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十五章 你好大的胆子!
    “你有本事,把我身上的毒解了,我们光明正大打一场!”全身的撕痛,犹如是上千刀刃在身体里分割,刺激着每一道神经。www.XsHuotXT.com

    雷锦承认自己受不了了,与其这样活着,不如死去!

    话落,离夜看雷锦的目光,眼中讥讽多了几分。

    “你跟爷说光明正大?”他确定这不是在说笑话?

    中临都有光明正大的时候?他雷锦行事作风光明正大过?现在他说光明正大,想要多光明正大?

    “对,光明正大!”雷锦想都不想直接回答,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说这种话,究竟有多讽刺。

    一个行事卑鄙无耻,从不管手段的人,今天竟会说光明正大。

    眸光一寒,站在几步外的身影瞬间出现雷锦面前,软靴踩在他的胸口,双手负在身后,霸道气势笼罩而下!

    “小爷不光明正大,你能如何!?”清冷的声音在空气中炸开,透着嚣张轻狂。

    脚下力道加重,胸口一阵闷疼,雷锦脸上顿时连一点血色都没了。

    “你……”雷锦颤抖伸出手,“我父亲不会放过你的!”

    他敢动自己,父亲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小爷等着他!”离夜脚下再次用力,灵力在她身上涌现,急速沸腾起来。

    空气流转,宛若利刃,逼入雷锦身体。

    “噗!”雷锦再次吐出一口鲜血,在这一刻,他才感觉到死亡的恐惧。

    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命,早就被离夜掌控,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告诉你,小爷敢杀你,就不怕你父亲,更不怕你天雷刹,天雷刹敢找来,小爷还是那句话,它一定会消失在这个世上!”杀气浓浓的声音响起,离夜收回了脚。

    雷锦瞪大双眼,看着离夜的神情,活像是看到鬼一样。

    也许,他到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从一开始招惹上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咳咳……”雷锦剧烈咳嗽起来,鲜血从嘴里吐出来,染红了他的脸颊,身上四周到处都是血痕。

    身体中,一丝丝冲击的力道,宛若无数刀刃在身体里不停冲击,仿佛随时就要冲破血肉而出。

    离夜看了一眼雷锦,右手翻转,蓝紫色的灵力在手上沸腾,点燃了黑夜。

    “不,不……”

    看到离夜手上想翻滚的灵力,雷锦顾不上身体的疼痛,一点点往后挪。

    不,他不想死,不!

    殷红唇瓣勾起嗜血弧度,离夜笑看着雷锦,没有半点温度的声音响起,“你该死!”

    手臂挥动,手掌上飞旋的灵力脱离掌控,如一道利刃,在空气中闪过一道耀眼弧度,紧接着,狠狠冲击进雷锦的身体!

    “唔!”雷锦发出一声闷哼,紧接着他只觉得全身经络都要断裂了一般。

    “啊——”

    一声痛苦嘶吼穿破云霄,惊动四方,空气中传来丝丝颤意。

    不用体会,从那声音,就知道雷锦经受了怎样的痛苦。

    离夜冷眼看了一眼雷锦,在那一声嘶吼后,他便没了生息,身体蜷缩在一起。

    她漠然离开,留下雷锦的尸体躺在那。

    离夜刚离开不久,四周就传来凌乱匆忙的脚步声,这些人都是听到那剧烈的动静,匆匆赶过来的。

    当他们看到天雷刹的人,看到雷锦,扔下一个淡漠的眼神,然后就离开了。

    中临都哪天不死人,现在只是死了个知道姓名的雷锦罢了。

    这小子今晚风头太盛,一晚上同时得罪了灵皇和炼药师,身上还带着融魂屠苏果,这完全就是找死。

    所有人散去,没有一个人理会雷锦他们。

    这个时候离夜已经回到了住的地方,在她回到房间的同时,四周也开始热闹起来。

    走到窗户旁往下看去,看到匆匆走过的身影,离夜直接把窗门关上,然后回到床上躺下。

    这些人走的匆忙,*不离十是天雷刹势力的人。

    翻了个身,离夜很快就睡着了,外面的动静,阻隔在外,再也传不进来。

    这个夜晚注定是不平静的,注定有很多人会睡不着,但是熟睡中的人儿,只怕是天塌下来,她也不会去理会。

    天大亮,阳光渗透,洒落房间。

    熟睡的人儿坐起身,看着渗透进房间的阳光,睡意瞬间消失全无。

    “离夜。”敲门的声音响起。

    离夜起身往屏风后走去,换了身衣服,梳洗之后,才去开门,门才刚刚打开一道缝隙,门外的人立刻推门而入。

    她退到一旁,看着走进来的方白,“你干嘛?”

    一大早的,他没事往她这里跑干嘛?

    方白卷起衣袖,转身的神采飞扬的看着离夜,“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

    真的是天大的好消息,一大早听到这个消息,一天的心情都变好了。

    “什么?”离夜不动声色问道,昨晚的事,一大早方白就知道了?传到他这里应该没这么快呀。

    “听说过王者菩提吗?”方白笑嘿嘿问道,王者菩提啊!

    传说王者菩提,直接服用,就能让人整整提升一个层级的实力,而且没有任何的后遗症。

    直接服用就有如此功效,那要是在他们的炼制过后,该是什么样子!?

    “王者菩提!”离夜平静的目光,也展露出了光亮。

    王者菩提!

    这可是好东西,灵师也好,炼药师也好,王者菩提对他们的吸引,可不是一点半点!

    “看吧,这是不是天大的好消息?”方白笑眯眯说道,他可是第一时间听到这个消息,就来告诉离夜了。

    就知道他小子对这东西有兴趣,当然他也有兴趣,这东西谁得到还不一定呢。

    “消息从哪里传来的?”离夜惊喜问道,当然是天大的好消息。

    要是得到王者菩提,实力肯定会精进一大截,到时候她也能自己去浮云殿,一探究竟!

    “炼药公会主会传来的,听说中域各方势力基本上都知道了,王者菩提的重要,中域那几大巨头,不是派出传人,就是派出嫡传弟子。”这次会相当热闹!

    离夜皱了皱眉头,中域各方势力都知道了,事情有点麻烦。

    “离夜,你先别这种表情嘛,王者菩提就在中临都出世,我们肯定会比他们先到!”先到先得!

    到时候管他什么中域,还是几大巨头!

    “噢?”离夜脸上多了一分笑容,王者菩提在中临都出世,这就好办很多了。

    “我们算是先知道消息的,其余的人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了,所以我们必须今天就赶去。”抢先一步赶到,然后把王者菩提的抢过来!

    离夜点点头,沉声道:“收拾好东西,我们现在就走!”

    王者菩提她一定要得到,谁抢,只有一个下场,死!

    “早就收拾好了。”方白眨了眨眼睛,在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立刻就回来收拾东西了,收拾好东西就来找离夜了。

    其实他们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就住了一两天,东西都在储物袋里。

    “那就走吧。”离夜直接往门外走去。

    炼药公会主会传来的消息已经到了,想必其它实力的消息也很快就要到。

    王者菩提在这个时候冒出来,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两人匆匆往外走去,刚走到门口,就碰到同样急匆匆走来的海夏。

    “你们去哪?”海夏看到匆匆忙忙走出来的离夜和方白,不解问道,他们行色匆匆飞,要去做什么?

    方白没有回答,拉着海夏的手臂往前走,“时间紧急,咱们边走边说。”

    他们这边传来消息,其他炼药师肯定也得到消息了,就算中临都其它势力暂时还不知道,炼药师知道了,人数那也不少。

    “等等。”海夏停下脚步,转身看向离夜,他来找离夜,也是有正事的!

    “干嘛?”方白跟着停下来,不解问道。

    这么大早,他脸上就这种表情,难道是出什么事情了?

    面对海夏的目光,离夜淡然从容,故作不知问道:“有事?”

    知道雷锦死的事情了么?速度有点慢。

    “雷锦死了。”海夏沉声说道,目光紧盯着离夜,试图在她脸上找出点什么痕迹。

    只可惜,他找了半天,离夜依旧淡然,他什么也找不到。

    “哦。”离夜平静吐出一个字。

    “你不知道?”海夏心里泛起疑惑,雷锦的死,和他没有关系吗?

    离夜嘴角勾起弧度,微笑反问:“我为什么会知道?”

    知道能怎么样,难道让她昭告天下,人是她杀的?

    海夏抿着嘴,没有再说什么。

    他不知道,离夜并不知道,所以,这件事就和他没什么关系了。

    “没事了。”海夏摇摇头,他不知道就算了。

    这次轮到是方白傻眼了,他凑到海夏面前,惊奇道:“雷锦死了!”

    老天,谁干了这么一件天大的好事,被天雷刹那小子给解决了。

    “是死了,听说他老爹听到自己儿子死了,正往这边赶来。”海夏说着就皱起了眉头。

    离夜冷淡回答,“来就来呗。”

    天雷刹查到了她头上,又能怎么样,她既然动手杀了雷锦,就不怕他天雷刹找上门。

    “那可不是,来救来嘛,能有什么事情。”方白耸耸肩,不在意道。

    中临都哪天没死过人,人家能死,他雷锦死不得吗?

    “再站在这里,王者菩提就是别人的了。”离夜淡淡提醒,迈步离开。

    现在她在意的只有王者菩提,天雷刹她还不放在心上。

    “对对对!”方白猛然想起来,急忙跟上去,“海夏,你赶紧来,我们一起去找王者菩提,就算得不到王者菩提,生长在王者菩提附近的,都是好东西!”

    离夜走在前面,听到方白的话,嘴角微微一抽。

    原来想方白是这么想的,得不到王者菩提,总能得到生长在王者菩提周围的灵药。

    相传王者菩提,能孕育出菩提心,而菩提心也是炼制还灵丹的一种药材。

    要是能得到王者菩提,说不定也能找到菩提心。

    王者菩提!

    海夏顿时傻眼了,看到消失在转角的离夜和方白,他赶紧追上去。

    王者菩提什么时候出世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传来?

    三人匆匆走下楼,刚走到门口,异样的气氛迎面拂来,透着紧张和凝重。

    离夜刚走到楼梯口,来势汹汹的一行人映入眼帘。

    看着他们的服饰,心里划过一丝了然,天雷刹!

    天雷刹的人来的还真快,比她想象中要快很多,这么早就找来了,速度还真快。

    门口的人看到走下来的人儿,立刻走向前几步,目光犀利的注视着离夜。

    这座楼一共三层,听到外面的动静,住在这里的人,纷纷走了出来。

    看到来势汹汹天雷刹,众人心里泛出疑惑。

    天雷刹到这里来做什么?

    当他们看到为首男人的脚步,往前走去,最后在楼梯口的少年面前停下,一阵轻啧。

    这小子,有麻烦了!

    “你就是我弟弟一心想请进天雷刹的炼药师?”自傲的声音传开,语气中透着浓浓的不屑。

    这么年轻的炼药师,也不知道雷锦有什么好执着的,天雷刹那么多炼药师,哪个看起来都比眼前这个少年靠谱!

    现在炼药师没请到,还搭上了自己的命!

    炼药师!

    简单的三个字,顿时让楼上楼下的人对离夜改观。

    这年轻人是炼药师,天雷刹还在请他!

    人比人真的会气死人,他们还从没见过这么年轻的炼药师,难怪会被天雷刹请去。

    没穿炼药师的服饰,没有佩戴炼药师徽章,还真看不出他是一个炼药师。

    “不知道。”离夜淡淡回答。

    雷锦在请她?她怎么没看出来?

    “你不知道!”男人声音提高,这小子敢跟他说不知道。

    那么多人都看到了,他还想否认不成!

    “是不知道,小爷从没看出来,雷锦有什么地方是在请小爷的,还有,小爷现在有事,所谓好狗不挡道!”离夜的声音冷了几分。

    本来时间就紧迫,要去找王者菩提,结果还没走出门,天雷刹的人又来了。

    “你敢骂我是狗!”男人连带着怒火,拳头紧握,骨头发出清脆的声音。

    楼上楼下的人纷纷摇头,这小子是炼药师,可也太狂了。

    他知不知道面前站着的是谁,雷瑟,那是雷锦的亲堂哥,听说如今已经灵王级别。

    灵王级别他也去招惹,还真是不想活了。

    不过炼药师,应该不担心这些问题。

    “让开!”离夜懒得和雷瑟废话,直接呵斥道。

    死了一个雷锦,来了一个雷瑟,他们天雷刹有完没完!

    “让开可以,告诉我,你昨晚在药典之后,有没有见过雷锦!”雷瑟忍住怒火,咬了咬牙。

    好小子,还没人敢这么和他说话!

    “小爷再说一次,让开!”离夜冷声说道,神情越发冷冽。

    “先回答我!”雷瑟没有让开的打算,他今天就是来查雷锦到底是被谁杀的。

    一旦查到,不管是谁,他都会把那个人,碎尸万段!

    离夜冷冷一笑,灵力暴涨,充斥着四周,滚烫的火焰在手上舞动,直扑雷瑟而去。

    灼热温度迎面而来,雷瑟双眼睁大,立刻转身躲开,身影狼狈。

    身影闪动,离夜箭步走去,眨眼出现在雷瑟面前,空中一丝血红灼热跳动,直接往雷瑟攻击而去。

    楼上楼下的人看傻了眼,这小子活腻歪了吗?

    灵者实力,去攻击灵王!

    妈的,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什么都敢做,灵者级别去攻击灵王,确定不是找死?

    被攻击的雷瑟,眼中闪过一丝杀意,看着挥过来的拳头,他神情一冷,徒手伸过去牢牢抓在手上。

    “小子,你想找死吗?”他成全他!

    离夜看了一眼被抓在雷瑟手里的手腕,然后抬头直视着他的目光。

    “你的手,不疼吗?”红莲的温度,可不是谁都能承受的。

    雷瑟微微一愣,一丝滚烫从手掌上蔓延而来,滚烫灼热,刺痛了他的手掌心,他立刻松开抓住离夜的手,一连后退好几步。

    灼伤密布在手掌上,雷瑟低头一看,脸上的杀意又浓郁了几分。

    不愧是炼药师,竟然懂得用火焰来对付自己!

    “把他抓……”

    “慢着!”

    楼梯上传来一道声音,立刻阻止雷瑟。

    海夏看到一楼的身影,脚尖点动,飞身而下,落在离夜身边,“雷瑟,他不是你能动的!”

    “海夏。”雷瑟眯起眼睛,海夏也在这里,他还护着这个少年。

    这个炼药师和海家有什么关系,能让海夏亲自出马。

    “他不是你能动的!”海夏又说了一遍。

    至少在中临都他不会让雷瑟动手,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那个扯淡的承诺。

    “他就交给你了。”离夜淡漠看了一眼海夏,转身往门口走去。

    雷瑟带过来的随从,看到她走来,迅速站成一排,挡住离夜的去路。

    离夜神情一冷,灼热温度在手上翻滚,她注视着前方,没有多看一眼挡在面前的人,随手将手上火焰甩出。

    挡住她的几个人,感觉到一阵滚烫袭来,他们承受不住那灼热温度,立即散开。

    挡在面前的人散开,离夜手上的火焰消失,双手负在身后,她大步走出去。

    一时间,楼上楼下鸦雀无声,看着那完美的侧脸,霸气的举动,所有人都看呆了眼。

    难怪这小子会这么嚣张,这哪里是灵者,这样的灵者,也太吓人了!

    不是说炼药师的实力,都不会太高吗?

    这个年轻人看上去,哪里像他们时候的那样,炼药师的实力都不会太高,这里哪里不高了!?

    至于天雷刹……

    想到天雷刹,他们脸上多了几分讥笑,心里暗暗嘀咕。

    你天雷刹有多了不起,连一个少年都拦不住!

    方白看到这一幕,不禁吞了吞口水,离夜这小子也太霸气了,虽然看他霸气的举动不是第一次,可每次都让人胆战心惊。

    雷瑟是灵王级别他也敢动手,换做其他人,哪里有这种胆量。

    不但如此,雷瑟在他手上还吃了亏!

    刚刚那攻击雷瑟的,应该就是异火了吧?那东西他就看过一次,没想到威力还真大!

    雷瑟眼睁睁看着离夜离开,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海夏,你知道我天雷刹发生了什么事,你这么护这个少年,别让我怀疑到你们海家身上!”他们海家到底为什么这么护着那个少年?

    海家的炼药师?

    不可能,雷锦知道这少年是海家的炼药师,肯定不会再请他。

    “他离开中临都之前,不管是谁对他动手,我都会阻止,这和海家并无关系。”海夏淡淡扫视了一眼雷瑟,转身离开。

    离开的海夏皱了皱眉头,什么时候他海夏做事,他们就会想到是海家授意?

    他海夏不是海家的嫡系,只是旁系罢了。

    “雷瑟少爷,对炼药师出手,你最好多想想炼药公会。”方白从楼梯上走下,走到雷瑟面前,冷冷一声轻哼。

    况且对方还是离夜,普通的炼药师,他们要想出手,还要顾忌炼药公会,离夜还不是普通的炼药师,他的天赋,主会的人都十分关注。

    天雷刹要是敢对离夜出手,炼药公会不会放过天雷刹!

    雷瑟愤怒的模样,听到方白的话后,微微僵了僵。

    他差点忘了,那小子背后,有炼药师公会!

    离夜走出大门,就减慢了速度,不急不缓在街上走过,一时间,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他长的真好看!”

    “男人长成这样,让女人怎么活?”

    “真俊美……”

    一声声惊叹响起,可的没一个人敢上前。

    离夜周围若有若无的疏离气息,还有那几分冷意,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四周传来的声音,离夜仿佛没有听到,旁若无人走过。

    “离夜,那天雷刹,真的很讨厌。”红莲嘀咕道,要不是离夜让它别动手伤人,它肯定一把火烧了他们!

    “不急,总有你动手的时候。”红唇扯出淡笑。

    天雷刹……

    身后走出来的两个人,看到走进人群中的离夜,急忙跟上去。

    “离夜。”方白大声叫道。

    前进的步伐听到这一声叫唤才停下来,她转身是看去。

    “东西不在这边,在这边。”方白无奈指着另外一个方向。

    离夜眨了眨眼睛,淡然道:“所以我没走快啊。”

    走出来以后,她才想起来,方白没说王者菩提具体在什么地方,只是说在中临都。

    他们现在就在中临都,可中临都这么大,要去哪里找?她就是不知道,人还在这里,不然早就走远了。

    方白张了张嘴,发现自己无言以对。

    以离夜的速度,他要是知道在什么位置,早就不知道去哪了。

    “我还是告诉你在什么位置吧。”方白叹了口气,离夜这家伙经常单独行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不见人了。

    “早该这样!”方白的话刚说完,离夜立刻说道。

    方白嘴角一抽,这家伙……

    “在靠近中域的一处山脉,叫岐山,是影门的势力范围。”影门的人肯定是到了。

    离夜点头应道:“我知道了。”

    岐山,影门?

    在药典上,她旁边坐着的就是影门的人,叫般若影。

    “我们还是赶紧赶过去吧。”海夏着急说道,王者菩提他是不想了,中域的人来,这东西哪里还有他们的份。

    但是生长在王者菩提周围,会有不少珍贵的药材,以及灵果,这些东西还是可以想想的。

    “这几天,我们分开走。”离夜提议道,知道在什么地方,她就能找到,不用三个人一起走。

    分开走!

    两道目光刷刷落在离夜身上,他确定!?

    “你不用我跟着?”海夏惊喜问道,所以说,他是可以交差了?

    海夏惊喜的表情,离夜顿时一阵狂汗,他有必要这么高兴吗?至于吗?

    “这段时间不用。”她说的是这段时间。

    “好!”海夏一口答应,有一段时间不用跟着就好,就这么一段时间,就这段时间!

    方白无声看向海夏,双手叉腰,他还没答应呢!

    “我先走了。”话落,离夜大步往人群中跑去,很快没入在人海中。

    方白张了张嘴,可离夜已经走远了,看了一眼海夏,他摇了摇头。

    “海夏,你以后肯定会后悔的。”说完,方白大步走去。

    海夏是现在不知道,离夜就是那个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等他知道了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不管是南境,还是中域,多少势力想请离夜,可偏偏他……看到离夜说分开走那么高兴。

    一个具有潜力,具有天赋的炼药师,可不是说遇到就能遇到的。

    他现在什么都不说,就等着看海夏到时候怎么后悔。

    作为朋友,他想让离夜去海家,但作为炼药师,他想离夜自由自在的,不受任何势力约束。

    海夏愣愣站在原地,他不理解方白话里的意思。

    后悔,他为什么后悔?

    两人说话间,离夜走了很远,直接往中部外围走去,目标,自然是岐山方向。

    一路快步而去,想到王者菩提,离夜的脚步就更快了。

    走出镇外,便是宽阔的平原,周边偶尔隆起几处矮小的山峰,生长着稀疏的树林。

    中临都中部也很大,刚好他们所在的镇子,是没有空间传送的,只能去下一个城市的。

    看了看四周,离夜正要打开储物手镯,空气中一阵剧烈波动从身后袭来,身体微微一僵,她猛地往身后看去。

    “谁!”

    这样的波动,实力最起码在灵王,可能还不止!

    离夜心里一紧,不是灵王就是灵皇!

    妈的,果然是越接近中域,遇到的灵王和灵皇就越多,可怜她现在还在灵者巅峰转悠。

    灵君都没达到,别说灵王,灵皇。

    “哈哈哈哈……”肆意狂笑从四面八方涌来,犹如汹涌的潮水。

    波动比刚才更为剧烈,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味道。

    离夜皱眉嗅了嗅,这是……

    血腥味!

    血宗!

    心里咯吱一响,离夜更为警觉,她贺极的事,应该没留下什么痕迹,血宗的人按理应该是找不到什么线索才是。

    可现在血宗的人找来了,不但如此,她能感觉到,来者不善。

    “天雷刹看上的年轻人果然不错。”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人具体在什么方向,根本分辨不出。

    离夜慢慢挪动脚步,转身环视着四周,不敢放松。

    “怎么,人都来了,难道还不敢现身吗?还是说,血宗的人就是这么胆小?”云清风淡的语气,听上去并没有什么变化。

    离夜暗暗深吸一口气,造化诀运转,化解开笼罩而来的威压。

    暗红身影如一道暗红色的闪电,飞窜四周,在离夜周围闪动,周围弥漫的血腥味越来越浓郁。

    “小子,你这种方法是没用的,刺激不到我。”暗红色身影稳稳落下,站在离夜身后。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离夜猛的转身,映入眼帘就是一身暗红的人,而这个人的嘴唇是黑色的,眼睛却红的发亮。

    一丝愕然一闪而逝,随即离夜恢复平静淡然,仿佛刚刚愕然不是她露出的。

    出现的人站在的一丈外,舌头舔了舔黑唇,双眼看着离夜,眼睛深处透着某种渴望。

    “小子,把你的血交给我。”他已经闻到了,很诱人的味道。

    这个人,绝对是上等!

    听到那人的话,离夜心里暗暗紧张起来,目光在他身上扫视,当看清楚他的实力,她就做好了随时转身逃走的准备。

    灵皇的实力!

    可他并不是血宗宗主,血宗不是才一个灵皇吗?怎么会又出现一个?

    “你是血宗的人?”语气中透着一丝不确定。

    在听闻中,血宗只有一个灵皇,可现在这个人,也是灵皇,难道他不是血宗的人?

    “怎么,很惊奇血宗有第二个灵皇吗?”那人笑道。

    血宗有第二个灵皇,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外人不知道罢了。

    离夜没有回答,是,她是很惊奇。

    中临都任何一个人听到,都会惊奇,血宗还会有第二个灵皇,然而这件事,却没有一个人知道。

    “把你的血给我,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那人走近一步,目光贪婪地在离夜身上扫视,那表情活像是看到了盘中餐一样。

    她的血?

    离夜脚步挪动,始终和那人保持一丈的距离。

    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样就算他冲上来,到时候也能以最快的速度逃走。

    “你想要,我就一定要给吗?”他难道想喝她的血?

    这是什么怪癖?血宗的人,会喝人血?

    “你不给,我就自己取!”那人阴阴笑道,手臂突然抬起,四周掀起罡风。

    感觉到罡风袭来,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离夜脚步急忙后退,然而的还没走两步,她猛地睁大双眼,低头往身上看去。

    她的血,怎么会这样!

    血在身体里躁动,好像身体的血液已经不是她的,随时会爆破血管冲出来。

    这就是血宗吗?

    那人突然出手,一点预兆都没有,离夜尽管一开始有了防备,可也没料到,他不是动手杀她,而是操纵她身体的血。

    血在跳动,想要冲破而出,落入那人嘴里。

    那双如血的双眸,紧紧盯着离夜,仿佛是透过她,去看她血管里的鲜血。

    “感觉到了吗?你的血已经在为我跳动,为我燃烧,它很快就是我的了。”那人邪魅笑道,黑唇露出的笑容,看起来有几分扭曲。

    在镇子里,他就已经注意到这个年轻人了,当时只是看着,他都闻到一股诱人的味道,那是极品鲜血的味道。

    可当时有天雷刹,海家的人在,他不好动手,现在他们分道扬镳了,当然就是他下手的最好时机。

    “你的?”离夜深吸一口气,压住心里的躁动,手指尖一缕火焰溢出。

    “红莲,像上次在魔岩山那样,快!”她的东西,岂容别人窥探。

    想要得到她的血,做梦!

    “离夜,你疯了!”那种痛,她还要来一次!?

    “废话的那么多干嘛,让你做你就做!”再不快点,他们全部就要交代在这了!

    红莲尽管犹豫,想到离夜会承受剧烈的痛苦,可是看到的外面的那个人,最终还是将自己散开,融入离夜身体里。

    一股灼热在身体中震开,灼伤火辣辣的疼痛瞬间蔓延。

    离夜就算做好了心里准备,当红莲在身体中散开之时,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此时承受的疼痛虽然剧烈,但血液在身体里的跳动,瞬间消失。

    对面的人,在血液跳动消失后,猛地被震退了两步。

    “怎么回事!”他惊诧道。

    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为什么他操纵不了血液了!

    离夜脸色苍白看着那人惊变的脸色,嘴角勾起一缕笑容。

    这个人再厉害,总不能厉害过异火,她用异火包裹了身体,这人就操纵不了她身体的血液!

    没想到,这个世上,还有人能操纵鲜血!

    血宗!

    “小爷的东西,你还没这个资格拿走!”拿她的血,问过她了吗!?

    那人很快又恢复正常,笑看着离夜,“你小子的确是有几分本事,难怪海家和天雷刹都想争你,要不然这样好了,等我把你身体里的血抽干,给你换上新的鲜血,你就加入血宗。”

    靠!

    还能这么样!

    血宗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还能抽血换血!

    “你明知道,现在拿不走我身体的鲜血,要是强行攻击,可是会鱼死网破的。”当然,死的那个人只会是他!

    那人抿着黑唇,心里一阵着急,能看不能吃的滋味,让他不停磨牙。

    他必须想个办法的,今天不能放过这小子,今天放过了,以后想要找到他就难了。

    “你既然用这种办法,那我也只有杀了你放血了。”那人说着,眨眼已经到了离夜面前。

    离夜身体里被红莲灼烧着,本来就疼痛不已,看到那人走过来,她想要后退,只是在轻轻扯动,全身都在痛。

    “吾邪!”红唇轻启,一道冰冷蓝色弧度从空中划过,冲向迎面而来的男人。

    “破铜烂铁!”看着吾邪飞来,只见他伸手稍稍一挡,吾邪就被拍落在地上,而他已经走到了离夜面前。

    忍住身体疼痛,离夜迅速退开,可他又紧跟着而上。

    就在此时,地上一道光束闪过,紧接着利刃擦破血肉的声音响起。

    一阵疼痛从腿上传来,那人猛地停下脚步,低头看去,就看到小腿上出现的一道伤口,他脸上露出一道狠意。

    “该死的,从来没有人可以伤我,从没有!”他怒吼着离夜,脸上杀气沸腾,愤怒到了极点。

    吾邪飞过,落在离夜手上,以保护者的姿态,横在她面前。

    “没有人可以伤你,那正好,小爷就是这第一人!”桀骜不羁的声音响起,嚣张至极!

    狂躁之气炸开,四周掀起罡风,空气中鲜血的味道,比刚刚还要浓郁。

    那人那双血红的眼睛,仿佛能滴出鲜血的来,暴躁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开来。

    “你,该死!”

    暴戾之声响起,四周的罡风,竟然弥漫着一层淡淡红色,这是层红色透着血腥味,不难看出,那就是鲜血!

    感觉到面前人的暴躁,离夜握了握拳头,才发现手心里是全是汗水。

    “敖金,等会咱们拼了!”离夜沉声道,这能用这个办法了。

    “知道。”敖金这次只是简单的吐出两个字。

    “啊!”那人发出一声嘶吼,天地变动,四周罡风呼啸,席卷起龙卷飓风。

    离夜握紧吾邪,准备随时全力一击,然后找机会逃走。

    “去死吧!”一声怒吼传出,威压之力铺天盖地而来,血腥味充斥的着四周,弥漫周围。

    灵力暴涨,蓝紫色的灵力在离夜周围翻滚,看着席卷而来的罡风,她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只要它冲过来,她就出击。

    灵力流转到剑刃上,红色风暴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横扫到离夜面前。

    “你好大的胆子!”深沉迷人的声音响起,充满磁性,透着不可忤逆的王者之威!

    就在此时,狂暴的罡风,突然停转下来,就那么僵在空中,时间就像是静止了一般,万物停顿!

    熟悉的声音传来,如星辰般的双眸露出光亮,离夜猛地抬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白衣如雪,脚步优雅走下,谪仙气质超然脱俗,宛若绝尘仙人,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仙气飘逸之中,透着嗜血狂狷,让人胆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