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十四章 抢了还嫌弃!
    翻倍了!

    听到离夜叫一百万,所有人早已是肉疼不已,毕竟刚刚还在六十万,七十万这样,结果一下子就跳到了一百万!

    跳跃的弧度会不会太大了一点,十万两他们都嫌贵的破地图,结果没几个呼吸的时间,直接跳到了一百万!

    一百万啊!

    可是……一百万也就算了,雷锦要不要这么败家,人家叫一百万,你居然直接叫两百万!

    两百万,买一张破地图!

    雷锦这是在坑人家炼药师,还是自己被人家炼药师坑?

    雷锦被人坑!?

    肉疼不已的众人,脑中一个激灵,顿时恍然大悟。乐+文+小说.Xs.Com

    原来如此!

    炼药师不停加价,是为了让坑雷锦!

    雷锦一心想着和炼药师抢东西,连价格看都不看,想都不想,直接翻倍的往上加。

    刚刚炼药师在六十万以后,直接加到一百万,几十万这么加上去,雷锦没有理会价格往上升了那么多,当然是想都不想,顺口就变成了两百万!

    尽管这只是一顺口的事,但是要付出的,却是两百两黄金!

    众人看着离夜,吞了吞口水,这个炼药师看上去年轻,可是一点都不好招惹。

    笑靥如花,离夜无害的看着雷锦,将他像是遭雷劈的表情尽收眼底,脸上的笑容,多了一份冷意。

    和她抢东西?好的很!

    雷锦脸颊直抽搐,伸手指着离夜,“你……你……”

    你了半天,雷锦也没说出下文来,胸口一阵翻腾,差点吐血。

    两百万……一张破地图……

    离夜笑盈盈看向一脸呆滞,早已惊呆的老者,淡淡开口道:“既然雷锦少爷如此热衷,小爷也不好夺人所爱,就让给雷锦少爷吧。”

    这地图,还有那融魂屠苏果就暂时放在雷锦那,他可要拿好了,要是拿不稳,可是会没命的!

    清冷声音散开,传入他们耳中,众人的表情十分精彩,一阵狂汗,忍不住在心里腹诽。

    妈的,你小子不夺人所爱,坑了雷锦那么大一笔!

    十万两直接变成两百万,够狠!

    雷锦这次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但没有坑到人,反而把自己搭进去了。

    想到那两百万,一帮子人最后又忍不住发笑。

    雷锦今天做了这么一件蠢事,天雷刹那个老东西,要是知道他用两百万买了一张破地图,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应该会相当精彩!

    方白汗颜无语,看了一眼雷锦,然后幸灾乐祸的笑了。

    但此时此刻他只想说:他同情雷锦,好好的谁不去招惹,去招惹离夜。

    海夏额角划下一滴冷汗,看到此时的雷锦,他只能说,活该!

    他现在这样,都对当初算计这小子后悔不已,雷锦居然还自己送上门来被坑,这一坑,就是两百万!

    北雪儿看着离夜又是气,又觉得好笑。

    臭小子!

    “如此的话,这地图就是雷锦少爷的了。”老者回神见离夜不再抬价,立刻说道。

    他笑眯眯的看着雷锦,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东西,能卖两百万!

    十万有没有人要,他都担心,可偏偏卖主说,必须要这样交换出去。

    两百万啊!

    雷锦心里狠狠一抽,整个人都傻眼了,踉跄后退一步,跌坐在身后椅子上。

    “第五层的物品全部进行了交易,各位随意。”老者脸上笑开了花,双手负在身后,转身离开。

    离夜冷冷看了一眼雷锦,直径走出第五层。

    准备了那么多东西,一件也没用上。

    第五层的交易已经结束,余下四层才只是进行到一半而已。

    第五层地上的人,往楼下走去,自己没有交易到一样东西,也只能惋惜叹息。

    这次交易的三样东西,雪熔精矿竟然没有谁能拿出地狱忘魂,雷锦一个人就交易走了两样。

    当然,还有一样是他自己作死。

    两百万黄金换了一张破地图,说给谁听,都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走出第五层,方白离夜窜到离夜面前,一脸无赖的笑容。

    “离夜,这下雷锦该吐血了吧?”用两百万换了一张破地图,不只是雷锦吐血,他老爹也得吐血。

    斜视了一眼方白,离夜走到第四层的栏杆处,低头看着螺旋形状的楼梯,几道身影匆匆走下去,为首的人正是雷锦。

    “吐血?我想让他流血!”雷锦拿走了地图,他以为这件事就会这么了解了,算了?

    那东西是她想要的,雷锦抢她的东西,就要有付出代价的准备!

    在外人眼里,那只是一张破地图,但在离夜这里,那是传说中寻神池的关键。

    找齐地图并不容易,好不容易遇到第二份,她怎么会让雷锦拿走!

    “流血?”方白狐疑看着了,然后移开目光看向海夏。

    离夜想让雷锦流血,难道是想……

    海夏耸耸肩,轻轻摇头,他也不知道离夜想做什么,离夜的心思,他们都猜不透,看不透。

    融魂屠苏果,还有那份地图,自己到现在偶读没弄明白,离夜是为了坑雷锦,还是自己真想得到。

    青色身影站在对面,同样看着匆匆离开的雷锦,离夜抬起头,刚好就看到这一幕。

    “看来,想让他流血的人,不止我一个。”离夜笑道,然后转身往楼梯口走去。

    雷锦是么?

    本来还不想这早动他,现在既然如此,他自找的!

    方白此时就更疑惑了,什么叫想让雷锦流血的不止他一个?

    “别想了,你要能想到,肯定也能坑雷锦。”海夏笑着拍了拍方白的肩膀,大步跟上离夜,走在她身边,一脸生人勿近的模样。

    “嘿!”方白双手叉腰,打击他!

    楼中的人越来越少,第五层的交易结束,这场药典也就没什么看头。

    离夜从这边楼梯走下来,北雪儿恰巧从另外一边走下来,两人仿佛像是约定好的似的,碰在了楼梯口。

    绝代风华的两个人站在一起,四周顿时黯然,没有一丝光亮。

    站在阶梯中间小小平台的两人,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美!

    真的很美,北雪儿不愧是中域三大美人之一,可是她身边的炼药师,不但年轻,长相也挺俊美的。

    两个人站在一块,顿时就成了药典中,最亮丽的风景线,比四周珍贵的药材和丹药,更吸引众人的目光。

    “臭小子,你想做什么?”北雪儿看着离夜,先开口问道,他们两个难道是想做同一件事?

    离夜双手抱臂,淡然轻笑看着北雪儿,微笑反问,“宫主想做什么?”

    她想做什么,自己就想做什么。

    融魂屠苏果放在一边不说,地图她是一定要得到的。

    北雪儿没有回答,柳眉挺挑,大步往高楼外走去,很快就看不见她的踪影。

    方白和海夏听到她们两个的谈话额语气,无声相视一看。

    他们两个认识?

    “回去吧。”北雪儿走远后,离夜的淡淡开口。

    雷锦的事不着急,先回去了再说,他今天晚上不会这么离开中临都中部。

    “好。”两个人应道,大步跟上去。

    让他们去问离夜是不是认识北雪儿,他们肯定不会做的。

    就算他们问了,离夜也不会说什么,问了也没用。

    在他们一一离开后,楼中顿时一片沸腾。

    第五层的事情,瞬间传开,几乎整座楼的人都知道,就是这个少年炼药师,坑了雷锦,用两百万两黄金换了一个破地图。

    在离夜他们离开后,一直站在暗处的千陌桑走出来,举手投足尽显优雅。

    “他的身份,不用再探查了。”他现在基本已经能够确定。

    十八岁的灵品炼药师!

    回到住的地方,离夜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海夏和方白看到如此,也没有去打扰她。

    房间之中,离夜坐在榻上,面前摆了七八个玉盒子。

    “呜呜!”白绒绒的小家伙坐在离夜面前,那姿势,和狗没什么两样。

    “这些不是给你吃的。”离夜看了一眼小白,语气中带着浓浓的警告,这些药材好不容易才找到,不能给它吃。

    黑亮的大眼珠子露出渴望,萌萌的样子,让人不忍拒绝。

    离夜叹了口气,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一个玉瓶递到小白面前,“这个也是换来的,是王品。”

    王品丹药她换了一两瓶,还有皇品换了几颗,然后就是这一堆药材。

    小白听到是王品丹药,一双眼睛顿时闪烁出光亮,急忙拿过离夜手上的玉瓶。

    点了点面前的东西,离夜拿起来,直接扔进储物手镯里。

    这些药材,日后肯定有用处,现在她不打算用来炼制丹药,灵品丹药用那些东西炼制,她有点舍不得。

    “吧唧吧唧。”

    吧唧嘴巴的声音响起,离夜低头看去,就看到倒在面前空荡荡的药瓶。

    黑线从额上滑落,离夜伸手抓过小白,提到自己面前。

    “这王品丹药,我是用一朵并蒂金莲换来的!”它就不能省着点吃吗?她也就换了两瓶,现在已经被小白吃了一瓶了。

    小白无辜的注视着离夜,舌头舔了舔嘴唇,一脸哀怨。

    这表情好像在无声的说,我还没吃够呢。

    离夜深吸一口气,直接把小白扔下榻,身体往后倒去,斜躺在榻上。

    被离夜扔出去,小白稳稳落在地上,抖了抖身上的毛发,又爬上床,往离夜怀里钻,至于爪子,必须老老老实实。

    红色光束从窗外闪进来,急切的声音响起。

    “离夜,离夜,我们赶紧走,有好戏看!”红莲大叫道,真的是好戏!

    离夜让它盯着那个叫雷锦的人类,它这么一路跟过去,没想到会看到那么好玩的事。

    听到红莲的叫唤,离夜二话不说站起身,“带路。”

    好戏看?雷锦又做什么好事了?

    红莲迅速钻进离夜的身体,一袭黑衣的离夜,迅速夺窗而出。

    黑夜中,少年和夜色融为一体,借着微弱的月色,快速往前走去。

    “我听说,那个叫雷锦的找到了一个人类,说这个人类拥有什么雪熔精矿。”那个人类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就带着人出去了。

    那么多人一起出去,肯定是有什么好戏看!

    “雪熔精矿?”离夜含笑轻喃,原来雷锦交易完就匆匆离开,是为了去找谁是雪熔精矿的主人。

    明抢么?

    挺好,雷锦把雪熔精矿抢走,这东西也就相当于是她的了。

    “你看,他们就在那,现在正往那边去。”

    不远处的空中飞掠而过几道身影,大概有十几个人,这十几个人离夜都不认识,可为首的那个,想不认识都不行。

    他就是雷锦!

    离夜加快速度,和他们保持十丈的距离,造化诀运转,将气息收敛住,完全和夜色融为一体。

    保持十丈的距离,离夜才发现,在雷锦他们面前,还有一个人,只影独行,匆匆离开。

    能让雷锦这么跟着,他应该就雪熔精矿的主人。

    远处匆匆离开的人突然停下脚步,雷锦他们也立刻停下,走在最后面的离夜,不同声色站在原地,无声看着他们。

    “你们还想跟到什么时候?”轻呵的声音响起,在夜色中显得特别的响亮。

    雷锦他们几个人脸上划过一丝诧异,随即淡然走了出去。

    “既然被你发现了,本少爷也没什么可隐藏的。”雷锦贪婪的看着远处的身影,他身上可是有雪熔精矿的。

    雪熔精矿这东西,他现在太需要了,雪熔精矿提炼出来精华,炼制而成丹药,他想要!

    现在这个晋升的速度太慢了,他需要更快,更快!

    对方看到雷锦他们从暗处走出来,没有多加惊讶,不管是谁跟着他,他都不会感到惊讶。

    “雷锦少爷,你用两百年份的枯叶花换了一个融魂屠苏果,用两百万两黄金换了一张不完整的地图,难不成,你身上还有地狱忘魂?”要是有,他应该早就拿出来了!

    雷锦嘿嘿一笑,走向前一步,“地狱忘魂,我没有,但是在中临都,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抢东西什么的,是常有的事,只要东西他拿走了,谁还管过程是什么?

    地狱忘魂这种东西,他就算是有,想也不会拿出来。

    这种东西在关键时候能保自己一命不说,还能激发体内潜能,实力暴涨,有这种东西,谁还不会自己炼制丹药,给自己吃。

    他拿出雪熔精矿,提出要求的时候,自己就该知道会是这种结果。

    “你是想抢?”对方的声音冷了几分。

    雷锦看着不远处的人,点点头,“你答对了。”

    他就是想抢!

    “放肆!”那人呵斥。

    “放肆?告诉你,本少爷没什么不敢做的,明齐,你还不动手!”雷锦冷笑道,这东西他还就抢定了!

    抢到雪熔精矿炼制成丹药,他也能成为了临天大陆屈指可数的天才。

    “是。”站在雷锦身边的中年男人走出来,身上的灵王实力展开,威压迅速笼罩开来。

    站在对面的人看到明齐,脸色微变,“灵王!”

    他居然还带来了一个灵王!

    “你们也一起动手。”雷锦好像没听到那个人说话似的,继续说道。

    身后十几个人齐声应道,“是!”

    站在不远处的人,脸色微变,看着走来的人,迅速往地面飞身而去,速度极快。

    “想走!追,这个人生死不论,本少爷只要雪熔精矿!”雷锦立即追上去。

    这个人的生死和他没关系,他要的只有想雪熔精矿!

    站在一旁围观的离夜,看到逃走的人,唇瓣勾起一抹讥讽笑意。

    这个人逃不掉,一个灵王被追杀,追杀他的人中,十几个灵君,再加一个灵王,他逃不了多远。

    黑色身影快速追上去,看着一前一后的人,笑意加深。

    “轰——”

    空中闪过一道光亮,巨响传开,空气散开一阵剧烈的波动。

    离夜停下脚步,静静站在暗处看着这一幕。

    炸开的灵力,如同炫丽烟花,在空中绽放,火光四射,将半天空照亮。

    离夜双手抱臂,淡然站在原地,空气中突然传来细微波动。

    她猛地转身,映入眼帘是一抹青色身影。

    北雪儿刚刚赶到,就看到站在不远处围观的离夜,心里闪过一丝惊讶,她没想到离夜会比她还先到。

    “果然我们想的是一件事。”北雪儿去清冷回答,神情冷淡。

    离夜撇了撇嘴,这是肯定的,她想要融魂屠苏果,自己尽管也想要,可更想要那份蚕羊皮卷,现在又多了一样,雪熔精矿!

    “不然我们商量一下好了。”离夜淡淡说道,她可不想等解决了雷锦,她们两个为了一个果子打起来,让请他人坐收渔利。

    北雪儿轻哼一声,冷声说道:“本座只要融魂屠苏果,其余的你都可以拿走。”

    他要是不放弃这个果子,他们之间就没什么好谈的。

    “给你就给你,小爷就不信这世上再没有第二个融魂屠苏果。”离夜不在意回答,还灵丹她一时半会炼制不出来,这些东西可以慢慢找。

    谁规定这东西给她了,自己不能再拿过来,即便没可能拿过来,她还有时间去找第二颗。

    “你也在找这东西?”北雪儿皱起眉头,他要这东西干嘛?

    离夜皮笑肉不笑看着北雪儿,不急不缓道:“说不定我们两个找的是一样的东西。”

    第一次,还灵果,第二次,融魂屠苏果。

    这两种都是炼制还灵丹所需要的药材,一次是巧合,两次这也太巧了。

    “你……”北雪儿狐疑地看着离夜。

    “宫主,那边好像完事了,咱们也该去那自己的东西了。”说完,离夜飞身往地面走去。

    灵王和十几个灵君的围攻,这个灵王能逃过才怪了。

    北雪儿收起心思,迅速追上去,眨眼出现在离夜身边。

    看到身边追上来的人,离夜狠狠一啐,妈的,这就是灵者和灵皇之前的区别!

    不管在灵者之中,他速度有多快,但是和灵皇一比,弱爆了。

    十几道身影将倒在血魄中的人团团围住,目光冷漠的看着他还有一口气的人,那眼神仿佛已经是在看一个死人。

    雷锦走到是那人面前蹲下,笑着摘下他中指山的指环。

    “一开始乖乖交出东西,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你也不会死,现在这样,又会何必呢?”东西没有保住,反而自己搭上了性命。

    那人倒在血魄中,目光狰狞的看着雷锦,染上的鲜血的脸颊,看起来极其可怖。

    “哼,我诅咒你,现在如何对待我的,你的下场,会比我惨百倍!”说完,那人吐出一口鲜血,额上青筋凸起。

    雷锦,天雷刹!他诅咒他们!

    “诅咒!”雷锦脸色一沉,狠狠一掌打在那人身上,“你敢诅咒!”

    “咳咳。”那人重重咳了两声,又吐出一口鲜血。

    “告诉你,本少爷从不相信那一套,倒要看看,谁能让本少爷更惨!”诅咒,简直可笑!

    清冷声音从空中炸开,顿时间,包括雷锦在内的所有人,脸色惊变。

    “他的诅咒,小爷赌它一定会实现。”黑衣少年从空中迈步走来,双手抱臂,高居临下的看着他们。

    那姿态,仿佛就是睥睨苍穹的王者,看着一堆的蝼蚁。

    与生俱来的气势笼罩而来,杀意散开,四周温度骤然下降。

    天雷刹的人抬头看去,当他们看到空中走来的两个人,脸都僵了。

    北雪儿!

    北雪儿怎么来了!等等,她是为了融魂屠苏果!

    明齐看向雷锦,他就说这融魂屠苏果拿不得,北雪儿的看上的东西,少爷居然也敢抢!

    现在就连那个少年炼药师也一起来了,一个果子招惹来的麻烦还不小。

    躺在血泊中的人,睁开疲惫的眼眸,当空中两个人映入眼帘之时,他笑了,笑的格外肆意。

    “雷锦,看来我的诅咒是有用的,我在地狱等着你!”说完,那人重重一声闷哼,眼皮缓缓合上,脸上还带着那肆意的狂笑。

    得罪北雪儿,得罪炼药师的下场,会比他如今更惨!

    雷锦心里笼罩上一抹不好的预感,他缓缓站起身,目光落在离夜身上。

    “离宫宫主是你请来的?”他飞不过灵者,怎么可能请到北雪儿?

    离夜懒得和雷锦废话,直接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来的目的,我要融魂屠苏果和雪熔精矿。”

    她并没有提起羊皮图,这东西太过重要,就算是北雪儿,也不能够信任,更不能让她知道这份地图的作用。

    “你要这东西,只要加入天雷刹即可!”雷锦到现在还是不死心。

    离夜嗜血一笑,冷声回答:“在中临都,要得到想要的东西,有很多种办法。”

    雷锦怔了怔,然后仰头大笑,“你不过灵者,敢说这样的大话!”

    要是今天只有几个人在这,他还真会有所顾忌,毕竟这少年身上的爆发力,的确很可怕。

    但是现在,这么多灵君,还有明齐在,他又有什么可顾忌的。

    离夜轻笑扭头,看向北雪儿,“那个灵王,宫主应该能解决吧?”

    “你可以在一旁看着。”区区灵君灵王罢了。

    “那好,这个雷锦的交给我,其他人是你的了。”离夜也不推辞,北雪儿都这么说了,那就交给她了。

    “别忘了刚刚的约定,否则……”

    “我记性没那么差。”离夜打断北雪儿的话。

    简单的几句对话,让天雷刹所有的人,脸色顿时一片惨白。

    灵皇!

    北雪儿也出手!

    雷锦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刚刚这两个人,还是一脸针锋相对,现在竟然联手!

    “少爷,你赶紧走!”明齐着急说道,拉过雷锦,往身后甩去。

    北雪儿要是出手,他们必死无疑,少爷可不能有事!

    雷锦脚下踉跄,来不及多想,撒腿转身就跑。

    北雪儿出手要是不走,那等待着的就在只有死,他不能死,也不想死。

    看着雷锦离开的身影,北雪儿没有追上去,离夜也不着急。

    “他走了。”北雪儿看着走远的身影提醒道,臭小子才巅峰灵者,他确定自己能够搞定?

    “我看见了。”离夜应道,他走不了多远。

    明齐看到的淡然如常的离夜,半点都没跟上去的打算,心里涌起不安。

    他为什么一点都不着急?难道还有什么是他们不知道的?

    “啊——”

    惊天动地泣鬼神的嘶吼之声传来,惊扰了平静的夜晚,连空气在这一声嘶吼下,仿佛都狠狠抖动了几分。

    听到这一声嘶吼,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离夜身上。

    他做了什么?

    明明从刚刚到现在,他连靠近都么靠近过雷锦,怎么又会让雷锦发出这么痛苦的嘶吼?

    “你做了什么?”北雪儿最后还是开口问道。

    按理说,刚刚他要是做了什么,应该逃不过自己的眼睛,可明明她什么都没做。

    离夜松开双手,摊开耸耸肩,“在药典的时候,不小心撒了点东西。”

    不小心……

    北雪儿有些人均不禁,明明就是故意的,也不知道雷锦身上撒了什么东西,居然会发出这么痛苦的嘶吼。

    被这个臭小子记上的人,下场都不会好过。

    难怪刚才雷锦的逃走,他什么也不做,任由雷锦离开,他知道雷锦走不远才会这么放心。

    天雷刹的人顿时觉得阵阵凌乱,什么叫不小心洒了点东西,那是不小心吗?

    有这么不小心的事,刚好就洒在他们少爷身上!

    “好了,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会遵守约定的。”说完,离夜往雷锦逃走的方向走去。

    想要离开,他想的美!

    北雪儿也不阻拦离夜,看到地上蠢蠢欲动,想要阻止离夜的离开的几个人,手上灵力翻滚炸开。

    “轰——”

    黑夜中,又一道炫丽的烟花绽放,蠢蠢欲动的几个人,双眼睁大,瞳孔缩紧,轰然倒地!

    “什么!”其他的人顿时恐慌了起来,看着空中宛若盛开的青莲般的身影,一颗心在不停颤抖。

    这只是灵皇的一部分实力,可他们却已经没有还手之力!

    明齐脸颊不停抽搐,他深知自己不是灵皇的对手,这一次,怕是必死无疑了!

    可是少爷……少爷不能就这么死的了啊!

    “你们若是全部自我了结,本座就留你们一个全尸,否则……”北雪儿脸上闪过杀意,她会让他们死无全尸!

    所有人眼皮狠狠一跳,他们完全知道,北雪儿能这么说,一定可以做到。

    可让他们自我了结这种事,他们实在做不到。

    眼皮垂下,北雪儿面若冰霜,四周散开冰冷的气息,手臂抬起,灵力在空中翻滚,空气如海浪一般翻滚荡起波浪。

    手掌握拳,环绕着放身体的灵力轰然散开,宛若牛毛细针,铺天盖地往天雷刹众人飞去。

    “逃!逃!分散逃!”明齐看到飞来的细针,放声叫道。

    所有人听到他的话,立马先转身逃窜,他们绝不是灵皇的对手,哪怕是十几个人,在灵皇手上,不过点之间的事。

    “呵!”北雪儿冷冷一笑,另外一手抬起。

    空气中顿时震动连连,灵力聚拢,形成一道天然屏障挡在两丈外。

    逃走的人刚刚走出几步,一股强劲冲击直逼而来,他们的身体,立刻又被震了回来。

    “砰!砰砰!”

    “啪!”

    “嘭——”

    十几个身影,重重坠落在地上,发出剧烈响声,紧接着就是一声声痛苦的呻吟。

    “啊!”不远处又一声痛苦之声传来,北雪儿抬起头看去,环绕灵力的双手加快了速度。

    她倒要看看,那小子是用了什么手段,会这么厉害!

    “轰隆隆——”

    大地震动,余力横空扫开,罡风呼啸,方圆十米,一切尽毁,没有一处地方是完好的。

    地上如刀削般的痕迹,触目惊心,坑洼凹陷,狰狞可怕!

    天雷刹的人,一个个倒在地上,身上布满的整齐的切口,那些痕迹布满全身。

    微风吹过,整齐的切口被吹开,那些人的身体翻滚开来,等微风停下,已经变成一块一块的,没有一个人是完好的。

    北雪儿直径离开,地上的情况,她的一眼也不想多看。

    灵皇的实力,便是明齐那样的灵王在她面前,也显得不堪一击,就跟切豆腐似的。

    离夜不急不缓走过,看到躺在地上的雷锦,脸上的笑意加深。

    “雷锦少爷,这滋味的可好?”

    上次给海夏的东西没用完,全部用在他身上了,海夏是一天一次,他嘛,不会有这个待遇的。

    海夏这几天,一到那个时辰就不见人,就是在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放心死后,就算是痛的死去活来,也不会有人看到他狼狈的样子。

    “你,是你做的!”雷锦面目狰狞看着离夜,咬牙切齿的样子,恨不得杀了离夜。

    离夜大方点头应道,“是小爷做的。”

    “你……我那般对你,你如此对我!”雷锦嘶吼道,他做了那么多事,自己都没怪罪,更没说什么!

    离夜笑了,笑的很冷,连一点温度都没有。

    “那小爷可得好好谢谢你了!”杀意涌现,寒光在黑夜中闪过。

    蓝色弧度挥落,落在雷锦身上,紧接着,一声痛苦的嘶吼传开,直冲云霄!

    雷锦气喘吁吁躺在地上,身体上出现一道血痕,鲜血潺潺流动。

    “你……”雷锦愤怒瞪着离夜,他不相信自己这样就栽倒在一个灵者手上,他可是灵君的实力,怎么可能就这么栽倒在一个灵者手上!

    离夜把玩着吾邪,走在雷锦身边,漫不经心问道:“怎么,雷锦少爷还让我谢谢你吗?”

    谢谢,她一定会好好谢谢他的!

    “你如此对我,天雷刹是不会放过你的,我父亲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就算他死了,只要有天雷刹在,就有人为他报仇。

    到时候这个少年,管他是炼药师还是其它什么,都是死无葬身之地!

    “天雷刹?小爷不怕告诉你,你天雷刹敢来找小爷,小爷就能把你们一锅端了!让天雷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搬出天雷刹她就会怕了吗?

    铿锵有力的声音落在心上,冷冷轻笑的雷锦,不禁倒抽了一口气。

    他就站在自己面前,多可笑的一句话,让天雷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这可能吗?

    可为什么在听到这句话后,他半点也笑不出来。

    而且甚至觉得,只要天雷刹敢动她一分,随时就有可能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对了,这种疼痛,会一直到你死去才会结束。”离夜把吾邪插入剑鞘,面无表情站在一旁。

    他想要结束这种痛苦,没那么容易!

    雷锦嘴唇上没有一点血色,痛苦的表情,狰狞恐怖。

    “啊——”

    他在地上不停翻滚,此时此刻,他就算是想出手攻击离夜,也没有了那个力气和精力。

    痛苦撕扯着身体的每个地方,他每时每刻都在受着折磨,一直到死都不会结束!

    “天雷刹不会放过你,不会放过你的!”

    “你这个卑鄙无耻的的小子。”

    “救命啊!”

    雷锦不停咒骂,撕扯着身体,想减轻痛楚,然而,不管他做什么,都没有什么用处,更加减轻不了身体的半点痛楚。

    离夜冷眼的旁观站在一旁,看到雷锦痛苦嘶吼,也没理会。

    北雪儿以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她嘴角一抽,大步走过去。

    “他不肯拿出储物袋?”北雪儿挑眉问道,把人杀了,他们照样可以从他在身上找到储物袋。

    离夜摇头,淡淡回答:“不是。”

    储物袋她完全可以自己拿,用不着雷锦拿出来。

    “那你是……”

    “被他烦了好几天,总要在他死之前给自己出口气吧?”离夜不急不缓道,杀一个人很容易,不就是挥手间的事。

    只是她不想那么快让雷锦死,他就这么死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听到离夜的回答,北雪儿一阵汗颜。

    “臭小子,你还真记仇。”这个叫雷锦的,绝对是个悲剧,招惹上这么一个难缠的小子。

    离夜看向北雪儿,讪讪说道:“我是有名字的,我叫离夜。”

    北宫离夜!

    “我不喜欢这么叫。”北雪儿强硬回答。

    离夜:“……”

    算了,她懒得说,这个女人,即便是自己说了,她也不会听。

    过了一会,离夜继续问道,眸光中多了一分鄙夷,“问你件事。”

    “说吧。”真是难得啊!这小子也有不知道的!

    “前段时间说无情宗和天穹峰开战,打起来了吗?”离夜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心里是担心的。

    银翳没回来,中临都也没传来消息,也不知道纳兰清羽到底怎么样了。

    “你觉得无情宗敢开战吗?”北雪儿不屑冷哼。

    无情宗开战,他一开战,中域就会彻底爆发战争,到时候终于动乱,无情宗就是罪魁祸首。

    听到北雪儿的回答,离夜心里的石头也放了下来,没开战,那就的应该没什么事。

    “你们两个别太过分!”雷锦奋力吼道,他都这样了,他们两个居然还有心情说别的事,好像没看到的存在一样。

    面前传来大吼,离夜看了一眼雷锦,然后迈步走到他面前,俯身拿过他手里的指环,以及的佩戴在他腰间的玉坠。

    “你,还给我,还给我!”那是他的!

    精神力探入指环中,一丝无形力量袭来,离夜迅速将其掐断,顺利探进去。

    看着到指环中东西,离夜眼前一亮,赚到了!

    各种珍稀的药材,以及雪熔精矿!

    那个灵师拿出来的不过是很小的一块,里面还有一块很大的!这么大块的雪熔精矿,用来打造一件兵器都足够了!

    “把东西给我,我得回中域了。”从去找还灵果,她就一直在外面,还没有回去过,也该回去看看了。

    离夜这才又拿过雷锦的那个玉坠,精神力摊入其中,又是一丝无形之力袭来,不过比刚刚的强劲不少。

    这样的力量,是铸造师铸造储物袋的时候,特别弄出来的,只要滴血认主,这股力量就会开启。

    实际上这股力量,就是用来阻止别人得到储物袋,也别想得到里面的东西。

    可这股力量,毕竟比不上炼药师的精神力,在离夜面前,它不堪一击!

    精神力探进去,看了看里面,除了一卷羊皮图,还有那个果子,以及一些其它乱七八糟东西,没有什么其它的。

    “喏,给你。”离夜把融魂屠苏果拿出来,递给北雪儿。

    “臭小子,你还算信守承诺。”北雪儿接过放融魂屠苏果的盒子,低头看去,目光在离夜手上扫视了一眼,触及到一个硬物。

    神情微微一怔,她看着离夜手指上带着的指环,没有情绪的声音响起。

    “臭小子,我也问你件事。”

    离夜没有注意到北雪儿的目光,低头翻着雷锦的储物袋,漫不经心回答,“你问。”

    刚刚她回答了自己一个问题,现在自己回答一个她的,不为过。

    “你姓什么好像还没告诉我。”北雪儿抬起头,露出淡淡微笑,笑容中多了几丝调侃。

    翻着东西的离夜,动作僵住,随即立刻恢复正常,她从容放下玉坠,淡笑道:“你不是知道离夜了么?”

    她突然问这个干嘛?

    “也是。”北雪儿应了一声,握了握手上盒子,转身离去。

    离夜站在原地,看着北雪儿离开的背影,眸光深邃。

    “臭小子,早点来中域,本座倒要看看,你什么时候能来。”身影走远,冰凉的声音传来,语气中没有一点情绪。

    离夜撇了撇嘴,继续着刚才的事,可翻了半天,也没什么其它东西。

    “啧啧啧……一个融魂屠苏果,一个地图,就把你弄穷了。”离夜把玩着玉坠,微微淡笑,笑容中多了几分讽刺。

    当时第五层要是多两件东西,后面他是不是打算把自己押在那里,然后也要抢走自己要的东西?

    “噗!”雷锦猛地吐出一口鲜血,久久无法言语。

    他就没见过这样人,当着他的面分他储物袋里的东西不说,拿走了以后还嫌弃!

    中临都不是没有抢东西事情发生,而且这种事多了去了,可像他这么抢东西,抢完之后还嫌弃,简直无耻!

    他也不看看,自己变成现在这样,是谁害的!

    愣是把储物袋里值钱的东西,全部交代了出去,这才拿走了羊皮图,不对,就是个破地图!

    让他用两百万黄金,换了个破地图!这笔账他还没算呢!

    想到那两百万雷锦是肉疼的,本来身体已经在抽疼不已,这么一想,心肝都疼了。

    “我说的是实话。”看着雷锦吐血的样子,离夜又说了一声。

    雷锦只觉得胸口发闷,脑袋晕沉,好像随时就要晕厥过去。

    他第一次知道,死,是那么难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