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十九章 我需要你
    高大身影步步而来,优雅从容,神情一点也没有被发现后的窘迫。

    千陌桑在距离离夜三步外停下,优雅之声,徐徐响起:“你早就知道了,从什么时候开始?”

    他自认自己隐藏的不错,但这少年是怎么发现他的?

    “你有什么想要问的就问吧。”离夜没有回答,冷淡的看着千陌桑。

    她会告诉他,在药典的时候,自己就发现了?

    一直没有戳破,只是想看看他想做什么,可是他好像一直都没有什么动静,她也不知道他想要干嘛。

    “我只是想确定,你是不是那个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罢了。”千陌桑随意开口道,淡然的神情,好像就是在说,他只想这样。

    现在看起来,他就是那个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这点毋庸置疑!

    “既然现在千门主已经知道了,那以后就别再跟着小爷了,小爷可不想走到哪里,后面都跟着一串尾巴。”从药典到现在,他已经不下一次跟着自己了,他不觉得烦么?

    婆罗门就一点事都没有?堂堂门主,每天跟着她到处转悠。

    “你当真拒绝了中域的巨头势力,包括天穹峰?”他难道不知道,即便天赋高,如今也不过灵品炼药师,有这些势力的栽培,他能更快提升品级。

    真是奇了,天下间,还有人会拒绝天穹峰。

    “你在后面跟了我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知道这些无聊的事?”他为的怕不止是这些吧。

    他的目的,和中域几大势力差不多,他到现在还没说到主题,不过是为了探她的口风,看看自己有没有机会。

    明明一句话能够解决的事,他绕那么多弯子干嘛?

    “无聊的事,我明白了。”千陌桑轻喃点头,然后原路返回。

    看来他并不打算帮助任何一个势力,那多说也没有什么用处,提出来只会自讨没趣,还有什么可说的。

    看着那优雅身影走远,离夜那叫一个无语。

    感情这人来,就是探自己口风,看自己想不想进哪个势力,然后他好提出来,让自己帮婆罗门

    。

    两人慢慢走来,看着千陌桑远去的身影,走到离夜身边,面带疑惑。

    “千陌桑来做什么?不会也是邀请你的吧?”方白好奇道,不是说婆罗门,千陌桑不管这些事的吗?

    说难听点,他就是心高气傲,不愿意求人,一脸天下谁人也不理的样子,所以婆罗门他只是管事,处理这些人际关系的,是另外一个灵皇。

    “可能是。”离夜漫不经心回答,他没说他来做什么,当做不知道就好了,是和不是,都不重要。

    反正自己又不会去婆罗门,更不会成为婆罗门的炼药师。

    方白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什么叫可能是,不过不可能啦,让千陌桑求人,真的比登天还难。

    “走吧,我们去王者菩提将要出世的附近等着。”离夜说着,迈步往前走去。

    她这次来可是为了王者菩提,这些事情,能不理就不理。

    去王者菩提出世的附近等着!?

    方白和海夏相视一看,然后急忙跟上离夜。

    “我们只是中临都的小势力,王者菩提附近的位置,早就被中域的人占了!”方白急忙说道,他和海夏来的那么早,都没找到好位置!

    中域那些人,怎么会把这些位置让给他们,想想都是不可能的。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不是有我么!”含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墨东炎大摇大摆走来,看着他们嘿嘿一笑。

    星辰宗!

    惊讶在眼中一闪而过,海夏的目光无声看向离夜,又是一个来邀请他的?

    “离夜,一起走?”墨东炎笑道,精明的眸光闪烁。

    离夜可以不成为星辰宗的炼药师,他们还是能一起走的不是。

    “免了。”离夜想都不想直接回答,将他眼中莫名的深意尽收眼底,眼底划过一丝笑意。

    无事献殷勤,别以为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墨东炎:“……”

    这家伙,还真是什么时候都占不到便宜,这么快就被他给识破了。

    任洁白了一眼墨东炎,他那点小心思,一眼就看出来了。

    离夜跟墨东炎一起走的话,外人不就会以为,离夜对星辰宗有兴趣,未来的日子可能帮助星辰宗,不过离夜怎么会让他得逞。

    “不这样的话,那你怎么办?”墨东炎指了指前面,距离王者菩提最近的地方,肯定站满了人,而且都是中域的人。

    离夜这么走过去,哪里会有位置?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离夜淡淡一笑,随即收起笑容,神情淡然往前走去。

    这点事清羽肯定已经办好了,只要过去就行了,哪里还用得着跟墨东炎他们一起走。

    墨东炎无奈点头,好吧,不用他操心。

    几人一起往中间凹陷处走去,站在山峡骤变的人也逐渐变多,而且他们的实力,也都越来越强

    。

    灵君,灵王,灵皇……

    在看到离夜一行人走来,这些人最先看到的,自然是墨东炎。

    墨东炎是星辰宗的少宗主,在中域有这一定身份。

    压迫笼罩,威压之力在四周纵横,如巨山一样压在身上,让人喘不过气来。

    凹陷之地的中央部分,方圆两丈空无一人,便是凹陷之地的四周围满了的各大势力的人,中央之地却没有人占领。

    四周乌黑一片,密密麻麻,占满了人。

    中域几大势力巨头,各方之势,全部到齐,把那中间的地方,围的是里三层外三层。

    他们看到离夜几人走来,很快就收回了目光。

    王者菩提出世的地方,谁到了这里都不奇怪,同行者不代表同心。

    王者菩提只有一个,这里有上万人,在这上万人中,只有一个人能得到的王者菩提。

    是又会是真正的朋友?

    黑亮的眸光落在那中央之处,绝代风华的容颜上,绽放出淡淡笑意。

    那个地方,就是王者菩提出世之处了么?

    “离夜,星辰宗所在的地方在那边,你要是改变主意了,就过来。”墨东炎指着自己右手边的方向,嘿嘿笑道。

    他知道离夜是不会改变主意的,也就是说说而已。

    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星辰宗的地方就算了,她还得找找清羽给她占的地方。

    看到离夜的神情,墨东炎就知道,让离夜过星辰宗这边,是彻底没希望了。

    这样,他也能对星辰宗有所交代,至于让离夜成为星辰宗炼药师的事,他是不会再提了。

    “喂,你要不要去那边?”墨东炎扭头看向走在一旁的任洁,那么好的位置,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

    像离夜,他在这里能找到位置,未必有他们星辰宗的好啊!

    任洁嫌弃的看了一眼墨东炎,往离夜这边靠了靠,摇头说道:“不用了。”

    “随便你。”墨东炎摆了摆袖子,看到任洁的动作,蹙了蹙眉头,然后大步离开,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了。

    星辰宗的人立刻跟上去,一下子,只剩下离夜他们四个站在那里。

    “你可以跟墨东炎一起走的。”离夜看向任洁,她跟在墨东炎身边,有什么事,好歹墨东炎能够想保护她。

    而自己这边,她的实力也不过灵者,有事的话,她能顾上的只有自己。

    “你不用担心我,要是出点什么事,我会保护好自己的。”每次和那家伙,老是吵架,她想静静,暂时不想搭理他。

    离夜点点头,迈步走去,“那就随便你吧。”

    方白和海夏看了看四周,各方势力密布在眼前,他们心里只有一声声叹息。

    这都是中域的势力,即便不是中域的势力,也都是在临天大陆拥有一定地位的人。

    这些人,平时在中临都可是很难看到的,可是现在一个王者菩提,让他们全部聚集在这里

    。

    天穹峰,炼药师公会,离宫,浮云殿,星辰宗,无情宗,魅宗……

    一峰,一会,两殿,三宗!

    全部聚齐了!

    就在两人叹息之际,无情宗的方向,黑色身影在空中掠过,眨眼出现在离夜面前,挡住了他们几个的去路。

    “去我那。”无殇生冷说道,冰冷的语气,不带半点感情。

    寒冰之声入耳,方白和海夏猛地回神,几乎是反射性往后面跳了一步,警惕往前看去。

    好冷!

    当无殇的身影落入眼帘,两人又稍稍后退一步。

    无情宗的人,妈的,无情宗的人都是冰山吗?只是靠近而已,居然会这么冷!

    “不要。”离夜直接拒绝,看着突然出现的人,脑海中就不自觉回想起那天的一幕。

    这家伙还不死心!?

    她都拒绝的那么明确了,他还没有放弃。

    “我需要你。”无殇继续道,冰冷的眸子,看不出来这是在请求。

    我需要你!?

    简单的四个字在凹陷之地散开,自顾自做着自己事情的各方势力,猛地扭头,表情那叫一个目瞪口呆。

    这人不是无情宗的无殇吗?

    他需要……他需要一个男人!?

    发生什么事了!?这个走进来的炼药师,不过是灵品,无情宗怎么会这么看重?

    方白嘴角狠狠抽了一下,他要不是知道,离夜是炼药师,无情宗需要炼药师,这话听起来该多暧昧!?

    不过听说,无情宗的人,都是这样的。

    在他们眼里,只有需要和不需要,为了得到一个需要的人,他们会用尽一切办法。

    那是因为他们心里没有情,更不懂得什么叫七情六欲,他们就想冰雕而成的人,不懂得人情世故。

    以前他以为那只是中域传过来而已,听听也就算了,真正的无情宗,这么可能不懂七情六欲,人情世故。

    这要是不懂,如何创建一个那么大的势力!?

    可今天看到这个无情宗……貌似是少宗主,他算是知道了,传说不假!

    任洁擦了擦额上冷汗,极其无语的看着无殇。

    一个男人对另外一个男人说这种话,真的是太怪了。

    一身鸡皮疙瘩!

    就算知道无殇的意思不是那个,听着还是会觉得,感觉好渗人!

    “你能走远点吗?”离夜满头黑线的看着无殇,咬牙切齿吐出几个字。

    妈的,这个人真的是无情宗少宗主!?

    无殇迟疑了一会,扭头看了看四周,注意到他们眼中的惊奇,诧异,错愕,这才转身往回走

    。

    “我还是那句话,希望你能考虑一下,无情宗不会亏待你。”怎么样,也不能错过这样的炼药师。

    加以栽培,他必定能成为最杰出的炼药师!

    她要考虑,就真的见鬼了!

    离夜狠狠一啐,大步往相反的方向走去,目光看向四周,没有看到那一抹白色身影,然后收回了目光。

    以某邪尊大人记仇的本性,他要是在这里,只怕无情宗又要被天穹峰封杀三个月了。

    无情宗她倒是不担心,就是担心无情宗被逼急了。

    “这个少宗主说话,还真是惊死人。”海夏汗颜道,不知情的人,肯定会被吓死。

    不过中域的人,好像已经习惯了,只是惊讶了那么一下子,然后就没事了。

    “不要提他!”离夜满头黑线看向海夏。

    她现在,连“无殇”“无情宗”这几个字都不想听到。

    “好好好。”看到离夜阴沉的表情,海夏连连应道,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看样子,这个无情宗少宗主这么做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任洁无声跟在一旁,这个时候,沉默才是王道。

    青色身影站在半空中,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看着无殇的目光,多了几丝冷意,眉头微微蹙起。

    “宫主,我们不下去吗?”跟在北雪儿身后的下属疑惑问道,离宫其他人已经到了,就等宫主的到达。

    “走!”北雪儿语气明显冷了几分。

    跟在她身后的人,听到她那冷若冰霜的语气,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话。

    宫主刚才还好好的,这突然是怎么了?

    离夜刚走没几步,青色身影从空中走下,她很快就收回了目光,没有多看。

    她和北雪儿之间已经没什么了,这次见面,完全当做陌生人就好了。

    离夜是无视了,然而四周的人,谁也无视不了。

    “北雪儿!?”

    “她居然会来,太不可思议了!”

    “都说她深居简出,常年在离宫范围的山脉中修炼,这次怎么会来?”

    “谁知道,不过这美人就是美人……”

    “嘘!小心被她听到,要了你的命!”

    ……

    议论之声纷纷响起,其中更多的是敬畏和畏惧。

    三大美人的北雪儿,冷若冰霜,若听到谁议论起她,又被她听到,下场只有一个,便是死。

    谁也不知道北雪儿这是什么怪癖,可她就是不愿意有人说她,不管是说她的好,还是坏,只要被她听到,都会以凄凉的下场收场。

    看到北雪儿出现,在惊艳过后,更多人是退避三舍,避如蛇蝎。

    北雪儿从空中走下,冷冷扫视了一眼四周,被她目光扫视到的人,立刻缩起脖子,恨不得找个缝隙藏进去

    。

    “恭迎宫主!”离宫的人看到北雪儿亲自来了,神情在惊喜过后,变得恭敬无比。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宫主会亲自来。

    要知道,他们宫主最讨厌这种场合,不管是多大的盛会,是谁举办的,又或者因为什么各方之势云集的场面。

    宫主都不喜欢参加,而这次,她居然亲自来了!

    “免了。”北雪儿站在众人面前,转身注视着前方,一丝冷意散开。

    离宫的人都自觉站在她身后,神情严谨,不敢有丝毫懈怠。

    方白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站着的北雪儿,走到离夜身后,欲言又止。

    算了,还是不说了。

    离夜和北雪儿认识的事情,一定不希望有其他人知道。

    况且他们现在,就跟陌生人一样,好像从来没见过对方。

    走了一圈,离夜终于在一个离中央最近的地方,看到了银翳的身影,她淡淡一笑,直径走过去。

    然而,这个举动,却吓坏了不少人。

    这小子,直接往天穹峰的地方走去了!?

    等等!

    好像有点不对,天穹峰这次占居了两个位置,难不成,其中一个是给这少年的!?

    所有人双眼睁大,看着离夜走去的方向,心里的疑问,越发确定。

    在众人面前,离夜大步往银翳那边走去,没有丝毫犹豫。

    墨东炎,无殇他们看到离夜走去的方向,神情中带着错愕和震惊。

    是天穹峰!

    离夜走到银翳面前,淡淡说道:“你走吧。”

    “好。”银翳微微颔首,二话不说便转身离去。

    这一幕落入众人眼帘,他们的下巴差点没惊的脱臼。

    真的是!

    天穹峰是给这小子占居的地方,妈的,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

    星辰宗,无情宗,现在甚至是天穹峰!

    那个男人,好像是邪尊身边的护卫吧,听说他只听从邪尊吩咐,难道这件事是邪尊吩咐的!

    四周议论之声涌起,滔滔不绝。

    “妈的,不就是个灵品炼药师吗?天穹峰至于看的这么重么?”

    “何止是天穹峰,你看看星辰宗还有无情宗!”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看着少年这么年轻,肯定是南境出的那个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

    “灵品炼药师不稀奇,如果是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又该另当别论。”

    ……

    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谁不想得到,这样的天赋,不管是帮哪一方实力,日后都能帮这个势力不小的忙

    。

    如今人家可能只是灵品炼药师,可谁能保证。

    一年,两年,三年后,又该有怎样的成就?

    灵品炼药师不奇怪,但是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那就是天大的一宝贝疙瘩,谁都想得到!

    “天穹峰!”简单的三个字,同一时间在不同方向响起。

    北雪儿若有所思看着离夜站着的方向,以这小子的性子,不会因为这点就会成为天穹峰的炼药师,这点她倒是不担心。

    只是银翳……

    他连天穹峰自己的地方,都是别的护卫随从在守护,而他却守在给这臭小子的地方。

    如果是因为这小子是炼药师的身份,那也太看的起了。

    “宫主。”一直跟在北雪儿身边的随从,再也忍不住了。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宫主,难道宫主也是因为那少年是炼药师,所以格外关心吗?

    “何事?”北雪儿淡淡回答,目光依旧落在离夜身上。

    “鸾儿发现宫主好像格外关注那个少年,您是因为这少年,便是那个十八岁的炼药师,所以才会格外关注他吗?”鸾儿不解问道。

    宫主几次的情绪变化,好像也是因为这少年,这少年有这么大的魔力吗?

    注视着离夜的眸子突然僵硬,可在外人看来,还是一片冰寒,看不出什么其它来。

    “特别关注?”北雪儿扭头看去,有吗?

    鸾儿的脸色顿时苍白,立刻单膝跪下,“鸾儿是胡说的!”

    宫主怎么会对一个少年特别关注,肯定没这回事,一定是她看错了!

    “起来吧。”北雪儿淡淡说道,收回目光,看向离夜,只是这次看离夜的目光,淡了许多。

    特别关注么?

    不能这样!

    “谢宫主!”鸾儿小心翼翼站起身。

    以后她再也不敢多说话了!

    而无情宗这边,无殇轻喃出三个字,脑海中响起在风启大陆的那一幕,冰凉的眸光之中,难得的透出了一丝不解。

    邪尊曾经去过那个地方,当时的他,好像在寻人,寻的人,好像就是这个炼药师。

    他们是什么关系?

    墨东炎是最淡然的,他知道离夜和纳兰清羽认识,在天穹峰肯定也有着地位,看到银翳的举动,他也没什么惊讶。

    面对众人猜测还有议论,离夜直接当做没看到,找了个地方席地坐下。

    偶尔感觉到几道特别灼热的目光,她也没有多在意。

    在她决定往银翳这边走过来的时候,就想过了。

    她一旦在这里坐下,接连而来的猜测肯定很多,但更多的是炼药师这个身份,所以,这样也没什么。

    再怎么样,也只是猜测,舆论嘛,什么时候都会有,不能证实的事,那也只能是猜测

    。

    接下来几天,所有人就都在等着王者菩提出世,同时也在看着。

    他们想证实心里的猜测,然而除了那天,离夜和银翳有一点交际,就再也没有其它什么接触。

    一开始等着的人还很多,结果慢慢的,大家的注意力就移开了。

    为了一个无法证实的猜测,费那么心思,在他们看来,没有这个必要。

    七天时间过去,中域各大势力能够做主的人,基本上都到的差不多,几大巨头势力,也到了不少人。

    星辰宗,墨东炎,无情宗,无殇。

    魅宗,是她们的一个长老叫婠婠,在魅宗的地位不低。

    浮云殿,是他们殿内的三大长老,分别叫云海,云渊,云山。

    离宫,自然就是北雪儿。

    炼药师公会的人还没到,可他们一定会来,这点不用怀疑。

    天穹峰这边,没有人敢抱希望,邪尊会亲自来。

    王者菩提尽管重要,可几大巨头势力,除了北雪儿来了,其它派来的都只是长老,或者是少宗主。

    如此,他们哪里还敢奢求邪尊会到。

    离夜坐在石块上,看着浮云殿的来人。

    清羽说,去浮云殿的人查探,他们并没有带回来什么人,浮云殿甚至都没有什么动静。

    难道,日月殿和浮云殿并没有什么关系?

    她记得当年,也有几个临天大陆的人追着墨东炎到风启大陆,当时那几个人,好像也知道日月殿的存在。

    被他们围攻到最后,无殇来了,他们好像还认识,就是说,无情宗也有这个可能。

    “什么时候探探才行。”离夜喃喃道,收回目光。

    无殇既然想请她去无情宗,这事就好办多了。

    “探什么?”任洁凑到离夜面前,好奇地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看着凑到面前的人,离夜蹙了蹙眉头,身体稍稍往后倾斜。

    “没什么。”

    任洁摇摇头,一声叹息,“我到现在都还觉得不真实。”

    天穹峰的人居然想会给他们让位置,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离夜到底是什么人?

    即便是炼药师,也不能做到这样吧?

    “任姑娘,谁都会觉得不真实。”方白揉了揉胸口,他到现在还觉得像做梦一样。

    当时离夜往这边走来,他是要阻止的,对方毕竟是天穹峰啊!

    可结果,天穹峰不但没有对他们怎么样,还把地方让给了他们,难怪离夜一点都不着急。

    “唉。”海夏重重叹了口气。

    天穹峰,天穹峰啊

    !

    离夜摸了摸鼻子,他们一个个这是什么表情。

    “炼药师公会的人来了!”

    不知道谁惊呼一声,吵杂的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统一往一个方向看去。

    银色衣袍在风中摇曳,浩荡的队伍大步走来,胸前的徽章,折射着光芒,耀眼夺目。

    看到走来的人,四周不少炼药师都站起了身,理了理皱起的衣服。

    离夜看到他们的举动,没有理会。

    他们都是要依靠炼药公会的人,而她不是,这些客套,做和没做,对她都没什么区别。

    方白站起身,看了一眼离夜,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他什么时候才能做到离夜这样,不管是谁来了,都能够不为所动。

    可他……

    目光触及到炼药公会中的几道身影,方白立刻蹲了下来,扯了扯离夜的袖子。

    “离夜,这次丹家的人也来了!”丹家的人他虽然不是都认识,但丹家那个男人,总不会认错。

    灵君级别,和离夜还打了一架,跟着丹家的人一起来了!

    丹家?

    离夜挑了挑眉头,抬头看去,“嗯,是来了。”

    丹家的人来又如何,这么惊慌做什么,他们人都在这里,丹家的人也到了,就算是走也来不及了,况且她不会走。

    “你这么冷静?”方白正要说,但是看到离夜平静如初的模样,嘴角一抽。

    他这么冷静真的好么?

    好歹对方也是丹家,丹家的人都上门了,他就不能表现的正常点?

    常人现在都不会冷静了好么,他可是杀了丹家的丹敏!

    丹家送进炼药师公会的人,天赋不会太差,这些他都不知道么?

    “着急他们就不来了吗?”离夜指了指越来越近的人,他们脸上还带着几分怒意,身边还跟着丹家的那个人。

    这些她都看到了,来了就来了呗。

    方白想了想,随即应道,“也是。”

    现在就算是走也来不及了,而且干嘛要走,生死不论又不是离夜说的,他们丹家自己的人说的这话,难道自己还不敢承认么?

    “离夜,他们往这边来了。”任洁小声说道,真的过来了。

    离夜点点头,是过来了。

    众人看到炼药师公会的人以来,直接往离夜那边走,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天穹峰如此,炼药公会又如此!

    不等炼药公会的人走近,跟随着他们一起来的丹丰已经先走了过来,伸手怒指着离夜。

    “就是他,就是他杀的敏儿!”敢动他们丹家的人,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