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十七章 给自己挖坑!
    ()千里之原,看不到一处生机,凄凉一片,枯黄之地,花草枯萎,树木凋残,远远看不到一处生机。

    黄沙缭绕而起,随着微风飘荡,凄凄凉凉。

    绝代风华两道身影,站立在平原之中,白衣如雪,风姿夺目,为这片凄凉之地,增加了一抹亮丽的风景。

    身穿银色铠甲的几人,远远站在百丈之外,不敢靠近。

    几人欲言又止,动作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始终不知道怎么开口问心中所想。

    “你们想说什么?”银翳看到他们欲言又止的表情,平淡问道。

    从血宗……不对,去血宗之前,他们就是这种表情,充满疑惑的表情。

    见银翳主动开口,几人表情顿时一亮。

    “王妃怎么不回天穹峰?”

    “王……”

    “打住!”银翳冷冷吐出两个字,这些不该是他们好奇的,问那么多干嘛,尊主的处罚,他们忘了么?

    几个人一下子又收起了声音,自觉闭上嘴巴。

    银翳让他们别继续,肯定有他的用意,他们还是别问那么多了,要是尊主知道,后果严重!

    “不管你们想知道什么,只要知道,她是王妃就够了。”银翳若有所思道,不该问的,不该知道的,又何必多问。

    几人了然点头应道,他们明白!

    百丈外的两人,并肩而站,看着辽阔的蛮荒平原,没有一点生机,少年唇瓣勾起一抹笑容。

    “看到这千里荒芜,我有点相信,这里真的有王者菩提了。”离夜若有所思道,王者菩提出世,千里了无生机,灵气干枯,天色灰黄。

    如今这千里之地,全部干枯没了生机,王者菩提出世的可能,**不离十了。

    “这只是暂时的。”薄凉的声音,淡凉清冷。

    这只是王者菩提,出世前的预兆,千里无生机,那是因为天地万物的灵气,全部往王者菩提出生的地方聚拢,万物没了灵气,无法生长存活。

    等到王者菩提成熟之日,这干枯的千里大地,菩提会重新赋予大地生机,生命之源源源不断流淌,蔓延万里!

    而菩提出世,引起的枯竭情况,在王者菩提成熟之前的一个月,就会开始出现,一开始并不明显,时间久了,自然而然就会发现。

    王者菩提这次出世,除了这千里之地万物枯竭,并没有其它什么迹象,所以人们发现的也很晚,所有人都是得到消息匆匆而来。

    “是暂时的。”如星辰般闪耀的眸光,扫视着千里之地。

    现在看着只是一片荒芜,但等王者菩提出世,这里就会恢复生机。

    王者菩提的生命之源,如同河流一样,往四面八方蔓延,距离菩提越近,得到的好处越多。

    这也是各方势力,为什么会这么匆匆忙忙赶去,其实就是为了争夺好地方,方便抢夺王者菩提,也为了在王者菩提出世那会,自身能得到莫大好处!

    幸运的话,有些实力达到层级巅峰之处的人,说不定因为这股生命之源,充盈的灵气,直接晋升!

    “夜儿除了王者菩提,还想要其它的?”王者菩提,菩提之心。

    离夜扭头看了身边的男人一眼,微微一笑,“你想的没错。”

    她除了王者菩提,还想要菩提之心!

    菩提之心是王者菩提敷衍出来的,两者相伴相生,不过那也要年份久远的王者菩提才行。

    要是刚刚形成的王者菩提,未必能够敷衍出菩提之心这种东西。

    “夜儿还是用炼药师的身份?”淡然的声音中透着几分无奈,夜儿看样子是不打算和他同行了。

    “不然呢?”离夜笑着反问,暂时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

    她是炼药师,不用炼药师的身份用什么?

    纳兰清羽没有说话,眸光注视着离夜,眼睛深处闪过一丝狡黠。

    “好。”这件事后,夜儿该和他回天穹峰了,当然,这个决定,他现在是不会说的。

    这么好商量!?

    离夜狐疑看去,打量着纳兰清羽的神情,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可在这个男人脸上,又看不出什么其它。

    想多了?

    不会,肯定有什么!

    离夜心里暗暗警觉,这段时间,她还是和这家伙保持点距离!

    “夫人,你再用这种眼神看着为夫,为夫不保证现在能放你走。”腰间的手掌加重力道,含笑的眸光中,带着某种炽热。

    看到那熟悉的神情,警铃顿时大作,她嘿嘿一笑,脚步稍稍往旁边挪开一点。

    “不用了!”她还是现在走比较好,不用再等了。

    他也不看看时间地点,大白天,现在还在外面,虽然经过的人比较少,不代表不会有人从这里走过。

    又深深看了一眼离夜,放在腰间的大手这才松开,透着不舍。

    “小心点,王者菩提有为夫在。”这东西对她很重要,谁敢动,死!

    “我相信你。”离夜笑着应道,脚步轻点,她背对着空中,凌空飞去,直到地上的人影变成了白点,她才转身加快加速。

    纳兰清羽注视着远去的身影,双手负在身后,浩瀚磅礴的气势,如密网一样,往四周蔓延开来。

    几道银色身影闪过,银翳他们走到他面前,单膝跪下。

    “尊主!”

    “你们先去王者菩提出世之地,本尊随后就到。”王者菩提对夜儿太重要,他必须亲自去。

    几人微微一怔,心里划过诧异,尊主竟然为了王者菩提,亲自去!?

    “遵命!”几人尽管诧异惊奇,却还是应道,然后闪身离开。

    尊主要王者菩提,为了王妃?

    王妃在尊主心里真的很重要,他们曾经见过,尊主再需要的东西,也只是让他们去做,而这次只是王者菩提,尊主亲自出手,只是为了万无一失!

    白色身影微微移动,站在平原上的身影,不过刹那的时间,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离夜站在空中,俯身看着枯黄的最厉害的一处地方,嘴角稍稍上扬。

    就是这里了!

    山峡之间,重岩叠嶂,山峦交错,错综复杂,看不到底,原本生机勃勃,灵气浓郁之地,如今变成了一处蛮荒。

    到处都是一片枯黄,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那是一处山峡。

    山峡深处,是一个圆形的巨大凹陷,凹陷有百丈之宽,岩石密布,叠嶂起伏,这个凹陷处,才是枯萎最严重的地方。

    奇特的是,在凹陷的中央,没有生长一棵杂草,干燥的泥土显露在外。

    而山峡,山凹周围,密密麻麻,乌黑一片的地方,全都是人!

    现在这些人,已经不是中临都,或者小小的南境,而是整个临天大陆的势力,都聚集在此!

    炼药师,灵师……各种各样的人,全部聚集!

    这次来的人,少说也有上万,可惜,王者菩提只有一个。

    “先下去再说。”看着山峡入口,离夜喃喃说道,脚步正要迈出,一个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小子,你懂不懂规矩!空中之道,岂是你能够行走的!还不下去!”

    呵斥的声音传来,语气中透着高傲和轻蔑。

    正要迈出的脚步在这一声响起后,便收了回来,转身看去。

    映入眼帘的人,服饰简单,实力也并不高,只是那傲然的表情,好像自己多了不起似的。

    “你管的太宽了。”离夜的声音冷了一分,从他的服饰看来,不过是哪个势力或者家族的护卫罢了。

    空中由谁行走,天都管不了,他有什么资格!

    “宽?小子,我家主子就要到了,我家主子不喜欢有人挡在他们经过的地方。”不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有什么了不起的。

    凭他也敢来争夺王者菩提,只怕连王者菩提的面都看不到,不自量力。

    黑亮双眸一寒,四周空气骤然下降,威压散开,宛若巨山笼罩!

    “你知道你家主子不喜欢的东西,知道小爷不喜欢什么吗?”软靴迈过,离夜走近那人一步,强势之力笼罩而去。

    还在轻蔑淡笑的人,突然感觉到空气的冷冽,神情一僵。

    “你,你又不是我家主子,我为什么要知道!”一颗心在剧烈跳动,忐忑着不安。

    这,这这这小子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可怕,同样是灵者,他怎么会给自己这样的压迫感?

    “现在小爷就让你知道知道!”嚣张霸道的声音传来,白色身影闪过,眨眼已经到了那人面前。

    那人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几丈外的人出现在眼前,他还在诧异中,就感觉到一股重力在面前急速凝聚冲击。

    离夜握起拳头,直接一拳揍去,看着没什么的拳头,却重似千斤!

    “砰!”

    一拳狠狠砸下,落在那人鼻梁上,那人毫无预兆的倒下,往下面坠落而去。

    拳头轰然而至,那人痛的一张脸都皱在一起,酸疼在鼻子上蔓延开来,痛的他飘逸万分。

    两道猩红从鼻间划落,鼻梁已然断裂。

    拳头落下,那人只觉得自己整张脸都麻木了,双耳嗡嗡作响,脑袋一片空白,唯一能感觉到的,除了痛,还是痛。

    他知道自己在往下坠落,可他根本无力去拉住自己坠落的身体。

    眼前一花,白衣少年又出现在了他面前,抽疼的脸,比刚才更痛了。

    “你,你还想做什么……”

    “砰!”

    他的话还没问完,又一拳落下,这一次砸落的地方,是他的肚子。

    “唔!”那人一声闷哼,那一拳落下后,他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绞痛,好像随时都会碎裂一般。

    恐惧笼罩而来,无尽杀伐之力笼罩在身上,让人寒颤不已。

    那人惊悚打了个冷颤,面前看似无害的少年,此时犹如鬼刹,让他颤抖不已。

    拳头落在他肚子上后,离夜紧接着飞身而起,如展翅的雄鹰,锐利双眸扫视了一眼,横躺在空中急速坠落的人,她抬起腿直接踹去。

    “住手!”呵斥之声传来,几道威压席卷而来。

    听到这一声呵斥,离夜和她脚下的人,同时扭头往一个方向看去,当看到来人,她脚下的那个人,顿时笑了。

    “我主子来了,哈哈,你完了!”那人一阵狂笑,刚笑出声,扯动了鼻子上的伤口,痛的他一阵龇牙咧嘴。

    离夜注视了一眼飞身而来的几个人,身上穿着银色衣袍,胸前带着徽章。

    炼药师?

    冷冽的眸光中多了几丝笑意,耳边响起吧脚下那人的声音,她冷冷一笑。

    “你主子来了又如何,小爷照样揍你!”霸气十足的话语传开,紧接着离夜狠狠一脚踹过去。

    一声闷响响起,往下坠落的人,速度比刚刚快了一倍不止,他直接就被离夜踹下了空中。

    走来的人,眼睁睁看着被踹下去的护卫,脸上多了几分怒意。

    而在这几人的身边,还跟了两个人,他们在看到离夜后,脸上露出一抹惊讶。

    是他!

    他也来了?

    想了想,心里的惊讶就消散了。

    有什么可奇怪的,王者菩提出世,谁不会到这里来,更何况他还是炼药师,炼药公会不是让他们到这里参加比试。

    六个人一队,刚好他们就在这一队,然后还遇上了离夜。

    “你好大胆子,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打人打到我头上了,难道不知道他是我丹家的随从吗?”说话的是一个女子。

    她身穿银色服饰,胸前佩戴着炼药师徽章,眉宇间有着难以掩盖的傲然自信。

    当然,这些她也不需要掩盖,炼药师到哪里都是骄傲的。

    离夜冷冷扫视了他们一眼,目光在他们身后跟来的两个人身上停留了一会,并不打算打招呼,转身离去。

    丹家?炼药家族么?

    原来他们就是丹家的人,难怪会这么大排场,他们经过的地方,不给别人走。

    炼药公会有专门的长老会,炼药师经过考核,合格的便能进入长老会,而如今的长老之中,就有一个姓丹的长老。

    不但如此,这个丹家更是炼药师家族,以炼药为主,修炼灵师为辅。

    正因为丹家是炼药师家族,还有炼药公会的长老,在中域的地位并不低。

    “喂,本小姐再跟你说话,你是聋……”

    “丹敏!”站在他们身边的人立刻叫道,看着离夜走远的身影,心里才稍稍松了口气。

    幸好是叫住了,否则这个丹敏会吃大亏的。

    离夜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刚刚她敢多说一个字,那舌头,自己就要了。

    白衣少年飞身离开,很快便离开了空中,往早已干枯的山峡中走路。

    叫丹敏的女子狠狠瞪了一眼离夜走远的背影,转身看向身边的那个人,抬起手,一巴掌扇下去。

    “啪!”清脆的声音在空中传开。

    “孟银瓶你算……”

    “啪!”丹敏的话还没说完,清脆的一声又响起,红肿便出现在了她脸上。

    挨打的孟银瓶捂着脸,怔了一下,她可能完全没料到自己一番好意,最后还被人一巴掌的,刚想伸手把这一巴掌还回去。

    可还没动手,就看到身边的大手,一巴掌打在丹敏脸上,她顿时愣住了,呆呆扭头看向身边的男人。

    展瞳……

    愣住的人,不只是孟银瓶,还有丹敏身后跟着的三个人。

    “下次你再敢动手打她,双倍奉还!”暴戾的声音响起,展瞳冰冷的看着丹敏,冷冷哼了一声,往下面走去。

    孟银瓶的目光跟着展瞳走远,知道他消失不见,才收回了目光。

    “丹敏,看来我们并不适合一起同行。”说完,孟银瓶大步离开,心里涌出的愤怒,在回想起展瞳同手那一幕,变成了疑惑。

    刚刚的展瞳,竟会为她出头,还有他身上的气息,那完全就像是变了个人,和平常见到展瞳,一点都不一样。

    展瞳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变化的?她怎么一点都没注意到?

    站在原地的丹敏,气的浑身直发抖,而她身后的几个人,相视一看,脸上都有着不可思议。

    在他们记忆中,展瞳是最好说话的一个,今天这是怎么回事,他居然动手打了丹敏!

    “我不会放过他们两个!”丹敏咬牙切齿道。

    不,是三个,还有刚刚那小子。

    打狗还要看主人,他敢动手打她丹家的随从,好大胆子!

    “丹敏,我们是一队的。”站在丹敏身后的人,面带微笑提醒。

    他们是一队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次比试不是由她的性子来,否则他们拿什么赢?

    空中后面发生了什么事,离夜并不在意,她早就走远了。

    丹家那个人的话,离夜当然是听到了,孟银瓶阻止了就算了,要是她继续说下去,离夜会让她知道什么才叫聋子。

    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站在山峡入口,看了看四周,也没找到方白和海夏的身影。

    没找到他们两个,离夜离夜收回目光,大步走进入口,很快消失在了入口附近众人眼前。

    入口附近的人比较少,比较通畅,也许是不敢挡住入口,否则遇上实力强悍,或者是大势力的人,自己会吃不了兜着走。

    在两旁的人,看到走下来的离夜,然后便收回了目光。

    一个灵者居然也来凑热闹,真当王者菩提是那么好得到的。

    他们现在就等着,这小子什么时候被赶出来吧,应该很快就被赶出来了。

    实力不强,还敢走进去里面,这里面他们都不敢进去。

    在众人的期盼下,离夜越走越深,最后消失在了他们想眼前,再也不见身影。

    然而,他们所期盼的事,一直都没有发生。

    走进山峡之中,离夜抬头看了一眼,枯黄的山壁,忍不住轻啧。

    这里比刚刚他们站着的地方更严重,虽然刚才看到了,但现在站在这里近距离的看,又是另外一回事。

    山峡还比较宽敞,完全可以容纳十几个人一起走过,而旁边的流水早已干枯。

    “离夜!离夜!”熟悉的叫声在耳边响起,离夜顺着声音看去,看到走来的人,她有种当做不认识的冲动。

    墨东炎笑呵呵走来,老远看到离夜,就在不停叫了。

    “墨少宗主,你能当做不认识我吗?”离夜双手抱臂停下脚步,斜看着走来的人。

    他们完全可以这样的,只是见过几次,并不是太熟,直接当做不认识就好了。

    墨东炎笑呵呵走到离夜面前,一本正经地摇摇头,“不能!别说咱们那么熟了,就是不熟,也不能当做不认识。”

    好小子,离夜是最年轻的灵品炼药师好么,怎么可能当做不认识。

    再说了,他们都认识那么长时间了,也该算的上是朋友了吧?

    离夜白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道:“我们不熟。”

    “离夜!”惊奇的声音再一次响起,黑色身影掠过,一把把离夜拉到一旁。

    看着面前的人,离夜嘴角一抽,“墨东炎带你来的?”

    任洁居然也在这里,除了墨东炎带来的,她想不到第二个可能。

    “谁让他带了。”任洁嘀咕了一声,她才不会承认,自己是墨东炎带过来的,反正她也得到了消息,也算是她自己来的!

    “嘿,你忘恩负义!”墨东炎见任洁转身不认账,一下子不满了。

    任洁缓缓转身,笑眯眯看着墨东炎,“没有恩,我干嘛要记?”

    带个路就说是忘恩负义了,有那么严重吗?

    “你敢说没有!”

    “就是没有!”

    ……

    离夜汗颜站在一旁,看到又开始的两个人,悄然后退。

    他们两个吵吧,她还是先走了。

    在墨东炎和任洁争吵之际,离夜已经走远了,她往更山峡更深处走去。

    一路上灵师也好,炼药师也好,看到她走过,立刻就收回了目光。

    一个灵者实力的人,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威胁,到了这里也只能是看看,没什么好在意的。

    看到四周服饰各异的人,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

    来的人不少,大小势力,各种各样的,该来的不该来的都到齐了。

    这可比南境炼药师公会的比试,还有药典的时候热闹多了。

    走了打一大段路程,终于在山谷中央的位置,离夜看到了方白和海夏,刚想走过去,蛮横骄傲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就是他!”

    丹敏也不知道从哪里带来了一群人,走进了山峡之里,远远看到离夜,她就立刻指来。

    看着离夜的身影,丹敏脸上多了几分得意。

    她会让这个小子知道,得罪丹家的人,错的有多离谱!

    被丹敏这么一指,顿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往这边看来。

    “前面的小子站住!”丹敏的话刚刚说完,她身边的中年男人立刻伸手指向离夜,开口呵斥。

    含笑的脸上,闪过一丝冰寒,离夜并没有理会,继续往方白他们那里走去。

    叫她站住,她就一定得站住?

    粗犷的声音散开,还在交谈的方白和海夏也往这边看来,当他们看到走来的离夜,两人同时站起身,站起身的同时,就看到了离夜身后跟来的人。

    他们两个相视一看,大步走了出来,迎上离夜,看了看她身后的人。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突然就有人追上来了?

    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淡淡回答:“我也想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丹家的人见离夜一点都没有停下来的打算,还直接无视掉他们,为首的中年男人微微一怒,大步往离夜这边走来。

    在山峡中走过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停下脚步,忍不住轻叹。

    居然还有人不买炼药师的帐,对方好歹是炼药师,炼药师怎么可以轻易得罪。

    得罪了炼药师,可不是什么好事。

    这小子要带倒霉了,这个炼药师怒火重重,看样子就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人,这样的人,居然被一个小子给招惹上了。

    他们倒要看看,这个小子,怎么被炼药师给收拾了。

    丹敏带着那个中年男人走到离夜身后,阴沉的目光注视着离夜,开口说道,语气中透着浓浓怒意。

    “小子,刚刚是不是你打伤了我丹家的随从?”

    方白和海夏一怔,嘴角抽搐了一下,呆呆看着离夜。

    这才多长时间没看到他,他居然又招惹上了丹家的人!

    丹家是谁,他明明知道是好么,知道还动手打人家的随从!?

    眼眸垂下,遮住眼中的寒霜,离夜缓缓转身,再次抬头,眼中的冰霜,已经变成了微微轻笑。

    “你们是在叫我?”中年男人映入眼帘,身上也是穿着银色衣袍,戴着炼药师徽章。

    离夜目光随意在他们身上流转了一眼,心里划过一丝了然,王品炼药师。

    “除了你,还有谁敢打我丹家的随从!”丹敏继续道,想到刚才的那一巴掌,她就想把怒火全部撒在眼前的人身上。

    从小到大,她还没有被人打过!

    展瞳,孟银瓶,给她等着!

    教训完这小子,等会她就去找他们算账!

    现在她找到他们丹家的人了,她还有什么可怕的,不管是谁,敢得罪她,她都要好好教训!

    “小爷明明打的是狗,什么时候变成你们随从了?”离夜笑看着丹敏,她要是没记错的话,这话,还是她自己说出来的。

    打狗还的看主人,她既然打的是狗,又怎么说是随从?

    “你……”丹敏才开口就被离夜的话打断。

    “小爷记得不错的话,说小爷打狗的人,是你。”离夜皮笑肉不笑看着丹敏,顿了顿继续道:“你要是不满的话,小爷也不介意打打这狗的主人。”

    反正狗已经打了,再把狗主人一起打了也没什么。

    离夜的话刚刚落下,四周顿时响起笑喷的声音。

    这小子不得不说,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丹家的人找上门来了,依旧这么嚣张,眉头都不皱一下,直接把丹家的人骂了个便。

    丹家的随从是狗,那丹家那些炼药师什么的,不都是狗的主人了么,他们家这是养了一家子狗么?

    还以为这小子会吃亏,会被丹家的人教训,现在看来,吃亏的还不知道是谁。

    所以说,中临都的人,都是狠角色,哪怕是灵者级别,不是好招惹的。

    “你……你敢骂我!”丹敏气的胸口在不停抖动,胸前的隆起,一抖一抖的。

    “小爷还想打你!”离夜冷声道,腾腾杀气往四周散开。

    丹家又怎么了,送上门来的挨打,她干嘛不打!

    “放肆!”站在丹敏身边的中年男人终于忍不住了,他什么时候见过,有人敢在丹家人面前这么放肆。

    现在一个他眼里不起眼的小子,敢这么和他们的丹家的人说话,太放肆了!

    “小子,你确定你要得罪炼药师?”中年男人冷声问道。

    四周顿时一片寂静,围观的人眨了眨眼睛,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这个问题,让人怎么回答?

    人已经得罪了,难道还让人家说,我不敢得罪炼药师吗?

    不过得罪炼药师,真不是一件什么好事,这小子以后的麻烦大了,不对,应该是现在的麻烦就大了。

    炼药师最看重面子了,自己的随从被人打了,他们脸面上肯定过不去,要讨回来这一比。

    听到中年男人的话,离夜笑了,精致绝伦容颜上,绽放的笑容,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方白也有些忍俊不禁,忍不住偷乐。

    现在的人,还真都是这样。

    不穿炼药师的衣服,不佩戴炼药师徽章,在这些人眼里,就不是炼药师了。

    这个人问的也逗,居然问离夜,你确定要得罪炼药师?

    太可笑了好么,人家离夜就是炼药师,得罪你怎么了,你十八岁的时候能炼制出灵品丹药?貌似现在这么大把年纪了,也只是王品炼药师而已。

    这到底是谁在得罪谁?他确定?

    他丹家再大,能大的过炼药公会么?

    要知道,离夜在炼药公会的地位,主会那些人都还没见过他,只是听说了他的天赋,就已经是特别待遇了。

    他们丹家,除了家里有个炼药师在主会当长老,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吧?

    海夏无声看了一眼笑的乐的方白,肩膀颤抖了一下。

    他不是炼药师,当然不能跟方白一样,笑的那么欢快,只能忍一下。

    世间的炼药师考到了徽章,恨不得一天到晚戴在胸前,巴不得天下人知道他们的身份,偏偏这里有一个不喜欢炼药师,就不喜欢这些。

    不喜欢穿炼药师服饰,不喜欢佩戴徽章,让所有人都认为,他只是普通的灵师。

    中年男人看到他们三个脸上的笑容,火气蹭蹭蹭往上涨。

    “你们笑什么!?”有什么可笑的!

    天下,谁敢得罪炼药师!?

    谁敢!?

    离夜收起笑容,轻咳一声,淡笑问道:“这位炼药师大人,你很厉害?”

    他的年纪,看上去,应该是五十岁以上的炼药师了,五十岁,王品炼药师,亏得他还敢拿出来显摆。

    离夜的话让中年男人挺了挺胸,故意把胸前的徽章露在离夜面前。

    “总比你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厉害!”尽管他不是家族最厉害的炼药师,但好歹还是炼药师。

    他的话落下,方白又笑了,心里叹息了一声。

    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可是灵品炼药师,徽章都是主会特别给的,拿出来吓死你啊!

    “你跟他废话那么多干嘛?”丹敏怒叱道,他又不是炼药师,跟他说那么多做什么。

    方白戳了戳离夜的手臂,淡淡笑道:“离夜,他们不客气,咱们又何必客气?”

    比天赋,在离夜面前,能比死你啊!

    不过他不得不佩服,临天大陆,居然还有人敢在离夜面前比天赋。

    这个丹家人,勇气可嘉!

    “不客气,他还能是炼药师!?”丹敏怒了,这个炼药师到底是在帮谁!?

    大家都是炼药师,他帮的居然是个外人!

    “离夜,被人这么瞧不起,还不采取行动,可不是你的作风。”展瞳大步走来,眼中含着温和淡笑,和刚刚的打丹敏的他,完全是两个人。

    又一个炼药师走来,四周围观的人就更多了。

    从一开始就围观着的人,听到方白和展瞳的话,仿佛有什么即将在心里破茧而出。

    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胸口的心跳也开始不规律。

    看到来人,离夜蹙了蹙眉头,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次见了展瞳,总觉得他有点不对劲,具体什么地方不对劲,她又说不上来。

    “离夜。”孟银瓶走在展瞳身边,看到离夜,轻声叫道。

    刚刚没来得及打招呼,现在总算是叫到了。

    离夜微微颔首,算是回应了。

    孟银瓶也算是到了主会去了,看来孟枭那老头是想清楚了,让自己的孙女去主会了。

    把人绑在身边,没什么意思,孟银瓶的野心并不小。

    看到一个个炼药师,都跟离夜打招呼,丹家的那个男人,心里涌出不好的预感。

    仿佛曾经在家里听到的一件事情,在脑中一点点响起。

    丹敏却像是什么都没有意识到,继续挑衅道:“正好了,现在来了这么多炼药师,你敢当着这么多炼药师的面,说自己是炼药师?”

    笑话,这么年轻的人,怎么可能是炼药师。

    她曾经也就见过一个,只有中域那个家伙,十八岁第一次炼药师考核,就炼制出了超神品丹药。

    正因为他的天赋,平常一些小的比试,他完全不用参加。

    离夜嘴角抿着笑容,双手抱臂,不急不缓道:“我今天要是拿出了徽章,你们又当如何?”

    “我……”

    “敏儿!”中年男人急忙叫道,不能应,不能应!

    他想起来了,最近主会传来一个消息,南境出现了一个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

    这个小子看上去那么年轻,说不定就是那个炼药师!

    不知道他为什么不佩戴徽章,可世界上性子怪的炼药师那么多,有些人就是不喜欢佩戴炼药师徽章。

    “你怕什么!”丹敏瞪了一眼身边的中年男人,好歹也是长辈,没想到这么没用!

    这也难怪,他这么一把年纪了,还只是王品炼药师。

    “有些事,你不知道。”男人狠狠叹了口气,有些事他们都不知道,这件事他还是不小心偷听到的。

    绝对不能答应!

    “怎么,不敢答应?”离夜眼中闪过寒光,冷冷扫视了男人一眼。

    和丹敏说话的中年男人,只觉得后背一寒,头皮发麻。

    “好啊,只要你拿出炼药师徽章,我便任由你处置,生死不论!可是……你要是拿不出来……死了可别怪我。”她从来没有挨过打,今天因为他被展瞳打了,这口气,她咽不下去!

    生死不论!

    四个字响起,周围顿时响起倒抽凉气的声音。

    玩这么大!?

    她就不考虑考虑,不是说这么年轻,就不会成为炼药师的!

    “你疯了。”方白摇头叹息,这个人死定了。

    敢和离夜下这样的赌注,下场肯定不会好到什么地方去,离夜会放过她才怪了。

    离夜嘴角含着笑容,看着丹敏自信满满,以为给她设套,殊不知,这是给她自己挖坑。

    周围的人屏住呼吸,等待着离夜的回答,顿时寂静了下来。

    山峡之上,青色身影俯身看着这一幕,冰凉的嘴角勾起淡淡笑痕。

    “宫主,您笑什么?”青色身影旁边的人看到自家宫主难得一笑,不解问道。

    “看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你说该不该笑?”红唇轻启,冰凉的声音响起,嘴角笑意加深,冰冷的目光落在那一抹白色身影身上,眼中光芒柔和了几分(教育123文学网)《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仅代表作者柒月甜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www.yuehuatai.com平台。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