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三十三章 破地图!?
    站在第五层四周围观的人,看到离夜走来,不少人脚步纷纷后退,让出一条通道来。@樂@文@小@说|

    刚刚的事,他们还历历在目,可不敢得罪这个小祖宗。

    “看到没有,就是他。”

    “这小子看起来年纪轻轻,胆子挺大,居然敢揍天雷刹雷锦。”

    “少年轻狂,谁年轻的时候,不做一两件心血来潮的事,现在是得意了,等天雷刹的热找上门,他还能不能这么得意。”

    “这可不见得,没看到人家身上穿的,胸前戴的吗?”

    “炼药师……”

    是炼药师!

    看到离夜胸前的徽章,四周议论逐渐淡化,一帮子人收起声音,目光无声跟着离夜挪动。

    灵品!

    这么年轻的炼药师,而且还是灵品!

    妈的,这样的小子不嚣张才怪了,谁见过这么年纪轻轻的灵品炼药师?

    当然也有可能是一些活了几十一百岁的前辈,随时实力提升,而逐渐变得年轻。

    但眼前的人,也就是灵者级别而已,哪里像什么活了一百几十岁的前辈。

    所以大家当场就否定了这个可能,这少年不可能是什么老前辈。

    周围在说什么,离夜并不在意,直径往众人让出的通道走去。

    离夜不在意,海夏更不会多说什么,说的不是他们海家,也不是他,既然当事人都不说话,他也没有说话的理由。

    方白笑眯眯看着周围,嘴角微微上扬。

    这些没眼力劲的家伙,他们要是知道离夜就是那个年轻的炼药师,哪里还敢有这些议论,早就一个两个往上贴。

    只是离夜的身份,不该从他嘴巴里说出去,不然主会的人知道,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的。

    主会让他们什么都别说,不就是担心,临天大陆的人,全都往离夜这边帖么。

    三人大步走进去,看不到他们身影之后,细小的声音继续响起。

    “看到没有,跟在你小子身边的就是海夏。”

    “哎呦喂!海家海夏!”

    “妈的,人比人气死人啊,海家海夏居然成了他的护卫!”

    “当然了,人家可是炼药师的。”不知道哪里来的一句话,四周顿时一片寂静。

    就是啊,人家是炼药师,炼药师有什么不可能的!

    所有人顿时安静了下来,心情也逐渐平衡。

    三人走上第五层,还没走几步,压迫之力迎面而来,如同巨山压在身上一样,四周空气稀薄,让人透不过气来。

    离夜深吸一口气,将造化诀运转开来,笼罩在身上的压迫瞬间消失,就在这时,一只大手伸来拍在她肩上。

    黑亮眸光闪过一丝寒意,离夜挣脱掉放在肩上的大手,迅速转身,手掌握成拳头,往后面挥去。

    “离夜,是我!”

    在拳头挥出之时,方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看着熟悉的脸,挥到一半的手停在半空中。

    方白身体僵硬看着离夜,额角划下一滴冷汗,就差一点就差一点。

    他刚刚还在消化雷锦被离夜揍了,被转眼他和雷锦是一样的下场,被离夜揍一顿。

    离夜抿着嘴角,无奈看着方白,“你下次叫我就行了,别拍我的肩膀。”

    她反手出击,已经是融入身体的本能,要不是及时出拳,刚刚那一拳,就落在方白脸上了。

    “我是想问你有没有事。”方白汗颜道,暗暗记下离夜的话。

    他下次再也不这样了,最好是别去碰离夜,否则肯定会受伤的。

    离夜怔了怔,想起刚才的压迫,才回答道:“我没事,这点威压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造化诀自然会把这些压迫化解开来,不管再强的压迫,只要运转造化诀,对她来说,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方白嘴角一抽,心里响起两个字,变态!

    “你应该没事吧?没事继续往里面走吧。”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他们再不去,应该就快开始了。

    方白摇摇头,“没事。”

    事情是没有多大,就是有点难受,吃了点丹药,好歹能顶住。

    “那就走吧。”说完,离夜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海夏无声跟上去,脚步还没迈出,就被方白拉住,他莫名扭头看向方白,映入眼帘就是一张极为哀怨的脸。

    “干嘛?”这也是什么表情?

    “离夜那一拳砸过来的时候,你怎么不拉开我?”差一点就差一点!

    海夏摇摇头,目光深邃看着走远的身影,“不是我不拉你,是连我看到他出拳的时候……”

    话到一半,海夏的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直接往里面走去。

    他看到离夜出拳的时候,怔了一下,想到拉走方白的时候,方白已经出声叫住了。

    灵者,灵者竟有这么快的速度,这一段时间,他是不是看漏了什么?

    这段时间,他想查贺极到底是怎么死的,可不管怎么查,在那天的时候,中临都并没有什么动静,所有的迹象表明,人就是他杀的。

    可明明他昏过去了,而离夜不过是灵者级别,让他相信一个灵者,在面对那么多灵者的同时,其中还有一个灵王,把贺极给杀了的这种事,不可能!

    “你能不能把话说完。”方白见海夏走进去,大步跟上你去,大声问道。

    这些离夜已经走进去了,当然是不知道的。

    刚走进第五层门口,立刻就有侍从走出来,侍从稍稍俯身,客套道:“尊敬的炼药师大人,出示请柬。”

    离夜把请柬从储物手镯拿出来,递给侍从,神情淡然。

    侍从接过请柬,打开扫视了一眼,就更恭敬了。

    “炼药师大人,里面请,第五层交换物品,即将就要开始了。”侍从把请柬收起来,做出请的姿势。

    看了一眼离夜,不禁发出一声叹息,这位炼药师大人真年轻!

    “嗯。”离夜微微颔首,大步往里面走去。

    海夏急忙跟上来,拿出自己的请柬递给侍从,没有多看一眼,大步走到离夜身边。

    眼角余光看到海夏走上来,红唇微微勾了勾,离夜没有说什么,继续往里面走。

    第五层的空间明显比下面四层都要小,没走几步,就看到整齐摆列的桌椅,只剩下寥寥几个空位。

    当离夜和海夏走进去,所有人扭头看过来,目光在他们身上停留了一会,压住心里的惊奇,淡然回头。

    炼药师,很年轻的炼药师!

    是他!

    不少人也认出了离夜,第四层发生的事,还是有很多人看到的。

    看到离夜走上第五层后,不少人扭头看向雷锦。

    原以为雷锦看到的离夜来了以后,会怒火滔滔的众人,在看到雷锦含笑的模样以后,顿时觉得惊奇不已。

    雷锦在这个时候还笑的出来,他刚刚可是被人揍了,还揍的很厉害,一拳打飞。

    离夜刚走进来,就感觉到了一双双灼热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镇定自若找了个位置坐下,没有去看任何人。

    这些人会用这种眼神看她,无非就是她是炼药师,再来就是看到她揍了雷锦,其它没什么。

    海夏低头看了看离夜身旁空位,认命坐下。

    方白进来的时候,只剩下一个离他们比较近的位置,但中间还是隔了好几个人,无奈之下,他走到那个位置坐下来。

    在他们进来以后,又有几个人走进来,其中一个,就是离夜所熟悉的那道青色身影。

    北雪儿?

    离夜看到那一抹身影,眼中闪过光亮,她也来了?离宫宫主到这里,适合吗?

    离夜心里的话还没嘀咕完,耳边就响起了惊讶的声音。

    “她是北雪儿!”那是从一个角落传出来的,看到那道青色身影,几乎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那人一脸激动,好像在无声的说,我知道的,她就是北雪儿,我见过的!

    北雪儿!?

    第五层的所有人顺着那人的看去,当青色身影走来,那绝美的容颜落入眼帘,他们都微微一怔。

    是个美人!只是……

    看了看北雪儿,众人扭头往离夜这边看来。

    这个少年长的也不比北雪儿逊色,一个男人居然也这么好看,这还是第一次见到!

    看到众人目光来回在自己和北雪儿之间来回扫视,离夜顿时囧了。

    她现在好歹也是个“男人”,他们露出这种目光,算什么意思?

    北雪儿自顾自走到一个位置上坐下,好像看到和听到众人的惊奇,一脸冷色。

    北雪儿身边的几个人,看到她坐下,顿时痴了。

    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能够这么近看北雪儿!

    “谁再多看一眼,本座让他挫骨扬灰!”不带一点感情的声音响起,青色身影周围散开一阵冰冷杀气。

    寒意直达心底,第五层大部分人,身体狠狠颤动了一下,立即收回目光。

    北雪儿不愧是冰美人,太冷了!

    离夜翘起二郎腿,若有所思看着北雪儿,这样的北雪儿,比她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还要冷。

    难怪叫她冰美人了,的确是很冷。

    雷锦他们尽管有心看,在北雪儿说那话以后,也硬生生收回了目光。

    天雷刹再怎么样,也比不上离宫强大!

    在这一场小波动后,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进来过,直到三位长者出现,第五层换药才正式开始。

    离夜看着出现的三个人,眯起眼睛,目光在他们身上流转。

    一个灵皇,两个灵王。

    不过她刚刚看到,那个灵皇级别的老者,在看到北雪儿以后,脸上一闪而逝的震惊。

    他们三个,好像这座楼的人,第五层的东西,一般卖主不会亲自来,而是让这三个人代劳。

    不过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没料到,这次北雪儿会到这里来。

    “海夏,说说哪些是血宗,影门,还有婆罗门的。”离夜慵懒问道,没有压低声音。

    反正压低声音也没用,这些人也会听到,何必多此一举。

    海夏额角垂下一条黑线,他这么光明正大的问,真的好吗?

    “你上前方左手边两个是血宗,上前方右手边那个是婆罗门,至于影门,你旁边的就是。”海夏讪讪说道,指了指离夜另外一边的人。

    离夜嘴角一抽,扭头看过去,无声叹息,不会这么巧吧!

    坐在离夜身边的男人见她看过来,拱了拱拳,笑道:“影门般若影。”

    离夜轻笑点头,然后收回目光。

    这种事的确是不用主事的来,来几个手下就行了,难怪这些人看到北雪儿来了,会那么惊讶。

    “咳咳!”一声重咳响起,灵皇级别的那个老者,目光犀利往离夜这边看过来。

    离夜撇了撇嘴,不再说话,目光落在三位老者手里的东西上。

    “既然人已经到齐,那便开始吧,这次第五层的东西,只有三件,客人以不同的方式,换取他们想要的东西。”为首的老者转眼露出慈悲悯人的笑容。

    只有三件?

    离夜轻啧了一声,第五层的东西的确是少,只有三件,不过听说件件精品,倒要看看这三件东西是什么。

    “这第一件,是冰火之原才有的,雪熔精矿。”

    说话间,老者把盖在手上的黑布揭开,一道耀眼的光芒在第五层闪耀而过。

    拳头大小的矿石上,流转着红色和蓝色的光芒,犹如一颗明珠,将通亮的第五层,再度照亮。

    火光灼热滚烫了半个第五层,冰冷寒霜,冻结了另外半个。

    尽管身处一个地方,可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受。

    “雪熔精矿!”

    “这就是雪熔精矿!”

    “雪熔精矿不只是可以铸造兵器,也是极为珍贵的药材!”

    “竟然有人能从冰火之原,得到雪熔精矿,是在太不容易了!”

    ……

    这就是雪熔精矿?

    离夜看着老者手上端着的东西,眼中多了几分深邃。

    雪熔精矿她只是在丹神诀上看到过,真真实实看到,这还是第一次。

    和灵诀中描述的一模一样,冰火交错,红蓝密布,本是相生相克,却又相辅相成。

    相传雪熔精矿生长在冰火之原,极热极冷的地方,这个地方常人无法靠近。

    先不说冷热交加让人受不了,还会让人逐渐麻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冷,什么时候是热。

    也许你感觉到冷的时候,其实四周是烈焰连天,也许感觉到热的时候,四周是冰天雪地,而伸出在里面的人,却无法得知。

    雪熔精矿一般的人是不敢去碰的,得到这么一块雪熔精矿,要付出的代价太大。

    “不知道他要什么?”人群中传来的疑惑。

    东西是拿出来了,那拿东西出来的人要什么?

    他要的东西,他们要是没有,这笔交易,不还是不能完成。

    “他想要用这个,换取一种灵草,叫地狱忘魂。”老者继续说道,然而他的话刚刚说完,四周顿时一片寂静。

    离夜听到那四个字,额角顿时满头黑线。

    地狱忘魂……这个拿出雪熔精矿的人还真敢说。

    “地狱忘魂,怎么听着有点耳熟?”海夏疑惑问道,他好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离夜扭头白了一眼海夏,没有回答,然后回头继续看着雪熔精矿。

    这件东西,看样子就不是她的了。

    地狱忘魂她这里没有,她也在找,当然了,是炼药师都会寻找,对于珍贵的药材,炼药师都是渴望得到的,她也不例外。

    地狱忘魂,那是一种极其霸道的药材,人在将死之际,服下地狱忘魂炼制出来的丹药,不但能救自己一命,而且能将实力瞬间提升到灵皇!

    地狱忘魂这种丹药,也只有在将死之际才能够起到作用,完好的一个人吃下去,没有半点用处。

    不过用雪熔晶矿换地狱忘魂,也不吃亏,谁也没占到便宜。

    雪熔精矿提取精华,炼制丹药,尽管不能让服用者瞬间达到灵皇,但是服下它,有它存在身体,日后修炼,就会事半功倍。

    像这么大的雪熔精矿,提取出的精华,能够炼制三颗丹药。

    心里暗暗叹了口气,靠在椅背上,一阵无奈。

    这两样东西,她都是不想的了。

    地狱忘魂,她没有,就算是有,要是真有一棵的话,她也未必舍得拿出来换雪熔精矿,而正因为没有地狱忘魂,雪熔精矿也别想了。

    四周一片沉寂,没有一个人有出手换取的打算。

    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一个拿出地狱忘魂的人,只可惜,很长一段时间过去,都没有人能够拿出来。

    毕竟不管是地狱忘魂,还是雪熔精矿,都太过珍贵,谁会舍得拿出来给别人。

    “没有人换取吗?”为首的长老皱眉问道,当真没有一个人有地狱忘魂这样东西吗?

    声音响起,并没有一个人回答,所有人都是沉默。

    老者叹了口气,把放在一旁的黑布拿过来,盖在雪熔晶矿之上。

    换取的人没有说话,在站在外面围观的,倒是一脸热切。

    “居然没有一个人能拿出地狱忘魂。”

    “他娘的地狱忘魂到底是什么东西,有那么珍贵吗?”

    “这次换取居然失败,这个开价的人,就不能换个其它的东西吗?”

    “也不知道是谁,要是知道,完全可以抢过来。”

    “抢!?”

    当然可以抢,中临都有什么不可以的,知道是谁的东西,他们肯定的用尽一切手段,把雪熔精矿弄过来。

    可是这也只能想想,第五层的东西,一般都不会透露卖主是谁。

    说不定这个人就站在他们中间,只是他们不知道罢了。

    老者扫视了一眼第五层的人,叹了口气。

    “如此,此物换取失败,下一样。”他把手上的雪熔精矿递给左手边的老者,顺便拿过他手上的东西。

    看到老者手上的东西,离夜也来了兴趣了。

    第一样是雪熔精矿,这东西的确是珍品,而且非常少见,就不知道第二件和第三件是什么了?

    在离夜期盼下,老者把盖在那样东西上的黑布揭开。

    “这第二样,叫融魂屠苏果。”

    融魂屠苏果!

    离夜慵懒的神情,突然变得认真起来,注视着老者手里端着的木盘,眼中闪过一丝光亮。

    这就是融魂屠苏果!

    木盘之中,拇指大小的果实,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可看上去平常无奇,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所有人看到那一枚的融魂屠苏果,眼中闪过一丝明亮之光。

    融魂屠苏果,相传有医死人,肉白骨的奇效,然而这也只是传说,并不是真的。

    曾经也有人得到过融魂屠苏果,拿它来救治至亲的人,结果至亲没有救回来,自己却死了。

    经过是什么样子的,谁也不知道,反正是这么说的。

    但是融魂屠苏国有极好的融合力,提炼出来,炼制丹药,能事成功倍,运气好的,还能直接翻一个品级。

    这让不少炼药师,又为之热衷。

    只是,离夜热衷的并不是融魂屠苏果的药效和作用,而是这一样东西,正是炼制还灵丹的药材之一!

    得到这融魂屠苏果,她手里就有三种炼制还灵丹的药材了,只要再收集六样,就是一份药材。

    “你想要?”看到离夜的神情,海夏惊讶道。

    他好像对这果子,很感兴趣,好像的刚才的雪熔精矿比较重要一点吧。

    这种传说可以医死人,肉白骨的东西,那也只是传说。

    “放心,这样东西我不会让你给钱的。”离夜笑道,谁知道这样东西,要多少钱。

    不过这个世上,还有能找到融魂屠苏果,的确是不容易的事。

    离夜盈盈轻笑,嘴角含着笑容,抬头看去,目光触及到不远处的青色身影,眼中多了一丝疑惑。

    北雪儿也想得到融魂屠苏果?

    “融魂屠苏果的卖主,想让各位拿药材来换取,每个人只有拿一次药材的机会,至于是什么,并没有要求,他要的,只最珍贵的药材。”说完,老者脸上的表情都笑眯了。

    最珍贵的,和融魂屠苏果媲美的,又或者更高价值的。

    老者的话刚刚落下,离夜脸上露出几分调侃戏谑,拿出这果子的人,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心。

    让这么多人,拿出自己最有价值的药材,这不就相当于告诉在场所有人,自己拥有什么。

    一旦有人起了歹心,想要争夺,就是一张大战爆发。

    在场的人,好像也明白了这点,纷纷皱起了眉头。

    “一百年份的并蒂金莲。”

    “一百年份的无双子。”

    两道声音在同一时间响起,然后说话的两个人同时皱起眉头,往对方看去,也不知道是默契还是巧合。

    离夜看着北雪儿,从容淡定,融魂屠苏果她也需要,所以不会让的。

    再说,一百年份的并蒂金莲和一百年份的无双子,价值不相上下,没有哪一种好,哪一种差。

    北雪儿瞪了一眼离夜,这小子,前段时间先抢她的还灵果,现在抢融魂屠苏果。

    他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

    第五层的人,看到北雪儿出手,顿时都收起了声音。

    这东西他们就算拿在手上,北雪儿要是想拿走,也就是点点手指头的事,何必和北雪儿去争,她身后可是还有一个离宫在。

    灵皇级别的老者,看到两个人同时叫价,皱了皱眉头,最关键的事,两个人药材的年份一样,价值也差不多。

    这……要怎么抉择?

    “两位……只有一个融魂屠苏果。”老者迟疑道,他们两个人,要怎么分一个果子?

    北雪儿看向离夜,神情露出不满,“你还想抢一次?”

    他小子要融魂屠苏果干嘛?这东西尽管是少见,可对于炼药师来说,不是非得得到的东西。

    “有这个想法。”离夜点头应道,果子只有一个,那不就只能抢了。

    离夜的回答,顿时让四周所有人呆滞,目瞪口呆状。

    这个炼药师在想什么,他尽管是炼药师,不过也只是灵品,北雪儿可是离宫宫主!

    势力,实力,他应该没有一样比的上北雪儿的吧!

    刚刚招惹上了天雷刹,现在是离宫,他到底在想什么,难道想把中域和中临都的势力都得罪完吗?

    要是都得罪了,他就算是炼药师,临天大陆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了。

    老者看向北雪儿,忍住擦冷汗的冲动。

    尽管他想偏向北雪儿,只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他也不能偏袒,这该怎么办?

    北雪儿气的恨不得自己从来没有放过离夜,还灵果的事,刚刚了结,他又跟自己抢上了!

    “我们两个拿出的东西,是同等价值的,问问还有没有其他人拿出更高价值的东西吧。”离夜靠在椅背上,不急不缓说道。

    脸上的笑容如有若无,想了想也没可能了。

    这里没有人不畏惧北雪儿的实力,以及她的势力,他们敢拿出自己的东西,就算价值高,等药典结束,不但东西没了,连命都没了。

    “没有!”大部分人几乎在离夜刚刚说完话,就异口同声回答。

    离夜看向的北雪儿,无声摇摇头,她就知道是这阵情况。

    “喂,你能不能把这个给宫主,大不了我帮你去找?”海夏担忧道,有股伸手掐住离夜脖子摇晃的冲动。

    明知道对方是北雪儿,还一点让的意思都没有,他这么招惹上北雪儿,对他有什么好的?

    以离宫的势力,别说中临都任何一个势力对付不了,就是整个中临都联手照样不行。

    离夜扭头看向海夏,皮笑肉不笑说道:“小爷为什么要让,她想要,小爷就不想要?小爷买的是一回事,你给小爷找的,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让,想都不要想!

    老天!

    不少人发出叹息,有种捂脸的冲动,他们能不能先离开。

    这小子没发现,北雪儿的气息,已经越来越冷了吗?

    他再不让,北雪儿可能就要动手了!

    一个灵者,和灵皇抢东西,这绝对是头一遭,这小子胆子也忒大了!

    “臭小子!”北雪儿咬牙切齿道。

    “看来你们两个这么继续争,也争不出什么结果了。”众人之间,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声音传来,所有人扭头看去,就看到雷锦站起身,然后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锦盒。

    “一百五十年份,枯叶花!”雷锦得意洋洋道,看了看离夜,再看看北雪儿。

    他们两个有什么可争的,现在这果子是他的了!

    老者顿时眼前一亮,为难的表情,彻底消散,急忙说道:“二位,雷锦少爷的枯叶花虽然不如二位的并蒂金莲和无双子,但是年份在二位之上,所以……”

    终于不用再为难了,一百年份的东西,不管是给谁都不对。

    一个是炼药师,一个是离宫宫主!

    离夜看了一眼雷锦,没有生气,反倒笑了。

    “恭喜你了,雷锦少爷。”他拿走融魂屠苏果,确定不是找死?

    雷锦得意一笑,脸上的淤青,早在丹药的帮助下,恢复正常。

    “谢谢,这果子你要是想要,知道该怎么做。”雷锦说完,坐回自己的位置。

    既然这小子想要融魂屠苏果,而且连北雪儿他都敢争,这果子的对他一定很重要,现在果子在自己手上,他还不乖乖到他天雷刹。

    得意洋洋的雷锦,完全忽略了一个人——北雪儿!

    所有人看到他拿出那一百五十年份的枯叶花,脸都变了,他还依旧是得意洋洋。

    众人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扭头看向北雪儿。

    刚刚还说那个炼药师胆子大,雷锦胆子更大,而且绝对的找死啊!

    你好端端的,和一个炼药师,一个北雪儿抢东西!?

    这两个人,你有哪一个能得罪的起的?

    无瑕精致的容颜上,染上一层薄薄的怒意,北雪儿紧紧握住扶手,才忍住在这里就杀了雷锦的冲动。

    小小的天雷刹,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好,再好不过!

    “继续!”北雪儿冰冷吐出两个字,坐回位置上。

    他得到融魂屠苏果,可要拿稳才行!

    离夜坐在一旁,看到北雪儿脸上的怒意,嘴角无声扬起笑容。

    就说吧,雷锦拿走的不是融魂屠苏果,拿走的是他的命,好像他到现在,都没意识到这件事情。

    “真是个蠢货。”海夏摇摇头。

    天雷刹在中临都强,能强过中域的离宫?

    雷锦是不是傻,为了一个离夜,得罪北雪儿,然后把自己的命搭上?

    “还有第三样东西,然后就有好戏看了。”离夜笑道,这场好戏可不能错过。

    现在不用自己出手,这个雷锦怕就是没有好下场了。

    “你不是故意的?”海夏狐疑问道,虽然看上去离夜很想要融魂屠苏果,但怎么这件事下来,自己会觉得,他没那么想要了?

    还是她为了借刀杀人,故意这么做的?

    “一个雷锦罢了。”离夜漫不经心回答,一个雷锦,不至于让她搭上一个融魂屠苏果。

    果子是她是真想要,至于雷锦突然杀出来,她是没料到的。

    谁会想到,他明知道对方是北雪儿,还会送上门来。

    海夏心里狠狠一扯动,一个雷锦罢了!

    那可是一个雷锦!灵君级别!

    “呵呵,第二样既然成功交易,那现在第三样东西吧。”老者笑呵呵拿过右手边那个人手里的东西,然后揭开。

    简陋的一张羊皮卷摆在木盘上面,看上去格外简单,没有任何不同之处。

    在场的人,看到木盘上的羊皮卷后,纷纷皱起了眉头。

    “你这是不是忽悠我们,这是什么东西啊!”

    “一个破羊皮卷,而且还不完整!”

    “比起前面两件,这件……”

    所有人纷纷摇头,这算什么东西,反正他们是不想要了,要是一个完整的羊皮卷也就算了,这还是不完整的,他们拿着也没什么用处。

    就在众人摇头叹息之际,离夜的目光落在羊皮卷上,心里泛起小小激动。

    在别人看来,这羊皮卷再简单不过,而且还是残缺的,并没有什么价值和作用。

    但是在离夜这里的并不一样,她认识这个羊皮卷,那和她在暮夕城得到的很相似!

    寻神池!

    离夜脑海中闪过三个字,寻神池的地图!

    “老夫也不知道这件东西有什么作用,只是卖主说,他只想把这东西,给有缘人,价格在十万两黄金。”老者的摇摇头。

    三件东西,只有这件,他始终没有琢磨透是什么。

    听到那十万黄金,众人纷纷摇头。

    用那么多钱,卖这么个东西,怎么想怎么不合算,买下这东西的人,肯定是疯了!

    他们拿一个残破的地图有什么用,连是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时候第五层连这种东西都有了?”

    “它有价值?”

    “老子看了半天,也没觉得它珍贵在什么地方!”

    “忽悠我们?”

    ……

    一帮子人是各种嫌弃,这种残破的地图,在他们眼里,跟破纸没什么区别。

    用十万两黄金来还,肯定是疯了才会这么做!

    “十万两黄金。”清冷的声音在空气中炸开,离夜站起身,双手负在身后。

    寻神池的地图,十万两黄金,并不算贵,可以说还算是赚到了。

    各种嫌弃的这件东西的人,听到那五个字,顿时石化,只觉得寒风萧瑟,阵阵凌乱。

    十万!还是黄金!

    用十万两黄金,买一张残破的地图,这个世上,还真有疯子!

    海夏差点没喷血,抬头看着离夜,无奈说道:“你就算是想坑我的钱,也不用这么浪费吧!”

    为了一张的残破的地图,花十万两黄金,疯了吧!

    “我乐意。”离夜笑眯眯吐出三个字,她差点忘了,这十万两不用她出。

    有个现成的钱袋在这里摆着,这张地图,也该他出钱。

    他……乐意!

    海夏差点暴走,额角青筋不停跳动。

    他花十万两买一张破地图,最后居然说,他乐意!

    一直以为交易会失败的老者,也早已是呆滞不已,久久无法回神。

    三样东西,他一直以为这地图最难交易出去,结果最终它变成最好交易的了!

    忽然还有人会看上一个破地图!

    “十万两黄金,可以吗?”离夜注视着那个老者,耐着性子再问一次。

    老者急忙回神,点了点头,正要开口,人群中再次响起声音。

    “我出十一万两黄金!”雷锦站起身,挑衅的看着离夜。

    今天不管这小子要什么东西,他都要定了,钱他不在乎,只要能打击这小子就行!

    看到雷锦站起身,众人也算是明白了。

    从刚刚到现在,雷锦就是冲着这个炼药师来的!

    眼皮垂下,遮住眼眸中的情绪,离夜淡淡笑道:“十二万。”

    “十三万。”

    “十四万。”

    “十五万。”

    “二十万。”

    “三十万!”

    ……

    看着数字一节节上升,所有人惊的下巴都快脱臼了。

    这两个人疯了吧!

    可钱还在加,都已经六十万了!

    离夜抬起眼眸,淡然的微笑,完美到了极点,她轻轻吐出几个字,“一百万!”

    一百万!

    倒抽凉气的声音响起,周围的人惊的差点直接从凳子上摔下去。

    “两百万!”雷锦想都不想,直接往上加。

    离夜含笑点点头,笑看着雷锦,“再次恭喜雷锦少爷,用两百万两黄金买了一张破地图。”

    清冷的声音响起,离夜说到“破地图”的时候,特意加重的语气。

    一脸挑衅得意的雷锦,终于回过了神,表情一阵抽搐。

    “你说什么!?”

    离夜笑了,笑的无害淡然,红唇轻启,“今天这么高兴的份上,小爷就再重复一次好了,恭喜雷锦少爷,用两百万两黄金买了一张破地图!”

    从得意中回神的雷锦,顿时觉得五雷轰顶,脑中一片空白。

    两百万两黄金,破地图!

    ------题外话------

    本来想补今天早上的一千的,亲们都在催,就明天补吧…

    还有就是,最近520小说后台抽了,章节经常一大段一大段的,上传要费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整理清楚,亲们要是看到大段的章节,提醒下某甜,谢谢

    ...