!

    这么大一棵菩提树,该长多少年。

    王者菩提不只是一棵,但她可肯定,这棵可能是最大的那棵,年岁肯定也不低。

    “年轻人,算你有点见识。”陌生的嗓音响起,透着几丝高傲,隐约好像还有几分暴戾。

    迷雾散去,高大的树木落入眼帘,古老的藤蔓树根,透着神秘的气息。

    “怎么没有人?”离夜看了看四周,清羽应该不会被困住吧,他怎么没有出现在这?

    “那是自然,我只见炼药师,便是我没有困住那个男人,也不会见他。”声音从四面八方涌来,仿佛每一个角落,都是它在说话。

    那高傲的语气中,透着几丝气愤怒意,以及深深的不满。

    呃……

    离夜无声挑了挑眉头,感情是这棵树,没有困住清羽,难怪用他的声音说话。

    “只见炼药师,那为什么见我?”离夜好奇问道,那么多炼药师,自己也只是灵品,来的人中,比她品级高的炼药师不少。

    四周空气狠狠一丝颤动,散落在地上的藤蔓突然飞了起来,以迅雷之势,将离夜的身体圈住。

    藤蔓的速度太快,等离夜看清楚,身体已经被它圈住,无法挣脱。

    “你想做什么?”离夜尽量使自己平静,气息,心跳,尽量的压制速度。

    不能慌乱,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冷静。

    “千万年来,你是第一个,在度过玄兽劫的人,还是以那么快的速度!还有,你刚刚冒犯了我!”暴戾的声音,比刚才更为暴躁,透着浓浓的怒意。

    玄兽劫……刚刚那个叫玄兽劫?

    离夜没有慌乱,反而露出淡淡笑容,不急不缓道:“因为没有人会赌那么大,让玄兽践踏自己。”

    看到玄兽冲过来,是人都会想着杀光它们,只有杀光它们,才能安然无恙,菩提树就是利用了这一点。

    离夜心里暗暗惊奇,一棵树会说话也就算了,竟然也开启了灵智,和人一样有了思维,甚至和人一样懂得设计陷害。

    她记忆中所知道的菩提树,好像并不是这样的,至少不会这么暴戾。

    这棵树,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暴戾气息。

    “是,没有人!”可她却做到了!

    怒意加深,圈在离夜身上的藤蔓缩紧,古老僵硬的藤蔓圈在身上,勒的人生疼。

    离夜咬紧牙关,额上密布这一层冷汗,却没有叫出半点声音。

    “人类,我现在若是要杀你,你会逃吗?”王者菩提继续问道,暴戾也稍稍减弱了一点,圈在离夜身上的藤蔓,力道却没有松开。

    离夜暗暗深吸一口凉气,红唇勾起完美弧线。

    “为什么不逃?我又不想死在这里。”傻子才不会逃。

    没有被人杀死,被一棵树杀死,想想心里都觉得怪怪的,还有就是,她非常珍惜生命,不想就这么死了。

    暴力之声炸开,四周空间,仿佛随时就会碎裂的,“你好大胆子!”

    藤蔓狠狠缩紧力道,将离夜的身体勒住,全身骨头仿佛都要碎裂了。

    圈圈你个叉叉!

    离夜咬牙咒骂,这棵王者菩提有病吧,脾气这么大!

    骨头感觉都要断了!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第四十章菩提树,王者菩提?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2012AllRights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