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十六章 血宗,该消失了!
    血宗的那人,心里狠狠抽动了一下,强势威压笼罩而下,他的身体不停颤抖,牙齿更是抖的合不上嘴。

    他只见,白衣男人从空中走下来,脚步停顿了一会,空气中弥漫的血雾,刹那间,消失无踪!

    “你……你是谁?”那人惊恐问道,注视着走下来的身影。

    白衣似雪,宛若神人临世,磅礴气势,浩瀚霸道。

    银色光带如同闪电,从空中甩落,划破空气,光带所到之处,空气如同薄纸一样,一分为二,形成一道诡异的弧线。

    那人看到这一幕,僵硬的身体,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迅速迈步躲过。

    然而,他还没走出一步,无形的力量将他笼罩,他就再也动弹不得。

    寒意笼罩在心头,看着往自己这边飞来的光带,他仿佛看到了死神的召唤,而空中走下的男人,宛若杀伐决绝杀神!

    光带如同利刃,以迅雷之势直接从他胸口穿过,然后消失在空中。

    “噗!”他喷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双眼睁大,眼中透着难以置信。

    看到那人倒地,离夜这才松了口气,“红莲,可以了。”

    滚烫灼热的之力在身体中收回,火辣辣的灼伤感在一点点消失,生命之源顺着身体流淌而过,身体内的灼伤,以最快的速度复原。

    “夜儿。”空中身影大步走下,双手放在她肩上,目光扫视着她的身体,见她没事,这才安心了下来。

    离夜伸手拍了拍他的胸口,微笑道:“我没事。”

    刚刚的确是挺惊险的,竟然还有人能够操纵鲜血,当时除了用红莲,她也想不到其它办法。

    “有事的是他。”纳兰清羽握住离夜的手,不然凡尘的双眸中,涌现出蚀骨杀意。

    他,该碎尸万段!

    离夜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刚刚还嚷着要她鲜血的人,此时倒在地上,在纳兰清羽的攻击下,他毫无还手之力,但是,却很奇怪。

    灵皇有这么容易死?

    “他死了吗?”这么容易就死了,算的上是灵皇?

    纳兰清羽嗜血轻笑,扭头看回离夜,眸光中的嗜血,顿时化作柔和。

    大掌伸出,骨节分明,修长白皙的手指中,灵力翻滚,空气阵阵抖动,如沸腾的开水。

    离夜睁大双眼,看着空气中的波动,就怕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突然,倒在地上,早已没了气息的人,瞬间跳起来。

    “啊!”他不停跳动,如同火烧屁股一样。

    黑亮眸子闪过一丝惊讶,看着“死去”又跳起来的人,有些不解。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惊讶的声音响起,语气中透着惊悚和胆颤。

    他怎么知道自己没事,突然出现的这个是什么人,怎么会这么可怕,中临都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可怕的一个人!

    站在不远处的两人,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四目相视,神情柔和。

    “纳兰夫人,这叫换血移魂,以别人的鲜血作为养料,天赋越高者的血液,对他们来说,养分越高,但他们必须每天饮用一个人的鲜血,否则会血竭而亡。”纳兰清羽不急不缓道。

    指着不远处不停跳动的人,完全把他当做现场版的教材。

    离夜张了张嘴巴,惊讶看着纳兰清羽,“还有这种灵诀?可你穿透了他的心脏,怎么会没死?”

    换血移魂!的确是够恶心的,每天喝血才能活下去。

    “这就是换血移魂的唯一好处,维持他们活下去的,并不是心脏,而是鲜血,即便把他们的心脏挖出来……”停在半空中的手掌稍稍用力,空气中狠狠波动了一下。

    不远处的人,顿时感觉到胸前一阵抽疼,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胸而出。

    胸前的衣服在一点点爆开,露出肌肤,紧接着,心脏出现一道道红色龟裂,血肉裂开,心脏破皮而出!

    “噗!”那人又吐了一口鲜血,不敢置信看着纳兰清羽。

    这个世上,怎么还有人能这么清楚了解换血移魂,他是怎么知道的?

    “心脏碎裂,他们也不会死。”纳兰清羽继续说道,手指在空中轻轻点动。

    “嘭!”心脏在空中炸开,变成粉碎!

    那人狠狠倒抽一口凉气,显然不敢相信,这个世上,还有人能有这么狠的手段。

    可偏偏自己就跟这个男人说的那样,便是心脏碎裂,只要鲜血没有流干,他就不会死。

    鲜血流干,对,鲜血流干他就会死了!

    他好像看到了希望,死了他就不用再面对这个可怕的男人。

    谁能相信,长相如此俊美的一个人,手段竟然如此可怕!

    离夜恍然大悟点点头,一脸受教的样子,“这东西还挺好用的。”

    要是不知道换血移魂的人,肯定以为这样,人就死了,可是这样最多只是造成重伤,不会让修炼换血移魂的人死去。

    “夜儿,拿一颗丹药给他,你还需要更加了解换血移魂,他还不能死。”纳兰清羽稍稍扭头,看向不远处的身影,目光落在那空荡荡的胸口处。

    鲜血潺潺,可他脸上多了一丝笑容,即将解脱的笑容。

    想解脱?

    目前还太早了,夜儿才刚刚开始了解换血移魂,她需要知道的更多。

    离夜点点头,大方的从储物手镯里拿出一个玉瓶递给纳兰

    拿出一个玉瓶递给纳兰清羽。

    而那人听到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雷声滚滚砸落,整个人都石化了,寒风萧瑟从身后拂过,显得那般凄凉。

    被这个男人发现自己没死后,他只是想死,想死而已!

    纳兰清羽看了一眼玉瓶,上面瓶盖自己跳开,然后一颗丹药从里面飞出来,圆润丹药笔直在空中划过,稳稳落入那人嘴里。

    离夜抬了抬眼皮,目光落在纳兰清羽脸上,不禁撇了撇嘴。

    没想到这家伙的精神力也这么恐怖,以精神力操纵这些,他要是修习炼药,炼药术肯定也能吓死人。

    血宗那人吃下丹药,胸口潺潺流动的鲜血,立刻停止,那逐渐虚弱的生命力,也在一点点恢复。

    “我靠!你就不能让我死吗?”那人实在是忍不住了,想死都不给!?

    那一句大吼,在空中散开,可惜,交谈的两个人,根本不搭理他。

    看到这一幕,他差点气晕过去。

    “修炼换血移魂,有三个阶段,修炼到第一个阶段之时,人的嘴唇微微泛黑,眼眸充满血丝,第二个阶段,就如同他,嘴唇已经完全黑了,而瞳孔会变成血红,第三个阶段,与正常人无异。”那才是成功修炼。

    “那要怎么辨认?”离夜一脸好奇地看着对面的人,原来已经是第二个阶段了。

    可第三个阶段,怎么还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和正常人无异是没错,可每天饮血,鲜血的味道,会融入骨髓,几乎每个地方都会透着血腥味,血宗宗主便是第三个阶段。”可以带夜儿去看看。

    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的确是这样,在这个人身上,她就闻到了很浓的血腥味。

    “那这种人要怎么杀?”风轻云淡的语气,仿佛只是在问,今天天气怎么样?

    只能把血放干,才能死?那也太麻烦了!

    “小子!”那人吼道。

    他们这算什么意思,这个男人那他来教这个小子,什么是换血移魂吗?

    “很容易,像这样。”

    光带从指尖凝聚而成,紧接着如同玻璃一样破碎,变成一片一片漂浮在空中,每一片光带,都透着杀伐的冰凉。

    对面的人,像是知道了什么,看到那化作无数光片的光带,表情狠狠抽动了一下,惊悚布满在脸上。

    离夜认真看着纳兰清羽的举动,眼睁睁看着无数的光片,往那人飞去,如同密网一样,将他笼罩其中。

    光片笼罩在那人身上,然后只是眨眼的功夫,它便瞬间消失在空中。

    看着这一切,离夜正想要问怎么回事,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像这样。”手指有规律的在空中优雅点动。

    只见那人的身体周围,笼罩上一层无形的力量,紧接着,几道光点从空中闪过,利刃割破血肉的声音响起。

    消失光片,在那一刻,竟从那人身体中飞了出来,将他的身体,分割成了千万片,他却依旧站在那,不曾倒下。

    鲜血疯狂涌动,那人站在那,完全变成了一个血人。

    此时要是有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悚。

    一个人变成这样了,还能站在那里,除了满身伤口,没有其它什么事。

    “他还是没死,”离夜看了一眼纳兰清羽,扔了个白眼给他。

    这样还是什么事都没有,也没有杀了他。

    “这样呢?”纳兰清羽优雅一笑,顿时间,四周一片黯然。

    离夜离夜又往那看去,当看到回缩进入身体的光片,她嘴角抽搐一了下。

    她现在怀疑,刚刚那一下,他不过是为了让这个人,在死之前,尝尝万箭穿身的滋味。

    这种事,他不是不会做。

    光片回到那人身体里,他身体中,突然银光大作,无数银光,从他身体中涌出来,透过刚才刀刃割破的地方。

    “啊——”

    那人张开双手,身体每个地方,都透着强光,他的身体,随时就要炸开。

    “血宗,该消失了。”清淡的话响起,如同神箴!

    “嘭——”

    身体活生生的被撕裂开来,痛苦的嘶吼,随着一声巨响散开,透着无数银光的身体,轰然炸开!

    血肉飞溅,洒落在大地,最后化作一滩鲜血,融入土壤之中。

    离夜若有所思看着这一幕,了然点点头,“我知道了。”

    要杀换血移魂的人,其实就是让他血竭而亡,他的血就是他的命!

    “夫人知道什么了?”纳兰清羽无辜轻笑,心里暗暗叹息,只是看了一遍,她就懂了。

    离夜一手抱臂,一手指着纳兰清羽,眯起眼睛笑道:“邪尊大人,这是在为我报仇呢。”

    那个人知道自己会死,可偏偏死不了,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变成一块一块的,还是死不了,求死不得求生不能,身体心里都承受了重创。

    邪尊大人就是邪尊大人!

    纳兰清羽轻柔一笑,大手往空中挥了挥,无形的力量笼罩着的力量,瞬间散开。

    “夜儿,把血宗灭了如何?”清风淡雨的语气,柔和的微笑,谁能想象,这是在说每一个势力的事。

    离夜点点头,“好啊。”

    灭就灭吧,从杀贺极那会,她就知道,这血宗迟早是个祸患。

    血宗宗主知道她杀了贺极,日后少不了麻烦,清

    了麻烦,清羽要灭血宗,那就灭吧。

    离夜的话刚刚落下,几道银色身影从空中落下,单膝跪在他们面前,为首的人正是银翳。

    “尊主,王妃。”银翳首先开口。

    王妃!?

    跪在银翳身后的几个人低着头,身体微微一怔。

    “尊主,王妃!”他们几个压下心里的惊奇,语气平淡道。

    王妃?他们天穹峰什么时候有王妃了?怎么从没见过尊主把王妃带回去?

    “血宗,该消失了。”淡然的语气,还是重复着那一句话。

    “遵命!”几人齐声应道。

    “本尊要的,是一个不留!”深邃的眸光注视着离夜,眸光柔和,手指缠绕上她胸前的长发。

    “是。”几人再次应道,身影稍稍闪动,眨眼消失。

    离夜的目光,从那几个人出现后,就一直落在他们身上,直到他们离开,这才收回来。

    “邪尊大人,临天大陆有几个人的实力,到你这个等级了?”离夜严肃认真问道,也许以前她只是才想,但现在她几乎能确定他的实力。

    灵尊!他是灵尊!

    灵皇级别在他手里,跟砍萝卜似的,除了灵尊,她想象不到还有其它!

    这家伙,居然还一直不告诉她!

    可这个真相,的确是比较打击人,灵尊!

    听到离夜的问题,举世无双的容颜上,透着丝丝笑意。

    还是被看出来了,就说夜儿很快就会知道。

    “自然是有的,临天大陆修炼换血移魂的人,不只是血宗,他们比一般的灵师更厉害。”纳兰清羽提醒道着。

    换血移魂这种灵诀,更高深的还有,一旦遇到,必须要杀死对方。

    “所以,你才讲解的这么详细?”离夜含笑挑眉。

    纳兰清羽脸不红气不喘地点了点头,“是的。”

    扯淡!

    离夜扔过去一个白眼,眼中含着笑容。

    “夜儿这么着急,是为了王者菩提么?”纳兰清羽握住离夜的手,两人双双离开。

    离夜扭头看着纳兰清羽的侧脸,开口道:“先说说无情宗的事。”

    尽管北雪儿说,无情宗没那个胆子开战,可他们还能做点别的事情不是。

    开战是一回事,做其它的又是另外一回事。

    “相信我么?”纳兰清羽淡笑问道,无情宗能有什么事,那点小动静,对他来说,没什么损伤,只是无情宗就不知道了。

    心里的担忧,听到那四个字,瞬间化作虚无。

    相信他么?

    这是肯定的,他的实力和手段,干嘛不信!?

    也是,谁要是招惹上这个男人,应该自求多福,该担心的是别人。

    “走吧,反正你也是要去找王者菩提的,一起一起。”离夜立刻转移话题,不再问无情宗的事。

    纳兰清羽突然停了下来,目光在离夜身上停留了一会,然后双手停留在她腰间。

    “喂!”离夜满头黑线抬头。

    现在是大白天好么,一路上肯定会遇到很多人的!

    “这样会快很多。”纳兰清羽理直气壮道,抱着离夜,两道身影飞速离开,眨眼走出了很远。

    清风吹散在大地,洒在在地上的鲜血,完全融入土壤之中,再也不见。

    两人速度极快,不过一天的时间,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

    他们在空中走过,走到一处山脉之地,离夜突然出声叫道。

    “我们下去看看。”小白和流金鼠同时有反应,下面肯定有东西的!

    他们现在的速度已经很快了,再说,她就不信,纳兰清羽没有让其他人先一步去岐山。

    所以,他们完全不用着急,去的时候,肯定有位置。

    “好。”离夜这么提议,纳兰清羽点了点头,脚步转动,两人前进的方向改变,往底下的山峦中走去。

    刚刚落到地面,意念一动,空中微微一丝波动,两道身影乍然出现。

    “呜呜!”

    “吱~”

    小白和流金鼠,分别往两个方向指去,然后看到对方的动作和自己指的不一样,狠狠瞪了一眼对方。

    “呜呜!”

    “吱!”

    离夜凌乱看着一出来就掐架的两只玄兽,它们到底指哪边?哪边才有东西?

    “流金鼠。”纳兰清羽看到那只金色小老鼠,喃喃开口道。

    夜儿契约了流金鼠,运气还真是不错。

    “咱们能一边一边来吗?”离夜满头黑线问道,它们这么指着两个不同方向,就算要的东西,在不同的地方,也该一样一样来。

    小白和流金鼠相视看了一眼,然后转过身背对着离夜,吱吱呜呜的声音,一阵乱叫。

    听得离夜是一阵无语,两头玄兽根本不是一个种类,连叫声都不同,它们这样,能沟通吗?

    而且,流金鼠身体在狠狠颤动,它明明是怕小白的,可还是在力争。

    “呜!”

    “吱吱!”

    最后一狗一鼠同时点点头,可能是商量好了什么,才转过身看向离夜。

    “商量好了?”离夜嘴角抽了一下,淡笑道。

    一狗一鼠同时点头,将更难过商量,他们的确是商量好了。

    “那我们现在该去哪里?”离夜耐着性子继续问道。

    它们动作几乎一致,指着离夜右手边的方向

    手边的方向,然后再指了指左手边的方向。

    “那就走吧。”先去右边,再去左边。

    离夜汗颜点头,她很想知道,它们两个刚刚是怎么沟通的,怎么就知道,谁想去哪边?

    两兽一起往前跑去,离夜扭过头,无奈看向纳兰清羽。

    “走吧。”小白能寻找到各种珍奇药材,和一切炼制丹药的东西,流金鼠则是能找到各种值钱的东西。

    它们两个同时有反应,看来这个地方,有不少好东西。

    “流金鼠很难得。”天穹峰也只有区区几只,夜儿能契约到一只,挺好。

    “挺实用的!”离夜点点头,值钱的东西有它在,就跑不掉。

    纳兰清羽搂过离夜,两人迅速跟上去,眨眼便出现在了它们身后。

    离夜已经不说什么了,说多了没用,就这样好了。

    一狗一鼠见他们跟上来,跑的速度更快,当它们跑到一处山壁前,它们两个同时停下步伐,然后惊奇看着对方。

    “呜呜!”

    “吱吱!”

    看到它们突然变脸,离夜看了一眼纳兰清羽。

    “我不知道它们在说什么。”只是听到呜呜吱吱的声音。

    “我知道你不知道它们在说什么。”离夜满头黑线道,她这个契约者都听不懂,清羽怎么可能听懂。

    可是,它们干嘛停下来了?

    “敖金。”离夜轻咳一声叫道,来问敖金,也是没办法的事了。

    敖金:“……”

    什么时候,它堂堂金眸黑龙,要讲解这些东西!?

    “它们两个,找到的东西,应该在同一个地方。”敖金讪讪开口道。

    脸上布满黑线,它为什么要解释这种东西!?

    “你们别争了,带路。”离夜从纳兰清羽怀中走出来,走到它们两个面前,立刻出生阻止,它们还想吵到什么时候?

    一狗一鼠立刻停止了争吵,速度极快走到一个方向,然后同时停了下来。

    五丈外,两头玄兽站着的地方,距离不过一米。

    离夜慢慢走过,站在它们中间,看了看小白,再看看流金鼠。

    “挖吧。”东西在地底下。

    小白无语看了一眼离夜,身上白光聚拢,狠狠砸落在地上,尘沙飞溅,小白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凹陷。

    看到小白动手,流金鼠也不甘示弱,一道金光在眼中闪过,地面阵阵抖动。

    纳兰清羽双手负在身后,好笑地看着这一幕。

    让它们两个动手,也只有夜儿会这么做。

    平常人知道这里有宝贝,谁也不是自己动手,迫不及待想要得到,她却不急不躁,等着两头玄兽自己挖出来。

    看到纳兰清羽脸上的笑意,离夜扔过来一个白眼。

    她还以为是一件东西,结果没想到,是一个地方,有两件东西。

    能让小白和流金鼠这么着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还是生长在一个地方的?

    它们的动作还在继续,地上的凹陷越来越深,流金鼠这边,已经出现了一个黑色棱角。

    “这是……”纳兰清羽走过去,看着地上出现的棱角,蹲下身体,手指拨开奋力挖东西的流金鼠,灵力逼入那黑色棱角之中。

    埋在土壤里的东西,阵阵抖动,四周土壤一点点松开。

    “这石头挺好看的。”离夜看到显露越来越大的东西,脸上闪过一丝惊奇。

    黑色的石头上,布满光点,如同黑夜中,星辰闪耀一般。

    纳兰清羽将石头完整挖出来,两个手掌大的石头映入眼帘,灵力摊入其中,四周出现微微的一丝波动。

    “它叫星辰陨石。”过了一会,他才开口回答。

    平淡的语气中,带着丝丝激动。

    “星辰陨石?”离夜走到他身边蹲下,看着那一块东西,皱了皱眉头。

    上面的光光点点,的确是挺像星辰的。

    “这块陨石里暗藏的力量可不小,你的吾邪剑,可以提升了。”纳兰清羽拉着离夜站起身,把星辰陨石递给离夜。

    把这块星辰陨石中的力量提炼出来,注入吾邪剑中,它肯定会提升的。

    离夜接过星辰陨石,抬头看着纳兰清羽,“要不要给你打造一件兵器,我看你从来没有用过兵器。”

    他的兵器,都是以灵力凝聚而成的,这要是对战的时候,应该会消耗掉不少灵力。

    “夜儿心疼为夫,为夫很开心,只是,为夫用不着兵器。”天穹峰的兵器不少,只是他从不用兵器,所以给他也没什么用处。

    离夜轻咳一声,嘀咕道:“谁心疼你。”

    话落,嘴角勾起的淡笑,已经很好的说明了一切。

    流金鼠站在一旁,看着纳兰清羽,身体狠狠抖动了一下,然后空中波动,它迅速回到契约空间里。

    这个人类,很可怕!

    “你吓到它了。”离夜看着流金鼠逃走的样子,忍俊不禁道。

    刚刚明明怕的要死,还和小白在争,现在只是纳兰清羽一个眼神,它就怕成这样了。

    纳兰清羽双手摊开耸耸肩,学着离夜的样子,无害笑道:“为夫什么都没做。”

    离夜:“……”

    摸了摸鼻子,离夜走到一旁,决定无视他。

    “呜呜!”小白大汗淋漓地指了指自己身边,忿忿叫道。

    仿佛在指控他们,帮了

    他们,帮了小老鼠,不来帮它!

    听到小白的叫声,离夜走过去蹲下身体,看着两尺深的凹陷,“星辰陨石周围,会长出什么?”

    这里怎么会有星辰陨石?

    离夜抬头看了看天空,宇宙之大,掉下两块石头,也不是没可能。

    尾指大小的东西落入眼帘,离夜脸上划过惊讶,把小白从坑洼里提出来,拿过它爪子握着的东西。

    “是金滴子!”这里居然有金滴子,还这么大颗!

    纳兰清羽看了看四周,周围是一片稀疏草地,高高山壁伫立在面前,是一个很平常的地方。

    若是被孕育出来的,也不会这么浅,应该是有人遗落在这里的。

    “应该是遗落的,这个地方孕育不了金滴子这种东西。”两个东西掉在一个地方。

    尾指大小的金滴子,如同给一块金色的琥珀,呈现出淡淡光晕,被埋在地下多面,也丝毫掩盖不住它的光华。

    “运气还不错。”离夜笑盈盈站起身,同时找到这么两种东西。

    一缕血红色的火焰出现在手掌上,离夜拿出药鼎,把金滴子放进药鼎中,火焰徐徐燃烧。

    金色的溶液逐渐被提炼出来,漂浮在空中,离夜又从这一缕火焰中分出一点,将金色溶液包裹住,又从储物手镯里拿出几株药材。

    纳兰清羽看到离夜的举动,没有出声,静静站在一旁。

    二十种药材逐渐提炼,最后融合,它们反抗抵触,过了一段时间,这股冲击反抗之力,才慢慢停止,坑坑洼洼的雏形凝聚而成。

    火焰一点点淬炼,然后丹药上的坑洼在一点点慢慢消失,变得光滑圆润。

    “收!”

    圆润丹药从药鼎中飞出,离夜稳稳接过,药香味流转散开。

    等她再次抬头,四周已经昏暗了下来,纳兰清羽席地而坐,嘴角含笑看着她,眼中情绪,仿佛他怎么看都看不够。

    离夜看了看手上金色丹药,散发着诱人的味道,她伸手递过去。

    “给你的。”她把丹药递给纳兰清羽。

    纳兰清羽伸手接过,不明问道:“这是什么丹药?”

    不像疗伤的,也不像是提升实力的,这是什么丹药?

    “养神丹,是用来提升精神力的。”他的精神力比她的要强一点,所以他吃比较适合。

    纳兰清羽皱了皱眉头,“夜儿,你是炼药师。”

    比他更需要提升精神力,他不是炼药师,精神力提不提升都没关系。

    “安啦安啦,这东西我想吃,随时可以炼制,而且现在的我,还不适合吃。”这种事,她自己知道。

    养神丹她当然也会吃,现在还不太适合,等精神力在强一点,吃几颗倒是没什么问题。

    “夜儿,想提升精神力?”纳兰清羽挑眉问道,夜儿的精神力,他都无法探究到深浅,她难道不知道么?

    成为炼药师,拥有精神力是第一步,夜儿的精神力非比寻常,深不可测,她只是还不会运用自如罢了。

    “想啊,但是丹神诀,只有炼药的东西,精神力这方面记载的很少。”她知道自己的精神力如何,只是要完全掌控,还需要一段时间。

    纳兰清羽把手里的丹药放进嘴里,然后站起身,大手伸到离夜面前。

    “为夫教你。”精神力运用的好,对战时,可以起到关键作用。

    夜儿要是能完全掌控自己的精神力,在对战的时候,遇到再强的敌人,即便是打不过,也能全身以退。

    “你会?”离夜狐疑看着伸到面前的大手,她想知道,邪尊大人,还有什么是不会的。

    “知道一二。”纳兰清羽笑道,一点点掌控还是知道的。

    离夜无奈一笑,伸手放到纳兰清羽手心,站起身,然后迟疑了一会,“王者菩提不会要出世了吗?”

    他们不用先找到王者菩提,再学这些吗?

    “它出世,我们会知道的。”王者菩提对他是没什么用处,对夜儿用处不小,他自然一开始就派人盯着了。

    岐山附近,不是没有天穹峰的势力,纳兰清羽要做这些,很容易。

    “那行。”离夜点点头,王者菩提,有他在,不会落到别人手上。

    把地上东西放进储物手镯,两人并肩离开。

    小白急忙跟上,跳到离夜肩上,稳稳落在上面,哀怨的看了离夜一眼。

    寂静无人的山林之中,四面环绕着山峦,风景如画,花草茂盛,灵气浓郁扑鼻,如梦如幻,宛若身处在仙境一般。

    白衣身影,一坐一站,样貌惊为神人,站着的男人看着不远处的人儿,透着柔情。

    “啪!”水袋掉在地上,水珠四溅,宛若一颗颗圆润完美的珍珠散开。

    “不行了。”离夜倒在地上,有些气喘,脸色也透着几分苍白。

    这就是他说的什么掌控精神力,用实物来操纵,以精神力掌控实物。

    办法虽然也就那样,还是有点用的,几天下来,明显感觉到精神力的掌控,强劲了不少。

    软靴踩在柔软娇嫩的草地上,纳兰清羽走到离夜面前,薄唇的轻启。

    “继续。”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

    离夜看了一眼纳兰清羽,慢慢坐起身。

    好吧,不得不说,这个男人每每到这种时候,就是最严厉的老师,不会松懈半点。

    低头看向

    低头看向地面散落的水珠,精神力席卷而来,落在每一滴水珠上。

    散落在草地上的水珠浮起,慢慢凝聚,一点点变大,浮在空中。

    拳头大小的水珠,晶莹剔透,如同一个透明的夜明珠,在阳光照耀下,折射着柔和的光芒,五彩霞光散落在周围,是那般的迷人好看。

    纳兰清羽握了握负在身后飞拳头,然后走到一旁,静静看着。

    水珠坠落,凝聚,坠落,凝聚……

    动作在一点点重复,离夜的精神力也在一点点增强。

    看到离夜的进步,纳兰清羽脸上的神情也越发的柔和。

    几道银色身影从天而落,单膝跪在地上。

    “尊主。”几人齐声叫道,然后就听到“啪”的一声,水珠飞溅而来,落在他们脸上。

    纳兰清羽无声注视着离夜,离夜稍稍看头,就看到那一双波澜不惊的眸子。

    “你先说事。”离夜笑盈盈道,反正也不差这么一时半会。

    “说。”清冷的声音响起。

    纳兰清羽脸上露出一抹无奈,走到离夜面前,俯身将她扶起。

    “遵照尊主的吩咐,血宗消失,包括血宗宗主,一个不留!”银翳很想抬头看看离夜在做什么,他们一来就给他们这么大的“惊喜”。

    犹豫了一下,他放弃了。

    好奇心害死猫,要是看了,被尊主惩罚,这可就不好了。

    想看的人,不自是银翳一个,其他人也想看,最后想到纳兰清羽,他们都放弃了。

    离夜刚起身,听到银翳的话,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血宗这么快就被灭了!?

    看着纳兰清羽,离夜有点好奇天穹峰到底有多强大,血宗虽然不大,但说消失就让它消失了,还用这么快的速度,就这么几个人,的确不容易。

    也许,真该去天穹峰看看。

    “中临都的反应如何?”一股势力被灭,在中临都引起的恐慌,不会太小。

    “畏惧。”他们没有让人知道,这件事是天穹峰做的。

    查不到原因,不知道是谁,这些人自然恐慌。

    “王者菩提呢?”

    “即将出世。”

    离夜眼中闪过一丝光亮,等了这么长时间,王者菩提,终于快出世了!

    “夜儿,我们该走了。”纳兰清羽抱过离夜,身影微微闪动,两人已经站到了空中。

    离夜汗颜看着纳兰清羽,他们就不能好好走么?

    当然,这种话,她是不会问的。

    她要是这么问了,某邪尊一定会说,我们可以走的更好……

    看着两人走远,单膝跪在地上的几个人,同时也松了口气。

    血宗活生生的消失,连血宗的大本营在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这让中临都,引起了不少的震动。

    中临都的一股势力,就这么活生生消失了,还没有人知道原因,就连什么时候消失的,都没有人知道。

    血宗可是一个有灵皇的势力,这种实力,都消失了,该是何等恐怖的事!

    想到血宗活生生消失,中临都的人,后背就是一阵冷汗。

    谁也不知道血宗为什么消失,更不知道,是谁让它消失的,唯一能够肯定的是。

    血宗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个世上,几年后,十几年后,所有人都会淡忘血宗,最终,血宗在这个世上的唯一一点痕迹,都会彻底的抹去!

    那,便是真正的消失!

    后人,再也不会知道,临天大陆额中临都,曾经出现过血宗这么一个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