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十八章 百剑归一!
    黑亮双眸看着丹敏,红唇轻启,吐出四个字,“生死不论?”

    生死不论,很好!

    离夜眼中含着的笑意,逐渐加深,却不曾有半点温度。

    “没错,生死不论!”丹敏果断回答,她没有见过,有哪个炼药师不佩戴徽章的,他要是炼药师,肯定会佩戴徽章。

    还有什么不敢赌的,她一定要找个最好的理由杀了他!

    丹敏对离夜的杀意,赤裸裸的显露着,每个人都能看出来。

    离夜不动声色注视着她,将她的杀意尽收眼底,嘴角弧度加深,越发完美。

    想杀她?可是要付出加倍的代价的!

    “你……唉!”站在丹敏身边的中年男人重重叹了口气,他此时也只能祈求,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

    眼前这个年轻小子,虽然年轻,但是年轻的人那么多,不一定是那个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

    “来来来,我们先找个好点的位置。”方白转身走去,等会观战,找个好点的位置才行。

    丹敏,貌似只是旁系的一个小姐,天赋在他们家族的同龄人中还算可以,被举荐进了炼药公会主会学习。

    海夏迟疑了一会,目光在离夜身上停留了一会,这才转身跟着方白离开。

    他知道离夜这小子没有什么不敢的,灵者实力在中临都照样横行,没有几个人能做到如此吧。

    所以杀一个丹家的人,他哪里会有什么犹豫,以离夜这小子记仇的个性,不会放过丹敏,丹敏还是自求多福吧。

    “我们也走远点。”展瞳扭头对的孟银瓶说了一句,便自顾自离开。

    看着展瞳走远,孟银瓶皱了皱眉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的展瞳,和以前又一样了,好像刚才那个打丹敏的人不是他。

    刚才的他,是因为上次的炸炉,还是他一直有这一面,只是不曾有人发现过?

    离夜若有所思看着展瞳的背影,心里越发确定,展瞳是真的变了,然后她便收回了目光,不再去看他。

    展瞳变了和她也没什么关系,经过上次的事,他有变化也没什么可奇怪的,他要做什么,那是他的事,不牵扯到她这里,她也就当做不知道。

    可他的要是……那她可就不会手下留情了。

    丹敏看着方白他们几个走远,脸色顿时黑了半边,神情布满了阴霾。

    他们这算什么意思!?

    不同方白他们几个知情的人,围观在周围的一帮子人,不但没有退,反而靠近了。

    炼药师徽章,这种东西要是拿出来,丹敏就是个死啊!

    相反的,他要是拿不出来,他就得死。

    可不管结果是哪种,赌注都太大了,丹家的人明显就是想要那小子的命,还找想找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

    可这个世上,除了中域那天才炼药师,以及南境曾经传出来过的炼药师,还能有这么年轻的炼药师,这小子看上去,没有十八岁吧?

    离夜本就是女扮男装,即便是用丹药改变了一点自己的样子,让五官看上去没有那么女子那么柔美,可和同龄的男人一比,看上去还是要小很多。

    在他们眼里,离夜一点都不像是十八岁的少年。

    这边的动静,整个山峡都惊扰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少势力也纷纷赶来。

    就拿中临都来说,婆罗门,天雷刹,影门的人,都围了过来,远远观看着。

    他们的眸光停留在离夜身上,久久不能移开,南境遥传而来的天才少年,在他们眼中,逐渐和离夜的身影重合。

    就是他么?那个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

    丹敏得意看着离夜,她就不信,这个人真能拿出炼药师徽章来,炼药师的徽章,他以为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拿出来?

    简直是做梦,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炼药师的,没有那种天赋,逞什么能!

    “怎么,你还不拿出来,不会是拿不出来吧?”丹敏笑道,看着离夜露出的杀意,越发浓郁。

    他要是拿不出来,他这条命,自己就收了!

    “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找死,小爷就成全你。”离夜点头应道,低头看向的戴在手腕的储物手镯。

    看到离夜的举动,站在周围的人屏住呼吸,眼睛都不眨一下。

    他难道真的是炼药师!?

    丹敏眼皮一跳,看着离夜的举动,心跳漏跳了一拍,随即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只是故作声势罢了,肯定不会有炼药师徽章的!

    冷硬徽章出现在离夜指尖,她看了一眼,抬起手臂,伸手向丹敏,将徽章递到她的眼前。

    熟悉的图腾,熟悉的徽章,三星整齐排列,刚硬的徽章在阳光折射下,一丝光芒稍纵即逝,却耀眼无比。

    一时间,四周寂静,所有人如同石化了一般,保持着原本的姿势,呆呆注视着那一枚熟悉而又陌生的徽章。

    当真是炼药师!

    灵品炼药师!

    三星上等!

    老天,没有看错,这看上去无比年轻的小子,真的是炼药师!

    他拿出了炼药师徽章,还炼制出过灵品上等丹药。

    如此年轻,如此年轻!

    顿时,所有人脑中一个激灵,仿佛有什么在脑海中复苏。

    南境这次炼药师比试,出了一个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这小子可年轻了!

    小子可年轻了!

    这小子,连主会的人都格外看重,中域几大巨头,就连天穹峰这次都派人邀请,可人家就是不搭理!

    还有件事你们不知道吧,听说他精神力可怖,就连火焰也极为霸道,当时也有一个天赋很高的炼药师,他的火焰,让万火俯身相迎,可这小子的火焰一拿出来,比试场上,所有火焰全部熄灭!

    这次比试,只有他一个人炼制出了丹药!

    ……

    曾经听说过的传言,一句接着一句在脑海中苏醒,每想起一句,曾经幻想过的轮廓,就越发清晰。

    这少年,这小子,他就是那个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

    看到这里,所有人的目光转而落在了丹敏身上,他们眼中多了一丝戏谑,还有讥讽嘲笑。

    她这算是,自己作死么?

    现在这少年的炼药师徽章拿出来了,她该如何?

    那枚熟悉的徽章映入眼帘,得意中的丹敏顿时看傻了眼,只见她瞳孔缩紧,目光呆滞,眼中透着无法置信的不可思议。

    徽章!炼药师徽章!

    这怎么可能,他手里怎么会有徽章!

    他不可能是炼药师,这么年轻的小子,怎么可能是炼药师!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这徽章肯定不是你的!”丹敏恼羞成怒大声吼道,这徽章怎么可能是他的,一定是别人的!

    离夜不急不缓把炼药师徽章佩戴在胸前,含笑看着丹敏,脚步迈进一步,冰冷蚀骨的声音在空中徐徐响起。

    “那你倒是说说,小爷这徽章不是我的,是谁的?”灵力在手掌之间沸腾,直逼丹敏,坑是她自己挖的,当然就该她自己填,拿她来填!

    丹敏看到离夜指尖跳跃的灵力,心里狠狠一颤,脚步不自觉后退。

    不是这样的,该死的是他,是他!

    “你说的,小爷答应了,那现在,你是不是该履行承诺了?”离夜再逼近一步,霸道强悍的气势如潮水般往四周蔓延。

    生死不论,这四个字,可是她说的。

    “你,你……我可是丹家的人。”丹敏脸色苍白,完全没了刚才那盛气凌人的气势。

    她是丹家的人,杀了她,他也别想好过。

    “丹家?丹家就不用遵守承诺,丹家很大?”离夜嗜血轻笑,冰冷蚀骨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压迫。

    丹家,那又能如何!

    她要杀的人,可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

    听到丹敏的话,围观的一帮子人眼中多了几分鄙夷。

    丹家,她这个时候把丹家搬出来,算什么意思?

    约定是她自己说的,生死不论也是她自己说的,现在这少年拿出了炼药师徽章,先是说这炼药师徽章不是他的,还把自己的身份给摆了出来。

    丹家,还真是讽刺!

    “不要,不……”丹敏脸色苍白,恐慌将她吞噬,她整个人都傻了,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离夜手上的灵力沸腾到了极点,杀意浓浓。

    她说生死不论,自己答应了,现在说才说不要,晚了!

    蓝紫色的灵力轰然展开,离夜的身体往前倾去,直逼丹敏。

    灵力笼罩而下,离夜双手滚动着灵力,空气在灵力之下,不停扭动,仿佛这片空间都会随时碎裂。

    “不要,不要!”丹敏看到飞身而来的离夜,脚步不停往后退。

    可惜,她身体的僵硬,严重影响了速度,而离夜的身影,已经到了她面前,沸腾的灵力直逼丹敏而去。

    “住手!”一声呵斥炸开。

    站在旁边的中年男人,在此刻,也有了动作。

    他瞬间走到丹敏面前,双手握拳,灵力在手上暴动,直接迎上离夜的攻击!

    “嘭——”

    两股力量相撞,轰然一声巨响,响声震动大地,山峡发出无限回音!

    力量轰然炸开,余力以两人为中心,往四周散开,空气如同海浪一般,掀起高潮!

    站在中年男人身后的丹敏,整个人如同脱线的风筝,从空中划过弧度,狠狠坠落在几丈之外。

    围观在四周的人,急忙散开,看到那横扫开来的余力,脚步更快。

    他们终于知道,刚才那几个人为什么说找个好点的位置了,感情他们早就知道,这几个人会打起来!

    妈的,早知道这样,他们也应该早点离开,找个好位置!

    所有人深深后悔,他们要是早知道,何必跑的像现在这么狼狈。

    离夜目光冰冷注视着挡在丹敏面前的男人,手上灵力没有丝毫减弱,凌厉的杀气,冰寒蚀骨,让人胆颤。

    “你也来找死!”灵君?他以为灵君级别,就能阻止!

    中年男人冷冷轻哼,低声说道:“小子,你要适可而止,招惹上丹家,即便你是炼药师,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他们丹家在临天大陆,在炼药师公会都有着无法估算的地位,岂是他一个小子能够招惹的!

    丹敏任性自大了一点,但他抓着这点不放,直接动手杀人,还把他们丹家放在眼里么!

    “丹家?别用丹家来压小爷,小爷敢杀你们丹家的人,就不曾怕过你们丹家!”霸气十足的声音炸开,是那般的轻狂不羁,嚣张肆意!

    灵力加重,离夜接住掌力之间的冲击,腾空跃起,走到空中。

    白衣少年一跃而上,翻

    跃而上,翻滚着身体,眨眼间,泛着蓝色剑气的长剑,出现在他手上,冰冷蚀骨。

    “诸神剑式——诛灭!”

    长剑横扫,一瞬间,幻化成十把,整齐排列,同时往中年男人那边直逼而去!

    蓝色剑气在空中翻滚,透着蚀骨杀意,剑气翻滚,罡风狂啸,空气如同大海涛浪一般,翻滚起汹涌巨浪!

    中年男人看到直逼而来的长剑,脸上闪过一丝惊慌,急忙拿出自己的兵器,然而一把长剑,同时幻化出十把,形成一字同时逼近,他也只能后退。

    “轰轰——”

    蛮荒之地,激起百丈沙尘,长剑所到之处,布满了一道又一道狰狞痕迹。

    灵力席卷,如同滚滚江河,凝聚的一条巨龙,翻云覆雨间,仿佛要将天地吞噬!

    大地颤动,山峡两旁发出一声声可怖的回音,落入耳畔,让人只觉得头皮发麻,心中胆颤不已!

    余力席卷开来,看的围观的人是目瞪口呆,诧异连连。

    “妈的!灵者居然直接动手劈灵君!”

    “灵者级别,居然有这么强劲的力量,他不是炼药师么!?”

    “什么时候炼药师也这么厉害了!”

    ……

    炼药师在灵师修炼方面不强,这是众人所知,离夜突然的冲击力,强劲霸道,连灵君也敢直接劈,在所有人眼里,简直不可思议。

    以后谁还敢说,炼药师在灵师这方面不强?

    这叫不强?

    远远看着这一幕的几个人,不禁擦了擦额上冷汗,复杂的表情,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离夜这小子,每次出手,都能吓死人。”方白汗颜道,灵君和灵者差了一个级别好么,离夜竟然直接出手劈下去!

    和离夜在一起时间久了,心脏都有可能被吓出来。

    “他的确是很强。”海夏若有所思道,可灵君和灵王,又是另外一回事。

    贺极到底是怎么死的?

    “喂喂喂,海夏,你可是灵王。”方白鄙夷提醒道,灵王这么说灵者,好像有点不对吧。

    哪里有灵王说灵者很强的,整整两个层级,一步已经是比登天还难,现在是两步,两步好么!

    海夏没有回答,目光注视着离夜,尽管不想承认,但是离夜的实力,早已超出了同龄人,甚至,连同等级的人,都未必比的上他。

    “我靠!不过是晚来了几步,这小子怎么又跟人打起来了,对方还是灵君!”墨东炎匆匆走来,就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很脆啐。

    任洁瞪了一眼墨东炎,重重一哼,“还不是你的错,每次的都要跟我争!”

    他要是不争,好歹他们能赶上来,知道发生什么事。

    “谁跟谁的争?”每次的不都是她争么?

    跟在墨东炎身后的人,听到墨东炎话,顿时一阵汗颜,心里暗暗嘀咕。

    少宗主,你可是堂堂星辰宗宗主,而且你们现在不又争起来了么!

    站在山峡之上的北雪儿眸光有些深邃,看着离夜手里的招式,目光久久没有挪开。

    “诛神剑式。”他叫离夜,会诛神剑式。

    现在还有什么可疑惑……

    站在北雪儿身后的人心里泛出疑惑,但终究什么都没问,疑问在心里盘旋。

    宫主这是怎么?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宫主。

    “小子,你别太过分!”中年男人退到一丈外停下,凶狠地看着离夜。

    他不出手,当真以为的丹家好欺负!?

    离夜的冷冷轻笑,吾邪在手上翻转,冰冷的气息散开。

    “小爷还有更过分的,你要不要看看?”离夜冷冷笑道,目光落在几丈外躺在地上的丹敏身上。

    过分?这样的话在他们嘴里的说出来,也不怕闪了舌头。

    是她让丹敏立下这样的承诺?是她说的生死不论?

    中年男人顺着离夜的目光看去,看到躺在不远处的丹敏,心里咯吱一响,涌上不好的预感。

    他还是想杀丹敏,到现在还没死心,好大胆的小子!

    “大胆的小子,你不过只是灵者级别就敢如此是嚣张,仗着自己有点天赋,就可以目中无人了么!?”陨落的天才多了去了!

    红唇舔了舔唇瓣,冰冷的笑容变得嗜血,红唇轻启,“目中无人?”

    他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目中无人吗?

    现在这样就是目中无人了?

    “剑技——烈焰万影刃!”

    吾邪往空中飞去,冰冷的气息笼罩向四周,冰冷还未曾过去,紧接着便是炽热的笼罩而下。

    无数火光化作锋利的刀刃,伴随着泛着蓝光的长剑笼罩而下。

    箭雨细如牛毛,如同一张大网,往中年男人笼罩而去。

    强势之力笼罩而下,那人猛地抬头看去,当他看到那如巨网笼罩而下的刀刃,立刻提起手中大刀。

    “武式——阴极刃!”

    刀锋四射,闪烁着寒光,狂风肆意,灵力往空中蔓延而去,迎上落下来的细刃。

    只见他脚下稍稍用力,大地裂开如蜘蛛网一般的龟裂,他站着的地方,硬生生凹下去了一个坑洼!

    翻滚的波涛,肆意狂舞,天空掀起无数细雨,细雨化作刀刃,如离弦之箭,笔直而下!

    强势的飓风,狂躁暴力,大地连连震动,如一张无形横向瀑布,掀然而上!

    “轰——”

    “哗啦——”

    “嘭嘭嘭!”

    天崩地裂之声响起,响声震动在天地之间,大地仿佛随时就要碎裂!

    余力横扫肆意,暴躁到了极点,围观在四周的人,不论实力高低,纷纷皱起了眉头。

    蛮荒之地,沙尘漫天,强势而去。

    空中白色身影,手掌转动,灵力在手上肆意狂舞,带着狂啸的波涛。

    “诛神剑式——烈焚!”

    “剑技——百剑归一!”

    掀起的尘沙在空中不停跳动,明明是细小轻微的颗粒,却可以看到它们砸动了空气,让空中泛起层层涟漪。

    “武式——夺魂斩!”

    那人毫不懈怠,却也不得不用上全力,哪怕他的对手只是灵者。

    他知道,这少年,不是普通的灵者。

    若是普通,他们之间相差了一个级别,自己怎么会逼迫成现在这个样子,不得不迎战对决!

    沙尘呼啸,在空中掀起高潮,如黄色的雾霾,在空中弥漫。

    即便已然如此想,一些实力高的人,还是能透过这些,看清楚沙尘中的对战。

    那一招一式落入眼帘,他们脸上多了几分诧异。

    目光落在离夜身上,忍不住狠啐。

    这样的灵者,也太变态了!

    他们什么时候见过,灵者把灵君逼成这样的!

    站在山峡之上的北雪儿,透过沙尘,看到隐约闪动的寒光,眼中闪过诧异。

    百剑归一……这,这不是万剑朝宗的招式吗?

    还有,这臭小子的百剑归一,要对付的并不是丹家的那个人,而是……

    顺着寒光闪动的方向看去,北雪儿怔了怔,随即露出了笑容。

    臭小子,还真不是一般的记仇,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没往要杀了丹家的那个女人。

    中年男人看到离夜的招式,不屑一笑,“小子,你这就这点本事,还是赶紧退去,别自取其辱!”

    他完全忘了,自己是灵君级别,而离夜只是灵者。

    他一个灵君被灵者逼到这种地步,到底是谁没本事,他自己好像还没有想清楚。

    “是不是只有这点本事,你很快就知道了。”离夜手掌翻滚着灵力,吾邪剑笔直而去。

    “锵锵锵锵……”

    四周兵器震动的声音响起,冰冷清脆,仿佛是在谱一曲高歌。

    不少人感觉到手上的震动,低头往自己手上看去,却发现,他们挂在身边佩剑,自动往空中飞去。

    他们两个站在沙尘之中,四周一道道寒光从面前飞过,直逼不远处的丹敏而去。

    “咻!”

    “咻咻~”

    剑刃在空中飞过的声音响起,以吾邪为首,上百把长剑跟随其后,直逼丹敏!

    北宫弑此时要是在这里,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呼不已。

    这就是经过减缩的万剑朝宗,招式,身法,除了力道有所减弱,召集的兵器只有一百多把。

    而这一百多把剑,往不同地方飞落,以不同的招式坠下,谁也不知道,哪一把剑会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攻击而下!

    这百剑归一的攻击,就如同缩小版的万剑朝宗。

    也就是说,万剑朝宗在离夜的手上,又变成了另外的招式——百剑归一!

    上百把兵器在头上飞过,为首吾邪,如同王者一般,号令着它们。

    长剑分开,往不停方向坠落,而丹家的那个人,看到离夜的这百剑归一,只是不屑一笑。

    这样的攻势,岂能伤到他!

    自大的小子!

    看到丹家那人的表情,离夜淡然站着,手舞动着灵力,嘴角笑意加深。

    没有人发现,在这百剑齐攻之下,一把泛着寒光的长剑,往另外一个方向飞去,如一道蓝色闪电在空中穿行,速度快到让人咋舌!

    当有人发现这点,这把见,距离丹敏,不过一丈的距离,眼看着就要没入她的身体。

    这一切,无人再能阻止!

    看到这一幕的人,脸上的表情,活像是看到鬼了一般。

    见鬼了,这是怎么做到的!

    同时操控上百把兵器,以不同的方式攻击,甚至还能抽出一把,去杀几丈外的丹敏。

    妈的,这小子!

    好歹你的对手也是灵君级别,这么嚣张,真的好吗!?

    有哪个灵者,面对灵君,还能抽出一部分招式,去攻击别人,甚至是——击杀!

    这一剑,所有人看在眼里,他们知道,丹敏逃不过去!

    她,必死无疑!

    而丹家的那人,好像也发现了这一点,看到那往丹敏飞去的吾邪剑,他脸色骤变。

    “你做了什么!?”听到这些声音,他不禁怒吼,这些剑怎么会这样!?

    明明自己的已经牵制住了他,他是怎么做到去攻击丹敏的!

    这一剑,他已经没时间去阻止了,可偏偏丹敏被余力震伤,现在昏迷了过去,根本没有人能够阻止。

    “做什么?当然是履行承诺了,你们丹家是炼药师家族,难道说出去的话,可以不作数吗?”既然是生死不论,那当然必须是死!

    她说的生死不论,那便是死!

    “你敢杀她,丹家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那人怒吼道。

    一定会,他敢这么做,丹家一定会把他

    一定会把他碎尸万段!

    离夜看着和自己对战的人,冷冷一笑,没有回答,再次同时,几丈之外,嗜血的声音响起。

    刀刃没入血肉,不带半点留情,只听到丹敏一声闷哼,然后再也没了动静。

    离夜的举动,已然是最好的回答。

    “不——”

    凄厉的嘶吼响起,透着难以置信,还有最后绝望。

    他真的敢!

    他的举动在告诉自己,他敢!

    敢动丹家的人,敢杀丹家的人,对丹家,他并不放在眼里。

    “嘭——”一个分心,离夜挥出一拳,击打在他身上,他脚步连连后退,翻滚的灵力,瞬间消失无踪。

    离夜也收起了招式,微微抬起下巴,看了一眼不远处,冷声叫道:“吾邪!”

    蓝色闪电眨眼飞过,在空中形成一道冰冷弧度,如同腊月寒风一般。

    离夜伸出手,吾邪稳稳落在她手上,四周的人看直了眼。

    这兵器,竟然有了器灵!

    这怎么会,简直太不可思了,要知道,即便是超神品,或者超神品以上的兵器,都未必能够拥有器灵。

    器灵对于兵器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而这少年手上的剑,竟然拥有了器灵!

    他到底是什么人?

    年纪轻轻,灵品炼药师,灵者灵师,还拥有这样的兵器!

    离夜拿过吾邪,剑指丹家的那人,冰冷蚀骨的声音随即响起。

    “丹家的人,小爷杀了!丹家若是想报仇,小爷等着,你们敢来,小爷就能灭了你们!”铿锵有力的声音震动四周!

    此时不知道哪里来的微风吹拂而过,将沙尘吹撒。

    少年手持长剑,后背挺直,傲立在天地之间,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肆意狂舞,是那般的轻狂嚣张!

    微风吹起过臀的马尾,墨丝随着衣袂吹拂,阳光洒落,照射着这一切,少年身后,仿佛绽放着万丈耀眼的光芒!

    四周是那般寂静,久久都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所有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傲立的身影,宛若黑夜中,那一颗最耀眼的星辰,展现他璀璨夺目的光芒,让人无法挪开眼!

    精致的脸上,杀伐尽显,像是在告诉所有人,他这话,并不是说说而已。

    长剑回鞘,少年漠然收回眸光,转身走去。

    她不管什么丹家还是炼药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欺我,必当千倍奉还!

    丹家丹敏,她杀了,丹家若是寻仇,她等着!

    可那时,死的就不是一个丹敏,而是整个丹家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在众人瞩目下,白衣少年越走越远,直到最后变成一个模糊的白点,消失在众人眼前。

    他们才能慢慢回神,看着倒在血泊中的丹敏,不少人狠狠打了冷颤,更多的是懊恼不已。

    刚才那一刻,他们竟被一个少年给震慑住了,而且他不过灵者级别。

    还有,他刚刚说什么,丹家敢来,他就敢灭!

    靠!

    太嚣张了,太嚣张了!

    这小子真的是灵者吗?灵者竟然敢说这种话!

    就算他是炼药师,也只是灵品,可丹家是一个炼药家族好么,一个炼药师能比的上一个炼药师家族吗?

    然而刚才他的表情,又仿佛在说,不相信大可以试试。

    丹家敢做,他就能灭!

    “臭小子,他就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嚣张吗?”山峡之上,北雪儿冷声说道,透着丝丝不满。

    然而含笑双眸,以及双眸中的宠溺,却是相反。

    “是挺嚣张的,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公子少爷,以前好像从来没听说过。”北雪儿身边的人愣愣说道,心有余悸拍了拍胸口。

    刚刚那一刹那,她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就没见过这么嚣张少年,天才自负,可他根本就不是自负,而是嚣张!非常嚣张!

    “谁家的公子少爷?”北雪儿嘴角微微勾起笑容,目光没了焦点,却依旧随着离夜的身影移动,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离宫的人听北雪儿的话,也没敢轻易回答,这个问题,毕竟他们也不知道。

    “他就该如此嚣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北雪儿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然后转身离开山峡高处。

    留下一头雾水的离宫众属,半天也没明白,他们宫主,为什么会这么说。

    离夜走远了好久,方白和海夏才回过神,急忙跟上去。

    “方白,我以前以为这小子已经够嚣张了!”海夏擦了擦额上冷汗,可今天看到,眼前那些根本就不算什么!

    妈的,他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小子,指着丹家的人就敢这么说话。

    丹家要真的找上门来,他该怎么办?

    “我也没见过啊!”方白汗颜道,壁城那时候,他也没见过这样的离夜。

    可现在看起来,这才是真正的离夜,嚣张轻狂,桀骜不羁。

    “赶紧跟上去看看吧,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海夏说完,回想起自己利用离夜脱身那件事,后背不禁冒出冷汗。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明明离夜不过灵者,以海家的势力,根本不用怕一个灵者级别的少年。

    可回想起离夜的话,他就不禁庆幸。

    离夜只是让他做打手和钱袋,让他每天痛上一回,没有去动海家。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连他自己都没有弄清楚。

    “娘亲啊,刚刚那个,真的是离夜?”任洁站在原地愣愣问道,脑海中想起微风吹拂衣袂的那一幕。

    那就像是璀璨耀眼的星辰,一直低调着,突然有一天,展露出自己耀眼的光芒,让天下为之一震!

    不对啊,离夜一直都是那样,只是现在这会,变得更耀眼了!

    “赶紧跟上去的看看。”墨东炎拍了拍任洁,想到在风启大陆的事情,心里的震撼也少了一点。

    当年的风启大陆,先天天阶的实力,杀了宗师!

    这些人要是知道,只怕吓的魂都没了。

    不过这小子还真是,是太嚣张了!

    还是禽兽!

    妈的,哪个灵者在对战灵者的同时,还把自己想杀的人给杀了!?

    这简直……太他妈不可思议了。

    他都不知道离夜是怎么做到的,每次的举动,都是这么惊天动地泣鬼神。

    留在原地的人还没有散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心情才平复了下来。

    心情是平复了,但是,那少年的一切,早已刻入心中!

    这次,谁都会知道,王者菩提出世之地,来了一个嚣张霸道的少年,他可是连灵君都能对战,不但如此,和灵君对战的同时,他还能把自己想杀的人给杀了!

    一个层级的距离,在他这里,好像都变得微不足道了!

    丹家那人愣在原地,脑海中还不停回响离夜刚刚说的话,脸上的神情,逐渐变得冰冷。

    “臭小子,我丹丰告诉你,丹家不会就这么算了!”丹丰轻哼一声,扬长而去。

    这一次,丹家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

    敢杀他丹家的人,就要付出代价!

    孟银瓶和展瞳站在不远处,看到忿忿离开的丹丰,孟银瓶脸上划过担忧。

    “展瞳,离夜这算不算是彻底和丹家闹翻了?”把丹敏杀了,炼药师公会不知道会怎么样,希望会没事。

    只是杀了炼药公会的学徒,怎么的,公会的人,也会去找离夜的。

    “闹翻又如何,他的事,你我管不着。”展瞳淡漠回答,然后大步走去,将孟银瓶扔在身后。

    孟银瓶站在原地,看着的展瞳远走的背影,抿紧嘴角。

    他,真的变了……

    云端之间,白衣男人,踏着优雅地步伐,每走一步,空气都会微微颤动一下,荡开细微的涟漪。

    听到地上的吵杂,他俯身一看,映入眼帘就是山峡之间,布满的狰狞,以及散落一地的剑器。

    随即他继续往前走去,深邃眸光,不见一丝波澜,深不可测。

    不管身后如何,离夜早已走远,将一切吵杂抛却在身后,不去理会。

    话她已经说了,丹家要找上门来,最好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人,她既然敢杀,就不怕他丹家的人!

    丹家,便是请来炼药师公会,那又能如何?

    离夜走过,两边山壁空荡荡的,他们都听到动静,往刚才那里看热闹去了,还没回来。

    轻缓的脚步走在山峡之间,脚下乱石纵横,起伏杂乱。

    又走了几步,眼角余光往后面看了一眼,缓慢的脚步停了下来。

    “你一直都躲在暗处,有什么事大可以走出来说,小爷今天心情好,说不定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清冷的声音传开。

    离夜双手抱臂,身体微微斜靠,注视着前方,等待着暗处的人走出来。

    ------题外话------

    呃,本来以为今天能早点更新的,结果今天某甜的娘亲和老爹过来了,去接了他们,回来有点晚了,码好字,已经到现在了,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